鬼故事长篇3篇

本文3个鬼故事长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极度恐怖的长篇鬼故事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鬼故事长篇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长篇

鬼故事长篇第一篇-乡村灵异

引子

灵异事件,对现在社会来说,有人认为是无稽之谈,但是科学有无法去解释。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之后留下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鬼也许存在,毕竟没有人能够证实,但也没有人能够说明鬼不存在。鬼的存在已经超越了人类所能理解的范围,超越了科学的范围,超越了自然的范围,这个范围也是论纷纷,根本没有一个共识。

鬼的历史在中国有着独有的鬼文化,世代相传,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可不信,不可全信。只要你认为鬼存在,那它就存在,但是你认为它不存在,它就不会靠近你。但是科学也无法否认这一点。

鬼村上空笼罩阴云,寒风也吹不去这里的恐惧,那就是“闹鬼”。改革考放30年来,可以说人们对于封建迷信已经完全消除,但是有些东西科学也无法解释,那就是超越科学的范畴。

春节的临近,熙熙攘攘的人们开始治买年货。这个小镇是十里八乡商业主要的集散地。拥挤的人群,夹杂叫卖的声音,此起披伏。远处噼里啪啦鞭炮声中,一位,头戴毡帽,低头疾行的老汉,无暇顾及热闹非凡一切,也许十里八村,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心思办年货,他是赶着去找刘半仙,他就是李老汉。李老汉有个女儿,芳龄二十八岁,但一直未出嫁,这主要原因是李老汉家经常闹鬼,其女儿秀兰是鬼上身的对象。

“它又来了,大师,怎么办。”李老汉刚迈进刘半仙的房门,就急忙的询问。

“呵,老李呀,别急,等我处理完这件事情,马上随你去。”刘半仙不慌不忙的继续与另一位同样找他处理驱鬼事情人继续谈事情。李老汉只好一个人蹲在门口等。

今天的阳光很明媚,照的李老汉有点不自然,深深皱纹刻在他那消瘦的脸上,那是“闹鬼”让他承受的压力造成,未过五十,已经如同花甲之年一样的衰老。心急如焚的李老汉,不敢再去打扰刘半仙,几次想出口,但是出去礼节,只好继续在那里抽烟。吐出的烟雾把他带进20年前那个仲夏的夜晚。

1.坟地丢女

仲夏的晚霞烧红了半边天,鲁西南依稀的村落上空,炊烟延绵。鬼村完全被绿色海洋包围,点缀的整个村落,邪气逼人。

李老汉家住在村之的最外缘,由于经济有限,院墙也没有建起来,只是用篱笆象征性的围起一个院落。李老汉家不远处就是一片坟地。无独有偶,那也李老汉家自留地所在的位置。

那年秀兰8岁,经常随同李老汉一起在瓜棚内看瓜,在农村经常有些不务正业的人偷食,建立瓜棚是很必要的。

晚饭后,秀兰像平常一样,跟随父亲,奔向瓜地。皎洁的月夜里,蹦蹦跳跳的女孩奔走在绿色海里。夜晚的绿海,更是让人毛骨悚然。但是世界一切不幸即将降临呆这个天真女孩身上,而且将伴随她这短暂的一生。

李老汉像往常检查四周,并把铁叉插在瓜棚旁边,抽起钟爱邙山烟。远处田地里玉米叶“哗哗啦啦”的声音,时而想起。李老汉知道,起风了,应该又要下雨。赶紧检查了一下瓜棚上面塑料薄膜。又蹲在那里,又点燃一支。李老汉心里清楚,这是一年经济来源,如果遭到破坏,一年的活面钱就没有了,糖醋酱油茶,全靠这些西瓜。李老汉盘算,赶紧把瓜给卖出去,如果下一场大雨,瓜就有烂在地里。于是站起来,看到秀兰已经躺在瓜棚内,好像睡着了。叫了几声,秀兰才回应一句。本来打算带秀兰一切回去,看睡着了,也就打算一人回去。

“丫头,你在这先看着,我去你二叔家,看看明天能不能用一下他的车,去卖一次西瓜。”李老汉嘱咐秀兰,“别怕,爹一会就回来,这是铁叉”李老汉把铁叉**,放在床头。老人经常说,利器放在床头,一般不干净的东西不敢靠近。“你娘在家看弟弟,来不了”李老汉交代完以后,走了。只剩秀兰一人在那里,守瓜棚。

李老汉到二砖头家,虽然好话一箩筐,但是没有借着车。只好,回家去媳妇商议,不能让瓜烂在地里。

“他爹,你咋回来了”秀兰娘问到。

“去二砖头家借车,他说让二百七接走了”李老汉沮丧的说,

“那咋整,用自行车驼不了多少,板车咱也没有,我又带着二小。”秀兰娘正给给秀兰弟弟喂奶。

“我再去,二滑溜那里看看,他家应该可以,生产队分东西的时候,他家分两辆。”

“行吧,谁让我命苦,嫁了你这个不中用的东西。处处看别人脸色,你忘记那年生产队……”秀兰娘,说道这里开始哽咽起来。

“别说,过去了还提个球,秀兰都这么大了。”李老汉有些不耐烦。

“秀兰一个人在瓜棚,她肯定怕,这孩子跟咱们没有少吃苦,你快回去。”秀兰娘,知道那是老辈人经常说闹鬼的地方。

“呵,这一急,竟然忘记了,怕这孩子一个人回看待啥不干净的东西。”李老汉这时才意识到自家的瓜地在坟茔附近。

“那你不快去,别把孩子吓着,那真对不起秋生夫妻两个。”秀兰娘催促李老汉。

“那地篷车……,哎”李老汉叹了一声气,扭头出门,向瓜地走去。

夏日的夜空,云彩遮住月光。到处影影绰绰。白天热气已经散去,看瓜者大多已经睡去。李老汉一步并作三步行,急忙向自家瓜地赶去。

“丫头,睡着没有”李老汉赶到瓜棚旁就喊秀兰。许久没有回答。李老汉急忙仅瓜棚,也没有看到秀兰,接着月光,可以朦胧的看见,铁叉还在原先走时位置,秀兰却不见了。

“丫头,爹回来了,你在那里?”他继续喊,还是没有回答。她的心里开始毛骨悚然。因为李老汉想起父亲给他提起关于这片坟地经常闹鬼的事情。他故意咳嗽几嗓子,为自己壮胆。这时一片黑云遮住月光,瞬间漆黑一片。他心想不干净的东西出现了,急忙一人,向家跑。一路上中感觉有人在追他,头也不敢回。

开门就喊:“他娘,见鬼了,……”

“咋地了,瞎说啥”忙起身点起煤油灯,接着灯光看见丈夫一脸煞白。

“丫头不见……我……没有……找到秀兰”李老汉气喘吁吁的说。

“那怎么办,叫咱爹去吧。”秀兰娘说。

李老汉有点镇定下来,“只好这样,爹知道多。”秀兰娘看秀兰弟弟睡觉了,夫妻二人去了秀兰爷爷家。

一路上,秀兰妈一直埋怨李老汉,不该把秀兰一人放在那里。李老汉一语不言。

李老汉的父亲是一个村上有名的半仙,那家的婚丧嫁娶都少不了找他占上一卦。到李老汉父亲那里,看见父亲家的灯还亮着,这时父亲的好习惯,天天坚持看周易、佛经、推背图之类书籍。

敲门进屋后,李老汉没有等他父亲开口就马上说:“爹,丫头在瓜棚丢了。”

秀兰娘也补充说道:“爹,您看是不是有不干净的东西作怪呀?”

老爷子听完,什么也没有说,拿着手中书籍,在房间内踱来踱去。

“那是鬼在作怪”老爷子捋一下胡子,接着说,“现在主要是那什么东西去破解。”

“爹,等不及了,先去找孩子是要紧的。”秀兰娘说。

“是呀爹,找道孩子在想破解办法吧。”李老汉也附声道。

老爷子,此时也只好放弃自己的破鬼计划,“那赶紧找几个年轻人去找,那我的手电筒去。”

老爷子陪同李老汉一起叫起几个邻居的年轻人,一同向瓜地奔去。

鬼故事长篇

鬼故事长篇第二篇-强迫症

王文有强迫症,他特别注意寝室的安全问题,每一次出门,都要将门反锁两次才安心,两个室友们,被他硬生生的养成了这个习惯。

王文还特意交代,特别是晚上十二点出门,也一定要将门锁反锁两次才能离开,不然就会遇到鬼。

而室友们虽然不信他的话,但是也一直这样做,为了让王文安心,因为有一次室友高勇白天出门没反锁,结果王文当天晚上傻笑了一天,特别是晚上十二点的时候,笑声变为哭声,那声音尖锐得像一个女人,室友高勇和张涛都怕了这样的王文。

王文,高勇,张涛,三个人就在寝室这样度过了快半年,谁都没想到晚上出门没反锁两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这一天,正是鬼节。

鬼节是最忌讳大晚上闲得没事,玩什么招鬼的游戏,而张涛的女朋友就是招鬼爱好者,其他时间不玩招鬼游戏,只固定在鬼节玩招鬼,在学校玩了快三年,都没发生过什么事情,还觉得特刺激。

张涛女朋友叫许晴,听说了王文强迫症是事情,特别感兴趣,主要是因为王文提到了鬼。

“张涛,今天是鬼节,我可以去你们寝室,玩玩招鬼,我和你一起出门,看看不反锁门会遇到鬼不?好不好嘛。”许晴很是兴奋的拉着张涛的手,鬼灵精怪的撒娇。

“你玩其他的招鬼游戏,我都不会说什么,唯独这个不行,你都不知道以前高勇被王文吓成什么样子。”张涛对许晴的撒娇很是受用,但是一想到以前王文那尖锐的,貌似是女鬼的哭声,就心有余悸。

“张涛,你就是一个胆小鬼,我许晴怎么会看上你这种……”

“美女,你男朋友不陪你,我陪你去。”

许晴一下子变脸,本来想先骂骂张涛的,结果就被人打断了说话。

许晴楞了:“额,我记得你是高勇吧,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你确定你敢去?”

张涛一看来人,脸立马沉了:“高勇,你小子是在干什么,说什么胡话呢,你还想被王文吓哭一次吗?”

“噗嗤,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室长大人,张涛张帅哥啊,你是不是脑袋短路了,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呢,是,我是那一天白天没反锁门,结果晚上被王文吓到了,但是那一天我并没哭,而是你被吓哭了吧。”高勇看看许晴,又看看一脸严肃的张涛,噗嗤一声笑了,还特别不给面子的拆穿。

张涛一把拉着许晴就要走,走的时候也没什么好语气:“高勇,我懒得和你说,许晴,我们走。”

“嗯呢,好。”许晴很乖的任由张涛拉着自己走,在张涛没看见的角度,对着高勇摆手势,约好了晚上见,而高勇也立马回应,拍拍胸脯,做了一个包在我身上的姿势。

很快,就到了晚上。张涛还没到十点,很快就入睡了,这是他的习惯,而有强迫症的王文,因为太害怕,也强迫自己睡了。

这就方便了高勇和许晴,在其他两个人都睡着了的时候,许晴就悄悄来到了他们寝室。

许晴很是兴奋,跟着高勇一起注意着手机时间。

高勇看着小巧可爱的许晴,心里面很是高兴,他一直就很喜欢许晴,很想和许晴更近一步的相处,可是张涛一直都和许晴在一起,他也没有正当的理由邀请许晴和自己见面,幸好,有了鬼节的这个契机。

其实,白天高勇的那些话,是假的,真正被吓哭的是他,不是张涛,他是故意气张涛的,不这样的话,张涛会把视频放出来证明,那他就没机会了。

那是以前王文发病对着他傻笑傻哭的视频,很是诡异,张涛偷偷拍下来了,第二天还让高勇看,高勇都吓哭了,对这视频一直是避而远之,不想再看第二次,也就没去看。

这一次能够和许晴待在一起的机会很难得,就算是怕,也得上。

高勇一直在心里面盘算着怎么让许晴开心,没注意到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要到十二点了,直到许晴激动万分的掐他,他才反应过来。

许晴拍了拍高勇,右手做出一个走的手势,便率先一步的打开了寝室的门,高勇紧跟着他。

结果一出门,高勇就习惯性的想反锁门,被许晴制止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傻事,可是他向来速度就快,在被许晴提醒的时候,都已经反锁了一次了。

许晴立马就不高兴了。

高勇立马尴尬了。

“要不,我们再回去重新弄一次?”高勇小心翼翼的对许晴说。

许晴望着周围,现在都是晚上十二点了,待在寝室外面,一点恐怖阴冷的感觉都没有,也瞬间没了兴趣:“不用了玩了,我们先进去吧,我把张涛叫醒,让他送我回去,这里很没意思。”

“好吧。”高勇心里面也是暗暗悔恨,这是一个极好的时机,就被自己破坏了,真的好想把自己多事的手给砍了。

高勇边想,边用钥匙重新打开门,打开门的一瞬间,寝室外面的灯,突然闪烁了一下,时明时暗,还带着电火花的声音,很是诡异。

高勇和许晴都吓了一跳,等回过神的时候,一股大力袭来,两个人双双跌入寝室。

抬眼望去,两个人头皮都在发麻。

他们看到了什么?

是王文。

王文站在寝室中间,嘴巴涂了大红色的口红,双手的指甲长得很长很长,大致有三米,最重要的是,他右手食指上,穿插着一个人,高高的举起,那个人是张涛,张涛的身上到处都是指甲穿出来的洞,大红色的鲜血滴答滴答的掉在地上,很有节奏感。

现在没人在意的是一个人的手指甲怎么会长得那么长,也不会有人在意一个手指的指甲是怎么支撑住一个人的体重的。

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遇见鬼了,

王文看着他们开始笑得癫狂,发出的声音却是女人的声音:“说了要反锁两次,怎么就不听呢?”

高勇的腿一下子就软了,趴在地上动都动不了,浑身发抖,裤子都被尿湿了,整个寝室散发着一股骚臭味。

而许晴看着王文,很怕很怕,但是她更心痛,她的男人张涛,因为她的一时玩心,间接的葬送了性命。

“我们不是反锁了门了吗,为什么还要杀张涛?为什么你会变成鬼?”许晴猛然想到,眼含泪水的质问。

王文冷笑着,恶言恶语的道:“我说了无数次要反锁两次,反锁两次,怎么就不听呢?你们竟然只反锁了一次,就敢重新开门进来,你们的胆子还真是大。”

王文说完,手里的指甲就开始暴长,直直得朝着两人袭来。

高勇待王文的指甲穿透自己的身体,才想到,原来王文不止有关门反锁两次的强迫症,也有每天不剪指甲不睡觉的习惯,像一个娘们一样扭捏。

今天晚上,王文并没有剪指甲就睡了。

而许晴在指甲袭来的时候,瞬间想起张涛给她看的视频。

王文发病吓高勇的视频中,第一次看的时候,她看见在王文的背后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低头剪指甲,当时在视频中特别的显眼,让她以为眼花,要求重新回放了几次,可是后面放的都没看到穿红色裙子的女人了。

死亡来临的一刻,两个人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只反锁一次依旧会遇到鬼,因为跟强迫症,你是没办法讲道理的。

锁两次就反锁两次,说了半夜十二点出门不反锁会遇见鬼,就会遇见鬼,为什么王文一直强调这些,主要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身边有一只女鬼。

鬼故事长篇

鬼故事长篇第三篇-见习死亡

当这封读者来信第三次在我面前出现的时候,我决定,不管是真是假,我都得去见一见他了。

我第一次看到它,它躺在一大堆来信上面,信封上有一句歪歪邪邪的话:“不拆你会后悔的!”我顺手拆开来,信纸上只有一句话:“余先生:不管你是否江郎才尽了,请来找我,我的见鬼经历,保证吓你一跳!手机:13×××××××××。”我置之一笑,顺手将它扔进了纸篓里。

涉足灵异世界以来,这种信,我见多了。

但是,当我从电脑室拼完版面回到办公室时,一眼就看到,那封信又停在我键盘上,还是那样,皱巴巴的。我愣了一下——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同事们都到电脑室做版去了。

谁的恶作剧?

我再次把这封信揉成团投进纸篓,接着,又将它和其他废纸倒进了走廊尽头的垃圾桶里。

中午,跟同事吃完饭回来,一打开办公室门,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它又出现在我的电脑主机上!

不可能是恶作剧,除非,这封信是哪位想逗我玩的同事写的,可我们工作这么忙,谁有这闲工夫?

我将信抹平,坐在电脑前沉默了一会,打开信封,将那个手机号码存下来。

不知为什么,整个下午,我都在恍恍惚惚中度过。

下班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会,掏出手机,拨了那个号码。

电话很快就通了,我主动说:“喂你好,我是余少镭,请问您哪位?”

三秒钟的沉默,接着,一把沙哑的男声响起来:“余先生,你已经迟了两个多小时了。算了,如果真想听我的遭遇,晚上九点,客村立交桥下见。”

“我怎么找你?”

“别担心,我认得你。”

我还想再说什么,他又收线了。再打,却已经关了机。

我打车赶到客村立交的时候,是九点差五分钟。桥下很暗,虽然来往车辆不少,但我心里还是有点发毛:如果,那封信是一个陷阱……

五分钟里,我度秒如年。好不容易,九点整,我正在四处张望,突然,手机响了,吓了我一跳,正想接听,突觉得脑后风响,一只大手拍在我的肩上……

装神弄鬼快两年了,这一吓却着实不轻!我猛地转过身,一个高大的黑影屹立在我面前!我喊了一声:“你是谁?!”

黑影开口了:“余先生,你还算准时,嘿嘿。”

我尽量控制着自己:“你好。我、我们找个喝茶的地方聊聊吧。”

“不,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你跟我来。”说完,他便大步向前走去,根本不容我多说一句。

我别无选择,只好跟上去。

我硬着头皮跟着他,走进城中村,穿过几条一线天般的昏暗小巷,在一个小烧拷摊边停了下来。他转过头,盯着我说:“你请我吃烤鸡翅吧。”

黯淡的灯光下,我终于看见他的脸,脸上尽是坑坑洼洼的横肉。那个卖烧烤的老人突然向我翻了翻白眼。我心里发毛,后悔莫及:我真是有病,干嘛跟他来这里?

“老板,给我们烤十只鸡翅,来两瓶啤酒。”说完,他坐了下来,我只好跟着坐下。

刚坐下,便发现他正瞪大眼睛看着我,两个核突的眼珠子一动也不动,盯着我心里直发毛。

“余先生,你怕了?”他嘿嘿奸笑。

“你想说什么快说吧,我还得回去赶稿,不好意思。”我也冷冷地说。

他又伸过大手来,猛拍我肩头,“怕就说怕嘛,哈哈。实话我告诉你,我死过一次了。”

我已百分百断定他是在逗我玩了,但既然来了,且看他如何耍我。便说:“是吗?怎么死的?”

他哼了一声:“我知道你不信,但我讲的故事,你尽可以拿去混稿费,我不介意的。”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接下来,在啤酒和烤鸡翅的陪伴下,他讲了他的故事:

那一次,我是自杀死的。为什么自杀?原因很简单:公司改制,我们被遣散,老婆也跟人走了。我想活着没啥念想了,就吃了一把安眠药。安眠药你没吃过吧?我就吃过,然后就等死。不知等了多久,实在太困了,我刚一闭眼,一个穿着西装的鬼就出现在我面前。我为什么知道他是鬼?因为他是从地下冒出来的,对,就像雨后春笋一样。我觉得奇怪,就问他:“你就是鬼?怎么跟我听说的和电影里看过的不一样?”

鬼大喝一声,说:“废话少说。你现在有两种选择:直接下地狱,还是先看一看再说?”死了还有得选择?那我就说,先看看吧。

他突然把我倒过来,就那么一下子,我头朝下就往地下钻去。眨眼间,我就发现我已经站在一座立交桥上,桥上还竖着一块大牌子:奈何立交。那个鬼说:“从立交桥下走,经过净灵司,就是真正的死了。”

我问:“净灵司是干嘛的?”

“说白了,就是给你们洗脑的。脑一洗,你的前尘往事就全忘得一干二净,可以在阴间做个没有七情六欲的鬼了。”

“干嘛一定要这样呢?”

“当然要,要是不洗脑,每个灵魂都把阳间的恩怨带到阴间来,那阴间岂不得乱套了?”

我问:“那从桥上过呢?”

“那就是你们这些命不该绝的半生不死的所走的路。先走一趟,等你决定要死了,再洗脑。”

过了奈何立交,我看到很多面无表情的鬼在漫无目的地飘来飘去。带我的那个鬼说:“看到了吧,像他们一样,人生的所有痛苦,都将消失。”

“那快乐也就没有了?”

鬼诧异地说:“当然了,没有痛苦,怎么会有快乐呢?”

“那希望呢?”

“你连命都不要了,还要什么希望?”

我又问那个鬼:“那……鬼能讨老婆吗?”

鬼瞪我一眼:“灵魂一净化,**都没有了,要老婆干嘛?”

“那……爱情呀什么的……”

鬼生气了:“你这人烦不烦呀?没有**,何来爱情?再说了,爱情,那是神仙都玩不起的东西,也就你们人类敢于不知天高地厚地将它进行到底。想当年,阎君曾就要不要在地狱里引进爱情进行过一次鬼意抽样调查,结果,被问的一万个鬼中,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说宁可下十八层地狱,也不谈爱情。”

我说:“那还是有一个要爱情的。”

鬼说:“拜托,那一位,生前就得了精神分裂好不好!”

我不敢再问,只觉得身心阵阵发冷。

走到一个四四方方的建筑物前,很多新鬼在外面排成一条长龙。带我的鬼说:“这就是净灵司了,进去看看吧。”

我跟了进去,里面看起来比外面要宽很多倍,一条像食品加工厂一样的生产流水线悬在空中,流水线的那头,是一个像大型缝纫机一样的机器,躺在输送带上的新鬼到了那里,一根长长的针头便伸进他们脑里,接着,一股浓黑的液体便被抽了出来,通过一道透明的管子,流到一个巨大的储罐里。看得我头皮阵阵发麻。

鬼对我说:“那些被抽出来的,就是你们人类灵魂中的善恶混合物,抽空后,灵魂就一清二白了。”

“痛不痛的?”

“如果只抽去善的东西或恶的东西,都会剧痛无比;但是,善恶一起抽掉,就一点也不痛了。”

从净灵司出来,鬼说:“地狱跟你们想像中的差别很大,它就像一个巨大的废纸回收站。刚投胎的初生婴儿,灵魂就是一张白纸,等到这张白纸被自己或别人涂得五颜六色乱七八糟不能再用了,就自动回到这里来,经过新一轮的漂白,再等待投胎。”

我说:“这就叫轮回吗?”

“对。怎么样?你现在可以做决定了,留下来,还是回去?”

不知为什么,我叹了口气说:“我……还是过一段时间再来吧。”

鬼说:“别忘了,你是为什么要自杀的。”

我说我没忘,但现在我想通了,做人,至少还有痛苦啊!

……

“于是我就回来了。你说,我的这次经历值不值得一写?”他说。讲到这里,十只烤鸡翅已被他吃光了。

我正想说话,突然,斜剌里冲出几个穿白大褂的汉子,冷不防将一条绳子猛地套在他的身上,只是眨眼之间,他便被捆了个结结实实!我目瞪口呆:“你们为什么随便抓人?”

一个白大褂瞪了我一眼:“他是从芳村精神医院逃出来的,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对了,你怎么跟他在一起?你几号?”

以上就是鬼故事长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长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