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校园5篇

本文5个鬼故事校园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宿舍鬼故事50字、校园鬼故事在线收听、416的校园鬼故事、恐怖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校园第一篇-网游里出来的鬼魂

这是一个雨夜,大雨倾盆如注,闪电雷声此起彼伏,汪明雨穿好雨衣带上铁铲,走出校园,来到了街上。

一阵急行后,汪明雨终于来到学校后山的一片坟堆。踏着雨水与泥土的混合物,汪明雨深吸一口气,没有丝毫犹豫,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了这片坟堆。

突然,一只腐烂的手从泥土里伸出,紧紧抓住了汪明雨的右脚。汪明雨一咬牙,手起铲落,砍断了这只腐烂的手。汪明雨继续前进着,在路过一座坟墓时,“咔嚓”一声,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汪明雨一回头,借着闪电狰狞的亮光,他看到一具僵尸正站在自己的背后狞笑着,脸上腐烂的肌肉随着笑声纷纷掉落,与此同时,墓穴里传来一阵阵微弱的呼救声:“救命,救我……”

汪明雨一愣神的工夫,僵尸的利爪抓住了汪明雨的脖子,伴随着“咯嚓”一声,汪明雨的脖子断了,头颅朝地上滚去,正好落在坟墓上,“骨碌”一声,随着裂口滚进了墓穴里。

墓穴的一角,一个漂亮的女生正蜷缩着身子,因恐惧而全身瑟瑟发抖。“是她。”这是汪明雨闭上眼睛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啊,玩了好几次,每次玩到这儿,都被这个僵尸秒杀了,这个网页游戏虽然目前只是试玩版,可制作得也太变态了!”汪明雨放下耳机鼠标,有些愤愤不平。

“汪明雨,你怎么玩起了我的电脑?”室友赵将揉着睡意蒙咙的双眼说道,“我站在你背后看了好一会儿,对了,这游戏这么变态,你是从哪儿下的?游戏的主角居然和你长得很像!”

“游戏不是你下的?”汪明雨愣住了,“我睡不着,看你的电脑开着,于是我就开始玩了。”

“我的电脑里从来没有这种游戏啊,你不要吓我,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赵将颤抖着声音说道。

“都深更半夜了,你们不睡觉在嘀咕什么啊?”室友张小杭被吵醒了,瞅着两个人没好声气地说道。

“这段时间,身边还真发生了不少诡异的事,比如校花李美美失踪了好一段时间,到现在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赵将心有余悸地说道,“更诡异的是,连李美美同寝室的好友肖莉也一同不见了。”

张小杭终于知道两人在谈论什么了,立刻眼露恐惧之色,插话说道:“听说,学校后面那座小山原先就是附近村子里埋死人的地方,李美美和肖莉不会真像这诡异的游戏一样,被僵尸关在墓穴里了吧?”

恐惧也会传染,张小杭的一席话让寝室里其余的三个男生皮肤一紧,起满了鸡皮疙瘩。尤其是汪明雨,马上就想到游戏中他最后看到的那个女生。

“胡说什么,现实世界里哪有什么僵尸?”汪明雨摆了摆手,“不旱了,还是洗洗睡吧,明天还要上课。”

“咔嚓”一声,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在窗外一闪而过。“平白无故打闪,不会要出什么事吧?”张小杭望着闪电的方向,颤抖着声音说道。寝室里的几个人都心知肚明,被闪电击中的方向就是后山那些坟堆。

大约半个小时后,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咚咚咚”敲门声。

“这么晚会是谁呢?”张小杭胆怯地问。

“甭管是谁,反正不会是鬼。”汪明雨下床来到门前,一把拉开了门。

“啊”的一声,汪明雨吓得大叫起来。

门外站着一个全身是泥的鬼,显然,刚刚从泥土里钻出来不久。

鬼故事校园第二篇-约会女鬼

从我五岁那年开始学会26个拼音字母,别人还在玩堆积木时候起,我的一双眼睛已经能够看到常人所不能看到的某些物体。我有时问同伴他们是否也看见同样一团白蒙蒙的气体在街上游荡,他们都纷纷摇了摇头。白天,那些气体偶尔会在我身旁轻轻飘过。到了夜晚,它们则更清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当时始终弄不明白那是什么,而且也搞不懂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才能够看的见。于是,我本着刨根究底的念头去问我爸妈。然而,爸妈听了当时脸色就发青。妈说:糟糕,咱尘儿恐是长了一双阴阳眼。“他们溜到房间里怯怯私语,我好奇地躲在门外听他们的说话。”不如我明天请个得道高僧来我们家作作法,看能否治好咱尘儿的眼睛吧……“还没等妈说完,爸就插话:”哎哟,拜托你别整天那么迷信好不……“后面的话记不太清了,反正当时是听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五年过去了,大概十岁那年,不知怎的,似乎随着年岁的增长,从此就很少再看见那团飘忽诡秘的气体了。我听说过有种汤叫孟婆汤,至于这种汤有没我妈煮的老火汤好喝,因为我没尝过所以也不太清楚。后来当然知道那碗汤不是我们活人该喝的,而是专门弄给快要和尘世隔绝的人喝。喝下去后,人就能到达某个美丽或凄冷的境界,并忘掉在尘世所遗留下来的种种快乐和伤痛之记忆,包括忘掉你的亲人和情人、亲情和感情。

又一个五年烟消云散了,到了十五岁那年,我听说过除了亲情、友情外,还有一种情叫爱情。丘比特把缘分之箭射向了男男女女,然后她们会二见钟情,继而衍生出爱情。我上课时常开小差在幻想,对面桌子的女孩,她那双白皙的手一定比我妈的手柔软……如果能亲自触碰一下,不知道会有啥感觉呢?不过,假如当爱情梦幻破灭成为现实的那天,说不定,我已经失去了对爱情那份神秘朦胧的憧憬。

如今二十年了,这些年来,我已经学会自己独立思考问题,而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也不懂,总爱道听途说的黄毛丫头。可是对于爱情这东西也还是一知半解。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难道两个男孩女孩经常走到一块聊天这就算是爱?这并不是我所认同的爱情呀,这归结到底也还是友情。所以我至今也没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或许这正如一句话所说:缘分天注定,不是两厢情愿的话,勉强得来的感情终归不会有幸福。直到遇上了那件事,我才深深地领悟了这一点。

吊儿郎当地进了大学,大一的生活让我感到非常地轻松。不过话虽如此,学校的晚自习课我还是经常有去的。说是去上晚自习,还不如说是去钓马子。我们宿舍里有的人竟然开始互相攀比谁钓的马子多,谁钓的马子漂亮。我看自己快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得努力加把劲!记得那天是圣诞节,下午吃完饭,晚上课程的安排还有自习课。但相熟的几哥们说晚上还上个鸟自习!问我去不去迪厅通宵达旦喝JAZZ,我看他们每个人都拉着个妩媚娇艳的马子,我想:要是我去了,只有我一个人身旁又没有马子,岂不是很丢面子。再说,我也受不了迪厅那震耳欲聋的音乐。我找了个借口:“不好意思啊,今晚不去了,约了马子去看电影,没空。”听完后他们唏嘘着走了。没想到他们还真的相信!我靠。

鬼故事校园第三篇-夜晚十点半恐怖惊魂

一天晚上,一位男生因为要结业,拿着蜡烛一个人上自习室去温课。他从后门进去隐约的见着前面有一个女生也在看书,没有在意。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忽然抬起头来问道:那位同学,几点了?那女生头也没回,低声答道:“十点半”。静静的……又过了一会,男生又问:几点了?那女生:十点半。男生很奇怪,没有在意,便自己走了。

第二天晚上,那男生又去自习室,仍见那女生坐在前面。无话。夜又见深,男生耐不住寂寞,又问:几点了?“十点半”男生有些奇怪:这女子怎么了?无话……

第三天晚上,那男生带了表来,依旧秉着蜡烛,来到那间自习室。果然,女生仍坐在前面。夜又渐渐深了,男生又问:几点了?女生答道:十点半。男生看看表,时间分明是十一点嘛,于是便走上前去质问那女生:时间不对,你为何总告诉我是十点半?!那女生没有答话,却抬起头来,只见狰狞的一张鬼脸;上半身与下半身居然分开,嘴里还不断的念道:十点半、十点半十点半十点半……

一声惨叫响彻整个教学楼,在冰冷的夜空中回荡……

第二天早晨,人们在楼下发现了那男生,虽然还活着,但已经疯掉了,人们从此就只听到他说一句话:十点半十点半十点半……

除此之外,他还能再说什么呢?

那座教学楼,从此废弃不用。

鬼故事校园第四篇-这到底是什么

这件事过去了很久,有时想起来还会有些不安。我是98年来北京的,在一所位于万安公墓附近的民办大学就读,当时听到这个地方就觉得很不安。99年的大年初八我是最早回到寝室的,我们寝室一共住8个人。心想看来晚上这么大的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住了,还真有点害怕呢!还好下午又回来了一个锦州的女孩子叫盈盈。我们学校晚上11点准时熄灯,我们一个假期没见,一见面就有聊不完的话,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半夜我被盈盈的发颤的叫声惊醒了,她说:“丽,你别敲筷子!”我的大脑停了一下,生气的说:“我没有啊,你大晚上的鬼叫什么,吓死我了,做恶梦了吧!”她说:“真的没有吗?”我说没有。不知道是为了安慰她还是安慰我自己,我说别乱想做噩梦了吧?她轻轻的说:“你听,你别说话,你听不见吗?”见鬼我真的什么都没听见。她不说话了,但这时我却不敢发出声音,生怕自己的声音会带来些什么。我把被子盖过了头顶,一身的汗。我和盈的床铺是靠西边的,西边竖着摆了三个床铺,我和盈之间隔着一张床,床是上下两层的。我靠近门,盈靠近窗户,我们俩习惯对头睡。另外的东边竖着摆着两个床,床是用铁制成的。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9点多了,盈看来早就起来了,她脸色苍白,眼圈青青的,这时我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原来不是我在做梦。难道会是真的?我试着问她听到了什么,她说:“我睡觉很轻,半夜我听到我们中间的那个铺上有用竹筷子敲床的声音,很清脆,有节奏。”我觉得呼吸有点困难,那时我正在熟睡中,而屋内只有我们两个人啊!我想解释为暖气管上水的声音,可我们都知道寝室里只有靠近窗户的下面有一条暖气管,方向是完全相反的。我们开始盼望其他的人早点回来,可一天过去了,没有人回来。我们在恐惧中度过了两天,也淡忘了那件事,或许我们都不愿证实它的存在。当连盈都以为自己那天可能是做噩梦了的时候,它又来了。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我们虽然没有明说,但都默契的做什么事都在一起。晚上临近熄灯的时间了,我催促着盈快梳头,马上就要熄灯了,熄灯梳头不好。我背对着盈坐在床上换睡衣,盈在床上梳头。我正谈论着班里新来的一个男生,突然盈叫我:“你快听,快听,又来了”不用说我也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我听到了,在我后面,那有节奏的:“铛…铛….”啊,我的全身血液都凝固了,头皮也在发麻,我没有勇气回头,也不敢动就这样僵着。

鬼故事校园第五篇-冰月葬曲

当我和蓝鱼再次走进校园的音乐室的时候,小武正躺在医院的白色床单上打着点滴。医生说他左脚的骨髓已经摔成严重的畸形,下半辈子都要靠轮椅和拐杖度过了。他每天都在纤指女孩的噩梦里呻吟着,然后在醒来的时候把周围探病送来的礼物乱摔一通,以至于整个病房终日零乱不堪。

两周内在学校里一连发生了四桩跳楼事件,在不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半空中突然出现四道不同的身姿然而重合的弧线,然后在一声巨响中使得地面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迅速分散在迅速合拢,最后在一片惊恐和尖叫声中淌下鲜红的血液。其中三人当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抢救无效。唯一一个尚存最后一口气的就是小武。也许小武是最幸运的,或者说他是最不幸的。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当他听到医生宣布他的左脚当场报废的消息后至少产生过一百遍轻生的念头,尽管他已经是个轻生者。

在没有现场目击者的情况下,大家都在猜测他们是直接从楼顶跳下的,因为是人想自杀当然选最高的地方跳。在小武之前,其他三个死者分别在每次事发之后我和蓝鱼小武都会跑去围观。而在此同时会出现一个同样爱凑热闹的漂亮女孩,她是能得的几个在救护车来到之前还没有被吓昏过去的女生之一。当她看到那些人瘫在地面上奄奄一息地呻吟是脸上马上露出一种很阴森很诡异的笑容,我同时注意到她的手指很纤细很雪白仿佛被染过的白。我顿时明白了她就是学校里传说中的纤指美女,听说她之所以引人注目除了她的美貌还有雪白的外表里面掩盖的神秘。据说,她是每夜最晚一个回宿舍的女生。有一晚上,整幢宿舍楼过了熄灯时间很久,当纤指女孩出现在她所在的宿舍窗前,月光洒在她雪白的皮肤上,絮条一般的乌黑长发被风吹动掩住了她的半边脸,宛如一只阴森的女鬼,竟当场把起来开门的一个女生吓昏了过去。

那天中午我和蓝鱼小武刚从操场走回来,当我们走到综合楼下小武很倒霉的被一个老师叫住,请他传一堆文件到楼上的复印室。我和蓝鱼只好站在原地等他出来。二十分钟后,小武居然还没有出来。蓝鱼扯了扯我的衣角,说:“阿克,我觉得这事不太对劲,在幢楼里已经发生过三桩跳楼事件了,小武该不会……”

蓝鱼的话让我在瞬间感到毛骨悚然,我们同时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然后一起发了疯似的冲向这幢楼的楼顶。我一边跑一边对自己说:这又不是在拍恐怖片,小武不可能闲着没事干去学人玩跳楼的。我向来不信邪。

整座建筑一共七楼,当我们奔到五楼的时候忽然被那儿音乐室的钢琴声吸引住了。我们同时停下了脚步。我从来没有听过一首能让人连人命关天的大事也置之脑后的曲调。此曲悠扬细腻,在起承转合之间又能变得深沉压抑,音调收放自如,让人难以捉摸。这种音符不仅能够穿透人的听觉,甚至连视觉也能很巧妙地控制住。我的眼前忽然出现了八只带有乐感的精灵在翩翩起舞,它们的身旁不断飘落下一片片各种颜色的花瓣,停靠在它们的手上和肩上。然后随者精灵们轻巧的舞姿重新凌空飞起,然后落下,如此循环。

以上就是鬼故事校园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校园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