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之校园篇5篇

本文5个鬼故事之校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大学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不太吓人、校园寝室404鬼故事、恐怖校园鬼故事短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之校园篇第一篇-校园恐怖之追命

欧阳旬的故事

三个月前,他和附近外语学院的大一新生有过一次联谊,陶婉婉就是他在那次联谊会上认识的。联谊会一共来了四个女生,陶婉婉是最羞涩的一个。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待在角落里不爱说话,估计是被舍友强行拉过来的。欧阳旬走过去跟陶婉婉打招呼。陶婉婉破天荒地和欧阳旬说了会话,还给他留了电话号码。

欧阳旬不是盏省油的灯,大学三年联谊会参加过不少。他想他是喜欢陶婉婉的,所以他开始追求她。电话,约会,玫瑰花,这一切对于欧阳旬来说都是轻车熟路。陶婉婉是个冷漠的人,但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她抵抗不了这些甜蜜温柔的攻势。

他们很快成了男女朋友。

外语大学的旁边有一家咖啡馆,通宵营业。陶婉婉喜欢把作业拿到里面去做,她让欧阳旬陪着她。这样欧阳旬经常要走夜路回学校。虽然两所学校离得不远,但那是一条长长的小道,没有路灯。

俗话说夜路走多了总会碰见些不该碰见的东西。

欧阳旬最近几次总觉得不对劲。他拿着手机照明,灯光是浅绿色的,前方的事物在微弱灯光的包围下就像是幽灵一般。他摸索着前进,一个女孩的哭声若有若无地在耳边流动。

“谁?”欧阳旬喊了出来。

那个哭声没有理会欧阳旬的问话,断断续续地哽咽着。四周的空气里多了几丝阴寒。欧阳旬不敢逗留,他急急地往前走。到头来不过都是一场虚惊,也没有真出现个什么厉鬼索了欧阳旬的命。

欧阳旬害怕归害怕,他是不会对陶婉婉说的。他继续走着他的夜路,不过他的胆子越来越小了。

赵鹏的故事 part 1

他的身子骨比较弱,从小就是个多病的主。所以你看到306宿舍谁的床头挂着很多的成药谁就是赵鹏了。他们都说赵鹏更像一个卖药的。

我之所以要讲赵鹏,是因为他跟欧阳旬是一个宿舍的。

那天宿舍已经熄灯了,欧阳旬的床上还是空空的,只是随便扔着几件没有洗的衣服。月光透过玻璃窗铺在欧阳旬的床上,有点冷清。赵鹏和欧阳旬的床都靠着窗户。他刚才在玩网游,现在熄灯了,电脑自动关机。可是赵鹏没有从游戏的任务中缓过神来。

宿室长江信问道:“你们知道欧阳旬干吗去了吗?”

江信和宿舍里的另一个成员吴天豪睡在靠门的位置。吴天豪弄了个应急灯放在床上,他在看一本武侠小说。听到江信问话,他合上书说道:“不知道,估计是跟陶婉婉约会忘了时间。自从上次和外语学院的人联谊之后,欧阳旬就经常作息时间不正常。”

“你见过陶婉婉没有?”江信抱怨道,“交了女朋友这么久也没让我们见见,欧阳旬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他三天两头换女朋友,有什么好见的。”吴天豪笑道,“不过这一次跟他口中的陶婉婉还真交往挺久了呢,不容易啊!”

江信看到赵鹏不说话,问道:“赵鹏,你今天看到欧阳旬了没?”

“没注意。”赵鹏愣了愣说,“今天上午还看到他了呢。对了,他说他感冒了,找我拿了几粒感冒药。估计是感冒还没好,回家去了。”

江信笑道:“这样的天气是容易感冒。你这弱身子骨更得注意了。”

赵鹏不喜欢别人说他弱,这让他觉得带有侮辱的意思。可是从小到大别人都这么说他,赵鹏把所有的不愉快都埋在心里。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个小病孩,一副没长开的样子。所以至今赵鹏也没有交过女朋友。

第二天早上赵鹏从床底下找鞋穿,他摸到一个冰凉的东西。赵鹏拉了一下,那是一只手。赵鹏俯下身去,他看到了欧阳旬的脸。欧阳旬躺在赵鹏的床底下。

“你怎么睡在这里啊。”赵鹏推了推欧阳旬,“我们昨天晚上都担心你呢。”

欧阳旬没有动。他的身体只是随着赵鹏的推动晃了晃。赵鹏突然收回手来,因为他发现欧阳旬的身子已经僵硬了。

警察很快赶了过来,宿舍也被临时封锁了。欧阳旬的尸体让警察抬了出去,他的脸上竟然是微笑着的。警察初步认定欧阳旬为自杀,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八点左右。他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可是欧阳旬为什么选择在赵鹏的床底下自杀呢?没有人知道。

鬼故事之校园篇第二篇-把你做成橡皮

流血

自习课上,罗涛涛又拿出他的刻刀开始雕刻橡皮。这是他的怪癖,他技术很好,雕什么像什么。

现在他正雕刻的是英语老师司建民,在他灵巧的手下,司建民的一脸凶相被刻画得栩栩如生。

就在快要雕好时,一个人忽然对他说:“雕得不错啊!”

“呵呵,还行吧。这家伙我雕了好多次,谁叫他总收拾我,我雕完了,再把它细细切成饺子馅。”罗涛涛头都没抬,顺口答道。

“想法不错啊!”身边那个人的语气突然变了,挖苦地说道。

罗涛涛的心猛然提了起来,一侧头,果然看到了司建民那张凶恶的脸。

“司……司老师……”罗涛涛尴尬地笑笑,却不知说什么好。

司建民暴喝一声:“站起来!”

罗涛涛激灵一下就站了起来,椅子被挤得“咣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所有学生都在偷笑,司建民捏着罗涛涛的耳朵,把他从教室一直拉到了走廊的过道里,甩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罗涛涛握在手里的刻刀和橡皮,因司建民这狠狠的一巴掌而落到了地上。司建民上前一脚,把橡皮雕刻踩成了面饼。然后他大喝一声:“自习课不好好学习,雕刻诅咒老师,我会报告学校给你记大过的。今晚放学前,你就在这儿给我站着!”

司建民走了,教室里传来一阵嬉笑声。同学们高一声低一声地取笑着罗涛涛,让站在门外的他懊恼不已。

好不容易熬到晚自习结束,同学们一个个走出教室。罗涛涛这才走过去,想捡起自己的刻刀和橡皮雕刻。但是当他俯下身时,却陡然打了个寒战。

只见被司建民踩扁的橡皮雕刻,裂开的地方竟然慢慢地渗出红色的血迹。血迹虽然不多不明显,但是已经把小小的橡皮完全浸泡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同学们已经走过来,罗涛涛顾不得多想,赶紧捡起橡皮和刻刀,拿出一块纸巾擦掉了地上的血迹,然后匆忙地直起身来。

这时,一声尖叫突然刺破了晚自习结束时固有的喧嚣。

“不好了,司建民老师摔死了!”

鬼故事之校园篇第三篇-她死在QQ上

序言

六月十六日晚十一点三十六分,星期六,上海市。

今天晚上并不是什么好天气,适逢梅雨季节,从傍晚开始整个城市上空就一直时断时续地下着小雨,入夜后雨势逐渐大了起来,雨点下成了一条线,将上海市笼罩在一层水幕之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湿气,风吹起的时候,叫人感觉格外地阴冷。气象台说夜间的温度可能会降到18到20度左右,这就是所谓的“冷水黄梅”了。

唐静一个人坐在卧室的电脑桌前,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表情专注,两只手飞快地敲击着键盘,还不时移动一下鼠标,忙的连摆在机箱旁的热可可都顾不上喝一口。削了一半的苹果和水果刀放在盘子里,苹果的表皮都已经泛黄。

今天是周末,父母出去和朋友聚会,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家里上网。

唐静接触网络是在两年前,当时她刚刚结束中考,正是空闲的时候。她的朋友教她如何上网,她几乎立刻就被这个新奇的玩意迷住了,还给自己起了个网名叫“蓝调小雨云”。那个无数头像的虚幻世界太美好了,唐静在那里感觉无拘无束,异常自由,和素未谋面的网友之间有说不完的话题,乐趣无穷。

从此上网成为了唐静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是家里购置了电脑以后,她的上网欲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几乎到了废寝忘食足不出户的地步。

今天她从早上一睁眼就坐到了电脑前,一整天都在网上度过的,晚上泡了碗方便面胡乱吃完后,又回到自己卧室,这一坐就坐到了十一点半。

这时候屋子外面的雨越来越大,连续不断地敲击着窗玻璃,发出沉闷的“咚咚”声。唐静觉得很烦,而且外面漆黑一片,也有点恐怖。于是她趁与QQ上的好友聊天的空档,屈了屈有点酸痛的手指,将音响的声音调大,在WINAMP里选了几首比较快节奏的歌曲。音乐的声音很快盖过雨点声,整个卧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的轻快起来。

唐静满意地吐了口气,揉揉有些发红的眼睛,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热可可,立刻把注意力放回到网络中去。她手指轻快地敲着键盘,令人眼花缭乱。上网两年以来,唐静的指法练的炉火纯青,现在可以游刃有余地同时与二十几个人聊天而不混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唐静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她QQ上的好友开始抱怨说她的回话速度太慢或者根本收不到她的话,而她明明在收到信息后很快就回复了对方的。

“QQ又饿了。”

唐静微微皱了皱眉头。

QQ是时下国内最流行的聊天软件,当负责处理信息中转的QQ服务器太繁忙的时候,个别用户发送的信息偶尔就会被丢失。今天是周末,上线的人是天文数字,这样的小意外时有发生。唐静习惯上把这种意外叫做“QQ饿了”“QQ吃话了”。

但是象今天这样连续吃话的情形,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子对话根本进行不下去,很快列表上的好友们都停止了聊天,头像不再跳动,整个QQ上变得一片寂静,只看到一排离线状态的头像一动不动,每个头像都面色发灰。

唐静撇撇嘴,心想这个服务器实在是讨厌死了,难得的周末啊,正聊到兴头上呢。但是她也无可奈何,只好挂着QQ,一边听音乐一边百无聊赖地浏览常去的论坛。

过了大约五分钟,音乐突然戛然停止,音箱里发出一阵尖利的电子啸声,随即整个房间瞬间陷入一片寂静。

她的第一个反应是电脑死机了,但没等她热启动,刚刚沉默下来的音箱传来一阵“嘟嘟”声。这是QQ特有的声音,意思是“有人向你发送信息”。唐静对这个再熟悉不过,于是不假思索地按动热键CTRL+Z把那信息提取出来,随即一楞,因为这个出现在她好友名单里的头像她从来没有见过。这头像模糊不清,铅灰中隐约泛红,而且在本该显示名字和QQ号码的地方是一片空白。

(2001-06-1700:00:00)

上路吧

看着屏幕上的信息框,唐静感觉背部有一阵没来由的凉意,同时一恶寒自尾椎骨升起,顺着脊背往上一直爬到头顶,她的额头开始沁出一层微微的冷汗。

“只是错觉吧,是错觉。”

唐静努力说服自己,同时将手伸向键盘。

(2001-06-1700:00:07)蓝调小雨云

你是谁?

没有回答。

机箱旁的杯子忽然颤动起来,杯中的可可震出一圈圈波纹,屋外仍旧风雨如晦。突然,光驱“唰”地一声自动弹了出来,一阵低沉的“嘟嘟”声从音箱中传了出来,对方终于回复了,唐静急忙转头去看,在下一个瞬间她的瞳孔急速地缩小……

鬼故事之校园篇第四篇-你快回来

小玲失恋了,与她相处了三年的男友竟然提出与她分手,这实在对她打击太大了。想当初,小玲与他男友谈恋爱,多么让人羡慕啊,人们都说他俩是天生的一对,小玲也感到幸福极了,可谁知天下男人都是无情无意,抛弃了小玲去另找芳心。我们同宿舍的姐妹都劝小玲:“算了吧,那样的男人不要也罢!”“不要搞坏了身体,心要放宽,天下无处无芳草,你这么漂亮,还怕没人爱?”可是不论我们如何去劝,小玲的心中却怎么也无法忘记他。大家都怕她整日茶不思饭不想,会搞垮身体,因此大家都轮流照顾她,恐怕她出意外,可意外却偏偏来了……

清晨,大家还沉浸在梦乡,因为今天是周末,no lessons!爱起早的小华早早就起来了,她住在小玲的下铺。她又照例地向上铺望去,准备叫小玲醒来,和小玲去外面跑步。自从小玲心情变得越来越糟后,小华总是这样做,经过几天的跑步,她发现小玲的心情比以前好多了。然而她却没有看见小玲,小玲的床已经收拾好了。小华心中奇怪:“小玲去哪了?比我起得还早,难道她先走了?”她来到我的床前,叫醒我:“喂,学姐,你看见小玲出去了吗?”我不耐烦地说:“她呀,大概是上厕所了吧。没事,你放心吧!”然后我又睡过去了。小华自言自语道:“但愿如此!”于是她拿上洗漱用品到浴室去洗漱……

我们都被小华的惊叫声吵醒了,大家都感到事情的不妙,顾不得穿外衣就向浴室跑去。

浴室门口有一个倒扣的肥皂盒,肥皂被抛出老远。大家的目光都转移到了浴室,只见小华蜷缩在角落里,惊惧地看着对面的那个浴缸。大家顺着她的目光一看,都吓得目瞪口呆:只见那浴缸里面装满了红色的液体,小玲就安详地躺在里面!她的血流干了,纸一样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她的手臂上有一条长长的口子,原来她昨夜趁我们熟睡之际,来此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姐妹们都用手捂住了嘴,使自己尽量不发出哭声,但眼泪却模糊了每个人的视线。

鬼故事之校园篇第五篇-红色雨衣

不知这里的朋友怎样,还记得我在北方上小学的时候,那里的孩子都还是自己上下学的。可能也是北方道路平坦无山,家又离得近的缘故吧。

一天,一个小女孩因为没按时上交作业而被留了下来。等她完成作业的时候,发现连老师都走了。诺大的校园就剩她一个小女孩没走。此时天色已经微微变暗,校舍里空荡荡的很是阴森。可外面却不合事宜地下起了大雨。女孩很着急却也没办法。这时,一件雨衣莫名地出现在教学楼门口的杂物篮里,红色的雨衣在白色的背景下显得异常突兀。女孩想,学校没别人就披上了那件红色的雨衣,走进了大雨中。

传达室的大爷看到有人往学校外面走,也没怎么在意,只是瞟了一眼。可是他觉得这小女孩有点奇怪,好像很无力的感觉,走路飘飘的。心想应该是补作业补累了。便不再计较。

第二天,小女孩的家长来到学校,反应女儿整晚没回来,学校便询问每个老师和学生。但没人知道,后来问到传达室的大爷,大爷说只看见一个穿红雨衣的小女孩走出学校,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在苦寻无果的情况下,学校报了警。

最后,警察在学校操场角落的废厕所里,找到了女孩的尸体。大爷知道后一下子便受了惊。如果尸体在学校的话,那么,他看到的是什么!而老大爷所说的红雨衣也没了着落。后来事情因找不到凶手而不了了之,但经常有晚回的孩子说,在学校能看见一个穿红雨衣的小女孩……

有时候,看到不知来历的东西,尽量不要用……

以上就是鬼故事之校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之校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9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