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姐姐校园鬼故事5篇

本文5个鬼姐姐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超级恐怖鬼故事、鬼故事校园系列、十大恐怖鬼故事校园、校园搞笑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姐姐校园鬼故事第一篇-它在关注你

神秘的关注

大学生活如此无聊,以至于大部分学生每天都会上微博,在那个虚拟的世界里到处找人聊天,填补日子的空虚。楚晓晨也是如此。

这天晚上,楚晓晨又一次打开微博,页面上显示:有新人关注了你,她很兴奋地点击,却没有发现那个新人。她叹着气退回了主页面,那条“有新人关注你”的提醒再一次出现了。她反复点击了几次,都不能找到那个关注自己的新人。她有些诧异了,向寝室里其他女生抱怨起来。

与楚晓晨对床的崔玉锦开起了玩笑:“哈哈,这是个挺浪漫的事儿。也许有个电脑黑客暗恋你,想用这种方法引起你的注意。”

这本来只是个玩笑,却引起了寝室里最漂亮的女生艾娇的不满。艾娇各方面都很一般,但是长得很漂亮。在她心中,除了自己,其他人都不配得到男生的暗恋,于是她用不悦的语气说:“大惊小怪,我才不信有人会暗恋楚晓晨。她只会读书,男人都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

气氛顿时尴尬起来。最后,寝室里最正直的段丽丽打破了僵局:“其实这种事情很正常,可能就是微博页面出了问题,过几天就好了。’

于是,几个女生不再说话,继续扎进网络世界里。然而不知为什么,楚晓晨看着页面上那条“关注”的提醒,总感觉心里不太舒服,仿佛有人在背后默默地关注她。楚晓晨拍了拍脑袋,决定上床睡觉,她可不想为这种事情浪费太多的精力,她是成绩非常好的优等生,主观上学习是第一位。

这天晚上,楚晓晨做了一个梦。梦里她一直在做题,各门学科都有。她费力地写啊写,手都写痛了,但是老师一直站在她的身边,指着她做过的题说:“不对,这些题都做得不对。”一种压抑感顿时凝聚在楚晓晨的心头,她又费力地继续写。她感觉到旁边还有一个学生,已经得意地交了卷子。楚晓晨想看看那个人是谁,却无论如何也抬不起头来。她面前的题本越来越高,像山一样压了下来……

在极度压抑之中,楚晓晨满头大汗地醒过来。从小到大,成绩优异的她从没有做过这样的梦,这太奇怪了。突然,她感觉到有一道微光透过寝室的门射了进来,然后又缓缓地消失了。也就是说,刚刚门打开了,又关上了。楚晓晨坐起来仔细地看着寝室里另外三张床,黑暗中看不清是谁出去了。

无论是谁,脚步声都不会那么轻吧?居然轻得听不到。

楚晓晨一头栽倒,继续睡去。

鬼姐姐校园鬼故事第二篇-学院解剖室里的故事

阿光是医学院大一的学生,他在学校里一向以胆大自居,从不畏惧上解剖课,经常吹说他自己曾经单独和死人呆过一个小时。

对此同寝室的同学又羡又妒,总想找机会出出他的洋相,好让他不这么猖狂。

这一日正好有解剖课,几位同学假装不懂,拉着阿光问这问那,等别的同学都走了,他们一个接一个借由子出去,最后等待剩下阿光下铺的阿贵后,阿贵捂着肚子说:“阿光你先等我一会,我撒泡尿,马上回来。”

阿光没在意,摆摆手让他去,可阿贵刚出门,只听咔嚓一声解剖室的门上锁了,阿光大惊失色,跑过去猛捶解剖室的门,然而脚步声渐远,他出不去了。

阿光是有些胆识,可还是惊出了一头冷汗。必竟是一个人独自在解剖室了,四周都是死尸,惨白的灯光照在那些死人的脸上,发出一种冰凉的光晕,他怕极了,蹲在解剖室的门口,一步不敢动,微有响动,都会使他心惊肉跳,脊背生寒,头皮一阵阵发麻。

他只想时间快点过去,可时间偏偏一分一秒走得十分认真。

突然他想起了手机,对,打电话求救,他哆嗦着摸出了手机,还好手机又电有信号,他立刻拨打教务处主任的电话,电话嘟嘟几声后被人接起,教导处主任的声音有些沙哑,不似每天,可阿光不管了,大声叫道:“救命……我被锁在解剖室里了。”

教导主任听了半晌没说话。

阿光急了大声喊:“主任,主任救救我,这里阴森恐怖,我害怕……”

“怕什么?有我陪着你那!”这声音冰冰冷冷,半天阿光才发现这声音并不是在电话里传来的,而是在这屋子里传出的,他惊慌的扫了一眼室内,咔一声,从白布单里掉出了一节惨白的手臂。

阿光吓得妈呀一声,险些昏晕过去。他紧紧抓住手机像是抓住一个救命稻草,拼命喊着叫着,可对方没有一点回应,再一看手机屏不知道啥时候黑了,越是紧张他越是想盯着那只手臂看,突然他瞧见那个手臂微微一动,他惊的睁大眼睛,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第二天天微微亮,寝室的几个同学鬼头鬼脑的跑来开门,瞧见阿光昏倒在门前,连忙把他抬到解剖床上,这时他们突然听见有老师的声音,吓得一哄而散。

再说阿光幽幽转醒,发现自己趟在解剖床上,他大惊失色,以为自己死了,摇摇晃晃的走出去,坦途没遇见一个同学,他只好向校外走去,谁知一辆车迎面开来,他经连躲都没躲。

阿光死了之后,寝室的哥几个非常内疚,他们买来了香烛冥纸,打算在寝室里祭祀阿光,正忙碌时,他们瞧见阿光满脸血污阴笑着向他们走来……

他们都被吓傻了,谁也没注意燃着的冥纸烧着了床单,火很快蔓延开来,寝室里的五个人无一幸免。

鬼姐姐校园鬼故事第三篇-光脚别踹墙

醉酒

李大千像拖着一条死狗一样拖着魏刚,十分艰难地走到了寝室门口。

“不会喝酒你就别硬喝,把自己灌成这样很好玩吗?”李大千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一边伸手掏钥匙一边嘟囔着,“我早就告诉过你夏珊珊不是什么好货,你就不听!”

“不准你说她的坏话,”魏刚迷迷糊糊地反驳道,“她是个好女孩儿。只怪我太穷,给不了她什么……”他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的鞋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一只,赤裸的脚在大理石地面上左右摇晃着,“吧唧吧唧”地响。

“是是是,她抽烟、喝酒、泡夜店,但依然是个好女孩。”李大千无奈地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孔里,拧开了锁。

“不准你诬蔑她!”魏刚抬起光着的那只脚就要往李大千身上踹,结果踹歪了,一脚蹬在了墙上,留下一个黑乎乎的泥脚印。

“都喝成这样了还嘚瑟,我看明天宿管阿姨怎么收拾你这个‘断片’货。”李大千架起魏刚的胳膊,把他推进了寝室。

寝室里只有黄鹤一个人,而且他的被子里隆起一个大包,看样子是已经睡下了。李大千没开灯,直接把魏刚塞到了他的床上,然后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钻进了被窝。值得庆幸的是,魏刚的床挨着窗子,他身上的酒臭味都顺风飘走了,挨着门的李大千基本上闻不到什么味道。

魏刚喝多了,陪着他的李大千自然也没少喝,所以他很快就迷糊了起来。

迷迷糊糊间,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左脚脚心痒痒的,接着又凉了一下。他以为自己的脚伸到了床尾的铁栏杆上,于是就蜷了一下腿。

突然,一只手抓在了他的脚踝上,用力将他向下拉去。

李大千被吓得一声大叫,一下子坐了起来:寝室门旁边离地二十多厘米的墙上有一个半截身子陷在墙里的鬼,它一只手支着地面,另一只手正用力拉着李大千的脚踝!

“救命啊!”李大千喊道,可是寝室里的两个人没有给他丝毫回应。

“不用害怕,我不会杀你,”这鬼竟然咧开嘴笑了一下,发出一阵沙哑难听的声音,“只要你帮我一个小忙就行。”

“什、什么忙?”

“你用你的左脚,去踹夏珊珊的寝室门——记住,一定要光着左脚踹!”

李大千哆嗦了一下,问道:“踹一下就行了?”

那鬼没有回答,而是留下了一个阴森可怖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李大千连忙打开了灯,仔细查看起自己的左脚——他的脚上多了一块黑色的血污,正在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臭气——那个鬼的目的想必就是让他把这血污印到夏珊珊的寝室门上。

不过另外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是黄鹤居然到现在都不吱声,难道自己在寝室里大喊大叫和打开灯都弄不醒他吗?

李大千不敢让自己的左脚着地,一蹦一跳地来到了黄鹤床前,掀开了他的被子。

“不要杀我!”黄鹤大叫一声,一把夺过自己的被子,蒙住脑袋瑟瑟发抖。

看来,黄鹤肯定知道些什么。

鬼姐姐校园鬼故事第四篇-水坑吃人

夜 遇

这晚,天空下着小雨,时不时还有一道闪电划过,把漆黑的道路照亮。

到处都是湿漉漉的,这让赶路的张昊莫名地烦躁。

他急着赶往学校,却不得不小心地躲避地上的积水。

人行道上的地砖铺得并不平整,很多砖下面还有空隙。

一踩上去下面的积水就会溅射出来,弄得鞋子和裤脚都脏兮兮的。

张昊不停地抱怨着,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段路之后,一道闪电划过,这时,他才发现前面的路边躺着一个人。

那个人的脑袋冲着张昊的方向,在他的身边还蹲着另一个人影。

远远看上去,像是一个身材瘦弱的男生。

他低头伸出了双手,像是要把地上那个人给拉起来。

又一道闪电掠过,张昊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张昊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狠狠地抓了一把,一张脸因为恐惧变得惨白:那个人居然是自己的同学冯哲!

可是冯哲在一个星期之前就已经死了,他的尸体是在路边被人发现的。

冯哲死得样子非常凄惨,身上像是被野兽啃过一样,没有几块肉是完好的。

张昊不敢再向前走,也不敢转身逃跑,害怕因此惊动了冯哲。

因为刚才看清冯哲相貌的同时,张昊还看到冯哲的手中抓着一块血淋淋的肉在往嘴里送。

随着他的咀嚼,还有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冯哲不是要把地上那个人拉起来,而是在吃他的肉!

这让张昊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否则自己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

他只能原地蹲了下来,悄悄地往那边看。

把那块肉吃完之后,冯哲又狠狠地从地上那个人的腿上扯下一块,放到嘴里大口咀嚼了起来。

一边吃还一边发出凄凉的哭声,听得张昊感觉浑身难受,就像身体里有无数看不见的小手在撕扯着他的心脏一样。

地上的那个人似乎没有了意识,身上的肉被一块块地撕扯下来却没有反抗,也没有发出惨叫声或呻吟声。

只是身体时不时会抽搐一下,证明他还活着,并且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

张昊已经不敢再看下去,但那肉体被撕裂的声音以及冯哲咀嚼的声音却还是不停地传入他的耳朵。

又一道闪电划过,张昊不由自主地又看向了那边。

这一看,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地上那个人因为痛苦而扭动了身体,让张昊看到了他的脸,那人竟然是自己的好朋友——李林峰!

这声惊呼也惊动了冯哲,他扭过头,死死地盯着张昊……

别踩水坑

张昊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吓得瘫坐在地上不停地颤抖着。

等他回过神来,冯哲已经不见了。

李林峰还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毕竟是自己的好朋友,怎么能把他扔在这里不管呢?

张昊虽然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走到李林峰的身边。

离得近了才发现,李林峰的身上早已血肉模糊。

尤其是他的两条腿,已经被血染红了。

再加上雨水的冲刷,周围到处都是血水。

完了,看来他已经死了。

正当张昊这么想的时候,地上躺着的李林峰突然呻吟了一声,然后睁开了眼睛:“好痛……我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在寝室睡觉吗?”

李林峰一开口说话,张昊不由得喜出望外。

他连忙把李林峰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把自己刚才看到的事情跟李林峰说了一遍。

李林峰顿时吓得面无人色,差点儿又摔倒在地:“那个传闻是真的,这次我死定了。”

在张昊的追问下,李林峰说出了冯哲死亡的真相:那天晚上,李林峰和冯哲连同另外两个男生一起在外面玩,玩到很晚才往学校走。

当时也是下着小雨,四个人一边打闹一边走在回学校的那条必经之路上。

打闹期间,有一个叫赵凯的男生推了冯哲一把,没想到冯哲没站稳居然摔倒了,还倒在了路边的水坑里。

原本大家都没有在意,谁知道冯哲像是看到了很可怕的东西,惊恐地大叫了起来。

很快,他的尖叫声变成了惨叫声,然后在地上拼命地挣扎,却无论如何都站不起来。

正当有人准备去扶他的时候,那个人却尖叫着远离了冯哲。

冯哲身上的肉一块接一块地被看不见的东西给撕裂了,鲜血喷涌而出,身上有几个地方已经可以看到白森森的骨头。

求生的本能让他拼命地在地上爬,试图逃离那里。

但像是有什么东西拉住了他的腿一样,又将他拽了回去。

李林峰和另外两个男生已经吓傻了,丝毫不敢靠近。

没过多久,冯哲就彻底不动了。

他的身体已经残缺不全,很多地方都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不知道是谁先大喊了一声,然后三个人拼命地逃离了那里。

后来他们才得知一个传闻:在下雨的夜晚,路边的水坑不能踩。

因为天黑再加之下雨,阴气就会大大加重。

而且水是通阴之物,这时候水坑就是连通阴间的通道。

如果这里恰好曾经死过人,那么这个鬼就会顺着水坑爬出来觅食!

当你踩进水坑时,鬼就会顺着你的腿爬到你的身上。

“ 你只知道冯哲死了,却不知道当晚和我们在一起的另一个男生也失踪了。”

李林峰讲完之后,又恐惧地说道,“就是那个把冯哲推倒的赵凯,两天后他就消失了。

但是有人在那条路的路边人行道上捡到了他的戒指,上面还沾着血迹……”

后面的话李林峰没有说下去,但张昊知道他想表达的是什么:赵凯很可能也被吃掉了,而且被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了一枚戒指。

张昊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的声音都因为恐惧而变得颤抖了起来:“我刚才也在那条路走过……也、也踩到了水坑……”

鬼姐姐校园鬼故事第五篇-宝学院的电梯

宝学院的课主要是在白楼里上的。这天珠宝系的学生陈富又迟到了,等了半天电梯不到,只好爬楼梯上了四楼。教珠宝鉴赏的老师姓郝,平时为人严厉沉毅,学生都怕他。当陈富气喘吁吁地站在郝老师面前时,心下忐忑不安:坏了,这回定要被臭骂一通,说不定考试也过不了了。不料老师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脸上露出奇异惊讶的神色,稍怔了一下就让陈富回座位去了。漏网之鱼似的陈富又惊又喜,三步两步奔回座位。期待老师大发雷霆的同学们窃窃私语:老师这是怎麽了?

下课时,陈富被老师留住,本来还悬在半空的心又提到嗓子眼了:原来是怕耽误上课时间,到下课才找我算帐。陈富只好垂着头跟老师进了办公室,不料老师劈头就问:“最近你经历过什麽奇怪的事没有?”陈富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有啊。”老师神色凝重,皱着眉说:“刚才我看你眉宇间有一丝邪气,印堂发暗,如果没有经历奇异之事,怕是有祸上身了。”陈富窃笑:“老师今天是发了那根神经了。”老师叹了口气说道:“我私下学看相已快二十年了,我知道你不信,但这个东西你一定要带在身上。”说时递给陈富一个三角形的黄符,陈富虽不信但也不敢忤了老师盛意,便接过来告辞了。

几天过去陈富已渐渐把这事淡忘了。一天晚上,他到白楼上晚自习。进了电梯,里面凉森森的,陈富打了个冷战,感到有什麽不对劲。电梯上的红色楼层数变化着:1……2……3……4,“到了,”陈富却没有听到那熟悉的“丁”的一声,电梯门没有打开而是飞快的继续上升。56789….陈富吃了一惊:“测试楼只有6层啊!”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电梯停了下来,但只顿了一下又开始飞速下落,陈富像是自由落体一样随电梯下坠,他吓得面色惨白;“完了,要摔死了。”正在他绝望之际,电梯又一次停住了,红色数字亮在“4”的位置上,可门却仍然没打开。陈富额头上冒出冷汗,定了定神,“电梯坏了。”“有人吗?电梯坏了。”他用力拍打着电梯门。电梯里的灯忽然灭了,机器声也停了,周围死一般的寂静,黑暗中陈富只听见自己砰砰心跳的声音和呼呼喘粗气的声音。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沉重而缓慢的脚步声,“咚咚咚”的渐渐向电梯逼近……“

有人来了!”陈富心中一喜,刚要拍门叫喊,陈富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什么人的脚步会这么重?又这么慢?而且还弥漫着一丝丝鬼气?难道真的有——鬼?!陈富被自己的念头吓坏了,听着那脚步声在门边停住了。狭小的空间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更是叫人毛骨悚然。一股阴冷的风从缝里电梯门吹来,陈富感到一股凉气流遍全身,可他不敢声张,甚至不敢稍动一下。屏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只是心象擂鼓一样咚咚跳得飞快,全身瑟瑟发抖,无奈不争气的冷汗却从头上滑落,砸在地下,在幽静无声的环境里,更显得分外清晰。

哐哐”电梯门不知被什麽巨大的东西撞击着,发出可怕的声音。陈富知道瞒不住,只好壮起胆子问了一声:“谁呀?”门外的撞击声突然停了,他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这时黑暗的门缝中透出一丝绿光。这绿光愈来愈亮,慢慢穿过门缝向电梯内渗透,逐渐形成了一个绿色的人头。面目清楚只是笼罩在一片惨绿之下,显得诡异恐怖。它好象努力要钻进来,脖子被门缝挤得扁扁的,仍向前抻着。

这时绿色的人头忽然说话了:“帮帮我,帮帮我......”声音凄苦悲凉。它一边说着头一边伸向陈富,一直伸到陈富胸前,脖子在它身后成了一条细线。仍然凄凉的叫道“帮帮我,帮帮我......”陈富惊恐万分,连叫都叫不出来。哆唆着想向后退,双腿一软瘫在墙角,两手本能地挥舞着挡在脸前。那绿色的人头诡异地尖声笑着,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向陈富逼近,叫声也越来越凄厉:“帮帮我,帮帮我......”眼看那绿色的人头就要扑到自己身上了。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陈富心中忽如电光火石一闪,他急中生智掏出了郝老师送给他的那道救命符,用尽全力掷向人头。只听“啊”的一声尖叫,和“轰”的一声巨响,陈富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陈富悠悠醒转,见电梯门已经开了。想走出去,可能因为惊吓过度,陈富的腿根本不听使唤了,他只好拼尽全力爬出了电梯。出来后松了口气,便又晕了过去,第二天陈富便把这件事告诉了郝老师,老师带他去校方反映。校方当然不信,并斥为无稽之谈,于是只好作罢。当然从此陈富无论到那里也不敢乘电梯了。

然而不久以后,校方一个高层领导的侄子管文被人发现莫名其妙地死在白楼电梯里。同学们都传说管文的死状极为恐怖,大概是吓死的。他二目圆瞪突出,脸色绿白,嘴大张着,分明是看到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双手挡在头前,胳膊僵硬保持姿势,又象是抵挡什么似的抬他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头软绵绵的耷拉在胸前原来颈骨已竟生生折断,只有一层皮连着头部,不致于滚落下来。

校方这才重视起陈富的话,让维修科的人去修电梯,可这个故事传得全校皆知,无人敢去,后来校方干脆把电梯封了。

此后就有人说看见那部电梯在夜深人静时自动开启,幽灵一般升升降降,门大开着里面惨绿一团,却看不到一个人。。。

以上就是鬼姐姐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姐姐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