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校园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经典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之捉鬼大师、校园恐怖长篇鬼故事、校园恐怖鬼故事片、校园闹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经典校园鬼故事第一篇-校园恐怖之双瞳

一只眼睛从正面看着你,另一只相反。——题记

手册

九月刚开学,学校就通知我们搬寝室。可能是考虑到学校这巴掌大的地方要容下这么多人确实需要精打细算,上头通知我们搬到原来的一幢旧宿舍里。人员基本上不变,还是六个人一间。收费同样不变,执行学生宿舍收费的最高标准,1200块大洋一年。

收拾东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沉重的电脑,大堆大堆的书,然后乱七八糟的小剪刀,胶水,茶叶。我们来回跑了两天齐心协力并在学生会组织的志愿小组的帮助下,终于把这些东西搬到了新的寝室。

这间宿舍原本是女生宿舍,主要住的是我们这一届外国语和管理学院的女生。我们工科的男生对文科的女生早已垂涎,男生搬进女生宿舍,绝对带着偷窥的心态,想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一些属于女生私生活的东西。但很遗憾,这边比我们那边收拾得干净多了,桌子和柜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床板上连灰都没有,光光的木板只适合挺尸。

后来我才知道,这里真的躺过尸体。

我们一帮人失落地把房间堆上东西,于是宿舍又像以前的宿舍了,当然,是每次大扫除之后的那种。母弹走进厕所,然后故作惊讶地叫道,老一,她们厕所里没有抽象画!

母弹是我们寝室的,因其每次和我们出去打台球把白球打进的次数比其它所有球打进的次数加起来还要多,我们这边把白球称为母弹。于是母弹就得了母弹这个外号。

我说,废话,这里肯定没有抽象画嘛。以前是女生住在这里的啊。

抽象画是画在我们原来那个寝室的厕所墙上的。产生过程是我们每次撒尿都把尿撒在墙上,于是金黄的尿垢在墙上积累,并呈现各种形状。就像小学语文课本上写的大雁南飞一样,一会排成人字形,一会排成一字形。

母弹说,我出去吃饭了,一起去?

我说,你先去吧,我再收拾一下,把床铺好,吃了饭就可以回来躺一下了。

母弹说,你一天就喜欢睡。

然后他把门摔得山响,高歌一曲扬长而去。

母弹走后我继续整理床铺。铺床垫的时候我发现床板靠墙的一侧露出了一角白纸,于是我抓着纸角把纸抽了出来。白纸上歪歪斜斜地写着字,是一份煞有介事的手册。以下是其中一部分。

违章电器使用手册

欢迎你搬到这张床铺来。我是这张床以前的主人。天气即将转冷,没有违章电器如何是好。为让你尽快熟悉场地,特撰写此手册一份。请阅读。

特别说明:对任何使用违章电器造成的任何后果,本人不负责任。

1、电热棒最多同时使用两根,超过会烧坏保险丝。

2、电热杯最好放进书柜,书柜后面我钻了一个孔,可以连接电线。极具隐蔽性。

3、电水壶可以放在洗衣台下面,不用每天收。这边也不会天天检查的,而且就算平时被大妈发现,她也不会收缴你的,只是语重心长地告诉你藏好,小心一点。

4、电热毯在检查时可以叠好后放在行李箱里,然后把行李箱放到床底。一般不会被发现。

5、对本手册未提及情况,请自己灵活处理。所谓宿舍安全无非三点:防火防盗防检查。

祝:在新的寝室混得愉快。

李缄

很明显,这铺以前应该是一个叫李缄的女孩睡的。可惜与她的名字不相同,她一点都不缄默,倒是冷幽默似地留一份手册在这里。我微微一笑,顺手把这张白纸放在桌上。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躺在床上想像昨天晚上这里还躺着一个女生,充满幻想,我想也许我可以打听一下,然后去找这个叫李缄的女孩。

在我睡着之前我告诉你今天我所能告诉你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关于我的名字。我真名叫张子棋,他们都叫我老一,这里老一绝不是老大的意思。我们寝室就我一个人没有女朋友,所以他们叫我老一,用字形来表示我是光棍一条。

经典校园鬼故事第二篇-校园怪谈之疼

我轻轻碰了碰家里那盆含羞草,它迅速将小叶子合了起来,喊:“疼!”

我从冰箱里取出西瓜打算解解暑,刚用刀切下去,它喊:“疼!”

我吃米饭,米粒喊:“疼!”我吃青菜,青菜喊:“疼!”

就在快要崩溃的时候,我从梦魇中醒来,大汗淋漓地猛地坐起了身。脑袋磕到了床头柜的柜角。

泪花一下子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我大喊道:“疼!”

1

生物课讲到一道题,其中有一问是如何使培育出的西瓜更甜。老师说应设法使细胞液里糖的浓度提高。

我沉默寡言的同桌田霜忽然发话了:“吃西瓜的时候,西瓜不会疼吗?我们是咬在一个个活生生的细胞上啊!让我们感到清甜爽口的汁液就是细胞液,它们流出这些汁液,会不会像人流血时一样,很疼昵?”

我这位成绩一流的同桌,老师眼里的标准乖宝宝确实十分孤僻怪异,比如她在骄阳似火的酷夏也坚持穿着长衣长裤,比如无论什么时候都戴着围巾或丝巾,像保护着莫大的宝贝似的固执得何时都不肯摘下,比如她的脸上绘着一朵小小的但很惹眼的精巧鲜红的梅花,大概是每天都精心描上一遍才从未褪色,即使被老师批评她也拒绝抹掉。后来还是老师看在她各方面都很优秀才妥协地如此纵容她……但是,她却从未发表过如此神经兮兮的古怪言论。

会不会她的脑子里一直就有很多这样的想法,只是一直那样沉默的她从不曾说出来?

我只当她疯了,不以为然地回答:“植物都没有神经系统,怎么可能会感觉到疼啊?”

她却固执地继续着这个话题:“还有,你说那种为了吸引眼球而培育出来的方形西瓜,它们一直在方形的盒子里生长着,它们想要长成圆形可是却被盒子无尽地挤压成了那种扭曲的形状,那该有多痛啊!”

“喂~喂!别胡思乱想了。好好听课。”

我有些不耐烦,但是她似乎从来就不是那种会察言观色的人,“你不信吗?原来你也那么自以为是!人类都太自以为是了吧,只关注自己的感觉,却总是忽视身边无数疼痛的呼喊。庄子与惠子来来回回地辩论着,却忘记了最初的问题,有谁知道那些鱼是否其实在水里流着人类看不见的眼泪?同样。你又不是植物,你又凭什么断定植物不会感到疼?”

这段话如果化作文字,我在读它时一定会认为这应是以一种激动而愤怒的语气说出来的。然而田霜却用一种很不搭调的平静的语气毫无起伏地念出这段批评的话。

我看了看她,她的眼神也是出奇的平静,或者抉成更准确的形容,应该是茫然。与平素毫无差别。对,她平日里就一直是这种眼神,淡淡的,茫然的,疏离的,被所有人忽视,而她也并不为此苦恼,就像失了魂似的。只有我偶尔会跟她说上几句话。

“你听说过盆景猫吗?”

她又加了一句,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这一刻她的眼神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诡异。

经典校园鬼故事第三篇-作弊

临近高考。

别人都在忙着复习功课,而董元斌却在四处打听哪里有卖作弊工具的地方。

那个年代监考力度不像现在这么严格,董元斌戴着接收器如愿地混进了考场,那个接收器有点像耳机,塞在耳朵眼儿里,此前已经调好了波段,他静静地等待着对方发出声音。

十几分钟过去了,董元斌还是没有接到信号,而考卷上也是一片空白,他的心有些慌乱,手心里都是汗水,可是目前能做的唯有继续等待。

一阵喧杂的电流过后,耳畔响起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B,D,D,C,A,B,D……

董元斌赶紧抓起笔来一一写上。

发榜日到了,董元斌满心欢喜地来到学校,但是考试结果令他大失所望,他那科成绩只有37分,他想不明白,自己花了大价钱,结果却是如此下场,可是这也没有说理的地方,他只能自认倒霉了!

董元斌高考落榜之后,就进入了一家国有企业工作。

时光如梭,转眼十几年过去了。

这天中午,董元斌一如既往地做好了午饭,等待着女儿回家。

女儿刚踏进房门,他便和蔼地问道“考试考得怎么样啊?”

“放心吧!考试结束之后我和同学对了下答案,没什么问题!”女儿摇着手里的纸片,自信满满地说道。

“哦,是吗?来,赶紧吃饭吧!”董元斌乐的合不拢嘴。

这时,他突然注意到女儿放在桌子上的答案纸。

B,D,D,C,A,B,D……

连简答题都一模一样。

同样的高考,同样的科目,同样的答案,在经过了漫长的23年之后,又重新回到了他的眼前,难道仅仅是巧合吗?

他一下子呆住了!

经典校园鬼故事第四篇-象征死亡的玫瑰

聪明美丽的姐姐是倪云从小崇拜的偶像,当姐姐考进那所令人想往艺术学院后,倪云也希望象她姐姐一样,考进那所艺术学院,而今天,倪云也实现了她的理想,如愿考进了那所著名的学院。不过姐姐早已毕业了,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工作。

姐姐上大学时倪云正上中学,倪云常听姐姐讲起有关308寝室的故事,倪云很爱听,她总纠缠姐姐,让她讲那个故事,那个故事从姐姐嘴里讲出来又离奇又恐怖。

那个故事发生在姐姐所在的艺术学院,宿舍区有一幢老式的三层女生宿舍,在三楼有一个308寝室,里边住着5个女大学生,都是表演系的,个个年轻美貌,其中有一个叫苏绮雯的女生品貌格外出众,追求者趋之若鹜,不过心高气傲的苏绮雯对那些追求者不屑一顾,一天晚上,奇怪的事情发生了,308宿舍的女生上晚排练小品回来发现,她们的窗外出现一束玫瑰,窗户是紧闭的,门也是锁上的,况且这里是三楼,窗户外边怎么会有玫瑰呢?她们吃惊开窗拿过玫瑰一看,花束绑着一个纸条,上边写着“给我最爱的苏绮雯”纸条上没有署名,众人立刻明白这是一束求爱的玫瑰,到底是谁这么多情?玫瑰是怎么放到外面窗台上的呢?众人疑惑,可是她们全都没在意,因为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在苏绮雯身上,可事情还没有完,一天她们回到寝室又发现了窗外奇怪的玫瑰,接连三次四次,大家很好奇,尤其是苏绮雯,她们想弄清楚到底是谁干,这天她们晚上悄悄的出去,又悄悄的潜回来,寝室里闭上灯,女孩子们就这样慢慢的等,天越来越黑,女孩子们心里有一点紧张,她们盯着窗外,窗外灰蒙蒙的,窗外随时会出现状况,等了很久,窗外也没有动静,这可是三楼啊,窗外怎么会有状况,她们想到这里,就准备收工,那个神秘玫瑰不会再出现了,可就在这时,窗外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东西,女孩们心里开始紧张,窗外的影子越来越大,天啊,三楼的窗户外竟然有东西,女孩子们由好奇变成害怕,女孩子们在床上抖作一团,不知是哪个女生吓的一声大叫,并打开电灯,室内一片光明,窗外随着室内的大亮而愈发变得更加漆黑,与此同时,窗外也是一声怪叫,接着外边就听到一声巨大的响声,是一个重物坠地的声音,声音惊动了整个大楼,人们出去一看,发现一个人摔死了,这个人大家都认识,是摄影系的男生,叫张浩,平时少言寡语、十分内向,张浩死的很惨,楼下是一排铁丝网和竹篱笆围成的小菜园,张浩正摔在竖起的竹棍和铁丝网上,几根竹棍穿透张浩的身体,其中一根竹棍更加恐怖的从张浩的下巴穿过,竹尖从张浩的头顶出来,张浩死时的模样真吓人,两只眼睛瞪的很大,脑浆和血浆混在一起,形成一种灰紫色的液体从他下巴的血窟窿里往下淌,死尸的手里还紧紧攥住一束玫瑰,玫瑰的花束上还绑着一个纸条,上面写着“给我最爱的苏绮雯”,玫瑰在乱风中飘舞,显得异常的诡异,在场的女生吓得全都不敢看,有的女生还不停的呕吐。

经典校园鬼故事第五篇-月色下的艺术楼

瑞云吃过晚饭,去了艺术楼。瑞云是学法律的,业余喜欢音乐,闲下来时常去找艺术系的老师请教,和艺术系的师生们混的很熟。瑞云是个地道的城市女孩,温柔娴雅,身材娇好,细长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无论瑞云穿什么都很漂亮得体。在这所大学里瑞云显得很出众。每次瑞云在艺术楼里一走,都会有那帮敏感而神经质的“未来艺术家”们投来一缕缕色迷迷的眼光。男生们想方设法与她接近,瑞云无动于衷,只是笑笑不做任何反应。其实瑞云已经有了男朋友。女生们嫉妒她,背地里说瑞云是狐狸精,看她的名字就知道,聊斋里就有一篇《瑞云》。

此时,瑞云踏上艺术楼的台阶。心里一阶一阶地数着,琴房在四层,要转过好几个楼梯拐角。差不多每天都来,瑞云早就熟悉了。每一段台阶都是八阶,瑞云一上楼就习惯性地数。这座艺术楼在校园的西北角,与主教学楼距离很远,可能当初设计师的构想是想让这里更幽雅安静些。

瑞云的脚步轻捷而响亮。楼道里很静谧,没有其他人走动。转到第三层楼梯拐角处时,瑞云忽然想起昨晚换下来的衣服还丢在床上呢便转身准备回宿舍,忽然又觉得自己好笑,衣服很多呢,周末再洗也不迟,瑞云觉得自己这个闪念有点莫名其妙,于是又把身子转回来。拐角处的墙壁上是一幅大画像,就是那位伟大的了不起的大科学家爱因斯坦。小老头一头白发,正慈祥地望着瑞云。挨着画像边上是一扇打不开的窗户,只用来采光。瑞云笑了下上楼去了琴房。

琴房里除了瑞云还有一个胖女生在弹钢琴,一个黄头发瘦弱的男生站在窗子边上望着窗外的景致出神。瑞云觉得有点不对劲,平时这里很热闹,今天怎么人这么少?瑞云想着坐下来打开钢琴。琴声低回婉转、抑扬顿挫在瑞云白皙清瘦的指尖流动,顺着窗子飘出去,弥漫在黑沉沉的夜色里。

弹了一阵她觉得有些累便停下来。站起身,忽然发现琴房里空荡荡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硕大的深栗色钢琴像一座座大棺材静止在那。胖女生和黄毛什么时候走的自己浑然不觉。窗外似乎刮起了小风,窗棂吱呀吱呀地发出轻微的呻吟。瑞云眨了眨细长的眼,随手把门带上出去了。

楼道走廊狭窄而冗长。天花板上每隔七八米就有一盏灯亮着。光线苍白而凝固。光晕投射在大理石地面上朦朦胧胧有种不真实的洁净。瑞云的高跟鞋踩踏出的嘚嘚声很有节奏。走廊里静的甚至能听到心脏的跳动声。瑞云拿出手机看时间。呀!瑞云一惊,已经是后夜一点了。她微微皱了皱眉觉得有些怪怪的,自己才练习了一会,来的时候才八点多,怎么的就过了好几个小时了呢?这不太可能。楼道里太空旷,皮鞋的声音格外响,还有回音。瑞云走着猛然觉得好像还有一个人也尾随着自己走,鞋的声音也似乎没了节奏显得凌乱而沉闷。走过一盏灯来到楼道口,自己的影子投在雪白的墙壁上,摇摇晃晃,忽忽悠悠。瑞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快走几步顺着楼梯滑下。在三层拐弯处差点碰掉了爱因斯坦画像。

出了楼道口,瑞云理了理长发,忽然自己笑出了声。谁在那?两个保卫处的干事拿着手电筒走过来。是我。法律系的瑞云。瑞云平静如水,笑容也异常的妩媚。哦!该休息了,快回宿舍吧。保卫说着,目光诡秘地看着瑞云并小声嘀咕:这个妞挺漂亮,不过有点狐媚。瑞云含混地听到了也没说什么兀自跑向宿舍楼。

以上就是经典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经典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5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