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短校园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简短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宿舍鬼故事、校园宿舍短篇鬼故事段子、校园寝室404鬼故事、鬼大爷校园鬼故事下载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简短校园鬼故事第一篇-现在,开始解剖

张雯是一个刚毕业的高中生,她的高考分数很是理想,如果没有她的那个顽固的爸爸,她其实完全可以出国留个学什么的。

她的爸爸是一个外科医生,从小她的生活就在爸爸的掌控下进行着。于是凭借着她的高分,她爸爸把她顺利地推入了当地的医学大学。但讽刺的是,张雯是一个很胆小的女生,尤其是对于鲜红的血液有着强烈的排斥。

刚开学的第一天,她看了看编排课程的表格,解剖学的实验竟出人意料的在学期的第二个课程中,意思就是她将在开学的第一个学期就接触到她最怕的东西,想想她就不寒而栗。

她被分到了一个很帅的美型男的班,张雯觉得这个美型男有点冷冷的感觉,帅是帅就是皮肤太白了,就像是没有血液的一样。

同学很热情的和张雯聊这聊那的,当然他们也很惊奇为什么解剖的实验要这么快进行,但是张雯在他们脸上看到的更多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和激动。

课程很顺利的进行了一个多月,张雯在每个星期复习整理的时候经常发现有很多的人体器官没有讲解过,她带着疑惑去找那个帅老师。但老师只是笑笑说:“你会知道的,那可比讲解深刻多了。”张雯并没有多研究这句话,她一直都认为她周围的人言行都很怪异,尤其是班上的同学,他们时常捉一两只青蛙,然后用小刀剥下它们的皮,取出内脏,说是什么模拟解剖。这都让张雯觉得太疯狂了,所以她渐渐的疏远了同学。

两个月后的一天,阳光明媚的早晨,老师精神抖擞的迈入教室,他带着若有若无兴奋的表情说:“我们可以在明天进行第一次解剖实验了。我只会带七个学生亲自实验,其他的同学可以和我的助手一起实验。当然,我每次带的同学都会替换,所以说你们都有机会的。那,你们有谁想第一次和我进行实验呢?”

这么一问出来,全班的女同学都花痴的举手,张雯没有,因为她觉得和助教一起做实验也不错,何必要去争呢。“张雯。”老师忽然点了她的名字,这下张雯很好运的成为了第一次实验为数不多的幸运学生。

第二天晚上,老师带着那七个学生走进了解剖教室,门刚一打开,一股强烈的福尔马林味瞬间蔓延到了张雯的肺中,张雯下意识的用右手轻轻盖住鼻子,教师的四壁都安的有铁桌子,铁桌上是无数大小不一的玻璃瓶子,瓶中的器官和肢体在福尔马林中没有一点腐坏的迹象。张雯实在受不了浓郁的味道,她走向这间教室唯一的窗户,忽然“喵——”的一声打乱的张雯的步伐,她低头一看,一只黑猫窝正在地上撕咬着已经腐坏了的同伴的尸体,被张雯这么一打扰,黑猫很不情愿的拖着尸体慢步走出了教室。

张雯定了定神,转身看老师已经走到了解剖台的前面,从解剖台上的一个小箱子里拿出来一只白色兔子,接着老师把一排解剖工具顺着摆在了解剖台上,铁制的工具在月光下闪出诡异的色彩。

只见老师把兔子按在台上,又像忘了什么似的转过头瞄了一眼学生:“现在,我们开始解剖。”接着他选了一把刀面最亮的解剖刀,右手拿着刀从兔子的颈部快速滑到了那毛茸茸的尾巴那儿,鲜血瞬间渗出白色的皮毛外,这时兔子还坚强的扭动着身体,虽然它的挣扎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张雯看看老师,他竟然好像很享受这种感觉,任由被划开肚皮的兔子在解剖台上慢慢游走,兔子越走越慢,直到它倒下张雯才松了口气。

兔子的心脏已经完全停止的跳动,老师开始轻轻的扒开沾满鲜血的兔皮,那鲜红的血液在白色兔毛的印衬下显得分外妖娆,仿佛一朵火红的牡丹正在绽放。那些器官在兔子娇小的身躯里一目了然,老师很满意的笑了笑,他开始认真的讲课了,旁边的同学也很认真听课,不时还有“沙沙”的笔记声,但张雯根本无心听课,兔子带血的皮毛总是在眼前挥之不去,她没想过老师竟然是这样解剖的,她终于理解了老师的那句话“那可比讲解深刻多了。”这次的实验的确的相当的深刻。

简短校园鬼故事第二篇-校园恐怖故事之抽鬼

发疯的学长

在深夜,有一种故事是最常被提起的,它叫“鬼故事”。在深夜的子时,当宿舍的大灯熄去,整条走廊陷入一片幽暗的朦胧中,只剩下走廊尽头的厕所,飘着模糊不清的黄白厕所灯。而我们几个同学,全部挤在房间中的一个黑暗角落,只剩下一两盏桌灯,将每个人的脸,都照映得模模糊糊,凄凄惨惨。还有什么比这个气氛,这个情境,更适合讲鬼故事的呢?

尤其是我们的宿舍,它拥有超过六十年的古老历史,斑驳发霉的建筑物,本身就具有某种阴森的气质,而它漫长的历史中,也的的确确发生过,一些不堪回忆的故事和一些恐怖而哀伤的故事……

奇怪的是,似乎没有人知道,每个鬼故事的起源,每个说故事的人的开头,都是“我听说……”,鬼故事仿佛是不断流转在宿舍中的恶魔细语,一届传一届,从没有在宿舍中消失过……没有人知道,究竟是谁起的头……

我们的宿舍中最有名的鬼故事叫“发疯的学长”。故事内容大致是这样的:有一位学长个性内向沉默,同宿舍却刚好住了一群特别恶劣的学弟。据说,这位学长被学弟们欺负得很惨。一天晚上,学弟们在肆无忌惮地玩抽鬼游戏,而学长第二天要参加考试。他想让学弟们停止游戏,可惜迎接他的却是一顿暴打。积怨多时的学长终于爆发了,发起疯来,当晚就找了把西瓜刀血洗了寝室,连杀了两位学弟。最后这位发疯的学长也自杀了。惊奇的是,他不是用刀子自杀的,在他身上找不到死因,他就这样横躺在地上死去的,他死前的笑容诡异而哀伤,并夹杂着些许的欢乐,许多复杂又不兼容的情绪,就像石膏凝固一样,全都融合在他死前的脸上,就像鬼牌小丑。

更奇怪的还在后面,那间犹如一片血的汪洋寝室,五十余张扑克牌,犹如小船四散漂浮着。到场的警察把四散的扑克牌捡了起来,他们很奇怪地发现竟然少了一张牌,而那张牌就是小丑!那群学弟玩的是抽鬼的游戏,按理说应该有一张小丑才对!可是怎么找也没找到。事后教官派人清扫这间寝室,不知道为什么,溅在墙上的大片血迹,却怎么也洗不掉。迫不得已之下,教官只好叫人用报纸把墙壁上的血迹贴住,从此之后,这间寝室再也没人敢住,后来成了宿舍专用的储藏室,用来堆放杂物。

说这个鬼故事的同学,名叫阿狗,他吞了吞口水:“这可是真的!”

“骗人!”大华向来不相信阿狗讲的鬼故事,所以他经常让阿狗下不了台。

“不是骗人的!”阿狗大怒,“有种,我们去证明一次!”

“怎么证明?”大华回呛。

“有种我们去那间储藏室,然后打一场扑克牌!”看着这次,阿狗是要动真格的了。

“好!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去!”大华说道。

我们几个一起被拖下水,众人都不敢说话,只是呼吸逐渐沉重,瞪着眼前的这两个人。

“嗯……我们就约星期三晚上!”大华声音微微颤抖,“在储藏室打扑克牌,看谁没种!”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没有人接话。在盛传恐怖闹鬼传说的储藏室打扑克,后果很可能是……

星期三晚上,我们几个聚在一起,然后前往四楼那间位于中央的“储藏室”。开门进去,一阵浓厚的灰尘味,迎面扑来。突然一只黑猫从黑暗处跑了出来,吓了大家一身冷汗。就在大家惊魂未定之际,突然,一旁的小豆却发出尖叫。大家往小豆的方向看去,只见他脸色惨白,指着墙上,指尖不断颤抖。大家一起往墙上看去,哪里有鬼,却看到一大片一大片泛黄的报纸,重重叠叠黏在墙上,把整片墙壁给盖住了。

“报纸有什么好怕的?”大华才刚说完,却马上住口,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估计他是想起来了那个鬼故事,在鬼故事中,发疯的学长屠杀了学弟之后,溅在墙上的血迹,因为怎么擦都擦不掉,所以教官才派人用一张又一张的报纸黏上去来遮住。

“我们快点开始玩牌吧,玩一局就走了,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待太久。”大华禁不住打了个寒噤,催促说。

“那我们玩什么?”我拿起了扑克牌,在手上洗了两下。

“我们有几个人?”阿狗看了我们一下,手指一个一个地点着,“一、二、三、四、五、六……六个人啊,六个人能玩什么啊?”

“那玩抽鬼吧。”这时候,有人提议说。

“抽鬼?”我心脏一跳,在这种地方玩抽鬼?这间恐怖的储藏室中?

简短校园鬼故事第三篇-天黑别说鬼故事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605室的女生迷上了鬼故事每天晚上灯一熄,就开始轮流讲鬼故事,一边害怕得把被子裹得紧紧的,一边欲罢不能地竖起耳朵听。每周大家还会评出最惊悚的一个鬼故事,周末大家AA请她去外面下馆子。

这晚,室长马明丽觉得已经轮了一遍了,便招呼大家评选。尹影却不满道:“老大,我还没讲呢,这次也不知谁动作那么快,昨天迫不及待又讲了一个,那只能算讲一赠一。要评选怎么也得等我讲过再评呀!”

马明丽便问:“昨天不是你讲的啊?那是谁无私奉献多讲了?”

寝室里没人接茬。马明丽奇道:“谁捣乱呀?大家认领一下——出租车司机那故事是我的。”

其他女生接着各自认领。医院鬼故事、水井鬼故事……结果剩了一个故事没人承认讲过。

那个没人认领的鬼故事,说的是一个大学女生寝室的故事:6个女生每晚熄灯后轮流讲鬼的故事,渐渐地,她们发现黑暗里总是多出一个女声,大家都以为是某个同室女生在说话,但却没人承认。女生们依次报数,结果却报出第七个来……

当初听的时候,因为和605寝室的情景相同,大家都嬉笑着说原来鬼也喜欢听讲鬼故事。现在回想起来,尹影吓得直往被窝里钻,估计别的女生也产生了同样的联想——讲这个女生鬼故事的人是谁?是这寝室里的第七个吗?

睡下铺的黄群战战兢兢地说,讲女生鬼故事那晚,她听到声音是从尹影的铺位上传来的,尹影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晚大家都不敢再说话,好在一夜安静,并没有多出第七种声音再说话,但尹影还是一个晚上都没睡好,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心定了些,起床一看,室友们都盯着她,黄群问她:“你有没什么奇怪的感觉?”

尹影勉强一笑说:“你们干嘛?我又没被鬼附身。”

黄群嘟囔了一句:“没有最好,昨晚吓死我了,我老觉得你上面寒气森森的……咦?尹影你买了双新鞋吗?”

尹影探头往下看,就见黄群正在穿鞋,而在自己那双休闲鞋的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双黄色的女鞋。她奇怪道:“不是我的啊。”

黄群拎起那双鞋晃着高声道:“哪位姐妹把鞋脱到我们这边来了?失物招领啊。”

其他女生纷纷摇头说不是,黄群想了想,忽然把鞋一丢,惊惧地抬头望着尹影道:“难道昨晚……”却又住了口。大家着急地追问,黄群才小声说:“昨晚熄灯后,我看到好像有个白色的身影爬上尹影的床去了,当时我还奇怪了一下,想着没见尹影下来啊,怎么又上去了?……”

大家的脸色全都变了。尹影背后一冷,立刻想起了多出来的第七个声音。大概是看到她吓到了,黄群马上又安慰道:“不过当时很黑,又隔着蚊帐,也许是我看花眼了。”

但就算是这样,眼下多出来的鞋又是谁的呢?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大家都害怕地陆续离开了寝室,不愿再多待一秒。尹影也赶紧下了床去窗边拿洗漱工具,却猛然看到自己的口杯里竟然多出了一支牙刷,不由失声惊叫。

尹影一夜没睡好,起来又受了惊吓,便病倒了,只好留在寝室休息,她很害怕,马明丽仗义地留下来照顾她,说自己阳气重不怕,黄群也说:“我们轮流吧,我下午替你。”

马明丽和黄群忐忑不安地轮着守了尹影一天,好在没再发生什么异事。尹影吃了药感觉好了一些,黄群拿出一小盒精美的巧克力给尹影吃。尹影问她是哪儿来的,她知道黄群来自农村,没闲钱买这种东西的。

黄群神秘地笑笑说:“有人心疼你呗。”

尹影便道:“那我不要。”

黄群犹豫片刻道:“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听说这可是人家亲手做的,也算对你痴情了,人又帅,又有钱……”

尹影一听就明白了。系里有个高两届的男生叫罗奇明,是个富二代,自认识她后就老缠着她,要和她谈恋爱,接触过两次后,尹影发觉他是个狂妄自大、华而不实的公子哥,就不再和他来往,但他一直不死心,明里暗里地还在献殷勤。

简短校园鬼故事第四篇-初三的亲身经历

你相信灵魂附体的事吗,你曾经被什么附体过吗。在没经历过那件事之前,我可以算是个无神论者,然而因为有了那样的经历,我也开始疑神疑鬼,对那些超出自然界之外,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灵异事件半信半疑。

那件事发生在我读初中的时候,一个很平常的冬天早晨,我扫完地准备倒垃圾,然后想喊另一个女生一起,只是后来一个男生代替她去倒了,走之前还开玩笑的说我会碰到鬼(用我们家乡话说的话,那个词语是很避讳的),我笑笑反过来说他才碰到呢。然后一个人拿着簸箕去教学楼后面的垃圾场倒了,去的时候根本没感觉会怎样,回来的路上也没有什么事发生。可是奇怪的事就发生在走楼梯的那段路程,一层有两个转折的阶梯组成,走到那半层的时候,我是清楚的记得我的脚步的,可惜再往上以后怎么走的那些阶梯,我居然什么都回忆不起来。

更加奇怪的是,我进入一个楼层后,又好像突然有了视觉般,模模糊糊的看见了通向教室的那段走廊,那种意识似乎被控制了,我慢慢走向那间教室的门口,站定,然后往里看,看到的都是模模糊糊的身影,耳边隐约有读书的声音,我使劲看向离门最近的那个同学,可是我依然看不清楚那人的脸(当时第一张桌子离门2米都不到),于是我往黑板前那个移动的人影望去,依旧是一个人模糊的整体轮廓,虽然我知道那个人是老师,可是喉咙口似乎有什么堵住似的,报告两个字无法吐出来,拿着簸箕的我只好往教室的最后一排走去,因为那里是我们放卫生工具的地方,但是走到后排座位准备放簸箕的一瞬间,我好似失明的人突然见到光明,眼睛一下子看清了旁边位置上同学的脸,那个男生不是我们班的,这个时候我才环顾了四周,发现自己身在别人的班级,心里有点慌,然后一个转身向教室门口跑去,经过讲台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被绊了一跤,人整个清醒多了,后来在老师办公室休息了一会儿,我才拿着簸箕回到自己的教室,而我的教室就在刚刚那个教室的楼上,所以说我是少走了一个楼层,进错别人的班级。

简短校园鬼故事第五篇-镜中境 不要带镜子上晚自习

A

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鬼怪之说,我所在的学校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鬼怪传说,这可是我进校的第一天便耳闻的。在我就读的外校,在学生当中流传着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不要带镜子上晚自习。这不,又有人在宣传这怪谈了。

“眼镜你不要乱说了,好像就你懂似的。”依依不满地说道。

“你不信就不要说话。”眼镜也不甘示弱的回击依依。“对啊,你不要打断嘛,正精彩呢。”听众也发出了不满之声。“眼镜,你怎么知道这是真的呢?”林灵发出了疑问。

“上届的都这么说,不然你带镜子去上晚自习啊?”

“带就带,带了又怎样?”

“人家说上晚自习时带上镜子,在九点半时拿出照来你就会看见镜子里有许多人在玩通灵游戏的。”

“好,如果没有怎么办?”

“如果没有我请你去吃KFC。”

“好,还要加上娇娇。”“我?”我无辜的看着林灵,“是啊!你要和我一起去啊。”我晕,你明知我怕鬼还要拉上我算什么朋友啊?

B

晚自习开始了,林灵不停地问几点了。终于在她问第N遍时我忍无可忍的说:“你究竟想干什么啊?都问第几遍啦?”

“我只是不想错过九点半。”

“什么?你真想试啊?”

“是啊,都说好了不做多没面子啊?”天,谁来救救我?

“九点半了,娇娇快点。”

“林灵不要吧。”

“管你,走,快点。”说着便拉着我向外走还叫上了眼镜,“眼镜,我们现在到哪去?”

“到地下停车场去。”

夜晚的地下停车场显的阴森恐怖,冷风不时的向我们袭来,四周一遍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这场面让我想起了日本鬼片《水鬼凶灵》的画面让我心中的害怕又添加了几分,我小声的对林灵说:“我们回去吧好不好?”

“不行,那多没面子啊?”林灵坚定地说,“再说了这是不是真的还是一个未知数呢。难道你真的信有鬼嘛?”我无言以对。

“就在这吧。”眼镜说,“林灵,快把镜子拿出来。”

“知道啦。”林灵说着便掏出包里的镜子照,冷风吹的越来越猛烈了。突然一阵哭声传了进来,那声音哭得惨极了。听得我心里直发毛,身上也起了不少鸡皮疙瘩。我拉了拉眼镜的衣角说:“喂,你听到什么没有?”

“听到什么啊?”眼镜不解的问。

“哭声啊?哭的好可怜的声音,你,你没听见吗?”我问。

“什么哭声啊?”眼镜疑惑的问,“你不要这么说好不好,怪吓人的。你没听说过人吓人吓死人吗?不要乱说啦。林灵,你有没有看见什么啊?”

林灵没说话,只是专注的看着镜子,神情有一些奇怪。“林灵!林灵!”我大声的叫着林灵的名字,她脸上呈现出与平时不同的神情,让我感到极大的不安。眼镜也看出了林灵的不对劲,紧张地拉着我问怎么办。我看着神情慢慢变的呆滞的林灵头脑里一片空白,就在这时电话响了。吓得我和眼镜大叫了起来,就在这时神情呆滞的林灵抬起头来说:“你们叫什么叫啊?娇娇你电话响了,干嘛不接啊?”

“你没事吧?”我和眼镜不约而同的问。

“你们俩怎么了啊?”林灵奇怪的问我和眼镜,于是我便把刚才发生的事和林灵说了一遍。听完之后问:“真的吗?我真有那样?”

“是啊,我们都看到了。”眼镜说,“对了娇娇还听到了我没听到的哭声呢。”在眼镜的里我听出了浓厚的讽刺意味,这不摆明了在说我说大话吗?“你是不是真的不信啊?”我问眼镜,他点了点头,“我是说真的,我真的听见了!”

“是啊,眼镜你不要不信娇娇,我在镜子里倒没看见你说的,只看见一个和我们差不多大的一个女生在不听的哭。”林灵说。

“那为什么我听不到?”眼镜问。

“鬼知道。”

以上就是简短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简短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