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在线收听最恐怖长篇3篇

本文3个鬼故事在线收听最恐怖长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农村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睡前鬼故事给女友的长篇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陈默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在线收听最恐怖长篇

鬼故事在线收听最恐怖长篇第一篇-四则短小鬼故事

短小鬼故事之梦游症 作者:狮子座

半夜里,妻子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一言不发地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黑暗发呆。

他的眼睛睁开一道缝,警惕地看着她的背影,躺在被子里一动也不敢动。妻子的梦游症越来越严重了,这个病最怕受到惊吓,一旦被吓醒就会在梦中死去,所以他非常担心。

好在她只不过是坐了半个小时,然后又爬回床上,静悄悄地睡了下去。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他不敢对她提起这件事,她也一脸毫无知觉的样子。

一连两个星期都是这样。

又一个晚上,妻子又从床上爬了起来,这一次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他紧张地摸索到床下的鞋子穿上,小心地跟在后面。他必须时刻保护着她,万一她走失了,或者在外面受到突然惊吓,那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外面的路上没什么人,晚风凉爽,路灯昏暗。他始终跟在她身后五米远的地方,既不能被她发觉,又不能离得太远。突然,妻子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疑惑地转身向后张望。他赶忙躲闪进旁边的墙角里。

“老张,你在干吗,这么晚了?”不知是谁在他身后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猛然吓了一跳,口吐白沫、大睁着眼倒在了地上。“老张,老张,你怎么啦!”那人使劲叫着,然而他再也听不到了。

短小鬼故事之面试 作者:狮子座

何洁找到那家公司时,已经有很多求职者先到了。他们大多跟她一样,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他们手中拿着,或者腋下夹着透明文件夹,可以看到里面的各种证书和奖状。

何洁长出一口气,尽力调整情绪,她记得老师说的“每个百分之一的希望,都要百分之百地付出。”

出来了一位文员模样的女孩,看样子年龄比她大不了多少,很有礼貌地把他们请进了一问很大的会议室,让他们坐下来等待,然后就开始一个人一个人地点名,叫到旁边另一间屋子里面谈。

“大公司就是不一样,不像那些小公司,一点素质都没有。”旁边的两个姑娘窃窃私语。何洁没有说话,开始在心里复习面试要点,想象着可能被问到的问题。

会议室里的人渐渐地减少了,窗外夜色已经降临,可以听到楼下汽车的轰鸣声和人群的喧嚣。“大公司嘛,可能业务很忙,加上经常要给欧洲客户联系,有时差,加班加点可能是家常便饭。”何洁这么想着,时间又慢慢地过去了,会议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终于,她忍不住了,站起来打开门,却发现整个公司里黑漆漆的,一个人影也没有!“怎么回事,他们去哪儿了?”何洁满心疑虑,她犹豫了一下,往里面的办公区走去,虽然她知道这样是不礼貌的。里面也是空无一人,只有桌子上电脑和传真机的电源指示灯在亮着。

她无所事事地回到会议室,看到门后有一个书报架,她拿起报纸坐在椅子上无聊地读了起来。

一则新闻标题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我市南海大学发生严重火灾。”“咦,这是我们学校呢,发生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怎么没有同学告诉我呢?”

她的目光开始读新闻内容:“昨天晚上9点钟,我市南海大学女生宿舍楼发生严重火灾,造成一名女生死亡。据调查,死者名叫何洁,是大四的学生,下个月即将毕业……”

短小鬼故事之死人来电 作者:妖寻龙

午夜,我被上铺的哀鸣声吵醒,这声音好像是……刘美美的!我急忙爬到上铺。上铺没有刘美美,只有一团凌乱的被褥,褥沿上还残留着血渍。

也许刚才听错了,我这样安慰自己,又回到了下铺,刚一躺下,那个哀鸣声又响起了:好难受,好难受,你勒得我好疼……

这的确是刘美美的声音,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昨晚,我趁她熟睡时,亲手用绳子勒死了她,她死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好难受,好难受,你勒得我好疼。

我杀她,是因为她抢了跟我相恋四年的男朋友。当他对我说,他心里有了另一个女人时,我就知道那个女人一定是刘美美,因为刘美美曾半开玩笑地对我说过: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暗恋你男朋友。虽然是个玩笑,但我却没笑。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是刘美美打来的!我接了电话。

“你在哪儿?”我问。

“在你床下。”

“别开玩笑了。”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说完,刘美美挂了电话。我扔下手机,趴到床下,真的看到了她!她冰冷的尸体横躺在床底下,一双仇恨的眼睛诡异地望着我,在她耳边,放着一部粉红色手机,刚才的电话正是她用这部手机打的。

我明明记得昨晚把她的尸体埋进了乱坟岗,今天,她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下?难道她从坟里爬了出来,爬回了家?

我顾不得多想,把她的尸体从床底下拖出来,又一次埋进了乱坟岗。第二天的午夜,我又被那个哀鸣声吵醒了,声音还是从上铺传来的,我爬到上铺,上铺依旧没有刘美美,只是她的被子不知被谁叠好了,谁叠的?昨晚,她的被子还是凌乱的。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还是刘美美打来的,我接听了。

“你在哪儿?”我问。

“还在你床下。”

“别开玩笑了。”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说完,刘美美挂了电话,我扔下手机,迅速趴到床底下,我惊住了——她真的在我床下!她还是用那双仇恨的眼睛诡异地望着我,突然,她的头动了一下,她对着放在耳边的手机,阴阴地哀鸣着:好难受,好难受,你勒得我好疼……

短小鬼故事之整容师 作者:方圆

老张是×市殡仪馆的尸体整容师,平时的工作主要是给那些暴病的、车祸的、被害的,自杀的血肉模糊的尸体整容。虽然不好听,但是胜在稳定、待遇也不错,所以老张做得也还津津有味。

这天早上,老张像往常一样上班。但是因为起得有点儿晚老张怕扣全勤奖,所以一路小跑地赶公交车。老张看着自己要乘坐的公交车从对面驶来,虽然看见绿灯开始闪了但是老张还是冲上了斑马线,并挥手示意公交车在站台等等自己。

正跑到路中间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老张身边擦身而过,停了一下,又飞驰而去。老张吓得跌在地上,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拍拍屁股,骂了几句。等到老张来到站台的时候公交车早就走了,老张只能等下一班车。好不容易坐上车,到了殡仪馆老张已经迟到整整二十分钟。

老张怕领导责备,偷偷地从小门进来,绕到了整容室。整容室的工作床上,正躺着一个约四十岁的男人,面目全非,血肉糊模。这是老张的日常工作,所以没等领导吩咐老张就开始主动工作起来。穿好工作服,带上塑料手套,打开工作箱,拿出小刷子和粉盒,先用潸精给男人面部消了毒,然后一笔一笔地描画起来。二十多分钟后,男人的脸逐渐清晰起来。老张站起来欣赏自己的杰作,突然愣了一下躺着的男人的脸居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这时候老张听到同事小刘推门的声音,正准备打招呼,谁知小刘一声尖叫,“谁,谁给老张整容啦?”

鬼故事在线收听最恐怖长篇

鬼故事在线收听最恐怖长篇第二篇-情深几许

一、落水

唐敬尧昏睡了一天一夜,终是睁开了眼,唐夫人第一个哭出了声。

原来,昨夜唐敬尧吃醉了酒,失脚掉进了荷花池一陪同的侍从伴鹤因救主不力,被唐老爷关进了柴房里。

一年前,唐府里死了个丫头,从此之后,府里便有些不太平。原是唐夫人见那丫头年岁渐大,便做主将她配给了府里的小厮,哪知这丫头气性大,竞投荷花池自尽了!真是好事变坏事。随后,唐敬尧大病一场,唐老爷便将府里的丫头小厮换了个大半,这伴鹤便是买来不到半年的小厮。

说来也是奇,别人伺候唐敬尧均是各种不如意,但自从这伴鹤一来,唐敬尧便渐渐好了起来,于是,唐夫人便让伴鹤贴身伺候着。

“爹,您别为难伴鹤,他才多大,见我落水一定吓坏了。”唐敬尧半撑着坐起来,一旁的唐夫人赶紧扶住儿子。

唐老爷还是不肯消气,又不想让刚醒来的儿子操心,便只道:“还是要小小惩戒一番,待明日再放他出来吧。”

庸敬尧便也不好多说,就顺着父亲的劝躺下了。父亲又坐一会儿,便去照料绸缎庄的生意去了。

吃了药,唐敬尧又昏昏沉沉地睡去。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那片荷花池。伴鹤在后面要扶他,他却推开他径直往前走,不一会儿便到荷花池边。突然,水池中恍惚出现一张脸。

—个容颜清丽的女子,着一身水红衣裳,飘在水中,静静地看着他,神态眼色,流露出几分凄清。唐敬尧正觉得心口微微泛出酸涩,忽然,她猛地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

唐敬尧惊叫着醒来,慌得唐夫人连忙迎上前来。就着母亲的手喝了半盏温茶,他才渐渐地定下心来。但不管唐夫人怎么问,他也只说做了一个噩梦,不记得了。

然而,唐敬尧心里却记得十分清楚:那从荷花池里突然伸出一只手的女子,分明就是去年投池自尽的丫头。

难道,是来向他索命的?

正暗自惊诧间,忽然外面飘飘渺渺地传来一两声吆喝。唐敬尧听了一会儿,说:“好像有人打卦算命?”

唐夫人平素就信这些,连忙叫小厮去瞧瞧。

不一会儿,小厮倒真带进来一个长相极丑的老头。谁知隔了老远,老头便站定了脚,远远地将唐敬尧打量好几眼,忽然一努嘴,竟是嫌弃他们似的,掉头就走了。

唐夫人见状,心下一沉,连忙使人拉住老头,然后苦苦哀求老头指点迷津,只差没有跪下了。

老头叹息一声:“老太太,看你还有几分诚意,我今日就跟你说实话吧。”

唐夫人求之不得,忙道:“敬请指教。”老头哼哼冷笑,却丢出一个晴天霹雳:“快准备后事吧!”

二、罪魁祸首

老头说不出三日,唐敬尧便会一命呜呼。唐敬尧并不很相信,倒惹得唐夫人哭了多时才走。

这一夜,唐敬尧始终睡得不安生。脑子里面混混沌沌的,总像藏了什么要命的东西。后来,他觉得越来越冷,寒气从四周侵入他的骨髓,透进他的血液。

那道哭声就是在此时响起的。

低低的,很赢弱,像一根游丝一样,不停地在他的耳边飘来荡去。

谁?唐敬尧倏然睁开眼睛。

只见榻前立着一位穿水红衣裳的妙龄女子。一张脸不施脂粉,却天然清丽,眼角几滴晶莹泪水,正是我见犹怜。

唐敬尧猛吃一吓,身上一阵阵地发冷,慌忙问道:“是你,又是你?怎会深更半夜在我房中?”

女子轻启檀口,却又不知为何并不说话。如此反复两三回,只是白着脸向他招了招手。

那时唐敬尧心中本是又惊又怕,可见女子如此伤心,竟也不曾想许多,就真下榻,一根筋地跟随在女子身后。女子引着他走出房门,房门外却不是他熟悉的家中景致。四周黑黢黢的,冷风阵阵,吹得他身上刺骨地疼。

有几次,唐敬尧也很想停下脚步,但身子就像不再是他的一样,自己动个不停。说不害怕是假的,就算那只是一个弱质女子,在这样漆黑得诡异的夜晚,她究竟想要将他引往何处?何况先前一梦,似乎是在暗示,自己落水也是因她作祟。

正反复焦灼间,女子终于停住了,玉手往前一指,回头又望他一眼。

唐敬尧抬眼一看,还好,不是将他引往荷花池。前方不足五六步远,有一道雪白的门大大敞开,非石非玉,兀自泛着冷荧荧的光。他猜她是要他从那道石门出去。

此时已不见来时路,看来看去也只有这一条路。

唐敬尧便把心一横,软着两条腿,一步一挪地向石门走去。说来也怪,那石门明明距他不过五六步远,却惹得他走了不止五步。直走了十几步,也不见靠前半分,反倒是身上凉飕飕的,越来越冷。

近了,近了,更近了……

不知走了多远,终于近到伸手可及时,忽然响起一声长长的厉叫!好像有人在叫着他的名字,就像一把尖刀狠狠插进他的耳朵。

他猛然惊醒!只见自己正站在荷花池中,那水俨然已经到了自己的口鼻。唐敬尧心里一惊,脚下一滑,整个人便跌了下去,冰冷的水顿时从他的口鼻涌人……

迷迷糊糊间,他似乎听到有人在不停地叫他,那声音凄厉而哀伤……唐敬尧睁开眼时,看到了唐夫人挂满眼泪的脸:梦中听到的声音,大约就是母亲的呼唤吧?

只是……似乎还要年轻一些。

唐老爷和唐夫人想不通,儿子怎么。半夜三更去了荷花池,就连唐敬尧也不明白,一想便头疼难忍:“还是放伴鹤出来服侍我吧,都惯了的。”

唐老爷终于松了口。

至午间,终见一个相貌清秀的小厮端着唐敬尧的饭菜走进来:还没放下饭菜就给唐敬尧跪下,倒头就拜,说是多谢公子搭救。

“你是伴鹤?”唐敬尧怔怔的,却只觉得眼生,可要说眼生,仔细看时,却又有几分熟悉。

小厮一惊:“公子,我是伴鹤啊!”忽而又恍然大悟,“我被关在柴房时,听他们在外头议论,说公子忘了许多事,怎的连我也不认得了?”

这些日子唐敬尧过得是有些混沌。郎中说,许是跌落池塘受惊过度,又或是多吃了几口水,所以才会忘这忘那。

唐敬尧走近伴鹤身边,又将他的眉目仔细看来,越看越觉得熟悉……忽然眼前一晃,伴鹤的脸陡然化作了一张女子的脸——那是害他差点溺死的罪魁祸首!

唐敬尧猛然退后一步:“你,你是人是鬼!”

这一喊,又惊动一干人等。好几个丫环小厮奔进来,唐敬尧再去看伴鹤,却文是那少年的模样了。只是,怎么看都觉得眉目与那女子有几分相似。

唐敬尧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一干人等英明其妙地转了一圈,便也都出去了,伴鹤还是留下来继续服侍他。唐敬尧嘴上不说,可时时刻刻都对他存着一分戒心。不觉又到晚上,伴鹤本要在房里替唐敬尧守夜,也被他打发出去。

睡到三更半夜,唐敬尧被些动静惊醒。他循着声音走去,竟见伴鹤正背对着自己和一个老者说话,那个苍老的声音道:“你要快了,三日之期就快到了。到时还不取了他的性命……”

唐敬尧心口一凉,往后退了一步……他看到了那老者的脸,竟是先前那位算命先生!

“谁?”伴鹤听到声响回头。

唐敬尧索性大大方方地走出来,佯装初醒道:“你刚和谁说话?”

伴鹤却若无其事地笑着:“少爷一定听错了。别人都睡了,只有我一个在外头守着。”

唐敬尧再看他身后,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鬼故事在线收听最恐怖长篇

鬼故事在线收听最恐怖长篇第三篇-双眼见到鬼

【一】

他来了,是的,我确实可以感觉的到他在我的身旁,栖息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隐隐地透着月光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记不清这是第几个夜晚,他再次来到我的身边,比约会中的人儿都要准时,可我却宁愿他不到来。

我蜷缩在床上,宽大的双人床因为我的瑟瑟发抖变得寂寞空聊,我该怎么办?往哪里走?放弃我的居所吗?或者是找个法师来做场法?好吧,我承认我的想法很无聊很空洞很荒唐,可是他已经逼得我无处可逃。纵然是在光天化日下,我也感受的到他盯着我的那种寒冷,直刺刺穿进心里,让我几近窒息再抽身离去,难道我就是这样的让他着迷吗?

楼下的猫儿一声声唤着,似是婴儿的哭泣,似是灵魂的尖啸,似是风儿透着窗缝硬挤着进来。知道什么是人的本能吗?就是那种危险逼近时身体所产生的压迫感,此时此刻我正在这种压迫感中露出我的眼睛环视四周,希望以此来发现他的所在。

视线在简单的房间布置中浏览,眼睛转移方向的一刹那,我似乎看见一个黑影,在我转过头的时候闪进了桌子下。但这只是似乎,并不是确定,虽然我知道他在,可刚刚那偶然一瞥所见并非就是他。那么,我所见的是谁?

我紧咬着嘴唇,盯着那桌子下,希望能透着黑暗隐约看见些什么,正当我聚精会神时,楼下那只呻吟不断的猫儿突然“喵——呜——”一声尖叫,划破了这静谧的天空,惊得我一身冷汗,不由随着它的叫声发泄出我的惊恐“啊——”。

尖叫过后,那恐惧似乎随着声音从我的身体抽离出去,也似乎是让我有了破釜沉舟的勇气,我竟然翻身下床去寻找墙壁上那冷冰冰的开关。“啪——”灯亮了,这小小灯儿所带来的温暖让我感慨这份温暖的来之不易,同时,那份紧迫感也消失殆尽。

我依然不放心的慢慢靠近那桌子,即便如此我仍然鼓不出十足的勇气,只得小心翼翼地前进。桌布似乎是被不知从哪而来的风儿所鼓动,断断续续飘着,也似乎是个淘气的小鬼躲在那长长及地的桌布内,为了让别人发现自己而不停逗弄着桌布。

蹲在桌子附近,我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着,那是一种类似绝望的颤抖,我伸出的手离桌布只有几步距离,心里的呼喊却超过了这些距离。是,是的,我害怕,我多么害怕一撑开桌布,里面窜出一个龇牙咧嘴面目全非的画面,或是血淋淋或是阴森森,都是我的心理无法接受的画面。

一、二、三——屏住呼吸使出全身的力气,颤抖的手猛地掀开桌布,空的?!我全身的力气像是被什么给抽空一样,瘫软在地,望着那空空的桌底,嘿嘿,真好。我那悬起的心顿时安放下来,幸好,幸好什么都没有。我长呼一口气,感谢上帝保佑我,谢谢观音菩萨保护我。

坐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那份本能不在缠绕着我,直到我身体重新充满力量,我才缓缓站起想要回到床上继续休息。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血淋淋的?不,那脸上除了血液还在流着黄白色的液体,发出一阵阵恶臭。阴森森的?不,那脸上除了触目的白骨还有蠕动的蛆虫,随着它们身体的蠕动一点一点从那张脸上剥落。令人作呕的?不,那张脸已经不只让人作呕了,天哪,让我昏厥过去吧!可这不知道该说争气还是不争气的身体居然动弹不得,别说昏厥了,连想昏都昏不过去。

那张脸,在向我逼近?!哦,不!那股恶臭,那堆腐肉,那不断剥落的蛆虫,那森森裸露的白骨……前路被挡,后路只剩下窗户,可,可这是十楼啊!

我慢慢后退,那张脸慢慢逼近,随着我的步伐而动。转眼间我已经被逼到窗边,我扭头望着外面的夜景,好美,只是这份美丽在此时已经变得慌乱狂啸。

本着就算跳楼而死也比被鬼吓死或是被鬼吃了要好的精神,我迅速打开窗户跳了下去,可那鬼却不肯放过我,直直的身体随着我的跳下一起跳下,我甚至可以看见他的笑容,诡异、冰冷,眼神里的倔强,直逼我的身体,冷冷的风声从我耳边呼啸过去。

那么,为什么有这么顽强眼神的人会死呢?这是我在坠落之前,脑子里一直徘徊的问题……

【二】

“哇——医生,那个坠楼女记者醒了耶!”费力睁开眼时,小护士惊叫着从我眼前掠过,速度之快让我来不及看清她的长相。

随后,一群穿白大褂的人蜂拥而至,是的,是一群,对着我指手画脚一番又匆匆离去。我无奈地摇摇头,挣扎着坐起来,却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受了点轻伤。十楼,十楼耶!不死也残废吧?怎么只是受了点轻伤?!

“嘀嘀——嘀嘀——”手机短信的铃声响起。哦,我的手机,作为一名记者随时保持手机在身并且24小时开机是念书时一名学姐千叮万嘱的,只是,从十楼坠落怎么可能完好无损呢?

来不及多想,匆匆翻开手机,原来是条彩信。没有心情翻看,点击“退出”时,那彩信竟然鬼使神差自动打开。屏幕上赫然跳出一张图片,是个男人,有点面熟,冲我微笑,好看的嘴巴弯了起来,慢慢,慢慢,那男人开始腐烂,那血肉开始剥落,蛆虫啃噬着他的脸庞,一点一点……

胃部的翻滚,让我使劲甩出手机,我再也不想看到那个画面。只是,那个男人是谁?!

【三】

匆匆出院,顾不得领导和医生得阻拦,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是的,更重要的事情,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

醒来后的第一晚,医院的走廊上,那个男子孤单的站在中央,不再是面目全非,而是照片中起初的模样,看我的眼神像是垂死前的求救,就那样盯着我,然后如同烟雾一般慢慢消失,而我僵硬在原地,直到记忆倒回几个月前。

三个月前,报社里分配的采访任务,我负责去采访一宗“老尸案”。一栋小区内,由于业主连续七年未交物业费,小区物业管理连续几次敲门无人应,无奈下只好破门而入,却发现空无一人。后打算打扫一下出租,却不料得在打扫洗手间的时候发现一具白骨。警察介入调查,法医已经证实了白骨属于一位中年女子,而屋主却是一位华侨男人,至今下落不明,凶手和作案动机更是无从所知。

由于一连几天此案都无进展,媒体与大众在时间的推澜下渐渐对此淡忘了。至于我为什么还记得这件事,只能说,我所见到的那个“他”就是失踪的屋主。

第一次见屋主的照片,那个男人笑得一脸春风,嘴角是蜜样的笑容,让我无法与在我家中与我双双坠楼的那个“他”相联系。第二次见到屋主的照片是在医院,那个无名氏发来的照片,从屋主完好的模样渐渐腐烂成在我家中的那个“他”,只是令我觉得那男子有些面善,并未察觉。后来走廊中他微笑的模样唤醒我的记忆。

以上就是鬼故事在线收听最恐怖长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在线收听最恐怖长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5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