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校园鬼故事5篇

本文5个真实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有声鬼故事大全、校园鬼故事短篇楼梯、张震讲鬼故事校园封不觉的校园七大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真实校园鬼故事第一篇-校园恐怖之泪枯

一大早醒来,眼睛布满眼眵,红肿发炎,痛痒难忍。同舍同学一看,纷纷掩面避开,“哎呀,你不是染上红眼病了吧!”

我记不得在何时,在何地,又遇上何人,染上这可怕的病菌。同学们不肯放过奚落我的机会,纷纷用“红眼病”在世俗生活中的衍生意义对我进行促狭地揶揄,嘻嘻哈哈打趣。我只好瞪着一双红肿的眼睛,直瞅着她们。她们纷纷躲藏,要知道,红眼病传染性极强,她们随时也会染上,到时同样授人以柄,任人取笑。

去校医务室看病,果真是“红眼病”,学名叫做传染性结膜炎,又叫暴发火眼,是一种急性传染性眼炎。校医只给了两支很普通也很便宜的消炎药,这就是学校医疗的特色。回到宿舍,同学纷纷各寻去处,我已经成为恐怖病源,病愈之前不能与人接触。为了不祸害“众生”,我托同学请假,独自留在宿舍画画。

我七岁就开始学画画,一直是老师眼中颇有天分的学生,在他们赞赏的眼光下,我对未来也有一番宏伟的规划。开始,一切都按照计划稳步进行,拜投各地名师,屡获奖项,高分考入最有名的美术学院,成为最受器重的学生。可是,在人才济济的学校,荣耀和成功并不只属于我一个人,我突然发现曾经预想的人生并不一定会如约而至。

“洛雯,老师说你可以不去上课,只要好好完成油画课程的作业就行了。”帮忙去请假的同学在门外大声喊话,不敢靠近半步。我应了一声,也没起身去道谢,非常时期,非常对待。

这次的油画作业非同一般,将代表学校参加全国美术院校优秀作品展,必须认真对待。我拿起画箱,取出颜料、画笔、调色板等绘画用具,平放在画桌上;又支起画架,端正摆好还未完成的作业,画里是一个哭泣的女人。《蒙娜丽莎的微笑》是永恒的经典,受它启发,我觉得捕捉一个微妙的表情并予以生动的传达,最能体现绘画的精髓。

画中的女人是偶然在学校外遇见的。那天,逛街归来,正看到一位气质清雅的妇人在学校门口默默饮泣。她眼泪盈眶,将细描的眼线冲散,滚落成两道黑色的泪痕,最雍容的妇人遇上最窘迫的情境,是生活中难得一见的尴尬场面。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眼睛一眨,算是把这一幕印成心底的照片,作为绘画素材备用。

我喜欢油画,浓烈的色彩可以宣泄各种激扬的情绪,在内心,更觉得它暗示着绚丽多彩的人生。我极其努力地画着,并非因为这是参展作品,更重要的是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本来,这个机会是同学葛芸的,她是保送来的高材生,感情丰富,心思纤细,脆弱而敏感,热情而敏锐,秉具一个艺术家应有的素质,年少时就有多幅作品获奖,在学校的表现更证明一切并非浪得虚名。

葛芸的作业理所应当是学校选派的参展作品,而我的,虽然也受到老师的夸赞,却还有少许可供挑剔的缺点。葛芸的存在对于我,与其说是威胁,不如说是压迫,我曾经优秀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那么出众,才华,灵气和悟性,沦为中上之姿,再无独占鳌头的威风。我夜里咬牙切齿地想着自己可笑的付出,苦练有什么用,求学有什么用,天赋战胜了一切,绝对性的胜利。

那一天,我路过画室,看到葛芸在画室里投入地画着,挥动画笔,画布上涂抹的全是成功者的亮色。有高年级的师兄来叫她,国内有名的画家来学校讲学,唤她去做接待员,老师宠爱她而给她的一个机会。她放下笔,虚掩了门,兴奋地走了。

我悄悄地从墙角走出,在阴冷的走廊呆立了一会,鬼使神差般推门进去。葛芸的画摆放在画架上,还未完成,却有凛然的才气透纸而出。而她即将参展的作业已经装裱好,小心地放在画桌上的盒子里。我伸手一摸,触电一样,一时心中满是挫败和失落,五内俱焚,无法平静,愈演愈烈。

“起火了!画室起火了!”大家来回奔走,大声呼喊着,我和匆匆赶来救火的同学一起忙乱地扑救。

谁也无法估量一个真正的画者对自己的作品有多么深的感情,那是一个人的心血,精气,神髓……甚至生命。葛芸疯一样地哭泣,从嚎啕大哭到嘶声悲泣,最后只能有气无力地抽抽搭搭,直到两只眼睛干涩无泪,如枯涸的老井。哭得太久太多,她的眼睛受伤了,痛得像砂纸打磨,视物一片模糊,自然不能再画画了。看不见这世界,画笔下还能展现什么?

居然是这样的结果,我并不希望这样,虽然是受嫉妒的催动,却没有想要这么阴毒。可是,学校最后还是成全了我的阴毒,参选的名额留给了我和我那并不完美的作业。多少人在背后议论,窃窃私语,幸运又好命,赶得早不如赶得巧,都是在说我。

真实校园鬼故事第二篇-监考惊魂

2007年1月20、21日两天,是一年一度的研究生入学考试举行的日子。最近刚投出一篇论文,所以清闲了一阵,于是报名参加这次的监考工作,想着从小到大,都是被别人监考,这次也监考一次别人,看看什么感觉。也算是从另一角度来认识学生时代无比熟悉却又无比痛恨的考试。没想到这次监考我却碰到一件诡异之极且匪夷所思的事儿……

我负责的是西安交通大学中心二楼1208考场,这里的学生都是考机械学院的,果真都和机器一样精密,从第一场起就平安无事,没有事故,没有作弊,总之什么都没有。

离最后一场结束还有半个小时,我站得两腿发麻,给考场的另外一个监考老师说了声就出来上厕所,顺便也活动腿脚。整个长长的走廊静悄悄的,我走进厕所,里面也静悄悄的,一边放水一边想,“监考真TM无聊,整一体力活儿呀,还有那一屋子学生,都那么老实,不过瘾,要能抓一个多好……”

刚拉起拉链,我突然听到前方有个茅坑隔间里发出有西西簌簌的声音,我精神为之一震,“哈哈……不会是哪个小子躲在这里看答案吧,逮不住我考场里的,逮个其他考场的也行。”想着故意走慢了许多,然后从门缝里往里瞧,不出所料,果然是个带眼睛的男生正在翻看一个纸条。

我一把拉开门大吼,“干嘛呢?”男生抬起足有上千度的玻璃瓶底,青黄色营养不良的脸上带着惊愕,“我……我……”我心里高兴,可面如寒冰,“出来!哪个考场的?手里是啥?缴出来……”

男生颤着豆芽菜一样的身子,摇摇晃晃走出厕所隔间,脚上一双皮鞋又脏又破,以致于我怀疑他是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老师……我……”他眼中射出祈求的目光,“我实在是太想上研了……”

他说的话有点怪,可我当时挺兴奋,也没仔细琢磨,仍旧面如冰霜的说,“哪个考场的?说……”“老师,我实在太想上研了……”他又重复了这句话,我仍旧沉浸在兴奋中,还是没察觉他这句话的问题。

我看着他非洲难民一样的身材,心软了下来,毕竟我也是那个时候过来的,考研的不容易,想着我手一挥,“算了,把东西交给我,你走吧……”他两眼透过酒瓶底儿射出光彩,连忙把手上纸条塞给我,然后慢慢走出厕所。

我心满意足,“终于过了逮人的瘾了,哈哈……”,我满意的晃着脑袋也走出厕所。那个作弊的学生走在前面,我在后面。厕所出来右转是一楼走廊,考场都在那里,如果直走就是上二楼的楼梯,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右转,而是径直走上楼梯,且脚步轻快,身影在转弯处一闪就看不见了,更奇怪的是嘴里哼哼着歌,曲调是《我是一个兵》,可只能听清前面几个字,“我是一个……”

歌声渐渐消失,我奇怪的要死,“这学生不在二楼上厕所,怎么跑到一楼来了,还有……”,想到这里我身子突然一震,“他……他怎么是一个人来的?”我一下子想起考务手册上的话:严禁考生单独上厕所,监考人员必须陪同。“怎么没见陪他来的人?”我脑子一片混乱。

我突然想起手上刚才没收的纸条,慢慢展开看,“必考论述题,论三个代表与西部大开发的关系……”我慢慢继续往下看,越看越吃惊,最后看到一句话彻底让我呆若木鸡,“重大时政:今年GDP首次突破10万亿元大关,去年7月15日申奥成功……”

我呆呆的拿着纸条抬起头,嘴唇努了努,“这……这……这是02年的时政题啊……”慢慢的,一股凉风吹上我的后背,“而且……政治昨天早晨就已经考完了……”

我低头再看那片纸,上面的字却都仿佛蒸发了一样,只有圆珠笔留下的一行潦草的字迹,不知为何,我心里竟然用唱的:“我是一个鬼,见了肚子疼……”脑子还没来得及对新发生的怪异事件做出反应,我就觉得肚子开始翻江倒海的疼,不容得我多想,再次冲进厕所,排山倒海一番……

几近虚脱,肚子终于停止了革命,我扶着墙刚走出厕所,一股臭味直冲鼻腔,我连忙寻找源头,发现是左边裤子口袋,我这才想起,刚才匆忙间把那张怪异的纸塞了进来。

我连忙伸手摸,可摸出的却是一团皱巴巴的卫生纸,还有粪便污渍在上面。我恶心的连忙丢掉,突然身后男厕里所有水箱同时嚎叫起来,水如千军万马一般冲刷着便池,同时还夹杂着轻微的嘻笑声……

没想到第二天我还继续拉肚子,一直拉了三天,期间舍友告诉我这么件事儿:几年前交大有个考生,英语数学和专业课都很优秀,唯独政治比分数线低了半分,想不通自杀了,听说他当年好像就在我监考的那个考场考试。

还有那句“他”说了两遍的话,事后我想了想,这话怪异之处在于,不是乞求我放他一马,而是反复强调自己的愿望,这正是他死前最强烈的意愿,我当时就应该意识到,可因为抓人的兴奋,我压根没注意。还有,应该是当时我想抓人的念头才引出的“他”,于是“他”就捉弄了我一下……

我到没因此而怨恨“他”,只是觉得“他”很可怜,我心里感叹,“考”字下面一个“乞”,多少人为了通过考试而绞尽脑汁,又有多少人因为考试形如枯槁,参加考试的学生实不是在“考分”,而是在“乞分”……

真实校园鬼故事第三篇-尸来运转

情敌

弯刀似的月亮射出如水的光辉,照进13号宿舍。8号床铺发出轻微的嘎吱声,钟元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眼看决定他命运的尖子生选拔考试就要到了,要是这次考试,他还是老样子,他现在的重点班都难以保住,被打入冷宫般的普通班将在劫难逃。

父母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在考试中,他进不了尖子生班,就得扛着铺盖卷回家去。上不上学倒无所谓,紧要的是,他将永远见不到庄枚了。

庄枚是班上一名模样清纯的女孩,她在钟元和班上另一个男生林青之间左右不定。

钟元高大英俊,是出名的帅哥,也是班上的霸王,一双硬拳没有几个人敢惹,钟元能给庄枚带来安全感。但美中不足的是,钟元的成绩很不尽人意,勉强进了重点班,但频繁地上网,让他走进了只能看到班主任白眼的同学的行列。

学习是林青的强项,门门功课都很扎实,特别是英语,说得比老师还流利。但要论相貌,林青和钟元相比,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上天造人时,怎么不让每个人都十全十美呢?要是把钟元和林青的优点集合在

个人身上该多好呀!庄枚曾对几个知心的同学这样说。

这话恰巧被钟元听到了,他心里自然很着急。要让林青长个好相貌,势必登天,可要他钟元成为成绩拔尖的学生,比入地还要难。

想到“入地”,钟元禁不住想入非非,要是能转世投胎成一个头脑灵便的美男子,他真愿意入土一次。

这只是幻想,现实还是残酷的,要是进不了尖子生班,他就只能看着庄枚和林青手拉手走进尖子生的教室啦。

想到这里,他转身恶狠狠地盯着对面铺上的林青。钟元吓了一跳,在室外月光的倾洒下,对面床铺上,双小眼睛正眨巴眨巴地看着他。

林青竟也没睡,正在暗中盯着钟元。见钟元转过身来,林青赶忙闭上眼,发出轻微的鼾声。

尸来运转的苏源林

钟元瞪视了一会儿,用毛巾被把头蒙起来,借着手机的微光看着一张纸条。

这张纸条,他看了不下几十次了,对纸条上的内容,钟元将信将疑。

纸条上的内容是邻班的苏源林告诉他的。在父母给钟元的钱有所限制的这段时间,苏源林成为了钟元上网费用来源的一个主要渠道。钟元之所以经常挥着拳头向苏源林要钱,最主要的是苏源林长得可气,身材、长相都与林青相似,还和林青是好朋友。

有一次,也许是被打急了,苏源林竟咬着牙对钟元说:“总有一天,我要像你欺负我一样,欺负你。”

钟元差点气乐了,他以为苏源林要找帮手对付他。他要问出苏源林的帮手是谁,落在苏源林身上的拳头更重了,直到打得苏源林说出实情。

苏源林拿出一张纸条。钟元以为是苏源林找的帮手名单,一把拿了过来。纸条上,没有人名,只不过是一个网址。见苏源林在愚弄自己,钟元又挥起了拳头。

“先别打,听我说。”苏源林忙用手臂挡住身体,急急地说,“我上网时,意外地发现了这个网站,叫‘尸来运转幽灵网’,上面讲了一个可以让人转运的方法。我想试一试。”

钟元虽不相信苏源林的话,但还是把苏源林放走了,他怀疑苏源林一定是被打得精神出毛病了。

几天后,钟元在网吧里,再次见到了苏源林。这个星期,父母只给了钟元一些饭钱,所以手头紧了些,见苏源林在,他知道上网又用不着自己掏钱了。

“帮我把网费拿上。”钟元在苏源林身边的电脑旁坐下,正眼都没看苏源林一眼。

钟元没听到回声,苏源林正专心致志地玩着游戏,根本没搭理他。

“装什么蒜?赶紧把钱拿出来!”钟元来了气。

“你在和我说话吗?”苏源林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冷冷地说。

钟元火冒三丈,猛地站起来,朝苏源林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不和你说话,还和鬼说话呀?”

钟元本以为,是苏源林专注于玩游戏,没看清是他钟元。在看到他后,苏源林会屁颠屁颠地把网费拿出来。

可他想错了。鬼大爷鬼故事

苏源林抬头看着钟元,目露凶光,两腮的肌肉在电脑一闪一闪的光线下,狰狞地鼓动着。

还没等反应过来,钟元就觉右腮一阵绞痛,脑袋嗡得一声,被苏源林击倒在地,随后,小腹和腿部又传来一阵疼痛。

苏源林边打边骂道:“欺负人的时候,要睁大你的狗眼,看清你眼前的人是谁!”

“好小子,你敢打我!”钟元差点没背过气去,挨打倒无所谓,但要看打他的人是谁,被一个瘦小枯干的人拳打脚踢,岂不是奇耻大辱?

钟元晕头转向地从地上爬起来,正准备以牙还牙,左腮又是一阵疼痛,他重新被苏源林打倒在地。

“自不量力的家伙!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苏源林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又朝钟元身上踹了两脚。

钟元努力抬起头,迷茫地看着眼前的苏源林,他无法相信,苏源林会变得如此的强悍和霸道。

当他的眼睛和苏源林恶狠狠的目光相遇的时候,钟元身上升起了一股彻骨的寒意,这个目光,他太熟悉了,那是房镇群的目光。

房镇群和苏源林是同班,就在钟元准备在学校里当大哥的时候,房镇群找到了他。就是现在这样的目光,就是现在这样的痛打,直到钟元低头求饶,房镇群才放过了钟元。

怎么回事?房镇群给予他钟元的一切,苏源林如法炮制地也给予了钟元,难道……钟元惊恐地看着苏源林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网吧。

钟元在地上愣愣地坐了好长时间才爬起来,从衣兜里找了半天,把那张皱巴巴的纸条找出来。上面的网址还很清晰。

这顿暴打让钟元有些相信苏源林的话了,因为他在苏源林身上看到了房镇群的影子。而房镇群已经死了,就在前天,坠楼而亡,死得一塌糊涂。学校说是自杀,只有鬼才相信这种解释!整天就知道玩乐的房镇群哪里有自杀的理由?

和房镇群同班的苏源林转运了,这绝不是一个巧合。

钟元打开了那家网站——“尸来运转幽灵网”,网页上绿光闪现,血红色的字幕转瞬即逝,但钟元还是看清了能让人转运的方法。

真实校园鬼故事第四篇-刷牙奇谈

半夜刷牙

小芝是我们学校超市的营业员,她平时总是很温婉地笑着,像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一样。但是,她现在却眉头紧锁地站在超市洗漱用品的货架旁。

“怎么了?”我问道。

“昨天晚上丢了很多牙膏,”她指着货架第三层说道,那上面本来应该摆着一排牙膏,“奇怪的是昨天并没有小偷进来。”

我对超市的工作流程略知一二,知道她们每天晚上要先盘点一下货物才下班,几乎不可能发生在没进小偷的情况下大批量丢失货物的事情。

“还丢什么了?”

“没了,只有牙膏丢了,连收银处的钱都没丢。”她一摊手。

这确实挺奇怪的,于是我犹豫了一下,告诉了她一件前几天发生的事:

男生之间有一个口耳相传的传说,那就是如果把牙膏涂抹在一个已经睡熟了人的脚底板上,那么就会招来恶鬼舔他的脚底板。

我的室友王玉刚是一个不安分的小子,总是琢磨着怎么搞怪捉弄人。他跟我的关系还不错,所以他一早就告诉我他想把牙膏抹在别人脚上试试,看会不会导致那个可怕的结果。

于是在三天前的半夜,我看着他偷偷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越过了床头,将牙膏涂抹在司马强的脚底。他的动作很轻,司马强缩了一下脚,嘟囔了几句梦话就又睡踏实了。

我强忍着笑,翻了一个身,准备继续睡觉。因为我听到的传说是另外一个版本,会发生的事情可不是什么鬼来舔脚底,而是一个让人更抬不起头的结果——不管哪个是真的,我只要等明天早上看笑话就是了。

可是还没过十分钟,寝室里就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刷牙声,“嘎吱嘎吱”的让人听了觉得很难受。

我连忙坐了起来,只见司马强的脑袋从床的护栏间耷拉下来,双手做着刷牙的动作,一下接一下仔细地对着空气刷着。他的手里明明没有牙刷,可是却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刷牙声。

很快,他刷完牙了,他的嘴里响起了一阵漱口的声音,紧接着一张嘴,就喷出一股黑气来!

那股黑气刚喷出十几厘米远,就像被一个东西阻挡住了一样,散开了。

随着黑气散开,我才看到,在他脑袋下方竟然有一个脸上露着森森白骨的骷髅头,它的嘴边满是牙膏沫子——原来司马强不是给他自己刷牙,而是在给这骷髅头刷!

更可怕的是,那骷髅头竟然扭过头来,看着我笑了一下。我这才知道,它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在偷看它!

我连忙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装出一副已经睡熟的样子。

“那第二天早上呢?”

“司马强脚上的牙膏没了。而且他一起床就对我们说,他梦见一个恶鬼在半夜里抓住他的手,强迫他给自己刷牙。整个寝室里只有我才知道,他那根本不是梦!”

小芝撅起了嘴,说道:“可是这跟我们超市牙膏被偷根本没有关系啊!”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关系,只不过从那一天起,司马强每天晚上只要一睡着,就会继续刷牙,而且根本不是给他自己刷!”

小芝很认真地低头想了一下,说道:“我找机会问问他吧,不管他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真实校园鬼故事第五篇-镜里有鬼

我们宿舍的四个女生感情都比较好,老大燕性格开朗,老三琴做事谨慎小心,我是老四,疯疯癫癫,做事有头没尾,老二灵平时通情达理、善解人意,但有一点我们都受不了,有些太自恋——没事就喜欢拿着镜子赞美自己的容貌,我们经常听的烦燥但拿她没辙。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宿舍开始流行讲“鬼故事”,每次讲的时候都关了灯,各自都缩在自己的被窝里,只露半张脸出来听着,为的是增加恐怖气氛。

这天轮到我讲了,我突然想到:何不借此机会讲个跟镜子有关的鬼故事,吓唬吓唬灵,说不定能让她改掉自恋的毛病!

“今天我跟你们讲个真实的故事,并且是发生在我们学校的!”

我压低声音,语气中带着丝丝恐惧。

“什么故事?”

黑暗中琴怯怯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偷笑了笑了,继续讲到,“听说我们学校没建之前是个乱葬岗,埋的都是些无家可归又死的很惨的人,据说死后都便成孤魂野鬼,常常飘在空中,还哭的很凄凉...”

这时窗外飘进一阵凉风,窗帘被掀的老高,隐约浮现的月光有点惨白,她们几个顿时尖叫几声。

“后来有一个比较孤傲的学姐也听说了这个传说,她当时正在宿舍照镜子,听见舍友讲这个故事,她说什么都不信,还边照镜子边不屑的说‘既然有那么多孤魂野鬼,怎么不出来几个陪我聊聊天啊!’,那些同学平时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她,听见她那么大言不惭,也没说什么就全走了,就剩她一个人在寝室里对着镜子梳头……”

突然灵从床上坐了起来,静悄悄的像是在找什么——不管她了。

“那个学姐一直专心的照着镜子,居然没发现寝室的同学都走光了,也没回头去看,后来她听见有人喊‘姐姐!’,她觉得奇怪,大学里面怎么会有小孩子?于是她反头去看了看……”

“看…看到什么?”

我邻床的燕突然在我耳边问到,倒是吓了我一跳!原来她为了听的更清楚,和我头靠头的睡着。

“一个穿着红肚兜兜长的很可爱的小女孩睁大眼睛看着她,又用稚嫩嫩的声音冲她叫了句‘姐姐!’,那个学姐看了看周围,才发现同学们都走了,便问那个小女孩,‘小妹妹!你怎么会在这?谁带你进来的?’,那个小女孩看着学姐摇摇头,眨着大眼睛又问到,‘姐姐!你见到我的妈妈吗?’,学姐当时傻眼了,这个小女孩看起来四、五岁的样子,该不会是哪个学生偷偷生的小孩吧!可是她想一想又觉得不大可能,谁会把偷生的小孩带到学校来呢!于是又朝小女孩问到,‘你妈妈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啊?’那个小女孩嘟着嘴想了想,突然看着学姐开心的笑道‘我妈妈和你长的一样!’……”

以上就是真实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真实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2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