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恐怖校园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真实恐怖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鬼故事校园宿舍、校园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剧本短篇、校园短篇鬼故事有声小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真实恐怖校园鬼故事第一篇-宿舍自杀惊魂记

东十二楼原来是男生宿舍,那一年开学,一个大二的男生从很偏僻遥远的乡下风尘仆仆回来,放下行李后就先去洗把脸。但当他洗完脸回来后整理行李时,却发现他带回来的二千多元的学费不翼而飞。

这个男生生长在很贫瘠的乡下,好努力才考上中大光宗耀祖,但却为此家里已经债台高筑。这次的学费也几经辛苦借东家借西家拼拼凑凑得来的,当时这些钱对他来说,重要性大家可想而知。

发现钱弄丢了,他第一时间时问同宿舍的人有没有见过,大家当然说没有,然后他还是不停地阐述那些钱的重要和无休止地恳求人家把钱还给他,后来还给每个同宿舍的男生磕头,吓得人家纷纷走出去不再理他(这样一来,就算真的偷了他钱的人也不好拿出来咯。)然后接下来几天,这个男生依然在恳求人家。还发展到整栋宿舍楼。每天象游魂一样流连于同楼每层每间宿舍,走到人家房间门前都去问人家有没有见过他的钱,还跪在每间宿舍门前磕头。吓得每个人都不敢理睬他,一看到他来了,就关上房门……

几天后,他在宿舍上吊自杀。

接下来,就是很多怪事发生——

一般的宿舍阳台上都会有一些外伸的铁枝支架以给学生晾晒衣服,而有一男生在晾衣服的时候,把裤子挂晾着,却赫然发现自己裤子旁边,凌空悬着一双腿,还象晾着的裤子一样在风中轻轻摇晃……

夜里都关门睡觉的时候,有人听到宿舍门外有很奇怪的“咚…咚…咚…”的声音,听起来很象是什么东西撞击地面,好像~~`好像~~~`好像那天那个男生的磕头声……

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先是那个自杀男生原来住的宿舍,继而发展到全栋宿舍楼的男生都强烈要求搬走,校方也没办法,只好给他们都另外安排,于是东十二楼就空着了。到了第二年有新生入学,东十二楼又再重新住满了学生,但这些倒霉的新生,却同样也看到奇怪的现象,听到诡异的声音……

终于到最后,没有人敢再留住在东十二楼,听说东十二楼空置封锁后,其他楼的人看过来,却依稀看到好像有人在里面流连游荡。传言越来越多,校方逼于压力,把东十二楼拆掉。

真实恐怖校园鬼故事第二篇-不要抬头往上看

我是影儿,在XXX学校里读高一(A)班,放学之后也没回家,反而外面住租房,我特别喜欢看恐怖小说,常常放学后迫不及待回租房里上网看恐怖小说,我家里也没人在,我父母出差几个月也没回家,我没什么盼望他们早点回家。

我打开电脑时上网看恐怖小说。

“鬼来了~~~鬼来了~~~~~”我低头看着电脑台上原来是手机响起来了,这是我朋友换了彩铃。

我拿着手机的屏幕上有字,“小琳儿”。我按着也接听,把手机靠近自己的耳朵。

“小琳儿,有什么事?”

“小影儿,拜托你来陪我一起睡觉,好不好吗?”听见发抖的声音,发抖太厉害,还有哭声,好像她害怕,害怕什么?

“好的!我马上去。”我皱着眉头点头说。关了手机,站起来了。

我抓着书包,而出门。

走到宿舍楼时,突然见到宿舍楼的大门口出现一个白色衣服的小女孩,见到她脸上有些脸黄肌瘦的样子,吓坏了我,我以为她得什么病?

我匆匆地走她的身边担忧地问她怎么?

她微笑地看着我,缓缓地抬头看着上面,她看上面做什么?我心里突然有点奇怪,忍不住想抬头看着上面,缓缓地抬头看上面,突然小琳儿抓着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猛然看着一脸恐怕的小琳儿睁大眼睛恐惧地看着我,我觉得她好陌生,好像我们第一次遇见。

“不要抬头看上面!”她微微地摇头哀求,“你千万不要抬头看上面。”

我点头,心里疑惑。

“陪……我一起睡觉,我真……好害怕……”她发抖地声音,我点头地扶着她走她的宿舍里。

早上时我醒了,发现小琳儿已经不见了,以为她一定出门买早饭,我笑着起床了。

真实恐怖校园鬼故事第三篇-带你去旅游

装进盒子里

周月婷和男朋友赵坎从网吧回来时,已经是后半夜了。二人翻过学校后面的围墙,没有回寝室,而是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向女生宿舍楼的那个拐角处走去。

就在刚才,那里传来了一声女子的惨叫。虽然声音并不是很大,但还是叫二人不由得浑身发抖。因为那叫声周月婷太熟悉了,分明就是周月婷的室友——鲁凌发出来的。

此时,月亮刚刚落下去,天地间漆黑一团,夜风很冷,一个已经被风刮得七零八落的蜘蛛网,孤独地挂在墙角,拼命地摇晃着。

墙角处更黑,几乎无法看清里面的一切。

赵坎拿出手机,准备打开电筒,却被周月婷一把按住。

“还是不要了吧,万一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手机会暴露我们的。”周月婷声音颤抖着说。

赵坎笑了,想了想还是听话地点点头。然后,拉着周月婷的手,慢慢地向黑暗处走去。

距离墙角已经非常近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忽然从里面冒出来,紧接着,二人几乎同时看到了两条黑影在黑暗中闪过。

黑影的样子很模糊,根本看不清他们的脸,就连身体也是飘忽不定的,但却又实实在在地呈现在那里。他们的衣服都很长,几乎完全遮住了双脚,两只手却格外明显,就像实验室里人体骨骼的模型,连骨头之间的关节都看得十分清楚。

而在两个人不远处的地上,还躺着一个满身血污的人,那一头浓密的长发和惨白得吓人的脸,叫周月婷差点儿就叫出声来。因为她看出来了,这个女生正是自己的室友——鲁凌。

鲁凌似乎还没有死,还在努力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怎么也没有办到。

一条黑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很小的木盒子,慢慢打开,忽然,一道刺目的蓝色光柱从盒子里发出,径直射向了鲁凌。

随着鲁凌再一次发出微弱的叫声,她的身体骤然间就像一个被刺破的气球,极快地萎缩了下去,很快,竟然变得比一个火柴盒还要小,“呼”地一声就被吸进了盒子里。

黑影盖上盒盖,轻轻地在盒子上敲击了几下,嘴里似乎叨咕了一句什么。然后,和另一条黑影打声招呼,两个人飞快地走到一处阴影里,居然从里面抬出了一口比普通的衣箱还要小的血红色棺材。棺材没有盖子,一道冷冷的蓝光从里面发出来,浓烈的血腥味儿就是从棺材里冒出来的。

黑影飞快地把装着鲁凌的木盒子扔进了棺材里,然后,两个人抬起棺材,转眼间就消失在黑暗中。

躲在角落里的赵坎和周月婷已经吓得浑身瘫软,冷汗淋漓。

“鲁凌不会是真的死了吧,而且还被鬼给抓走了?”周月婷过了好久才哆嗦着问道。

赵坎没有回答,按住自己狂跳的心脏,然后,飞快地拉起周月婷就向女生寝室的楼梯口跑去。

真实恐怖校园鬼故事第四篇-鬼门钥

1

孔珏整夜都有幻听,宿舍的门忽悠打开,又猛然关闭,来来回回折腾了一个晚上。他无数次起床去看,门纹丝未动,门闩也好好的插着,耳边砰砰的撞门声却一刻也没有停止。

“你怎么了?”他彻夜难眠,熬成了熊猫眼。

“昨晚好像有人反复开门关门,吵得我一宿没睡。”

“也许是你太累了,耳鸣而已。”同学起先想要安慰他,静心一想,又担心起来。“哎呀!该不会有坏人捡到了你弄丢的钥匙,昨晚开锁进来偷东西吧。”孔珏有丢三落四的坏毛病,前天又把自己的宿舍钥匙弄丢了。

“钥匙如果被小偷捡去,我们可有遭窃的危险。”想到这里,同学们都有怨责的意思,纷纷清点钱物。

“我以后一定小心,再也不会弄丢了!”孔珏连连保证,“而且,我起床看过了,并没有人进来。”他也有些疑心,可是小偷于千万人之中捡到钥匙,并寻到匹配门锁的几率少之又少,几乎不可能。他很快把目标锁定在配钥匙的老头身上,想起前天配钥匙的经过,就更加蹊跷了。

校门外有一个配制钥匙的小摊,摊主是一个老头,双手粗黑,满面皱纹,干活十分利索,有数十年配制钥匙的经验。他已经给孔珏配过好几把钥匙了,早已彼此熟识,看到孔珏尴尬地挠挠头,掏出钥匙,就心领神会地笑两声:“呵呵,你又把钥匙弄丢了。”

老头接过钥匙,左右打量,熟练地挑出一个钥匙坯子,放在机器里一夹,右手扶住坯子把,手起锉落,飞出耀眼的火花,金属屑扑扑落了一地。

“啊——”老头突然轻叫一声,猛地抽回右手,压住拇指的伤口。锉刀掉在地上,沾着星星点点的血迹。孔珏吓了一跳,连忙关切地询问。老头从工具箱里找出胶布,撕了一小块贴住伤口,不在意地说:“没关系,一时不小心而已。”又抱歉地说:“我只能回家再做了,你明天来取吧。”

孔珏当然不能置老头的伤势不顾,还热心帮他收摊。可是第二天,老头并没有如约送上钥匙,孔珏在校门外等了半天,有些着急,径自找到老头家去,也扑了个空。

老头住在学校附近的一间小平房里,四周邻里都是从天南海北聚在一起的打工人士,相互间没有密切往来,并不知道老头为什么“罢工”,只说昨晚老头房里打磨钥匙的声音直到天明才停止。孔珏在紧锁的房门外来回转悠一番,找到一扇半掩的窗,略微迟疑就跃窗而入。

老头家凉风飕飕,一切陈设物品都破旧不堪,只有配钥匙的工具磨得闪闪发亮。桌上放着两把钥匙,一把写着寝室的编号,正是孔珏从同学那借来做模本的钥匙,另一把看上去刚刚配好,两把钥匙十分相似,孔珏粗略看了看,好像就是配给自己的。他收好钥匙,回到学校就尝试用新钥匙开锁,果然顺利拧动,开了房门。

“肯定是老头连夜多配了一把钥匙,昨晚上门偷东西。”孔珏仔细回想那天的情况,觉得这老头最可疑。

2

孔珏心中不忿,决意去找老头质问。可是老头依旧不在家,邻居们告诉孔珏,自从那天彻夜赶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老头,也听不见房内有任何声响。

“一定是偷东西未遂,逃跑了。”孔珏冷笑,暗暗想,“配钥匙的偷东西,跟监守自盗有什么分别?活该要卷铺盖走人。”回校的路上,他一直感觉有人尾随在身后,每走一步,耳边就有物件撞击的声音,哗啦作响,像一串相互碰撞的钥匙,回头四望,却不见人影。

“难道我真的是耳鸣?”他站在马路旁,听到呼啸而过的汽车鸣笛尖叫,听觉并无失常。此时,他感到眼睛一花,配钥匙的老头出现在街对面,正朝自己招手示意。

“喂!你找死呀!”刺耳的喇叭声惊醒了他,一个司机拍着方向盘,伸出头来大骂。他蓦然发觉自己站在路中央,面对着一排紧急刹车的车子。

“对不起,对不起。”他连声道歉,慌慌张张地跑过马路去。

“前天这里还出了事,今天又有一个不要命的。”司机最恨莽撞的路人,一面重新发动汽车,一面有意地大声抱怨。

孔珏狼狈地跑回宿舍,心里责怪那个突然现身的老头,仿佛从天而降,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天夜晚,房门频频碰撞的声音又将他吵醒。他掀开被子跳下床,索性将房门打开。他抽出门闩的一刹那,冷风轰然灌入房内,好像有无数人飞跑进来,撞得他头晕眼花。晕眩中,他看到一个个骨瘦如柴,面色蜡黄,一看就是病入膏肓的病人,浑身伤痕累累,血肉模糊,好像被利器砍中的伤者,还有衰老无比,已是油尽灯枯的老人……一群面无人色的人从身边飘忽而过,个个表情僵硬,双眼发直,仿佛被前方的力量召唤着,木然地朝前奔去。

人群中,配钥匙的老头出现了。他经过孔珏身旁时,微微侧过头来,嗫嚅说:“钥匙……”声音并不大,尾音却拖得很长,阴沉得像来自地府的呼唤。他的嘴唇慢慢渗出了血,一直苍白的嘴唇立刻变得红润起来。

“鬼啊!”孔珏惊叫一声,昏厥过去。鬼大爷鬼故事

天刚蒙蒙亮,早起晨练的同学发现孔珏所在的宿舍被一层薄冰封堵,门框上倒挂着一根根冰凌。破冰而入后,只见孔珏蜷缩在门口,瑟瑟发抖。而其他躺在被子里安睡的同学,居然已经被冻僵了,依然保持睡得香甜的表情。

孔珏躺在医院里一句话也不说,谁也问不出事情的真相。其实,他自己也解释不清,那夜看到的是幻觉还是灵异。很快,他居住的整间宿舍都结冰了,并且有向四周蔓延的趋势。一到夜晚,总有呜呜如鬼哭的冷风穿堂而过,谁也不敢去关门。

真实恐怖校园鬼故事第五篇-白骨吹

骨笛

贾磊是音乐学院的一名学生,主修音律,精通笛子。

今天是期中考试,每位学生都要演奏一首曲子作为考核内容。贾磊上台后,底下爆发出一阵女生的欢呼。

贾磊拿出精美的骨制笛子,全身心地投入进去,闭上眼睛吹奏起来。他忘我地吹着,仿佛置身在满是鲜花的夏季。忽然,他觉得空气一下子变冷了,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

“啊!”一阵杀猪般的声音响起,贾磊被撞倒在地。他费力地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骨笛掉在了地上。

贾磊揉着腰站起来,这才看清楚,正是他的好朋友林峰把他撞倒的。贾磊刚要开口说话,就被林峰捂住了嘴。林峰用眼神示意贾磊,让他往台下看。

这一看,可真是把贾磊吓了一跳。只见整间教室里面不知道何时竟然挤满了奇形怪状的鬼:半个身子的、四肢残缺的、流脓带血的……

这些鬼有男有女,分散地站在学生身边,时不时地笑一下。而那些学生都闭着眼睛,仿佛沉浸在美妙的音乐中。

贾磊看见室友高一玮居然站在班花身旁,嘴里流着口水,时不时地在她身上嗅一番。还未等高一玮做什么,旁边一个邋遢鬼就把高一玮打了一顿,然后它站在班花旁边,笑嘻嘻地盯着她。

众鬼从自己身边学生的身体里使劲儿地吸出一道白烟一样的东西,吃进了肚子里。没有吃到的鬼在一旁又争又抢,闹了好一阵才散去。

众鬼离开以后,学生们恢复正常,随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林峰把贾磊拉到一边,小声问道:“你怎么得到的白骨吹?”

贾磊问道:“什么白骨吹?你说的是那支笛子吗?那是高一玮送给我的,还挺值钱呢。”

林峰四下寻找高一玮,发现他正悄悄地溜出教室。林峰赶紧追上去,抓着高一玮的衣领,把他带回了贾磊的寝室。

林峰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卷成卷儿,指着高一玮说道:“老实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从哪儿得来的白骨吹?”

高一玮见这架势实在没办法,只能告诉了他们实情。

原来,高一玮在旅游的时候不慎掉下悬崖,摔死了。它不甘心,活这么多年,都没有交到一个女朋友。它觉得,这在其它鬼面前很没面子,便四处打听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进行冥婚。这一打听还真有效,他在一处山洞里碰到一个半身瘫痪、肌肤溃烂的鬼。那个鬼告诉高一玮,可以用白骨做成白骨吹,然后让人吹奏,听到笛音的人就会吸引来鬼魂。若是鬼魂成功吸走人的情魄,就会和鬼魂互相结合,以达到冥婚的效果。

贾磊听后,脸色苍白,发出颤抖的声音:“你、你已经死了?”说着,双腿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高一玮见贾磊神情恐惧,叹了口气:“你不用害怕,鬼也有好有坏。再说了,我要想害你,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呢!”

林峰略懂得一点儿道术,平日里也能对付一些小鬼,所以并不害怕高一玮。但是他知道,这冥婚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和鬼打交道终究不是什么好事,还是需要赶紧找到解决的办法。

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随即就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郎君,开门,是我。”

送上门的新娘

就在林峰和贾磊疑惑女生为何会进到男生寝室的时候,高一玮急忙上前把门打开了:“娘子,我来了。”

“我不找你。”女生说着,就推门走了进来。

贾磊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脸色更加苍白,双腿像灌了铅似的不能动弹。

只见一具白色的骷髅顶着一套红色的婚纱走了进来。它走到贾磊跟前,挽着他的胳膊,将头骨贴在他的肩膀上:“郎君,可让奴家好生寻找呢。”

高一玮气得在一旁乱喊乱叫:“太没天理了,死了还有人和我抢媳妇,还让不让鬼活!”说着,扭头跑了出去。

贾磊吓得又喊又叫,赶紧躲在林峰的背后。林峰从怀中掏出几张符纸,做好防御的架势。

骷髅鬼笑了一下:“干什么嘛?居然这么害怕人家,还不是你用白骨吹把人家召唤出来的。”

林峰毕竟懂得阴阳之术,上前一本正经地说道:“放开,你们一个是人,一个是鬼,根本没办法在一起的。”

骷髅鬼笑了笑:“刚才他已经吹响了白骨吹,凡是被鬼吸食了情魄的人,都会慢慢地喜欢上鬼的。”

贾磊惊讶地问道:“你也吃了我的情魄?”

骷髅鬼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吹笛者的情魄是不能被吸食的。”

贾磊舒了口气:“那你干嘛还缠着我?”

骷髅鬼名叫兰兰,一直为其它鬼魂介绍对象,奈何自己却嫁不出去。好不容易得到这次机会,说什么都要和贾磊在一起,闹得贾磊只能给它讲道理。可是兰兰有板有眼地告诉贾磊:“生是你的鬼,死也是你的鬼。”

贾磊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么一会儿,他就有了一个骷髅“老婆”,他觉得自己已经生无可恋了。

林峰本想用道术收了它,但见兰兰并无恶意,也害怕会激怒它,便决定先观察一阵,再作打算。

正在林峰思考之际,寝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身上冒着黑气、身体越来越稀薄的高一玮从门外爬进来,嘴里喊道:“救我……救我……”说完,就昏了过去。

贾磊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和林峰一起把高一玮放到了床上,但是他俩不懂医术,更不知道怎么治疗一个鬼。

兰兰走上前来,两只眼洞盯着贾磊:“奴家生前是个护士,就让奴家给它瞧瞧吧。”

过了一会儿,兰兰突然站起来,伸着兰花指说道:“呀,它伤得好重啊!”

贾磊着急道:“这不废话嘛,身上都冒黑烟了,这可怎么办啊?”

林峰知道鬼和人不同。鬼受伤以后身上阴气会外泄,如果不及时止住,就会魂飞魄散。但林峰对此也毫无办法,只能看着高一玮的身体越来越透明。

这时,兰兰突然朝着高一玮的脸上喷出一股黑气,室内的温度瞬间降下来不少。贾磊赶紧裹了裹衣服。

林峰见状,拉了一下贾磊,小声说道:“据我所知,能灌输阴气的鬼一般都不好对付。看来这次你麻烦可不小啊。”

俩人还在小声嘀咕,被灌输完阴气的高一玮突然咳嗽几声,醒了过来。还未等贾磊和林峰上前询问情况,寝室的门“哐当”一声又被推开了。

以上就是真实恐怖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真实恐怖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