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零点校园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零点校园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寝室404鬼故事、校园宿舍鬼故事有声、校园恐怖短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短篇搞笑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零点校园第一篇-爱在H大

这个城市,人们都讲:“爱在H大”,其校园环境优雅,位于西侧还有个不大的湖--B湖,它比H大学的年代还要久远,关于这湖,有各种各样的传说,但学生们所深信的是:如果对着湖说假话,湖水会泛起点点水泡。

他叫陈维,是H大学的新生。他处到这里,一切都很新奇,他边走边环顾周围。虽其貌不扬,很难吸引女人的注意,但他来H大学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找个完美的情人。

陈维与众不同,他的眼睛有特异功能--能看见阴阳两界的人。

最近学生议论纷纷,传言B湖边有鬼。陈维很好奇,他想探个究竟。

一天晚上,陈维独自来到B湖边。这里寂静无声,因为学校里的情人们听说这里有鬼,都不来这里谈情说爱了。陈维沿着湖边散步,这时他发现不远处地上坐着个人,走近一看,是个女生。从背影看,那女孩短发,身材很佻。他大大方方地上前打招呼,女孩向他点点头。陈维问她:“你为什么来?这听说这里有鬼,你一个人不怕?” 女孩淡淡的微笑着说:“现在我不是一个人啦!”陈维浅解此意,他坐在了女孩旁边,与她聊起来.那晚,他俩谈得很投机,内容也很广,陈维问女孩:“做朋友我长的不帅,你介意吗?”女孩说:“我喜欢有内涵的男孩。” 陈维听了心里美滋滋的。道别时,他俩约好第二天晚上还来这里。就这样,他们经常在湖边见面,感情突飞猛进,其间陈维试探地问:“你爱我吗?” 女孩只是羞涩的点点头。

又是一个晚上,陈维早早就来到湖等待。事前一个朋友叫他晚上别去B湖,可他不听.他深信这女孩就是他朝夕以盼的情人,他还买了枝红玫瑰。此刻,风很大湖面泛起道道波纹,陈维独自一人站在湖边等侯。一阵风卷着沙尘刮过迷住了他的眼睛,随之一不注意,他的手一松,玫瑰被吹到了湖中,并随着水波漂远了。陈维急了,他一个纵身跃入湖中。

一会儿,女孩匆匆赶来了,她神色有些慌张。陈维游了过来,嘴里衔着玫瑰。上了岸,他把花送给女孩说:“我爱你!能做我的情人吗?”女孩有点推辞的样子.陈维说:“你不爱我了?”女孩说:“对不起,我有男友了。”陈维吃了一惊,他又问:“你爱过我吗?” 女孩说:“对不起,我过去只是开玩笑!我从来都没爱过你!”

这时,女孩不经意间发现湖面漂近好似一根木头的东西。女孩好奇地叫陈维看,他俩走近湖边仔细一看,女孩不感相信她的眼睛,那正是陈维的尸体。一声恐惧的尖叫划破了B湖的宁静。

此故事赠给那些如痴般追逐梦幻情人的男孩们!

校园鬼故事零点校园第二篇-梳掉你的命

红裙女人

夜凉如水,401女生宿舍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酣睡声,只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那是一个女人的低喃声,似乎在自言自语。

“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一梳梳到……”

唐晓芙的睡眠较浅,很快她就被浴室里的声音给吵醒了。

“这是谁啊,大半夜不睡觉,梳什么头?”吵醒后再入睡就很难了,唐晓芙憋着一肚子火,从床上爬起来就着窗外的月光往浴室走去。

浴室里有面大镜子,被月光反射后整个浴室看着都很清晰,所以即使是晚上熄了灯,照样能看清里面的一切。也正是因为能看清浴室里的东西,唐晓芙才吓得两腿打颤停在了半路。

唐晓芙看到一个女生穿着白色的睡裙蹲坐在镜子前,镜子里的女生垂着脑袋看不见她的脸蛋。在女生旁边站着的是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那女人长发覆面看不清面貌。只见她正举着一只白骨森森的右手,用五根干瘪尖锐的手指一下下从女生头上往下梳去,嘴里还轻哼着那首梳头歌。

每梳一下那个女生的头发就往下掉一缕,地上已经落满了乱七八糟的头发。

很快,那个女生的头发全被梳掉了,变成了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可是那只骷髅手并没有停止,它搭在女生脑袋上轻轻摩挲着。随着又一声浅唱低喃,那只爪子顺着脑袋往下梳去,一块头皮粘着大块的血肉从女生脑袋上被梳了下来,“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不久,浴室里血肉横飞,墙上和地板上,到处是从女生头上梳下来的血肉。包裹着女生脑袋的血肉皮层很快就被那只爪子梳理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个散发着腾腾血腥味儿的骷髅头架在女生的脖子上。红装女人这才停下,不再唱梳头歌了。她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两只干枯的爪子在那具骷髅头后抚摸着,像是在抚摸一袭并不存在的长发。

“终于梳好了,可以出嫁了。”女人满意地感叹了一声,她拢了拢自己的长发,挨近骷髅头,脸朝镜子中看去。

唐晓芙胆战心惊,冷汗已经浸湿了全身,她这才看清楚,红装女子也是一个骷髅头,只不过它披着一头浓密的秀发。

似乎发觉门外有人在偷窥,红装骷髅头突然转过头,两个黑洞洞的眼眶直直地面向唐晓芙。

“啊!”唐晓芙的心脏都要裂开了,她再也承受不住了,尖叫一声,然后晕倒在地上。

等再醒来后是第二天清晨了,好友杨露正担忧地坐在她床前。见她睁开眼睛,杨露才舒展开拧紧的眉头:“你吓死我了,昨晚好好的怎么晕倒在浴室门口了呢,是不是地板太滑摔倒了?”

杨露的长发一飘一摆地跟随着她说话的节奏,煞是好看。唐晓芙正要把昨晚她看到的那件事说出来,突然她盯着杨露身上的睡裙停了下来。

杨露还穿着晚上睡觉时的裙子,领口处有几滴新鲜的血迹。

草人代梳

“杨露我问你,你喜欢在半夜梳头吗?”

杨露还没来得及回答,一旁的邬茜茜就冷笑道:“半夜梳头是给鬼看的,可能她就快见鬼了吧。哈哈!”

唐晓芙想回两句,杨露眼神示意她算了。等邬茜茜自讨没趣地离开宿舍,杨露才叹了口气:“她想说什么就让她说去吧,这样她才会罢休,不然真没法消停。”

杨露解释说她现在的男友李天麟是邬茜茜的前男友。邬茜茜任性惯了,事事都想让别人迁就她。她和李天麟在一起的时候不懂得珍惜,现在看到对方重新找了女友又吃起了干醋,命令对方分手。可是李天麟并没有听她的话,所以她事事都找杨露的麻烦,想出心中的一口恶气。

“ 原来是这样。” 唐晓芙若有所思, “ 最近你没有遇到什么怪事吧?”

“就昨晚那事,不知道算不算怪事。昨晚我梦见自己的头发全都被人扯掉了,头皮疼的不行……说着杨露打了个哈欠,”不行了,帮我请一天假吧,我一点儿精神也没有,就想着睡觉。“

然后也不管唐晓芙答不答应,杨露直接爬到床上钻进了被窝。

唐晓芙只好拿起自己的书,准备离开宿舍。走之前她无意间看到杨露桌上的一把梳子,那是一把灰白亮泽的骨头梳,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尘土味儿。

”这是什么梳子?“唐晓芙摇醒杨露。

杨露只看了一眼,又重新钻进了被窝:”牛骨梳,李天麟送的定情信物。“

唐晓芙想了想,把梳子夹在书里带了出去。她没去教室,而是在篮球场找到了正在打球的李天麟。

果然,不出唐晓芙所料,李天麟仔细看了看那把梳子后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对,这不是我送给露露的那把梳子!“

好在李天麟略懂阴阳之术,听完唐晓芙说起她昨晚在浴室的见闻和杨露的梦境后,他心中暗暗有了主意。

李天麟让唐晓芙找来杨露的贴身睡衣和她的一缕头发,晚上到学校的西北角来见他。杨露睡得昏昏沉沉的,唐晓芙不费吹灰之力就换下了她的睡裙,再剪下她脑后的一缕长发。

晚上,唐晓芙直奔学校的西北角几块荒石的后面,李天麟早就等在那里了。

李天麟带来的是一个成人高的草人,是他花了半天时间用杂草扎成的。给草人穿上杨露的睡裙,再把那缕长发钉在草人头部的位置。做完那些,李天麟在草人头上和双肩上各点了一盏灯,并把写有杨露生辰八字的符文用朱砂写好钉在了草人的前心位置。

两人用柳树枝盖在身上静静地趴在荒草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很快就到了深夜,唐晓芙手脚发麻,正想起来活动一下身体,突然李天麟用力按住了她。

一阵人形旋风由远及近刮得尘土飞扬,风过之后,一个红衣女子出现在了草人跟前。唐晓芙认出那正是昨晚在浴室梳头的红衣女鬼。女鬼轻车熟路地走近草人,嘴里哼起梳头歌谣,右手抬起梳向草人头上的灯,一下又一下地梳着。草人头上的灯忽明忽灭,有好几次在快要熄灭的一刹那又突然亮了起来。梳头歌谣被反复唱了十几遍,女鬼怒了,双手齐发梳向草人头顶。

原来女鬼并不是真的在梳发,它要的只是人身上的三盏灯,只要灯一灭,人的三魂七魄就会随之出窍,活人也就死了。

唐晓芙知道,有李天麟在,不管女鬼如何发力也灭不了杨露的人灯。果不其然,折腾到三更时分,随着一声鸡鸣,女鬼懊恼地扬起一阵沙石绝尘而去。

校园鬼故事零点校园第三篇-不可撤销

火锅店

寒假过完,大二的生活跟大一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多了些闲逸,校园门口扯着“欢迎同学们返回校园”之类的横幅。天气虽然冷,但草地在阳光的铺垫下也渐渐有了春天前奏的意味,足球场上深绿浅绿的野草一丛丛,嫩得让人忍不住想俯下身去啃一口。不怕冷的精力充沛的男生使劲秀着大腿,腿毛根根分明,跑起来虎虎生风,在寒风中得瑟着。

常丽喝着香飘飘,旁边放着小盒曲奇饼干,算是下午茶了,耐心地等男朋友踢完球带自己去吃火锅。学校附近新开了家蘑菇火锅,营养美味,可曹耀新说两个人去吃火锅太怪异,等踢完球叫上兄弟们一起去,刚入学时对自己那种百依百顺现在几乎荡然无存。

常丽无聊地四下张望,眼前忽然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寒假不见,陈沙冰的头发由直发变成大波浪卷,棒球帽下是金色限量版的墨镜,最近大热的蕾丝裙上套着一件杏色格子薄毛呢外套,小巧的高跟靴显得大腿足够修长。陈沙冰是隔壁宿舍的,听说家里爆有钱,硬是自己搞了个单间,把宿舍弄得跟公主房一样,到处都是粉红色的蕾丝和一大床的卡通娃娃,化妆品塞满了两个大抽屉。常丽去年曾经去参观过,瞠目结舌,陈沙冰当时还略带施舍地将几盒SKII面膜送到常丽手里,“没事,我姑姑家就是做这个的,便宜。”

常丽见过陈沙冰的姑姑一次,是新生入学时陪着过来的,旁边还有一个冷艳的助理,她姑姑看人几乎要凑到人的脸上去,几近失明,所以要带个助理。作为隔壁宿舍的女生,常丽礼貌性地躲开了,她觉得陈沙冰的姑姑嘴里喷出来的是死人的腐臭味道,那个穿得雍容华贵的姑姑还一直说,“沙冰年纪小,不懂事,请多多照顾包涵,有机会到我家里来做客。”

“陈沙冰,我在这里呢。”常丽走了过去,“这么早就来学校了啊,下午去吃新开业的百菌王火锅吧,六点,不见不散哦。”

陈沙冰听到有人叫她,有点犹豫,伸出手来握了一下,“也好……”

常丽看了看她肩膀上的包包,小小地羡慕了一下,两万八千多的新款LV,也就她舍得用,正想着,曹耀新远远地踢进了一个球,操场边的少数围观群众站起来鼓掌,常丽心里顿时升起一股骄傲——怎样,我的眼光就是不错,曹耀新不仅人长得帅,学习成绩好,踢球也是一流的。

冷的时候人就容易感到饿,好不容易等这场1比0的球赛踢完,已经是暮色沉沉,风钻进脖子有些冷,常丽等着建筑系球队的六个帅哥围拢过来,这几个家伙嚷嚷着让进了球的曹耀新请客吃饭。

“我订好了位置,等下陈沙冰也要来,就去吃百菌王吧,新开的。”常丽盯着曹耀新的脸。

“陈沙冰?好啊,你们系的系花对吧。”旁边一高个肌肉男把脏兮兮的足球紧紧搂在怀里,口水在嘴角似乎要滴落下来。

“是啊,小色狼,人家说不定就在那等着你呢。”常丽瞟了一眼钟鹏,他名字斯斯文文的,一提到陈沙冰简直就像灰太狼看到喜羊羊,恨不得捉住猛啃一口。

百菌王火锅店已经人满为患,曹耀新大大咧咧地往包房一坐,对着服务员就喊:“来一箱啤酒。”

钟鹏对正在点菜的常丽小声说道,“嫂子,快帮俺约沙沙出来嘛,一个寒假没见到了,还有,多帮我说点好话,以后娃儿认你做干妈,长大后孝顺你。”

常丽心里闪过一丝不快,不就是陈沙冰长得可爱,打扮时髦,家里有钱嘛,用不着说这些下贱的话吧,去年一年里钟鹏送的花都可以开花店了,结果一堆白玫瑰换来一打白眼,啥也没捞着,可人家说了,沙沙生气的样子都那么美。

电话响了,是陈沙冰,常丽看了看电话,头也不抬地对钟鹏说道,“公主到门口了,你去接还是我去?”

钟鹏瞬间已经走到火锅店门口,眼睛闪烁异彩,“沙沙,这里。”

果然还是一贯的漠然和冷清,钟鹏心想,今年还要继续努力追求才行。

陈沙冰没有跟他多说话,只是跟在他后面走到包房,几个男生都起来让座,希望她能坐在自己旁边。

裸妆的陈沙冰穿着军绿色格子衬衣,白色的兔毛背心裹着凹凸有致的身体,唇彩很红,宛如喝过鲜血一般。

“美味不过蘑菇汤啊。”火锅上来的时候钟鹏帮陈沙冰盛了一碗。

常丽瞥了自己男朋友一眼,好像完全没有管自己,他的眼光只是盯着陈沙冰兔毛背心里的两只小兔子,一个寒假过去,陈沙冰越发漂亮丰腴。

“寒假去哪里耍了?”常丽夹起一块猴头菇塞到嘴里,多汁芬芳中夹杂着大自然菇类特有的鲜甜。

陈沙冰愣了一下,笑道,“去了一趟乡下。”

“你比以前更漂亮了。”常丽半嫉妒半羡慕,多半是去韩国整容了,鼻子隆得技术高超极了。

饭店的老板娘端来了许多新鲜的木耳和菌类,几个人大快朵颐,陈沙冰话不多,只是低头吃着,偶尔搭腔。

吃到天黑,钟鹏自告奋勇送陈沙冰回宿舍,其他人也不好意思当电灯泡,常丽陪曹耀新去买东西,其他人便作鸟兽散。

“可以牵你的手吗?”钟鹏走到人比较少的地方问着上学期问过无数次的话,心里祈祷着奇迹可以发生。

陈沙冰停了下来,伸出自己的手,她戴了咖啡色的美瞳,月光下的双眼,散发着迷离诱人的光芒。

钟鹏简直不敢相信,开学第一天就是自己的幸运日?白雪公主不仅愿意跟自己共进晚餐,还伸出了纤纤玉手。

钟鹏决定连续三天不洗手。

校园鬼故事零点校园第四篇-鬼磕头

这个故事发生在清末。一个冬天的晚上天空下起了大雪,雪下得很大,铺天盖地整整下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清晨,一位先生带着一群学生在校园内扫雪。园内那郁郁葱葱的竹梢儿上堆积着厚厚的一层白雪,寒风吹来,竹尖儿忽高忽低随风飘舞,好似一名美丽多情的少女在翩翩起舞。先生触景生情,诗兴大作,当即召集学生吟诗作对描述雪景。

学生围成圈儿,鸦雀无声,两眼定定地望着先生,等候他出题。先生将双手往手一背,迈开八字步,摇头晃脑,悠悠自得在园内踱了几步,立刻吟出一副上联:“雪压竹梢头点地。”吟完上联,他对自己的学生说:“你们出下联对之!”学生们个个皱眉抓腮了好半天,谁也无法将下联对上。于是大家一齐拱手向老师请教:“先生,我们无法对答,还是请先生赐教将下联告之!”“这……”先生马上张口结舌起来,原来他出上联时也未曾考虑过下联,所以无思想准备,被学生突如其来地将了一军,急得面红耳赤,二目圆睁,想了半天脑中无词。情急之下血压陡然增高,气堵咽喉,“嘣咚”一声仰面朝天倒地而亡。

自那日以后这所学校便出了怪事,因为那位先生由于自己出题憋死了自己,故死后阴魂不散,每天天黑时分校园内便出现他寻求探讨下联的声音——“雪压竹梢头点地……”时间一长,引起了学生们的恐慌,都纷纷转学了。后来这里干脆“铁将军”守门,成为一幢远近闻名的鬼屋。

一天,一个卖烟花炮竹的生意人来到此地,恰好碰上这天镇子里赶集。因此各客栈都住得满满的。这位客商听说那所学校空着,便前去求宿。镇子里的人听说他要前去“鬼屋”住宿,都纷纷劝他道:“这位客商,此地你不能前去!”客商问道:“为何不能前去呀?”劝说者道:“客商有所不知,校园内有鬼!”劝说者还比手划脚地将先生如何召集学生吟诗作对,最后他又怎样自己出题憋死自己的经过向客商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番。那客商听罢“嘿嘿”一笑:“你们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应对!”言毕挑起货郎担直向那所校园而去。

客商进入校园内,举目将庭院四周察看了一番。庭院四处长满杂草,门窗屋檐全被蜘蛛网盘绕,真乃阴森可怕之地。他先找了一个地方放好货担,然后挑选了一间上好的书房住下,关上门窗,熄了灯火,便卧床歇息。由于做了一天买卖,此时十分疲倦,没躺下多久就鼾声如雷了。

午夜时分,月光将整座校舍照射得透亮。忽然“咣当”一声风推窗开,客商从睡梦中惊醒。他刷地一下掀开被盖坐了起来,正欲下床关窗,忽然隐隐约约地听见人的说话声。他轻脚轻手地摸到窗前,倚窗侧耳细听。那声音出自竹林附近,好像有一人口中不停地背诵着:“雪压竹梢头点地”。声音从远到近。客商略一思忖,待那声音靠近窗户时,便张口对出下联:“风吹荷叶背朝天!”声音刚落,只见一个黑影扑通一声跪拜在窗下,接连向窗内磕了三个响头,霎时便形影无踪。

从此以后,那校园里就再也没有听到过那位先生寻求下联的声音了,校园又恢复了往日的景象。为此,“一言出口鬼磕头”也成为一段佳话四处流传。

校园鬼故事零点校园第五篇-校园怪谈之音乐教室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刚刚进入高中,可以说既兴奋又无聊,但好在我弟弟和我分在了一班,我弟弟我们叫他小俊,大家可以叫我小炀,本来觉得高中是很无聊的一件事,但第一天上课,我就知道我错了,上课时我的同桌是一个大八卦,她总跟我说个没完没了,什么1班的桩库暗恋3班的莉立啊等等。但这些我都不感兴趣,我唯独感兴趣的就是她说过的一个灵异事件,一个关于音乐教室的灵异事件。

我们现在上课的地方时分校,这里也算是老校区,总让人感觉阴森森的,这里有一间音乐教室,据说这座教室里以前死过一个女生,现在没到天黑就会有人看到一个女生,走进音乐教室,但当人们追进去,就会发现什么都没有,校方多次查找过学校,都一无所获。很快这件事就传开了,又没过多久学校的人,见过那个女孩的人,有的失踪,有的被发现在家中自杀,后来就没人在敢提这件事,学校也多次重修音乐教室,但音乐教室里还是给人一种莫名的阴森,我同桌也是从一名高年级学生哪听来的。听说学校也在尽力掩盖事实。从那天起我就很少去音乐教室那边,生怕看到不干净的东西。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我也把这是忘得差不多了,但后来我突然发现我弟弟小俊那个星期放学不和我一起打球了,每天放学都往音乐教室跑,早上也不和我一起走了,总是先跑,真不知道他犯什么病,我以为他见着不干净的东西了,那天上课我问我同桌我弟弟是不是中邪了,她却告诉我不是,结果让我大吃一惊,原来我弟弟在和一个叫小芳的音乐特长生交往。

“ 唉!小炀!小俊是不是你弟弟啊?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

“小俊真是的,这么大事都不告诉我。”

那天晚上我也没去打球,跟着小俊去了音乐教室,结果被我抓了个正着。

“好小子这事都不跟我说。”

“哥,我错了,别告诉爸妈,求你了!”

“我是那种人吗?”

“知道不是,还是哥对我好!”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零点校园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零点校园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