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长篇鬼故事大全3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3个古代长篇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长篇鬼故事大全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给女朋友讲故事长篇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古代长篇鬼故事大全

古代长篇鬼故事大全第一篇-摄魂相机

遭遇死神

李锐是个摄影爱好者。这天,他对妻子美慧说要开车去骷髅谷采风,计划三天后才能回来。

骷髅谷的名字虽然吓人,但风景非常秀丽。李锐在路边搭了个帐篷,在那里露营。晚上,他拿起相机,穿过马路,去对面的山坡上拍摄夜晚的星空。这时,镜头里突然出现了一颗巨大的彗星,仿佛是从天上掉下来了。

李锐仔细一看,不禁头皮阵阵发麻,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星,而是一颗飘浮在空中的白色骷髅。

一定是幻觉,李锐使劲摇了摇头。夜深了,应该休息了,他急急地向帐篷走去。刚踏上马路,一辆汽车像闪电一般飞驰而来,李锐被撞倒在地。汽车里走下一个黑衣人,身材非常高大,走起路来却无声无息。黑衣人下车之后,弯腰捡起一块黑乎乎的物体。李锐心里一惊,肇事后还想要杀人灭口?

黑衣人走到李锐身前,双手举起了手中的物体。李锐吓得用双手捂住了眼睛。随着“咔嚓”一声响,他睁眼一看,原来黑衣人刚才捡起来的是自己的相机,黑衣人正在给李锐拍照呢。李锐非常生气,看样子今天是遇上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了,撞了人还有闲心拍照留念。这时,李锐摸到了兜里的强光手电,就在黑衣人准备再次拍照时,李锐打开了手电,本能地向黑衣人的脸上照去。

这一照,李锐看见了黑衣人的头,分明就是一颗白色的骷髅!李锐“啊”的一声大叫,牙齿打战,哆嗦着问:“你是人是鬼?”

黑衣人听后,放下了相机,将骷髅头凑到了李锐的近前,说:“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我是死神。”

李锐一听,不由得暗自叫苦。这时,死神又说话了:“我喜欢你的相机,它可以给每一个被我带走的人作个记录。”

李锐慌乱地说道:“既然你喜欢我的相机,我可以送给你,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死神哈哈大笑:“你想和死神做交易?”随后又沉吟着说:“既然你想用你的相机换你的命,也行,不过还有个条件,就是你必须找一个人来代替你。”

只要能逃此一劫,说什么李锐都会同意的。死神要求代替的方式也挺特别,他并不要李锐真的去杀人,而是用相机拍下那个代替的人就可以了。

因为从相机被死神捡起来那一刻起,相机已经属于死神,只要被那部相机拍下的人,都将会被他带走。

之后,死神丢下相机,说好了三天之内,李锐拍下相片,他会随时出现,取回相机和那个代替者的命。

死神走后,李锐再也没有心情在骷髅谷待下去了,立刻连夜往回赶。直到在楼下看见了家里的灯光,他的心情才放松了一点。

计划实施

李锐三步并作两步,到了家门口,按了半天门铃,也不见有人来开门。妻子美慧到底在家干什么呢?他急急地从背包里找出钥匙,就在他开门的一刹那,眼前人影一闪,李锐看见一个黑影从阳台上一跃而出。李锐快速地冲到阳台上,可外面漆黑一片,哪里看得见什么人影?

这时美慧听见了响动,睡眼惺忪地起身,看见李锐,不由惊奇地问道:“你不是说出去三天,怎么今晚就回来了?”李锐黑着脸反问:“是不是惊扰了你的好梦?”美慧若有所思地说:“是惊扰了我的一个梦,不过不是美梦,而是一个噩梦。”

李锐再也忍不住了,不由得大吼起来:“你还在装什么?你趁我不在家,干得是什么勾当?你说,刚才从阳台上逃出去的是什么人?”美慧的脸上掠过一丝慌乱,很快又镇定下来,茫然地问道:“哪有什么人?我一直一个人在家里睡觉呢。”

李锐突然觉得心如死灰,他一头扎进书房,不管美慧如何敲门,也不再理睬。他颓废地倒在坐椅上,想想今天发生的一切,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李锐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给美慧拍一张照片,让她来代替自己,不但可以完成死神交代的任务,还可以出了胸中的这口恶气。

第二天一早,美慧从厨房里端出丰盛的早餐,对李锐说:“吃吧,昨晚连夜赶回来,肯定累坏了吧?”

看着美慧若无其事的样子,李锐心里不禁一阵恶心,但转念一想,这个女人很快就要代替自己去死了。这样一来,李锐态度缓和地说:“是啊,昨晚是我不对,让你受委屈了。”

吃完早餐,美慧柔声说:“老公,反正你已经请了三天假,难得空闲,我们一道去公园逛逛吧!”李锐想,这样也好,可以名正言顺地找个机会给美慧拍上一张相片。

李锐已经记不清多久没和美慧一道出门游玩过了。婚后的李锐,在经历了几次生意的失败之后,不再相信任何一个人,整天和相机为伍。而他们的婚姻生活,也渐渐蒙上了一层阴影。

美慧将李锐带到了天井湖公园。(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这里,曾是李锐和美慧情定终身的地方,可如今李锐却感觉到物是人非,美慧似乎也心事重重。前面就是“连理树”了,李锐停下脚步,看了看美慧说:“还记得那棵树吗?”美慧轻叹了一口气:“你就是在那棵树下向我表白的,我到死也不会忘记。”

说到死,李锐的心里不由得一颤,就这里吧。李锐声线发紧地说:“要不,你去那棵树下,我给你拍个照吧?”

美慧看了看李锐说:“你不是不喜欢拍人物吗?为什么今天想要给我拍照?”

李锐故作轻松地说:“我不喜欢拍别人,但你是我的爱人,而且这棵树又是见证我们爱情的地方,留个纪念,我还是很乐意的。”

美慧笑了,听话地站到树下,还不忘从包里拿出一面镜子,补了点妆。然后对李锐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准备好。

李锐拿着相机,看着镜头里依然美丽的美慧,心底一阵发凉。他知道,当他按下快门之后,这个美丽的女人就不存在了。李锐的手不禁微微地颤抖起来,冷汗不住地从额头上滴落。

还有两天的时间,既然选择了让美慧死,为什么不让她多活两天呢。李锐放下了相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说:“相机没电了,还是过两天再拍吧。”

美慧仿佛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爱的呼唤

回来的路上,李锐的心情放松了不少,既然还有两天的时间,就让美慧好好地享受一下这最后的生命吧。李锐开始迎合着美慧的爱好,像当年开始追求她的时候那样,处处哄着她开心。

李锐的改变,让美慧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她充分享受着这份甜蜜。看着美慧开心的笑脸,李锐心头的乌云也渐渐拨开。原来,给予一个人快乐,快乐的并不只是对方,自己也得到了同样的快乐。

这两天,李锐充分地享受着这迟来的幸福和快乐。可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李锐知道,已经到了最后时刻,如果再不动手,死神会毫不留情地带走自己。

吃完最后的晚餐,李锐看着美慧的眼光开始渐渐怜惜起来,这个无辜的女人,还什么都不知道。李锐突然心生了诸多的不舍,回想起来,那些生意上的失败又算得了什么?就算美慧真的出轨了,和自己的改变也有着很大的关系,如果天天可以这样幸福地生活,他相信美慧是绝不会背叛自己的。

想到这里,李锐咬着牙改变了心中的决定,既然死神当初是想带走自己,那么还是把活着的机会让给美慧吧。

就在这时,美慧打开了书房的门,冲着李锐妩媚地一笑说:“老公,你回来已经两天了,这两天,我过得很快乐。那天你说,想给我拍个照,今晚给我补上,好吗?”

李锐的心里一阵酸楚,他强作笑颜说:“不行,相机已经坏了。”

美慧没吱声,转手拿起相机,眼泪却不停地流下来:“老公,你不是想知道那天晚上从阳台上逃走的是谁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

李锐苦苦一笑:“是谁已经不重要了,这两天,我已经想通了,我不怪你。”

美慧扑在了李锐的怀里哽噎:“不,我一定要告诉你,因为他就是和你有过约定的死神。他故意让你起疑,料定你会拍照杀我,所以让我在你拍照的时候,举起手中的镜子挡住自己。这样,你拍到的人还是你自己,因为没有人可以逃脱死神的控制。可是,在那天你放下相机的一刹那,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

李锐的头皮一阵发紧,原来美慧什么都知道了,而且她根本没有背叛自己。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多疑,给了死神可乘之机。

李锐一把夺过美慧手里的相机,故作轻松地笑了起来:“既然这样,你还照相干什么,反正那是我和死神之间的事情。”

美慧的泪水仍在不停地流淌:“你不知道,其实我和死神也有一个约定,如果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你,我也会被带走。现在,我已经说出了这个秘密,这样,我就必须代替你了。”

李锐傻傻地看着美慧,一把把她揽在怀里。美慧仿佛也了解李锐的心思,既然都无法逃脱,还不如一起面对。两个人亲密地脸挨着脸,笑中带着泪。李锐拿起了相机,按下了快门,拍下了他们婚后唯一的合照。

阳台外,一个飘浮在空中的黑影,轻轻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飘然离去。

古代长篇鬼故事大全

古代长篇鬼故事大全第二篇-猫眸

“纯峰…纯峰…”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谁?”我猛然起身,身下的床板发出吱吱的声响,像极了恶鬼的磨牙声。我大气都不敢出,慢慢的挪动身子下了床,走到了大堂。

祖母安静的躺在大堂的正中,昏黄的烛光似乎想将白麻布点燃。我走到门外,看着已经略微泛白的天际,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

祖母去世了,我也在老屋守着尸体。我仍然固执的认为白麻下遮住的脸还会对我展开笑容。

“纯峰…纯峰…”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变得更加沙哑和凶狠,我浑身上下的毛孔全部都张开了,寒意油然而生,我哆嗦着往门外走去。

“咚!”一个声响出现在我身后,我下意识的转身看了一眼。原本躺在那里的祖母居然笔直的站在我的身后!白色的麻布缓缓飘落,她正在对我笑!她的眼睛…没有眼珠!

“啊!~~~!!!”我一身冷汗的坐起身,身边的人都翻身叫骂着,车厢内昏黄的白光照在他们身,有些瘆人。

“各位旅客大家好,本次前往B市的A4444列车还有4站到站,下一站,H市。祝大家旅途愉快。”

还好只是个噩梦,我去车厢尽头的厕所里洗了把脸,回到了我的卧铺上。

父亲昨天下午打电话来,祖母三天前摔了一跤,本来就脆落的身体更是半只脚踩进了阎王殿。让我们几个小辈都尽快赶回去,希望带点生气给祖母,好把她的命吊住。

两小时后火车到站,天已经亮了,我随便招呼了一辆返程出租车,包车回到了到家门口。

再次回到老家,没有了感慨与怀念,更多的反而是担忧。

“爸?”我开门走进家门,家里一片漆黑,我叫了声爸,可是他没有回应我。老屋的灯开关在很里面,我掏出手机,直接打开了手电筒。

一双幽蓝的眼睛突然出现在我的前面!我往后退了退,发现是小黑。

小黑是祖母养的一只老猫,具体怎么来的我已经忘记了,不过我很喜欢这只猫。它也算是我的半个玩伴了。

开了灯,我抱着小黑坐在椅子上给爸打电话。他说祖母在医院,我放下小黑就赶了过去。

祖母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身体很虚弱,医生建议再继续住院观察几天。

我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坐在病房的沙发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傍晚了,就随便吃了一杯杯面就填了填肚子。父亲一直守在祖母身边,我突然觉得自己并不能为祖母做些什么,就决定到外面去走走。

傍晚的天空露出许多星星,我走在医院的楼道里,听着那些病患家属的各种情绪的声音,头一次觉得身体被放空。

“喵呜…”我突然听到一声猫叫,我诧异的环顾四周,心想医院里并不能带进宠物。难道是幻听?

“喵呜…”猫叫声再次响起,我身前的走廊拐角处,一只黑色的尾巴一闪而过。那边是祖母的病房,我赶紧追了过去。

祖母的病房里,医生刚刚为祖母检查了身体的恢复状况,但是从神情上看似乎并不乐观,父亲正在一旁的沙发上休憩。医生简单交代了我几句话就离开了,我走到祖母的病床前,看着她脸上的褶皱,那个噩梦突然有出现在脑海中。

“喵呜…”我被突如其来的猫叫声惊出了冷汗,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门口闪了进来,直接跳到了祖母的病床上。是小黑,我好奇的看着这一切,心说这猫真是通了灵性了。

突然,小黑把祖母的氧气罩扒开了!我下了一大跳,赶紧把小黑赶走,把祖母的氧气面罩戴好。这一下父亲也被惊醒了,我跟他一起守着祖母,小黑早不见了踪影。

“纯峰,你先回家睡吧,这里有我。”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半,父亲继续留在医院守夜。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在家找了一遍没有找到小黑,我就洗了个澡在木板床上睡着了。

“嗡…嗡…嗡…”我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是父亲打来的。

“纯峰,你祖母不见了。”电话那头,父亲有些惊慌失措的说道。

“什么!?“我瞬间睡意全无,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一个摔了跤还在昏迷的老太太,怎么可能自己消失了呢?我安抚了一下父亲的情绪,穿上衣服准备出去找人。

“喵呜…“一声猫叫冷不防的响起,我猜想是小黑回来了,没有理会,继续朝门走去。突然一阵风吹来,一个黑影十分敏捷的从黑暗中像我袭来,我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扑倒在地。我感觉到它冰冷的身体,像个死物!

我想起身却被死死摁在地上,我家是老式的乡下土房子,大堂的灯的开关在门口,所以现在一片漆黑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喵呜…”一声猫叫几乎在我耳边响起,我睁大眼睛,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想把它挣脱。好在我比它高大许多,硬是脱着它移到了大门口的微光处。

因为适应了黑暗,门口的微光足以使我看清楚这个人是谁。我低头一看,一双幽蓝的眼眸出现在我的视线内!和小黑的眼睛一模一样!

而眼睛的主人我并不陌生,竟然是祖母!我尖叫着,发狂似的把祖母挣开。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没想到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反抗。睁大了眼睛,居然冲着我在笑!

我心中的恐惧使我更加用力的掐住了她的脖子!皮肤上传来的质感居然跟冰一样冷硬!

突然!她开始咧着嘴巴笑起来,缓缓的深处双手,准确的套在了我的脖子!

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大力气,使我慢慢失去意识,很多过去的事情浮现在脑海。

一双无助的眼睛出现在我的脑海,我的记忆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一股深深的罪恶感将我包围。

“纯峰哥!…纯…纯峰哥…救…救我……”

我茫然的站在一处水库边,有一个女孩在水中不断的扑腾,水花四溅。

岸边还有一个男孩看着这一切,面无表情,无动于衷。他的脚边,一只黑色的猫紧张的望着女孩,不断发出哀嚎。

“纯峰…纯峰哥…救…救…”

女孩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一瞬间所有的记忆都涌入了脑中。

那年我跟邻家的小妹妹偷偷跑到水库边玩儿,没想到她不慎落水,而我不会游泳,慌乱使我脑子一片空白。就这样看着小妹妹,淹死了。这件事以后,我生了场大病,那段记忆居然被我忘记了。

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一定会救下她。我几乎没有想,赶紧朝着水中的小女孩游去,可是无论我怎么游,总是离她稍微差一点。我回头望了望岸边,发现居然已经到了水库的中心,一股胸闷跟窒息让我慌了起来。我定下心朝着小女孩游去,而小女孩突然消失了!

一股寒意使我浑身冰冷,我几乎疯了一般朝着岸边游去。突然,一股阻力出现在脚下,我缓缓往身下摸索,摸到的居然是一缕缕头发!猛地一下子,头发将我往水下不停的拽,我在水中勉强睁开眼睛!居然是一张狰狞的猫脸!杂乱的长发与狰狞的脸使我胸腔一窒!

我只觉得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急诊室外,一个老汉焦急的向医生询问着。两天前,他叫儿子回老家过节。没想到回家的以后被家里的老黑猫吓到,生了场病,今天早晨不知为什么突然面色变得紫青。

他还记得,当时家里的老黑猫正在床下睡觉,赶走猫的时候,猫居然张开了嘴巴眯着眼睛,竟然像在笑…

作者寄语:这篇主要是写的是因果报应 下一篇开始主要就开始写恐怖了~ 喜欢的请给点赏~

古代长篇鬼故事大全

古代长篇鬼故事大全第三篇-好姐妹

11点整,随着集体熄灯的指令整个寝室楼陷入一片黑暗,小玲早早地躺在自己的床铺上,无聊地玩着手机,同宿舍的其他三个女生,珊珊、媛媛和叶子趁着这一周没课,出去旅游,已经三天了,按照时间安排,她们明天就回来了,原本计划是四个人一起去的,没想到出发前一天小玲把脚扭伤了,只好留在宿舍,不过其他人保证会带好吃的零食来安慰她。想着明天晚上就不用自己独守空荡荡的宿舍,还能吃到她们答应带给自己的旅游小吃,小玲的心里就美滋滋的。正在这时,珊珊的QQ头像闪动起来,小玲想,果真是好舍友,在外面玩都不忘自己,哈哈,点开QQ,珊珊发来一个淘气的表情,小玲回复道:你们的旅行怎么样啊?还打不打算回来啊?珊珊:当然啦,我们今天晚上回去,记得留门。今天晚上?不是明天么?小玲疑惑了,正准备问个清楚,珊珊的头像已经灭了。虽然将信将疑,小玲还是下床将门上的插销拔开,然后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寝室的门慢慢开了,三个黑影静静悄悄的溜进来,放下大大小小的包裹,一个黑影锁上门,然后各自爬上了床,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小玲,她迷迷瞪瞪的说了声“你们回来啦?别忘了锁门”,然后听见一个细微的声音回答了一声“恩”,可能是珊珊?还是叶子?但是她太困了,没有细想,翻个身又睡了。再次入睡的小玲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珊珊、媛媛和叶子朝着她大喊“救命、救命”,但是看不到人,只看到几只带血的手臂不停的朝她挥动,小玲既害怕又着急,她大喊“你们在哪”,一边朝几只手臂的方向跑去,然而手臂离她越来越远,声音却离她越来越近,仿佛就在耳边,“小玲、小玲,快起来啊!”小玲猛地睁开眼,不是梦,是真的,有人在寝室门外喊她,“小玲、小玲!快开门啊!我们回来了!”小玲赶紧下床,耷拉着拖鞋一拐一拐跑过去开门,即将开门的一刻,她打了个冷战,突然意识到自己不是特意没有上锁么,珊珊她们不是已经回来了么,她浑身发冷,慢慢回头朝寝室里看。

清冷的月光下,寝室里空空的,除了她自己的床铺,其他床铺的被子都叠的整整齐齐,小玲忽然觉得自己背后发凉,她没有多想,赶紧打开门。

伴随着楼道昏黄的灯光溢进门的是三张青春洋溢的脸,年龄最小的叶子提着大包小包感叹“终于回来啦,我亲爱的寝室,亲爱的小玲,哈哈。”媛媛笑嘻嘻的说“给你带好吃的咯”, 活泼的珊珊则一进门就给了小玲一个大大的拥抱,“有没有想我们啊,小怨妇?”小玲回她一个暴栗,“当然想啦,你们这群不知道回家的野鬼”。之后,几个女孩子开着充电小台灯高高兴兴的坐在一起分享着这几天的奇闻趣事,看着大家兴奋的状态,小玲也睡意全无,“对了,这是特意带给你的,”说着,珊珊从包包里翻出一个大纸袋,里面是这次的旅行战利品,天津狗不理包子,“知不知道啊,就是为了把它们带给你,我们提早赶回来了呢。还不赶快谢谢我们!”小玲拿起了闻了闻,果真很香,她一手搂着珊珊,一手搂着叶子,开心的说“谢谢啦,我亲爱的好姐妹们,为了让我吃上热腾腾的包子真是不辞辛劳啊。”媛媛在旁边笑着说“哈哈,来吧,给你们拍个照片”,珊珊大叫“给我拍好看点!”小玲抓起一个包子放到珊珊嘴里,“吃个包子就好看了,小笼包脸,哈哈。”正在这时,手机闪光灯一亮,照完了,珊珊拍打着媛媛,大叫着“不行不行,重拍啦。”小玲拿出手机“来来来,咱们自拍好了,拍一张你喂我吃包子的照片。”珊珊拿起一个包子就往小玲嘴里塞“好呀好呀,要把我拍的美美哒。”看到自拍,媛媛和叶子大叫“还有我,还有我”,几个人挤成一团,每人拿一个包子,一起喊着“包子”,咔嚓咔嚓,相机留下了几个女孩子美美的笑容。一直闹腾到凌晨四五点,几个人终于支撑不住,各自上床睡着了。

睡梦中,小玲隐约听到珊珊对自己说:“小玲,我们永远是好姐妹哦,不要忘记我们。”那几只带血的手臂又出来了,紧紧地环绕着她的脖子,小玲吓得大叫,用力想要挣脱束缚,然而几只手臂越拉越紧,直到把她拖入无底的黑暗……

由于睡得太晚,小玲在快到中午的时候才醒来,却不见其他三个人,难道这三个家伙早早就起床了?床铺竟然叠的整整齐齐,就像没有回来过一样,大包小包也都收起来了,看来自己睡得太熟了,连她们收拾东西都没有吵醒自己。她揉了揉双眼,打了个哈欠,满嘴的血腥味,看来昨天吃的太多,牙龈炎又犯了,她挪动下床,拿了脸盆和毛巾,准备去公共洗漱池。走到门边,她突然发现,门上的插销好好的插着!尽管窗外的阳光已经投进大半,小玲还是觉得阴风阵阵,她背靠着门,慢慢地拉开插销,听到楼道里传来的各种脚步声和女生们的嬉笑声,她的心才再次放下。难道,昨天的一切都是梦?

牙龈的情况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嘴里的血却很多,漱了好多次才冲洗干净,从来没有这种情况。正在这时,刚上课回来的两个女生来洗手,边洗边聊天,一个女生说,“听说那三个女生还是一个寝室的呢”,另一个说“真的假的啊”,那个回答“当然是真的,我也是刚从老师办公室偷听来的,现在校方还没公开”。小玲停住了,一个寝室,三个女生,怎么总觉得和自己有关?还是别瞎想了。她慢慢挪动回宿舍,珊珊她们已经回来了,都在被子里睡觉,窗帘还拉着,宿舍里格外的冷,小玲没有打扰她们,悄悄收拾好东西去上自习了。

晚上10点左右,小玲回来了,寝室里黑乎乎的,三个人竟然还蒙在被子里睡觉,看来是太累了,整个宿舍总觉得缺点什么,但是小玲也想不出来,她悄悄洗漱完,收拾好床铺,没一会儿宿舍就熄灯了。她慢慢地进入睡梦中,没多久就被一阵寒意惊醒,她睁开眼,突然意识到,宿舍里缺少呼吸声!其他三个床铺没有睡觉时应该发出的呼吸声!她想起来中午听到的话,害怕起来,用被子紧紧裹住身体,一动也不敢动。一会儿,寝室外响起了敲门声,传来珊珊、媛媛和叶子的声音“小玲,开门啊,是我们,快开门啊。”黑暗中,媛媛的铺位传来声音“谁啊,大半夜的敲门。”,珊珊的铺位上也有人说话“小玲,不要给她们开门,谁知道是人是鬼。” 小玲吓得浑身发抖,门外又响起了三个人的声音“小玲,快开门啊,她们是假冒的,我们才是真的珊珊、媛媛和叶子,它们是鬼啊。”

小玲一听这些,“哇”的大叫起来,用被子紧紧地蒙住头,手摸索着手机,想要打电话求救,却摸到一个冰凉的东西,是一只手!被子外传出珊珊的声音“小玲,你要找手机吗?给你啦。”小玲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慢慢将头露出被子,看到珊珊站在床边,月光下虽然面色苍白,但是这熟悉的笑容使她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些,“珊珊,外面……”,珊珊仍然微笑着,“小玲,其实我们已经死了,就在旅游的第三天,不小心掉下悬崖,但我们不是野鬼啊,所以我们回来,让我们还像以前一样,一起玩吧。”这平静的话语在小玲耳边犹如五雷轰顶,“你愿意和我们在一起吗?”,小玲大喊“不要,不要,我不要死啊”,“可是我们是好姐妹啊。”“啊——救命啊!”小玲大叫一声,跳下床,向门口跑去,打开门一看,却是三具血肉模糊的躯体,朝门内涌进来,“小玲,你怎么这么没情没义,亏我们还想着你呢。”三具躯体朝她扑面而来,小玲拼命大喊“啊——救命啊——”,朝窗户跑去,她打开窗户,六个黑影朝她逼近,小玲情急之下打开窗户,纵身跳了下去。

三天后,在医院醒过来的小玲满嘴胡言乱语,说着什么“好姐妹”之类的话,眼神涣散,被鉴定为精神病。

学校里,两个女生在聊天:

“你听说了吗?咱们学校一个寝室的四个女生全都出事了。”

“恩恩,三个女生出去旅游不小心摔下悬崖死了,她们同寝室剩下的唯一一个女生疯了。”

“那个女生本来就不正常。”

“为什么呀?”

“据说有人在她手机里发现她竟然在熄灯后和带血的包子合影,满嘴是血,还咧嘴笑。”

“天哪,太可怕了,看来果然是个疯子!”

精神病院,每每一到晚上,小玲就会爬下床,跑到院子里,像是在和什么东西嬉戏、玩耍,惨淡的月光下,她的嘴角咧开,好似涂了鲜血,诺大的院子里,回响着她略带凄惨的笑声“好姐妹,永远在一起,哈哈!”

以上就是古代长篇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长篇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466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