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视频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视频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602寝室、日本校园鬼故事大全、短小鬼故事校园版、内涵鬼故事短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视频第一篇-人头音响

地下来者

晚上八点多钟,袁立东和两个好朋友走在去音乐室的小路上,打算练练歌。

突然,一阵幽幽的歌声飘进三个人的耳朵里,那歌声听起来有些诡异,好像是舌头时而弯曲扭动,时而卷起、伸直发出来的。

三个人的头皮一阵发麻,停在小路上不敢走了。

胆子稍微大一点儿的袁立东说道: “别害怕,也许是哪位同学在练歌呢,我们过去看看。”

邱小北和彭远洋硬着头皮,跟着袁立东向那歌声的方向走去。很快,三个人来到小树林边,果然看见一个人影站在一棵树下唱歌。走到近前才发现,唱歌的人是同班的赵子霆,三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秒,三个人就吓得不敢动了,因为他们看见一个全身腐烂、掉着碎肉的恶鬼带着一台破旧的电脑从地下钻出来。它来到赵子霆身边,问赵子霆: “准备好了吗?”

赵子霆声音颤抖着回答道: “准、准备好了。”

恶鬼诡异地一笑,之后伸出那双腐烂的手捂住赵子霆的两个耳朵,在赵子霆满脸大汗、浑身颤抖的时候,它猛地向上用力一拔,赵子霆的脑袋竟然被硬生生地给拔了下来,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接下来,恶鬼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物件,看起来应该是条数据线。它把数据线的一头插电脑上,另一头对着赵子霆的后脑一点儿一点儿地插了进去,看起来是因为脑壳太硬插着有些费劲儿。插进去之后,它把赵子霆的脑袋放在坟头上,对赵子霆说道: “好啦,你开始唱吧。”

只听赵子霆张口开唱了。这是一首慢歌,那声音就像刚才三个人听到的一样诡异森然。

赵子霆才唱了没几句,恶鬼就摇了摇头,似乎不太满意。作为惩罚,它把赵子霆的舌头拉出老长,在赵子霆惊恐的目光下,扯断了。之后,它趴在赵子霆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便钻进了地下。

赵子霆的身体晃晃悠悠地走过去,捧起自己的头颅,安在脖子上,然后把自己的衣服撕下一块,围在脖子上。

这时,三个人已经吓得心惊胆战,说不出话了。见到赵子霆要离开了,才反应过来,撒腿就跑。

夜半练歌

他们很清楚赵子霆已经不是人了。虽然他们和赵子霆并不是一个寝室的,但是和一个鬼在同一栋楼里同样危险,所以他们决定到音乐室先对付一晚上。

返回音乐室,见到明亮的灯光,三个人这才感觉放心了些。

“你们说赵子霆会不会害我们呀?”胆子最小的彭远洋看向另外两个人,像是在寻求一种安慰。

袁立东说: “别瞎猜测了,我们又没有招惹他。快睡觉吧。”

音乐室里虽然没有床,但是椅子很多,三个人各自摆出能躺下一个人的简易床铺,对付着睡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袁立东被尿憋醒了,他睁开眼睛想下床。忽然,他看见睡前明明被自己关好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

袁立东向另外两张“床”看去,想知道是不是有人出门去厕所了。然而,当他的目光投向彭远洋的位置时,竟然看见有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彭远洋的 “床”边,那正是赵子霆!

袁立东吓得倒吸一口冷气,差一点儿叫出声来。赵子霆真的要对我们下手了!

果然,赵子霆伸手捂住了彭远洋的嘴,连拖带拽地把彭远洋带出了音乐室。很显然,彭远洋已经醒了,只是赵子霆不给他叫出声的机会。

袁立东早已经吓出一身冷汗,他跌跌撞撞地下了“床”,叫醒了睡得跟死猪一样的邱小北,把刚才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快出去看看!”邱小北听完,立刻弹了起来,两个人快步走出音乐室。

明亮的月光下,只见赵子霆拉着彭远洋来到小树林边,这才放开早已经浑身瘫软的彭远洋。

袁立东和邱小北躲在不远处的花坛后面,看着彭远洋跪地对赵子霆不停地哀求。只听赵子霆淡淡地说道: “求我也没用,你还是先唱首歌吧。”

在赵子霆的逼迫下,彭远洋不得不顺从,只能颤抖着开口唱歌。

彭远洋才唱了没几句,便被赵子霆给打断了。赵子霆摇头叹息着说: “这样唱不行啊,还是让我来帮帮你吧。”

在彭远洋惊恐的叫声中,赵子霆走到他的面前,一只手捏住彭远洋的两腮,另一只手伸进他的嘴里,把他的舌头一点儿一点儿地拽出老长,之后一顿乱拧,甚至还打了个结,最后又捋顺,塞回彭远洋的口中。这期间,彭远洋的惨叫声就没有停止过。

“这回应该差不多了,你再唱一遍给我听。”袁立东的口气依然平淡。

彭远洋不敢违抗命令,只能忍着疼痛,硬着头皮开始唱。

这回彭远洋唱出的歌,跟之前赵子霆唱的诡异程度不相上下,甚至比赵子霆的更加诡异。

“嗯,这回唱的不错。明晚的这个时间我就不去叫你了,你有点儿自觉性,自己到这里来吧。不然的话……后果自负!”赵子霆说完,快步离开了。

过了好半天,见赵子霆没折返回来,袁立东和邱小北这才从花坛的后面走出来,把哭得不成样子的彭远洋带回了音乐室。

回到音乐室,好不容易把彭远洋安慰好了,袁立东对邱小北说: “我怀疑赵子霆肯定是被那个恶鬼给利用了,所以才来害我们。”

邱小北问: “那我们该怎么办?”

袁立东想了想之后,恶狠狠地说:“现在赵子霆也是鬼,所以我们必须先把它除掉,之后再想办法除掉那个恶鬼,不然我们都得死。”

听到袁立东这个疯狂的想法,邱小北和彭远洋都吓了一跳。邱小北颤抖着声音问道: “怎么除掉赵子霆,它可是鬼呀!”

袁立东诡异地笑了笑,压低声音说: “我有一个办法。”

校园鬼故事视频第二篇-同乡车

欲擒故纵

吴锐和秦海涛相对坐在一个靠近窗口的位置,面前的桌子很小,吴锐甚至可以看到秦海涛脸上那几个不大不小的痘痘。

“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魏小雨的事情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秦海涛盯着吴锐的脸,忽然说道。他脸上的表情很沉痛,叫吴锐也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难过。

可吴锐的嘴角还是扯起了一丝冷笑,不置可否。

这种看似漫不经心的样子果然引起了秦海涛的好奇,他不由地向前凑了凑,沉重的语气中略带着点儿神秘:“你知道吗,魏小雨死前,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吴锐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但心里却在焦急地期盼着秦海涛下面的话。

对于吴锐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得到魏小雨死前的消息更重要。

吴锐和魏小雨是同乡,两个人是一同考上的这所大学,和他们一同进入大学的还有另外一个叫齐冬冬的同乡女孩。刚刚进入大学时,三个人的关系很近,直到两个女孩分别找到了自己的男朋友,这种关系才逐渐淡薄了一些。

就在四天前的一个晚上,魏小雨忽然莫名其妙地死在了从网吧回学校的路上。没有人知道她的死因,只知道她的死相很奇怪,双手高高举在胸前,好像在用力托举着什么沉重的东西。

时隔两天,齐冬冬竟然也死在了那条路上,和魏小雨的情况一样,她的双手也是举在胸前,脸上的表情极为恐怖。

本来,吴锐也把这当成一种巧合,可是,就在齐冬冬死前的那个傍晚,她忽然给吴锐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些完全不着边际的话。后来,吴锐仔细回想了一下,忽然发现那些话好像另有所指,是关于什么同乡的。有一句话,吴锐直到现在还在努力回忆中,那就是:“两天后……那条路……同乡……车。”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也就是齐冬冬所说的两天后,可吴锐还是无法把那句话完整地连起来。难道齐冬冬是在提醒自己什么,或者干脆点儿说,是在告诉自己死亡的时间和地点?

吴锐再也冷静不下来了,于是他找到了魏小雨的男朋友——秦海涛。只有掌握了魏小雨和齐冬冬死前的消息,自己才能抓住主动权,才能够真正地挽救自己。

开始的时候,秦海涛一直拒绝透露有关魏小雨的任何情况,于是,吴锐只好玩起了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

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天,吴锐的心里更加焦急起来。

魏小宇的故事

秦海涛把椅子向外面挪了挪,这样就可以距离吴锐更近一些。他的声音很低,但每一个字对于吴锐来说,都如同重锤一样敲击着他的耳鼓:

秦海涛和魏小雨已经交往了很久,二人的关系也一直很好。就在魏小雨出事的前一天晚上,她忽然打电话来,主动提出要和秦海涛回家去见见自己的父母。这对于秦海涛来说,可是天大的事情,于是,他一边做着精心的准备,一边给父母打去电话,希望他们可以提前把自己的生活费寄来。

出事的那天晚上,魏小雨再次打来电话,说是要去附近的网吧查资料,秦海涛由于急着出去办事,只好叫她在网吧里等着自己。

没想到,秦海涛办完事情已经很晚了。他没有回学校,就急匆匆地赶往那家网吧。

半路上,他给魏小雨打去电话,可魏小雨却没有接听。

刚刚走到网吧门前的那条路上,忽然,他看见魏小雨独自从网吧里跑了出来。

魏小雨的样子很奇怪,好像有人正在她身后追着她。她一边飞跑还一边回头对着身后说着什么,由于距离很远,秦海涛根本就听不清。

等到他接近魏小雨的一瞬间,魏小雨忽然倒在了地上。就在同时,秦海涛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用力地推了一把, “扑通”一声就跌倒在地上。他飞快地爬起来,打算把魏小雨挟起来,这时,一件不可恩议的事情发生了——魏小雨的身前好像有一堵他无法看到的气墙,把他和魏小雨彻底隔开了。

他只听到魏小雨惊恐的叫声,然后看着她高高地把双手举在胸前,额头上还凝结着数不清的汗滴。很快,他就听到了胳膊断裂的声响,紧接着是魏小雨的惨叫声,之后再无声息。

秦海涛飞跑到学校的大门口,顾不得擦去眼角的泪水,掏出手机颤抖着报了警。

“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也就不再哕嗦了。”秦海涛向后仰了仰身体,看着吴锐,“你是不是想说,在魏小雨被那个看不见的东西按倒在地的时候,我却独自逃跑了。告诉你,我是在确认魏小雨已经死去之后才跑开的。我报警,也没有指望警察会破案,因为那个杀死魏小雨的根本就不可能是人。”

吴锐没有说话,秦海涛的话叫他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是从齐冬冬的男朋友朱林的嘴里听来的。

朱林告诉他,在齐冬冬出事的前一天晚上,齐冬冬也和朱林提出了要回家去看望自己的父母。而且还提到了魏小雨的死,说自己很害怕,想借这个机会回家住上一段时间。第二天的傍晚,也就是她给吴锐打过电话不久,她就给朱林打去电话,约他去网吧。可朱林因故没有成行,结果齐冬冬就出事了。

想到这里,吴锐的脸忽然变得惨白。就在昨天,自己的母亲给自己打来电话,要他带着女朋友回家看看。当时自己没有多想就答应了,还兴致勃勃地通知了自己的女朋友,要她好好准备一下。

难道这只是巧合?那个看不见的人究竟是谁?

“不管怎么说,魏小雨死亡的时候我在场,却没能够出手救她。”秦海涛冷峻地盯着吴锐的脸,大声地说道,“现在,我要去那家网吧和那条路上看看,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

吴锐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但他努力地镇定着自己。他当然知道,要想找到这件事情的真相,就一定要去那家网吧和那条路上看看。可问题是,自己真的去了,会不会是自寻死路。

吴锐犹豫了很久,看着秦海涛那信心满满的样子,知道他一定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心放下了不少。他缓缓地站起来,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探寻地看着秦海涛: “我知道朱林也一直在寻找齐冬冬的死因,我们要不要叫上他?”

秦海涛思索了一下,最终还是摆了摆手,说道: “还是算了,人多了反而会碍事,还是我们两个人去吧。”

校园鬼故事视频第三篇-医院怪谈之危沉病房

萍儿出了车祸。那一天萍儿坐着阿斌的摩托,正想好好享授一下兜风的感到,没想到就这样出了车祸。萍儿只记得那辆车的司机是个女的,然后就晕了过去,还昏迷了两天。醒来的时候她发明原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整个病室只有她一个床位。 “你醒了。”阿斌笑着对她说。阿斌虚是耻幸,在车祸中他只擦破了一点皮。而且,他看下来总是那么地开心,好像所有都是很天然的事件,“这家医院位于市区,医疗技巧却是全市最好的!我花了好多钱才让你住进这个病室。这是第五号危沉病室,可以享授最好的医疗待遇!医生蓝原不让你住进去的,我费了好大口舌才摆平他。” 萍儿很感谢地对阿斌笑了笑。她有钱,还以阿斌的名义存进了五十万,住一下特别看护病房原来就无可非议,但萍儿还是感谢阿斌的细心周到。萍儿休养了两天,匆匆发明这所医院有些不同凡响。这里的医生和护士好像关系都不大好,彼此之间很冷淡,关系好像永远停留在工作层面,不会深入一步。但是这里的医疗水平的确很高,一个大型的手术对他们而言就像割阑尾一样简略。可是,这所医院在市里却并不闻名,和普正常通的医院不什么两样。萍儿有些怀信,就问护士。那个护士常常在危沉病室值班,她的肩膀到胸口有一说浅浅的血痕。那个护士不答复她,她冷淡地看了萍儿一眼,说:“这个医院有很多事是不用让病人知说的。”然后就走了。后来阿斌告诉她,这个医院的人看惯了逝世亡,所以早就麻木了。对他们而言,他们就是一个修理厂,病人就是送进来维修的汽车拖拉机。他们的冷静使得技艺高超,他们的麻木又使得他们石破天惊。醒来后的第三天,医生来查房。医生看了萍儿一眼,说:“你应当没什么事了,可以出院了。去办理出院手续吧。”结果阿斌赶忙答复:“医生,她还有轻微的脑震动,还不能这么早出院呢!” “没问题。她早就可以出院了,这个危沉病室应当腾出来给他人了。” 一听这话,阿斌活力了:“你们以为咱们付不起钱是不是?我告诉你,咱们可以把这家医院给买下来,让你们这些医生都滚蛋!萍儿,不要理她,咱们偏要再住它一个月!” 那个医生收起病例卡,诡异地笑了笑,说:“今年可是润年,明天就是七月一号,今年的七月有五个星期。” “你在说什么?”萍儿不解地问。 “没什么。”医生收起了笑容,说,“你们愿意住下去我也不拥护,祝你们住得兴奋。”说完就摇摇头走了。七月三号是星期五。那一天早晨萍儿很困,早早睡下了。第二天醒来时她听到了笑声,出门看时才知说一号危沉病室的人逝世了。那是个肝癌早期患者,在昨晚的睡梦中无声无息地离去。萍儿昨天还和他聊过天,他那时的气色很好。现在想来,可能是回光反照。萍儿看了看在旁边笑泣的家属,心下有些惆怅。二号危沉病室里住着个小姑娘。她要作心脏手术。医生说她的心里少了一样东西,得开刀安进去。医生说这个手术很危险,但是不作的话,小姑娘随时会逝世。

校园鬼故事视频第四篇-同居惊魂

我是一名大二学生,别的什么都挺好,就是胆子有点小。同舍的几个同学晚上总是打牌影响到我的休息,让我十分烦恼,打算搬到校外去住。

这天我在学校的广告栏上看到一张纸条,是水利系一个叫王小梅的女研究生写的,说她为了安静写论文,在郊区租了一套两居室的住房,想找一个本校的男生与她合租,条件是男的要遵章守纪,身强力壮。

我一见正中下怀,忙给那个王小梅打电话,两人在约定的地点见了面,我的身高、体重、相貌、气质,都附合王小梅的标准。再看王小梅,除了眼睛看人有点直勾勾外,和别的女生也没什么区别,大概是她写论文用眼过度的关系吧。两个人约定我今天晚上就搬过去住。

晚上,我夹着自己的行李卷来到了王小梅的住地。这是一座旧式的二层小楼,被一大片水塘围着。

给我交待了大致情况后,王小梅就进里屋把门插上,继续写论文去了。我在外屋点一盏昏暗的台灯看书,四周静悄悄的,只有窗外的树叶“沙沙”地响,让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过了一会儿,我去上厕所。这厕所在公用里,只有一个蹲位,男女通用的。厕所里外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找了半天也没发现电灯开关。我只好摸索着进去,外面的秋风吹得厕所窗户上的几块碎纸头哗哗直响,顿时让我想起小时候听过的鬼故事,不由毛骨悚然。我格外地轻手轻脚,生怕发出响声把鬼招来。

上完厕所,我回到房间又看了会儿书,正准备睡觉,突然,“吱呀”一声,里屋的门开了,王小梅出来了,她悄无声息地穿过我的屋子,出去了。她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我根本不存在。她出门的时候,带进一股寒风,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就在这时,厕所里的王小梅发出“啊——”的一声尖叫,这声音在深夜里听来格外KB,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怎么?第一个晚上就遇上鬼了?我赶紧把皮带抽下来,握在手里当武器。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正在我不知所措时,王小梅进来了,没事人一样揉着眼睛对我说:“不早了,该睡了!”就又进里屋“嘭”地一下把门插上了。

就这样,一连好几天,天天如此。屋外是秋风瑟瑟,厕所里是王小梅的尖叫声,那声音在夜里听来,要多揪心有多揪心,令我彻夜难眠。我想问个究竟,可王小梅忙着写论文,根本不和我多说话。我去校医院找了个心理医生,问:“大夫,如果一个人一切都很正常,可就是晚上总是毫无原因地发出一声尖叫,这是什么毛病?”大夫说:“你能确定没有任何原因吗?”我说:“是的。”大夫说:“这还用问?精神病一个!”啊!自己和一个精神病女生住在了一起?我只觉得后脊梁沟一阵冰凉。我回去后想试试王小梅的智力,就敲她的门,王小梅开门问:“怎么了?”我支支吾吾地说:“树上一共有九只鸟,一个猎人开枪打下来一只,问树上还有几只?”王小梅的眼睛直勾勾地看了我半天,说了声:“精神病!”就又“嘭”地把门关上了。

天呐,这个王小梅一定有问题。她要是哪天发作了,栽赃起自己来,那可怎么办?我决定尽快从这里搬出去。

这是我在这楼里住的最后一个晚上了,我把东西收拾好,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就和王小梅摊牌,无论如何,自己是走定了!午夜时分,我感到肚子一阵不舒服,要上厕所!我穿衣起来,还是轻手轻脚地进了厕所。此时的厕所里静得怕人,不多时,一种怪声在我的耳朵边响起,而且越来越近,我的头发都直了起来,两腿软得几乎要倒下。突然声音停在了我的脸上,吓得我半天才稳住神儿,觉得好像是个大蚊子。秋天了还有蚊子?我抡圆了照着自己的脸上“啪”地一巴掌打下去!咦?奇迹出现了!

屋顶上突然亮起了一盏明晃晃的电灯,哈!好亮呀,我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我眯缝着眼睛看到面前厕所的小木门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几个字:“不用别喊,节约用电,谢谢合作!”

校园鬼故事视频第五篇-夜半书声

师范毕业后,我分配到一所乡村小学任教。校园里树木茏葱,环境幽雅,只是坐落在村外的荒坡上,略显得有点孤僻、凄清。学校共有学生221人,每个年级一个班,五、六年级还要晚修。9位教师中,只有我和代课老师阿明两个年轻人住在学校里。

初为人师、血气方刚的我很喜欢这个空气清新的好地方。教学上我尽心尽职,不久,便受到学生、家长的一致好评。

一天夜里,阿明有事回家了。我孤身一人呆在学校宿舍里。备了几个教案,改了一叠作业后,我就躺在床上看看书,竟迷迷糊糊睡着了。半夜我惊醒过来,只见宿舍的灯已经熄了,我的身上还盖了一条毯子。我没有多想,踱到门外。

天很黑,没有月亮,几颗星星正诡秘地眨着眼。有风轻轻吹来,古老的榕树沙沙作响,不知名的虫儿声嘶力竭地唱着,咦,似乎还有隐隐约约的读书声。我竖起耳朵仔细辨认,正是从我五年级的教室里传来。奇怪!我看了看手表,深夜12点半了,我的头皮有些麻了。

我刚来任教的时候,就已经有好心人告诉我,这学校里不干净,时常闹鬼,我只觉得好笑。朗朗乾坤,岂能有鬼?这不,我已来了三个月,何时见过鬼? 鬼故事大全

也许是年轻人吧,也许是练过一年半载的武功,我胆气顿生,拿起手电筒,提了根木棒,悄悄潜到我班的教室,可读书声没有了。我连忙打开手电筒一照,门锁得好好的,只是扇叶打开的窗户里有阵阴风拂出,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我拿出钥匙开了锁走进教室按了开关,顿时灯光明亮,如同白昼。我仔细查看,没什么异常,只是黑板上我晚修时抄的题,有几个空格里写着歪歪斜斜的答案,可大多半是错的。我轻声笑了,一定是班上哪个调皮鬼搞的。不过,我偏喜欢这样的学生,基础差,但肯学习。至于那读书声,也许是我的幻觉吧。于是,我关了灯,又回到宿舍睡去了……

几天后,有几个朋友来拜访,我一高兴就喝多了。夜里1点左右,尿实在憋不住了,只好起了床。外面弯月高挂,月光似水,很美,很浪漫。可这时我又隐隐约约听见那阵读书声,又是从我班的教室里传来。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夜的事,顿时冷汗直冒。拉完尿,我赶紧叫醒正在打呼噜的阿明。阿明勉强睁开睡眼,仔细一听,是有读书声。我两互递了一个眼神,迅速冲到教室里。读书声没有了,只见一扇窗叶正在微微抖动,好似有人急促走过碰着的样子。我打开教室的灯,还是不见人影,可黑板上又留有几行歪歪斜斜的粉笔字,正是我晚修时要求学生造句的作业……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视频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视频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7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