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红色高跟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红色高跟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微电影剧本、超级恐怖的校园鬼故事、十大校园鬼故事下载、校园鬼故事笑话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红色高跟鞋第一篇-书中自有颜如玉

黄伟死的那天晚上,同寝室的纪秦玉悄悄摸到了他的柜子星,从最底部抽出了一本书来,又鬼使神差地关上柜门把书锁到了自己的抽屉里。

做完一切,他长嘘了口气,然后四脚朝天地躺在床上挺尸。

总算搞到了黄伟压箱底的宝贝,舒坦了。只是没想到是在他死后……

纪秦玉翻了个身,心脏激动得怦怦直跳,此刻心中的狂喜已经压过了一切,管他黄伟是不是驾鹤西去了。总之书到手了,其他事儿都不是个事儿。

第二天,黄伟的遗物都被收拾好送走了,黄家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带着黄伟的全部家当离开了学校,临走前还顺便回头咬牙切齿祝愿了一卞学校旱日关门大吉。

刘洋送别黄大叔黄大婶回来之后,看见纪秦玉睡得正香,这小子从昨晚睡到现在,室友死了也不见他伤心一下掉两滴眼泪什么的,真是狼心狗肺。刘洋唾弃地摇了摇头。翻出课本就上课去了。

一直到下午三点,纪秦玉才辗转醒来。这一觉睡得可真沉。他摸了摸脑袋,昏昏涨涨的,刚刚在梦里似乎见到了美女。

他有些兴奋地跳下床。打开抽屉捧出那本书,迫不及待地翻开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古典美女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

尽管只是一幅精致典雅的画像。但却奇妙地让纪豢玉砰然心动,就仿佛一个真真切切的绝色女子在书中向他招手,对他微笑,他甚至似乎能听到她在对自己喃喃低语。

他的心跳加速,兴奋又紧张地搓了搓手,鬼使神羞地冲书中的女子打了个招呼:“嗨,我是纪秦玉。”

书中的女子似乎抿唇微笑了一下,纪秦玉愣了愣,连忙揉了揉眼睛,却见那画中女子的眼神仿若更加妩媚了。他的心跳不禁加快,颤抖着手翻开了下一页。

只觉得一阵清风在耳畔幽幽吹过,荡漾起一片令人沉醉的花香……下课后,辅导员叫住了刘洋。辅导员任飞是2大的留校生,刚毕业不久,他走过来拍拍刘洋的肩膀,说:“节哀顺变,对于黄伟的事我也很难过,毕竟他是我的学生。生命是最可贵的,你以后也要小心些,注意安全。”

刘洋沉痛地点了点头。黄伟的猝死是个意外,是啊,无论如何安全第一。

见刘洋一脸的悲痛,任飞忽然说:“想听我讲个故事吗2”

刘洋抬头看着他,“什么故事?”

“我原来有个姐姐,她成绩优异,长得又漂亮,画得一手好画。而我长得不好看威绩还烂,又爱惹是生非,经常被人欺负被爸妈责骂,我简直是一无是处。可是她却很疼我,处处都护着我,每次我受人欺负了她就会第一时间帮我出头,我被爸妈骂了她也会帮我求情。她真的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可是有一天……”任飞的脸色忽然哀伤起来,缓缓地说。“有一天我们去海边游泳,天气突然变了,雷电轰鸣眼看就要下暴雨,海水翻滚得厉害,我却突然脚抽筋溺水了……姐姐不顾一切冲进海里拉住我,把我推到浅水区。自己却被海水卷走……”

刘徉吃了一惊,没想到任飞还有这段过往,他忙问:“后来怎么样了?”

任飞别过脸去,过了很久才说:“后来,救援人员找了一天一夜,终于从海里打捞出了姐姐的尸体。我永远也忘不了,姐姐那被泡得浮胂的尸体,她的美貌再也不复存在……”

“飞哥……你还好吧?”刘洋小心翼翼地询问,生怕说错了什么话惹得他更伤心。

任飞推了推眼镜,脸色平静了下来,“没事了,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姐姐永远活在我心中的,在我的心里她永远都如她画上的女子那样美丽……正是因为她,我后来才分外努力。考取了这所大学,现在得以留校任教。我不能让她失望。尽管我们身边总是有人在不断离去,但这是无可避免的自然规律,所以活下来的人一定要坚强才行。”

刘洋见他没事了,这才敬佩地说:“飞哥好样的,不愧是纯爷们!你姐姐在天上看到你这样也一定会高兴的!”

任飞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着刘洋。“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姐姐。”

刘洋点点头,表示理解。

“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有什么烦恼也可以和我说,我随时恭候。”任飞郑重地说完才走开。刘洋望着他的背影,感叹道,真是个好人。

刘洋回来的时候,寝室里一片黑暗连灯都没开。他开了灯,却被吓了一跳。他看到纪秦玉正坐在那里痴痴笑着。他在在里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看到黄伟空空如也的床位,心里有些伤感。

原本这个寝室是临时拼凑出来的,原定的寝室都住满了,因此多余的三个男生就被安排在六楼最西边这闻没人住的寝室。一个学期下来,三个男生都混熟了,也把这个没人要的寝室当成了自己的狗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黄伟突然就死了,连招呼都没打一声。

校园鬼故事红色高跟鞋第二篇-女厕手纸

在某校的女生宿舍中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一件事:

该校的女生宿舍,由于其建造于建校之初,因此设施比较简陋,狭长的走廊中只有一盏灯,晚上被风一吹,晃啊晃的,十分恐怖。所以,那些大学中的妙龄少女,一到晚上就不太敢独自去上厕所。

有一个女生,宿舍在底楼。有一天,她吃坏了肚子,还没到晚上,厕所就去了三次,她心里一直在担心,最好晚上能睡得安稳一些,不要去厕所,因为晚上一个人去上厕所实在是有那么一点……

到了晚上,她由于心情过分紧张,总是想上厕所,但她想想害怕,所以一直咬牙强忍。到最后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叫室友陪她去,一看表已是深夜1点多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于是一咬牙,披了件衣服就走出了宿舍。

晚上的走廊空无一人,只有一盏灯在风中晃啊晃的,她边走边哆嗦,好不容易捱到了厕所。刚蹲下不久,突然从后面伸过一个手臂,手里捏着两张草纸,一张白,一张黄。有一个阴森的声音说:“选一张。”她本来心里就十分害怕,再加上事出突然,搞得她更害怕了,但知道后面有人使她原本提着的心算是落地了。

“谁,这么无聊!”

“选一张。”

“为什么?”

“选一张。”

总之,无论她怎么说,后面总是这句话。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她只有选了一张白色的。这时后面说到:“白的三天,黄的七天。”就再也没声了。她问:“什么三天,七天?”后面没声……她越想越怕,赶快收拾了一下,到后面一看,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这下她可害怕了,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赶快跑回了寝室。

回到寝室之后,她把刚才的事告诉了她的同学,同学们都笑她,说她拉肚子拉坏了,神智不清。她坚持说,当时她脑子很清醒,没有糊涂。后来一群女孩子讨论下来,得出个结论:准是有人开玩笑。她这才放心。

大家也就再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三天之后,该女生突然暴毙,没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她的病历上记载着:死因不详。

只有她的室友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从此之后,晚上再没有人敢独自去上厕所了……

校园鬼故事红色高跟鞋第三篇-生物实验楼

我和端华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教室。我们都讨厌人多的教室,可是临近期末考试之际,几乎每间教室都是人满为患。失望中,我打算返回寝室。端华不愿回去,他思忖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我们不如去生物实验楼?”他告诉我他曾经在晚上路过那里几次。每次经过时,那幢楼都是黑漆漆的,说明里面没人,否则应该有灯光。我觉得他的分析颇有道理,况且试试也无妨。如果那儿真的那么安静,以后我就天天去。

我们沿着主干道一直往下走,在一处圆形喷水池边向左拐去,随即步入一条林荫小径。路灯在小径那儿就没了,我们没带手电筒,借着银白的月光才勉强通过。在大学待了一个学期,还是第一次来这样偏僻的地方。

“嫣,这里自习的人一定很少,到时候我们可以……嘿嘿!”他一边说一边黠笑。

“可以什么?”

“可以……谈情说爱。”他冲我吐了吐舌头。

“去死吧你!”我在他的胳膊上使劲拧了一下。

他用捂住胳膊,故意作出痛苦万状的表情。我“卟哧”一声笑了出来。拍拖近三个月来,他的身上不知道被我拧了多少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遍体鳞伤”。

我们来到生物实验楼。这一幢白色的六层小楼,据说是上世纪90年代初修建的。这幢楼的外观极其普通,没有什么吸引人眼球的地方。我们径直跨入大门,值班的中年男人慵懒地瞥了我们一眼,然后继续一声不吭地盯着电视屏幕。

我们往里走去。楼里面黑黝黝的,端华提议上四楼。于是,我们扶着楼梯,在黑暗中摸索着爬到四楼。谁知那里的走廊更加漆黑。周围的一切——无论是冰凉光滑的墙壁,还是踏上去“咚咚”作响的檀木地板,都笼罩着一种诡谲和阴森。此外,走廊上还飘浮着一股呛鼻的药水味道,像是福尔马林。混杂着严冬寒凛而干躁的空气,使人不禁起浸泡在器皿中的实验标本,不由自主地哆嗦了几下。

我们推开一间教室的门,在墙上摸到开关打开了灯。白色的墙壁由于时间较长的缘故,有些地方已经变得污迹斑斑;有些地方的墙灰甚至剥落下来,形成了一块块疤痕。可以这样说,这间教室的墙壁丑陋不堪。不仅如此,屋内的窗户呈正方形,呆板,毫无新意。桌椅也被漆成晦涩的黑色。总之,整个房间都给人丑陋、阴郁的感觉,甚至呼吸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凝滞、呆板、驱散不去的阴郁。

“这里阴森森的,该不会有鬼吧?”端华突然对我说。

“胡言乱语!”我瞪了他一眼。

校园鬼故事红色高跟鞋第四篇-厕所里的老婆婆

许多学校多是乱葬岗或是刑场的后身,因此有许多KB的传闻流传在师生之间……

位于高雄的一个小学,是一所校史相当长久的学样。有一排厕所座落在校区的最后方,除了一二年级的小朋友外,没有其它年级的师生使用…总是弥漫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而第三间厕所一直是深锁着的。

一天下午,一个高年级的男生急着上大号,正好每间厕所都有人,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用力拉开第三间的门…说也奇怪,平常怎么拉也拉不开的门,但今天怎么…管他的,赶快解决再说…正当他松口气想大喊一声痛快时,底下忽然有一种冰冷的感觉。 …他猛然往下一看…天啊!一只枯瘦的手从下面伸出来,他大叫一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刀往那只怪手上划了一刀之后,马上冲了出去,自此以后他再也不敢再踏进那间厕所一步。

过了很久,这件事渐渐在那位高年级学生的脑中淡忘,有一天,他与三五个好友在那排厕所附近的篮球场打球,一个往反方向的球竟转个身飞进了厕所里。同学们怪他乱传,便叫他赶紧去把球捡回来。他嘴里咕哝着直进厕所。远远看见一个老婆婆拿着那个球从厕所走了出来 ,他小跑步到老婆婆那,想拿回那个球…好奇怪!老婆婆的脸始终没有抬起来过,但她手背上的刀痕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问:“老婆婆,您的手背上怎么有刀痕啊。”只见老婆婆缓缓地抬起头来,张大眼睛瞪着他,干笑两声后说:“那是被你割的啊,你忘了吗?” 语毕便张牙舞爪的向他扑去。

他哇的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据说,那位高年级的同学经过那么一吓之后,变得有点痴呆,而那一排厕所不久后也拆除了。

校园鬼故事红色高跟鞋第五篇-积木的都会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一座积木的都会,像是一座孤岛,有着不为人知的孤独。

1

就在昨天夜里,我所在的学校里有人跳楼了。是个男生,他似乎是在音乐楼十一层楼顶踌躇了很久,着如常的衣服,站在围栏上走走停停,眺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风很大,他的头发会被吹乱,还有思绪。他一定很矛盾,在八点钟晚自习下课后不见踪影。直到九点半才从楼上跳下。没有人知道他在这一个多小时里想着什么,但最后他放弃了。背朝着街道,仰头直坠下去。脑袋和地面首先接触,颅骨在一瞬间纷飞碎裂,脑浆和血浆混在一起,流成一片黯然的镜面,他躺在上面,仰着脸,没有表情。

不要怀疑我说所的真实性。我真的是见到了,和同寝室的人溜到二楼从窗口往事发现场看。就是我所描述的样子。那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周围很安静。空荡荡的楼道里只有呼啸的冷风,十月的天气一直变幻无常,常常会只是一阵风就会让明媚着的天光瞬间黯淡下来。因而我一直很佩服气象局的那群人,隶属于科技中心,他们的天气预报一直那么得准。明明是晴朗的好天气,可他们却说,下午出门请广大市民带上雨具。将会有大降水。于是那天的下午就一定会是大风大雨。如同这天气是他们安排好了的一样。

这场跳楼事故就成了我们讨论的话资。在熄灯之后大家开始轮流讲述恐怖故事。鬼吓人,人吓人。纷纷从口中蹦出来,使得一屋子男生都裹紧了被子。有风从窗户的缺口处灌进来,在今天显得尤其的冷。

没有人能说出那个男生为什么会选择自杀。我们的种种猜测统统站不住脚。因为在我们的眼中,他一直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对谁也都是彬彬有礼的,没关于他的任何负面新闻。我和他是同一届的,在新生见面会上还见过。那时候他一身刚发的校服,朝气蓬勃的样子。笑着去自己的寝室挑选床铺。从他的脸上我可以读出那份难以抑制的向往和欣喜。可是仅仅是两个月过去了,他就这样草草地结束了自己十九岁的生命。

唯一可供我们猜想的是。那个男生在入学后的一个月,开始玩起一种我们很小很小的时候都曾经玩过的一种玩具。是积木,他不上课的时候就会在寝室搭起许许多多的高楼大厦,出神地凝视了一会,像是在想着什么深刻的问题。然后轻轻一推,让那些积木的都会在这只构建它们的手中轰然坍塌。然后他就会傻傻的笑起来。笑过了,再重新搭建。

我们只当他是童心未泯,这种小儿科的玩具倒也不失为无聊的大学生活中一种可行的打消时间的方式。只是没有人想到,他最后会从真的楼厦上纵身跳下。

我躲在被窝里给妈妈打电话。告诉她这件事情。妈妈听了叹了口气,没有多做表示。语气冷淡了很多,我不理解她为什么可以这么波澜不惊。就职于Z城最森严最神秘的科技中心的妈妈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一个敏感又有些脆弱的世俗女子。今天却一副漠然的语气。她在我的疑惑中沉默了一分钟,然后说,也许,还是活着好吧。毕竟那样的话,还是有希望的。子轩,好好地活着。

我原本是想笑的。跳楼的人又不是我,可是妈妈却总会在第一时间担心自己的孩子。这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拿着电话,我竟然找不出什么话说。

恍恍忽忽的,很晚才睡。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一张平整而光滑的桌面,上面是用积木搭建的都市,高楼大厦,民房巷弄。井然有序,精致繁华。儿童的玩具也可以成为漂亮的艺术品,放在装了玻璃罩子的桌子上供人瞻观,然后我看见一只不知道是属于谁的手,宛如命运一般伸过来,只是一瞬间,那一片城池在这只手的拨弄下瞬间坍塌。

醒来,清早的天光洒在我睡意朦胧的脸上。又是平淡无奇的一个世间日子。我拿着书去教室上课。在操场上看见停泊的两辆警车。有一对夫妇在警察的陪同下坐上了警车。从他们简短的对话中我明白那就是昨晚跳楼男生的父母,可是我却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脸上虽然悲伤,却有着更多的平淡,冷漠的似乎死者并不是自己的孩子一样。甚至我的目光扫过他们的眼睛,竟找不到一丝哭过的痕迹。

我听见他们的交谈。隐隐约约提到了一个什么记事本。是那个男生的东西。警方似乎对这件物品十分不安,我假装系鞋带蹲在车尾偷听。

他怎么会知道?……是不是你们说出去了?……这个本子还有别人看过吗?……不能保留它,要快点销毁……他死前喜欢玩积木?!……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断断续续地听到这些,心中的疑虑越发的膨胀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本子里面写了什么?那些积木代表了什么?那个男生在决定死亡之前曾经试图用积木了什么?他的父母像是事不关己一样的漠然,他们说的话为什么像是在打哑谜一样让人不明就里呢?

只是没有人会回答我。这所偌大的学校里,我登上那座音乐楼听艺术概论课。走到二楼又忍不住窗外张望。尸体已经被运走了,连血迹都已经清理干净。好像这起事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水阴阴的地面映着苍凉的太阳光。眼前的建筑像是一件落上灰尘的陈旧玩具。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红色高跟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红色高跟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