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简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简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真实恐怖校园鬼故事、校园宿舍鬼故事在线听、校园鬼故事大全短篇、恐怖校园短篇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简介第一篇-凶冥球场

1

如果你在我们西京呆过,一定听说过西京师大那个老篮球场的恐怖传闻,在那个半封闭的、残破不堪的、不足三百平米的椭圆形场地里,据说每到午夜时分就会传出一些怪异的声响,很轻微,只有走得很近才能听见。没有人说得清那是什么声音,有人说是哭声,是阴魂不散的怨灵在倾诉衷肠,也有人言之凿凿地说那是几个横死鬼在打球,一到半夜三更时,他们的比赛就开始了,他们穿着空荡荡的球衣,轻飘飘地在黑暗的球场里传递着一个白纸糊成的篮球,据说上面还用黑毛笔勾着线条和花纹,跟真正的篮球很相像。

有一些人半夜里偷偷去看过,其中某些人还为之付出了代价,我的同学马千里就是最倒霉的那一个。

时至今日,我已经毕业多年,如果不是在今天的《西京晚报》上看到了那则新闻,我不会想起,更不会愿意提起那段经历,因为关于那个球场,在今天之前,它一直都是个讳莫如深的字眼。

但现在,它已经无所谓了,秘密已经被拆穿了,不过在我说明原因之前,我还是愿意为你们讲一讲我刚刚入学那年的一些见闻,正如它曾经惊吓了我那样,我相信它也一定能在你敏感的心弦上撩拨出一些颤音来。

并以此文怀念我的同学马千里。

2

老球场蜷缩在学校的角落里,离主校区有好一段距离,四周是好大一片荒地,堆着些砖土沙石,球场孤零零地矗立在空地之上,紧挨着学校的南院墙,墙头密密匝匝地布满了尖利的碎玻璃,墙外,是一片密不透风的杨树林,在风的弹拨下,树叶摇晃出的声响像是一片潮水。

我和马千里站在老球场的门前。这是我们进入大学的第二天,就在十分钟前,我们抱着篮球兴冲冲地跑去球场,准备向西京大学的篮圈投出有历史意义的一球时,却发现所有的场地都爆满了,拥挤得如同春运时的火车站,我俩都很沮丧,这时我猛然想起昨天闲逛时,远远地看到学校的南墙附近似乎有个类似球场的建筑,于是我们决计前去看看。

现在我们并肩站在球场前,仰头打量它。这座球场呈环状,被一圈约两层楼高的建筑围在中间,露天,有点像个缩小的古罗马角斗场的样子。外壁抹着单调灰白的水泥,很多地方水泥已经剥落,露出里面的暗红如血的砖。玻璃更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分布在墙壁上的十几扇老式窗户像是被敲掉了牙齿的嘴,呈现出一种不动声色的黑色的静默。

我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这种球场,据说从前这种球场每个城市都有,多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兴建,被称作“灯光球场”,里面最中心处是一个篮球场,高度与地面齐平,周围则是一圈圈水泥台阶,呈螺旋状次第升高,直到建筑的顶端,这种建筑模式同现代的足球场有几分相似。

入口处犹如一个门洞的样子,拱形,里面黑洞洞的。站在门洞前,我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条幽深的隧道前,隧道另一端的光亮里,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篮架背对着我们,仿佛一个瘦高的男人勾着头站在那里。一股阴冷的风从门洞中吹出,将若有若无的一点霉味带到我的鼻腔里,门洞墙壁上张贴着的几张旧海报随风哗啦哗啦地抖动起来,像老年人吃力的笑声。

当我们发现这是座废弃的球场时,我们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了失望,这时天空阴沉下来,大片的乌云在我们头顶迅速地聚拢,像一群黑鱼受到了某种诱惑,黑压压地游弋过来。

就在这时,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感觉,那是一种被人注视着的感觉,我环顾左右,没有看到任何其他人,球场伫立在我们面前,沉寂得仿如一座年久失修的巨大空宅。那种毫无来由的怪异感觉愈发明显而强烈了,我看到天空闪起了裂纹似的闪电,沉闷的雷声随即碾压过来,门洞里的几片废纸被一阵风吹得飞舞起来,就像有一个看不见的女人正兴高采烈地挥舞着它们,我忽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仓促地喊了声马千里的名字,我们一路小跑着向主校区跑去。

直到跑出了两三百米,那种奇怪的感觉才逐渐消失,我回头望了一眼,忽然觉得球场像一个阴森森的老头,那些黑洞洞的残破窗户都是它的眼睛。我的头脑中闪电般划过一个念头。

它是活的。

校园鬼故事简介第二篇-恶灵养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A大养宠物成为了一种时尚,而且越怪的宠物越是受欢迎,一时间蜥蜴蟒蛇遍地走,蜘蛛蜈蚣满墙爬,好端端的一个大学活脱脱成了一个动物生化实验室,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赵丹,你再不弄只宠物来养,就要和社会脱节了!”林江抱着手中那只足有一米长的美国大蜥蜴,一脸戏谑地冲赵丹说道。

赵丹淡淡一笑,放下了手中的书本:“养这些爬虫有什么意思,要养就养些特别的东西!”

“你就吹吧,整个寝室现在就你两手空空,还好意思说要养特别的东西,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林江不屑地撇了撇嘴,将手中黑黄相间的大蜥蜴向赵丹凑了凑,大蜥蜴威胁似的冲着赵丹吐出了猩红的信子,发出“嘶嘶”的啸叫。

赵丹皱了皱眉,翻身跳下了床,顺手从床下摸出了一只淡绿色的玻璃瓶。

“看好了,可别吓得尿裤子!”说着赵丹拔下了玻璃瓶上的软木塞,一股带着冰寒的雾气慢慢地从瓶口涌出。

“切,故弄玄虚,不就是干冰吗?”林江冷笑一声,显得不屑一顾,可手中的大蜥蜴却显得紧张无比,拼命地划拉着四肢,想从林江的怀中逃离。

寝室内的温度急速下降,所有的宠物似乎都预感到了危险,纷纷缩在阴暗的墙角,不住地打着哆嗦。

白雾渐渐散去,寝室正中竞出现了一个飘荡的幽魂。它浑身呈半透明状,双脚离地面足有一尺多高,眼睛突出,面色青紫,脖子上绕着粗粗的绳索,紫红色的舌头长长地耷拉在口外,正阴森森地盯着面前的林江。

“鬼,鬼……”林江的脸色顿时苍白如纸,双腿筛糠似的颤抖不已,再看刚刚还神气活现的大蜥蜴,竟然已经翻着白肚皮开始闭目装死。

赵丹得意地看了吓呆的林江一眼,冷哼一声,从身上拿出了一条血迹斑斑的绳索,冲着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吊死鬼摇了摇,用命令般的口吻喝道:“过来!”

吊死鬼立刻像一只哈巴狗似的,屁颠屁颠儿地飘到了赵丹的身前,对着他点头哈腰,极尽讨好之意。

“圣母小泽玛利亚啊,这到底还是不是个鬼啊?”吴迪瞪大了双眼,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完全颠覆了鬼在我心中的恐怖形象嘛!”周成不住地揉着自己的眼睛,直至把双眼揉得通红。

室友之中,只有秦峰仍然保持着淡定,他微微皱着眉头一语不发,若有所思。

赵丹不住地摇晃着手中的绳索,吊死鬼在他的指挥下,一会倒立,一会翻跟头,竟然玩开了杂耍。林江这回是彻底服气了,和赵丹的宠物一比,自己这只花几万块远渡重洋买来的大蜥蜴根本不值一晒,嚣张气焰顿时大受打击。

林江呆呆地站了许久,终于厚着脸皮凑上前去,阳奉阴违地赞扬起赵丹的鬼宠物,顺便不忘向他套出这鬼宠的来历。得意洋洋的赵丹在几轮糖衣炮弹的轰击下,终于放松警惕,向林江说出了鬼宠的获取方法。

校园鬼故事简介第三篇-猜魂

楔子

“想清楚了吗?”清冷的自习室内,灯光微弱,莫非脸上绽放开一抹神秘莫测的微笑,旁边三个女生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紧紧盯着对面的人,“进入了这个局,不到结尾,谁退出谁就会出事。”

三个女生有些惶恐,互相望了望。最左边的肖琳能看出旁边何璐眼里那一丝不安,只是一直以来,大胆的肖琳都是她们的力量之柱,这一次也不例外,她首当其冲抱住双手,一脸不屑说:“你以为我们会怕?”

莫非脸上的诡异与神秘又增加了几分。如同猎人即将获得猎物那般富有成就感。

中间的何璐还是很担心,用肘撞了撞最右边的唐诗。在她印象里,莫非是个绝对神秘的人,而今天他突然找到和他无关的三人参与这个诡异的游戏,目的究竟是什么呢?未知让何璐恐惧,所以她想征求唐诗的看法。

唐诗领会到了何璐的担心,但这个游戏确实具有诱惑力。她只问了莫非一句:“如果,进入游戏中途失败,那会怎么样?”

莫非没有立即回答,他似乎再想一个合理的答案,只是肖琳已经从他脸上看到了结果:“也会出事,是吧?”

“你们只有一个选择,选择开始,然后完成它……”

“你会保护我们完成这个游戏?”唐诗总能想到其他层面,“如果我们中有人出事,你向任何人都没法交代。”

“当然……”莫非很快给出了答案,“但……”

“那就好,什么时候开始?”肖琳总是那么急躁,她的举动让心有余虑的何璐和唐诗一下把目光定在了她脸上。

“明晚。”

夜晚代表黑暗,而黑暗永远是人最惧怕的存在。当莫非说出这个词的时候,三个女生都愣了愣。

莫非分别望了望三个女生,嘴角勾起一丝鄙夷:“你们有时间考虑。”但他已经看到了肖琳的肯定。

铃声突如其来。是教学楼配电室拉闸前十五分钟的响铃提示。

三个女生准备离开教室,走到教室门口时,身后突然传来空洞而辽远的声音。

“明晚三点我给你们信息。收到信息必须关机。”

三个女生扭回头去,愣住了——

莫非的座位上空无一人,只有窗口那卷墨绿色窗帘布在秋风里拍打着敞开的琉璃板。

一、神秘人

关于莫非,似乎只能用神秘定义。

有人说,莫非是个书呆子,有人说他富有城府,也有人说他是邪恶的化身。只有一个人看法另类:他是惩罚者。她是莫非女朋友吴媛。但在班里几乎所有的人对她都没有好评:冷漠、敏感、自私。

吴媛和她们三人一个班。但丝毫没有与她们为伍的意向。何璐、唐诗、肖琳是大家公认的“恶势力”,她们旗下有为她们俯首称臣服务的女生,为她们打架流血的男生,有为她们高消费、娱乐埋单的社会青年。大家为此愤恨她们,却无可奈何。只有一个人敢对她们冷笑,而她们一直不敢和她对决,她就是吴媛。

无论别人怎么看,她们永远是好姐妹。学习上生活中,他们是一个年级中最富舆论焦点的死党,一起翘课去玩动漫,去慢摇吧,一起进出教室,一起出现在食堂。没有人可以欺负她们中任何一个人,她们更不容许被忽视。

因为在她们心里都有一块永远的伤疤,一触即发。

吴媛对她们的冷笑,犹如灼烧着她们的伤疤。总有一天,她们会还回去……

吴媛和她们在一个班级,无疑意味着她们的伤口会随时复发。但她们一直保持互不侵扰的局面。

早晨,第三节课完的时候,三个人围桌而坐,只是都满脸困惑。

突然,尖锐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吴媛敲响了她们的桌子。不等她们说话,吴媛一丝鄙夷的冷笑挂在了嘴角:“怎么,害怕了?你们不是很狂吗?”

唐诗已经意识到吴媛似有所指,但这挑衅的口吻没让她想到太多。

“关你什么事?”终究是肖琳第一个还击。

“今晚,别睡过头!”吴媛冷冰冰丢下话,人就出了教室。

三个人瞅着走远的吴媛,好半天何璐才问了句:“她想干什么?”

“切!怕她?尽管放马过来好啦!”肖琳很不屑,她不惧怕一切与她为敌的人。

“我说,我们还是不去了。莫非那人挺邪的!”何璐依旧很担心。

“怎么?想打退堂鼓!你不去我们俩去!”

唐诗的激将法很有用。何璐直起身子:“说什么呢!我们三个是好姐妹!”

“这可是你说的!”肖琳说完站起身,“走!”

“哎,去哪里?”

“当然是翘课找乐子了!”唐诗一把抓了何璐胳膊就带离了座位。

上课永远是她们公认最无聊的事情,但她们会源源不断找到乐子打发时间。但今天似乎大家都没灵感,漫无目的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图书馆楼下。三个人站了很久,肖琳说了句:“走!”

图书馆的阅读室人很少,很安静,今天天气不是很好,阅读室一片阴郁。

各自从书架上取了喜爱的书找了座位开始翻看,肖琳刚看了半篇恐怖小说,就被何璐打散了思维。

何璐示意她去看阅读室一个角落。

沿着何璐所指方向望过去,他们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在看一本书,书的封面上有个骷髅头,而他脸上的那一抹冷笑越发诡异起来。

在所有人印象中,这个人就喜欢看书,不参与班级活动,不会出现在花园,电影院也不会有他的影子,相反幽暗的小巷,垮塌的围墙边总是他驻足的地方……似乎他一直信守幽暗。

这个人正是莫非。

“我们走吧。”肖琳有些不安,顾不得还书,起身就径直往阅读室门口走。

校园鬼故事简介第四篇-桃园高中的灵异传奇

某届的高三男学生,为情所困....

他平常都有留校晚自习的习惯. 那一天,他忽然很早就回家了..妈妈不以为意,只说:你回来了啊!

就任其关上他的房门........ 7点多,爸爸也回家了,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叫他出来,没有反应,妈妈想:

或许他是念书太累了!就让他继续休息吧! 9点多,妈妈觉得是该叫他出来吃东西的时候了...於是再一次敲门..

没有反应......而门是反锁的.... 妈妈觉得有点怪:他会不会是病了?

所以又用力叫门......却依旧没有反应....她开始紧张了!

爸爸也过来帮忙...仍无反应 於是,他们找出预备钥匙....

走进房间,发现他口吐白沫的躺在床上... 送医急救,但为时已晚.....

第二天早上,同学还是跟平常一样到校早自习....

但从不迟到的他却没有出现!

升旗前,导师、校长及教官忽然一起走进教室..气氛有些不太寻常.....

各位同学: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很遗憾的事情..某某同学因为感情因素,喝农药自杀了!经送医急救无效...

而最不敢置信的是坐他旁边的他..... 怎么可能!昨天晚上9点多我要回家的时候,还在图书馆门前遇到他啊!

我还跟他说再见呢!

校园鬼故事简介第五篇-惊魂校园之蜡质兔子

樱园的交易(1)

下了晚自习,陈拓来到图书馆,苏雪蕊正在台阶前的阴影里等着他。

“你约我出来,有事吗?”苏雪蕊问道。

“我和施洁在樱园有事宣布,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应该出席啊。”陈拓的嘴角抽搐起来,不自觉,竟扭曲成一丝诡异的笑容。

苏雪蕊迟疑一下,转身朝樱园走去,陈拓紧走几步跟上。

樱园是学生们休闲健身的地方,在桐城财经学院东南角,因为几株樱花树得名。两周前,学校在樱园安装了几个新式健身器具,那里成了学生们聚会的好地方。不过今夜天气不好,路上没有遇到学生。

陈拓盯着苏雪蕊的背影,苏雪蕊走得很快,马尾辫甩动着。不远处的路灯弥漫着枯黄的光晕,透过树叶缝隙,洒在苏雪蕊的肩膀,投下一抹跳动的影子。

陈拓仰脸看看天空,厚重的云层压在头顶,没有风,也没有虫鸣,四周沉闷寂静。

“陈拓,你走快一点。”苏雪蕊忽然回头说。

陈拓似乎受到了惊吓,神态显得很不安。

“你怎么了?”苏雪蕊停下脚步,盯着陈拓。陈拓的脸遮在树影里,若隐若现,亮晶晶的目光闪烁不定。

“我……我没事。”陈拓深吸一口气。他的目光越过苏雪蕊的肩膀,已经看到樱园模糊的轮廓。再走五分钟就到了。最后五分钟。

苏雪蕊看了看四周,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她重新打量陈拓。她了解面前这个瘦瘦的男生,他们在高中时就是同学,大学两年来也保持着良好的友谊。陈拓性格比较内向,甚至有种阴沉的意味,他和那些坏男生不一样,他从来不与人发生冲突。

学校有很多女生痴迷于陈拓的摄影技术,三个月前,陈拓在学校举办了个人摄影展,学校领导也出席了,评价很高。

“你好像生病了。”苏雪蕊说。

陈拓笑起来,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像病人吗?”他走近几步,距离苏雪蕊三步远,低声说,“其实,我和施洁有点小问题,我想请你劝劝她。”

苏雪蕊舒了口气:“就这事啊,干吗去樱园说?我明天找她就行了。”

“情况紧急,”陈拓显得很烦躁。“而且,不能让别人知道。”

“施洁要跟你分手?”苏雪蕊盯着陈拓。

陈拓含糊地咕哝一句,不知说了什么。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一阵细碎的声音。

远远的,声音从樱园飘出来,像一阵歌声。

月亮不知什么时候突然闪现,肿胀的脸孔浮在云层边缘,将一抹黏稠的青灰色光晕投在苏雪蕊脚边。苏雪蕊扫了陈拓一眼,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看错了,陈拓的嘴角似乎有一丝笑容。骷髅般麻木的笑意。

“陈拓,我想回去。”苏雪蕊颤声说。

“帮帮忙,雪蕊,”陈拓竟然哽咽起来。“过了今晚就来不及了,真的,算我求求你了。”

陈拓推了苏雪蕊一下,苏雪蕊踉跄着往前走。

细碎的声音仍在凄冷的月光里飘荡。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简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简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