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笑话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笑话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封不觉的校园七大鬼故事、校园怪谈鬼故事、校园惊悚鬼故事、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数楼梯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笑话第一篇-别碰我的铅笔盒

我有很多好朋友,其中和我关系最好的就是我的同桌徐乐乐。可自从上次春游回来,一切都变了。除了我的同桌徐乐乐以外,其他人都不和我说话了。徐乐乐也变得很奇怪,最奇怪的是她换了一个诡异的铅笔盒。

那是一个黑漆漆的木质盒子,长方形的,上面有一个盖子,盖子一头高一头低,怎么看都像一个缩小的棺材。我出于好奇,想伸手拿过来看看。结果徐乐乐就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迅速抢过铅笔盒,收到了背包里,瞪大着双眼,一脸惊恐地对我吼道: “不要碰我的铅笔盒!”

她的一系列反应太过诡异,好像那铅笔盒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可她越这样,我就越好奇。

白天,只要我一靠近那个铅笔盒,她就瞪大眼睛盯着我。就连吃饭上厕所,她都背着那个铅笔盒。我根本没有机会一探究竟。

那铅笔盒里到底有什么秘密呢?这个问题折磨得我无法入睡。直到临近午夜,我彻底放弃入睡,坐了起来。此刻,寝室里异常安静,我突然想起自己有徐乐乐寝室的钥匙,干脆偷偷潜入她的寝室,趁她熟睡的时候看看那个铅笔盒里到底有什么吧!

此想法一出,我便坐不住了。

我蹑手蹑脚地来到302寝室门口,发现寝室的门竟然开着,估计是有人半夜起来上厕所没回来。我刚要探进去,就听到走廊的尽头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不敢妄动,偷偷看向走廊的尽头。

整个走廊黑黢黢的,只有走廊的尽头处有卫生间的光亮照出来,所以我不会被发现。但是,我万万没想到,此刻徐乐乐正穿着她那件大熊睡衣站在卫生间的门口,脸向卫生间那一侧,像是在和某人说话。更诡异的是她手里拿着那个铅笔盒!

如果说她白天吃饭上厕所都背着铅笔盒是怕我偷看,我还能勉强理解。可是半夜上厕所也要拿着铅笔盒,我就无法理解了。

我隐藏在黑暗中,悄悄凑近卫生间。与此同时,徐乐乐也走进了卫生间。等我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偷偷往里面看时,我被眼前惊人的一幕吓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徐乐乐双手捧着那个铅笔盒,站在卫生间里侧的水房内,她表情异常冷漠地看着跪在她面前的李然。而李然则一脸痛苦、痛哭流涕地跪在徐乐乐面前,正在用刀狠狠地割掉自己的右臂,鲜血顺着她的手臂流得满地都是。强烈的疼痛让李然的手抖得愈发厉害,可满脸泪水与痛苦的她胆怯地看了一眼铅笔盒之后,瞬间变得异常惊恐,又开始强忍着疼痛继续用刀割自己的手臂。

仿佛那铅笔盒里有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让她不得不这样做。不一会儿的工夫,李然的右臂掉落在地,不,准确地说是掉在血泊里。与此同时,在徐乐乐的身后慢慢地出现了一个黑影。那个黑影十分模糊,只有一个人的大致轮廓,却看不清面容。

唯一清晰的是它的右臂,与李然割掉的右臂一模一样!

这恐怖的一幕似乎要结束了,眼看徐乐乐转身打算出来,我吓得不敢久留,急匆匆地跑回了自己的寝室-304。

刚关上寝室的门,惊魂未定的我便听到走廊里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估计是别人起夜上厕所撞到了这一幕,她肯定也吓得不轻吧?

次日一大早,宿舍楼的女生们仨一帮俩一伙地去往教学楼。我听有人在议论此事:

“听说了吗?昨晚在3楼的卫生间里,满地都是血啊!”

“我也听说了,可没人知道那些血是谁的。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t实在太可怕了!”

“肯定是闹鬼了!我早上起来就听对面寝室的人说还看到了一只毛绒熊在走廊里跑,难不成那些血是毛绒熊的?”

毛绒熊?难道是晚上太黑,她们把穿大熊睡衣的徐乐乐看成毛绒熊了?不过也难怪,看到那么多血之后谁都无法冷静。可为什么大家都没有提到那条手臂呢,难道没人看到血泊里的断臂吗?

如果是这样,那条手臂哪儿去了?来到教室,我发现李然的座位是空的,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而我身边的徐乐乐依旧死死地护着那个铅笔盒,不让我靠近。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t徐乐乐是那么善良的女孩,昨晚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我猜想她肯定是中邪了,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铅笔盒!那个黑影就是鬼,它住在铅笔盒里,一到晚上就控制徐乐乐出来害人。不行,我不能让这样的事再发生。徐乐乐是我最好的姐妹,我一定要帮她!

我决定从两个线索开始下手:一个是铅笔盒,一个是失踪的李然。

徐乐乐去厕所没带背包,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我偷偷地打开了她的背包。然而令我失望的是,那个铅笔盒并没有在她的背包里。但我有一个意外的收获:我看到了徐乐乐的日记本。

或许,铅笔盒的事会被她记录在日记本里:

她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日记本上只有这一句话。我思考良久,决定还是先找到李然再说。我给李然打电话,对方关机。没办法,我只好去问李然的好朋友周慧薏。可周慧慧不但不回应我,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她跟李然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为什么我提到李然的事情,她却表现出如此漠不关心的样子?

这里面一定有蹊跷,我决定跟踪周慧慧。

果然,一放学周慧慧就悄无声息地避开了人群,一个人往后山走去。一路上我都很小心,她并没有发现我。她来到后山的一片草丛前停了下来,为了不被发现,我躲在远处的一片草丛里。

只见她拨开面前的草丛,随后跪在那里,开始失声痛哭。

我隐约看见草丛里有一块石碑,虽说被草丛挡住了一大部分,只露出了一个“李”字,但联想起徐乐乐日记里的那句话,我已经可以肯定李然死了,这是李然的墓碑。不然还有谁能让周慧慧哭得如此伤心?怪不得她之前漠不关心,原来是悲伤过度。

可李然是怎么死的?想到这里,我不禁难过起来,李然到底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能让曾经无比善良的徐乐乐在杀死她之前非要活生生地割掉她的右臂呢?

这晚,我带着一丝不安惶惶入睡。迷糊间,我感到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一直走一直走。我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想要挣脱这股力量,可我只能任其摆布。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的身体终于恢复了控制。我睁开眼睛,竟然发现自己又来到了后山,不同的是,此刻吕林和一个陌生人正一脸惊讶地看着我。

校园鬼故事笑话第二篇-学校校车有古怪

古怪事件:鬼上车

作者:路边摊

乘车过程:

踏上校车,你可能会先闻到早餐的味道,有人吃三明治,有人吃汉堡或豆浆油条……东西式早餐的味道在这车上统统都有。

然后你会在车上看到四种人,睡觉的学生、吃早餐的学生、认真看书抱佛脚的学生,还有顺路上车的闲杂人等。

虽然这班校车主要负责我们学校学生的上下课,但不知道是不是司机想要多赚一点钱,路上遇到有人招手他都会停。

坐这班车两年了,司机也都知道是谁了,通常是两个人在轮班,一个平头眼镜大叔跟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

我通常会跟另一个同班的同学坐一起,还好我们的站挺靠前面的,每当车子来的时候,车上位置还很多,不用跟放学一样大家发疯似的抢座位。

一如往常的早上,车到站,我跟另一个同班同学还有其他人加起来大概七八个,大家都在站牌下等车坐车,脸孔彼此间都记住了,但也只限于记住脸而已。叫啥名字、读哈科系、几年级,那就不知道了,也不想管。

我们照例找了两个空的座位坐下,坐下时我不经意地随便瞄了一下坐前面的人,是个秃头却又留着诡异发型的阿伯。我的形容是不是有点矛盾?反正就是在光溜溜的头顶旁留着几撮奇怪的头发,就跟《逆转裁判4》的“亚内检察官”一样。

看来在这位阿伯下车之前他身旁的座位是不会有人想去坐的了。在台湾的校车上常常看得到这种现象,要是全车上只剩下一个座位,而那个座位旁边坐的是一个不认识的人,大家通常都会不敢坐。

坐定后我们又聊了几句,然后各自塞上自己的MP3低头睡觉。

是车子一个颇大的颤动吵醒了我,看来是驶过了什么大坑洞之类的。我迷蒙地睁开眼,这时车上已经挤满了人,而那个阿伯的秃头还在前方座位晃着,他身边的座位果然还是空空如也。

我在座位上扭了扭身子,正要重新入睡,却发现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唉?我的MP3呢?”我低头,看到其中一个耳机头从前方的座位底下露出来。

看来MP3是在我睡觉的时候因为震动掉了下去,然后随着车子的行驶慢慢跑到了前面座位的下面,大概是我没戴好吧。幸好有一个耳机头恰好露出来,不然我的MP3就此消失了。

车子又一个震动,那耳机头也缩进了座位下方,我赶紧弯腰下去捡,不然它越滚越前面就死定了。

我把头尽可能弯到前面座位底下,MP3跟耳机果然躺在下面,我手勾着耳机一拉,总算把MP3给拉出来了,歌还在照常放着呢。

这次我确定把耳机塞紧后,重新闭上了眼睛。

不过,好像哪里怪怪的……

刚刚下去捡MP3的时候,我好像什么都没看到。

什么都没看到?

那个阿伯不是还坐在前面,他的脚呢?

想到这里,我猛地睁开眼。

前面的阿伯已经转过头来看着我了,但他的身体却没有半点移动。他的头就这样转了一百八十度过来看我,用他灰浊的死眼盯着载。

“你有看到我的脚吗?”

五分钟后,校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十分钟后,救护车来了,载走了一个在座位上发病的学生。什么病,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不知道。

三十多岁的年轻司机靠在车门上看着救护车急速驶离,虽然出了事,他还是得把学生们载到学校去。总算,也该轮到他这辆车上了。

听前辈们说,这行最怕的不是意外事故或坐霸王车的,而是鬼上车。鬼没有脚,他们不用从车门进来,他们会直接坐在位置上,随着车子到他们想去的地方。

只要不去看他们的脚,就不会有事。刚刚那个学生的发病症状说明了,现在他的车上有一只鬼,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下车……司机就在这种情况下,透过后照镜紧张兮兮看着乘客,又开动了车。

校园鬼故事笑话第三篇-你叫田嘉慧吗?

名是什么,或许你会说是一个人的代号,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性命,名就是命。

那年我正读高三,在一所有着百年校龄的老校念书,学校地处幽静,连过往汽车都少得很,而且学校的前身是一所老教堂,全木制结构——每当我踏在上面总觉得不踏实,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像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在咳嗽,似乎随时都会塌下来。

寒假补习的最后一天,学校决定对所有的高三初三毕业班举行一次模拟考试,由于需要单人单座,我们被分配的教室,是原来教堂的阁楼部分,以前是作为生化试验室用的。

老师叫了几个住的离学校近些的人留下来打扫卫生,我就是四个留下来打扫教室的人之一。到了下午五点,其中两人先回去了,教室里只剩下我和同桌田嘉慧了。

田嘉慧成绩很不错,但不太爱说话,只是喜欢低着头做着自己的事情,同桌几年,除了必须的回答或者实在有事,她很少出声。

“你知道么,这次考试老师说会挑选一些成绩最好的去重点班,下个学期要开始冲刺了,去重点班进大学的机会就大得多了。”我一边摆放好桌椅一边对她说。

田嘉慧似乎面无表情地擦拭着黑板,我以为她没听清楚,结果老半天之后她嗯了一声。“明天要考试,早点回吧。”田嘉慧终于对着我说了句,我算了算,估计是这学期说的最长的一句了。我问田嘉慧要一起走么,她则摇头说自己想在这里看下书。

我没有吃惊,因为我曾经听说过她家里环境很不好,父母经常吵架,而没工作的父亲总是理亏,接着就拼命喝酒,喝完就发酒疯,对她来说,或许在教室里看书要好些。

“不过,你一个人在这里不怕啊?”我走到门口忽然问她。

我看到从仅有的昏黄灯泡发出的柔光洒在她光滑如瓷的脸上,田嘉慧抬了抬眼皮。“没事的,你先回吧。”接着,她又认真看书了。

从三楼下来到老楼的出口要经过一条黑暗而狭长的楼道,我最讨厌这条路,因为脚下都是满是窟窿裂缝的老腐木板,而墙壁的两边则挂满了人物油画,大体都是科学家文学家。当几乎到出口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两边的画像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可是我急着回家,就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了。

到了楼下,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三楼。田嘉慧似乎站在窗户那里低着头望着我,像她又觉得不是她,或许是我眼花,我对着她招了招手,她似乎也对我招了招手。

第二天来到三楼考场的时候,我看见了田嘉慧,不过她一如既往地不搭理人,只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考试。

校园鬼故事笑话第四篇-灵距离

七步障

狼狩猎成群野牛时,会远远地跟在后面,既不靠近,也不远离,慢慢消耗野牛的体力,最后吃掉落单的牛。

亡灵狩猎活人,也会用这种办法,叫作七步障。意思就是鬼和人之间保持七步的距离,一天靠近一步,慢慢把人折磨疯。

我老家出过这样一件事:有一个人深夜出门,回家的路上突然感觉背后有人跟踪。当时夜深人静,他心里非常害怕,就加快了脚步。虽然不敢回头看,但他隐约能感觉到背后那个人一直跟着。他终于回到了家,关好门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便向窗外瞧了一眼,这一看他立即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那个跟踪他的“人”就站在路灯下,一动不动,身体漂浮在半空中,那是个鬼。

但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当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见那个鬼已经进了屋。他吓得赶紧躲进卧室,用被子蒙住头瑟瑟发抖,他一夜没敢合眼。

第二天,他依然发现那个鬼跟在自己身后,只是,昨天这个鬼离他七步之遥,今天只有六步。

害怕到极点的他找过法师,找过心理医生,但好像除了他之外,谁也看不见跟在他身后的鬼。

这件可怕而古怪的事情一直持续着,第三天,鬼离他五步。第四天,只有四步……他在极度的惊恐中度过了七天。第七天的时候,那个亡灵就站在他床前,躺在床上的他已经神志不清,精神近乎崩溃。

等到第八天……他变成了另一个人,从性格到喜好,完完全全地变了。

七步有鬼

程超收到一条古怪的短信,上面简短地写着: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会向你走近一步。每天中午十二点你有一次机会发现我,如果你发现我,则通过今天的游戏。如果你没发现,你将被惩罚。只要坚持七天,你会得到丰厚的奖励!

“神经病!”他骂了一声把手机放回口袋。

今天原本约了好友任榕一起去打篮球,但他突然打来电话说有要紧的事情,无聊的程超只好一个人出门瞎逛。

在网吧玩了几盘Dota,上午网吧很冷清,但他却总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回过身,不远处的一台电脑前,有个戴着帽子的脑袋迅速低了下去。

有人跟踪我?他暗想,会不会和早上那条恶作剧短信有关?这时任榕的QQ头像突然闪烁起来,发给他一个链接。

“嘿,你在啊?”程超愉快地发去问候,对方却没有回应。

程超点开链接,是一个论坛的网页,内容是一个民间怪谈,名叫七步障。

任榕不明不白地发个鬼故事过来干什么?程超的脑袋“嗡”一下子,想到上午收到的短信: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会向你走近一步。这难道不是和故事里说的七步障很像吗?

任榕从来不开玩笑,他既然发来这个东西,那就是某种提示。

程超下意识地看了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11:59。他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冷汗,如果是真的,那他就必须按照短信上的内容在十二点时找到那个跟踪他的鬼。

程超环顾四周,网吧里只有电脑和为数不多的几个学生,基本上都是低着头或者背对着他。

这个鬼魂是突然出现还是藏身在某处呢?

程超突然注意到有一台电脑的显示器闪了一下,像是被某种无线电波干扰了一样,然后,邻近的另一台电脑开始闪烁。接着,又有一台开始闪烁。

“怎么搞的?”

“网管,电脑有问题了!”

此时正是十二点整,程超意识到,就在刚才,有个看不见的东西从那里走了过来,所以才会有很多台电脑依次被干扰到。

程超边想边转动脑袋,目光落在一个背对自己的人身上。古怪的是,这个人面前的电脑是关着的。

“啊!”他突然注意到,电脑屏幕上倒映出来的人脸,是一张苍白的脸孔,白得吓人。

找到了!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当他低头掏出手机,再抬头看时,那个背对自己的人已经不见了。他惶恐地张望着,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恭喜你找到了我,你已经通过了今天的游戏。

这场人鬼之间的捉迷藏是真的?!

校园鬼故事笑话第五篇-有诡学校

徐玮刚刚转到南陵学校,正在转悠着熟悉环境。

忽然,他感觉身后好像有几双眼睛在盯着他,一回头发现是几个很漂亮的女生,心里一动就想过去搭讪。

只听女生甲说:“这男生长得真帅!”徐玮听后美滋滋的,感觉快飘起来了,但接下来的谈话却让他毛骨悚然。

“皮肤那么好,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呐!一个大男人要那么好的皮肤干什么?还不如剥了给我。”女生乙说。

“这里好久没有来新人了,正好我做女生做够了,给我换副身体也好。”女生丙说。

女生甲不乐意了:“这么好的货色给你们真是糟蹋了,给我当男朋友多有面子啊。”

她们争执不下,吵着吵着就开始张牙舞爪。这让徐玮很尴尬,但更多的是恐惧,因为其中一个女生的耳朵已经被咬了下来,而且没有流血!

“你们都不可以这么做。”一道女声的插入让她们暂时停止了争吵,安耳朵的安耳朵,安胳膊的安胳膊。

挺着大肚子的女生丁幽幽地飘了过来:“我这肚里的孩子都快三年了,自从他的父亲被我一怒之下吃了后,就再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我看他不错,要是他不从……嘿嘿,干脆给我当补品好了!你们都不许跟我抢!”女生丁边说边流着口水,眼珠渐渐发红。

“凭什么!”

“难得一副好皮囊,怎么能便宜了你?”

“就应该给我当男朋友!你算个什么东西?”

她们的脸顿时变得狰狞起来。

趁着甲乙丙丁再次打斗的空隙徐玮跑了,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粗气,睁开眼发现不对劲,周围静悄悄的,还有股子阴气。

他忍着恐惧一回头,彻底晕了。

因为他看到的不是南陵校园,而是--南陵墓园。

墓碑上照片里的女生的嘴角勾起诡异的弧度:你逃不掉!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笑话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笑话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0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