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416的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鬼域、校园鬼故事不太吓人、封不觉的校园七大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一篇-致命单恋

蓝冰最近总觉得小薇有点怪怪的。

"哙,蓝冰,你觉不觉得天宇今天刚剃完头的脑袋特像土豆啊?"小薇一边走一边喝着果汁,笑嘻嘻地问。

"哎呀知道啦。"蓝冰很不耐烦地盯着街边某辆飞驰而过的车,忽然转头盯着小薇,"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天宇啦?""那有……"小薇一愣,赶紧低下头吸着果汁不吱声了。

"嘿嘿,想瞒我?"蓝冰心里窃笑。

蓝冰对天宇的印象一般,瘦瘦高高的,戴着黑框眼镜穿着白色校服,一副学究模样,成绩也确实永远在她之上。蓝冰如果对他有什么感觉的话,就是一点小嫉妒了。小薇的成绩么,还不及她,所以蓝冰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在似乎唯以读书为乐的天宇眼里,小薇秀丽乌黑的长发应该还不及书上的方程式可爱吧?

更何况,天宇身上有一种沉默阴郁的气质,跟生性开朗爱闹的小薇,完全是两种人。

哎呀,小薇是不是喜欢天宇,关我什么事啊?蓝冰笑着摇了摇头。

无聊死了。小薇苦着脸听着数学老师讲三角函数讲得眉飞色舞,自己却一点也听不懂。看看邻桌一脸专注的天宇,她无奈地趴在桌上。这样的天书亏他听得下去,真是服了他了。不过他真的好帅哦!白晳的脸庞,英挺的鼻梁,架着文气的眼镜,还有带着冷峻气息的乌黑的眼眸——不对!

天宇正气势汹汹地盯着她。"你一直看我干吗?"他冷冷地低声说。

"唔……那有!自恋!"小薇只觉得一阵热气从脖子一直上升到耳根,她赶紧转过头,一开口,却也是冷冷的。

"哼!"天宇冷笑一声,转过头不再吱声。

"你对天宇摆什么花痴相啊?"一声突然爆发的大吼让蓝冰的手一抖,黑色水笔在方格纸上划出一道斜斜的线。

她抬头,思思正一脸傲气地双手叉腰,瞪着座位上的小薇。"关你什么事啊?"小薇涨红了脸从座位上跳起来,不甘示弱地回瞪她。"这么点烂成绩,还想天宇看上你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配不配!"思思甩一甩长长的马尾辫,不屑地看着她。

"你……"小薇气得说不出话。"怎么样?说中了吧?贱女人!班上谁不知道你喜欢天宇?你问问天宇,他要不要你?哼,天宇要是会看上你,那真是瞎了他的狗眼!"思思愈加得意。

蓝冰看了一眼天宇,天宇死死盯着思思,脸色铁青。戾气。蓝冰想。

"不服气不是?"思思抄着手看着怒眼圆睁的小薇,"不服气,下周五你要是敢在旧宿舍楼113房间呆过午夜十二点,算你狠!"

"好!"蓝冰还没来得及阻止,小薇已经从位子上跳起来,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个字。"不!"蓝冰心里惨叫一声。天宇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旧宿舍楼,是学校原来的女生宿舍。据说在一个周五的夜晚,113宿舍一名睡在上铺的女生离奇地越过床边护栏从床上摔落,脑浆飞迸,当场身亡。这场事故被定性为安全事故,给学校造成很大麻烦,从此不再接受学生住宿。但诡异的是,当时床边的护栏并没有任何损坏,谁也弄不请楚当时这个女生是怎么摔下来的。有不少学生认为她是自杀,因为这周五的早晨,她刚和交往一年的男友分手。更有人说,在每周五的午夜十二点,她会重复她死亡的场景,直到有人在那个时候出现,她就会抓住那个人抵命。这是与小薇同年段的一个女生一年前的遭遇,全校的学生都知道。小薇曾很八卦地问过有关那个女孩的事,只知道那个女孩叫紫兰,是个很漂亮的女生。平时比较任性,常有些怪点子怪要求,因此和她男朋友的感情不是很稳定,估计她男朋友老受她欺负,那男孩可能终于受不了了才和她分手。至于她男友,好像是个很谨慎的人,很少人知道是谁。紫兰曾拿着一条小鱼坠子的银色项链向室友炫耀过,所以只知道她男朋友有一条小鱼项链。

蓝冰责怪地望着小薇,小薇回给她一个满不在乎的微笑。

校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二篇-假手真尸

1.假手

清阳化工学院位于龙溪水库旁,依山傍水,环境清幽。这所历史悠久的化工学院占地近两百亩,有学生五千人左右,在同类高校中居于中等水平。

在材料化学研究室后面,一口一亩见方的荷塘为这所枯燥的学院增加了一抹亮丽的色彩。但不知从哪一届开始,学院里开始流传起跟这荷塘有关的一个恐怖传说:每年五月,第一朵荷花初绽的那个夜晚,必定有一只惨白惨白的手,“出淤泥而不染”,沿着荷梗,像蛇一样蜿蜒而上,掐下第一朵荷花,然后连手带花沉进淤泥里……传说归传说,当然没人见过这一幕。再说,每年的第一朵荷花究竟几时开,忙于课业的师生们也无暇了解,崇尚科学的理科生,没几个会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不料,2002年初夏,精细化工系一对热恋中的学生不信邪,跑到荷塘中间的亭子里卿卿我我,结果不知被什么吓到了,女生一头栽进荷塘里溺死了,男的当场就疯了,问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于是退学回家。这一来,那个本来荒唐的传说又被重新提及,甚至添油加醋,越说越邪乎,搞得人心惶惶。黄昏甫降,便没人敢走近那口荷塘。据说校方曾想把荷塘填了,但终于没填成,原因是校方认为这样会助长封建迷信——当然,也有人说,那荷塘是风水塘,填了,学院里邪气更盛。

前事休提,言归正传。今年初夏的一个周末,非金属材料科学与工程系04级学生林必烈和周见喜无聊之中,谈起这个恐怖传说,一向喜欢整蛊作怪的林必烈突然眉头一皱,说:“最近太无聊了,要不我们玩一玩,让传说成真吧!”周见喜说:“怎么个成真法?可别吓出人命来。”林必烈说:“哪有那么容易吓死人的,玩玩嘛,给这死气沉沉的学习生活找点刺激……”周见喜说:“那要玩你自己玩,别扯上我。”林必烈说:“你不是说你跟你老爸学过雕塑吗?没你帮忙,我就玩不成了。玩玩嘛,这可比你玩网游刺激多了。你就这么不够哥们儿?”

周见喜骨子里也是贪玩之人,被林必烈一激,便答应下来。

两人说干就干。几天后,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快12点的时候,两条黑影悄悄从材料化学楼钻出来,蹑手蹑脚直到荷塘边。听听四周没什么动静,周见喜便偷偷地把一只用硅橡胶制成、又用药水泡白的假手从怀里掏出来,放进荷塘的水面下,巴在靠近亭子的一棵荷花梗上——林必烈早就算好了,随着日照加强,荷塘水面会慢慢下降,用不了几天,假手的中指指甲就会露出水面,然后是无名指、中指……

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三天后,一辆警车突然开进学校,几个公安从车里下来,在学校保安科长的带领下,走到荷塘边,把荷塘围了起来,不让所有师生靠近。

消息灵通的学生说,荷塘里发现碎尸了!消息更灵通的学生说,其实只发现了一只断手,巴在亭边的一棵荷花上,不知是人手还是鬼手!有的学生则说,其实那只手并没有如传说般巴在荷梗上,而是像一尾死鱼一样浮在水面,肿胀发臭。

站在远远围观的人群中,林必烈和周见喜面面相觑:这也太夸张了吧?难道警察真那么蠢,连假手都看不出来?事情会不会搞大了?!

折腾了快两个小时,除了那只手外,警察一无所获,收兵回去。

警察走后,恐怖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学院。始作俑者,林必烈和周见喜两人也是一夜无眠。他们很想去看个究竟,却怕被其他人发现异象,惹来麻烦。

第二天,(鬼大爷:转载请保留!)学院贴出了让林必烈和周见喜目瞪口呆的警示:“最近我校荷塘发现人体残肢,据警方初步鉴定,残肢所有人为年轻女性,年龄约23岁,AB型血,身高约162cm,手腕曾有过割伤痕迹,是否为我校学生尚未确定,请知情者或发现身体其他部位等线索者及时向警方报告,请全体师生保持镇定,注意个人安全……”

不会吧?明明是硅胶做的假手嘛,怎么也能验出血型和性别来?!还是真那么巧,在他们扔假手的同时,有另一个人也向塘里扔进了一只真手?如果是这样,那原来的假手警方不可能没发现啊!两人觉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可他们又不敢告诉任何人关于假手的秘密。

连日来,学院里人心惶惶,林必烈、周见喜两人更是坐立不安,食不知味,一见到穿警服的人,他们便夺路而逃,仿佛已成了杀人嫌犯。宿舍里没其他人的时候,周见喜害怕地对林必烈说:“该不会真有鬼吧?太邪了!”林必烈白了他一眼,说:“鬼个屁!要真有鬼,那也是我们造的!巧合,肯定是巧合!难道真是巧合……”周见喜见他语无伦次,便说:“我看,我们不如……不如向校方或警方坦白吧?这样下去,恐怕、恐怕事情会越闹越大……”林必烈一听就火了:“我们又没干什么,最多违反校规拿了一些实验材料而已,想整蛊同学而已,你想引火烧身啊!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会被开除的?父母的钱就白白浪费了!”

周见喜无言。

校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三篇-执念鬼

原野高中近来怪事频发,最近的一次是在三天前的深夜,巡夜的保安在档案室中发现有人一边翻着抽屉一边嘟哝着“在哪里呢?在哪里呢?”这样的话,貌似在寻找什么东西,是有老师在加班么?这样想着的保安问道:“在找什么?”,那个身影却像被疾风吹散的烟雾一般,就怎么在保安的眼前消失了。

这样的事情本月已经是第三次,据闻曾有男生在寝室中熟睡时突然惊醒,发现身边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陌生人的,也有听说低年级学生在公布月考排名时突然多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却怎么也找不出到底多的是谁,诸如此类,整所学校中人心惶惶,气氛已经十分的紧张,而且自从上一个保安辞职后,闹鬼的风言风语便传了出去,目前还没有一个人前来应聘,没有办法的校方只得组织了全体男教师轮流值班勉强维持着,以后还会不会发生什么怪事呢?谁也不知道,倘若事态变得愈发严重的话,就只能无限期的放假了。

“整个情况就是这样,接下来就劳烦您了,不知道您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么?”校长张强满怀希望的对着苏白说道。

“您说那个东西最开始是出现在档案室是么?”

“应该是的,是夜巡的保安亲眼所见,您还有什么要问的?”

“没有了,已经很详尽了。”苏白说道。

“那…您看…什么时候能解决这件事情呢?如果在这样下去传言会越来越多的。”

“这样啊,校长先生,你今天晚上有空么?”苏白突然问道。

“嗯?”张校长疑惑的看着苏白,不知道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如果有空的话,可不可以陪我一起等?”

“等…等什么?难道您还有帮手没有到么?”

“不,要等的就是那个啊!”

“这…那个到底是什么?”

“那个就您口中所说的鬼物啊”

“鬼!”张校长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道:“真的有鬼么,可是您到底需要我能做什么呢?除了教书我也…”。

“不,您什么都不需要做,但是有件事情确实需要您帮忙”。

“那这么说的话,即使我…好吧。”张校长终于下定了决心。

今夜无月,有风,楼前的柳树和杨树的叶子在风中簌簌作响,摇动的枝叶更像是恶鬼在披头散发的狂舞,走廊中很静,只有呼呼的风啸声在回荡,档案室外的走廊里面,苏白和张校长默默的坐在楼梯口的步梯台阶上,头上的日光灯好像有些接触不良,不时的发出轻微的滋滋声,灯光也随之忽明忽暗,气氛已经诡异到了极点,张校长心中忐忑不安,甚至还有些手足无措,幸好苏白镇定的表情稍微让他安心了一些,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我肯定会第一个狂叫着跑出去的吧,他这样想着,此时已经到了午夜时分,档案室中突然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来…来…来了”张校长结结巴巴的推着苏白。

“嘘!”苏白竖起手指示意他噤声,张校长马上用手紧紧的捂住了嘴巴,眼中满是惊慌之色。

苏白在怀中掏出一条画满了红色图案的黄纸,悄悄的说道:“握住,无论看见什么事情千万不要吭声,它们就看不到你了,明白么?。”张校长点了点头,苏白轻轻的打开了档案室的门,猛地按亮了灯。

果然是如同保安说的一样,档案室中正有人背对着门口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嘴里不住的嘟哝着“在哪里呢?在哪里呢?”,张校长待在墙角,脊背紧紧贴着墙壁,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苏白上前一步,对着那背影说道:“在找什么,或许我可以帮你找到哦。”

这次那个背影却没有消失,慢慢的转过头来,“唔!唔!”张校长拼命的将一声惊呼捂在了嘴里面,他看到的根本就不像是人的脸,头颅塌陷着,露出了白色的脑骨,紫黑的血污糊满了整个面容,下颌的骨头好像是断裂了,嘴巴大张着,露出了残缺不全的牙床。

那鬼物瞪着满是血污的眼睛怒视着苏白,“你知道在哪里么?你是不是知道在哪里?我找如此辛苦啊,快告诉在哪里?”模糊的声音像是从喉咙的最深处发出来。

“我不知道在哪里,但是我说过可以和你一起找,但是我得知道你到底在找什么?”苏白根本不为所动。

“啊,你是不是平常人,你是法师么?哈哈,他们还请了法师来对付我么?哈哈,怎么能够让他们得逞呢?”鬼物长着双手迅猛的想苏白扑了过来。

“啊呀!”见到此幕的张校长惊叫失声,鬼物扭头向张校长所在地方看来。

“是你?竟然是你?哈哈,竟然是你?”鼻子中呼呼喷着气,它的模样变化了,嘴越来越大,嘴角裂开了,眼睛中仿佛燃烧着两团火焰,整个身子慢慢的化为了青色,张校长吓得跌倒在地上。

“糟了,要变成青鬼了…”苏白急忙伸出右手手指指着鬼物,口中念念有词,“疾!”

“啊!是渡化经文”鬼物怪啸一声化为一团烟雾消失了。

校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四篇-说谎的教授

一个大学教授的妻子突然在家中死亡。法医冯雪赶到他家中时,看到死者家里的摆设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可以推测,这个家族的主妇肯定是个非常勤快干净的人。

教授说:“妻子可能是心脏病发作,突然死了。”照法医常规,冯雪查看了死者的外观和尸体表面。当法医的需要细致,不管是多么细微的问题,只要存在,就逃不过冯雪的细致的眼睛。

可是,当她翻开死者的眼睑时,看到了那个令人不能疏忽的如针尖般细小的出血点。尽管它是那么细小,细小得令一般人难以觉察,但它却不容置疑地镶嵌在死者眼睑结膜处,令每一个法医都不会放过,也无法回避。

教授说,他妻子昨晚有些不舒服,早早就睡了,半夜时他还看过她一次,当时还好好的。早上起床时,突然就不行了。尸体在床上没有盖被子,尸体下面是凉席,正是暑天。尸体已经开始僵硬。

冯雪重新把目光转移到死者的颈部,颈部没有扼痕。按照法医学的理论,如果是被人扼死,死亡时间越长,越能明显发现这种痕迹。但是,死亡时间越短,越不容易发现。

又一次观察死者的颈部时,冯雪似乎觉得死者脖子上有隐隐约约的扼痕,尽管看得不清楚,却不容忽视。凭经验,冯雪想,随着时间的推移,是一定能看清楚的。

此时,冯雪突然把目光转向老教授,只见教授的目光与冯雪对视了一下,便转向其他方向。在那一瞬间,冯雪似乎看到了教授眼中的一丝慌乱,难道他是在有意躲避?

冯雪不愿意凭空猜测,因为她是一个科学工作者,她所作出的一切结论,都来自于科学的检验。

她的目光依然对着老教授,这一回,她是在认真观察这个人,虽然在刚进门的时候,她曾经打量过他,但只是匆匆看了一眼。

教授看上去身体不错。腰板直直的,头发浓浓的,大概是染过发,尽管头发很黑,但发根有些依稀可见的白点。特别是那双眼睛,冯雪想,这双眼睛如果在年轻时,一定是炯炯有神的。老教授年龄67岁,其实并不显老,看上去顶多有60岁的样子,如今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人也越活越年轻了。这样一个气质高雅的人也会去掐他妻子的脖子吗?他为什么要掐死与自己共同生活多年的老伴?一定是在外面有了女人。这大概是冯雪多年办案的一个经验。她又一次想到了那个老女人脖子上隐隐露出的扼痕,除非有人用双手紧紧地掐住死者的脖子,否则,那上面是不会留下痕迹的。

“请把尸体送到解剖室去。”冯雪对在场的刑警队的几个小伙子说道。

校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五篇-穿红舞鞋的学姐

罗兰兰今年刚刚考上舞蹈学院,因为罗兰兰很小就喜欢跳舞,妈妈并没有像其他的家长那样限制她的爱好反而很支持罗兰兰学习舞蹈。因为妈妈年轻时的梦想也是要当一名舞蹈演员,所以就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了罗兰兰身上。

罗兰兰来到舞蹈学院的时候就觉得心里特别愉快,有一种来到属于她的地方的感觉,就这样罗兰兰很快地融入到了舞蹈学院的生活中。在这里她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文化课的时间,都用在了舞蹈上,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去舞蹈教室练舞,从来不知疲倦的练舞。有一天,罗兰兰来到舞蹈室,还是像平时一样一个人都没有,只不过在舞蹈室的地面正中央摆着一双红舞鞋,那些红的特别正,颜色也是罗兰兰喜欢的,罗兰兰四处看了看没人,把红舞鞋放在靠镜子的地方,自己就开始练舞了。谁知那天的舞跳得很不好,罗兰兰的眼睛总被那双红舞鞋吸引,分散注意力,于是早早的准备回寝室了,知道罗兰兰离开,红舞鞋的主人也没有来过。

第二天晚上,罗兰兰又来到舞蹈室,奇怪的是今天进来的第一眼看见的还是在舞蹈教室正中央的红色舞蹈鞋,罗兰兰很诧异,明明昨天自己已经把它放到边上了,怎么今天又在中间了。舞蹈是还是没人,要要四处看了看,走进那双红色舞蹈鞋,竟然情不自禁的穿上了它。那一瞬间罗兰兰突然有种很愉悦的感觉,穿上以后罗兰兰情不自禁的开始跳起舞来,一些平时不怎么熟练的动作都跳了出来甚至自己也随性加进去了一些漂亮的动作。后来这双红色舞鞋就成了罗兰兰的舞鞋,因为一直没人来认领,罗兰兰也就一直穿着了。在舞蹈大赛的前一天睡觉时罗兰兰梦见一个女孩,黑白的影响,但可以看得清轮廓,长得很美,最重要的是她穿着一双红舞鞋,而且把自己的红舞鞋脱下来穿在了罗兰兰的脚上。罗兰兰惊醒后看了看自己放在储藏柜里的红舞鞋没想到竟然不见了,一回头红舞鞋赫然摆在罗兰兰的枕边,罗兰兰很害怕,一夜没再睡。

第二天比赛罗兰兰依然穿着红舞鞋,他的自编舞蹈获得了一等奖,下了领奖台后身边的同学跟罗兰兰说,罗兰兰你真有点像咱们学校七年前的一个学姐,那时候她也是穿着红舞鞋,跳的自编舞蹈夺得一等奖,不过后来因为车祸意外去世了。

罗兰兰飞快地回到寝室搜索七年前获奖的学姐,果然,电脑上出现的图片就是她梦中出现的穿红舞鞋的女子。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