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3篇

本文3个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文稿哄女朋友睡觉的长篇鬼故事、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长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第一篇-旅游灵魂

贞贞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老公,心里说不出来的难过。她知道,老公并不是要去出差,而是要跟其他的女人出去旅游。

贞贞和老公在一起十年了,他们以前的感情非常好,在一起的时候也觉得非常的甜蜜。但是,现在,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淡了。虽然还维持着婚姻的关系,但是贞贞知道,老公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在外面有了另一个女人。

贞贞知道,她只是装作不知道,她不想离开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但是,每次,贞贞知道老公找各种的理由和其他女人约会的时候,她的心里就觉得非常的难过。她忍不住想向老公发脾气,老公每次都不会跟她争吵,只是会用冷暴力对待她。

她知道,自己在老公的眼里,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就算是自己哪天不在了,老公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习惯的吧。

看着老公收拾行李,贞贞淡淡的说:“这次要去什么地方,要去多长时间?”

老公头也不回的说:“外地,去几天就回来。”

贞贞心里冷笑一声,连回答都这么敷衍。老公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感受,当初自己和老公在一起的时候,他是那么的疼爱自己。可是现在,自己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他,但是最后,他却变了,他不再爱自己,对自己丝毫没有一丝的感情。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一阵的心痛,有时候,想想自己以前真的是太傻了,将自己的寄托在一个见异思迁的男人身上。也许,这就是大多数人的悲哀。以前,身边的人都羡慕自己找到一个好男人,有钱长得帅,自己就像是中了大奖一样。她表面上很风光,但是背地里面的辛酸,就知道自己一个人知道。她虽然住在这个豪华的家里,但是,得不到一丝的疼爱,她难过,伤心,却没有办法离开这个男人。她不能让自己的家人跟着自己蒙羞,所以,不管怎么样,她都要维护自己的婚姻。尽管这婚姻已经是名存实亡了。她叹了一口气,看着老公提着箱子,头也不回的走了。忽然,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男人永远不会回来了,她甚至在心里想着,这个男人是不是打算跟那个女人私奔。他们没有孩子,男人随时都可能离开自己。当初,是男人坚持不要孩子的,现在想想,应该是男人根本就不那么爱自己吧。

老公很少带自己出去旅游,但是那个女人能轻易的得到老公的爱,难道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差别吗?她的心如交割,鲜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滴,但是,老公看不见,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贞贞也很想去旅游,她自己存了一笔钱,打算自己一个人去旅游。她觉得自己很悲哀,明明有老公,但是感觉自己还是一个人。

贞贞偷看了老公的手机,知道他们将会去一个风景很美丽的地方,还是一处海边,她以前记得自己跟老公说过,她很想去看看大海,但是老公没有做出回应,现在连敷衍就没有,有的只是冷漠。贞贞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死了。

男人特意打车去女人家里,他爱这个女人,一直都爱。因为家里不同意,他和家里认为适合的女人结婚了,但是,他一点都不爱贞贞,他每天都觉得非常的痛苦,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想过要任命,但是,时间长了,他没办法让自己对贞贞好,反而越来越思恋女人。最后,他忍受不了相思之苦,还是和女人在一起了。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女人,打算好好的补偿女人,他花心思的讨好女人,打算带着女人一起去浪漫的大海。

他们一起来到海边,大海很漂亮,拥有它独一无二的海蓝色。女人非常的开心,她什么都不用付出,就能得到男人的爱,而那个拥有婚姻的人,只是拥有的一张纸而已。

他们相依偎的坐在海边,像是幸福甜蜜的夫妻,男人虽然每天都和贞贞在一起,但是,他一点幸福的感觉都没有。跟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才感觉到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候的甜蜜。

忽然,女人大叫一声:“你快看,你老婆!”

男人楞了一下,他不在乎被老婆看见自己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因为这是她早已经知道的。不过男人很意外,老婆不是应该在家里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难道是这个女人在跟踪自己。他忽然觉得很愤怒,他在就想离婚了,这样更好,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和贞贞离婚,然后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顺着女人指的方向,男人没有看见任何人。女人指的地方,是一片茫茫的大海,根本就没有什么人。男人笑着说:“哪里有人,一定是你看错了,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在海里,这是不可能的。”

女人却显得有些害怕,她小声的说:“我是真的看见了,她就在海里,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就看见不见,真是奇怪了。”

男人又仔细看了一下,贞贞确实不在这里,一定是女人眼花了,他将女孩搂在怀里,安慰女人。有时候,他也会觉得对不起贞贞,但是要让自己和不爱的女人在一起,他受不了。

晚上,他们找了一家很不错的酒店。他对贞贞可从来没有这么好过,贞贞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用来掩饰的工具。表面上,他们是夫妻,可是实际上,他们跟陌生人没有什么两样。

他给女人准备了礼物,是一天非常漂亮的项链,在男人心里,他也对不起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不能给她名分,出来见面还要偷偷摸摸的。他能补偿女人,但是无法用心去补偿贞贞。

女人开口说话了,“真漂亮,你还从来没有送给我这么漂亮的礼物,我真羡慕她,可以得到你的爱。”

男人奇怪的说:“亲爱的,你在说什么呢,我最爱的人就是你,这项链是我精心挑选送给你的。”

女人悠悠的抬起头说:“我不是你爱的人,我只是变成了你爱的人的样子,我是贞贞啊!”说完,竟然悲伤的开始流泪。

男人有些懵了,他艰难的说:“亲爱的,我们别开玩笑了,你怎么可能是贞贞呢?”

贞贞哈哈大笑起来,她说:“在她看见我的时候,我就上了她的身,我一直想变成你爱的女人,感受一下你对待爱人的态度。”女人一脸的哀怨,两只眼睛血红恐怖。

男人打了一个冷颤,他惊恐的说:“你到底怎么了,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也不用伤害你自己啊。”

贞贞流出眼泪,绝望的说:“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死了,我恨你,想找你报仇,但是看见你是真心爱她的,我羡慕嫉妒她,但是却下不了手伤害你们。原来作为你的爱人,是这样的幸福。”

男人震撼了,他以为贞贞一定是来找自己报仇的,但是,她却不忍心伤害自己,然而,自己以前却是一再的伤害这个可怜的女人。他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

男人最后和心爱的女人分开了,他已经不能接受任何人,他也是爱贞贞的,为了赎罪,他打算一辈子都一个人过,也许这样,他还会好过一点。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第二篇-束缚鬼

我知道此时的我,又走进了死胡同,亦如当年的我买张远方的票,离开这是非之地,却终归是徒然,心绪烦躁,不清楚前方的路是那么的迷茫,身后的路也是一步比一步模糊,想后退都是遥遥欲坠。

爱对了人总比爱上了人来得重要,我不清楚已经过了多少年,没错,我是束缚鬼,死后因为怨气不散,一直锁在死后的位置徘徊,当初的我是那么的义无反顾,爱上了却爱错了人,人永远不知道,两颗心是绝对不会融入到一块的,一颗心的时候,会一心一意,两颗心的时候,猜忌,欲望横生,终究抵不过。

看着船里四处的残骸,从豪华璀璨到满目疮痍,我经历了无数个春夏秋冬,无数的探险爱好者都是有来无返,因为我寂寞了,寂寞得哪怕一丝风吹过,都让我留念和执着。

这是一艘废弃的游船,一直停靠在这片荒凉的海域旁,人们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停在这里,只是祖祖辈辈都提醒着晚辈,不要靠近那艘船,更不允许踏进它。小时候大人们总是用它来吓唬小孩子,不听话就把你扔到废船上去,为此,连上学要经过那个港湾都绕道走,

一行四人趁着月黑行驶来到废弃的轮船面前,因为早前在村里的传言给它笼罩一层神秘的面纱,海浪轻轻的拍打着沙滩,退去白天的碧海蓝天,此时的海面黑气沉沉,一望无际看得人心里发慌。

在这初夏的海边,风还是微微刺骨,几个黑影在远方挪动着,仔细一看像几个学生。为首的方源拿着狼眼灯,谨慎的照着前方的道路,裹了裹衣领,云丽珠轻声的抱怨着“为什么咱们偏偏深更半夜来啊,你看这黑得不见手指的,咱们还是回去吧。”方源推了推眼镜,温柔的将云丽珠那被风吹乱的头发挽在耳后道“乖啦,白天这也算是文物,有人巡逻的,晚上方便一点不是,刚刚是谁叫着天不怕地不怕要跟着来的啊!”

云丽珠吐吐舌头不说,跟在方源身旁找入口,欧俊忠和秦香摇摇头表示无语,继续拿着迷你聚焦狼眼电筒分别找着。不一会,在船舱的底部找到一个大洞,透过月光,往里看去,彷如宇宙大黑洞,黑黝黝的透着无尽的神秘和恐惧。

欧俊忠率先进去,秦香见欧俊忠进去了,丝毫没有犹豫道“俊忠等我”,方源搂着云丽珠也进去了,里面到处是船只内部破裂留下的残骸,大家激动的用手电四处寻看着,这是一个仓库,透着沉睡的尘埃和发霉的污气,云丽珠赶紧用围巾把鼻口掩住,往前打开货仓门是走廊,欧俊忠走前面两个女孩走中间方源收尾。

看着眼前一行四人,我开心及了,多少年没人来打扰我的寂寞了,哈哈哈……

当走了半天,方源觉得不对劲了,欧俊忠也神色凝重,“我们好像一直在这条走廊循环走着,这是我刚才出发时,在仓库门口做的记号,而现在,却出现在这走廊残旧的墙壁上。”两女生也感觉事情的严重性,害怕的紧紧拉着彼此,方源也冷汗直冒,不错,当时他也做了记号,就是这里,可是刚刚的门却变成了残旧的墙,一块昔日华丽的墙纸,残破的划在一旁,露出半壁残骸的铁墙,看到这任谁也淡定不了。

云丽珠惊恐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转角处那双绿色的高跟鞋,一直跟着我们啊?”秦香朝云丽珠说的那个方向看去,一无所获并没有什么高跟鞋。欧俊忠和方源也没看到什么,但此时心里在打着鼓,方源轻轻的拍着怀里抖得厉害的云丽珠“没事宝贝,是你看花眼了,那里没有东西,”“是啊云丽珠你太紧张了,你看看真的没有你说的鞋子”秦香帮衬道,而紧紧抓着欧俊忠的手,出卖了她表面的淡定。云丽珠转头看去,空无一物,难道真的是自己太紧张出现幻觉了。暗自腹诽,,,

一行人走得大汗淋漓,眼里充满了慌张和恐惧,这个走廊如迷宫一般变幻莫测,脚下的路似如活物般,引导着她们走向未知。该我玩的时候到了,墙上残旧的壁画上一双阴森而戏谑的眼睛注视着眼前这四人。

忽远忽近的钢琴声断断续续的响起,秦香毛骨悚然的问道“你们听见钢琴声了吗?”正在一边敲敲碰碰寻找出路的三人一脸疑惑,秦香看着三人的表情惊慌失措道“你们真的没有听见钢琴声吗?”云丽珠哆嗦道“方源,我也听见钢琴声了,好像是从我们头顶传来的”秦香此时也害怕的躲在欧俊忠的怀里。方源和欧俊忠虽演示得了内心的害怕却阻止不了额前的冷汗,寂静的船厂一声框、框、框的高跟鞋声从黑暗的另一端响起,随着声音的接近,云丽珠尖叫的转身跌撞的跑走,方源和欧俊忠在也掩饰不了内心的害怕往更深的黑暗中跑去,秦香跌坐在地上,因恐惧而颤动的双腿使她全身麻木动弹不了,伴随着鞋声越来越近框、框、框,,,

在黑暗里寻找着云丽珠的方源被一阵琴声所吸引,跟着琴声,来到船的三楼,破烂的桌椅以及腐败的周遭,推开一碰即散的舱门,方源拍着头上的灰尘却看到云丽珠从容做坐在一架年代已久却音律完整的钢琴旁,闭着眼从容的弹着不知名的曲子,方源喜出望外的跑向云丽珠却被云丽珠制止了,“嘘!小声点,你听”方源感觉不对,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道“你不是云丽珠,你是谁?”云丽珠恼怒的睁开了眼,怨恨的眼瞳,没有一丝眼白,好像两个宇宙黑洞般,让方源不寒而粟后退两步。

哀怨的琴声依旧,画面转换,原本漆黑而与冰冷月光照射的船舱,顿时人声鼎盛尖叫连连,方源惊悚的看着周围身着旗袍,头戴高帽的男女纷纷逃散,熊熊烈火中女子神情自若弹着钢琴,布满泪水的脸庞尽显悲鸣,此时大火已围绕着钢琴,烈火的温度灼热的向方源袭来,逃无处逃待最后一丝火光淹没了女子与方源,一切恢复平静,方源睁开眼睛,一具烧焦的人影出现在方源眼前,黑洞的眼里一滴血泪滴落在方源眼里,记忆如洪水般浮现,方源起身紧紧搂住那具焦尸”小茹,对不起,我来晚了”焦尸黑洞的眼泛起涟漓,退去腐败焦臭的身体,恢复了当年清晰可人的模样,看着方源熟悉的脸道“你说过,只要我在原地等你,你一定会来找我,如今我等到你了,却又不得不离开了”此时的方源伤心而自责,看着眼前的小茹慢慢消失,怀里的人变成云丽珠,凉颤地抱着她走出了船舱,看着远方的海面渐渐发白,轻声道“小茹,前生我负你,待来生让你做负我的那个人可好?”

此时船舱内传出尖叫连连,“欧俊忠,那他妈不要拉着我,关键时候弃我而去,你给我滚”秦香拍着身上的灰尘臭骂不断的跑出来,而欧俊忠一脸愧疚的看着秦香又看看方源,羞愧得低下头,秦香看着方源怀里晕倒的云丽珠道“丽珠怎么啦,咋们赶紧走吧,这地真邪乎,”一行人陆续的离开了海岸,问道昨夜究竟怎么回事,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方源沉默的开着车,疲倦的脸上露出不符合年龄的沧桑,透过车镜看着不断远去的海岸以及那艘,船。(完)

作者寄语:大家好!我是林子夜,因为失恋打击久未提笔,现在走出来了,写得不好大家多多包涵,欢迎提出任何意见,打击唾骂的就免了啊!心脏受不了呵呵!!!!!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第三篇-地府奇缘

楔子

时值正午,却是秋风萧瑟,一片阴霾。

一个丫鬟模样的年轻女子走进了“王记棺材铺”,店里的伙计——一个眉清目秀的后生见到她,急忙迎上去。

丫鬟名叫燕儿,是镇上李家员外的仆人。她无限同情地看着小伙计,从贴身衣袋里掏出一束青丝递给他:“这是我为小姐梳头时悄悄积攒下的。小姐的婚期定在下月的十月初二。你,多保重。”燕儿说完,转身离开。

小伙计手捧青丝,不禁悲从中来,落下男儿泪。

“有人吗?”棺材铺的木门被打开,带进一股凉风。进来的是镇上的暴发户赵根。

“伙计,给我扎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就照着妓馆里的香香姑娘的样子做。”赵根喷着满嘴的酒气,“啪!”将一锭银子拍在桌上。

赵根倒卖皮毛生意发家后,第一件事便是将父母亲改葬。赵根生父早亡,母亲再醮。两年前,母亲和继父相继去世。赵根将母亲的棺木启出,与生父合葬。继父那边,赵根为他烧了个年轻美貌的女子算是作为了弥补。原本以为两方都处理圆满了,哪知麻烦大了。

李月芝做梦了。梦到了自己的身体一路下坠,一路下坠,终于坠到了底。睁开眼,四周一片幽深混沌,耳边清静的可怕,只有前方的一处地点闪着微弱的光亮。李月芝隐隐感到不安,因为方圆几里她感受不到一点人的气息。

我这是在哪里?李月芝懵了,今天是她新婚大喜的日子。她睡下后便进入了梦境,来到了这里。

她正发愣之际,前方传来了喜乐吹打的声音,渐渐越来越清晰,是一支迎亲队伍。仔细看去,李月芝吓了一跳,这支队伍中的人一个个目光呆滞,动作机械,打扮怪异,惨白的脸上涂着红晕。

阴婚!李月芝浑身发冷,它直冲自己而来。

迎亲队伍走到她身旁停下,妖里妖气的喜娘将她扶上轿,一路吹吹打打继续上路。

李月芝悄悄掀起盖头,队伍正走进一扇门里,抬眼一瞧城门上的题字,顿时魂不附体。自己真的灵魂出窍,到了阴曹地府了。

李月芝被抬进了新房。扯开盖头一瞧,一间豪华气派但浮华庸俗的宅院。房内灯光幽暗,鬼气森森处处透着诡异。

“啊哈!”有人,不,有鬼进来了。是个男的,走路歪歪斜斜,喝得酩酊大醉,酒气冲天。边走边自言自语:“这小子对我倒也够意思,不枉我养他一回。老的走了,给我个小的。我让他按照香香姑娘的样子做的,也不知道像不像。”

嗯,这不是钱大吗。两年前死于一场疾病。我真的是到了地府了。

“哟,这不是李家小姐吗?”钱大认出她来了,“嘿嘿”地傻笑着:“这小子真孝顺,懂我。知道我嘴里说香香,骨子里却是想也不敢想的李家大小姐。哈,来,让我亲一口。”钱大淫笑着,扑了上来。

李月芝急忙躲闪:“不许碰我!”

“这是地府。你已经不是阳间的千金大小姐了,是我钱大明媒正娶的老婆了,来、来嘛。”

钱大将李月芝逼到了一个死角,张着双臂扑过来。

“啊!”快要接近时,钱大忽的一震,身前像是有双无形的手将他挡了回去。

钱大吃了一惊。与她近距离接触,他分明嗅到了人的气息。这女子的前身并非纸躯,而是带着人的魂魄入了阴间且身上带有僻邪之物。

怎么回事,哪里搞错了?这里面一定有事。

好好的洞房花烛夜被搅合了,钱大带着一肚子气和疑惑退到了外室,呼呼大睡。

李月芝等了一会儿确认安全后,将门窗堵严实后疲倦地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梦里她有又来到了城外的那片翠竹林。

当日,她陪同父母外出游玩,因事与他们怄气,独自跑开了。不想在竹林中迷失了方向,天公也在此时不作美下起雨来。李月芝就近寻了一处茅屋避雨。推开门,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男子。为避嫌疑,男子走出门去,将屋子让给了她。

不多时,外面竟来了三五个泼皮,也要到屋中避雨。年轻男子拦住,不让其进入。

“这茅屋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泼皮头子牛二(李月芝后来知道)嚷道。

“因为——”年轻男子假意说:“在下的舍妹在屋中避雨。为了女儿家的清白,还请各位见谅。”

“你妹妹?”牛二打量一下男子,不怀好意的笑道:“既是你家妹妹,我更要看看了。万一看准了,你就是我大舅哥了。”

“哈——”泼皮们一阵哄笑。

“去、去、去,别挡了大爷的道。”牛二推搡着年轻男子。

“不可。”男子伸开双臂,挡在门前:“你们不能进去。”

“就凭你也想拦住我?信不信大爷一个拳头让你满地找牙。”牛二一挥手:“弟兄们,进去!”

“想要推开这扇门,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

泼皮们傻了,呆愣片刻后,牛二撸胳膊挽袖子:“好,老子今天就从你身上踏过去。”

李月芝在茅屋中听到了一阵拳脚击打的声音,夹杂着泼皮们的猥琐谩骂。任凭如何,年轻男子始终一声不吭。

牛二急了,抬起一双大脚跺向了年轻男子的心口,“噗!”男子吐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敢挡老子的道,活得不耐烦了。”

眼见茅屋的木门被打开,李月芝心急如焚,诚惶诚恐。恰在此时,府上寻找小姐的人马及时赶到。李月芝得救了,泼皮们被教训,年轻男子被抬入李府养伤。

“若不是听到此处传来打斗声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父亲心有余悸。

两人的情缘由此展开。

年轻男子叫安顺,是镇上“王记棺材铺”的伙计,专擅纸扎各种祭品,尤其是人物,鲜活灵动,栩栩如生。

“你照着我的样子扎一个吧?”李月芝对他说。

“不可、不可。这纸扎人乃是阴间地府所用,活人扎来只会增添晦气。”

看着他满脸通红的局促样子,李月芝忍不住“扑哧——”笑了。

“呀,快来看,小姐有反应了,小姐有反应了!”耳边传来一阵叫喊,李月芝睁开眼睛,一片光芒刺目,这里分明是她的新家啊。

“怎么回事?”她问身边的丫鬟冰儿,她跟随自己陪嫁到了夫家。

“娘子可醒了。”夫君一脸关切:“一早醒来,发现娘子浑身冰凉,任凭如何叫喊也没有反应,为夫吓坏了。倘若娘子再不苏醒,为夫可就要去请郎中了。”

李月芝抱歉地一笑:“我没事,劳烦相公挂念了。”

“我家小姐自幼身子骨弱,想来是昨晚太过劳累以至于……”冰儿说着,突然脸一红,止住了口。

夫君安抚了一阵后,离开了。冰儿凑近李月芝的耳朵:“小姐,小安他、昨晚死了。”

什么?李月芝心头猛的一震,肝胆俱裂,碎了一地,“怎么会这样?”

“小姐昨晚成亲之时,小安服毒自尽了。死前,手里攥着一支蝴蝶。”

蝴蝶。曾经在自家的花园中,安顺捉了一只蝴蝶赠与她。想到此,李月芝泪如雨下。

“小姐,别哭、别哭啊。要是让夫家看到如何是好啊。”冰儿慌忙为小姐拭泪。

李月芝哭罢,打开首饰盒取出几件首饰递给冰儿:“拿去当了,替我买些纸钱给他。”

以上就是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一点的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