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短篇楼梯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短篇楼梯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7楼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大全超吓人、校园宿舍鬼故事超短、关于校园鬼故事听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短篇楼梯第一篇-诡秘追踪:逝已至瓷

这个瓷瓶有点邪,很多人都因为它死了,原来它不仅可以装饰,还可以装命!——卷首语

异瓷

直到A大的校门口被花圈占据,直到张伟峰的遗像出现在了政教处,汪骋雨却还是不能接受张伟峰已经远离人世的现实。

他不能说服自己相信一个人会以只能用离奇称呼的方式暴毙。

张伟峰,汪骋雨,苏磊是整天形影不离的好友,又住在同一个寝室。所以几人上下学都一起去。可是前天晚上张伟峰却不等其他人径自回到了寝室,缩在洗手间里清洗一个痛体黑漆漆的从校外买来的瓷花瓶。直到晚上,水声依然响彻整个寝室。汪骋雨终于不耐烦,拉开洗手间的门,张伟峰还在反反复复的用海绵擦洗着那个花瓶。汪骋雨楞了,他眼中的瓷花瓶已经干净的没有一丝污垢,但张伟峰却一直念叨着:“为什么一直都洗不干净,怎么一直都有污泥?”

不知为何,汪骋雨觉得花瓶很特别,但又不知道这种异样的感觉来自何方。

汪骋雨过去轻轻的拍了拍张伟峰的肩膀,张伟峰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花瓶上,受到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本来就放在瓶颈处的右手下意识的伸进了花瓶里,死死的卡住无法取下。张伟峰像是中了邪,怨恨的盯着汪骋雨,恨恨的说了句“你欠我一次”然后扬起右手,重重的挥下。

时间仿佛都凝固了,汪骋雨的心脏狂跳。

花瓶应声而碎,然后,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一条条裂痕,从右手,到肩膀,到胸膛,最后在头颅汇集。“啪”的一声,张伟峰的身体就成了无数碎块。

前一秒还能说会动的一个人,下一秒就成了尸块。

汪骋雨的目光聚焦在瓷瓶碎片上的时候,才发现这个花瓶竟然连内胆也是黑色,与外面浑然一气。他终于知道先前异样的感觉来自何处了。

一件表面光滑的物品,无论什么颜色,只要有光线,就一定可以反光。可是汪骋雨眼前的碎片,虽然呈黑色,却怎样也不能反射光线。只是努力的散发出纯粹的黑色。

王氏古玩

宿舍里死了人,很快就轰动了全校。警察一早就封锁了宿舍,张伟峰的尸块尽然又一块块的拼凑在一起,构成完整的尸体全然没有一丝裂痕。汪骋雨没有把碎瓷交给警方,而是拿给了读化学系的女友荣姗姗帮忙化验。

苏磊在听说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就一蹶不振,毕竟一起生活了三年。好友的突然离去对苏磊的打击是最大的。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汪骋雨终于在学校东门旁找到了张伟峰口中的“王氏古玩”,老板是一个满头白发看起来很憔悴的老人。看到气势汹汹走进来的汪骋雨,老板一点也没有慌张,甚至惶恐都没有。

“小伙子出事了是吧?”古玩店老板的一句话就把汪骋雨的气焰消减了大半。

老板也不停顿:“想不到这个诅咒真的应验了,天意……”老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汪骋雨,这个花瓶根本不是人为上色,而是制它的陶土就是黑色。”荣珊珊充满惊恐的声音不断从电话里传出,汪骋雨早已愕然麻木,提起花瓶,他现在还心有余悸。鬼大爷:

古玩店老板似乎愈加平静了“她说的没有错啊。制瓷瓶的陶土是千年古棺周围随棺椁一起腐化的泥土。所以被叫做煞土,待泥土烧成瓷瓶时,煞土的煞气也就附在了瓷瓶上,那天的小伙子就买走了一个刚发掘的煞瓶。”

“可是他竟然说瓶子洗不干净,又说我欠他一次,这又是怎么回事?”

老板似乎有难言之隐,面对汪骋雨的发问长吁一声,“这样的煞瓶是很邪乎的,买家说洗不干净只是被煞气干扰了视觉,很正常,而且实不相瞒,煞瓶本身存在着一个少有人知的诅咒。”老人顿了顿,开始讲述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几年前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女孩叫袁芫,袁芫很喜欢玩瓷,尤其是对陪葬瓷器感兴趣。家庭又富有,什么青花瓷,唐三彩她都玩腻了。在她十九岁生日那年,她男友送给她一个别致的瓷花瓶,花瓶通体乌黑,纹络复杂,样式和颜色都很罕见,袁芫很是喜欢。她并不知道那是一个以前养过盅的煞瓶啊,果不其然第二天袁家就出了事,家里人发现她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与煞瓶碎落得满地都是。因为非正常死亡,所以袁芫的魂魄停留在了死去的地方不能离去,知道了男友故意害死她的事情真相,怨魂一直徘徊不去,附在了煞瓶上。以后只要谁拥有煞瓶都会诡异的死去。这个诅咒就被人们叫做“盅瓷咒”。

汪骋雨早就张大了嘴巴,原来简简单单的一个瓷瓶还有如此复杂的故事。这样一说来张伟峰的死也就好解释了:张伟峰买走了煞瓶,被煞瓶上袁芫的鬼魂害死。可是张伟峰这个一向讨厌古董的人怎么会突然爱好玩瓷了呢?事情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至于你说的欠他一次,我也不清楚,不过你可以招魂亲自问问他。”老板说完话就不再吭声,汪骋雨心中百感交集,晃晃悠悠的走向寝室。

校园鬼故事短篇楼梯第二篇-钟楼怪人

宿舍距离钟楼不过三百米,踏出宿舍门口,刚好能望见钟楼。钟楼夹在实验楼和教学楼之间,背后是一个小山坡。我总觉得在那个地方立个钟楼不太舒服,每次回宿舍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大钟上泛着的黄色荧光在黑漆漆的夜里显得有些诡异。

“你们说,钟楼里会不会住了个怪物呀?”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跟他们说道。

“鬼故事看多了吧。”大兵斜了我一眼,“钟楼里面灌满了水泥,别说怪物,神仙也住不了。”

“我炸,哈哈。”洪九大笑起来,“又赢了。”

“不玩了。”大兵郁闷地扔下手中的牌,“洪九你的运气也太好了吧,每次都是你赢。”

“是啊,你被鬼附身了吧。”我晃着手中厚厚的一叠牌,“我都还没出牌呢。”

洪九笑个不停,“赢的收拾。”我和大兵十分默契地说道。

洪九还想抗议,我们已经爬上床去了。王鸣还在看书,我们大吵大闹对他丝毫没有影响。

我依然在想钟楼会不会住了个怪物,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冷醒了,睁开眼一看,发现我正躺在钟楼脚下,不禁吓了一跳,周围黑漆漆空荡荡的,冷风呼呼地吹着。我看着大钟,上面竟然泛着阴深深的幽蓝色光芒,而时间停在了午夜十二点!

突然,幽蓝的大钟传来“咚、咚、咚”几声闷响。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我冷汗直冒,刚刚站起身来,腿一软又跌倒了。

只见它长着蛇的脑袋,鹰的身子,四个马蹄,后面还有一条猪尾巴。

“你……你就是住在钟楼里的怪物?”我的身体不住颤抖,又打了个喷嚏。

它阴阳怪气地笑着,伸出长长的舌头。突然它的舌头分成了四个,向我冲过来,四个舌头绑住了我的四肢,我动弹不得,惊恐地看着它。它把我慢慢抬起,仔细打量了一番,又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接着张开大嘴巴,把我往里送。

“救命啊……”我闭着眼睛大喊起来。

听到啪啪两声,怪物不见了。只见宿舍三个家伙正抬着我,我摸摸火辣辣的脸,“刚刚谁打我?”

“鸣哥说只有这个办法能让你醒过来。”洪九嘿嘿笑着。

“放开我。”我大喊。

结果他们三个一起放手,我没有任何准备,摔倒在地上。

“哎哟”,我摸着屁股,“你们……”

“是你说要放手的。”大兵无辜地看着我,他们几个哈哈大笑。

我看了看四周,天已经亮了,而我们所在的地方正是钟楼!我心中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这就要问你了。”王鸣抱着胳膊,不再说话。

我有些莫名其妙,看向大兵。

校园鬼故事短篇楼梯第三篇-魔鬼座位

相传有一间学校,其中的一间教室的一个座位位置长期是留空的;甚至连桌椅也不予设置。

有人说曾有学生在那里离奇暴毙,因此猛鬼传闻不绝于耳。

还有另一个更为诡异的传闻,在近年间传得更为言犹耳,就是有人相信此位置乃是“魔鬼之位”,原因是这座位就是位于学校六楼的第六间课室中第六行的第六个座位,六六六六”,即是大魔鬼之数。

学校上上下下的人都称这座位为“魔鬼座位”,每有教师任职该班的班主任,都避免在该位置设立座位,以求安心。

有一个故事,就是关于以上的“魔鬼座位”

第一节-教师无知起祸根

林Sir是某中学的一位新任老师,由于思想新派,因此对该校的一切怪异传闻,都视为无稽之谈。

一天,当林Sir途经一条走廊时,恰巧碰见满脸愁容的郭校长,于是上前欲了解一下。

“郭校长,早晨。”林Sir走到郭校长面前问安。

“啊,早晨。”郭校长这时才如梦初醒般发现林Sir的存在,还微抖身子,吓了一跳。

“校长,有甚么难题吗?”见校长如此的沉思懊恼,林Sir表现得很关切。校长长叹了一声,点头默认。

“是有关六乙班的。”校长带点无奈地说。

校园鬼故事短篇楼梯第四篇-水晶风铃

“呵呵,你们新生刚来学校,对环境也不熟悉,就不安排你们太繁重的活儿了……”学生会主席沈浩的话在林月儿的耳边回荡着,好像就在身边似的。

“这个伪君子、无赖、流氓、无耻之徒……”搜刮着大脑中自记事起所知道的所有类似字眼儿,林月儿在心中狠狠骂道。

入校不到三个月,一次大学生才艺表演令得林月儿一举成名。无论是仰慕她的才华横溢还是对她清丽脱俗的外貌垂涎欲滴,总之整个外国语学院的男生几乎全民皆兵地展开了对她的求爱攻势。自然,仪表堂堂,风流倜傥的学生会主席沈浩也自命不凡地加入了竞争者的队伍,而且借助手中的特权与林月儿频繁接触。然而事与愿违,高傲的林月儿对这位“领导”并无好感,相反地对其虚伪的言行和无微不至的搔扰深表厌恶,并多次当着众人的面让这位沈大主席难堪至极。

学生会活动部,物品储藏室,林月儿和宋彩霞正灰头土脸地整理清扫着这间酷似废品回收站的房间。这学期已经是第七次了,威逼利诱,工于心计的沈浩充分地利用了手中的职权在公报私仇。这间物品储藏室原本是用来存放活动部在各类校园庆典和活动时所需的器材物品的,但十年前校区的改造使得这间二百多平米的房间成为了堆放学生会各类过往废弃杂物的“回收站”。事实上,这间老旧的储藏室已经多年未经打扫了。

清扫着厚如毡毯的灰尘,整理着五花八门的陈年旧物,在心中骂累了的林月儿徒劳而机械地对付着这份全校大扫除中最“轻松”的工作。身边的宋彩霞来自一个边远山区的农村,从小习惯劳作的她对这个繁重枯燥的工作显得兴致盎然,一边卖力地打扫,一边叽叽喳喳地对林月儿说个不停:“月儿,平常看着你那么温文尔雅,我还嘀咕着今天这活儿你干不了多久呢,没想到你也这么能干。”

“呵呵。”林月儿淡淡地笑了笑,漂亮女孩是眼高手低的花瓶,这个偏见似乎几千年都没变过,哪怕是二十一世纪也是如此,无奈的林月儿早已学会用习惯来平衡心中的委屈和愤怒。

“对不起哦。”宋彩霞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林月儿一时间有点茫然。

“因为我小看你了啊。”宋彩霞红了红脸说道,“老人家说的对,‘人不可貌相’。”

“彩霞……”原来质朴的宋彩霞是为了这个道歉的。

“月儿,我真的好佩服你哦。”宋彩霞低下头继续打扫,“原以为古代传说中才有的才女,居然现在就在我的身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你们家一定是个书香世家了。”

“嗯。”林月儿轻声道,“算是世家了,很多东西都是父母要求我学的。”

“对了,月儿。”宋彩霞继续问道,“你父母是做什么的啊?”

“我父亲是研究玄学的,母亲是考古工作者。”林月儿答道。

校园鬼故事短篇楼梯第五篇-我喜欢你的皮

找啊找

陈彤觉得自己特别倒霉,学校偏赶上自己急着看比赛的这晚停电。他只好偷偷地跑出了寝室,想到外面的网吧去上网。

路过体育馆时,陈彤撞到了一个人。陈彤觉得肩膀一阵刺痛,但是他很诧异,这么空旷的地方,自己竟然完全没有看到这个有些驼背的瘦弱同学。这位同学好像凭空就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鬼影。

陈彤揉了揉肩膀,对那个同学说:“没事吧,哥们儿?”他想自己人高马大的,还被撞得很疼,那个看起来很瘦弱的家伙岂不是疼得更厉害。

“没事儿。”那个同学头都没抬,淡淡地答应了一声。他在原地慢慢地转着圈子,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你丢了什么东西?”陈彤问,他想可能因为自己撞到了人家,所以才使人家丢了什么东西。

“我找我的皮。”那个同学还是那么漫不经心地回答。

陈彤愣了一下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冷笑了一下,暗想自己难道遇到了一个疯子吗?他不想搭理那位同学了,转身就要离开。

“我找到了。”那个同学忽然惊喜地说道。

陈彤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时,只见那个同学仍低羞头,脸藏在月光的阴影里,正僵硬地抬着一只胳膊指着自己:“我的皮在你身上。”

“你有病吧?”陈彤不耐烦地骂了一句,但是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心陡然提到了嗓子眼儿。

他发现自己身上似乎真的多了什么东西,低头看看,那好像是一件衣服,皱巴巴地搭在自己的肩上,而且似乎有一股难闻的气味淡淡地飘出来。这是经过刚刚一撞,从那个人身上跑到自己身上的吗?

陈彤小心地捻起那东西,发觉那东西触手有些黏腻,竟然真的是一张未风干的人皮!

“你是什么人?”陈彤心里一紧,他感觉到自己后背正有冷汗渗出来。

“我是谁不重要,但是你拿了我的皮,我就要拿你的皮。我还挺喜欢你的皮呢!”那个人阴沉地笑了起来,忽然抬起了头。看见他的脸,陈彤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那个人竟然没有脸皮,他的脸上是青丝缠绕的血肉。圆鼓鼓的眼球暴突出来,两排白森森的牙齿一开一合,正敲击出诡异骇人的笑声!

陈彤惊恐极了,他想跑,但是他的腿已经没有了力气。这时,那个人慢慢地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脱掉自己的衣服。月光幽冷,只见他浑身上下竟然都没有皮!

陈彤觉得自己的皮下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然后,他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短篇楼梯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短篇楼梯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