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短篇六篇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短篇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小说、校园鬼故事大全、短小鬼故事校园版、有声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短篇六篇第一篇-恐怖的学校宿舍

学校这两年招的学生人数远远超过了当初预定的计划人数,以至于学校的宿舍楼根本不够住,没办法,只能打开了已经封了4年的D座C栋宿舍楼。大家都是新生,至于四年前究竟发生过什么除了学校里的领导几乎没人知道,凡是知道这事的学哥学姐不是毕业了就是退学了,没办法,大家就只能从大二大三的学姐学哥那打听点零零碎碎的所谓的真相。对于C栋为什么封大家的说法不一,总之是里面曾经出过怪事,学生们疯的疯,傻的傻。退学的退学。学校承诺,会加快速度建设新宿舍楼,而且住宿条件会比其他的宿舍楼还好,让大家先安心住着。大家虽都有点怕,但因为实在也没有地方住再加上学校领导的承诺,也只能硬着头皮住进了C栋。

搬入C栋半年了,风平浪静,除了有几个学生精神不好外。压力太大了吧,放着谁住在这里谁都会压抑成疾的。新宿舍楼还在施工中,好像没有刚开始施工时干得那么快了。也许学校领导也觉得是杞人忧天了,呵呵。阿达想。

说实话,C栋也蛮不错的,虽说封了好几年,但里面的一些设施还是挺新的,比起其他的宿舍楼算上上品了,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是个男女混合宿舍楼。每层楼的中间只隔着一层夹板。有几层楼的夹板都被一些调皮的男生捅了一个个小洞,晚上睡觉前总爱蹲在夹板旁边隔着洞往女生宿舍偷窥一会。特别是夏天。

说来也怪,今年的夏天真的是出奇的热,这是阿达从没遇见过的。阿达的家乡有山有水,夏天不会太热冬天不会太冷,的确是个好地方。阿达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难免有些不适应现在这么热的鬼天气。于是一下晚自习阿达总是快马加鞭的往宿舍赶,希望可以在洗手间或者澡间占到一个位置,然后来到和那几个哥们之前约好的地点。学校对C栋管的比较松懈,所以有的人洗刷完毕后从来不回宿舍,去哪了?当然是夹板旁!阿达他们也是。这样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女孩子穿着吊带甚至是穿着内衣从这些男生的眼皮底子下走过来走过去。阿达以前觉得那样不好,自从被哥们拉过去一次后就再也不这么觉得了。在这个充满着好奇与诱惑的年龄,没人能够控制得住这股来自内心深处的激动。

校园鬼故事短篇六篇第二篇-噩运数字

第一个数字

你的生日代表了上天赋予你的天性,隐藏在身体里的数字密码。通过对你生命数字的分析,可预知你的人生发展,以及爱情道路上的所可能遇到的状况。现提供在线免费测算,快来揭晓属于你的幸运密码吧。

宇希在互联网上随便找了一个免费测字算命的网站,如实输入了自己的姓名和阳历生日,然后网络给了她结果,她的幸运数字是“6”。

为什么测幸运数字?还不是因为校门口那家新开的礼品店。

昨天下午的时候,宇希和同寝室的好友孔怡雯怀着淘宝的信念步入了那家礼品店,马上被那设计新奇的钥匙链吸引了眼球,各种颜色的水晶被设计成十个数字的模样,正当宇希想在十个数字中挑选一个最漂亮的时候,老板煞有其事地对宇希说:“别急着选,这种水晶是很有灵性的,最好选个自己的幸运数字,如果不幸选到了自己最不适合的数字的话,可是会倒大霉的。”

当时孔怡雯瞪大了双眼说了一句:“不会这么邪门吧?”

老板不置可否地笑笑,“如果想买这种水晶的话,我劝你还是要搞清楚你的幸运数字到底是什么。”

宇希不知道网上算命是不是可信,不过她真的很喜欢那水晶钥匙链,难道那水晶有什么磁场?唉,漂亮的东西对女孩子而言都是有磁场的,就买了数字为6的钥匙链吧,不会真的那么玄的,况且6又是一个很吉祥的数字。

第二天,宇希和孔怡雯又来到了那家礼品店,望向那一排钥匙链的时候,发现一下子少了几个,宇希突然很怕六的数字已经被人买走,因为老板那天说过钥匙链只有十个,整个中国仅此十个,这是她在东南亚旅游的时候从一条崎岖小路上的一个自称占卜师的女人手中买来的,据说这些水晶全都集结了天地灵气,可不是普通的石头。

宇希终于找到了数字6的钥匙链,还好,还没有被卖出去,宇希轻轻摘下钥匙链,和孔怡雯来到了老板那里。

老板给她们分别开了票,告诉她们去款台交款。宇希瞄了一眼孔怡雯的小票,居然和自己的价钱不一样,自己的红水晶钥匙链是33元,而孔怡雯的黄色水晶则是23元。

“为什么价钱不一样呢?”宇希问老板,因为她不满意自己选的偏偏是贵的。

老板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宇希,幽幽地吐出几个字,“每颗水晶都不一样,懂吗?”

宇希悻悻地转身,在等待交款的时候,她盯着那张印有价目的小票发呆,上面的“33”看得她有些眼晕,这两个数字好像幻化成了一个旋涡要把她吸进去,那未知的黑洞里好像有什么恶魔在等着她。

出门的时候,宇希把钥匙链挂在了随身携带的钥匙上,然后问孔怡雯:“你的幸运数字也是在网上测出来的吗?”

“是啊,虽然网上算命不那么可信,但是我觉得没那么严重,就随便找了个网站测了一下,你的呢?”

“我的也是。”宇希心里似乎放心了一些。

当天晚上,宇希做了一个梦,梦见她遇到了一个异国的女巫在给她测算幸运数字,结果,她的幸运数字是5,而6则是能给她带来噩运的数字。宇希被吓醒了,大半夜当即打开电脑,她登陆了另一个网站,再次输入了名字和出生日期。她后悔买钥匙链之前没有多试几个网站,或者干脆找个算命的算一下,她万分希望另一个网站测出的结果还是6!

鼠标指示在“开始测算”的按键上,许久,宇希才深呼了一口气,点了下去。

是5,不是6!

宇希有种坠入深渊的感觉,好像一条条无形的手臂要把她拉入地狱一样,一个个数字就像是地狱里的恶鬼一样纠缠着她。到底是这个梦还是那神秘的数字水晶给了她这种恐惧感?

校园鬼故事短篇六篇第三篇-校园怪谈之普通人

01、应验了未来日记

周末。我又跑去跳蚤市场淘旧书。今天的天气不太好,天空灰蒙蒙的,还下着小雨。因此市场里的人并不多,摊贩们也都偷起懒来,尤其是旧书贩。我不死心地把市场寻了个遍,终于让我在东北角发现了一个小书摊。

我兴奋地走过去,然而很快我就失望了,摊上全是10元一本的盗版书。书贩做生意的态度也很不积极,他一直低着头,看都不看我一眼。我不悦地转身正准备离去时,突然听见有人说:“蹲下身来。”

我回过头。看见书贩还是低着头。我问他:“刚才是你跟我说话吗?”

书贩慢吞吞地抬起头,是一张苍白尖削的脸,他对我摇摇头说:“不是。”

这下我疑惑了,那刚才是谁在说话,难道是我出现幻听?就在这个时候,我意外瞥见了脚下方的日记本。之前我怎么一直没有看见它呢,我蹲下身,拿起这本日记本打量起来,方形,金色封套,带着锁,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我对书贩说:“有钥匙吗?我想看看里面,如果合适的话,我可以买下它。”

书贩瞟了一眼我手中的日记本,漠不关心地说:“这日记本不是我摊上的,也许是谁落在那儿的吧。”

原来它已经有主人了。我惋惜地把它放回原地,它的封套上有一个指纹膜槽,一时兴起,我把自己的食指贴了上去。咔嚓一声,日记本上的锁竟然就此打开了。

书贩怪声怪气地嘲讽我说:“自己的日记本都不认得。”

人类指纹的不可重复性谁都知道,可是我是真的不记得自己有过这样一本日记本。尽管莫名其妙,我还是把它带回了家。我钻进自己的房间。把门关好,再一次把自己的食指贴上指纹膜槽,日记本听话地打开了。

我迫不及待地翻开,里面有一篇已经写好的日记,日期是2015年9月2日。我望向书桌上的台历,此刻的日期是2015年9月1日。

未来的日记?这不会是我写下的吧。我怎么可能写下未来的日记呢?可是。这又确实是我的笔迹,字写得算不上优美,却很端正。

日记里这样记载着2015年9月2日,也就是明天发生的事:下午放学后,我走进了鲤鱼街的第一个十字路口左转的那条小路。在那里,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日记记载得很简略。奇怪的事?我的心扑扑地跳着。

这一夜我根本睡不着,第二天顶着一对黑眼圈就去了学校,英文测验可想而知地考得一塌糊涂。我心神恍惚又躁动不安地从上午挨到了下午,一放学。我就赶去了鲤鱼街。

那是一条人少安静的小路。尽头堆着一些人们不要的旧物。我躲在旧物后面看见出现在鲤鱼街的主角是同班男生稻稻和隔壁理科班的男生蒋轩。稻稻和蒋轩的交情好是众所周知的事,据说曾有些品行不好的男生老爱敲诈瘦小软弱的稻稻,强健的蒋轩有一次出手帮了稻稻,从此就经常看见他们俩结伴而行。

稻稻和蒋轩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呢?我困惑地透过事先就准备好的望远镜继续观望。他们俩先是交头接耳地聊了一阵,然后稻稻拿出一个本子,方形,金色封套,带着锁,就像是我这本日记本的另一个双胞胎成品。

不同的是。稻稻的本子的封套上有两个指纹膜槽。我看见稻稻和蒋轩分别把各自的左手食指贴上去,接着他们说了一些话,像在进行某种神秘的仪式,让人沮丧的是我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大概过了一两分钟,他们把手从本子上移开,稻稻把本子装进书包,而蒋轩笑得特别诡异。

2015年9月2日。我果然在鲤鱼街的一条小路上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校园鬼故事短篇六篇第四篇-解剖课上的死尸

同学们!现在我给你上人体解剖课。

那个戴着无框眼镜的中年教授,刷地揭下了盖在我身上的尸布,露出了如出生婴儿的我。

许多女生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把头转了过去,只有那些男生还乍着胆子,看着我这具还年轻着的胴体。

教授很严肃,扶了扶眼镜,说:“死者是一三十五岁男性,死亡原因是先天性心脏病。”

教授戴上了手套,拿起了放在消毒盘里的手术刀,准备在我冰凉的肚皮上开一刀。

那柄锋利的小刀走在我身上,摧枯拉朽毫不费力地,我的腹腔就完整地展示在这些未来的医生们面前了。

“这是胃,这是肝,这是脾……”

“老师……”一个男同学举手,说。

“嗯?有事么?”

“老师,那尸体……”男同学指着我,嘴唇颤抖得象秋天的树叶,战栗的双腿却象筛糠。

“唉!你们日后天天都要接触到生与死,这样地怕一个死尸怎么得了?”教授叹息道。

“不……是,教授,那死尸眼睛睁开了。”男同学鼓足最大的勇气说。

说完这句话,解剖室里女孩们的尖叫声就不绝于耳,象一只只受惊的蝴蝶,纷纷地逃离了解剖室,只有十多个胆子大的男同学,一个个脸色吓得和我的脸一样白。

“这不可能!”教授转身看我,却看到我睁大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他。

“噢”地一声,教授从嘴腔里低沉地吐出一丝气流,在经过牙齿和声带的时候发出了以上的声音,便无声无息地倒下了。

“老师老师!”同学们扶着倒下的教授,发现他已断了气,脸上笼罩着一层像我死时带着那种青黑色。

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我只是好奇地看看我的肚子里构造,没想这样却因此吓死了一名教授。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着实感到良心不安。

于是,我决定再也不睁开眼睛了,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睁眼。

校园鬼故事短篇六篇第五篇-魂囚

我的肉不见了

晚上,苏寒急匆匆地走在回寝室的路上。经过体育馆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人在地上爬来爬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苏寒只是看了看,脚下并没有停。这时,那个人突然叫住了他。

“同学,帮帮我吧,帮我找一找。”

“好的,可以。不过你在找什么?”

“肉,我的肉不见了。”

“什么?”苏寒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神经病。

那个人突然爬到他的面前,跪在那儿,撕开了身上肥肥大大的衣服。

苏寒看见了那个人的身体。

只见,那人的衣服下赫然只有白森森粘着一点点儿碎肉的骨架,皮肤、肌肉和内脏全都不见了。苏寒吓得大叫一声,差点儿跌坐在地。

这时,一声凄厉的尖叫忽然响起:“放了我,放我出去!”

叫声来自那个人的身体里。那个人的肋骨内突然出现一双手,从里面抓住了他的肋骨。一张黑漆漆、看不清的脸在那双手之后出现,叫声正是来自那张脸。

苏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遇到了鬼。他哪里还敢多呆一秒,大叫一声,连滚带爬地逃了。

苏寒狼狈地逃回了寝室。他的样子惊到了室友们,大家都凑过来询问。苏寒结结巴巴好半天,才说清了自己的遭遇。

听苏寒说完,李固的脸变得惨白无比。他恐惧地说:“完了,完了!”

“怎么,什么完了?”另两个室友余劲和展翼飞问。

“你们都没听过学校里的那个传说吗?这所学校以前有个学生总是被室友欺负,他一直沉默不语。谁知有一天他突然疯了,半夜砍死了室友,还把室友的肉生吞了下去。后来他的室友闹鬼,从身体里吃空了他。而他死后却把自己的身体当成牢笼,困住了室友的灵魂,于是两个人组合成了一个‘鬼中鬼’。据说它们曾经经常在学校出现,谁遇到谁就会死。这些年学校可能搞了什么辟邪的东西,它们被压制住了,好久都没有出现过了。现在苏寒遇到的肯定是它们,苏寒危险了!”

苏寒本来就恐惧未消,听了李固的话,更是吓得不知所措。

“怎么办,怎么办?你们可要帮我想办法,我可不想死啊!”

李固等三人沉默了一下,然后互相看了看,才一起点头说:“放心,我们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短篇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短篇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77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