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短篇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好看的校园长篇鬼故事、一句话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长篇、校园恐怖灵异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短篇第一篇-深夜血凶

“你知不知道我死得有多惨?”这凄惨的叫喊犹如夜空里划过耳边的蝙蝠,让人不寒而栗。睡得正香的王瑰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弹了起来。“不用怕,这是我的手机铃声。”一旁的姜少奇一边坏坏地笑,一边拿起手机接电话。“变态!”王瑰骂了一句,就蒙着被子继续找周公去了。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大约在半夜里,迷迷糊糊的王瑰又隐约听到那恐怖的铃声,但这次他只是翻了个身,便沉入了梦乡。

“你知不知道我死得有多惨?”……这诡异的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回荡在屋子里,而寒夜的冷风也顺着窗户的空隙溜了进来。这一次王瑰再也无法忍受,掀开被子,打开身边的灯,大声地叫道:“有完没……”可他的话还没从嘴里吐完,就活生生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吞了回去。在他的前方,不足一米距离的书桌上,红色的血犹如瀑布的流水一般从桌上淌到地上,而在血水中则有一具七零八落的尸体。

凄惨的叫声正是来自于姜少奇那部手机的铃声,而现在手机有一半塞进了姜少奇的嘴里,露出了有屏幕的另一半。姜少奇圆圆的脑袋也随着手机的振动,仿佛一个不倒翁,在桌子上晃来晃去,而他的眼睛如铜铃一般凸出来,死死地盯着王瑰。

“救……救命啊……”王瑰想喊出声来,可他那颤抖的声音竟然是那样的无力。

而铃声还是一遍又一遍的,毫无止尽地响着,仿佛要把周围的一切都拖下地狱。

海王大学一年一度的“新生欢迎大会”热闹非凡,可以容纳近三千人的学校大礼堂里座无虚席,甚至连走廊和礼堂外面的窗户边都挤满了人。这些观众除了刚入学的新生以外,高年级的学生也都来捧场,甚至一些其他大学的学生和社会上的人士也跑来观看。当然这场欢迎大会之所以如此吸引人,不是因为海王大学校长的欢迎致辞有多么动听,而全是因为该校的学生会副主席兼文艺部部长的校花秦梦遥——这位刚刚在全国SHOWGIRL电视比赛中拿到亚军的美人会在这场新生欢迎大会上登台献艺,所以才吸引来如此多的人。

校保安不停地扯着嗓子喊,用身体连成一线,努力让礼堂外的人不再往里面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在距离这喧闹礼堂的不远处,立着一座大哲学家黑格尔的雕像,那儿倒是一个清静的地方,雕像的下面站着一个拖着行李箱的青年,从他有些失望和迷茫的眼神里一看就知道是刚入学的新生。

“不过如此。”新生周瞳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不免有些抱怨老妈千方百计逼着自己考大学了。

周瞳拖着自己的行李,往宿舍的方向走去。可当他走到一个转弯处的时候,突然一辆红色跑车冲了出来,好在周瞳反应迅速,匆忙一闪,跌倒在地上,不过总算勉强避开了车。而开车的人,也被吓了一跳,踩了急刹车。

车门砰的一声打开,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孩从车上跳了下来,周瞳出于一个男性的本能,稍稍愣了一下,但这种感觉很快就被心里的怒火烧得一干二净。

“臭丫头,你想杀人啊?”周瞳站起身来,嘴上毫不留情,即使面对的是这样一位美女,刚才也确实是危险,就差那么一点点,周瞳也许就直接被送进太平间了。

这次倒是轮到美女愣了一愣,她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男生会这样对自己说话。

美女深吸了一口气,想到刚才毕竟是自己不对,所以还是努力地挤出一点笑容,问道:“你是新生吧?”

“你管我是不是,在校园里这么开车,如果你不是女孩子,看我不狠狠揍你!”周瞳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也不再看美女一眼,转身就走。

“没风度的男人。”美女哼了一声,转身上了车,急急忙忙地往礼堂的方向赶去。

“秦梦遥的车!”礼堂门口一阵骚动,向着美女开来的耀眼的红色跑车围过去。

在大礼堂的主席台上,此时的海王大学校长林书海却是脸色难看,心事重重,一副烦躁不安的神态。校长助理从台下慌慌张张地跑上来,在林书海的耳边说道:“校长,公安部的人来了!”此时的林书海再也坐不住了,甚至忘了交代一句,便走下主席台,赶往自己的校长办公室。

校园鬼故事短篇第二篇-校园鬼故事|男生宿舍鬼事连连

大学的时候,老二住在我的上铺,是一个极邋遢的人。

老二其实长得还算不错,做派也不错,刚开学的时候相当受女生欢迎。只是人实在是太邋遢,以至于后来没有女生敢靠近他。当初在没有遇到他时,我认为自己已经够邋遢的了,可是比起他来,真是小巫见大巫。我只不过是有时会耍耍床单翻过来调过去的小把戏,而老二从不铺床单,亦无被褥之分。哪个在身上,哪个为被子。他的床上什么都有,从教课书到卫生纸。老二从来都是在床上更衣,有一次从我头上跳下来,脚上竟然已经穿好了皮鞋。问他,他告诉我上床时忘了脱。更有一次在解剖学考试前,我看见他从被窝里拿出一个扇面大小玻璃盒子,里面放着的神经元标本。他一边对着窗口外的阳光看着一边又不知从何处扯出根油条大嚼。俨然是《欢乐英雄》中的王动,让人神往。

寝室里有了这样的家伙,卫生根本不可能达标。导员给我们寝室下了最后通碟,如果卫生再不达标,全寝室八个人都要通报批评。老大火了,要给老二好看。老二这才极不情愿地收拾起他的床。他往床下扔着东西,我们几个人就戴着医用口罩还有塑胶手套在下面接着。十几本小说、无数只袜子、灰色的白背心、硬硬的内裤还有几根油条和半袋咸菜以及一大堆的粘糊糊的卫生纸。我们强忍着恶心把这些扔进垃圾袋,老二还不时地回头说着这个不能扔,那个还有用。过了好久,老二翻着自己的床底,突然兴奋地喊着。

内裤!!!

KAO,你这都扔了一堆。我们几个一脸的不以为然。

可是这条不是我的。老二回过头来,神色十分兴奋。他手指上挑着一条深红色内裤。正面三角部分缕空,后面只有窄窄的一条。性感至极,是一条女人内裤。

老二一边兴奋地摇着手里的内裤一边说,我在床板缝里发现的。

这里原来是女寝,当然可能有这些东西了。找到卫生巾也不至于这样大惊小怪的呀。

看我们都在低头收拾垃圾没有什么反应,老二失望地打开窗户大声喊着。

再见了,性感内裤。

第二天,我被对面床的老三吵醒,只见他神色慌张指着我头顶。我站起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老二坐在床边,拿着我们寝室八个人共用的大镜子。他本来短发,却将镜子放在盘着的腿上,然后左手慢慢从耳边拂过,右手的梳子顺着一直梳到胸前。明明是在梳空气,却好像他真的有齐胸长发一般。好一会老二才放下梳子,左手扶腮对着镜子左顾右盼,许久才长叹了一声。慢慢抬起眼皮,冲着我们柔声说到,你们瞧着我做什么?当时我们七个人都感觉背后一阵冷风。

老二从床边的梯子慢慢爬了下来,拿起桌上的水壶。

我已经打好水了,我用一壶洗衣服,剩下的给你们用吧。

走出门时,老二回头对我们嫣然一笑。留下我们七个大老爷们傻在那里。

在食堂远远看着老二用汤勺一口一口往嘴里抿着大米粥,老大说,可能是由于收拾床对老二的打击太大了,所以会造成他心理失常最终表现出人格错乱,也许等到卫生检查以后恢复原状就会好的。还好在课堂上除了猛记笔记和偶尔抬起头与讲药理的胖老太太相视一笑以外,老二表现还都算正常。至少没有别人查觉他的性格变异,这还是让我们比较欣慰的。

可是回到寝室我们发现老二突然对眉清目秀的老五青睐有加。老二坐在老五的床上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还时不时拉拉老五的衣角,替老五掸去肩上的头屑。老五哭丧着脸不停地用眼光询问老大,老大只是闭着眼不住地点头,老五没有办法只好忍着。晚上熄灯前,老二竟然要为老五洗脚。老五颤抖着将双脚放进水盆,当老二用双手轻轻抚摸着老五的双脚时,老五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喊着老大,老大躺上床上大喝一声。

老五,忍!!!

我看见老五咬住了自己的枕巾。

我们以为只要等到老二睡着了,一切也都会跟着告一段落,可是没有想到事情发生的是那么突然。半夜老五的一声惨叫把我们惊醒,我们才意识到出事了。这时老二已经不在自己的床上,他正与老五纠缠在老五的床上。我们把他们拉开,老五一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在一段时间里我们几个人一直都在怀疑老五已经被老二给侵犯了。等我们把他俩分开才发现老二近似乎裸体,光光的身子只穿着一条内裤,那条深红色的女人内裤。

老大几下子就把那条内裤从老二的身上给扯了下来,老二也跟着昏迷了过去。我们几个看着那条内裤,然后一起找来剪子将那条内裤剪成了无数小片。第二天老二起床时一脸的诧异。他小声地对我说,老八,不知道为什么我昨天睡觉没穿内裤。而且还做了个奇怪的梦,我变成一个女人,喜欢穿暴露的内衣。KAO,风骚极了……

校园鬼故事短篇第三篇-以祸相许

英雄救美

今天对郑岩来说是个不幸的日子,女友李清移情别恋,跟着高富帅跑了,只丢下了一句“我觉得我们之间不合适”就结束了一年多的感情。郑岩在酒吧喝得烂醉,直到老板下逐客令才跌跌撞撞地沿着漆黑的小巷向着学校走去。

“救命啊!”幽深的小巷深处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孩凄厉的呼救声。郑岩循声望去,远处昏暗的路灯下,一个身着白裙的女孩正和一个黑衣男子撕扯在一起。那黑衣男子掐住女孩的脖子正把她往身旁的一辆轿车中塞去。

“放开那个女孩!”郑岩借着酒劲儿厉声喝道。女孩见来了救兵,猛地挣扎了一下,从黑衣男子的魔爪中逃了出来,并迅速躲到了郑岩的背后。

也许是喝得太多了,郑岩两眼发花,只觉得黑衣男子的脸上一团模糊,竟然完全看不出他的五官。

“滚开!”黑衣男子冲着郑岩恶狠狠地吼道。

酒精极大刺激了郑岩体内的男性荷尔蒙,黑衣男子这句叫嚣不仅没能吓退郑岩,反而挑起了他的怒火。他瞪着血红的双眼看着面前的黑衣男子,忽然一拳向他的脸上打了过去。

并没有看到黑衣男子做出任何闪避动作,可郑岩这一拳却打在了空气中。黑衣男子冷笑了一声,已出现在了郑岩的身后,径直向着那穿白裙的女生抓去。

被无视的感觉令郑岩彻底火了,他紧追上去对着黑衣男子的背影就是一通乱拳。可黑衣男子就像没有实体一般,郑岩的每一拳竟然都落到了空处,不一会儿的功夫已累得他气喘吁吁。

小巷的深处突然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应该是有路人听到了喊叫声前来查看情况。黑衣男子冷冷地瞟了郑岩一眼,幽幽地说了声:“你一定会后悔的!”说完,转身消失在了苍茫的夜色之中。

郑岩双腿一软,贴着黑衣男子的那辆褐色的轿车瘫倒了下去。忽然一股寒意袭来,顿时让他寒毛倒竖,这哪里是什么汽车?这分明是一具装了四个轮子的棺材!

头痛欲裂之下,郑岩的意识很快便有些恍惚。他最后的印象是一只滑润的小手轻轻擦去了他额头上的汗珠,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谢谢你,陌生人,我终于找到了可以以身相许的好男人了……”

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过后,郑岩的意识完全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校园鬼故事短篇第四篇-梦游女生

医学院,李教授和同学认识完毕,就开始为新入学的新生们放幻灯片讲解尸体解剖课。

“在这堂课里,首先为大家讲解的是男体解剖,你们看,这是左胸肌,血管、神经、肌肉、内脏……这块大拇指的肌肉是平时我们用来数钱的……”李教授细心地讲解着,一边把尸体的肌肉一块块卸下来,这是具成熟的男性尸体,已经处理过了,整体呈咖啡色,微微散发着浮?马林防腐剂的味道。“劈啪”,李教授又面无表情地把小孩和女人的尸体扔到了教学台上,突然,女生小许“哇哇”地呕吐起来,李教授眉头一皱,说:“这还是标本讲学就怕成那样,以后实体解剖课怎么上,要当医生这么胆小怎么行?”上完课后,吐了一地的小许被同寝室的同学王亚搀扶着走了。

小许对王亚解释说,其实她胆子很小,是父母看到学医有前途,才怂恿她考医学系的,没有想到上学的第一天就被骂了。王亚说,没有关系,以后实体解剖课的时候,她和她分一个组帮助她克服心理难关。

很快到了晚上,王亚为了锻炼同学们的胆量,就给大家讲故事入睡:

“从前,在欧洲的一个城市,流传着一种可怕的瘟疫,很多得了那种病的人都无一例外的死了。一个叫卡米娜的年轻女人,也不幸染上了这个可怕的病,于是她被当瘟神一样和正常人隔离了开来,住进了一个统一的病房,这个病房共有三十个人,每天早上,都会一定有一个病人被拉出去送往太平间。卡米娜心里很害怕,晚上就睡不着了,到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她听到一阵奇怪的脚步声,“通,通,通,通,”她把被子轻轻揭开,发现有个老太婆,拄着拐杖,脸上挂着一丝神秘的微笑,最后,她来到一个床位前,为那个病人从头到尾摸了一遍骨头,然后转身出去了。第二天,那个被老太婆摸过骨头的病人就被拉入了太平间。”

小许问:“那第二天晚上怎么样了呢?”

王亚继续讲:“第二天晚上,卡米娜发现老太婆又重复了一遍昨天的事情,凡是被她摸过骨头的病人无一例外通通死去。而且,老太婆是按床位的顺序来了,再过一星期很快就轮到她了,也就是说,一星期之后卡米娜将会被送入太平间,而且,病房还在不断住进新的病人。”

小许说:“好可怕啊,你不要再继续讲了。”其他胆子大的同学都说很想知道后来发生的故事。

王亚扁扁嘴:“好吧,为了小许,今天就说这么多,明天继续讲。”

第二天上解剖课,小许和王亚分到了一个尸体,王亚说,“如果你害怕,那就我动刀,你记录吧。”

于是王亚把尸布掀开,这是一具中年男性的尸体,于是王亚拿起手术刀,按照阶梯教室屏幕上教授的指示切了下去……内脏一个个被取出来了,王亚从容地操作着,俨然一个未来的主刀医师。

解剖完后,王亚松了口气,只有小许还瞪大眼睛呆呆看着尸体,手里还拿着笔记本,额头上冒着细细的冷汗。

晚上,王亚继续为同学们讲昨晚的故事:“卡米娜知道那个老太婆是个妖怪,可是只有她一个人能见到老太婆包括听到那奇怪的声音,所有人都不相信和理会她的话。她没有办法,就乘白天看管病房的人打瞌睡的时候,翻墙逃了出来,跑回了自己的家,她不知道一星期过去那个老太婆会不会找到她,摸她的骨头,就一天到晚藏在衣橱里,到了十二点的时候,她却听到那个声音真的响起来了,“通,通,通,通”,老太婆真的找她索命来了。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她的家里突然溜进来一个小偷,他看到卡米娜的桌子上放着一瓶没有喝完的酒,就把酒喝了下去,醉倒在椅子上,那个脸上挂着神秘微笑的老太婆,在小偷的身上摸了一遍,走了。最后的结局是,卡米娜没有死,小偷死了。故事讲完了。”王亚看看周围的同学,大部分已经在睡梦中了,小许也一点反映也没有,于是也昏昏入睡了。

半夜,王亚被一阵奇怪的声响吵醒了,只见自己床前立着一个人影,吓了一大跳,一看是小许,正想问她什么事情时,她却“通,通,通,通”地走出门去了。可能是上洗手间吧,王亚想,于是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大家都象往常一样上着课,小许上解剖课的时候,看到尸体也再不畏畏缩缩了。王亚心里非常高兴。

很快又到了晚上,十二点钟过后,寝室的同学都进入了梦乡,“通,通,通,通”声音又把王亚吵醒了,王亚一看竟然又是小许,她正想提醒小许不要把声音弄那么大时候,小许竟然平举起两只手,面无表情地跳着走出去了。王亚感觉小许是梦游了,为了以防万一,她偷偷地跟在小许后面,看到小许走出寝室大楼,向教学楼方向走去了,于是王亚就一路跟了过去。最后发现小许竟然进了白天他们上课的解剖室。她到底去解剖室干什么呢?王亚心里很纳闷,于是偷偷走上前,轻手轻脚走到门边,向里面张望,她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小许正蹲在地上,张开嘴,啃一具尸体的脚趾头,嘴里还发出满意的“咕咕”声。“啊”王亚胆子这么大的人也惊得叫了起来。小许回过头,裂开粘满鲜血的嘴,呵呵地笑着问王亚:“好好吃的酒心巧克力,要不要也来尝一口?”王亚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叫醒她只会让事情更糟,于是她蹑手蹑脚地回身离开了。

第二天,王亚把昨晚她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小许,希望她能努力通过心理暗示控制自己的怪异行为。

没有想到小许知道自己的晚上有梦游啃尸体的行为后,怎么也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一下子就精神失常了。

后来,小许梦游一直没有治好,只好被迫退学了。

再后来,小许家里说小许跳楼自杀了。

梦游女生的故事,却在这所医学院里,流传了开来。

据说一到了晚上,在那间教学大楼里,经常会传来“通,通,通,通”的脚步声,那个小许啃过尸体的解剖室,晚上也会突然莫名其妙传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不知道是不是小许的鬼魂,还在哪里徘徊不定呢?

校园鬼故事短篇第五篇-骨咒

梁晓雨站在东南民族大学的足球场下,笑兮兮地看着对面的卡奇。

“这么说,你昨天晚上在和扎拉一起吃饭了?”卡奇看上去在压制自己的怒气。

“是啊,怎么了?”梁晓雨喜欢看卡奇脸涨红的样子。

“而且,你今天还答应了昆撒的约会?”卡奇的脸涨得更红了,看上去就象一个充气的红皮球,仿佛被针一扎就要爆炸般。

卡奇、扎拉、昆撒是从同一个少数民族同一个村寨走出来的,三个人形影不离,一起来这所大学读书,却不约而同地喜欢上了梁晓雨。

梁晓雨也喜欢和他们三人,和城市里的常见男孩不同,有种少见的淳朴、单纯,仿佛如不懂事的男孩般没有心机。三个人各有千秋,卡奇沉稳多智,扎拉活泼开朗,昆撒沉静内向。其实,三个人当中,她还是喜欢卡奇多点。但她更喜欢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喜欢让三个男孩都围着她转。

“那我怎么办?”卡奇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付梁晓雨。这里的女孩和他们那里不同,他根本就猜不到她的心思。

“嗯,和昆撒看完电影后,我还想去逛商场买件衣服,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梁晓雨心中暗笑个不停,装出副沉吟的样子。

“我有时间!”卡奇马上接过话:“随时可以,只要你愿意。”

梁晓雨记得有人说过,要看一个人是否爱你,最简单的方法是看他是否变傻了。爱上别人的人总是很傻的。而要看一个人是否被别人爱着,最简单的方法是看她是否变聪明了。被人爱的人总是特别聪明的。而卡奇等三人的表现好象证明了这个道理。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3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