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不能太恐怖3篇

本文3个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不能太恐怖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鬼故事在线收听最恐怖长篇恐怖鬼故事长篇在线收听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不能太恐怖、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不能太恐怖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不能太恐怖第一篇-唱戏的鬼

小敏和小刚是一对兄妹,他们的家境贫寒,父母早逝,日子过得非常的艰难。尽管如此,兄妹两个还是相依为命,一直以来,本上都是哥哥照顾妹妹,两人相处得非常的融洽,粗茶淡饭已经让他们非常的满足。

小敏和小刚以前以要饭为生,后来跟着一个乞丐学会了唱戏,于是两个人以卖唱为主,勉强也能填饱肚子。每天小刚抱着一把二胡,后面跟着小敏,两个人到各个餐馆去,给人家卖唱。赚的钱还要分一部分给餐馆的老板,有些餐馆老板,看这两兄妹非常的可怜,他们不会收两兄妹的钱,仍然让他们在自己的餐馆里面卖唱。两手妹感恩戴德,常记着他们的好,没人买唱的时候,他们就帮餐馆老板干些活。有时候餐馆老板会给他们一些吃的,两兄妹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是一种幸福。

一天他们在餐馆里面卖唱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老人称自己是做绸缎生意的,家里还有几个钱。老人称自己的老婆特别喜欢听戏,两兄妹的戏,唱得很好,想要邀请他们去自己的家里给自己的老婆唱戏。

这是第一次,有人主动邀请两兄妹去他的家里面唱戏。两兄妹有一些呆呆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老人说:“只因为我的夫人特别喜欢听戏,所以才请你们到我的家里为她献唱,刚才听到你们唱戏,的确唱得非常的好,我想我的老婆一定也非常的喜欢。如果你们跟我一起去,我将会给你们一人一块大洋,我在这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是诚心邀请你们去我的家里为我的夫人唱戏,如果你们愿意就跟着我走吧。”

两兄妹不知如何是好,他们看见眼前这个老人慈眉善目,看上去像是一个大好人。而且一人一块大洋这个报酬太具有吸引力,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吃到一顿像样的饭,要是有了这两块大洋,他们就能过着更好的生活,还能为未来进行一番打算。两兄妹看着餐馆的老板,老板的脸色不是太好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两兄妹管不了那么多,他们想最坏的打算,大不了是唱完戏人家不给钱而已。两人答应了,跟着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人一起走了。

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向危险一步一步的靠近,他们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他们完全被这个老人的长相所迷惑。餐馆老板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自己刚才已经给他们驶过了脸色,让他们不要跟着那个老板走,但是最终他们还是答应了那个老板,看来他们将会是凶多吉少,两个可怜的孩子,真是可惜了。餐馆老板摇头叹息着,心里一阵的惆怅。

走了很远的路,他们终于到达了老人的家。果然是大户人家,老人的家非常的气派,是一所大宅子,还没有进去,就已经感受到了它的威严。兄妹两人相互看了看,觉得有一些拘束起来,自己从来没有来过像这样豪华的地方,自己唱戏也是跟老乞丐学的,不知道,像是自己这样的水平,给大户的太太唱戏,会不会被人家嘲笑?

老人将兄妹两个人带进院子里,兄妹两个人惊呆了,这里简直就像是仙境一样,雕梁画栋,院子里面种满了奇珍异草,长长的走廊上雕着漂亮的东西。一座凉亭建在荷花池上面,像是仙境一样,下面各色的鱼,快活的游来游去。兄妹两个人都看呆了,要不是老人,他们一辈子也没有机会看见这样的美景,住在这里面的太太,不知道有怎样的福气,她应该就是仙女吧。

老人家两个人带到一处平房,房子看上去虽然不是特别的新,但是里面的摆设非常的豪华,他们显得局促不安,老人笑道,“今天太晚了,明天你们一大早起来给太太唱戏,今天你们就先住在这里,一切等唱完戏以后再说。”

第二天兄妹两人起得非常早,他们在等待着给哪个仙女一样的太太读唱戏。有人将他们两个带到一个大房间里面,这里像是一个豪华的宫殿,里面摆放着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两兄妹呆呆的站在房间里面,不敢随意的乱动,生怕自己破坏了里面的东西。

老人出现了,他一改慈眉善目的样子,猥琐的眼光紧紧的盯着小敏,老人嘿嘿的笑着,“实话告诉你们,我请你们回来并不是真的要让你为我的太太唱戏。我看这个小姑娘长的非常的漂亮,让你们回来是让这个小姑娘给我做小妾。”小敏一听,说什么也不愿意,自己还只是十几岁的小姑娘,这么老的老头做小妾呢!而且自己不是一个贪慕虚荣的人,不会为了眼前这一点点的利益而断送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小刚自然更加不同意,虽然自己和妹妹过得非常的清苦,但是他也绝对不会叫妹妹往火坑里面推。

两人都坚决的反对了老人的意思,说什么也不愿意让小敏成为老人的小妾。老人狰狞的笑着,“既然你们进了我的家,别想着还能出去。”说着就要上前来拉小敏的手,小刚上前制止着,被老人叫来的人打成重伤,最后可怜的小敏也没能逃脱老人的魔掌。奄奄一息的小刚,被丢在了街上,小刚这痛苦绝望当中,慢慢的停止了呼吸。而失去了清白的小敏,也悬梁自尽了。

7天过后是两个人的头七,老人早就忘记了这件事情,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外出应酬花天酒地,仗着自己有几个钱,到处为非作歹,干尽了坏事。老人喝的醉醺醺的回到了家里,他发现家里的人都坐在院子里,院子上面有一个小舞台,是供家里人看戏的地方。家里的人都呆呆的坐在那里望着台子上,似乎台子上,正在演着一出好戏。

下面的人都痴痴的望着台上,他们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院子里安静的可怕。老人大吼一声,“你们这群混蛋,这么晚了不睡觉在院子里做什么?你们盯着台子上做什么?难道上面有鬼演戏给你们看!”老人说到这里,连忙住了嘴,他被自己刚才说的话吓了一跳。是啊,上面一个人都没有,下面的人却好像看得津津有味,难道上面真的有鬼在演戏给他们看。这怎么可能!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

正当老人要离开的时候,一条长长的红色绸带飞了过来,绕在了老人的腰上。老人感觉自己身体一空,被这条头绸带拉上了舞台。

他看见了两个脸色苍白的人,这两个人正是自己前段时间害死的两兄妹。他惊恐的大叫一声,“怎么回事你们两个,你们不是已经死掉了吗?”兄妹两人,嘿嘿的笑着,黑色的血液从他们的嘴里面流了出来。他们的脸上像是画上了厚厚的浓妆,白的吓人。两人开始唱着戏,小敏都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一把大砍刀,她扮演的好像是行刑的刽子手角色。小刚捉住老人,将他压在台上,小敏手起刀落,老人的头就掉在了地上。

第二天人们在舞台上发现了老人的尸体,他的尸体已经僵硬了,头滚落在一边,老人是跪着的,就像是戏里面,被砍头的人。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不能太恐怖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不能太恐怖第二篇-悬念故事之变脸

2013年7月,一场强热带风暴席卷了整个佛罗里达州,肆虐的风雨盘桓在迈阿密不肯离去。平日热闹的街道到了夜晚显得异常冷清,几乎见不到人影。

布莱恩是联邦调查局迈阿密分局的一名普通警员,这天轮到他和同事欧文在局里值夜班。漆黑的窗外,狂风裹挟着暴雨,伴随着隆隆的雷声,远方天际不时亮起一道刺目的闪电。坐在电脑前的欧文小声说了一句:“希望今晚不要发生什么事情。”可他的话音未落,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布莱恩的妻子艾丽丝在电话那端惊恐地叫道:“你快回来吧,我好害怕,好像有人偷偷溜进了房子!”

布莱恩的家距警局大约20分钟的车程。他跳下车,浑身上下顿时被雨淋得湿透。抬头看去,他家的二层小楼阴沉沉地隐没在黑夜中。布莱恩的心剧烈地往下一沉,抽出佩枪,小心翼翼地靠近房子。

大门敞开着,整幢房子静悄悄的。布莱恩的嗓子里像吞进了滚烫的炭球,又紧又痛,可他还是谨慎地挨个房间进行搜查。

在餐厅的门口,布莱恩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借着路灯稀薄的光,他看到脚下横着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他心惊胆战地打开手电筒,映入眼帘的是妻子惨白的面孔和惊恐的双眸,诡异恐怖!

这时,从落地窗方向传来一阵簌簌的响声,布莱恩连忙举枪,可是黑夜遮挡了一切,他什么也看不见。

就在布莱恩踌躇之际,一道闪电亮起,将站在落地窗外的一个人影清清楚楚映照出来,那是张熟悉的面孔,而且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在布莱恩的噩梦中出现。

布莱恩冲到屋外,却已是空无一人!这时,欧文不放心同伴,驱车赶了过来。恐怖凶残的场面令他倍感震惊,两人默默地对现场做了初步勘查后,始终绷紧面孔的布莱恩突然用惊恐的语气说:“我刚才看见凶手了!”

欧文探询地望着他:“是谁?”“是卡洛斯!”布莱恩轻轻吐出这个名字,却像在空中打了个炸雷,欧文顿时呆住了。

5年前,迈阿密接连发生凶杀案,被害人都为30岁左右的女性。联邦调查局接手了此案,布莱恩和欧文也参与了侦破过程。

经过深入调查,警方发现被害人有个共同特点:婚后出轨。这会是导致她们被杀害的原因吗?如果是这样,凶手一定有过失败的婚史。循着这一线索,又通过对犯罪现场一些物证的提取分析和大量的排查工作,他们最终将凶手锁定在一个叫卡洛斯的男人身上。

15年前,卡洛斯的妻子雪儿抛下他和7岁的儿子,与一个有钱男人私奔了。郁闷至极的卡洛斯从此借酒浇愁,不思上进,靠着微薄的失业金以及房屋的租金勉强度日,而到手的钱他又用来买醉,对儿子毫不关心。有一天,卡洛斯的儿子独自在外面玩耍时失踪,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卡洛斯对此似乎也没放在心上,照旧醉生梦死地混日子。

面对找上门来的警察,喝得醉醺醺的卡洛斯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他甚至满不在乎地说,因为对妻子怀有怨恨,他把愤怒转移到儿子身上。因此他亲手杀死了儿子,并把尸体抛进了大海。

就在众人准备给卡洛斯铐上手铐之际,他突然掐住欧文的脖子,死死不放。布莱恩只得瞄准卡洛斯扣动了扳机。

卡洛斯咽气前,表情古怪地瞪着布莱恩,嘴角含着一丝冷笑,断断续续地说:“我会回来找你的!”因卡洛斯死前对所犯罪行都已招供,连环案就此了结。从此,迈阿密再没有类似案件发生。

死人突然复活又作案,可能吗?

这起案件引起了联邦调查局的高度重视,特派一位资深探员格伦负责调查。不幸的是,当时正值狂风暴雨,现场室外的所有痕迹都被冲刷干净,而在室内也没有找到任何强行闯入的痕迹。为了验证布莱恩关于杀人凶魔复活报仇的说法,警方掘开了卡洛斯的墓穴,里面是一具几近腐烂的尸体,经法医确认,就是卡洛斯。

经过一系列调查取证,格伦突然提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极为震惊的猜想。他认为,案发当晚根本没有第三人出现,是布莱恩接电话时假装说妻子出了事,然后匆匆赶回家,在欧文赶到前杀掉了妻子,并假称看到死去的卡洛斯。至于他这样做的动机也已经查清—艾丽丝在外面有了情人!格伦拿出艾丽丝与一个男网友的聊天记录,语言极尽暧昧。几天后,一起意外事件印证了格伦的说法。一个名叫凯莉的妇女在夜晚回家途中遭到持刀歹徒的袭击,幸好被几名路人撞上。歹徒没来得及下手便跑掉了。而凯莉所描述的凶犯样子竟与布莱恩一模一样。格伦当即下令对布莱恩实施抓捕。

事先已得到消息的布莱恩驾车发疯般地行驶在郊区公路上,疑惑和愤恨交织在心头。到底是谁在诬陷自己?难道真的是卡洛斯复活了?他该如何洗清冤情?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欧文。“伙计,出事了!”他焦急地说,“刚接到报案,昨晚东区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卡洛斯的前妻雪儿,并且有目击证人,指证你当晚在现场附近出现过。”

夜晚郊外的公路冷清而空旷。布莱恩打开车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进入联邦调查局的资料库,调出一年前的卷宗,仔细研读中,一个不寻常的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两天后,布莱恩趁着夜色悄悄驾车来到了偏僻的哥顿路,卡洛斯的旧宅就在路旁,这所平房如今已被充公并租了出去。此时,只有一个房间从窗帘的缝隙中隐隐透出一丝光亮。

布莱恩走上前敲了敲门,半晌,门才缓缓地打开。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看到布莱恩,漠然地问:“你找谁?”布莱恩微微一笑说:“我找卡洛斯。”那人用怪异的眼神瞪着他,冷冷说道:“对不起,那你只有去地狱找他了。”布莱恩点了点头,随即问道:“那么,我找雷米,他是这里的房客。”那人似乎厌倦了谈话,做出要关门的架势。

布莱恩识趣地告辞转身离开。走到车门前,一群警察突然冲上来把他团团围住,将他押解远去。

一个人影悄悄地向外窥探,他正是租住在卡洛斯房子里的雷米,看着布莱恩被带走,他嘴角露出了胜利的冷笑。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雷米迟疑了片刻,拉开门,猛然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吓得浑身一震。“史蒂夫!”那女人颤声叫着缓缓抬起头,雷米瞬间神色大变,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满脸的惊惧。

“史蒂夫,我是你妈妈雪儿呀!”那女人向前踏上一步,伸手想要拥抱他,雷米骇得倒退两步,一把甩开那女人触到他胳膊的手,语无伦次地叫道:“别碰我,你这个坏女人,你已经死了!你该死—丢下我和爸爸!”

他猛然住了口,因为他视线的余光看到格伦和布莱恩从阴暗处走了出来。布莱恩说:“我在翻阅卷宗时,发现一个不大合理的细节,卡洛斯没等我们讯问就把所有罪状都招认了,还提到杀死了儿子,他为什么要说这些?答案只有一个—他想用生命来保护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卡洛斯的儿子。”

当布莱恩发现这个细节后,突然想到,卡洛斯的儿子可能并没有死而是长大成人了。因为童年阴影,人格发生扭曲,从而对那些不忠的女人怀有深深的恨意,导致杀机突起,那么所有的疑问就都解释得通了。

只是,如果这个孩子还活着,他会在哪里?布莱恩想到,卡洛斯由于多年的颓废生活,已经很少和人来往了,布莱恩很自然地想到租住卡洛斯房子的房客。于是,他给欧文打电话,让他调查一下。

结果让布莱恩大为振奋,这位叫雷米的租客不仅与卡洛斯失踪的儿子在年龄上完全吻合,而且雷米竟是一名混迹于好莱坞的化妆师,他最擅长的技术就是塑型化妆,能把一个人变成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人。如此一来,困扰布莱恩的疑团—复活的卡洛斯以及第二个布莱恩就迎刃而解了。布莱恩将自己的猜测通过欧文与格伦进行了交流,于是他们将计就计联手导演了这出戏。雷米被捕后,警方果然在他的住所搜出用来装扮卡洛斯和布莱恩的假脸模。至于死而复活的雪儿,则是警方聘请了另一位精通此术的化妆师来完成的,布莱恩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手法,终于使雷米败在自己设计的圈套中!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不能太恐怖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不能太恐怖第三篇-一双红色高跟鞋

最近几天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外出游玩,月儿的老公带着婆婆和孩子外出兜玩半个北京城,工作归工作,谁不想放松一下。

公司这几天忙的天昏地暗,听说是老板的女儿要来管理,公司上下乱成一团,好好的一个假期就这么泡汤了,月儿沮丧的倒头大睡。

半夜被金属般的刺耳声惊醒,房里灰沉沉一片,月光透过窗口射进屋内,单间少了平日的热闹显得有点冷清,月儿起身倒了杯水,身体一下子僵住不动,她看到窗边好像有什么东西闪过的样子,但很快她恢复正常,想想最近可能是太忙碌导致错觉。

月儿把水一昂而尽,又昏昏欲睡了过去,一声玻璃破碎声又把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月儿起身往客厅看去,借着月光,玻璃闪着诡异的光线,月儿看到长长的窗帘下放着一双大红色的恨天高,红到要滴出血来,鞋后跟是白色的,月儿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可以看的那么清楚,清楚到好像鞋子就放在自己眼前一样,让她疑惑的家里没有人穿这种类型的高跟鞋,月儿本身不喜欢穿高跟鞋的,婆婆就更不可能了,可是怎么会有的。想到这,月儿打一个冷颤,怕一不注意鞋子自己就动了。

“哇,月月,你昨晚捉贼去了么?”同事宁美看着顶着两个熊猫眼的月儿调侃道。

月儿没说话,挥挥手表示不想说话,做了一个暗示的表情,宁美立刻回答:“放心,新老板还没到,你累了就闭目养神下咯!反正现在群龙无首,你就是睡死过去也没人理你的啦!”

月儿简直就快困趴了,但是怎么都睡不着,总觉得有一双眼睛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在暗地里盯着自己。

一阵刺耳的声音把月儿惊得一身冷汗,原来是老公简的电话,说是路上出了点小意外,今天没办法准时到家,还麻烦下老婆大人多独处一天,回家后一定重重打赏。

月儿笑声如铃,简是他在一次旅游中认识的,那时月儿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因为不认识将军澳的路途,一直跟着简的背后走,差点被以为是小偷惯犯,他们的相识也算是戏剧性。之后聊天聊开了都知道是同城的,渐渐萌生了爱意的两人很快堕入情网,结婚生子,一晃8年过去,孩子也6岁了。

简有了自己的事业开始忙碌起来,但是对家人的心情关顾的很好,他尊重每个人的想法,不强迫家里人做任何事,月儿提出要自己找工作的还是简举双手双脚赞成的,婆婆的赞同也是让月儿兴奋不已,人的一生莫过就是嫁个好老公和一个通情达理的婆婆。

挂完电话,月儿起身看了周围,才发现整个公司只剩下她一个人,看了看手表,十二点大家都去吃饭了吧!

月儿拉开抽屉准备拿即食面充饥,手快速的抽回,好像摸到了皮肤触感的东西,月儿低头一看,抽屉里只有之前准备备战几包即食面跟酸奶。

难道是我太敏感了?

苏月儿~

“谁。”除了风扇空调呼呼声外,没有任何声音,当月儿去给面冲水时,刚才那个凄叫声又响起:“苏月儿~”

声音是在吧房外传来的,由远至近,直到声源已经到吧房门口才停止,月儿屏住呼吸,盯着门外,忘记把水源的开关关掉,沸腾的水溢出,月儿吃痛的叫了一声,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她傻眼了,一只只黑色的虫子从原本的即食面桶里爬出来,已经完全看不到面了,成群的爬出,月儿发现自己手上还爬着几只黑色虫子,有的皮肤已经被啃出一个个小洞,鲜血直流。月儿慌乱的拍掉虫子,刚冲出房门,迎面而来的一个长发女人,骷髅脸上的皮肤,蜡黄蜡黄的,皮肤形成无数道皱纹,不时有类似油脂类的东西滴落,双眼少了原有的皮肤托衬,整个眼珠子鼓了出来,鼻子只剩下两个鼻孔骨架,一排白森森的牙齿裸露在外,有的还爬着白色的蛆虫,脸几乎要跟月儿贴到一起。

“你叫魂啊,鬼叫什么?”她厌恶的看了一眼神色慌张的月儿,说话的是月儿的上司于音,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妈,用大妈一词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1米5的身高,140的体重,根本就是一颗圆滚滚的肉球,说大妈还是已经很给面子了。

于音平日就挺尖酸刻薄的,为人吝啬,老爱找月儿的茬,经常让月儿加班到三更半夜,抽屉里的即食面也是为此用来备战的。

恐怖的女人在于音进来后就不见了,月儿惊慌失措的跑回家,刚吃完饭回来的同事被撞的冒金星。

丈夫简跟婆婆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孩子已经睡着了,安顿好孩子,简回到房里,他看到妻子月儿坐在梳妆台前,身着一件红色的旗袍,眼神空洞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手上拿着的红唇膏一次次的在嘴边画着。

“月儿……”简试探性的叫了下,月儿缓缓的站起身,很温柔的向简微微一笑,“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

简愣了愣,心想着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月儿已经走到跟前,搂着简,眼神迷离的望着他。

不,她不是月儿,简猛的推开了怀里女子,只见她原本光滑的皮肤,一点点的掉落,脸上一大块血淋淋的坑洼,全身的皮肤残缺的不成样子,加上房里的绿色灯光,现场更加的阴森诡异。

“你到底是谁。”简怒吼着。尽量给足自己气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呵呵~呵呵,你忘记了么?我是云幂,我们那天还聊的好好的,你们运气好,中途转团逃过一劫,我就没那么幸运了。”

眼前的女人一下恢复了死前的样貌,是她,是在旅游大巴上遇见的女人,他还称赞过她下巴长的痣是好痣,是富贵命。

“你把我老婆弄哪里去了?快把我老婆还给我。”

女鬼抵到简的面前,两人的距离几乎要碰到了一起。

“你是要你老婆呢?还是要拥有你老婆身体的我呢?哈哈~什么都不要紧,我会让你爱上我的。那时候你老婆就什么都不是了。哈哈……”

漆黑的窗外,幽幽着回荡着诡异的笑声,月儿的身体也因为女鬼的离开软瘫在简的怀里。因为这一事,月儿连续发烧了一个星期,好在那晚的事月儿根本就没印象,这人刚一好就急着要去上班,简无论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只好让她去了。

公司的所有代表部门都派出一个人去参加今天的例会,今天的会有点不一样,主角是老板的女儿。她一头乌黑的卷发,五官精致,细白的皮肤白里透红,最抢眼的还是她下巴那颗痣,她踩着恨天高眼神似乎盯着台下的月儿似乎在宣布自己的主导权:“大家好,很高兴跟大家共事,我叫罗云幂。”

月儿瞥眼看到她的双脚,脚下踩着那红到滴血的双恨天高,鞋后跟是白色的……

作者寄语:有的时候写故事要有很好的构思,但是希望看小说的读者可以手下留情,尽管有人写的不好,你们可以给意见,但别骂人,我们都在不断的改进,因为想把最好的呈现在你们面前,所以你们的鼓励建议,是给我们写手的最大的支持!

以上就是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不能太恐怖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不能太恐怖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