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有声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有声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悬疑校园鬼故事、鬼故事校园短片、校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校园梦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有声第一篇-额头有盏灯

额头装灯

晚上十一点多,寝室的灯突然闪了起来,忽明忽暗,没多久,寝室陷入了黑暗中。

“灯坏了吗?”还在床上玩手机的刘婷婷问。

“ 不、不是…… ” 颜晴朝着天花板一看,惊讶地说,“是灯泡不见了……”

“不会吧?”刘婷婷说,“好端端的,灯泡怎么可能突然消失呢?”颜晴感觉有些诡异,灯泡不可能凭空消失,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有一个她们看不见的“人”拿走了灯泡。想到这点,她感到浑身泛起了一股寒意。

寝室里只有颜晴和刘婷婷两人,她们心里有些发慌,再加上时候也不早了,于是就赶紧上床睡觉了。

没多久,寝室的门开了,室友何婷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她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而是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颜晴有些奇怪,何婷上个星期就消失了,怎么今晚突然回来了?

颜晴正要入睡时,忽然发现刘婷婷悄悄地从床上下来,拍了拍她的肩,然后指了指门口,示意出去有话和她说。颜晴会意,跟着刘婷婷走了出去。走出寝室,刘婷婷表情恐慌地说:“何婷不是人了!”

颜晴心中一惊:“你怎么知道?”

“我给你说件事你就知道了。”刘婷婷脸上交织着恐惧和不安,“你知道为什么绝大多数的人看不见鬼魂吗?一般情况,人的额头会有一盏灯,但人死变成鬼后,额头的那盏灯也跟着熄灭。而那盏灯是照亮鬼魂的灯,灯灭了,人自然就看不见鬼魂了。所以,很多鬼魂为了能继续在人间停留,就会想方设法地为它们的额头上装进一盏灯。”

“你的意思是……”听了刘婷婷的话后,颜晴脸色惨白,“寝室的灯是被何婷的鬼魂弄走的?”

“很有可能。”刘婷婷的声音十分低沉,“她肯定是死后不愿去投胎转世,想留在人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那、那怎么办?”颜晴慌了手脚。

“先别慌。”刘婷婷思索片刻,“何婷的鬼魂暂且对我们没什么恶意,等明天我们再想办法。”

回到寝室后,颜晴和刘婷婷回到各自的床上睡觉,尽量不发出声音。

这时,就在颜晴刚躺下时,睡在下铺的何婷忽然直起身子坐了起来。

颜晴吓得心头一跳,趟在床上一动不动,生怕何婷满脸是血地爬到床上来。可是过了几分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她犹豫了片刻,然后朝下一看,顿时吓得脸色大变。

借着泛白的月光,颜晴看到何婷不知在哪儿找来了一把铁锤,没有多想,就直接拿着铁锤对着自己的额头狠狠地敲了几下。“咔嚓”一声,她的额头应声而裂,开了一个窟窿,鲜血喷涌而出,弄得满床都是。

何婷将自己的额头敲破后,将手伸进额头的血洞里,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几秒后,一个血淋淋的灯泡被她拿了出来,与此同时,她消失不见了。接着,寝室的门无声无息地开了,又无声无息地关上了。

碎裂的灯泡

恐惧遍布颜晴的全身,她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果然就像刘婷婷说的那样,何婷已经变成鬼了。她不愿去投胎转世,装作还活着的样子,将寝室的灯泡装进了额头。

可是,这么晚了,何婷的鬼魂还出去做什么?

颜晴想不出个所以然,见刘婷婷已经睡熟了,只好等明天再和她一起商量对策。

第二天起来后,颜晴发现何婷的鬼魂还没回来,便将昨晚的事说给了刘婷婷听。

“果然。”刘婷婷面露恐惧,“阴阳殊途,何婷的鬼魂留在我们寝室肯定有什么阴谋。”

“要不,我们换间寝室?”颜晴提议道,“我们惹不起鬼,躲还不行吗?”

“我倒是有个办法,虽然不能让何婷魂飞魄散,但也不用每天都看见她。”思索片刻,刘婷婷眼珠一转。

“什么办法?”颜晴问。

“我们之所以看得到何婷的鬼魂,是因为她将灯泡装进了额头。我们只要将她额头里的灯泡砸烂,她就不会出现在我们眼前了。”刘婷婷说。

“可是,就算是这样,但她还是在我们周围啊!”颜晴担忧地说。

“我们的周围有很多鬼魂,但我们都看不见,你怕什么?”刘婷婷镇定地说,“鬼不能直接伤害人,我想肯定是我们身上有什么东西保护着我们。”犹豫片刻,颜晴点点头,觉得只有这个办法了。

到了晚上,颜晴和刘婷婷还有何婷三人在寝室做着各自的事,到了十一点,熄灯后,就都上床睡觉了。

在床上等了一个多小时,颜晴和刘婷婷各自从床上下来。

何婷依旧睡在床上,脸色苍白,隐约间还可以看得见腐烂的皮肤,身上散发着一股阴冷之气。

刘婷婷的手里拿着一把铁锤,咽了口唾沫,有些畏惧地走到了何婷的床边。

颜晴也有些紧张,不知道这个方法管不管用。

刘婷婷没有犹豫,举起铁锤,对着何婷的额头狠狠地敲了下去。

“咣”的一声,何婷的脑袋就像砸碎的西瓜一样四分五裂,红白相间的脑浆迸溅而出,两只腐烂的眼睛更是滚出了老远。

那只灯泡也碎了,沾着模糊的血肉,散落了下来。

何婷的鬼魂没了脑袋,带着凄厉的惨叫声在地上抽搐着。由于没了灯泡的原因,她的身体连同碎裂的脑袋都慢慢地消失了。最后,只剩下那些灯泡碎片。

看到这,颜晴虽然因为紧张害怕,浑身都被冷汗浸湿了,但还是松了口气。

“虽然我们现在看不到何婷的鬼魂了,但我们还是要保持警惕,也许她现在正对着我们龇牙咧嘴。”刘婷婷说,“不过所幸的是,她无法伤害我们。”看不到何婷的鬼魂,这个晚上安心了不少,很快,颜晴就在床上睡熟了。

校园鬼故事有声第二篇-平安夜的鬼故事

据报道,12月24日夜一中年男子惨死在公寓内,其女儿下落不明,目前案件正在调查中。

我是凝,出生在平安夜。

学院里的人都走掉了,我一个人坐在花坛边上,下意识地拨弄起手腕上的小瓶子来。它是爸爸亲手做的,造型很怪,像一颗钉子一样,里面装著一些灰白色的沙子,暗淡无光。但尽管这样,我仍是很喜欢,从小就一直掛在手腕上当护身符。

爸爸是非常好的人,他是这所医学院的教授,经常要加班到深夜。对于母亲却没有什么印象,听爸爸说她在我出生不久后就失踪了,似乎是出走的样子。我只在几张很少的合照中看过她的样子,照片中的母亲总是半低著头站在人群后,很长的头发披泻下来,遮住脸颊。她有一双异常美丽的眼睛,闪著幽蓝的光。

“真讨厌,爸爸怎么还不来~都快5点了。”我有点耐不住了,索性直接去实验楼找他。

放学后的实验楼冷冷清清的,几束惨淡的日光射在走道里,脚步声悠长的回荡。我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虽然不感到害怕,但这里确实很冷。

办公室的门紧锁著,看来他不在这里。我失望的转过身,看见对面标本室的门微微打开了一条缝,是不是在这?我轻轻推开门。

“爸?”房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真粗心,居然连门也不锁。”我一边滴咕著一边无聊的在里面转来转去。

这个地方我是很熟悉的,小时候就特别喜欢赖在里面玩,也不知道為什么,总是感到很温暖。

木桌上的瓶子里浸泡著一些内臟器官,丝丝缕缕的,悬浮在里面。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器皿,那些都是爸爸很重要的实验器材。我转过身,向窗边走去,那边有一架人体骨骼的标本。我小时候就最喜欢站在那里,踮著脚一块一块地数著骨头,至今我还记得那时候说过一句很傻的话:“我好喜欢它,我要和它永远在一起。”

差不多两年没进来看看,我发现自己真的长得好快,个头已经窜到和它几乎平行的高度,再也不用费力地抬头观察了。

大概因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端详它,感觉都有点不习惯。我闭上眼睛,伸出手一点一点触摸那些纤细的骨头,努力回忆著小时候被下来的206块骨骼名称,可是脑海中一片模糊,什么都想不起来。唉~我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忽然感觉手指触到一个冰凉湿润的东西,我一惊,猛然睁开眼睛。原来是一块木片一样的东西,嵌在左边的胸骨里,很细很小,以前都没有注意到过。“又是哪个人的恶作剧!”我有点生气,怎么能这样对待标本呢?我用手指捏住木片突出的部分,转动著往外拔。大概是用力过猛,骨骼开始不断摇晃,我连忙扶住,却毛手毛脚地碰掉了手腕上的沙瓶。

“凝,你怎么在这里!”我回头,看见爸爸气急败坏地站在外面,“我在外面找了你好…”他忽然停下来,眼睛盯住我手中的木片,闪出恐惧的光芒。然后他冲上来一把夺去木片,用力塞进那条骨头的缝隙中。我虽然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趁著当儿,赶紧捡起地上的沙瓶戴好。这可是爸爸非常重视的东西,每天都不下五次地叮嘱我要保管好保管好,要是让他知道刚刚我让他的宝贝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不扁我一顿才怪。

爸爸把标本扶正,转头看见满脸疑问的我,连忙解释:“这块木片是用来固定标本的,如果不塞住缝隙,骨骼会变形。”

“阿?”这样~~我还以為自己做了件大好事呢。

校园鬼故事有声第三篇-你看不见它

房纸

齐力发现周晓天最近变得很奇怪,总是独来独往,很少与人交谈,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抱着一堆废纸发呆,就连上课时也不例外。

难道周晓天是被他女朋友劈腿的事情刺激到了?齐力这样想着,又看向躺在庥上的周晓天,不由得叹了口气。

“齐力,你猜我今天千什么去了?”说话的是刚刚走进寝室的王珂。齐力一惊,刚想上去捂住后者的嘴,却晚了一步。

“王彤那芊芊玉手简直……”

令齐力意外的是,周晓天竟不做任何反应。周晓天转过身,背对着王珂: “那种女人你喜欢就送你好了,以后这个话题可以停止了。”

王珂对这样的回答显然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愣住了。

王珂和周晓天一直不和,前段时间矛盾渐渐从拌嘴升为动手。齐力心里清楚,王珂并不喜欢王彤,他追求王彤只是想看到周晓天失恋难过的样子而已。

“你天天研究这些玩意儿,有什么特殊意义吗?”看着周晓天又一声不吭地摆弄着一堆纸壳,齐力忍不住问道。

“它能杀人。”周晓天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无比阴森。

齐力吓了一跳,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想起了那张红纸,在昨晚那种环境下显得格外诡异:

昨天半夜,齐力如往常一样起夜去厕景象吓到了。

有一个人正蹲在走廊尽头黑漆漆的地方烧东西,齐力好奇,忍着尿意走了过去。然而,走廊一角并没有人,甚至都没有烧过东西的痕迹。

周晓天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当齐力打算回去的时候,周晓天就站在他的身后。齐力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激动,死死地拽着周晓天的胳膊,不料却被后者猛地甩开。周晓天穿着一件老式的白衬衫,他转过身就走,齐力看到他后脖颈处贴着一张醒目的红纸。

“等一下。”齐力本能地叫住了周晓天, “你背后……”

“你能看见我?”周晓天缓缓地转过了头,笑呵呵地看着齐力说道。

“当然。”(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他没理由笑,他在笑什么,笑我的狼狈?齐力脑子里很乱。这一夜,他没有睡好。

时间回倒现在,周晓天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堆废纸壳摆弄着。

齐力突然冒出一个恐怖的想法——昨晚他见到的,到底是不是周晓天,或者说,是不是人?

“你是不是碰过我的房子?”周晓天突然问。

“没、没有。”齐力说完立刻感到不妙,他连“房子”是啥意思都不知道就直接回答,周晓天会信吗?齐力晃了晃脑袋,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有些畏惧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室友。

周晓天盯着齐力许久,然后继续摆弄那些纸片。

齐力躺在床上装作看书,眼角余光盯着周晓天,赫然发现随着周晓天的粘贴,那些纸片竟变成了一个纸房子。周晓天用一个纸箱把东西装起来,出了寝室。

校园鬼故事有声第四篇-鲫鱼骨头汤

上篇

大学的生活很无聊,大部分学生只能在上网谈恋爱中消磨时光。然而栾如梦不同,她的爱好是“占便宜”,如果有便宜却没有占到,她就会全身发痒,整夜都睡不着觉。

今天,栾如梦收到了一张宣传单,大概意思是:只要栾如梦配合商家参与一个有奖竞猜的促销活动,就会在活动之后得到一份大礼。这对栾如梦来说可是件大好事,兴奋之余她逃课前往,满脑子都在构想那份大礼的模样。

栾如梦按照宣传单上的地址找到了有奖竞猜的现场。那是一个挺荒僻的地方,搭了一个黑白相间的台子,完全没有一般促销那种人头攒动的热闹气氛。与其说是促销,倒不如说是一个灵台。栾如梦心里有些发毛,但是她看到台下确实有一些观众,而且又想起了宣传单上的大礼承诺,就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还好,有奖竞猜的程序还是很正常的,主持人在台上激情四溢地说着店里的新活动:“接下来的问题,只要能答对,就有奖品送出。”

这是最常见的促销方式,栾如梦占过无数次这样的小便宜,她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栾如梦知道,问题发出之后,不能一开始就冲上去答。因为这种情况下,答案可选择的范围非常广,答错的几率也比较大。只有别人答过几次之后,才能慢慢地摸出规律来。

主持人说出了第一个问题:“这是关于健康的问题,下列哪种食品最能补钙?A,牛奶。B,骨头汤。C,海虾。D,豆浆。E鲫鱼豆腐汤。”

这个问题极大地引起了在场人的兴趣,有三个人急匆匆地举起了手,并且使劲儿地往台前挤。栾如梦也不例外,她拼命地往前冲,纤细的胳膊不断地撞向身边的观众,肢体之间发出了碰撞声。不过,好在他们根本不生气,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栾如梦一眼。栾如梦挤到了台边,但是并不急着回答,她想听听别人的答案。

第一个挤到台上的人很自信地说:“牛奶!我天天喝牛奶,所以长了大高个儿。”

栾如梦心里一紧,这正是她想说的答案。然而,听到了这个答案之后,主持人并不满意,她微笑着向前走了几步,向台下俯身。主持人的脸非常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同时,她的眼珠一动也不动,像假的。这么丑的主持人,栾如梦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环顾四周,那些顾客们都像木偶一样呆呆地立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台上。这种诡异的气氛让栾如梦感觉很异样,她甚至想钻出人群离开这个有奖竞猜的现场。

但是,爱占小便宜的毛病让栾如梦的脚像灌了铅一样,根本动不了,最后她还是留了下来。

主持人幽幽地说:“牛奶这个答案,可不能轻易选。这背后有个故事,我讲给大家听听,当是今天的娱乐了。”于是,主持人背离了竞猜活动,自顾自地讲起故事来了。

校园鬼故事有声第五篇-阴书缠魂

晚风微拂,星光垂落。宁远牵着夏雯的手,走在花草丛生的小路上,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

前方就是女生宿舍了,宁远搂着夏雯的肩,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夏雯有些害羞,将头扭向一旁,嘴角浮现出甜蜜的笑容。然而,她却突然愣住了,眼睛定定地看着一个方向。

宁远顺着夏雯的眼光看去,那是一栋楼的墙角,有些昏暗,却什么也没有。

“怎么了?”宁远奇怪地问道。

夏雯回过神,摇了摇头,微笑道: “没事,今天我玩得很开心,谢谢。”

宁远也笑着说: “那我就送你到这儿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夏雯留下一个欢脱的背影,向女生宿舍走去。

没想到这一别,就是生死相隔。

在那之后,宁远有一周没见到夏雯,然后就传来了夏雯的死讯。夏雯自杀了,只留下一封给宁远的诀别信。信上只有寥寥几个字,个个鲜红如血:

宁远,我走了,也没能给你留下什么作怀念。你若惦记我,就留着这封信吧!

来世,再相见。

宁远手里紧紧地握着信,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就如同他心中涌出来的、源源不断的悲伤。

他向夏雯身边的人打听,夏雯为什么会突然自杀,她死之前出了什么事?但所有人都只是摇头说不知道。夏雯死前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那几天,夏雯突然变得沉默起来,然后没过多久就自杀了。

宁远无法接曼这个事实,日日买醉,酒瓶在宿舍散落了一地。

一天晚上,宁远和这些天一样,举着酒瓶不断地往嘴里灌酒。宿舍里漆黑一片,他就这样坐在地上,不时地哭泣,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了酒瓶的碰撞声。

“嘎吱”一声,宿舍的门开了,冷风不断地从外面灌进来。宁远感觉有点儿冷,仿佛还是昔日,夏雯从身后搂住他的脖子,漆黑如瀑的长发垂落至他的胸前。

“夏雯……”宁远喃喃道,他伸出手,想要像以往那样抚摸夏雯的脸,结果触到了一片冰凉。

宁远一愣,酒瞬间醒了大半。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垂落至他胸前的长发突然如毒蛇般腾起,一下子绞住了他的脖子!宁远被勒得喘不过气来,拼命地想要扯开缠住他脖子的头发,可根本挣脱不开。头发死死地勒住了他的脖子,没有一点儿松动的迹象。

宁远本来因为喝酒就通红的脸,现在更是要滴出血来。他双腿蹬地,喉咙里发出“呃呃”的嘶哑声,就要断气了。门外吹来的风更加阴冷了,隐约有女人的冷笑声响起。

就在宁远眼前一黑、要晕过去的时候,勒住他脖子的头发突然松动了,他身后的那个身影迅速退开。

“咳咳咳……”宁远倒在地上,拼命喘气,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窗台边的椅子上多出了一个倩影,长发如瀑,随风飞舞,借着月光,隐约能看到一张苍白又绝美的脸。

“夏雯!”宁远的泪水滑落,他拼尽全力地向那个倩影扑去,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差点儿被勒死的事。宁远扑了个空。那个倩影一闪而逝,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留下宁远一个人在原地恸哭。

宁远再一次去打听夏雯自杀的原因,他总觉得事情很蹊跷,想要得到新的线索。可答案还是一样,夏雯并没有遇到什么事,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自杀了。

夏雯为什么要自杀,她死后化作厉鬼是有什么执念吗?又为什么要来杀他?一个个问题在宁远心里环绕,令他难以释怀。

“这位同学,我这么说你可能会不开心,但你身上缠着一股很浓的煞气,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宁远必神恍惚地走在路上,背后突然有人叫他。他回头一看,那是一个眼神如潭水般宁静的男生,不算高大,却看起来很稳重,而且给宁远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

“你是谁,你懂得法术吗?”宁远心中一动:这个男生一眼就看出了自己被鬼缠身,也许能帮到自己。

“我叫张折枫,谈不上懂法术,只是对这些东西略知一二罢了。你身上煞气极重,如果我没感应错的话,这些煞气的源头……应该在这儿!”男生指了指宁远胸前挂着的荷包,说道。

宁远愣了一下,将荷包从脖子取下来,里面存放着夏雯给他的诀别信,他一直小心保存着。可等他将信取出来后却呆住了,上面的字一个个鲜血淋漓,鲜血从那一笔一划中流出来,浸满了整张纸。

“字渗血,乃大凶!”张折枫轻语。

“怎么会这样……”宁远吃了一惊,然后将事情的经过跟张折枫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听完之后,张折枫点了点头,说道, “不管夏雯是因为怨你,来找你报仇,还是太爱你,想要让你去陪她,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正是以这封信为媒介,纠缠上你的,只要你把这封信……”

“不!我不会扔掉这封信的,更不可能毁掉,这是夏雯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也是我对她的承诺。她死后我曾说过,一定会一直将信带在身上,现在怎么可能就这样将信扔掉?”张折枫话还没说完,便被宁远打断了,他态度坚决,没有一丝退让。

“你清醒些,现在的夏雯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夏雯了,她会杀死你的。”张折枫劝说道。

“不,我不会扔掉的,这封信现在也是我和夏雯唯一的联系了,我要找她问清楚,她为什么要自杀?”宁远情绪激动,他紧紧地握着荷包,向远处跑去。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有声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有声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