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搞笑的5篇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搞笑的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寝室、校园鬼故事之凶鬼、简短校园鬼故事、校园超级恐怖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搞笑的第一篇-请你上路

睡上棺

我再一次用自己的经历证明,女人在逛街时的精力是无穷大的。在陪女友一下午逛了无数条街后,我回到寝室就一头栽倒在了床上,指头都懒得再动一下,时间不长便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回到小时候睡在婴儿床上的感觉。几个模糊的人影推着婴儿床,想让我安然入睡。可是时间一长,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在动。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身下躺的不是床,而是一口用纸扎成的棺材。棺材的四角,四个身穿寿衣的人正抬着我朝远处走去。

我吓得顿时惊叫一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儿,这群人要抬着我去哪里?抬着我的四个身穿寿衣的人听到我的惊呼,突然将纸棺材放了下来。一群腐烂的脸朝我看来,空洞的眼神中充满着怨气,残缺的嘴巴里蠕动着数不清的蛆虫。

我想起身逃跑,可是身体因为极度恐惧完全不受控制,眼睁睁地看着那些鬼伸出白骨爪子朝我抓来。

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恐惧,瞬间晕了过去。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没有什么事,便立即起床去找刘思浩。刘思浩正在食堂里吃早饭,我一屁股坐在他面前,一五一十地将夜里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刘思浩脸色有点儿难看:“这是鬼要带你上路!你昨天都干什么了?”

带我上路?我的脸色瞬间就白了,急忙将昨天发生的事一个细节不落地告诉了他。

还没有等我说完,刘思浩一拍手说:“你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没脱衣服?”

我点了点头,不明白刘思浩什么意思。

刘思浩用一个“你完了”的表情看着我说:“晚上睡觉的时候必须脱衣服,哪怕只脱一件也行。如果你晚上不脱衣服,就会有鬼把你当做死人带走。你不知道每个去世入土的人都会穿上衣服吗?这就叫做‘睡穿衣,上冥路’!”

我的脸色更白了,急促地说道:“可是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它们放我回来了啊!”

刘思浩摇了摇头:“你错了!既然这群鬼把你当成死人要带走你,这次因为你侥幸逃脱,它们还会有下一次的。因为,在它们眼中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它们必须带你上冥路!”

计划

我从食堂里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心里都是绝望。刘思浩也就知道这些了,他告诉我,想要活下去,只能想方设法躲过这群带路鬼。如果躲不过去,那么下次就绝对不会这么走运了。

我再也没有心思上课了,在外面晃荡了一圈儿后就回了宿舍。就在我正想推门进寝室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窃窃私语。我心中一动,从门缝中看去,见肖骁正跪在我的床前,手里拿着一把纸钱挥撒着,同时嘴里念念有词。很快,一群身穿寿衣的鬼就从墙中慢慢地浮现,正是昨天夜里那群带路鬼。

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心仿佛被一把大手抓住了,满脑子混乱。这一切难不成是肖骁干的,可是肖骁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在我脑袋一热,想要冲进寝室去质问肖骁时,一只手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将我拉到了一个角落中。随后,那个人对着我说:“秦阳,你要干什么,你疯了?”

其实我刚准备推门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幸亏卫青拉了我一下。我压着满肚子火气,低声说:“我也没得罪过肖骁,他居然请鬼来害我!”

卫青说: “ 既然他已经请来鬼对付你了, 你刚才进去不等于找死吗?”

我沉默了下来,看着卫青问:“卫青,你好像知道这件事?”

卫青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早就知道肖骁这段时间在请鬼,但是我不知道他原来是想对付你!”

我脑子里更乱了:刘思浩刚刚才对我说,我这是因为睡觉的时候没有脱衣服才会被鬼当成死人带走的,怎么又变成肖骁要害我了?

正当我六神无主之际,卫青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别担心,我既然知道这件事,就有解决的办法。你只需要听我的吩咐,就能逃过一劫!”

我急切地看着卫青:“方法是什么?”

卫青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趴在我的耳边一阵耳语。

转眼,夜晚来临。我跟卫青回到寝室,对视一眼,然后换了一下床铺——卫青睡我的床,我睡卫青的床。只有这样,卫青才能对付上那群鬼,而我就没什么事了。

时间越来越晚,寝室中大部分人都回来了,只有肖骁还没有回来。我有些担心,但是困意慢慢地席卷而来。突然,我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刘思浩发来的:你要小心!我查了一下,带路鬼的出现并不是巧合,很可能因为你身边有死去的人。它们原本不是来请你的,而是请那个死去的人上冥路的,只不过你睡觉的时候,它们把你当成那个要上冥路的死人了。

我顿时一惊:什么,寝室里有人死了?意思也就是说,寝室理有鬼?还没等我来得及细想,门突然被一阵阴风吹开了。我突然感觉到身下的床在动,低头一看,发现身下的床又变成了一口纸棺材。纸棺材的四角,那四个身穿寿衣的鬼再次出现,抬着我朝外面走去。这时,一双青白色的手突然伸过来,牢牢地抓住我的胳膊,将我控制在了纸棺材上。

校园鬼故事搞笑的第二篇-怪谈之OUT

眼前是一座早已被废弃的学校,被开发商围了铁丝网。

密云之下,破败的教学楼像只可怕的兽,窗玻璃黑黝黝的。从门外看,操场上的草已有半人高。侧面的一排平房,有几间屋顶已经塌了。风呼啸而过,杂草随风摇摆,像不甘的亡魂。

戴好“名牌”之后,大家相继钻过铁丝网。走在最前面的是沈静文,我最好的朋友。她是一名画家,因为不愿跟着市场潮流走,一直发展得不好。我佩服她不管生活多么艰辛,都不放弃自己的理想,不随波逐流,这一点我做不到。

跟在沈静文后面的两个人,名牌分别写着朱宇和胡倾云。这两个我应该认识但完全没有印象的人,身形极其相似:又矮又圆,步伐稳当,走路甩手臂。印象中这种人大多爽朗、热心肠。

我跟何以昆走在最后面,盯着前面两人问他:“不看名牌怎么区别他们?”

何以昆踩过一丛荒草,道:“头发少的是朱宇,头发多的是胡倾云。”

又一朵黑云压着头顶滚过,但我仍旧看得见不到三十岁的朱宇已经谢顶,而胡倾云的头发就茂密得多了。于是我在心底默念了一番:头发少的是朱宇,头发多的是胡倾云,以便等下辨认。

从校门到教学楼的距离并不长,但因荒草丛生,我们走得很慢。我和何以昆始终落在后面,忽然我想起来:“对了,沈静文说你是炼尸工,真的假的?”

我还没说完,何以昆嗷的一声叫了出来,害得前面几个人误认为我丧心病狂地把他的名牌给撕了。“撕名牌”的时间规定在下午六点至夜里十二点,我还没蠢到提前动手,白费力气的地步。

何以昆用“你是不是傻”的眼神看我:“我当炼尸工?尸体会被我帅醒的!”

“那你……”

“视觉创意摄影,有空帮你拍照啊!”何以昆向我发出邀请。

“我喜欢的风格你搞不出来。”

“没有我搞不出来的!你喜欢啥风格?”

“丧尸。”

何以昆尴尬地顿了顿,说了句:“今天天气可真不好啊……”

难得一见的恶劣天气,被我们赶上了。

“五个人玩撕名牌多没意思啊!”何以昆孩子气地嚷着,“怎么不多叫些人来呢?”

何以昆总表现得像个初生的牛犊,总想着“有意思”,于是我成全他:“是六个人。”

“嗯?”何以昆前后看看,用手指点着,“是五个人!”

“六个!”

话音落下,第一道闪电劈下来,四周亮了,何以昆惊恐地看着我:“第六个人在哪儿?”

我看了看他,视线又调低了一点儿,“我们中间。”

何以昆缓缓垂下头,荒草之中,只消一秒,他就大叫着跳了起来。

“救命啊!”

校园鬼故事搞笑的第三篇-月圆守门员

“这所小学在月圆之夜被诅咒了,听说只要到了月圆之夜,学校的梯子会从十三级变成十四级,四楼一个名人头像——鲁迅,他的眼睛还会朝右看,凌晨1:00整,进四楼厕所洗手,水会变成血,上了厕所就再也出不来了……”

六年级的学长在给四年级的学弟学妹们讲这所小学的古怪事。偏偏又五个四年级学生胆子特别大,根本不相信这事情。于是,他们自发组成了一个队,准备在月圆之夜探个究竟。

月圆之夜—— 鬼故事

天色黑下来,一轮金黄金黄的圆月嵌在夜幕上,看不出丝丝诡异,凉爽的秋风时不时夹杂着纷纷扬扬的秋雨,五个同学溜进了校园,踩着落叶踏上了楼梯。

男生中一个叫小林的人,走一步记一步,等到走完这层楼的最后一个台阶时,才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切,十三级,根本不是十四级。”说完,大家走到四楼,小林率先看了看鲁迅的头像,再次失望,“你们看,鲁迅头像的眼睛是朝左看的,学长是不是在唬我们呀?”“不会的,我们在看看其他地方?”其中一个女生何琳说,这时,学校的挂钟显示,还有两分钟就到1:00了,小林他们颤巍巍地走到了厕所边,不敢进去,“谁进去呢,要不小林你去吧,你可是不相信这里有鬼的!”何琳打趣说。小林顿时从刚才心高气傲的样子,瞬间变成了一个泄气的皮球,支支吾吾地说:“这……这个…….”“也对哦,小林这么怕鬼,可能进去吗?”另外一个女生沈青讽刺小林。小林顿时气志上来了,说:“谁……谁怕鬼啦……不信,你们看着……”小林步履艰难地走着,闭起眼,打开了水龙头,当他睁开眼看到了白花花的水是,顿时兴奋起来,“看,还是白花花的,我就说那学长是骗我们的吧,哈哈!”之后,他惬意地上了厕所,出来跟伙伴们打招呼,伙伴们没找到什么古怪事,都一脸的不满“你们是谁,来这儿干什么!”一位看起来面目狰狞,四十岁上下的人叫住了他们,他们连忙解释说:“我们是这里的学生,大叔,你呢?”那人说:“我是这里的守门员,你们这帮学生赶快回家去!”大家直到校门口,沈青才疑惑地说:“不对啊,我们进来时可没看见守门员的!”“管他什么的,回家吧。”何琳说。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大伙儿都跑着回家了……

第二天、三天……一直到第四天仍未见到小林上学,大伙儿发觉这事很不对劲,所以都到校长那,请求问一下小林妈妈,小林在哪儿,小林妈妈赶到学校,说:“小林已经四天没回家了!”其他四个同学觉得纸终究包不住火,就把月圆之夜冒险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校长(不过守门员那件事他们忘了),校长吃了一惊,马上带着他们去四楼。

“一、二、三……十二,这楼梯怎么是十二级,那天明明是十三级的!”何琳大为不解,校长说:“是十二级,没错的,我们学校的楼梯向来都是十二级……”

等到了四楼,何琳大叫:“快看……这……”沈青接话说:“鲁迅头像的眼睛是朝右看的!!”两个女生差点被吓死。厕所的水龙头在滴滴的作响,汇成一曲美妙的交响乐。沈青说:“厕……厕所……”大家慢吞吞地走着,看到了水龙头下的——“血!一滩血!”沈青和何琳尖叫道。男生小新指着厕所的门:“门……门……”校长打开了厕所的门,发现了小林的尸体,只见小林的五脏六腑全被挖出来了,扔在厕所里,而他的手表上,时间停在了1:00!!!大家都吐了,另外一个男生小华像是记起了什么似的说:“对了!那天有一个守门员!”校长摇了摇头,说:“我们那天是没有守门员的!”

校长话一说出口,大家都愣住了……

校园鬼故事搞笑的第四篇-盗命积木

干枯的尸体

厕所的灯坏了,杨若涵打着手电小心翼翼地走在湿滑的地板上。

突然,她被什么东西跘了一跤,重重地扑倒在地上,手电摔出老远。她慢慢爬起来,摸了摸那个东西,发现表面有深深的褶皱,像一截干枯的树干。杨若涵捡回手电,朝那个东西照了一下,就在光线接触那个东西的一瞬间,尖叫声响彻整个楼层。那不是一截树干,而是一具被烤干的尸体,而杨若涵的手正摸在尸体的脸上。尸体空洞的双眼正对着她的眼睛,让她感到一种勾魂摄魄的恐惧。

她扔掉手电,发疯般跑回宿舍,关上了门。

舍友还在睡觉,整个楼道似乎没人被她的尖叫吵醒。

难道这是做梦?她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脸,很疼。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杨若涵慌张地问:“谁?”

“是我。”

她听出来是舍友唐敏儿的声音。她颤抖着打开了门:“你出去干什么?”

“上厕所啊!”

“你有没有看到一具干枯的尸体,横在厕所的地板上。”

“太黑了,我看不清。”

杨若涵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从桌上又拿起一个手电,拉着唐敏儿回到了厕所。

真的没有尸体,什么都没有。

玩积木的孩子

第二天中午,杨若涵正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看见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正蹲在沙坑里,专心地摆弄着沙子和玩具。这个沙坑,以前是用来给学生练跳远的,现在已经废弃了。

“姐姐,陪我玩积木好不好?”杨若涵经过沙坑的时候,小男孩对她说。

小男孩楚楚可怜的眼神让她停住脚步,她蹲下来,轻轻抚了抚小孩的头。

“你家在哪里,怎么会到学校来玩呢?”

“我家在那边,五楼。”小男孩伸手指了指校园旁边的一座住宅楼。

原来是旁边小区的孩子。

地上有一个铁皮箱子,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玩具,还有一大堆很旧的木质积木,有些表面已经磨得褪色了。

突然,小男孩伸手指着旁边一个经过的女孩问道:“长发的姐姐住几楼?”

杨若涵转过头,看到小男孩指的人正是四班的班花吴密。吴密长得漂亮,更有一头秀丽的长发,追她的男生都能装满一间教室了。

“长发的姐姐住几楼?”小男孩用水嫩的眼睛盯着杨若涵,又问了一遍。

杨若涵觉得这个孩子很好笑,才几岁啊,就开始打听女生的住处了。

“你告诉我嘛!”小男孩拽住杨若涵的袖子,一脸委屈,像是要哭出来了。

“三楼,那边。”杨若涵无奈地伸手指了指宿舍楼三楼最东边的房间。

“长发的姐姐住三楼,一,二,三。”小男孩抱起一堆积木,慢慢地垒起来,一共垒了三层。

接着他从箱子底翻出一个玻璃瓶来,瓶子里装着一团黑黑的东西。小男孩将瓶子放到杨若涵的眼前炫耀似的晃了两下,杨若涵这才看清,里面那团黑色的东西是一堆纠缠在一起的虫子。

杨若涵心里感到一阵恶心,她从小就害怕爬虫之类的东西。

“姐姐,看我抓的虫虫。”小男孩打开瓶盖,捏出一条灰色的毛毛虫,放到了第三层积木上,毛毛虫慢慢地在积木上蠕动着。

“若涵,不好了,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是唐敏儿。

“怎么了?”

“隔壁宿舍的李芳芳死了!尸体正在楼下呢,而且听人说死得特别恐怖,尸体都被烤干了!”

“烤干了?”杨若涵想起昨晚她在厕所见到的那具干枯的尸体。

临走前,杨若涵回头看了看小男孩,男孩正在玩弄那只毛毛虫,他用手指轻轻地一弹,小虫就从积木顶上掉落在沙地里。接着小男孩学着汽车喇叭的声音,用手中玩具汽车的车轮压过小虫,虫子的身体在车轮下分崩离析,变成一团灰色的粘稠物。

男孩抬起头,微笑地看着杨若涵。杨若涵觉得这天真的微笑里带着不可思议的残忍。

校园鬼故事搞笑的第五篇-代课老师

一,

我在这间小学代的是语文课。做代课老师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堂堂中文系本科毕业,冒父母亲之大不韪扔掉内地的机关铁饭碗,只为了一个轻率的承诺就只身跑到深圳来了。一节课只有50元,萍儿说那就不错了,如今学文的在深圳等于一个高中生。当然我还可以写稿投到杂志,只是采用率不足两成,杨编辑说得很婉转:

小李啊,你的文学功底不错,如果笔调再细腻一点,内容往下半身压一压,管它裸奔还是裸泳,如今的杂志文学只要你大胆地去想象,然后不结巴地写出来就行了,多用形容词,少用感叹句。多写晚上,少写清晨,多点通奸,少点恋爱,多进房少出厅,明白了吗?

我茫茫然点点头,其实我更糊涂了,不过也总算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后只能一心代我的课吧,投稿事可免了!

萍儿的销售工作搞得不错,从一天到晚不停在响的电话铃声中可以感觉出来。不过就在一年半以前,她还没用上手机,她是用磁卡从她做营业员的店铺门口那台公共电话亭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我好想你。” 鬼故事网

“我也想你。”

“这里城市好大,我谁也不认识,我害怕,我老哭。”

“别哭,萍儿,还有我呢!”

“你会来这里陪我吗?”

“会,我一定会的,我过两天就来。”

过了两天,我真的就经过了两个机场,进了一个关口,出现在了萍儿六平米的出租屋里。

生活中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一路走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三思,有时候甚至考虑都懒了,反正都是你没经历过的事情,想那么多干嘛,当时开心就行了。

就算是当时开心有时都挺难。我代的只不过是小学语文而已,却也会让一个小学生难倒。换一种说法吧,当我第一遍看完肖兵兵的命题作文《我的父亲母亲》时,第一反应是我可能发现了一个天才。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搞笑的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搞笑的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7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