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电台5篇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电台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最老式的校园鬼故事、发生在校园的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之凶鬼、校园鬼故事鬼域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电台第一篇-我就是午夜地狱

他到底死没有

今天是周六,陈杰没有去上课,一个人呆在寝室里看着杂志。突然“咚”的一声,室友许洋推开门,一副很是慌张的表情,看着陈杰吞吞吐吐的说:“吴爽,吴爽……他死了。”

陈杰以为许洋是看恐怖片看多了,不屑的说了一句:“你在开什么玩笑?”

许洋很肯定的说;“我说的是真的。”说玩这话,他回头关上了门,在陈杰耳边小声道:“我说的真的是真的,刚才我看见有人把他给推下了楼,至于是谁?我只看见一个背影。”

陈杰放下了手中的杂志,一本正经的样子:“你说的真的是真的?”

许洋很严肃的说:“我骗你不是人。”就在许洋这话音刚落的时候,只见吴爽头破血流的,摇晃着身子走进了寝室。吓得胆小的许洋一阵尖叫,而陈杰却很淡定,看着吴爽问:“你不是死了吗?”

吴爽抓起桌子上的纸巾擦着脸上的血,抬起头用一种冰冷的眼神看着陈杰说:“我还以为我会被毛泳那小子给害死,没有想到我活了过来。”

听吴爽这么一说,陈杰确定许洋说的是真的,心里说着:“吴爽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

吴爽或许知道陈杰在担心什么?他只是一声冷笑,走进厕所,“当”的一声摔上了门。

陌生女人面孔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陈杰便醒了过来,他便去上厕所,当厕所门打开的一瞬间,陈杰一大声尖叫,吵醒了睡着的许洋。

许洋跳下了床,走进陈杰说:“你怎么了?”

陈杰不断的往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许洋便朝着里面看去,也是吓了一大跳,只见吴爽的脑袋被他自己抱在了怀中,还是一脸的微笑。当时,吓得许洋尿了裤子。

陈杰赶紧的拨打了120,等警察来的时候,他俩已经不见了,这间寝室也被拉上了黄色的警戒线。

这时候的陈杰和许洋正蹲在一个角落抽着烟,突然一个长发女生站在他们面前,淡淡的说:“我知道吴爽是怎么死的?”

陈杰和许洋都抬起了头,望着她说:“怎么死的?”

她只是冷冷一笑,指着陈杰说:“是你害死的。”

陈杰一副惊愕的表情,指着自己说:“怎么可能是我害死的?”

她从包包里掏出一张和吴爽的合照,说:“我是吴爽的女朋友,小悠,我知道,你一直也喜欢着我,所以是你害死了吴爽。”

对于小悠的这话,让许洋感到一阵质疑,陈杰正要反驳,突然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一把将她给拉走。

陈杰站起身,丢掉烟头,跟了过去。只见他带着小悠钻进一个又一个的小巷,终于在一个无人的小巷停了下来。他扭动了一下脖颈,猛地回过头,说:“别在那里躲躲藏藏了。”

陈杰撞起胆,还是朝着他走了过去。

许洋居然一个人回到了寝室,见这时候没有人,打开了厕所门,好像是在跟说着话:“我这样做,真的能骗过陈杰吗?我也想变成女人。”

从厕所里传出浑浊的一个声音:“你会的。”然后便听见许洋脖颈转动的“咔嚓、咔嚓”的声音,等许洋再次转过脸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他的脸了,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的面孔。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电台第二篇-截命难逃

楔子

刘新点击屏幕截图,截下视频里盂小月的头像,另存在自己QQ空间的私密相册里。刚忙完,孟小月的QQ头像突然黑了下去。刘新连忙拨打孟小月的手机,回应却是关机。

“嗦嗦”,身后传出疹人的奇怪响声。刘新转过身,只见后面一台电脑前,一个身穿白衣的无头人正坐在椅子里慢慢地瘫软下去,像被人抽掉了筋。刘新看得心里发毛,等对方完全瘫在地上,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瘫在地上的无头人,居然只是一件白色的女生外套。刘新瞅着有些眼熟,沉思片刻,脸色忽然变了。联想到孟小月的无故下线,刘新心神不定地离开了网吧。

第二天上午,学校里传出了一条爆炸新闻——隔壁班一个女生昨晚在宿舍里上网聊天时,脖子忽然被利器割伤。幸亏被人及时发现,马上送去了医院抢救。

刘新正在寻思,手机进来了一条短信:小月出事了,在市中心医院。

发送者是孟小月。

梦引

吃过中饭后,刘新急匆匆地赶往了市中心医院。

走进短信指定的病房,里面只住着孟小月一个人,面朝里睡着,似乎还在昏迷状态。病床边坐着一个长发及腰的漂亮女生,刘新和她目光接触,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他感觉这女生的目光冷得冰人,又有些似曾相识。定了定神,刘新上前打了个招呼,顺便问起了孟小月的伤势。

“我是小月的舍友董艾铃,是我用小月的手机给你发了条短信。医生说小月只是被她自己化妆用的修眉刀轻度割伤,虽然有惊无险,但怕伤口感染,还需在医院疗养几天。”

“修眉刀?靠,她想自杀吗?对了,小月出事时,你在旁边吗?”

“我先睡了,是被她的惊叫声吓醒的。然后,我就去叫来了学校的门卫。”

刘新没再多问,坐了一会儿,找个借口离开了医院。

回到宿舍,舍友何小东不在。刘新躺到了床上,反复琢磨着孟小月的事。睡意袭来,刘新的眼皮渐渐重了起来……迷迷糊糊中,只见何小东轻手轻脚走了进来,直接打开笔记本电脑,登上QQ开始聊天。

刘新悄悄走到何小东背后,发现何小东在和网友视频聊天。刘新偷眼看了看何小东聊天框里的视频,头皮顿时一麻,与何小东视频聊天的人,竟是他——刘新!

何小东停止了打字,握着鼠标移向“屏幕截图”。

“喂,住手!”刘新失声大叫,猛地清醒过来。

“做噩梦了?”正在用笔记本电脑上网的何小东扭过头,不屑地瞪了刘新一眼。

刘新抹了把冷汗,颤声道:“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快半个小时了,看你睡得惊慌失措,一定是梦里有人在杀你吧?”

刘新默不作声,回想着梦里的情景,蓦地心念一动,冒出了一个奇怪又可怕的念头。

“我去趟厕所。”刘新说完走出宿舍,径直走到教学楼后面的围墙边,翻墙离开了学校。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电台第三篇-一双红拖鞋

学院里有名保安,叫张长发(有的人说他不是保安,而是电工。他的工作与本文无关,就不必深究了)。

暑假某日,张长发和林富强值夜班。张长发不太坐得住,就叫林富强一人值班守门,而他自己跑出去溜达。二人关系很好,所以林富强也没有介意。

晚上十点过,张长发到邻近的镇上看录像。在城乡接合部处处可见那种简陋的录像室,花两元钱泡上杯茶就能坐在竹椅上看片子,到了晚上都放XX片,录像茶室这时人满为患。

张长发和录像室老板比较熟,他一来,老板赶忙就添把椅子,泡上杯茶,还抓把瓜子招待他。

当晚的录像是杨思敏的《金瓶梅》。那一幕幕激情荡魂的画面,娇喘*吟,张长发看得欲火烧身,那股子火一直烧到耳根。

临晨两点过,录像厅关店了。这时,天下起雨来。 鬼故事大全

张长发找老板借了把伞,正要回学院,肚子又饿了。他到隔壁的苍蝇店去吃东西,可人家也要关门了,他很是不爽:“老子经常照顾你们生意,现在老子饿了,弄点吃的,你他妈就想着要睡了?老子又不是不给你钱。”

饭店老板无奈,只得将剩饭混剩菜炒了一锅端给张长发。

“提瓶‘跟斗酒’来!”

酒足饭饱后,雨小了些,张长发也喝得七分醉了,于是提上雨伞就走。

回学院的土路泥泞,靠近农田的那条机耕道更是难走,又没有路灯,张长发又喝得二晕二晕的,走几步一个踉跄。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电台第四篇-爱情不怕鬼 作者:崔浩

董小非是全校第一美女,见过她的人无不为她的美貌所倾倒,几乎所有男生都以能和她说上一句话为荣。同时董小非又多才多艺,主持节目唱歌跳舞无不精通,再加上她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容貌,在第48中不知道董小非的人还真是没有,包括学校保安甚至烧开水的老头都知道本校第一美女加才女董小非。据说有一次董小非去打开水,前面人很多,烧开水的老头站了出来说:“让董小非先打,同学们,你们应该爱护董小非同学。”此事的真假已经无从考证,不过也从侧面说明了美女就是通行证就是一切优先的前提。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对于董小非,历悔从来不感任何兴趣,有时甚至都不愿意多看上董小非一眼。当然不止是董小非,所有美女丑女在历悔眼里都是一样的,不论美丑,历悔都一视同仁,不像吴方一见到漂亮女生就走不动路,恨不得一直站在漂亮女生眼前不停地说废话说到口干舌燥说到天荒地老。历悔就像一个高傲而且冷漠的绅士,他的神情之中始终透露出忧郁与无法言说的气质。

董小非一开始本来不知道历悔,只不过董小非是许多漂亮女生私下里的仇敌,尤其是本班女生陆露。陆露一直认为董小非的漂亮缺少气质与一种惊心动魄之美,何谓惊心动魄之美陆露自然也说不清楚。不过陆露和其他女生对董小非的仇视不一样,她一直在寻找机会能够攻击到董小非并且更进一步要取而代之。陆露发现了历悔的傲慢与对董小非的视而不见,她暗生一计,主动找到了董小非说:“小非呀,虽然说你的魅力无人抵挡,不过也不是绝对呀。我们班就是一个男生别说他主动和你说话了,就是你去找他估计他也懒得理你。对于你这样的全校第一美女来说,你的美丽应该横扫千军无一遗漏的,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呀,他叫历悔,酷得像个超人。”

董小非对自己的魅力和美丽是充满信心的,即使是超人也是喜欢美女的,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历悔。董小非决定亲自出马去摆平历悔。她来到历悔的教室,让人叫历悔出来。董小非叫住的男生正好是吴方,他张大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董小非,几乎要晕倒的样子:“我不是在做梦吧,全校第一美女董小非呀,真的呀,她在和我说话呀。”吴方正在陶醉间,董小非眉毛一竖:“我让你去找历悔,没有听见吗?”吴方一见美女不快,急忙点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有些头晕眼花,得镇静一下接受了眼前的现实才能有下一步的行动。好的,我马上去找历悔,超过一分钟的话你就骂我好了。”董小非又皱皱眉,吓得吴方一溜烟儿跑到了教室,在门口还与胡二刀撞个满怀,胡二刀大怒:“吴方,你不能巴结美女就撞帅哥,是不是?”吴方来不及说话,一直跑到历悔面前说:“历悔,快,快,董小非在教室门口等你!”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电台第五篇-方圆四杀阵

一秒钟出事

元旦前夜,我和史哲、王强、辛永围着寝室的一张方桌而坐,桌上的火锅里正咕噜噜地煮着土豆片、粉条、甘蓝、生菜、鱼丸和羊肉,香气扑鼻。

等待的时间实在让人心焦,史哲语气神秘地说:“说点关于火锅的事情吧,我听人说吃火锅有个禁忌。”

王强停下倒酒的手,抬眼看他:“啥?不能被管理员看见吗?”

“不,我听人说四个人同坐一桌吃火锅的时候,千万不要谈灵异的事情,不然会招来鬼。徐真,你听说过吧?”他问我。

“这都是三流小说家为了骗稿费瞎掰的吧,我从来不信的。”

坐我对面的辛永点点头:“我信。”

有人相信,史哲稍稍有点往下说的动力了,便接着说:“如果谈起灵异的事,并且四人同时把筷子伸进锅里,这个时候就会触动亡灵的杀阵,谁第一个撤出筷子谁就会立即死去。”

我做作地抱着肩:“吓死人了!”

“不管是人是鬼,谁妨碍老子吃火锅,我就和他拼命!”王强重重一撤杯子,揭开盖,香飘四溢,“哎呀光顾着说话,肉都熟了。”

僧多粥少,四人迫不及待地同时伸出筷子去抢锅里的几片羊肉片,这时史哲却说了句不合时宜的话:“我们刚刚有说灵异的话题吗?”

“你剐刚那个算吗?”我说,“不算吧,应该不算,肯定不算!”

“哦,那开吃吧。”他催促着,但四人谁也没有动筷子。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原因,我感到一阵恶寒慢慢爬上我的后背,也不知道此时此刻他们三人在想什么,我们竟然都伸着右手握着筷子,一动不动。

刚刚还气焰嚣张的王强胆怯地问了句:“史哲,你刚刚说的那件事真的发生过吗?”

他摇摇头:“我不知道。”

“不管这些哈,史哲,你倒是夹肉啊。”辛永满脸堆笑地说。

我明明看见他的额头有冷汗缓缓滑落。一分钟后,我们依旧保持着这个可笑的动作,锅里的汤汁已经滚沸了,熟透的羊肉翻滚在上面,挑逗着我们。再这么下去,估计连筷子都要煮熟了。我素来不信鬼神之说,现在居然把史哲的鬼话当真了。不,肯定是假的,但我的内心深处又好像在害怕什么似的。

史哲的一只筷子掉到桌子上,筷头甩起的汤汁溅到他手背上,他缩回手:“好烫!”

看见史哲平安无事地退出,我们释然地笑起来,辛永还说:“这东西都是自己吓自……”他突然打住话头,两眼突然直勾勾地盯着我的后方,那表情像被人突然捅了一刀似的。

一丝恐惧酝酿在他的眼中,我们还没有随着他的视线望去时,他已经放声大叫出来。

灯“啪啦”一声黑了,黑暗里我感觉到一个东西撞到我身上,烫滚的火锅汤飞溅到我脸上,好疼!

我隐隐感觉到一阵阴风穿过身体,像是什么东西降临到了这片黑暗之中,本能的恐惧让我抱紧了旁边的床梯。

虽然这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人感觉异常漫长,但实际上它只持续了一秒钟就消散了。

日光灯再次亮起时,寝室已然一片狼籍,一锅肉菜泼在地上,冒着热气。我赶紧确认大家的安危,王强狼狈地坐在靠门口的地上,脑袋上扣着空锅,辛永像鸵鸟一样把脑袋塞进了床梯的隔档里,身体瑟瑟发抖,而史哲则面向打开的阳台跪在地上,脖子以上空空如也……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电台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电台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