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狙哥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狙哥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版吃纸婴孩鬼故事、校园鬼故事50字、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在线收听、校园厕所闹鬼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狙哥第一篇-校园冤魂

这天晚上自习课,是在大梯教室上的,两个班的学生在一起,但仍显出教室的空旷。入冬了,天气煞冷,好多同学都窝在宿舍里不愿出来,反正多几个缺席也无妨,大学生活嘛,要的就是自由。

我坐在教室的倒数第二排,一只落满灰尘的吊扇下面,身旁无人,同学全挤前面一块儿“温暖”去了。《古代文学》课“老头儿”是个秃顶、矮胖的中年男人,他正在讲台上口沫横飞地讲着《聊斋志异》里的离奇的故事,还边用色迷迷地小眼睛瞟过几个长得漂亮娇小的女生,边说找个“月黑风高”的晚自习给我们放电影《聊斋》。

看惯了他的那副嘴脸,我烦腻地把双肘撑在桌上,用手掌捂住了双耳,低头正准备专心看我的《人莫予毒》(王朔文集中的文章)。一股冷风突然从破烂的窗户冲进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对了,忘了交待一件事,一件特别特别重要的事。

我们学校挺大的,有好多树木园地,阴森恐怖的小树林也有几个。大梯教室很古老了,像个苟延残喘地老家伙,正眼睁睁期待着完蛋的那一天。也许是它的恐惧感折磨得它不能再活下去了,因为它就座落在学校最偏僻的一个小树林旁边。

刚进校的时候,我们听学姐们讲过一个禁讲的故事。学校是强制学生重提这件往事的,但学姐们怕我们“年幼无知”遭所不测,所以把我们几个小女生聚在一起,神秘兮兮地讲了那件令人心痛的往事。

话说前几年我们社科系来了一个女生,人不但长得漂亮,成绩也是一级棒,在学校里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每天跟着她屁股后面的男生一大堆。要说那些男生追她的方法可真是绝了,各种招式都有,简直胜过江湖群英会中比武的各家拳派的各式招儿。

在这儿,我们费话不多说,男生们追女孩的过程我就不一一介绍了,反正最后,一个帅帅的男生击败了其他对手,成了女孩正式的男朋友。两个人在一起甜蜜的不得了,身旁的人看了别扭得直嫉妒。

突然有一天,也就是男孩和女孩在一起两个月后,一个外校的男生来找女孩。事后得知,原来这个外校的男生是女孩高中时候的男朋友,他们并没有分手,而是一直保有联系。当男孩得知了女孩背地里悄悄地交了个男朋友,他气坏了,找了个日子坐十几个小时的车悄悄来到了女孩的学校。当他确认了事实之后,“平心静气”地想约女孩出去谈谈。

那是黄昏的时候,当太阳全部消失在天边的时候,他们来到了学校最偏僻的那个小树林。男孩问女孩为什么骗他,女孩说她也是身不由己。男孩激动地握住女孩的双肩,忧郁地对她说,不要离开我,我需要你。女孩本就娇弱,被男孩这一摇晃,震得她的双肩生疼,她不禁用力挣脱男孩的手。男孩更加用力了,他紧紧地攥住女孩的肩,边喊我是真的爱你,边把唇凑了过去。女孩躲闪着,但她却感觉到越来越近的急促喘息声,男孩疯狂地吻着女孩的脸、唇、脖。女孩真的生气了,狠狠地甩了男孩一耳光,男孩怔住了,不过就两秒钟的时间,他的眼睛露出了凶光,他心里想自己那么爱她,对她那么忠诚,她却背叛了自己,决不能饶恕她。男孩失去了理智,像一只发怒的雄狮,猛扑上去,用双手紧紧地掐住了女孩的脖胫,女孩奋力抵抗着,可是动作越来越轻,最后,双手无力地塌下了。男孩冷笑了一声,把女孩推倒在落叶堆上,并疯狂地撕扯掉女孩的衣服、裤子、胸罩、内裤,像个野狼一样扑了上去。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心里只想着要惩罚背叛他的这个女人,突然他一声惊叫,跌跌撞撞跑出了小树林。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狙哥第二篇-校园怪谈之换命

1、

“他会死的,对不对……”面对着萧微喃喃自语般的问话,严晓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原本该是一行人开开心心去郊区山顶露营的,可偏偏在下山的时候遇到暴雨,车子直接砸下了山崖。作为司机的陈康在发觉不对时让大家跳下了车,自己却受了重伤,经过整整一个月的抢救,还是没能脱离生命危险。

严晓鸣无法安慰萧薇,因为他刚刚路过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门口时,听见医生准备给陈康下病危通知书。

“他会好起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许嘉凌已经站在她们身后。作为陈康正牌女友的许嘉凌完全没有萧微的懦弱。她每天都准时从学校来医院陪陈康,但脸上总挂着丝丝莫名的微笑,“别整天都哭着脸,活人都给你哭死了。”可能是情敌的关系,她每次看到萧微说话都不怀好意。

萧微默默地整理好头发和面容便走了出去。她知道陈康喜欢的人是许嘉凌而不是她,所以从来不和许嘉凌正面交锋,“我也先走了。”

严晓鸣静静地看了许嘉凌一眼,转身去追已经跑远的萧微。

接到陈康苏醒的消息时,严晓鸣正在学校小吃街吃馄饨。他和萧微立即赶到了医院,看到医生正在给陈康拆除身上的石膏,氧气也已经拿掉,输液管里也只剩下水理盐水。严晓鸣和萧微对视了一眼,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许嘉凌目不转晴地看着医生一点点地拆着石膏似乎在想其他什么事。而陈康头还不能转动,只能睁着眼睛对着他们露出劫后余生的笑。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严晓鸣进门便看到室友大帮正在对着镜子摆弄自己的新发型。

“理发了?”他随口问了句,虚脱地躺在了床上。

“学校开了家理发店,刚开张,生意火到暴。”大帮把镜子换了个角度,“剪得太帅了。”

一星期后。陈康办理了出院手续,又在家里休养了一周后,回到学校。可就在陈康住回寝室的当晚,严晓鸣就做了个梦。

梦里他看到陈康在医院被盖上白布推到了太平间,然后一个透明的陈康从尸体上坐了起来,跑回了病房原来的那张病床上躺了下去。紧接着查房的护士来了,看到床上的“陈康”后尖叫着跑了出去。主治医生很快就赶来了,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检查后,在场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晴。“撤回病危通知,通知家属,病人康复。”主治医生绿着脸,说完这句话就逃命似的溜了。

病房里一下子静了下来,许久之后才回荡着陈康一句叹息式的话语,“唉,终于活过来了。”

梦很完整,没有被惊醒的情况。醒来的严晓鸣觉得梦都是具有暗示性的,他开始在暗地里注意陈康。

那天下了晚自习,陈康看了看表,急急忙忙地对严晓鸣说书忘在教室了,要回去取,不等他回过神,陈康已经跑出了老远。走了几步严晓鸣才回过神来,陈康跑的方向并不是教学楼,而是小吃街。他想也没想立即就跟了上去,看到陈康进了理发店。他觉得很奇怪,回来跟武号一说,武号也觉得不可思议,因为陈康的头发在车祸时就在医院剃得精光,现在还没长起来。

还有,陈康手上戴的东西变了,原来他右手上戴的是许嘉凌送给她的那条白色手带,喜欢到除了睡觉洗澡是不会取下来的。但是现在他手上的白色手带变成了一条黑色好像是毛线编织的手带。回来一个星期了,严晓鸣没见他取下来过。

陈康变了。现在的他不管什么时候都呆着个脸,回来这么久了严晓鸣就没有见过他脸上还有其他表情。以前两人的关系最好,无话不谈,可现在……

严晓鸣突然想起梦里陈康那句话,“唉,终于活过来了。”心里一阵后怕。

“大帮呢?”看到武号疑惑地看着他,严晓鸣故意扯开了话题。

“他最近都睡得很早。”武号指了指他的上铺,严晓鸣顺着望去,大帮盖着被子,只露出他那修剪得别样帅气的头。他惊讶地发现,大帮戴了一条和陈康一模一样的手带。只是陈康的是黑色的,而大帮的是青色的。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狙哥第三篇-天黑别敲键盘

失眠一个月之后

玩游戏的人有两种:一种是键盘流,一种是鼠标控。

娄洋以前是个鼠标控,可最近却奇怪地变转成了键盘流。深更半夜,娄洋疯狂地捶打着键盘,他在肆意虐杀敌人的同时也在用极其聒噪的噪音考验着室友们的忍耐力。

今夜,是何柏奇失眠一个月的纪念日。何柏奇是个有原则的人,他不想因为键盘声和室友吵架,但也不能任由其下去,只好给自己设定了个期限:如果失眠天数够一个月,就会采取办法阻止娄洋的这种行为。

这一夜,他决定死也要把娄洋这件事解决掉。

“娄洋,玩着呢?”

“啊,你咋醒了,尿尿去?”娄洋头也不回,瞪着张翼德一样的眼睛盯着电脑。

“我压根就没睡。”何柏奇走到娄洋身边,像是拉断血管一样把键盘线扯了下来。

“别、别闹,快……哎……看啊,被杀了。”

“娄洋我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何柏奇指着窗外,愤怒道,“你看看现在月亮都睡着了,我还在听你弹奏肖邦的《小夜曲》,还是山寨版的。你玩游戏很开心是吗?那请不要吵到别人睡觉!我现在警告你,从今以后,天黑之后就别在寝室里敲键盘!”

娄洋被说了之后表情黯然,淡淡地点了点头,关了电脑,躺回床上,没有说话。

何柏奇以为这次肯定会和娄洋吵一架,没想到娄洋的反应如此平常,平常得反常,反常得离奇。这甚至让何柏奇为自己刚才的话感到后悔,因为他明明可以用更温柔的方式。

寝室的人都没睡,也都听见了何柏奇的话,却没有人讲话,大家都各自保持着沉默。经过刚才这一折腾,何柏奇更睡不着了,转头向里,却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不仅如此,他甚至感觉到被子外面有一双手放在上面,像是会随时把他的被子掀开。何柏奇紧闭双眼,希望一切都是幻觉,可越是躲避,越发现那双手真实地存在着,冰凉透骨,寒气逼人。何柏奇转过身,什么都看不到。只是在暗处,娄洋死死地盯着何柏奇,眼睛不眨一下,同时诡谲地笑着,嘴角上扬……

翌日早上,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何柏奇睡得晚起来的也晚,睁开眼睛,寝室一个人没有。

何柏奇感到床上有什么硬东西,掀开被子一看,竟然看到了一堆黑色的键盘键。键盘键有几十个,都是从键盘上摘下来的,有“空格”键、“回车”键、“字母”键、“数字”键等。

不知怎地,何柏奇竟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这恐惧来得快却去得慢,包裹着何柏奇的身体,传达着一阵阵凉意。何柏奇还没来得及思考缘由,便听见手机响了,那铃声比“黑色星期五”还要诡异:“键盘上的键我全都摘下来放到你床上了,从中挑选一个吧,如果你够幸运,就死不了。呀,记住,选到的这个键千万不要看,直接拿起来扔到窗外。提醒一下,不要选择‘回车’、‘空格’等有特殊形状的键,因为这样即使不看也能知道是什么。最后再说一下,你可以什么都不做,如果你觉得很无聊的话。”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狙哥第四篇-心软

五月的阳光是那样的温暖,我唯一能感觉到的 却只是刺骨的寒冷....

上课铃很快的响了 我往教室走去 开始上课 我拿起纸笔开始自顾自地写着我的小说 也许只有它们才会听我的倾诉吧

自从H不念了之后 我曾经认为是坚定不移的友谊也渐渐的变了味 因为好欺负 所以在那些女生的眼里 我们就成了所谓的软柿子 老师也不过问什么 毕竟 她们不想得罪了那些红包

上课了,我趴在桌子上 看起来像睡觉的样子 听老师在拿指桑骂槐道“成天上课睡觉 也不知是不是晚上有什么活要干”我睁着眼睛 其实我没睡 趴着趴着 我忽然想起了以前的H .....

下课铃打响了 我出去了一下 回来的时候发现跟我还算合得来的Z和Y围着我的桌子 像发现什么秘密似地 周围围着一堆女生 窃窃私语着...

我刚走过去想问个究竟 Y把我拽出教室 Z和一群女生也追了上来 只见Y拿着一张纸条 说我在纸条上写了骂她们的话 我想反驳 她说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我XXX.....后面写着骂人的话 相信如果冷静下来 是人都知道这很滑稽 如果真的是我 我为什么还要画蛇添足的写上自己的名字?可是Y不听 谁知道你这个变态为啥这样呢...也许是上次我们冤枉你了 写纸条报复我们呢 我无意间看了一眼纸条上的字 反驳道 那根本不是我的字...旁边的X也说到 这确实不像她字,跟我有过过节的C看了一眼 这就是她写的 然后女生们顺着C的话 唧唧喳喳的议论着 然后班长来了 叫我们下课理论 要上课了

然后下课我去找Z和Y ..发现一直欺负我的T在Y的书桌前说着什么 以后别搭理她...

我冲过去问T 那纸条是不是你放的?为什么要这样?~!Y看了我一眼 冷冷的笑了一下 我回到座位上 想着待会该如何说清楚 忽然觉得很委屈 但是我告诉自己 不能哭 不能哭 然后拿起水瓶喝水 想把涌上来的委屈压下去 这时 Y走过来 一下子掀了我的瓶子 我呛了一口 咳嗽了几声 疑惑的看着Y Z走了过来 跟Y说 要扇她就快点扇 我再次对Y说 那真的不是我做的 为什么你们就是不相信我?要是我u做的我至于写自己名字么?这个时候 旁边的同学说了句 你就承认得了 Y扇了我一巴掌 跟Z走了

我不知所措的瘫坐在座位上 一直以来认为坚定不移的东西居然就这样垮塌了 这样可笑的理由..

因为懦弱 我们成了被欺侮的对象 本以为可以惺惺相惜 没想到 迎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一直待到了放学 同学们走的也差不多了 我才收拾收拾准备回家

泪滴在校服上 衣服上没有妈妈的味道 有的只是冰冷的 洗衣粉的味道 打开窗户 外面下着大雨 于是 我爬上天台 轻盈的如同进入这学校时的脚步一样 轻轻一跃 去迎接另一个世界 重重的摔在水泥操场上 我似乎感受到了冷冷的风中带着些许泥土的芬芳 这样的世界 有什么理由让我不去迎接呢?也许迎接了之后 会遇到永远不会背叛我的人呢?

背叛?想到这个词 我苦笑了下 对 背叛 可是我记得我待她们不薄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为什么?!雨水似乎在配合我一样 冲刷着我最后的意识....

醒来之后 学校如同往常一样 只是寂静了许多 那些血迹早已被另一场大雨冲刷的干干净净 我忽然有种想回家看看的冲动 想到家 想到父母 心中才有了一丝愧疚 渐渐地哭了起来...那些本应该是泪的东西却变成了像水蒸气一样 这是属于鬼魂的眼泪 枉死的话 估计要受到严重的惩罚吧?那就趁这几天做点什么 到了下面还有点可以想起来的东西

回家看了哭得不成样子的父母 我伸出手去替他们擦泪 可是我的手穿过了他们 无济于事 我看着拿着白色毛巾的母亲 真希望那毛巾消失 没有擦眼泪的东西了之后 母亲止住哭该多好 这么想着 毛巾真的不知道哪去了 原来 这就是意念的力量么?还是老天在帮我?

看着他们 我恋恋不舍的走出家门 临走的时候 回头望了一眼 爸,妈 下辈子我还当你们的女儿...

接着 我去了学校 只是想弄清楚生前的疑惑,刚走到教室门口 看见我的书桌和椅子被丢到了角落 T说道 没想到那个傻X一时想不开去自杀 反正她是自己死的 怪不了我们..Y和其他的几个女生也附和道..对啊 没想到她还真一时想不开去跳了 真可惜啊 以后少了个替我们抄作业的啊。。。

这个时候 Z往窗外望着 我听到她喃喃的说了声 “对不起...”Z转过身 似乎看见了我 目光里满是恐惧和不安 旁边几个女生轻蔑的看了Z一眼 你还真以为会有鬼这种东西啊 少吓唬我们 T说道 就算真的有 老娘也照样收了她~ 惹得几个女生哄堂大笑

我抬头看着她们 她们似乎也看到了我 T看着我说“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呢,就说从教学楼掉下去没那么容易死吧?少在那装神弄鬼吓唬我们~”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 那些女生似乎也看到了我 T朝我扔东西 全都从我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T哇哇大叫 Y更是吓得不行 几个女生抱作一团 身子抖得像筛糠一样....我看着她们 问到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待你们不薄啊 ...

雾气般的泪水从我眼里涌了出来.....

似乎有好多手扼住了她们的脖颈 我越是难过 便扼得越紧 T挣扎着哀求到 。。放过我吧 我真的只是想戏弄一下你 没想到你却真的跳了。。求求你放过我们。。我看了看她们 委屈越发的扼住了她们

看着挣扎的奄奄一息的她们 我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心顿时软了下来 扼住她们的手也松了下来 我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她们 我说了句“以后好自为之吧 ”正转身要走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 去~死~吧! T把后玉佛向我投来 我躲开了 又向她们走去 T看玉佛失了效 又拿出身上的十字架 可是都限制不了我 于是再次哀求 可是这次 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我的恨意疑惑和委屈像一双双手扼住了她们 看着她们挣扎 到一点点的没了气息 我看了一眼在一旁发抖的Z

走了 听到身后的教室里 传来Z喃喃的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

心软 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狙哥第五篇-转学生

“我跟你们说,昨天我在我家旁边的超市看到一个超帅的帅哥,好像是新来的!”

“真的吗?那我们放学后去你家那儿转转好了。”

“听说商场在搞特价,我们正好去逛逛吧!”

下课时间,一群高中女生闲聊起来,话题不外是哪里有帅哥,哪里的衣服既漂亮又便宜。

铃铃铃——

“上课了,我们回头再聊吧!”上课铃响后,大家纷纷坐回自己的位子。

“各位同学,今天要跟你们介绍一位新来的同学……”

讲台下的女生根本不知道老师接下来说了什么,眼光都停留在新来的转学生身上……

“哇!他好帅哦!”

“长得好像明星啊!”

“希望老师把他安排在我旁边的位置!”

台下的惊叹声此起彼伏。在转学生作自我介绍的时候,女生们全部噤声,生怕自己没听到转学生的声音。

“大家好,我叫柳博翊,今后请大家多多指教!”柳博翊转身把名字写在黑板上,礼貌地鞠躬。

“你坐那边吧,最后一排的空位那儿。”老师指了个位置,“洪心雨,你要多多帮助新同学哦!”

坐在最后排的洪心雨闻言,抬起头来对柳博翊含蓄地笑了笑。

柳博翊坐到了座位上。台上老师清了清声音:“好了,我们开始上课吧!”

放学后,喧闹声充斥着整个校园。洪心雨跟同学走出教室,高兴地讨论着有关转学生的事情。

“心雨,不错哦,帅哥就坐你旁边!”

“对啊!我好希望他坐我旁边。心雨,你艳福不浅哦!”

正要回应朋友的话,洪心雨突然看到花圃旁边坐了个人。那个人正是今天新来的转学生,柳博翊。

洪心雨觉得好奇,往花圃方向走去。

“你在做什么啊?”

“我在看花啊,顺便欣赏新学校的景色。”柳博翊对洪心雨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洪心雨觉得他的笑容好不真实。跟他说了几句后,听到同学的呼喊声,洪心雨对他挥了挥手:“明天见!有空我再带你熟悉校园!”

“心雨!起床了!你快迟到了!”妈妈喊着。

“哦!知道了!”

洪心雨梳洗了一番,吃完早餐就往学校奔去。

教室里吵闹着,但老师走进来之后便安静下来。

“各位同学,有个坏消息,我们班原本有个转学生今天要过来,但他在昨天骑车时不幸发生车祸去世。”老师面带遗憾地说。

“转学生?不是昨天才来了个柳博翊吗?怎么今天又有一个?”洪心雨满腹疑问,往旁边的座位一看,居然没人!

“老师,柳博翊今天没来!”洪心雨站起来跟老师说道。

“柳博翊?他是谁啊?我们班有这个人吗?”

“心雨怎么了?谁是柳博翊啊?”

同学们纷纷对心雨投以疑惑的眼神……

“洪心雨,你怎么知道转学生的名字?他就叫柳博翊,你认识他?”老师不解地问着。

“他不是昨天就转来了吗?”

“他今天才要过来啊!而且,我刚不是说了,他在路上发生事故不幸去世,所以他不可能过来了。”老师沉重地说着。

那昨天我看到的是谁?我明明看到他了,难……难不成是我看错了?洪心雨觉得很纳闷,但老师都这么说了,那应该是自己看错了吧。

“我们开始上课,翻到第20页……”

放学后,洪心雨跟同学走出教室,讨论着要去哪儿玩。忽然间洪心雨瞄到花圃那儿似乎有人,而且那身影好熟悉。

在花圃那里,洪心雨看见了昨天的转学生。

“你是柳博翊?”

“嗯!”

“可是,你不是在来学校的途中……”

“没错!昨天我想骑车先来学校熟悉一下情况,结果在路上被车子撞上。所以,老师说我不能来了,这是真的。”

“那你现在……”洪心雨听了他说的话之后,渐渐害怕了起来……

“你别怕,我只是想来看看学校。至于为什么只有你看得到我,我就不知道了。我逛过学校了,心愿已完成,要离开了。”说完,他就消失了。

“心雨,你在干什么?再不走我们先走了哦!”

“我马上过来!”洪心雨小步往同学那边跑去。

原来她会看到他是因为他想看看学校,知道他没有恶意也就不怕了,只是为什么只有她看得到他?算了,不想了……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狙哥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狙哥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0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