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在线收听5篇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在线收听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鬼故事恐怖校园、电话鬼故事校园、校园鬼故事404宿舍、与校园有关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在线收听第一篇-埋眼睛

沈甜甜的心情很差,低着头一直翻看短信。这些都是以前男友孙浩然发来的,那么多的甜言蜜语,没想到在今天画上了句号。她叹了口气,刚要抬起头,结果和别人撞了一下。对方的力气不小,直接把她撞到了一边。

沈甜甜吃了一惊,眼前黑糊糊的一片,半个人影都没有,但刚才的那一撞却又真真切切。她一转身,一股凉风吹来,远处的路灯下有一团黑发。黑发滚来滚去,慢慢变成了足球大小。耳边传来“哗啦啦”的声音,一只苍白的手慢慢从头发团里伸了出来,指甲血红,上面还连带着血肉。沈甜甜吓得大叫一声,急忙跑了起来,结果右脚踩到了什么东西,滑得摔了一跤。下一秒,她急忙起来接着跑去。

沈甜甜回到寝室,气喘吁吁地关上门,脸色发白,口千舌燥。

对面的白燕疑惑地看过来说: “你是见鬼了吗?”

“别说,我还真的见了……”沈甜甜拍拍胸脯说到这儿,忽然看见白燕旁边还躺着一个人。她走过去,一看是青萝。

“她怎么了,好像病得不轻啊?”

床上的青萝脸色发红,额头上敷着一条冰毛巾,嘴里“哼哼唧唧”地不知道在说什么。

“可能是感冒了,额头烫得厉害,从我回来就开始伺候她了。”

“哦,那吃点儿药,不行就输液吧!”沈甜甜回到自己的床上脱了衣服,准备躺下睡觉。

这一晚上她可吓得不轾。没一会儿,白燕也睡下了。

夜深人静,沈甜甜觉得有点儿冷。她裹了裹被子,忽然听到耳边响起一阵 “嚓嚓”的声音。她睁开双眼,又揉了揉眼睛,怎么感觉自己的鞋子好像在动呢?沈甜甜探过身子把鞋拿过来,看到鞋底上沾了一片血糊糊的黏稠物体。沈甜甜感觉很恶心,立即扔掉了鞋。突然,她猛地想起晚上在跑回来的路上,鞋底好像踩到了什么。

这时,那黏糊糊的东西慢慢膨胀,竟变成了一颗眼球。眼球里不停地涌出丝丝头发,最后变成了一团。这团头发越来越大,再次从里面伸出了一双苍白的鬼手。沈甜甜吓得头皮发麻,坐起来靠到墙角,死死地盯着那团头发。

随后,一个浑身腐烂、长相恐怖的女鬼慢慢从那团头发里爬了出来。女鬼两个漆黑的眼眶在苍白的脸上显得格格不入,而它的全身,却长满了圆鼓鼓的眼球。那些眼球转来转去,方向都各有不同。

沈甜甜躲在黑暗的角落里,生怕女鬼发现她,但是她又不知道,女鬼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眼睛有多少是往她这个方向看的。这时,伴随着一阵“咯咯”声,女鬼的头慢慢地转向青萝,然后向她爬了过去。

月光下,女鬼伸出长长的指甲,竟然直接在青萝的身上插出了一个个的血窟窿。疼痛的刺激感让青萝醒了过来。见到鬼,青萝吓得瞪大眼睛。她刚要叫出声来,女鬼竟直接把手伸进了青萝的嘴里,止住了她的声音。

沈甜甜吓得更不敢出声了。

青萝疼得满身大汗,不停地扭动身体,嘴里发着“呜呜”的声音,眼睁睁地看着女鬼将自己身上的眼球一颗颗地抠下来。扣下眼球的窟窿里流满了墨绿色的液体,然后,女鬼将抠出来的眼球放在液体里泡了泡,拿起来放进了在青萝身上抠出的血洞里。女鬼前后重复着动作,在青萝的身上埋下了五颗眼球。

青萝终于疼得晕了过去。沈甜甜闭上眼睛,直接拿被子蒙住了头,也不知道那个女鬼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第二天一早,沈甜甜是被一声尖叫惊醒的。她的头有点儿痛,昨晚一直没睡好。

青萝在床上昏迷着,身上全都是血,原本是血窟窿的地方,现在只有一小条线状伤口,就像是闭上的眼睛。白燕脸色煞白,在床边手足无措,想看看青萝怎么样了,却又不敢下手,于是惊愕地回头看向沈甜甜。

沈甜甜把昨晚的事告诉了她。白燕听后坐在床上深深地吸了口凉气。看白燕的表情,沈甜甜总觉得她好像知道些什么。

细问之下,白燕才无奈地说: “其实青萝发高烧不是偶然性的,是因为撞了鬼。”

沈甜甜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同样是撞鬼,她怎么没有发烧?

“你知道你的另朋友孙浩然为什么会突然和你分手吗?”白燕忽然神秘兮兮地说道。

“唉,他说跟我在一起没有自 由。”

“并不是。”白燕看了一眼青萝,严肃地道, “我猜是青萝在从中作梗。不瞒你说,我总会看到她和孙浩然走在一起,两个人举止亲密,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沈甜甜的心“忽悠”一下。她并没有觉得孙浩然背地里有人,甚至在分手前一晚,他还约她第二天看电影,这分手就像是突然决定的。

就在这时,床上的青萝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咧开嘴,疼得“哼”了一声。

“好痒。”青萝的双手伸向额头,手指摩擦着那道线状伤口。那伤口都已经被她搓红了。

两个人仔细一看,发现那个一眼之长的伤口在张合着,微微吐着血丝。突然,那伤口猛地张开,一股鲜血流下来,直接染红了青萝的脸。随后,青萝的脸上出现了第三颗眼球。第三颗眼球不停地转啊转,瞪着周围看它的人。眼球越眨越大,好像要从脸上滚下来,看得人头皮发麻。

沈甜甜和白燕吓得退了几步,耳边又忽然传来了“吱”的一声,一股恶臭熏得人想吐。原来,这味道是从一个恶鬼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个恶鬼没有骨架,就像是一堆烂肉浮动着从门外“爬”了进来。它看也不看沈甜甜她们一眼,直接向青萝爬去。一只软趴趴的大手在恶鬼的臭肉间伸出来,直接“啪”地一声拍在了青萝的额头上。恶鬼恶狠狠地抠下那颗眼球,然后缩回了“肉堆”里。伴随着青萝痛苦的尖叫,软趴趴的“臭肉鬼”慢慢缩进地板里,不见了。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在线收听第二篇-晾衣服

招魂仪式

“喂,不要把衣服挂在那上面。”小伟吼着。

“为什么啊?又没人规定海边不能晾衣服。”赤膊的小杰正准备把湿T-shirt挂在海边的竹篱笆上。

“对啊,海风吹一吹很快就幹了哦。”旁边的小兆附和着。

“这里风大,到那个凉亭我再跟你们慢慢说。”小伟左顾右盼,确定四周没其他人,才轻声对他们说。

小杰吐吐舌头,小兆耸耸肩,一并跟着小伟往沙滩旁的木板搭建的简陋凉亭走去。

三个人都坐下了,小伟深呼吸后,缓缓说:“我以前看过别人在海边招魂,就是在竹竿上绑着往生者的衣物作招魂幡,摇啊摇的,盼望鬼魂能回到自己的衣服上。”

“那跟我在竹篱笆上挂衣服有什么关系?”小杰搭腔道。

“你想想,这么做不是跟那招魂仪式很像吗?”小伟的表情略带一丝恐惧。

“别装神弄鬼的,你说清楚点儿。”小兆有点儿不高兴。

“我没有装神弄鬼,之前我也不知道,顶多以为那只是单纯的招魂仪式而已,可是……”小伟顿了一下。

“可是什么?”小杰有点儿紧张。

“可是如果你没想招魂,又做着同样的事,会对自己不好。如果真的有‘鬼’,它又没办法找到自己的衣服,只好看哪里有衣服挂着,就穿上去了……”

“那……那我应该没事吧?”小杰有点儿结巴。

“没事,我在你挂上去之前就阻止你了。”小伟微笑。

“还好还好,你早说嘛。”

“搞清楚就好了啊,天色也不早了,明天还要考试,大家走吧。”小兆喊着。

“不叫老张跟猪头倩吗?”小杰望向海滩上一对鸳鸯戏水的情侣。夕阳有点儿刺眼,让他看不太清楚那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没关系啦,我想你现在也分不开他们吧。”小兆摊开双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小杰看到小兆这举动也会心地笑了。

“我还是过去说一声我们先走了,不然待会儿他们找不到我们还以为我们怎么了。”小伟丢下这句就跑向海滩。

只见小伟跑过去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对情侣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接着就看到小伟又气喘吁吁跑回来,说:“走吧。”小杰和小兆也没多废话,大家一起走到海滩外的围墙,骑上各自的车返回各自的宿舍。

此时,海滩上依旧还有不少游客徘徊。夕阳鲜红,三两挂在竹篱笆上渐幹的衣服的盐粒结晶反射出点点亮光。

骑着车的小伟看着夕阳,想着临走对老张说的最后那句话,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进去——“海边退潮后靠近海沟,注意安全。”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在线收听第三篇-校园男尸

四川一座大学,位与城市郊外,平时就流传着不少令人奇怪的不可思议的故事。

有一个女生寝室,住着7个女生,平日里相安无事,但是有一晚,——住在下铺的一个女生(我们暂且叫她小萍吧)怎么也睡不着。这一晚又出奇的安静,静得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到。室友们都睡了,只有小萍在床上翻来覆去,睁大个眼。她看了下表,2点了,“哦,快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她喃喃地对自己说着。她仰着脸,突然,她发现床上挂的蚊帐在慢慢往下沉。住过宿舍上下铺的朋友都知道,挂在床上那纹帐从上铺吊下来的样子,她有点奇怪,开始还以为是风,但渐渐的发现象有个东西从蚊帐上面印下来,小萍仔细看看,是一个人脸的样子从蚊帐上浮显出来,慢慢清晰起来,就象一个石膏的人脸,而且是个男人的脸,还在对她笑。小萍浑身发冷,一跃而起,大叫一声,全寝室的人都醒了,大家纷纷讯问什么事,小萍瑟瑟发抖,指着床,“有鬼,有鬼。”全寝室的女生吓了一跳,但左看右看,什么也没发现,“你在做梦吧?”“别开玩笑啊!”大家都还是有点害怕。“可能。”小萍也搞不清咋回事。“算了,睡吧,你一定做噩梦了。”

就这样,大家又回到床上,这一晚,相安无事。但是,从此以后,这个石膏一样的男人脸,就缠上了小萍,每晚都出现,这个寝室的人也再没睡好觉。不可能每天都做同一个梦吧?大家决定向学校反映这事,但有谁相信呢,但教务处的一个主任,想了想,告诉小萍和她的室友:“你们今晚回去睡,我带几个保卫人员守在寝室外,一旦有事,你们就叫我们。”

夜晚来临,小萍和室友们早早上了床。教务主任和五、六个保安,十几个自告奋勇的男学生守在门外。“这么多人,那鬼还会出来吗?”不知谁嘀咕着。

2点,小萍死死地盯着上面的蚊帐,那石膏一样的男人脸会出来吗?

一切都安安静静的,慢慢地,蚊帐往下沉,又来啦!

那个白色的男人脸一样的出现,一样的盯着小萍笑,今天还笑地特别明显。

“来啦!……”小萍大叫一声,刹那间,门外的人一涌而入,“哪里?哪里?”……

“他没走,他没走,在那儿,还在笑。”奇怪的是,只有小萍能看到,其它人却看不到。

“在哪儿啊?”大家都搞不清楚,在房间里左顾右盼。

“在窗户那儿,……在那儿……到门口了,他要出去,……”大家随着小萍的手指方向,什么也看不见。

“他的意思可能是要我跟他走。”小萍指着门口。

“那就跟着他。”教务主任说。

于是,一大帮人拥簇着小萍出了寝室。小萍跟着那张脸,大家跟着小萍。

不一会儿,走出校门,来到校外的一个烂水塘边。

那张脸对着小萍笑笑,一跃而入。

“他跳进去了,跳进去了,不见了。”小萍叫着。

“马上叫人抽干水塘。”教务主任吩咐。

第二天,有关部门前来抽干了水塘,猜猜发现了什么?一具男尸。

原来,几个星期前,这所大学失踪了一个男生,学校、公安人员四处寻找无果,想不到淹死在这里。

后来,证实了男尸正是那个失踪学生,他是失足掉入烂水塘的。

人们把这男生生前照片给小萍看,小萍认出那张白色的脸正是此人。

也许是这男生尸骨未寒想有人发现吧,但他为什么找上小萍就不得而知了。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在线收听第四篇-榜上有冥

午饭之后,我站在刚刚出炉的榜单面前,盯着“王立志”三个字吁叹不已,我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获得第一名了。

临近中考,学校几乎每隔三天就会进行一次摸底考试,而此时同学们最关注的也莫过于印在榜首的那个名字。

校长为了冲击升学率,决定每次摸底考试都奖励第一名一千块,这对十六岁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

就在我感叹自己又一次和倒数第二失之交臂的时候,不远处的桂生大声喊着我的名字,叫我和他一起去打球。

“你这次又倒数第一?”桂生转着手里的球漫不经心地望着天。

我低头画圈圈,自从转到这个学校之后,我连倒数第二这样让父母欣慰、家门荣光的好成绩都没拿到过,这一定是受到了某种诅咒!

见我情绪如此低落,桂生立刻转移话题: “你还记得刘三手吗?”

我想了半天,摇摇头。

“唉呀,就是那个躲在公厕里给人弄命数评分的麻子歪脸,不久前咱俩还因为抢球场揍了他一顿呢!”桂生的话提了个醒,我连忙“哦”了一声表示已经想起来了。

“你是不是又手痒想揍他?”我一脸坏笑地看着桂生。这个刘三手是我见过的最窝囊的男生,他挨了打不仅不还手,还从来不找老师告状,实乃手痒脚欠之必备道具人。

桂生面色凝重地盯了我半天,才说: “刚才他找到我,给了我一张东西。”

我从桂生手里接过一张圆形黄纸,纸上一个红色表格,表格最前面写着桂生的名字,后面几栏分别写着:成绩3分,人品一6分,道德O分,形象2分,家境1分,运气一4分。

黄纸的最末端还画了一只小乌龟和一些奇怪的符号,最后是刘三手的签名。

“这是什么意思,挑战书吗?”我问。

“我开始也是这么想,可孙胖子和我说这小子的评分比算命的都准,还说他是钟馗三师兄的二叔公一脉单传,从小学的就是茅山术。”桂生拧起眉头, “他还说刘三手轻易不会给别人负分,负分的都会死。”

我掐指一算,刘三手给桂生的最终分数是负四分。

“刘三手给你这东西时还说了什么?”我问。

“他让我离你远点,说你是万年不遇的地冥星下凡,和你在一起肯定死得快!”桂生的话气得我火冒三丈、眼冒金星。

“今晚上放学我要不堵他,我就不是姚晓明!”我将手里的树枝掰得七零八落,转身向教室方向走去。上课铃声响了半天,我要再不回去,肯定又要被思想教育。

我蹑手蹑脚推开教室后门,刚迈进左脚,立刻感受到一股杀气迎面扑来。

不好,有情况!

“恭喜姚晓明同学,本次模拟考试获得年级第一的好成绩!”班主任带头鼓起掌,我当场石化,第一名不是王立志吗?怎么可能会是我?

桂生坐在上铺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他对我刚才的那番话表示怀疑。

他说,我这种稳坐倒数第一宝座的差生竟然能考第一,这绝对是见鬼了。

我分明看到大榜上的第一名是王立志,怎么又突然变成我了?

我心事重重地坐在床边,努力思考这个重要问题。

昨天吃剩的瓜子还在床头,我随手抓了一把嗑起来,不知怎的竟然被瓜子皮卡住了,我死命敲着胸口想要把卡住的东西敲出来,半天也没有效果。喉咙里不由自主地发出“啊”的声响,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桂生见状慌忙从铺上跳下来帮忙,他不帮忙还好,这一帮情况似乎更糟糕。

我的脖子像被人死死掐住一般,已经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幸好孙胖子回来的及时,他和桂生俩人合力将我倒过来大头朝下,卡在喉咙里的东西总算是吐了出来。

孙胖子捡起我吐出来的污秽物,然后惊呼道: “你是不是疯了?竟然把压口钱吞了进去。”

我接过孙胖子手里的铜钱,大脑一片空白,这东西怎么会跑到我嘴里?

“什么是压口钱?”桂生不解地看着他。

“你仔细看,这‘宝’字的点上有个缺口,这东西是专门给死人压舌头的,为防止人死后舌头吐出来,最常见的办法就是让死者口中含一枚铜钱。听说,死人吐出来的舌头要是沾到了活人血就会诈尸!”孙胖子接着说, “这压口钱一般都随死人埋人地下,怎么会在你这里?”

孙胖子平时就爱研究这些和鬼怪有关的事,他的一席话使得寝室里的温度瞬间下降到冰点,连呼吸都觉得有压力。

最重要的问题是,连我都无法解释,这个压口钱究竟是如何混进我嘴里的?

孙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我刚才洗澡时听说王立志前天死了,他在家里看电视嗑瓜子,硬是被一粒瓜子活活给噎死了。他家人把他的尸体送到停尸房,第二天发现王立志的舌头不见了。医院检查他尸体时发现他的舌头就在他肚子里,也就是说他死后又吃掉了自己的舌头。王立志的家人觉得这事挺恐怖,就找了个阴阳先生给算,先生说这是大凶之兆,给了他们一枚铜钱让他们放进王立志的嘴里,还吩咐他们立刻把他的尸体火化了。谁知道火化那天机器出了意外,不得不又拖延一天。后来发生的事更离谱——王立志的尸体竟然不见了!”

“你是说,他诈尸了?”桂生压低声音,小声地说道。

孙胖子一脸警惕地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说: “听王立志寝室的人说,他每晚都会回来找刘三手,也不说话,就站在他床前盯着他。所以啊,我觉得刘三手真不是普通人。你们俩最近都得罪过他,万一他对你们施了个什么法术,那不就是传说中的杀人于无形啊。你看今天这事玄乎不玄乎?要是我和桂生都不在,搞不好你就是第二个王立志啊!”

我明白孙胖子的担心,同时他的话也给我提了个醒。我不动声色地把那枚压口钱装进兜里,揣着水果刀离开寝室去找刘三手。

我找到刘三手时,他正在教室里看书,时值午休之际,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我径直走到他面前,恶狠狠地将手里的水果刀扎在他的书桌上,随后又掏出压口钱拍到桌子上: “你不是会命数评分吗?那么,你给我评个分吧。”

刘三手低着头不说话,十根指头不停地摆弄着,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大概五分钟后,他从兜里掏出一张黄纸,用红笔在上面写了几个数字又画了一只小乌龟,随后将纸递给我。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在线收听第五篇-未亡人的忏悔

现下,圣诞节已经成为年轻人心中不可或缺的节日了,高校中早已弥漫着节日的气息,各式的彩妆装点着这个洁白的世界。在K工学院这个杂牌大学,妙妙正奴役着她的男友林苑搬着圣诞树。妙妙是中文系的系花,属于“撞树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的美女,所以在K工学院有着奇异的一幕,时不时有“猪”撞在了树上。而他的男友林苑更是学院的风云人物,他是十足的怪才,放弃了清华大学而来到了这个二流大学,用他自己话说就是“妙妙是我前世欠下的债,而今生就被上帝抓小鸡似的丢到了她的面前”。此话一出,就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许多债主,来向林苑索债。

和妙妙同一寝室的还有蓝宇和钱琳,以前还有一个叫林艺的,但是,一年前却坠楼自杀了。时间久了,就冲淡了一切。三个姐妹早已把这段不愉快的事情给格式化了。今晚平安夜,姐妹们准备去聚餐,同去的当然还有各自的男友。吃完饭后,一伙人准备找个好位置看烟火,蓝宇因为身体不舒服,就由男朋友华晨陪同先回宿舍了。半小时后,华晨赶回来了,大家看完一个小时的烟火就回学校了。林苑把妙妙送到寝室楼下,刚想转身离开,就听见妙妙的一声惊呼,急忙抽身跑上楼。推开寝室门,只见妙妙倒在钱琳的怀里哭,林苑进去来到阳台,赫然发现蓝宇瞪着眼睛倒在了地上,已经咽气了,急忙打电话报了警。

不多会,在队长老林的带领下,警察到了。他们勘查了现场,根据蓝宇口中的杏仁味,初步断定是因氰化钾中毒身亡,死亡时间在一小时左右。在警察搬走尸体后,发现在尸体下面压着张纸片,是用打印字拼凑成的,上面写着:“呵呵,姐妹们,我一个人在这边好孤独哦,你们能一起下来陪我吗。”更惊异的落款居然是林艺,那个一年前的冤魂。

冤魂杀人的事情在校园里传开了,一天时间过去,就传出了十多个版本。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只是给圣诞节增添了神秘诡异的色彩,但是对于妙妙和钱琳来说,这个世界像是被阴霾笼罩着一样,因为寝室暂时被封了,她们只能搬到别的宿舍住了。妙妙可能惊吓过度,竟然发烧了,林苑温柔地守候着她。妙妙眉头皱着,喃喃道:“不是我,放过我吧,真的不是我。”林苑莫名其妙的一愣,赶紧上去安慰她。钱琳胆子比较大,所以很快缓过来了,男朋友却一病不起,于是她就顺势一脚踹走了这个懦弱的“孙子”。她愤恨地瞅了林苑一眼,撅嘴说道:“林大公子可真够温柔体贴的哦,哼!”林苑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同时崩溃的还有华晨,断断续续地哭了一天一夜,大家都安慰他,但是眼泪像决堤一样的泛滥。

吃过午饭,老林就找妙妙他们了解情况。林苑就把昨晚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老林对华晨陪着蓝宇先回寝室的情况着重了解一下。经过连夜的解剖,发现蓝宇是和着可乐喝下毒药的,但是现场没有发现类似的可乐罐等容器,所以很大可能是被凶犯时候处理掉了。

“照你们这么说,你们和华晨看完烟火再回来至少需要一个小时之内,华晨没有时间去处理现场,还有对于鬼魂你们怎么看,学校里传的很热啊,怕吗?”

“林艺是自己跳的楼,又和我们没关系,有什么好怕的。”钱琳抢先说道。

“这样啊,那不打扰了,我去找找华晨。”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在线收听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在线收听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