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小说吓人、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电影、校园怪谈鬼故事、校园有关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第一篇-这点日记有本邪

图书馆惊魂

周冰是建北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再过几天就是英语四级考试,说什么也要通过。所以这两天她都在图书馆里复习。

周冰摘下耳机,停止了英语听力测试。看了下手表发现时间已经很晚了,偌大的图书馆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千万不要深夜单独一个人待在图书馆,小心被色鬼缠身哦!”周冰室友的话不时回荡在她的耳边。

虽然周冰并不相信鬼怪之类的,但一个人待在这里还是不免有些毛毛的,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可就在这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在周冰耳边响起来。周冰连忙看向四周,却什么都没看到。

“嘶嘶嘶”,那个声音越来越近了,就像是有东西在摩擦地面一样。而这不由让她联想到咒怨里,死去的人在地面移动时的情形。

周冰慢慢低下头向地面看去,她看到有一只手突然从自己后桌的方向伸出来,紧接着死死抓住了自己的脚踝,然后用力地拉扯着。

一个人的脑袋也慢慢从后面探了出来,那是一个女孩惨白的脸,她正露出痛苦的表情,死死地盯着她。

周冰吓得大叫一声,挣开那只手向图书馆门口跑去……

医院

周冰坐在医院看护病房外,心脏到现在还在剧烈地跳动着。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让她终身难忘。

不过她也很庆幸自己那么晚还没离开,否则那个女孩一定会有生命危险。

那个女孩叫李清,虽然和自己不同系,但和自己高中好友张笑笑住在同寝,也曾见过几次面。

周冰把李清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看情形很可能是心脏病突发,再晚一会儿就会有生命危险。

周冰刚才就已经给张笑笑打了电话,笑笑说马上赶到。

周冰站在门口,看着病床上熟睡的李清,打算等张笑笑来了之后一起进去。

可就在这时,走廊上两个护士的谈话吸引了周冰的注意。

“又怎么了?还是上次要自杀的那个女孩吗?”一个护士对另外一个护士说道。

“不是了,这次这个女孩的症状似乎是突发性心脏病,幸好送来的及时。”

“哦,不过看她们的年龄好像差不多。”

“嗯,我看了病历还是同一个学校的呢。”

“唉,也难怪上次那个女孩会想不开,年纪轻轻的就被毁容了,虽然不是很严重,但对于女孩来说也是致命伤啊。对了,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来的?”

“好像是叫赵晓玉吧。”

两个护士越走越远,后面的话周冰就听不到了,不过这也足够令她吃惊了。

“什么?赵晓玉?难道就是和李清住在同一个寝室的那个赵晓玉吗?”周冰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第二篇-与鬼撞衫

1、倒霉的撞衫

清明节三天假之后,何锴坐着大巴返回学校,穿着新买的夏威夷T恤衫,他心情很愉快。

这时窗外的马路边,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正在翻弄着一堆垃圾,身上赫然穿着和何锴一样的T恤。何锴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撞衫了!他从小就很重视穿着,撞衫这种事情绝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更何况是和一个乞丐撞衫。原本引以为傲的新衣服一瞬间也变得令他恶心不已,恨不得马上脱下来。

回到学校他做贼似的躲着别人的目光,快速赶回寝室换了件衣服,郁闷的心情才稍稍平静一些。至于这件不幸被山寨的新衣服,滚去垃圾箱里反省自己的平庸吧!

室友们陆陆续续回到寝室,老大在抱怨假期不够长,老二则唾沫横飞地炫耀自己三天的旅行,只有何锴的好友刘广辉一言不发,何锴好奇地问了一句:“喂,你这三天都在学校忙了啥?”

“睡觉,吃饭,上网……”他犹豫了一下,抬起头表情认真地说,“我见了鬼,就在寝室楼顶上!”

“见了鬼?”三人异口同声地问。

“是真的,你们这三天不在,大概不知道!402寝室的聂叶被吓昏了过去,现在还在医务室!”

这栋男生寝室楼有六层,最上层因为招不满学生一直空着。好奇的三人稍稍打听了下,402寝室的那男生果然现在就躺在医务室,据说一直昏迷,每天晚上九点的时候会醒过来掐着自己的脖子大喊大叫,非得服用两倍的镇定药才能安静下来。

刘广辉说清明节放假第一天晚上九点,几个男生去顶层给先人们烧纸,突然有人大叫一声:“鬼!”,大家四下里张望,果然看见一个人影,黑暗中隐隐有一阵空洞的足音,仿佛是向着他们走来。他们慌里慌张就往楼下跑,逃出来之后才发现聂叶不见了,几个男生壮着胆上去,发现他已经昏倒在那里。之后他便住进了医务室。

室友们追问:“你看见鬼什么样子了没?”

刘广辉挠挠头,艰难地回忆:“没看见脸,好像看见了一身衣服向我们飘过来!”

“什么衣服?”

他的手一指何锴:“和你这件一样!”

“什么?”何锴不敢相信地大叫出来,“你确定没弄错?”

“不会弄错,当时我们之中没有穿这件衣服的!而且这件衣服是在半空中向着我飘来,上面沾着血,可怕极了,我不可能忘记!”

何锴翻了翻白眼,今天难道是自己的倒霉日么?先是和乞丐撞衫,然后是和鬼!他不由分说便脱了衣服,立马又换了一件!

原本何锴是抱着“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这种事说说也就罢了,不打算深究下去。但晚上八点的时候外面就不断有脚步声,吵得他不得安宁,书也看不进去,他还听到了几个学生的谈话:“九点整吗?好激动啊!”

“一帮不要命的傻叉!”何锴大骂,夹起明天要交的作业准备去自习室。

这时刘广辉和另两个室友推门冲进来,一脸兴奋地说:“新闻系的来拍鬼了!”

“你们又不是鬼,激动啥子劲?”何锴没好气地说。“人多力量大,男生们都上去壮声势了!”

“一帮亡命之徒!要去你们去,我不去!”何锴虽然这样说,但还是被三个人生拉硬拽地带到顶楼去了。

普通人一辈子没几次机会见鬼,难怪他们会那么激动,虽然先前都有人遭了殃。不情不愿地被带到顶楼,何锴才明白,这些多事的男生除了鬼还有另一个来这里的理由----新闻系的系花姚眉舒!

看到这妩媚动人的姑娘,何锴再没有了怨言,能在佳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勇敢,何等幸福的事情啊!时间慢慢走向九点,众人都紧张地捏了一把汗,新闻系那几个没素材闲得蛋疼的学生也把设备架设起来,对准空荡荡的楼道。

九点已过,但摄像机的监视窗里除了黑暗什么也没有,大家开始心焦起来。

“我想起来了,要烧纸!”刘广辉叫道。“对对,要烧纸!”众人附和说,有好事者马上跑下去取了些清明节烧剩的纸钱,在镜头前烧了起来。一叠黄纸渐渐成灰,黑暗中,渐渐传来一个空洞的足音…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第三篇-恶鬼缠身

我的学校是职业学校,所以职业的缘故,所以,我们班女生很多~

我的一个同学喜欢业余去各个的厅跳舞,故事就是她去白银时发生的

她和男朋友,还有一个女孩子一起,当她们坐上计程车后,我同学和那个女孩坐在后面,她们中间空着,可是,同学总觉得中间有人~

可是,当有机会说给他男朋友听时,她男朋友说她乱想~

到达白银后,这种感觉一直没有消失。

当她们在化装间时,那个女孩悄悄告诉我同学,说从一出发就觉得有另外一个男人跟着他们~我同学当时很怕,可她男朋友还是不相信,于是,我同学决定她和那个女孩一起闭上眼睛,然后指一个地方~

当她们睁开眼睛时,竟然指着相同的地方~

演出完后,他们在一个旅馆住,晚上,我同学看见一个很凶的男人走过来,掐住她的脖子,说:“让你多嘴!”同学怎么叫也叫不出来,后来终于叫了出来~她男朋友陪她一晚上

回到兰州后,她和男朋友去照自拍照,当照片出来时,我同学差点晕到,因为那个照片上,在她和男朋友中间,那个男人张着大嘴,很凶的样子~

就是这样,我看了照片,后来同学把照片烧了,所有的照片上都有那个男人。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第四篇-笔仙之鬼祟

“我是个很奇怪的人,我为什么会这样说,或许你们以后会明白”

这是小塘的口头禅,而这个小塘,就是我……由于对生命的热爱,我选择了医学为我的终生职业。

我的同事们常常拍著我的肩膀说:“喂,小塘,什么时候改做风水师啊??”

我也只能笑笑,毕竟,我遇到所谓的“灵异事件”实在是太多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同事们拿了我八字也不晓得研究多少次了,总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我想,这就是命吧!!

在那么多经历之后,我仍然对这些“灵异事件”一无所知,也没试著去解决,我同研究室的小姐就常拿我开玩笑说:“喂,你就这样习惯成自然啊!!”对!!我想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下面我要讲的是第一个让我感到害怕的事件,虽然这与我后来遇到的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但毕竟是第一次(在这之前虽也有很多怪事,但并不怎么害怕)印像深刻,说来给大家听听……那一年我高一。

我家住台北县,爸妈是老实的公务员,在他们的教导下,我还算是个乖巧用功的小孩。那一年我考上了台北著名的高中,爸妈为了我上课方便,特地帮我在台北市租了个房子。大约是在现师大附近。房东是位老先生。这房子也真奇怪,房东一个人住了主卧室,外面的客厅反而是出租的。

原来房东觉得自己孤伶伶的一个人住个主卧室已经是够大的了,便把原来客厅的家俱电视搬进主卧室,买来两个铁架床(像成功岭的那种)放在客厅,有上下铺共四个位子,再买来四个书桌摆在窗下,一下子出租给四个人住,所以就变成一进大门便进入寝室,有点像宿舍的样子。

当时由于单房出租大多是租给女学生,男生难找,又由于此房地点不错,又一次出租给四位,房租极其便宜,爸妈就租了下来。

那时与我同住的另有三位大学生,我叫他们“学长”,他们就叫我“小塘”。

那一天我一下床,整个人就呆住了,因为我竟然在我桌上看见一支蟑螂,不是完整的,而是血肉模糊的被打扁在桌上,我想可能是昨晚学长恰巧看见一支蟑螂在我桌上爬,顺手就拿拖鞋将它打死了,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四个大男生住,本来房子就会比较脏乱,只是不晓得哪位学长打完也不擦一擦,就让它留在桌上,怪心的。

我心里犯嘀咕着,只是三位学长都还在睡觉,不好询问,只好拿了张卫生纸擦了擦,匆匆吃了早餐就上学了。放学后,一打开大门,一股无名火便往上烧,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一进门远远的就可见到我书桌左边那片刚粉刷好的墙壁上有一个脏脏的东西,没错,又是一支被打扁的蟑螂,肢离翅碎的就这样黏在墙上,我三步并做两步冲过去用卫生纸把它拭下来,一个人就坐下来生闷气:“妈的!!哪个王八蛋那么没公德心,不要被我捉到,回来一定要问个清……”

看看手表,不过五点左右,而最早回来的学长通常也要七点才回来,只好怀著一肚子气到楼买了个便当回来胡乱吃吃。

吃著吃著,却又觉得有点不太对劲,照理说学长们出门后应该都到晚上才会回来,而刚才擦拭的时候,那些心的汁液都还没乾,擦的时候还抹了一片糊糊的留在墙上,显然是刚打死的,有哪个学长会那么无聊特地跑回来打蟑螂呢??若是他们出门前打的,到现在也经过了一个早上,一个下午,痕迹也都应该乾了才是啊!!

愈想愈奇怪,不死心的我还去翻了翻学长的拖鞋,可惜仍没发现有打死蟑螂的痕迹。这时我的思虑自然而然的转到了另一人身上,房东!!

但一想就又觉得好笑,因为房东一星期只有一,四晚住在这里,平时是不会回来的,都是去住在他儿子家,没事跑回来打蟑螂干什么??!!想来想去想不通,乾脆不想,蟑螂又不是什么大不了,在我们寝室里随地都可以见到,八成是哪个学长恶作剧。反正平常我也给他们作弄惯了,有一次还把啤酒装在可乐罐里骗我喝,害我拉了一晚上肚子(我对酒过敏)。“一切等学长回来再说吧!!”我想。到了晚上七八点,三个学长都陆续回来了,在我询问之下,竟无一个承认,此时我又一肚子火了。

每次都这样,作弄完我之后,三人互相使使眼色都装出一副无辜样。

以前偷吃我妈送来的凤梨酥也一样,说了半天没人承认,后来不巧被我发现才向我道歉。哼!!学长欺负学弟是应该吗??他们期中考我连去上个厕所都嫌吵,我期中考他们就可聊天到半夜??

“他妈的!!”我暗中啐道,还了他们一个白眼,就恨恨的一个人躲到床上生闷气了。

隔天早上起来,拿著马克杯想去冲杯温开水喝喝,走到热水瓶前,仔细一看,干!!

我实在再也忍不住了,在我的马克杯中,没错,又是一支蟑螂,一支被捣的稀烂的蟑螂,就好像先把那支蟑螂放在杯中,然后拿个杵子一类的东西用力击碎一般。

整个碎掉的身体,包括脚,翅膀,头全黏在杯底,我再也控制不住,也不管学长是否还在睡觉,便大吵大闹起来。学长一一被吵醒也很生气,怒气冲冲问我在耍什么宝,我把杯子给他们一看,瞬间三个学长都安静下来。

可能学长也觉得这个玩笑开大了,黄学长首先发难道:“吴公,大饼,你们两个也太过份了啦!!欺负小塘也不要这样子啦!!”没想到其它两位学长却异口同声表示:“喂,真的不是我做的,我可以发誓!!”

这下子一来,三人我瞧瞧你,你瞧瞧我,都不晓得该说什么,我狠狠的瞪了他们三个一眼,把杯子重重往桌上一放,抛下一句“太过份了”,没吃早餐拿起书包就走了……

放学回寝室,看到桌上摆著我的马克杯,下面还压了一张字条,上面写著:##我不晓得是谁做的,但不是我,回来带消夜给你吃。

##p.s杯子已洗乾净了黄XXXX10:30

“哼!!做贼心虚,谁希罕你的消夜啊!!”

心头火一起,连杯子带纸条一同扔进了垃圾筒,以后谁还敢用那个茶杯喝茶啊!!去冲个澡去去火吧!!

我想。冲著冲著,突然间,不晓得哪儿飞来一支蟑螂,就停在浴室的化妆镜上,说来奇怪,这时浴室水气弥漫,蟑螂不在地上爬,竟飞来停在镜子上!?找死吗??“妈~的!!老子心情不好,你还来惹我!”

我转身过去把冷水关掉,只剩下热水流出,顿时满浴室都是雾气,我再拿起一个小脸盆,接了热水……

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第五篇-血拖鞋

零六年,我那时候正读高二,我的高中是在乡下镇上,校园不大,五千人左右。我在学校的成绩不是很好,不上不下,那一年的学特长加分上大学已经达到了全国一种巅峰状态,我们班上很多人都报了美术、音乐、播音、体育培训班。我也想去报美术培训班,但是我的条件不符合美术老师的要求,于是被涮下来。

我们的班级是个独特的班级,五十二个人,什么学生都有,被称为“流放型海陆空三军加民兵部队”,其实海陆空意思便是音体美专业生,民兵便是像我这般的学生。

如果只是一个专业属性不一样也就罢了,可是每一个人性格都不带一样的多姿多彩。比如我,那时候属于沉默微冷型,特讨厌别人疯疯癫癫叽叽喳喳;比如有个女生,人虽然漂亮,那时候却属于超级沉默型~压根从未见她和同学说过话,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也没人理她,我叫过她一次,也听她嗯过一次,不然还会认为她是哑巴;比如还有个女生,也漂亮,那时候却属于多动症型,一天到晚手脚就像上了发条没停过。

我们班上有个男孩子,比较独特,不仅仅是在校园内独行,而且特别帅气,连我一男生都承认。这其实不算特别,但他格斗是非常厉害的,听说曾受过训练,所以年轻气盛的高中生打架斗殴成了家常便饭,他很少输过。每次开架前,用他的话来说便是老子是算过命的,算命的说老子活不过十八岁,今年老子十六了,反正都要死,老子不怕,你们呢?放胆就上。

其实我觉得他一点都不张扬,别人不惹他他总是平静的,因为打架,他才变得人人皆知。但他的名字也独特,他的名字叫---张扬。

一般的高中的校园里有很多小团体,自称什么猛虎帮狗头帮狮子帮青铜派等等不伦不类的名字的所谓帮派,包括我们班上也有,男生除我和张扬以及几个每天学习像打了兴奋剂外的学生,其他人都算是小团体里的人。包括女孩子也是,每天下课像疯子,上课像傻子。但谁都不会理我和张扬,因为我很无趣,压根不说话,而张扬呢,很多人不敢惹张扬,除了他够狠以外,更多是怕他在校外报复,因为他有一个铁哥们在校外是大混混。

因为我的名字也带扬字,于是我和张扬成为了朋友---虽然不是形影不离,但张扬或者我总会淡淡的问候几句对方或者开开小玩笑!偶尔也一起去食堂吃饭或者跑到学校废弃的广播室抽烟。

张扬和其他人唯一相同的兴趣或者说共同点便是上课趴桌子上睡觉。基本上除了班主任的课外,其它课大部分都是此起彼伏的微鼾。和很多高中校园的学生一般,张扬也谈恋爱,并且谈得比较广泛,我了解的就是他高一谈了五个女朋友,还是女追男,于是造就了他所说的放荡不羁爱换口味。而且我也知道,学校放月假的时候,他还要在外面泡妹子或者嫖娼。

以至于到了高二,我都懒得去关注这些破事了。

期中考试后,张扬告诉我他爱上了一个妞,让我猜猜是谁?

我懒得猜,便说:“你直接说吧,哪个妹子?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见过?还有,确定是爱?不是爱上?

张扬神神秘秘的说,其实你见过,你每天都见到了!只是你肯定不会去注意她,她也不会引起大家注意。

我很少的对他开了个玩笑,说,哦勒,是不是食堂那个很年轻的发菜的大姐姐?

张扬被逗笑了骂道,滚,老子没那么饿,老子碰过的妹子哪一个有差的?

其实我很讨厌他这些话的,非常厌恶,因为我觉得男女在一起了哪怕就是你年轻,再没有条件去创造好的对待,起码也要懂得认真和负责。可越是一月一换,越是有人喜欢他,甚至还有那种学习成绩和容貌并存的女生。

我不说话了,张扬便说,真的,这次我绝对是认真的,保证她是高中乃至出社会的最后一个女生了,唉,想想都心动,太喜欢她了,别看她不说话不理人,其实她特别需要人关心啊,哥们,你懂么?理解我的话么?你这种没谈过的肯定不晓得,唉,上个礼拜牵她手了,她手真凉,像是冰一样,需要我温暖啊……

我瞥了他一眼,任凭他在我旁边唧唧歪歪的说,心里却静心的听着。

我知道她说得这个妹子是谁了,就是班上的超级沉默哑巴妹,我却不知道他俩是怎么勾搭上的!张扬没有说,我肯定不知道。

这个女孩叫沈玬,哪里人我一直不知道,高二才进我们学校,成绩一般。我只记得她应该不是我们本地人,因为她那时候上课回答问题都是说普通话,而我们都是说方言,她家里条件应该也一般,因为我从来没见过她穿新衣服和买零食,甚至我还没见过她进食堂。但这个妹子确实挺好看的,大眼睛小嘴巴刚高二就发育成大二的模样,就是不喜欢说话,有如哑巴!

张扬开始半公开和这个女生交往了,会在学校偷偷牵她的手游荡,也会和她一起进食堂,甚至还带她和我一起到三楼抽烟,我们俩抽,她站三楼楼梯口把风,有时候她也会说笑两句或者和我说说话。

于是我们三人迅速熟络起来,原来沈玬也不是那么超级沉默,沈玬告诉我她家是湘西那边的,她是苗族人,我说你怎么跑这么远来读书?她说我妈妈和继父在这边菜市场做鱼生意,家里还有个继父的亲生女儿,平时也过的不好,除了在学校要读书,晚上晚自习回去了还要帮家里做事。上个月学校周末放假,她继父因为她收了假币当街爆揍她,周围的人都看热闹,张扬跑过去带人搅了他继父的鱼摊拉起被揍得哇哇大哭的沈玬便跑到了河边的塔旁呆了一下午,然后再送她回去,临走还恶狠狠的警告了她那内强外弱的继父一番。

原来她也这么可怜。沉默是她在自我封闭。

后来沈玬告诉我,她爱上张扬了,张扬给了她从未有过的温暖。

于是我笑着说祝你们幸福。

某个周末,我们三人还有张扬的一个社会上的朋友小禹和他女朋友五个人一起去了我们镇上的那条河边,沿河走了好久好久,走到了魁星塔旁,传说这座塔是清朝嘉庆时期所建造的,以前是用来秀才求功名,现在变成了学生泡妹子的场所。

张扬牵着沈玬拿着折叠刀在塔的墙壁上刻写着:张扬爱沈玬,至死不渝,若死则消。我偷偷的看到沈玬轻轻的笑,却脸色苍白,可能我的目光被沈玬捕捉到了,她对我笑,然后说,张扬这个笨蛋,又写这个,上次在国道的边上也写了,写在路边的树上,那颗树才小腿粗就被他用刀画得不像样,那次你没去,小禹和他老婆去了!我们四人还飙摩托车了。

听到飙摩托车,张扬便来了劲,于是几人的话题又转向了飙车。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789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