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微电影剧本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微电影剧本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经典鬼故事、校园鬼故事短篇50字、关于校园里的鬼故事300字、校园鬼故事之捉鬼大师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微电影剧本第一篇-校园恐怖之黑暗中的眼睛

背着深绿色的双肩背包,我站在这座学校的校门口。

“终于让我考进了这里。”就在我感叹这所学校的雄伟时,一个从后面快步走上来的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撞到了我。我一边揉着撞疼的肩膀一边看着摔倒在地上的人,是个低头揉腿的瘦弱男生。我一阵无语望天,虽然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不过这个作用也太大了吧,直接摔倒在地了。

我伸出手打算将男生拉起来时,男生突然抬起脸。说实话,看到男生的第一眼我愣了下,不是因为他长得恐怖,而是因为怎么说呢,如果把男生脸上的器官单独来看挺好的,可是拼凑在一起就让人觉得不舒服。

男生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裤腿。我尴尬地收回手,正想着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气氛,突然面前的男生冲我诡异地笑了下:“校园鬼,鬼校园,来了就别走;校园鬼,鬼校园,长长久久在里头。”还未等我回过神,男生就已经跑进了校园。

我看着男生的背影,摸着下巴回想着男生说的话,刚才应该是我耳背,那个男生其实说的是“贵”不是“鬼”。嗯,一定是这样,好好的学校,怎么会是鬼呢?我定下心走进这个陌生的地方。

好不容易找到写着自己名字的寝室,我随手将自己的背包扔到地上,然后舒舒服服躺到床上休息。

就在我要进入梦香时,一阵叫骂把我吵醒,我扶着脑袋抱怨:“你们就能不能安静点?”一股巨大的气力拽住了我的衣领,将我提了起来。这下子,我不得不睁开了眼睛,眼前一个气势汹汹的男生,盯着我像是像把我吃了,旁边有个清秀的男生拉着劝导:“你别生气,他是新来的,不知道情况。”气势汹汹的男生死死盯了我两眼,又不甘心地放了手,然后走出寝室。

清秀的男生冲我友好地笑了笑道:“你别在意。那个男生叫强子,他就是这个脾气,习惯就好。你以后就叫我小凌吧。”

我惊魂未定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没事,只是奇怪强子为什么……”

小凌说:“你也别怪他。在这个学校有个禁忌,那就是睡错床。寝室里的人都有自己的床,并且只能睡自己的,久而久之床上就留下你的气息。但是如果睡了别人的床,那张床上就会留下生人的气息。不同的气息交织在一起,就有可能领鬼上床。”一阵冷风适时的从打开的窗子吹了进来,我搓了搓鸡皮疙瘩泛起的手臂,略带怀疑:“不会吧?有这么邪乎?”

“呵呵,别不信。待会你看看后面是不是有双眼睛看着你?”小凌凑近我小声道,盯了我两三秒后,突然哈哈大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离开寝室。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论从那个撞我的男生还是我的室友,不过目前有一件事我可以肯定,那就是刚刚我好像不小心把我的室友强子得罪了吧。唉,看来以后的路不好走啊。

半夜眼睛

好不容易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天色也暗了下来。这次绝对不能看错床了,我找到了自己的床然后躺了上去,终于可以美美地睡一场觉了。不过,我瞅着其他几张空床,心下疑惑他们不用回来睡觉吗?

疲倦感袭来,我熬不住渐渐陷入沉睡。

这是什么声音?

半夜时分,一阵柔和的哼唱声将我从睡梦中唤醒,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四下张望,到底是谁这么没有品德,半夜唱歌扰人清梦?

惨白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寝室,只见室友的床上一双诡异的血红大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我。这下子我完全清醒过来了。我咽了口唾沫,想要大喊,却惊恐地发现出不了声。正当我想要闭上眼睛想要装死时,那阵柔和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校园鬼,鬼校园,来了就别走;校园鬼,鬼校园,长长久久在里头。”我猛地张开眼睛,面前就是那双血色大眼,我能清清楚楚地看到眼睛中那一条条血丝,我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大亮。是梦?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脑门子的汗,不可能梦不会这么真实,难道昨晚上的一切都是真的。我赶紧从床底下翻找出我的那只背包,然后打开,拿出一只方形的桃木盒子。爷爷你可要保佑你的孙子啊,我心想。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块翠绿的翡翠挂到自己脖子上,这是爷爷专门替我寻来的灵石,带着能够避邪。

就在我放松下自己的神经时,突然我又觉得一丝不对劲,话说我的室友去哪了?我皱紧眉头瞧着寝室内几张平坦的床铺,看样子他们昨晚并没有回来。可是不应该啊,学校里明文规定,每个同学晚上必须回寝室睡,不然就要受到严重惩罚。室友应该不会不知道啊,难道他们明知故犯?那也不可能几个人一起吧?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肩头被人拍了几下,我抬头一看,是小凌。

“小凌,你们昨晚怎么没回来?”我问道。“有吗?我们昨晚都回来的啊。”听完我的提问,小凌干巴巴地回答道,眼神也有些闪烁。他在说谎,这是我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就在我还想问下去的时候,小凌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一个东西,笑着说:“本来昨天就要给你的,可是…你看看喜不喜欢。”

我看了眼小凌掌中的东西,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你怎么会有这个的?”我尖叫起来。“这个是护身符,很有用的。”小凌笑眯眯将他手中的那个布做的眼球放到我手里。看着自己手上的眼球,我吞了口唾沫,这分明和昨晚见到的那双眼睛一模一样,可以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就在我还想要继续问小凌时,小凌却意味深长冲我眨了眨眼。我闭上了嘴,不说话,只是把玩着眼球。

“放心吧,你带着它,就是没事。千万不要相信这个学校的任何人。不要相信眼睛看到的。”说完后,小凌又离开了寝室,又独留我一人。

校园鬼故事微电影剧本第二篇-校园鬼故事|校园不思议

正如许多学校一样,九龙塘著名女书院亦流传着若干不可思议的怪谈,非常行货地,故事发生在最偏僻的厕所内最尽头的一格。 与别不同的是,这家女书院的这格女厕,二十年前的确发生过一宗命案。

1984年5月某天,中四女生李心洁放学后独自躲在厕格内,直至夜深,全校师生都离开,校工也去,空荡校园,只有厕所传出凄厉啜泣。呜咽半晚,心洁力竭声嘶,她从书包取出一柄颇为残旧的别界纸刀,刀片已生?,锋刃布满缺口如锯齿。

心洁高举界刀,狠狠劈向左手脉门,纤薄肌肤登时爆破,鲜向迸流,她咬紧牙关,右手加劲,锯齿刀刃陷入脉门肌肉中狠狠拖磨! 「哇!」 心洁惨叫一声,她甚至感觉到血管劢腱截断的一下细微抽搐,生?界刀把手腕摧?得一塌糊涂,直至「吱」一声轻响,竟然是刀锋触及骨骼,卡在手腕关节!

事实上,心洁已无力割下去,鲜血在烂溶溶的伤口中汹涌而出,像檐前雨滴般淅沥倾泻,在伤口凝固前,彷佛都流干了。

自杀原因──据警方估计是学业压力。当时的学校作风保守,校方不会向学生披露太多详情,同学们当然诸多揣测,她们认为若非活得痛苦万分,不会这样残暴自尽,这个说法,当然比官方口?睿智得多。基于同学们都一厢情愿认定心洁含恨而终,少不免化成厉鬼,事发厕自然生人勿近,就算于无奈要用,也必定结伴前往。风气蔓延,自此以后,全港女学生上厕所都习惯相约一起。

林嘉欣独自躲在这厕格,仔细地回忆这个入学时已经听闻的故事。 她怕鬼,所以中一开始从未试过单独进入这一格厕所,从未使用过这厕格,更加从未在冕上六时以后接近厕所方圆二十尺范围。 换言之,放学后,在这里干甚么也不会有人发现。 所以...半年前,2003年冬,嘉欣开始喜欢在这里流连,当然有人陪伴,不过不是女同学,而是数学教师张Sir。 从中二开始,嘉欣已经留意张Sir,他年近四十,不算英俊,却是她喜欢的类型。 大家可能费解,但一个中二女生要喜欢某一种男人,基本上无得解,比起同学们一窝蜂倾慕「F 尸」,嘉欣一直自觉更有TASTE。 望穿秋水,到了中四,数学科改由张Sir任教。

嘉欣兴奋得疯了,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嘉爱数学科,当张Sir在黑皮上破解一些她穷毕生智慧也无法克服的三角几何,她觉得他帅极了。当然,这不代表她的数学成绩有所进步。测验时,她只有能力应付multiple choice,却很花心机,试卷要求学生在A至E任何一格中画线,但嘉欣会在格上涂一个心形。然后,在姓名栏上附加一个淡淡唇印。改卷时,张Sir看到一张布满小心心的答题纸,当然心动魄,即约见嘉欣告诫一番。 之后,事情的发展是唇印被禁止印花试卷上,却可以印在阿Sir的脸上、唇上、身上、身下...

「猛鬼」厕所就是他们交换唇印好地方。 嘉欣把日玉无瑕的身体彻底奉献,张Sir本非好色之徒,可是面对这副青春跳的胴体,粉色的嫩肌,定力开始瓦解,当嘉欣再出动甜笑时显现的一对嘴周小酒窝,他苦学多年的逻辑思维完全崩溃,「圣人都死,况且我唔系」他慨叹。然后拼尽人到中年的精力,和这个花样年华小妖女刻烈周旋。可是,张Sir固然不是圣人,实在也不是情人。 他家有任教圣经的贤妻,还有一个循规蹈矩*行必A的乖儿子,他在家睇波时肉紧起来心中暗?一句粗口都会觉得愧对妻儿。至于事业,现代的学校作风更保守,教育界是这个文明社会中出奇地封建的大宅门,自由恋爱和师生关系之间,绝对不是对等方程式,approximate equal也不能! 于是,半年后,男人尝够了新鲜滋味渐觉累,女生却不能自拔爱下去时候,张Sir要摆脱生命中的不速之客,返回建制做「好人」。

张Sir义正词严向嘉欣训示:「一开始的假设已经错误,这条数不能计下去了。我不会离婚,也不能放弃工作,事实上我除了数学甚?也不懂。」他还语重深长地劝勉:「...其实...你也好应该集中精神应付会考,尤其是Maths...」看来,他真的甚?也不懂。

伤心欲绝的嘉欣,在厕格内啜泣到半夜,像二十多年前一样,分别是,界纸刀设计先进许多,推出刀片时,机械弹簧发出清脆的声.

然后是同样淋漓壮烈的洒血声,嘉欣的生命能源急速流失,她神智模糊,瞳孔扩张,弥留之际,忽然眼前出现清?景象,她看见一个男人和一个女生在这厕格内做爱,女生半躺厕板上,翘起双腿挂在男人腰间,虽然穿着校服,不过样子陌生,嘉欣并不认识,只觉得她发型很老土。朝着女生的那男人忽然回头,嘉欣看见他的样子,依稀有些印象......实在....太像....像校长!

死前一刻,嘉欣终于解开心洁自杀之谜。 至于嘉欣的故事,大概在不久将来,会有另一位女生在这里得知。

校园鬼故事微电影剧本第三篇-464宿舍的灯

在我们465对面有一间空置的寝室,没人知道空置的原因。

我们学校的住宿条件很差,地方脏乱不说,寝室还小得可怜,你可以想象一下,八平方米住八个人是什么样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宿舍里居然还有寝室空着,这……正常吗?

为此,整栋宿舍楼的学生都怨声载道,我和室友们也经常跑到管理员阿姨那去倒苦水,但她只是静静地听着,也不说什么,就这样几个月过去了……

直到有一天,发生一件可怕事,所有的怨言都消失了。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也许是天气太冷的缘故吧,12点以前楼道里就空无一人了,我也缩进被窝里,关掉灯与室友们开起了卧谈会。

谈着谈着大家都困了,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准备进入梦乡。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那脚步声很轻,很缓慢,从楼道向这边走过来,越来越近。

我也没在意,心想可能是谁刚去上了厕所吧。不过往常去上厕所的同学因怕冷都跑得很快的,像今天这样慢慢腾腾地倒不多见。

不过管他呢,人家是跑是走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是快睡吧,免得明天早自习又迟到。

我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突然,那脚步声停了!就停在我们寝室门外!

不,不对,不是我的寝室!是我们对面的464寝室!

接着,外面响起了轻微的钥匙开锁的声音和关门声,想必是那人进464去了。

这么晚了,会是谁?管理员阿姨吗?不,不可能,我住进来这么久还没见她进去过。那么——难道是学校又安排什么人住进去了?

太过分了!我怒火上涌。我们住宿条件这么差,这么拥挤,也不帮我们解决解决,现在倒让她一个人住一间寝室!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我倒要看看那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能力独占一间寝室!

我轻轻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只见464的灯果然开着,只是在一个劲儿地闪,可能是接触不良的缘故吧。

我上前敲了敲门,没有人回答,再敲了敲门,还是没有人回答,我火了,大声道:“有人在吗?请开一下门好吗?”

我话音刚落,464的灯就一下子灭了,我一惊,心想你也太目中无人了,今天太晚,闹起来怕不好看,等明天早上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这样想着,我狠狠地瞪了464一眼,转身回屋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跑到管理室质问管理员阿姨,她听了之后脸色变得惨白,用惊恐的眼神死死盯着我,说:“你……你真的听到脚步声,看到464的灯在闪?”

“是……是啊,怎么了?”

“是不是在午夜12点之后?”

“是……是啊。”

“不……不可能,这这怎么可能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好吧,我就告诉你,不过你听了可别害怕。”

“害……害怕……”

阿姨低头沉思了片刻道“三年前,464住了四个女学生,其中一个叫阿慧,不仅人长得漂亮,学习也很刻苦,每晚都过了12点才从自习室回来。我们见她这么努力,也都给她开绿灯,让宿舍楼的门一直开到午夜之后。”

“那后来呢,阿慧她怎么了?”

“死了。”鬼故事

“死了?”我惊呼道!!!

“对……死了,就在三年前的冬天,就像昨天那么冷,她也是12点后才回来。那天464的灯坏了,开关漏电,室友们忘了告诉她,她又有心脏病,一开灯心脏病就犯了,死得好惨。我到的时候她的室友都昏了过去,她的眼睛瞪得好大,那灯啊,就这样一闪一闪——”

“不——”我惨呼一声,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我回到教室把刚才和管理员阿姨的谈话说给我的室友听后,很快就被他们流传开了。

从那以后,再没有人吵着要住464了。

午夜12点过,管理员阿姨在走廊里巡视,她的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

其实,464里存放的是她的一些物品,那些东西来路不正,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就利用三年前的一场意外编了个天大的慌言,昨晚那脚步声是她发出来的,灯也是她打开的,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吵着要住464的人吓跑,没想到进行得这么顺利。

她得意地笑了,这时,背后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她一惊,转过头,却没有一个人影。

“谁?”她问。

没有人回答。

突然,464的灯一下子开了,那灯一闪一闪……

“啊——”尖叫声在走廊里不断的回荡,我和我的室友没有一个敢出去看看。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父母,并提出了转校,父母同意了我的要求,就这样过了半个月后我就离开了那所学校。

校园鬼故事微电影剧本第四篇-梦游的女生

我的高中同学阿梅是个端庄的女孩,我从未见过她说谎。现在虽然大家都已工作一年了,看来她还是没有变。不过她这次讲给我听的关于她大学时代,同寝室一个的女生晚上梦游的事情,可真是有点离奇。

傍晚时分,在我小小的独身宿舍里,窗外又下着雨,风吹得窗框啪啪作响,天气本来就冷,一听到这种事情,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阿梅不疾不徐地讲着:我们寝室有六个人,梦游的女生叫李小梅(呵呵,很巧啊,我们的名字里都有梅字)。她开始并没有梦游的毛病,是大四那一年,她爸爸去世以后才突然患上的。开始我们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晚上,大概是一、两点的时候吧,我迷迷糊糊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头上拂来拂去的,我用手挥了一下,竟然觉得摸到的是一只人手!我浑身一激灵,猛然睁眼,看见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就坐在我的床边,还伸长了两只手来慢慢的慢慢的抚摩我的头发。我不禁吓得张大了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我是属于那种吓得休克了也发不出一点声音的人。幸亏如此,不然我可能反而会把梦游的李小梅吓死。

我用尽力气退着逃下床来,然后就拼命把邻床的小萱摇醒。小萱突然看见我身后站着一个白衣服的女人也不禁吓了一跳。不过后来我们还是弄清楚李小梅在梦游。然后我们另外5 个人,抱成一团,是因为冷,点着蜡烛,看李小梅一个人在室内幽灵般荡来荡去。她身穿白色睡衣,眼睛半睁半闭,眼神僵滞,象中了邪一般。她就这样做了很多事情,最后在吃完了半个月饼之后,就自己上床睡觉了。

我们这才松了口气,敢去睡觉了。

第二天问她的时候,她果然什么都不知道。我们隐约提起,她立刻浮现出惊恐的神色,不敢相信。我们怕吓着她,就没有再提。

后来她又不定期地犯过几次。每次都把同寝室的人吓得半死。有次小萱晚上起夜回来,冷得哆哆嗦嗦地往被子里钻,进去摸着里面多了一个人,马上又吓得跳出来了;原来是李小梅梦游过去了。还有一次,我半夜醒来,猛地看见她又坐在我的床边上了,还深直了双手伸过来,我以为她又要给我理头发,没想到她却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

梦游的人力气真是惊人啊。说到这里,阿梅取下脖子上的丝巾给我看她的伤痕。

真的啊。都红的发紫了。我惊叹道。那么后来是你们同寝室的人把她拉开了?

阿梅摇摇头,她们睡得很熟;而且完全没有声音。

那么……是她自己走开了?

阿梅仍然摇头。

我张口结舌。 来自:

阿梅的脸一点一点涨成紫色,眼睛慢慢凸出,舌头也长长地掉了出来。

我当时就是这个样子的,阿梅柔声说。

校园鬼故事微电影剧本第五篇-十五岁的故事

02年十五岁的我进了戏班,哎。。。不会读书的人就得工作啊!

刚进去肯定要经常排戏咯,学了很多戏目。。。不久,就随着他们出发了!

先说一下!我是个男生!戏班了就5个唱戏的男生!其他的都是女的。。。17个女的!

其中有个是我的堂姐~也就是她把我介绍进来戏班的!呼。。。

年底,我们来到了邻县演出。。。那里真算穷乡僻壤啊!我只知道那有个很大的水库,水库的名字叫大荣水库!属于平和还是大溪不知道哪个县管的。。。还有那里离灵通岩很近!

我们只在那演出两个晚上~男生通常都是在戏台上打地铺的,而女生就好了。。。有专房居住,真是苦了男人啊!这样也就算了。。。还大半夜的跑来和我们说不敢在那睡。。。

这个村落也就二三十户人家,都是些很古老的土房。。也难怪她们不敢睡,她们的房间是这村子里的“庙公”类似的头目安排的,我去过那个屋子看过。。。那天我好象拿什么东西去给我堂姐(由于太久我给忘记了),一到那屋子,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也不是说很。。。怎样。。。就是感觉怪怪的。。。对了!就是很不舒服~有种盼不得马上离开的感觉,但是我也没什么太在意。。毕竟那时候的我对种东西没经验。。。。

里面的一切东西都是新的,呵呵。。。当然有些女生就高兴咯。。说什么都可以用上新的东西了。。。就连梳妆台都很新。。。啊~!!!我 突然想起来了!对了!那屋子门口残留的对联是黄色的!难怪我那时进去后一直纳闷。。哎。。。太小就是笨啊!按道理应该是死过人。。而且还没一年。。。

这演出的两天里,住那房间的女生每个都嘴巴好象长了个什么。。一点红红的像个水泡。。。话太多了,招惹的~

第二天下午没戏演出,都在戏台上闲聊时大部分女生就都说很怪异那房间。。。都希望搬来戏台上睡觉。。哈哈我当然同意啦,就是团长不同意。。。有的说夜里经常梦见被鬼追,被僵尸追。。。有的说,半夜醒来的时候看到同事的眼睛老瞪着自己。。。呼。。。

团长的老爸叫她们睡觉前去戏台上的老爷面前上柱香。。。

演出后要走的那天,有个妇女对我们说。。。我们团女生住的那个房间不干净,我们也知道不干净啊!就是不知道怎样个不干净法。。。有人追问是不是发生过什么样。。。

那妇女说:“我本来一开始就打算想和你们说的,但见你们有带老爷过来的我就放心了,相信你们也一定不会有事的。。。那屋子以前是一个男子住的,屋子的一切东西都是刚买来打算结婚的,结婚的前一天,女方后悔了。。。不嫁了,并跟人跑了~男的一伤心之下喝农药自杀了。。。就死在那屋子里面。”。。。而且是两三个月前的事~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微电影剧本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微电影剧本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1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