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3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3个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不能太恐怖长篇恐怖鬼故事29篇、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长陈默、十大恐怖鬼故事长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第一篇-七月半之阴魂娶妻

婚姻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美好而又渴望的,现实中我们也都会牵手另一半共同步入婚姻的殿堂,在她左手的无名指上,为她戴上那一枚禁锢三生的戒指。但是那些没结过婚而又早逝的人呢?他们孤零零的在这世上走完了属于他们短暂的一生,以至于在闭眼入棺之时都没能如愿的牵起生命中的那个她,最终遗憾夹杂着幽怨在他闭眼那一刻而久久不得安息,以至于流恋午夜红衣,游离在夜半钟声之间……

这是一个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真实故事。我初次见到陈艳是在一次灵异群(34356744)组织的“鬼友”小聚会上。陈艳名如其人,那天看到她的时候一袭红色的连衣裙,搭配上粉红色的高跟鞋,因为当时喝了点红酒的缘故,脸颊两边微微泛红,确实给人有一种无法拒绝的妩媚。

“听群里的朋友说,你是位大记者,专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陈艳拿着酒杯来到我的身边,其身上散发着一种女性特有的味道,而体香就似她手中端着的那杯酒般清新香醇。

“大记者?呵呵,美女你也太高看我了。大记者谈不上,如果说是关于写些稀奇古怪事情的话那我倒是略知一二。”

“那大记者有没兴趣听一下我的故事呢?”

听她那么一说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当时之所以参加这些群的聚会,是因为我在与他们的聊天交谈中可以听到一些光怪陆离的故事。

“既然美女这么看的起我,那我也不好意思拒人于千里之外啊,愿闻其详。”

陈艳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拿起手机看了下屏幕,然后又轻轻的放了回去。

“又到了每年的七月半,你知道七月半,午夜红衣,阴魂……娶妻吗?”陈艳嘴唇靠到我耳边轻声的说道,然后轻挑的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

虽然室内打着空调有点冰冷,但当从她口中听到那几个字的时候我心里还是不禁打了个寒颤,此时她的气息就犹如那一来自冰窖的冷气,空洞而又有寒意,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

陈艳坐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平静地说道:“我都不知道和他是怎么相识的,然后相爱的。现在我只知道每次看到他都有一种莫名的开心甚至愿意为他去死,但又隐隐约约的觉得他仿佛都一直没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似的,似有似无,似梦非梦。”

现在的陈艳已经完全沉浸在自我意识之中,而此时的我在她眼中已是空气,她继续自我叙述道:“昨天晚上他向我求婚了,虽然我的心里是极不想嫁给他的,但昨晚我的嘴却出卖了我,让我无法拒绝地答应了他的求婚,而婚期就在这个月农历七月十五。……从遇见你那晚起,你说你喜欢我穿红色的睡衣睡觉,喜欢看我穿红色的衣服生活,因为我穿起来像极了你心目中的新娘……那天开始我就特意为你穿上了红衣服,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嘻嘻嘻……嘻嘻嘻……”

陈艳说着说着诡异的笑了起来,她的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正前方,空洞毫无半点生气,仿佛眼前就站着一个人在接受她深情表白似的。

“这是我家的地址,还有3天就是我的婚期了,到时候我结婚你一定要赏脸来参加啊。”说完,陈艳站起来提早的离开了这次聚会活动。

看着陈艳给我的结婚地址与日期时间,我感到很奇怪。时间农历七月十五23:50分,地址白云小区4幢701。哪有三更半夜举行婚礼的。我顿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与诡异性。

农历七月十五,23:00分我和灵异群的群主一起来到了陈艳的家门口。正如我所预料到的一样,深夜小区楼道里静的出奇,根本听不到半点宾客吵闹的声响,更不用说结婚了。但最后我们还是按响了陈艳家的门铃。

“你们来了,麻烦你们帮我妆容化一下吧,不然来不及了,还有半小时他们的花轿就要来了。”

在开门的一刹那,丝丝刺骨的寒意一阵一阵的往我骨子里钻,直入骨髓,让我一连打了好几个寒颤。而陈艳今天晚上也确实十分的妩媚,确切的来说妖艳应该更加的合适吧。红色的睡衣配合着直发上几朵点缀的红花,因为妆容已经化了一半,原本就好看的脸蛋配合着被口红染成了鲜红的嘴唇,确实像极了古代即将出阁的新娘。

“我相公说他喜欢我化苍白点的妆容,麻烦你了。”

我示意群主将摄像头摆放好,然后按照陈艳的要求在化妆镜钱慢慢的给她上粉。房间静的出奇,但又刺骨的阴冷,此时我的毛孔已经冷的全身竖起了鸡皮疙瘩,由于房间没有开灯,我只能借着窗口的月光在她脸上摸索着。

经过了20分钟左右,按照陈艳的要求终于化好了。惨淡的月光撒洒在陈艳的脸上,使原本就苍白的脸庞变的更加毫无血色,唯有那鲜红的口唇与那一身艳红色的睡衣显得格外的显眼。

“我好看吗?”

我刚想回答,没想到陈艳自己就接过了话茬:“只要你喜欢就好。”仿佛这房间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存在。

“从我们农历七月初一那晚相识到今晚结婚,时间过得真快啊,一下子15天就过去了,我都还没来的及准备好呢?”说完陈艳娇羞羞的低下了头如少女般羞涩。

“原来那晚我穿红色睡衣有那么的迷人啊,嘻嘻嘻!只要今晚我们成亲了,那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做你的新娘子,让你不再一个人孤零零的游荡了。”

听着陈艳的自言自语我也大概明白了一些来龙去脉,但此时听着陈艳的话,我也越来越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生怕突然间陈艳做出什么傻事来。但最终越不想看见的事还是发生了。

只见陈艳伸出手好像被谁牵着,一步一步,慢慢地向着窗口走去,但此时她的嘴角却扬起莫名的笑容,一脸幸福的感觉,仿佛现在的她好像正牵着新郎的手,走向婚姻殿堂似的。

1步,2步,3步……,和窗口越来越近了。

“陈艳!陈艳!”任凭我是如何的在她身边叫唤,此时的陈艳是一点反映都没有,她还是一步一步的,直愣愣的向着窗口走去。

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毕竟平时也见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此时我好像也明白了些什么。

“你都已经死了,这已经是事实了,为什么还要祸害无辜的人呢,她这么的年轻漂亮。尘归尘,土归土,让往生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

“我要娶她,我要她做我的老婆,我一个人在阴间游离太孤单了。”此时陈艳的嘴里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纵使我刚才已有充足的心里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跳。

“但你何必偏偏要为难她呢,她和你素不相识,无冤无仇的,晚上你带走了她,她也有家人的,她也有好友的,何必又让那些往生者在尘世间因为她的死而伤心难过,重蹈你的覆辙呢?如果你有未了的心愿,我们可以帮你。”

“我只想结婚,农历七月初一的子夜我看见她身穿红色睡衣,像极了新娘,所以我要娶她,我想和她结婚,一个人在下面太孤单了。”

“要不你先回去,我答应你晚上在整点前给你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冥婚,完成你的心愿,再说你也不想害死这么一个无辜的人对吧?”

“好,今晚子时前一定要帮我成婚。”

过了会陈艳恢复了理智,我和群主将刚才发生的事长话短说告诉了她,她听后也是一阵后怕,接着我们又慌慌忙忙地找来了一只公鸡的图片,给那孤魂办了场风风光光的婚礼。

在经历这一件事情后,陈艳再也不敢在晚上穿着红色睡衣睡觉了。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第二篇-六九村怪谈

六九村原本是一个平静而安逸的小村庄,村子里只有零零星星的几户人家,可是在这个村庄不远处的一片槐树林里却曾经发生过一起恐怖的灵异事件。

六九村虽是当地人认为的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庄,解放前却一直有不少的地主在这儿居住。土地革命时,这里成为了打击地主的重点治理区。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个晚上,村书记老赵应邀到邻村的老贺家喝喜酒,今晚是老贺的儿子贺大牛与阿翠结婚的大喜日子,作为和老贺有着二十多年老交情的朋友,老赵今晚也应邀参加了他的婚礼。

在婚礼的现场,老赵举杯向这对幸福美满的夫妇敬酒,他眯着眼睛笑着对大牛和阿翠说:“祝你们二位新人白头偕老,永结同心。”新郎和新娘向父母叩首并行完跪拜礼后,就双双地进入了洞房。老赵看着他的儿子大牛和新娘远去的背影,然后笑着对老赵说:“今天的婚礼也算是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我这儿子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了,之前我一直为他的终身大事犯愁,这不,经过你们村张主任的介绍,我的儿子才和你们村的寇财主的女儿阿翠结婚了。”老赵也笑着说:“是啊,令公子和小姐真的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说完,他和老贺两个人呵呵大笑起来,然后用筷子从酒桌上夹起了一块扣肉,放入碗里吃了一口,这时,老赵的心里突然一怔,回想到那寇财主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由于欠债被一伙蒙面人给灭门了,而且那一伙蒙面人的作案手段极其残忍,他们趁着寇财主一家人正在熟睡时,用砍刀把寇财主一家老小几口人的头部给砍了下来,并把尸体埋在了距离六九村不远处的一片槐树林里。老赵心想,那阿翠和寇财主他们不是都被残忍地杀害了吗?那贺大牛娶的那个又是什么人呢?

老赵的心里越想越发毛,他吓得把筷子都掉落在了地上,双手直哆嗦。老贺见此情形,忙问他道:“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慌张什么,手怎么抖得那么厉害?”老赵故作镇定地说:“没有什么,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我有心病,一犯病就这样。”

老赵定了定神后,对老贺说:“我看时候不早了,我感觉身体有些不大舒服,我还是先告辞了。”他说完,起身准备离开时,老贺急忙拉住他的手,然后说:“现在天这么晚了,要不,今晚你就先暂时在我家留宿一晚,等明天一早吃过早饭再走可否?”老赵说:“我还是回去睡比较踏实些,实在不好意思,不是我嫌弃你们家里的条件,而是我没有在别人家里留宿的习惯。”老贺又问他道:“要不我送你回去吧?”老赵挥了挥手说:“不用了,我自己有骑一辆自行车过来,这样回去也方便,天这么黑,你专程送我回去也挺麻烦的,谢谢你的好意啊。”

老贺把老赵送到大门口,看见老赵把靠在墙上的那架凤凰牌自行车扶起来,并把车头转了一个方向,他把手搭在老赵的肩膀上,然后说:“路上当心点啊!”老赵把一只脚搭在自行车的脚踏上,回过头对着大门口那盏红灯笼下的老贺说道:“知道了,改天再来啊。”说完,老赵猛地蹬了一下自行车的脚踏,向漆黑的小路前进。

此时已是夜里十二点多了,老赵打开了他安装在车把手中间的小灯,小灯发出了微弱的亮光,老赵借助那道微弱的亮光隐约还可以看见前方的路。

老赵独自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在僻静的小路上慢悠悠地前进,此时老赵的心情非常紧张,他的心跳频率非常快,就像擂鼓一样“咚咚”作响。不一会儿,前方出现了一片槐树林,老赵的自行车在槐树林里穿梭着。这片偌大的槐树林里异常寂静,只有老赵那架凤凰牌自行车脚踏“咔哒咔哒”的响声,一阵阴风吹来,有几只躲藏在槐树林里的鸟突然飞了起来,把老赵给吓了一跳。

老赵一看见是几只鸟,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骑着自行车往前走。突然,眼前隐约有一个人影站在老赵的跟前,老赵上前定睛一看,发现是大牛的新婚妻子阿翠。他又松了一口气,把自行车骑到阿翠的跟前,他看见阿翠头发凌乱,脸上没有一点血色,阿翠的左腿可能是因为受伤而显得弯曲,这使得她站立的姿势看起来有些倾斜。她的左脸颊上还有淤青,整个人看起来一副饱受折磨的样子。老赵不解地看着阿翠,然后问她:“你怎么深更半夜一个人跑到这槐树林里来?还有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阿翠扑到了老赵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她一边抽泣着一边说:“是那个大牛啊,他口口声声地说要娶我,可到了新婚的这个夜晚,我俩因为一点琐事吵了一架,他还动手打我,而且下手还特别狠,把我的脸部和腿部都打伤了,他害怕他爹知道,就把我推出门外赶了出去。我的腿部受了重伤,可还是强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走到这里歇了一会儿,幸好在这时碰上了您,赵叔,您能否载我一程,送我回家去?”老赵沉默了一阵,然后问阿翠道:“你的家人都还好吗?”阿翠这时突然抬起头笑着对老赵说:“我的家人都因为欠债而被杀死了,就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现在好不容易嫁人了,我以为就此能告别苦难,迎接幸福美满的日子,没想到刚刚踏进丈夫家的第一天,就受到了这种非人的虐待,哎呀,我的命好苦啊!”阿翠说完,又扑在了老赵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老赵看着阿翠哭得如此凄惨,不由得心生怜悯之情,他把阿翠搂在怀里,然后用手轻抚了阿翠的后背几下,并对阿翠说:“好的,我带你回去。”说完,他把阿翠扶到了自行车的后座上,自己也跨上了车,然后猛地蹬了几下脚踏。这时,老赵突然察觉到坐在身后的阿翠几乎没有一点重量,这感觉就像是他自己一个人在骑着车。老赵骑了好一阵子,终于离开了那片阴深深的槐树林。老赵骑着车来到一片平坦开阔的沙土路上,他能远远地望见远处那星星点点的灯火,那就是他住的村庄五二村。老赵一边骑着车,一边对着坐在身后的阿翠说道:“你的家很快就到了,我这就把你送回家。”这时,老赵的身后寂静一片,没有人回答。他认为是阿翠睡着了,就没再多问,接着骑车。

当老赵骑着自行车来到村子附近不远处时,他停下车,用一只脚撑住地面,回过头一看,发现背后的阿翠突然消失了。老赵觉得很奇怪,他又把自行车往回骑了一段路,可还是没有看见半个人影。

老赵带着疑虑和不安的心情回到了家,他站在家门口愣了一会儿,然后敲了敲门。他的老婆玉婷开了门,老赵就吞吞吐吐地把晚上在槐树林里碰到阿翠的事情说给她听,玉婷听后“扑哧”一声笑了,她对老赵说:“老赵你想太多了,那阿翠一家人十多年前就死了,据说当时那个场面有够惨的了,全家人都被砍了头,无一幸免,当时附近的所有村庄都在议论这事呢。”阿翠说完,看着被吓得脸色苍白的老赵呆呆地站在她跟前,她又对老赵说:“你先回房间睡吧,我晚上还要到储藏间整理东西。”

老赵点了点头,他见老婆玉婷往储物间走去后,就走进卧室躺在床上睡觉,并关上了床头的钨丝灯,卧室里只有老赵一个人。正当他准备入睡时,突然,耳边传来了阿翠的声音:“赵叔,我一个人好怕,在你床上睡会儿好吗?”老赵转过头一看,发现满脸都是血的阿翠躺在枕头旁边,面露凶光地看着他……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

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第三篇-游子身上衣

深夜1点,南方医学院的解剖区突然传出一声尖叫。叫声不大,但在死寂的午夜里,显得分外疹人。

门卫老刘在睡梦中惊醒,一个骨碌起了床,警惕地把头贴在窗玻璃上,往解剖区望过去——只有黑黑的树影在夜空中张牙舞爪。

老刘心跳得厉害。还好,等了一会儿,没再响起第二声。

老刘想:可能是听错了。自己刚来医学院当门卫,守的又是通往解剖区的门,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刚才的尖叫声应该是在梦里听到的。

老刘又返回床上睡觉。不料,他刚躺上床,铁门那边又传来一阵“咿呀”的碰撞声!

老刘重又起了床,但他还是不敢出去,又把脸贴在了窗户上。借着昏黄的路灯,只见两个白色影子正从解剖区那边翻过铁门,慢慢地、小心翼翼地爬下来!

联想起最近医学院的解剖区里有“诈尸还魂”的传说,老刘的头皮一阵发麻——该不会这么倒霉让我碰上了吧?但是,另一种恐惧很快便战胜了对“诈尸”的恐惧:如果那些影子是外面来的贼,医学院里丢了东西,他肯定会被炒鱿鱼!丢了这份好不容易才求到的工作,这才是最可怕的!

于是,老刘一咬牙,抄起手电筒冲了出去,大声喝问:“什么人?”

还在铁门上一点点地往下移动的两个白影显然是被吓到了,迅速掉了下来。“哧——”黑暗中传来轻微的裂帛之声——是衣服被铁门上的把手挂破了。

老刘的手电筒,照在了两个穿着本校校服的学生身上。

“刘大爷,是、是我们,对、对不起了……”高一点的学生说。

旁边矮一点的学生瑟瑟发抖,话也说不出来。

见是学生,老刘隐约猜到是怎么回事。他厉声喝问:“干吗深更半夜还翻墙过去?违反校规啊!你们不知道吗?”

“知道知道,刘大爷,”高一点的学生说,“我们是一年级新生,刚开始上解剖课,我同学杨小白胆子小,每次上课都吓得要死。听师兄们说,半夜里到解剖室练胆,很快就什么都不怕了。我、我就带上他,悄悄地翻进解剖室里……我们只是为了快点练好胆子,学到知识,请您多多包涵!”

矮一点的学生也低着头,颤声说道:“大爷,对不起了。”

“算了算了,”老刘的语气温和起来,“不过,不能有下次了。再有,我就向学校报告了,知道吗?”

“知道知道,我们再也不敢了。”两个学生不断点头。

“快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谢谢大爷。”

两个学生走了。老刘也钻回了门房里,他上床时还自言自语:“这些小屁孩,乳臭未干,胆子这么小,将来怎么就能当医生呢?”他做梦也没想到,这时候,又有一个白影穿过铁门,悄无声息地向那两个学生飘过去。

“方亮,糟了!”矮一点的学生说。

“怎么了小白?”高一点的学生问。

矮一点的杨小白说:“你看看,我的校服背后是不是被挂破了?我觉得风往里面灌呢。”

高一点的方亮转到了杨小白的背后,借着月光,在杨小白的校服上摸了一下,说:“哦,是开了一道口子,不长,应该是在我们从铁门爬下来的时候被挂破的。”

“真倒霉,我另一件校服泡两天了,还没洗。明天升旗礼不穿校服,会被老师骂的。”杨小白哭丧着脸说。

方亮叹了口气:“可惜我的个子跟你相差太大,不然,你可以穿我的。”

“算了,明天再说吧。”

在昏黄的路灯鞭长莫及的地方,月光见缝插针地洒了下来。两个白衣少年在医学院狭长的林荫道上并肩走着,一会儿在灯影里穿行,一会儿又投进月光的怀抱里。

方亮说:“小白,天气这么热,在宿舍里闷得要死,咱们到那小土岗上坐一会儿再回去吧。”

“也好。”(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两人就上了小土岗,靠着一棵树并排坐下。空气中一丝风都没有,树梢一动不动。

杨小白歪着头,问:“方亮,今天很奇怪。你平时胆子那么大,怎么刚才我们进解剖室时,你的身体抖得比我还厉害呢?”

“是吗,是你抖得震到我了吧?呵呵。”方亮笑了,但有点怪异。

杨小白说:“可是,刚才要不是你突然尖叫,还首先跑出来了,我也许还没有那么怕呢——这点你该不会否认吧?”

方亮苦笑:“刚才……呵呵,说一点儿都不怕,那是假的。不过,我们是学医的,一定要战胜恐惧,而不能被恐惧所战胜!要不是被那看门老头发现了,我还想再回去一次,你敢吗?”

“算了吧,到白天再练习就行了……”杨小白想起了刚才在解剖室里那几秒钟的情形——在那么黑的地方,跟一些残缺不全的尸体待在一起,万一泡在福尔马林液里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小白,你信有鬼吗?”方亮突然问。

“我很想信……”杨小白若有所思。

“信就信,不信就不信,什么叫‘很想信’啊?”

“对那些相信鬼的人来说,信就等于有,信就能见到。我要是也能信,就能见到我妈了。方亮,我真的很想我妈……”杨小白哽咽了。

“上中学时咱们也在同一所学校,我知道,你妈是得了不治之症去世的,所以你才立志学医。”说着,方亮看了杨小白一眼,“小白,你……这树上好像有毛毛虫,咱们还是不要靠着好。”

“嗯。”

两人便朝前挪了挪屁股,跟靠着的树干隔开了半米距离。方亮的手不停地在地上抓起小树枝,一根根地拗断。

杨小白接过了刚才的话题,问:“方亮,上中学时,不少同学说你的眼睛带邪,能看到鬼,是真的吗?”

“听他们扯,呵呵。”方亮说,“我不信有鬼,但我信人死后有灵魂,那灵魂会一直陪伴着爱她的人和她所爱的人……”

“但愿是这样吧。”杨小白说。

两人无话,空气中不时有树枝折断的声音,脆脆的。月光不停地在树隙中逡巡,仿佛为谁在照亮着。

过了一会儿,方亮说:“小白,咱们回去吧,我困了。”两个白色的身影就下了小土岗,回到了各自的宿舍。

方亮脱了衣服,刚要上床睡觉,突然,杨小白走了进来,一把将他拉了出去,说:“方亮,你看看我的校服!”

“怎么了?”

“我的校服不是在爬铁门时被挂破了吗?可我刚才脱下来,却发现它已经补好了!”

方亮盯着一脸惶惑的杨小白,低声说:“你信我的话吗?”

“什么意思?”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当然信,咱们是这么多年的老同学了!”

“其实,咱们翻进解剖室的时候,我就、就发现你妈在跟着你了,我才吓得叫了一声。咱们离开解剖室后,你妈一路都在跟着。刚才,咱们在小土岗上聊天,而你妈就站在背后,一针一针吃力地为你补着衣服。我叫你不要背靠着树,就是为了让她方便一点呀!”

以上就是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编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