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女生寝室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女生寝室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的鬼故事、长篇校园恐怖鬼故事有哪些、校园中的鬼故事电影、校园鬼故事深海学院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女生寝室第一篇-尸杀

那是一个很冷的夜晚,我和几个人在生物馆里忙乎。因为校运动会已界,我们要赶着做一些道具,而前几天因为要备考计算机,所以很多工作都还没有开始做。于是在这个吹着冷风的晚上,我们还要加班加点。

我们的工作是:将许多的塑料杯包上红纸,做成碱基的形状,然后用一条很长的绳子将这些碱基串起来。说起来很简单,可是真的到了做的时候,才发觉并不好干。我们边做边说话,大声的说笑,也许是为了赶走这秋冬的寒冷吧。或许,还是为了打破这生 物馆的死沉。

生物馆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

我们做了将近有一个半小时,终于接近尾声了。我们的谈话也在不断的变换话题。说着说着,不知是谁把话题转到了生物实验上去。

我们先是评论了一番生物系的各位老师,然后再说了一些有趣的实验。后来有人又提起了一件事,马上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他说的是生物馆前些时候,在靠北的半边楼里,经常可以闻到一种很奇怪的味道,酸酸的,像鱼腐烂时的气味,其中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恶臭,弄的经过的人都必须捂着鼻子,很难受。

“那是什么东西呢?”有人问。

我又想起前一段时间听人说过,生物系运来了一些尸体,用作实验,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件事有关联,于是就提了出来。

“是的。”有人马上说。“是有这样一回事情。”“哦?”大家的兴趣马上出来了。

“是的。那是十一具半尸体。”“还有半具?”“是的!那是十一具半女尸。据说那半具尸体,是纵剖的,运到生物系的时候,腹腔里面的所有内脏都清清楚楚,十分悚目。”大家不知不觉的都被这个话题所吸引了,手里的活计也慢慢放慢。我们的工作桌 上摆满了胶水,红纸,塑料杯。

当听到这一节的时候,窗外的风吹的正紧。秋松风中发出呜呜声。

“那么说,我们当时闻到的气味,全是这些尸体所发出来的了?”大家在这时都觉得有些恶心。

那一定就是浮?马林的味道了。

我们边说边在红纸上涂着胶水。想着这样一具尸体,心里面都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突然,大家在同时都发觉这屋子有些不对劲。

我们的这间屋子坐落在生物馆二楼的一个角落,夜已深了,老大一个生物馆里其他人都走光了,有些阴森。摆放尸体的房间在一楼,不知为什么,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注意到这点。

现在大家都觉得这屋子里有些异样了,可是,谁也说不出来那到底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窗外风冷。

刮得正劲。

到底……

突然我们知道了,到底是什么东西不对头了。

那是这屋子里的气味。

一种酸酸的,像鱼腐烂时的气味,其中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恶臭。

……这臭气是从哪里来的呢?

是从窗外传来的?

还是我们之中谁身上发出的?

或是,那几瓶胶水里面发出的……

校园鬼故事女生寝室第二篇-千万别弄丢你的钥匙

马诗没有晚饭后离开寝室的习惯,她总喜欢先躺在床上睡觉,睡上两三个小时,醒来时正好在晚上9点左右,因为这时网上在线的好友会比较多。这个习惯她一直都没有改变过,即使搬入新寝室的这一个月,她也是这样做的。

这天,寝室里只有她一个人,睡前她把事先买好的新拖鞋拿了出来,那是双淡黄色的拖鞋,上面印有她最喜欢的蜡笔小新图案。她把拖鞋放在了床边,准备醒来时穿着它上网,想必感觉一定妙不可言。

她上床不久就已进入梦乡。

醒来时已是9点30分,寝室里还没有人回来,马诗边骂自己是猪,边匆匆忙忙穿上拖鞋直奔电脑而去。

网上在线的好友很多,马诗的QQ也开始繁忙起来。但是,她却感到一种异样,那就是脚下的拖鞋。

蜡笔小新拖鞋的鞋底本应该是很厚,很软的。可是脚下的这双拖鞋却是硬邦邦的,而且好像还有一股凉风从脚下爬了上来。

马诗转过身,看到床下空空的,这说明蜡笔小新拖鞋已经穿在自己脚上,可是感觉怎么有点不对劲呢?她把椅子向后拉了一下,把双脚伸到了灯光下,她看到脚上穿的并不是那双新买的蜡笔小新拖鞋,而是一双绿色的塑料旧拖鞋,和公共浴池里的那种差不多。

怎么会这样?这双旧拖鞋是谁的?自己的拖鞋哪儿去了?

马诗呆坐在椅子上,仔细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没有发现任何不同。她又去检查门,发现门锁很牢固,找不出任何有人进入的迹象。自己熟睡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有人用钥匙打开了门,换走了拖鞋?马诗想到这里,感觉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头顶凉飕飕的。

这时,门开了,寝室里的其他三个女孩都回来了,她们有说有笑的,各自爬上自己的床。马诗依然呆坐着,她抬起头,对旁边的小舒说:“我新买的拖鞋突然不见了,而寝室里却多了一双旧拖鞋,好像被人调换了。”

“不要编鬼故事吓人了,我可不怕哦!”小舒拿起马诗床下的旧拖鞋,仔细端详一番,说:“这双拖鞋没有什么特别的,下次最好找个再破点的来骗我们。”

马诗想再说点什么,却发现寝室已经没有了声响,只好关灯、睡觉。

第二天早晨,马诗去水房刷牙的时候,发现人已经满了,她只好等在外面。

在水房里拥挤着的一双双拖鞋中,马诗惊愕地发现了那双蜡笔小新拖鞋,它正穿在一个矮胖、短发女孩脚上。

马诗不动声色地站在水房外面,那个女孩出来的时候,马诗说:“你的拖鞋真漂亮,在哪儿买的?”

那个女孩并没有看马诗,而是把目光盯在她脚上的绿色拖鞋上,女孩瞪大眼睛,说:“你脚上穿的是我的拖鞋。”

“你脚上的拖鞋也很像我新买的啊?”马诗指着女孩的脚说道。

“你住在几楼?”

“我住三楼。”

“我住四楼。”女孩子边说着边把蜡笔小新拖鞋递给了马诗,两个人把鞋都换过来后,女孩惊恐地东张西望一番,然后,把马诗拉到了楼梯拐角。“你知道吗?我们寝室还有人被换过东西,不幸的是那东西不知道换到哪儿去了,也不知道是谁干的,有点邪门啊!晚上要把门锁好。”

马诗看着女孩故弄玄虚的样子,茫然地点点头…

这天晚上,马诗没有睡早觉,喝了两杯咖啡,看了几页书后,就又把自己挂在了网上。

她上网使用QQ的时候很小心,因为她的QQ密码曾被人盗走三次。痛定思痛,总结教训,马诗不仅申请了密码保护、加长密码位数,而且还在每次上网后都把机器上的资料删掉,可谓用心良苦。即使这样,马诗上网也总是胆战心惊,生怕再次被人盗走密码。

直到寝室里响起三个女孩交相呼应、此起彼伏的梦话时,马诗才恋恋不舍地下线,她用手指拍了拍液晶显示器方方的脑袋,自言自语道:“睡个好觉,做个好梦,忘掉拖鞋的事情。”

关掉了电脑,拔掉了电源,马诗钻进了被子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睡梦中的马诗被小舒推醒,看样子她刚从厕所回来,“马诗,你的电脑怎么还开着啊?你还用吗?”

马诗将信将疑坐起来,她看到电脑主机上的灯还亮着,显示器上蜡笔小新依然认真履行屏幕保护职责,兢兢业业地跳着草裙舞。

马诗的心怦怦跳着,汗也流了下来,电脑明明是关上了,怎么会又被打开了呢?

马诗让小舒打开灯,她坐到了电脑椅子上,晃动鼠标,蜡笔小新隐去,奇怪的是屏幕好像小了许多,她没有多想。

在电脑工具条上,排列着四个已经打开的QQ号码,马诗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号码,而且还有寝室里其他三个人的,望着那一个个闪动的彩色图标,马诗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被炸开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舒真是比猪还要笨,不戴眼镜就和瞎子差不多,摸了好半天才找到开关。

灯打开了,马诗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差点没叫了出来。

液晶显示器没有了,摆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十五寸,椭圆形,黑糊糊油腻腻,布满划痕的台式机显示器。

马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认为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幻觉。可是,事实却是这么令人难以接受。她心里在做一个恐怖的推测,有人在深夜打开寝室的门,换走了液晶显示器,并根据已盗得的QQ密码,启动了寝室里每个人的QQ。

这有可能,但不实际,因为这太荒唐了。

马诗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学校保卫处,保卫处的人答应会调查一下的,告诉几个女孩先回去等一等,但从保卫处人员的口气中,马诗感觉到他们根本就不相信她们说的话,他们似乎认为她们是编造谎言,用以骗取一台液晶显示器。

电脑不是个问题,重要的是,这间寝室太诡异了。

马诗的脑海里反复出现胖女孩的话,有点邪门啊!有点邪门啊!她又和其他三个女孩去了学校的总务处,要求调换寝室,理由就是拖鞋和显示器事件。总务处的老师是个和蔼的老头,头发快掉光了。他说,如今已是9月末,新生大批入校,寝室非常紧张,即使换寝室也要再等一段时间。

马诗她们只好悻悻离去,走出门时,听到老头嘟囔着:“年纪不大,毛病怪不少的!”

校园鬼故事女生寝室第三篇-女寝非常道

1.

这是间四人寝室,却只住了两个人。

一个人叫关心,她身材小巧,胆子比身材还小。另一个叫柳细细,她身材高挑,就像扩大版的关心。当然,她的胆子也很大。

她们住进这间寝室只有一个原因:便宜。它为什么那么便宜?这要归功于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个曾经在这间寝室里自杀的人。这个人死的时候,只有十七岁,她用自己的命,给这间寝室赢得凶宅的封号。

关心选择这里,是因为缺钱,刘细细选择这里,是因为她天不怕地不怕。她坚信自己没有做过亏心事,所以不怕鬼敲门。可这一天,深更半夜,真的有敲门声传来……

当时,关心已经睡下了,不过柳细细还没睡,她在敷面膜。黄瓜贴满脸,不能动。敲门声传到耳朵里的时候,她的身体抖了一下。因为那声音太古怪了,不像是用手指敲的,倒像是用指甲敲的。长长的指甲,一下下叩在门板上,弥漫出阴冷的气息。

柳细细是不可能去开门的,所以,她象征性地问了一句:“谁呀?”

没有回应,可敲门声还在继续。关心被吵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什么事?”

就在这时,敲门声戛然而止。它唐突而来,突兀而去,怎么看怎么像阴谋。尽管柳细细心存疑窦,还是平静地回答说:“没事,睡吧。”

“门锁好了吗?”关心含糊地嘀咕。

“锁好了。”

关心没再问什么,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了。柳细细静静地等待着,那敲门声一直没有出现,这让她有点怀疑,刚才是不是出现了睡前幻觉?她强迫自己不再想这个,卸掉脸上的黄瓜片之后,眯上了眼睛。最后一眼,她看到通往阳台的玻璃门没有关紧,有风吹进来,窗帘幽幽飘动……

这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面目模糊的女人,悄悄靠近她的床铺,长长的指甲划过她的脸,冰凉冰凉。那感觉,就跟真的一样。

第二天早上,她在一声尖叫中醒来。发出尖叫的人,是关心。她披头散发地靠坐在墙角,望着对面的床铺,目光里流露出难以名状的惊恐。

那张原本空着的床铺上,居然睡着一个人!

柳细细也跟着尖叫一声,她哆嗦着嘴唇问:“你……你是谁?”

那个凭空多出来的人坐起身子,被子从她身上滑下,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她就这么静静地僵坐着,没有回头:“我叫莫小溪,是新搬来的。”

柳细细不肯相信这是现实:“你是怎么进来的?”

“昨天晚上,我敲门你们不开,我就去楼上的宿舍,终于敲开了她们的门。然后,我从阳台爬了进来。”

柳细细震惊了,这可是五楼啊,她从六楼阳台爬进来,而且还是深夜,怎么可能!也许是考虑到自己的话不足为信,这个自称莫小溪的女孩进一步解释说:“这很正常,我在山里长大,爬高上低是家常便饭。”

柳细细鼓起勇气说:“你转身,我看看你。”

莫小溪听话地转过身来,不过动作很慢,像电影里的慢镜头。最后,她把身子正对着柳细细,缓缓伸出手指,撩开了挡在面前的长发。一张煞白的脸,骤然出现在柳细细的视线里。这脸白得瘆人,白得不正常……

但柳细细的注意力不在这里,而是在目光不经意间停留的地方。天,她的指甲……很长很长!

校园鬼故事女生寝室第四篇-睡觉请关门

我们开着门睡觉,好吗?

这个夏天奇热无比,闷热的寝室就像是一个大蒸笼。尤其是宿舍五楼,与太阳只隔着一层薄薄的楼板,白天室内温度与室外相差无几,但是到了夜晚,室内的热气放不出去,外面的凉意进不来,温度反而要比室外高出好几度。

在如此高温的寝室里,天花板上悬着的摇头风扇转动起来显得那样无力,不起丝毫作用。

女生宿舍1号楼501室,午夜十一点,熄灯后。

夏安躺在上铺上,无力地摇着手里的纸扇,她身上的每一个汗毛孔都在往外渗透着黏稠的汗液。床头的窗户大大地敞着,窗外似乎有风,却就是不往寝室里吹。

“要不我们今天夜里开着门睡觉吧?’张蕾提议道。

这一提议得到了除夏安以外所有人的赞同。在这个四人间的寝室里,此提议以三票通过。当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股穿堂风从寝室里吹过,整个世界瞬间清爽了起来。

夏安坐起身,疑惑地问道:“你们不觉得这风太凉了吗?”

张蕾享受地站在寝室中央,尽量让身体更大面积地与凉风亲密接触。听到夏安的疑问,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尖刻地说道:“凉不好吗?你就想让我们热死吗?”

夏安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她没有说,因为她听到寝室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咚……”就像是有一双手不断地叩击着门板,一如夏安在每天这个时间都能听到的一样。然而,此刻寝室的门大敞着,但是门外没有人!

夏安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她忽然觉得这呼啸而过的穿堂风里夹杂着阵阵阴气!

她想跟室友们说一说这种奇怪的感觉,可是她心里明白,说了也不会有人信的,她们肯定会说她神经病。

夏安从床尾拉了床毯子盖在身上,她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夜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夏安竞迷糊着睁开了眼睛。可是,这一睁眼竟吓得她精神了。

寝室门外,一个穿着红裙的女生正怔怔地站在那里,长发凌乱地盖住了她的面颊,但夏安仍旧看到了那一双柔弱无助的眼神。她就那样呆呆地盯着这间寝室,孤零零地站着,一动也不动。她的右手高高举起,手腕轻轻地摇晃着,那姿势像是在敲门,敲一面没有人看得到的门。

一股寒意瞬间袭遍了夏安的全身,她的每一个毛孔都“咝咝”地冒着冷气。

她是谁,站在寝室门前做什么?她在那儿站了多久?她在看什么……夏安的脑海中一下子闪现出成百上千的问号。

可就在这时,那个女生忽然抬起眼睛看了夏安一眼。她的嘴角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轻轻柔柔地说道:“太好啦,你们终于给我开门了!”那声音像是刺穿了夏安的耳膜,直达她的心底。

夏安猛地一个激灵,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夏安再度醒来的时候,她无从判断昨天看到那个女生后是睡着了还是昏死了过去,亦或者那根本就是自己的一个梦。

早晨,夏安最后一个离开寝室,锁门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寝室的门板上多出了一个手掌印。掌印的颜色暗淡,夏安伸手擦了擦,竟然擦不掉!那手掌印就像是嵌在了门上,竟硬生生地将门板压得凹陷了下去。掌印的旁边,隐约有暗红色的血迹,那血迹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图形,看上去好像阿拉伯数字里的“3”。

夏安的心猛地一哆嗦。她不敢再理会这些诡异的事情了,慌忙地抱着书本奔向了教学楼。

校园鬼故事女生寝室第五篇-恐怖敲床

我是一个大学生,能上清华这种知名学校,我由衷的感到高兴。清华是一所环境很好的大学,风景优美,地域广大。能在这种环境求学,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刚入学时,我分配到的宿舍是仁斋,仁斋算是清华学生宿舍中数一数二的,寝室里的床或是桌子都很新,也很干净,唯一的缺点就是房间小了点。这种房间要住 四个人,我只能佩服学校真的是很会利用空间。

系上的迎新茶会时,学长不免俗的说了些学校中的诡异故事来吓吓新生,当然其中也有些是发生在我住的仁斋。

"仁斋交谊厅面向实斋的那面墙,那面墙之前其实是有一个门的,但是现在被封起来了,那是因为阿,之前有学生在半夜走过那个门时,一出去就不知道到了什 么地方,所以现在才把那个门封起来。 "回到仁斋后,大家去看那面墙,真的有封起来的痕迹。大伙儿半信半疑,之后走过交谊厅时都特别小心。时间过的很快,一年已经过去了,住在仁斋的一年中,除了交谊厅的烂贩卖机常 常动不动就故障以外,倒从来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大家也早就对各种奇奇怪怪的校园鬼故事不以为意。毕竟,学校嘛,或多或少,总是会流传着奇奇怪怪的故事, 若是全都要相信,那真是太愚蠢了。

升上二年级后,我的宿舍从仁斋变为礼斋,礼斋的设备比起仁斋就稍差一点了。礼斋的寝室也是四人房,床是用四根铁棍吊在房间的四个角落,房间的两边墙壁 都有铁梯,供人爬到床上。因为一个预定要跟我同寝的同学已经转学了,所以我的寝室只住了三个人。除了我之外,还有跟我同系的两位同学:大雄和宝申。他们两个睡同一边,我则睡另 一边。

大雄是个很会把妹的帅哥,而宝申则是一个电玩高手。跟他们同寝之后,生活变得有趣多了,寝室常有不同的女生回来过夜,而且也有永远打不完的电动。二年级后,功课的压力变的很重,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过着平凡的求学生活, 只想在这个学期平安渡过,避免被二一的危险。

期中考考完的那个晚上,因为考试的压力解除,我在寝室上网上到很晚,宝申和大雄都已经睡着了。我呵欠连连,眯着眼睛直盯着电脑萤幕,漫无目的的在网上 随意乱逛,直到三、四点,我实在太累,就爬上床去睡觉了。

在我睡到一半的时候,朦朦胧胧间,似乎听到一阵"扣…扣…扣…"的声音,仿 佛在敲着什么东西似的,在寂静无声的半夜,显的格外突出。我感到纳闷,怎么会有这种声音呢?我微微眯着眼睛,努力驱走睡意,想要凝神细听。就在我集中 精神倾听时,那阵"扣…扣…"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我这次清楚的听到,那声音 就在我的脚边! !

因为我睡觉时,是面向墙壁侧睡的,所以我看不到背后的情形,但是我的确听到,那阵清晰的敲打声,来自于我的脚边,像是有人在轻轻敲着我的床一样。 "扣… 扣…"有时一次敲三下,有时一次敲两下,断断续续的。

我这时已经完全醒了,那阵敲声一直传进我的耳朵里。我越听越怕,根本不可能睡的著。宝申和大雄早就已经睡着了,所以不会是他们在敲我的床,而且要是他 们想叫醒我,直接摇我就好了,怎么可能这样诡异的敲床呢?

那阵敲声还在持续,我心里越来越害怕,好几次想翻身过去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终于还是不敢。我实在怕如果一翻身,会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自小 到大从没碰过这种怪事,以前对鬼神之说也是不太相信,这时事到临头,完全没 了主意,我把棉被慢慢拉到头上,祈祷这阵敲声停止。只是,因为看不到背后的情形,我不禁开始胡思乱想,到底是谁,或者到底是"什 么"在敲我的床。是一个青面獠牙的怪物,还是一个面目全非的女鬼?还是…我想不到的东西?各种样貌恐怖的鬼在我的脑子里出现,越想越让我心惊胆颤。我 告诉自己不要再乱想,拉紧了棉被,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终于,像是我的祈祷应验,那个诡异的敲床声停止了,我稍微松了一口气。不过我依然不敢将棉被拉下,怕那个"东西"还没走。我又开始胡思乱想,说不定"它" 就在我的上方,说不定就在我的旁边,说不定…

就这样,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躺在床上睡不着,脑子里想的总是有关那个声音的事,直到宝申的闹钟响起,我才慢慢的把棉被拉下。窗外早已是明亮一片,我看 了看脚边,空无一物。我默默走下床,到浴室用冷水冲冲脸,然后回到寝室叫醒宝申和大雄去上课。不过我并没有告诉他们这件事,这件事太离奇,我也难以启齿。而且我想,也许是 楼上的声音,我误听成有人敲我的床而已。我抱着这个安慰自己的想法,上了一 天的课。

直到下午我和大雄上完体育课(我们上同一堂),走回寝室时,我终于忍不住了,跟他说了昨晚的怪事。 "大雄,昨天晚上,好像有人在敲我的床耶…你有没有听到阿?" "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听到啊。"大雄一脸疑惑。

"可是我昨天晚上真的有听到,很奇怪的敲床声,会不会是『那个』阿?还是楼上的声音? " "你白痴阿,我们已经是最高了,楼上哪还有人?"我心里一惊。对啊!我住的是礼斋四楼,已经是顶楼了阿,我竟然忘记了,还抱 着侥幸的心理想说可能是楼上的声音。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女生寝室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女生寝室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