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大全语音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大全语音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短篇六篇、校园爱情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校园鬼故事超恐怖、日本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大全语音第一篇-第三双眼睛

我在窥视你

黑夜,闷热得诡异。宁宛儿睡得极不安稳,浑浑噩噩中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事。

不知过了多久,她迷糊地半睁开眸子,看见对床的文倩鬼鬼祟祟地爬起来。

她看起来很不安,先是拥着被子在床上坐了会儿,才蹑手蹑脚下床来到窗子边,手放在窗帘上,又踌躇了下,缩回手,折回床上躺下。不到五分钟,她又爬了起来,再一次轻轻到了窗边。她似乎很紧张,抓着窗帘的手都在微微抖动,好一会儿,她才缓缓拉开窗帘。

宁宛儿躲在被子里眯着眼睛看着文倩,心里毛毛的。穿着白色睡衣披头散发的文倩,在这静谧的子夜,飘来飘去的很像某种东西。

窗外一片漆黑,对面有一幢新修不久的大楼,黑洞洞的窗口像一双双诡异的眼睛。文倩猛地拉上窗帘,靠着窗台微微喘气。过会儿,她又走到电脑桌前,打开了电脑。刚上QQ,就有人发信息给她:

“怎么还不休息?”

“睡不着。”

“被人骚扰了?”

“你怎么知道?”

“骚扰你的人,是我啊!”

“?”

“哈哈,我现在不正骚扰你吗?”

“你这个玩笑冷了点。”

“我没开玩笑,你看我的名字,我在黑暗中窥视着你呢!”

他的网名是“一双眼睛”。

文倩坐着不动,身上爬满了鸡皮疙瘩,觉得暗处有双眼睛,正阴森森地盯着她。半响,才转过脖子四处看了看,四周静悄悄的,她又转过头盯着电脑屏幕,屏幕前她的脸幽蓝幽蓝的。

“一双眼睛”自顾自地继续说:

“你很漂亮,鹅蛋脸,樱桃小嘴,鼻子小而挺,眼睛大大的,眉毛似柳叶……你现在穿了件白色睡裙,呆愣地看着屏幕……你似乎吓坏了,小嘴微张,满脸惊恐……”

文倩的瞳孔一下就放大了,汗水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感到背上凉悠悠的,随即打了个哆嗦清醒过来,手忙脚乱地强行关了机,“嗖”的一下窜回被窝蒙住脑袋,抖得厉害。

她最后看到的一行字是:“我喜欢你的眼睛呢,怎么办?”

意外

宁宛儿蹙眉看了看夜空中密布的星辰,颗颗都像闪着光的眸子,突然感觉烦躁。昨晚,她们寝室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她步伐缓慢地回到寝室,文倩和钱佳都已经回来了,她们的样子都很不好,钱佳精神恍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文倩更是脸色苍白、两眼无神,活像鬼缠身。宁宛儿心里“咯瞪”了下,两人看了她一眼,都没搭理她。她径直进去,拿来洗漱工具去了洗漱间,她开始刷牙,刷着刷着她猛地回过头。文倩站在她身后、眼神呆滞直直地看着她。那阴阴的样子让人遍体生寒。

“干什么,跟个鬼似的。”宁宛儿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

文倩的大眼睛里,再也没有以往的神采飞扬,空洞得如一潭死水,她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宁宛儿回身继续刷牙,声音含糊不清:“有什么事情么?”身后半天没有反映,静悄悄的,宁宛儿诧异地转过头,空旷的洗漱间只有她一个人!宁宛儿愣在原地。

宁宛儿和文倩走在上大街上。街上人潮汹涌,每个人都有一双眼睛,其中的一双正在暗处窥视着她们,人越多的地方,感觉越强烈。她们手牵着手,天上的太阳又毒又辣,宁宛儿觉得文倩的手很冰很凉。

文倩家里给她寄了生活费,她早就囊中羞涩无以为继了。今早,她一觉醒来就没见钱佳的踪影,只好等在宁宛儿床前,等她醒了后陪她去取钱。

文倩去了银行,宁宛儿站在门口等她,半天不见文倩出来,她肚子饿得慌,就穿过街道,买了两个烧饼,折返身往回走。远远的就看见文倩出来了,她忙挥手示意。

文倩朝她跑过来。

街上车来车往,宁宛儿忙对她摇头大喊。

“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宁宛儿的烧饼掉在地上。

一张重型卡车从文倩身上呼啸而过,把她压得支离破碎,她的两只眼球,咕咚咕咚滚到宁宛儿脚下。宁宛儿尖叫起来。

校园鬼故事大全语音第二篇-驼背怪谈

背上有人

晚上,毛小伟和沈凯从网吧里出来,街上行人本就寥寥无几,每个人还都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毛小伟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对沈凯说道:“我们快点儿回学校吧。”

“急什么,我还准备再去大排档吃顿饭呢。”沈凯摸摸肚子,竟然真的朝大排档的方向走去。

毛小伟一把拉住他:“你、你不要命了?晚上可是鬼魂活动的时间,你看那些人,被鬼骑在脖子上,压得头都抬不起来了。这些鬼要是把他们的背压弯了,就会在背后偷偷地把他们的阳气吸走,过不了多久,这些人必死无疑。”

沈凯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你、你不会是在逗我玩吧?”

毛小伟却说:“我逗你干什么?正因为那些人走路不直腰,喜欢驼背,晚上才会被鬼骑上脖子。”

见沈凯还是不相信,毛小伟摘下自己的眼镜,递给沈凯:“我这眼镜请阴阳师开过光,戴上它就能看见鬼魂,不信的话你可以戴上看看。”

沈凯颤抖地将眼镜接过来,刚一戴上,便看到从他面前走过的中年男人,脖子上骑着一个面目狰狞的鬼。那鬼的嘴里长满了锋利的獠牙,鼻子塌陷,两只眼睛像剥了壳的鸡蛋似的挂在脸上,仅靠几根肌肉组织连接着。似乎感觉沈凯在看它,那鬼竟然转过头,对沈凯咧嘴笑了笑,吓得他“啊”了一声。

沈凯急忙将眼镜还给毛小伟,心有余悸地说:“太可怕了。小伟,那你知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让那些鬼不要骑到人的脖子上?”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那阴阳师也没跟我说。不过有了这副眼镜,我就可以看到鬼魂,只要看到有鬼魂向我靠近,我就会赶紧躲开它。”

沈凯“哦”了一声,目光不由落向毛小伟的眼镜,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回学校的路上,沈凯又遇到了几个人,这些人大都低头或驼背,难道全都被鬼骑到脖子上了?沈凯不由打了个寒战,故意将背挺得直直的。

这一夜,沈凯睡得很不踏实,仔细想想,自己认识的人中大多数都有点儿驼背,要是他们知道自己的脖子上居然骑着一个鬼,会是什么反应啊?胡思乱想间,沈凯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接到女友余瑶的电话,沈凯便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食堂。看到余瑶,沈凯一下子就愣住了,余瑶的背驼得厉害,连脑袋都抬不起来了。

“瑶瑶,你、你怎么了?”沈凯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余瑶哭丧着脸说:“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老是感觉脖子上沉甸甸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上面。你看,我的背都被它压弯了。”

沈凯听得冷汗直流,余瑶这是被鬼压制住了,可他该怎么帮她呢?又不能把真相告诉她,怕吓到她。

正当他手足无措时,无意间看到毛小伟走进食堂,沈凯对余瑶说了句“等我一下”,便朝毛小伟跑了过去。

防备也没用

“小伟,借你的眼镜用一下。”沈凯说。

毛小伟看了一眼远处的余瑶,立刻明白了沈凯的意思。他毫不犹豫地将眼镜摘下来递给沈凯,还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

沈凯说了声“谢谢”,拿着眼镜急忙跑到余瑶身边。戴上眼镜,只见余瑶左右肩膀上各坐着一个鬼。那两个鬼面目狰狞,脸上的肉高度腐烂,有些地方已经生了蛆虫,看着十分恶心。

沈凯一把拉起余瑶的手:“跟我来。”

他将余瑶带到一处没人的地方,沈凯折了一根树枝,将鬼骑肩的事情说了出来。余瑶吓得花容失色,沈凯连忙安慰她:“你别怕,一会儿我就把那两个恶鬼赶下去。”

余瑶点点头。沈凯扬起树枝,“啪”地一下抽向恶鬼。那两个恶鬼灵活地躲开,树枝结结实实地抽在了余瑶的背上。而那两个恶鬼又重新骑到了余瑶的肩膀上,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啊!”余瑶疼得眼泪直流,但她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恶鬼被你赶跑了吗?”

沈凯不想再让女友担惊受怕,便撒谎说:“赶跑了,只是你脖子上还残留着恶鬼的阴气,一时半会儿背还直不起来。”

“没事儿。”女友假装无所谓的样子,让沈凯心里很不是滋味。

将余瑶送回寝室,沈凯连忙赶到食堂寻找毛小伟,但毛小伟已经不在那里了。沈凯又去各个地方找了半天,最后终于在教室里看到了毛小伟。

教室里只有毛小伟一个人,但是在毛小伟的身后,还站着一个无头女鬼。毛小伟没有戴眼镜,自然看不到女鬼正准备骑到他的脖子上。沈凯急得大叫:“小伟,快躲开!”

毛小伟闻声,连忙往旁边一跳,躲开女鬼。那女鬼见沈凯坏了她的好事,竟然转身朝沈凯扑了过来。沈凯哪里敢和无头女鬼硬碰硬?吓得抱头鼠窜。

毛小伟将拖把扔给沈凯,大叫:“打她!”有了武器在手,沈凯的胆子也大了一些。他抡起拖把,狠狠地打到女鬼的腿上。女鬼“嗷呜”一声,捂着腿躲得远远的。

沈凯似乎打上瘾了,竟然想追着女鬼打,却被毛小伟拦住了:“这女鬼大白天的就敢出来作祟,想必是个厉害的鬼,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两个人一口气跑到教学楼下,这才松了一口气。

毛小伟想到余瑶,便问:“对了,余瑶没事了吧?”

沈凯忙将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他越说越激动,抓着毛小伟的手祈求道:“小伟,听说你父亲是阴阳师,能不能请他帮帮余瑶?”

毛小伟支吾了半天才说:“不是我不肯帮你,是我父亲他不方便。”

沈凯口不择言地说:“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你不想帮忙就算了,亏我还拿你当好哥们儿呢!”说完,冷“哼”一声,转身要走。

毛小伟一把拉住他:“那、那好吧。”

毛小伟带着沈凯来到学校东边的储藏室,看守储藏室的老头又聋又哑,没想到毛小伟说那就是他的父亲。

沈凯终于意识到毛小伟的为难之处了,心里愧疚极了。但毛小伟却不在意,他从抽屉里拿出一瓶药水,对沈凯说道:“这是驱鬼的药水,只要洒在鬼魂的身上,准保它们魂飞魄散。”

沈凯接过药水,高兴地说了句“谢谢”,临出门时还不忘补充一句:“你的眼镜再借我用一会儿。”

校园鬼故事大全语音第三篇-等你来报道

校园火灾

一年起早贪黑的复读生涯,让李昕终于如愿考上了心中那所向往已久的医学院。

今天是李昕到医学院报道的日子,他一早就来到医学院门口。望着这所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学校,他心中满是期待。

由于来得早,所以李昕很快就办好了入学手续,在一个学姐的带领下到处参观,熟悉这所学校。

学姐虽然人长得漂亮,但李昕感觉她有些奇怪。当两人走在阳光下的时候,她总要快步离开,走到遮阴处。她的面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在阳光下显得有些沉郁,所以在逛了一会儿后,李昕就请辞,回到了宿舍。

宿舍中,人已经到齐了。张晓明身材壮硕,只一眼,李昕便记住他了;而干干瘦瘦的袁建则和张晓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还有那染着一头扎眼蓝发的王东。四人一同组成了一个小家庭。

互相认识了以后,袁建说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咱们便开始为那场灾难中死去的学长默哀吧。”他的双手交合放在胸口,闭眼默哀。见他这么做,李昕也跟着他一起默哀。

闭目中,眼前本是一片黑暗,可李昕的眼前突然有光线闯入,逐渐变得明亮起来。李昕一打量,眼前依然是宿舍的场景,只是他的周身被无数的鬼脸围绕着,有陌生的,也有今天刚认识的。可这些鬼都满脸的狰狞,张着大嘴像在嘶吼,盘旋着向他拥来。李昕瞬间便被脸潮覆盖,一阵阵无声的嘶吼顿时在他心底炸响。

恐惧,惊慌,窒息……

各种负面情绪涌上心头,李昕猛然睁开眼睛,恐怖的景象顿时荡然无存。但他仍旧一阵心悸,身子不停地轻颤。

这时,袁建也睁开了眼睛,他望着李昕满头大汗的样子,脸上丝毫没有意外。

李昕突然迫切想要了解这是一场什么灾难,连忙问道:“究竟是什么灾难啊?”

袁建饱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悠悠地说道:“不急,等会儿咱们边吃边说。我可听说了,学校的那道鱼香肉丝十分不错呢!”说着,他又招呼张晓明和王东,可这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拒绝了他,袁建和李昕只好两个人来到食堂。

“关于那场灾难,那可真叫人不寒而栗啊。教学楼突起大火,火势越来越大,根本难以扑灭,整整烧了一天。那天在教室里上课的学生全都被烧死了。而起火的原因,警方调查了许久,也没有一点儿线索。所以每次新生入校都要为学长们默哀。”来到食堂打好饭菜后,他们随便找了个靠门的位置坐下来,袁建开始为李昕讲述那场灾难。

听完袁建的话,李昕也长叹了口气,目光中布满了忧虑。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灾难中死亡的学生,他感慨道:“真是糟糕透顶了。”

对于那个奇怪的景象,李昕不打算说出来,毕竟这事儿太匪夷所思了。他觉得应该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便把这事儿抛之脑后。

校园鬼故事大全语音第四篇-校园恐怖故事之哭楼

(一)爱你就像爱自己

姓娄的人可并不多见,西北医学院护理学系大三年级的王莉莎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娄小刚,很高大,但明显有点营养不良,瘦弱的胳膊,穿着一件稍短的白色衬衣,领口很干净。

王莉莎想,可能是农村来的孩子。去年入学的时候,自己倒是并没有感到什么特别的优越感,旁边的男生开着小奔,那倒是可以拽的。

那个男生叫凌海风,现在是自己的现任男友,认识他以后,王莉莎学会了开车,经常在情侣双双的校园街头呼啸而过,围着丝绸围巾,戴GUCCI墨镜,旁边是优质男友,车里的音乐经常是11O‘ClockTickTock,许多人都羡慕他们,而王莉莎跟凌海风就像明星一样理所当然的接受别的同学羡慕夹杂嫉妒的目光。

那男孩手里拿着一张皱皱巴巴的报名表,旁边是个大编织袋,红蓝相间,很大,但看不见里面有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这一季LV出的新款包包就有点走这种中国风的感觉。想到这里,正在帮学校登记新生资料的义务劳动者王莉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娄小刚只是看着自己的双脚,鞋子也是母亲临时在县城买的,虽然是皮鞋,但很明显不是真的皮,只是人造皮,里面是纸壳,一到下雨天就会开口大笑。百货公司售货员警告过他,下雨天,千万不可穿。

“我不知道宿舍在哪里。”娄小刚很小声道。

“要不我带你去吧。”王莉莎填好表格,盖上个戳给回他。又叫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女生顶了自己位置,顺手拿给娄小刚一瓶娃哈哈纯净水,红色的塑料皮上变形的王力宏呆呆的呆在上面,还有一行红字,爱你就等于爱自己。

娄小刚报的是药学系,填志愿的时候很简单,他固执认为父亲之所以这么快的离开自己是因为用不起贵的药,只是吃几块钱一盒的心痛定和氯化钾溶液之类。深夜父亲病发的时候已经临近高考,没来得及见到最后一面,下葬的时候因为学校要筛选考试也没赶上,成了终身的遗憾。

娄小刚经常梦见父亲,眼睛缝隙里流血,抚mo自己的头,然后一把一把的吃药,红色的心脏悬挂在黑暗中,像一轮太阳。

“你是哪里人啊?”王莉莎好奇地问,看了看头顶的烈日,九月了,怎么还这么热,从包包里拿出防晒霜涂抹着脖子,她的脖子很白,像最嫩的那颗白菜的鲜美颜色。

想到白菜,娄小刚肚子咕噜咕噜开始抗议,的确,从早晨到下午三点,只在火车上吃了一包贵的要死的方便面,连汤带汁吃了干干净净,不争气的肚子又饿了。

以至于还没来得及回答王莉莎就开始问第二个问题了,“你吃饭了吗?”

娄小刚点点头,心想早饭当然吃了,现在要吃就吃你的白色脖子和吸你白色脖子下面的牛奶。忽的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一跳,二十三岁,学习,学习,好好学习。娄小刚握紧拳头,鼓励自己赶走邪念,饥饿让人产生幻觉。

“哦,你们宿舍就在前面,写了一个大大的12字,带着你手里的单去找舍监安排你的铺位吧,我走了,太阳太大了,我会被晒死的。”王莉莎准备告别去带下一个分在东区的新生。其实学校东区除了教学楼和体育馆,也有几栋宿舍楼,还有最东的那个角落的13号宿舍楼,因为年代已久,年后就准备拆迁。学生们早就已经搬到旁边的公寓式12号宿舍,13号宿舍因为日晒雨淋,爬山虎非常茂盛,几乎把窗户都爬满了,夏天又有许多蛇在藤上乘凉,也许13这个数字的缘故,那栋宿舍楼给人不祥的感觉。

娄小刚推开宿舍的门,惊呆了,比起自己高中的宿舍来,12号楼603简直就是天堂,光洁的地板,崭新的被子,还有大阳台、落地窗、台灯……感谢上天,让我能够读这么好的学校。

学费是个企业家资助的,据说身价千万,却从不吝惜,娄家村这几年才出了这样名牌大学生,不能让他因为贫困辍学。村里报到县里,说是可以安排,但是要配合,上台拿着奖金要哭,要感谢县长,感谢政策,感谢慈善家。

临上学前,娄小刚登了台,头低低的,领过一张大的纸板支票,红着眼,那企业家有点肥,戴着眼镜,面容和蔼可亲。对着麦克风说的那番话,到现在为止想起来一片模糊,只是谢谢,谢谢,无止境的谢谢,一副中暑的表情。

四个男生很快就混熟了,一个叫田文的男孩请大家吃饭,说大家以后就是兄弟了,凡事都要照应着,其他三个自然是乐不可支,去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吃的东北菜,娄小刚吃的皮带裂缝了,这才去洗手间撒了一泡啤酒尿,爽就一个字。忽然想起家里的母亲省吃俭用的,心想要是剩下的酱骨架能打包就好了,坐火车送回去,热一热,骨头还可以给家里的黑虎,它一般吃剩饭,有时候运气好也有剩菜,但这样的机会多半是过年才有。

娄小刚有时候想法很天真,这是后来吸引王莉莎的原因之一。

校园鬼故事大全语音第五篇-恐怖故事之吞噬

1.

那年圣诞节前,C城下了一场鹅毛大雪,为这个城市披上了一层洁白的外衣,也一并埋藏了许多秘密。

比如前一日,被石轮车撞死在这里的姑娘的鲜血和脑浆,便被大雪掩盖得干干净净,看上去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被撞死的姑娘是富源二中初二的学生,十四岁,品学兼优又爱好文艺,只可惜石轮车不懂欣赏女孩的美,像压坏一个洋娃娃般从女孩的身体上碾压而过,现场一地的鲜血和脑浆,姑娘的五官被车压的近乎平坦。

据说全国每分钟就有一个人会因为交通事故死亡,显然那姑娘不幸成了那一分钟的占有者,只是这件普通的交通事故却迟迟不能定案,因为司机坚称在出事的当天,下着雪的路能见度极低,他为了安全起见已经降低了车速,是死者自己走到主车道上才被撞死的。

会议室里,看着被拘留的司机对当天事情的陈述录像,警局刑侦科的老警察问下属:“你怎么看?”

小警察季泽道:“那样的大雪天,自己往马路上跑,除非找死。但死者家庭关系极好,无不良社会关系,又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自杀的可能性极低。”

录像的警察也同样发出了疑问,这样的下雪天,在女孩精神状态正常的情况下是不会跑到主车道的。那话说完,司机立刻反口:“那就是有人推她,对是有人推她,她才跑到车道上的。”

关掉电视,老张道:“看到了没有,司机说车祸现场有人推了那女孩,所以交警把案子交给我们,例行公事要去死者的学校问几个目击证人的情况。”

“是不是被人推的,把路口的监控调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还查什么?”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小案子上的小警察叫嚣。

捻灭烟头,老张呲着那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道:“什么都有,要你干嘛。当天大雪,摄录机的成像系统出现问题,现在正在还原中,能不能还原还是问题。”

2.

富源二中是整个C城最好的高中,优等的师资让这里近乎拥有C城所有优秀的学生。

跟着老张开车到二中,小徒弟季泽道:“我中考就差三分,不然也是这里,哎。”

“你就别感慨了,看看教务处在哪儿,联系一下学校的老师,早问完早收工。”

找到教导处,戴着眼镜的女人带着警察到了苏卓安的班级,指了苏卓安所在的位置道:“警官,这明摆着的交通肇事,还查什么?”

“是不是交通事故,你说了算?”老张把交警转交的在场人员名单丢给教导主任,“这班里有这四个姑娘吗?”

“李楠是里面短发的姑娘,就坐在苏卓安的旁边,那个梳着长发的女孩叫孟飞,才转来这班的,沈美心和霍斯在一个班。”

嘴上叼着不能吸的香烟,老张道:“安排我们和这四个女孩了解做个笔录,了解一下现场情况。”

学校安排的会见室里,第一个进来的是那个叫孟飞的姑娘,找这些姑娘来的之前,老张向教导主任了解了这些女孩的基本情况,无一例外都是品学兼优,按照教导主任的话简直就是三代清白。

“苏卓安死那天你们在一起吗?”没了教导主任,老张点了烟。

飘着浓烟的屋子,戴着眼镜的姑娘点了点头:“在一起,那天我们去商店买了圣诞节要交换的礼物,正等红绿灯离开的时候,她突然不见了,我回神,她已经在车轮下了。”

“她不见前有什么特殊的举动吗?”

“我没看见。”

“距事故司机交代,他看到死者出事儿前被人推了一下,才酿成的车祸,你看到这一幕了吗?”

听到有人推了苏卓安,一直淡定的姑娘抬起头,薄薄的眼镜后双眸震惊错愕:“怎么会?”

“怎么不会,作为她的好朋友,你觉得她有理由在那样的天气自己跑到主车道挨撞吗?”

“我不知道。”

“我们看了你在事故当天做的笔录,你说已经不记得死者是怎么跑出去的,现在想起来了吗?”

“没有。”

“那好,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想起什么联系我。”

叫孟飞的姑娘离开了,没有害怕悲泣的泪水,非常淡定。

那之后他们相继见了另外三个当天在现场的女孩,其中两个和孟飞表现得一样淡定,不论警方问什么都是干脆的“没有”,唯一一个不淡定的女孩却只会哭,一个下午,什么都没问到。

离开学校已经是下午5点,小徒弟道:“这四个女孩太淡定了。”

“现在这小姑娘都这样,看太多港台电视剧,上次我跟着李队去问一个十三的小姑娘与死者的关系,那姑娘张嘴就来:我有权保持沉默,给我笑的。”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大全语音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大全语音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1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