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大全文字版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大全文字版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300字、校园厕所闹鬼鬼故事、短篇校园鬼故事超恐怖、最恐怖的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大全文字版第一篇-冥婚礼炮

军训结束后,正赶上十一黄金周,大一新生于晴跟着老乡会的学长、学姐们来了一次湘西神秘旅行。旅行回来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见邓琪琪和田乐都已熟睡,于晴扫了一眼3号床,见床上空空荡荡,看来那个叫郑雨萌的室友还没来呢。

新郎来访

于晴简单地洗漱后,便轻手轻脚地躺到了床上。刚要睡着,对面上铺的邓琪琪忽然一骨碌从床上翻下来,一把将于晴拽了起来,大声质问她是不是有病,居然大半夜放鞭炮?

于晴感到莫名其妙,说自己什么都没做,但邓琪琪一口咬定刚刚明明听见了爆竹声。

被吵醒的田乐上来劝阻两人,也说没有听到爆竹声。

就在这时,邓琪琪突然捂着耳朵大喊道:“又放炮,啊……快停下来,我快死了……”

空气里静得都能听见针落地的声音,哪里有什么爆竹声?邓琪琪这是怎么了?

邓琪琪脸色煞白,忽然捂着耳朵跑到了阳台:“我就要看看,是哪个混蛋在放炮!”

田乐和于晴怕她不小心掉下楼去,赶紧跑过来抱住了她。

邓琪琪的右手斜斜地指向阳台外宿舍楼下路灯的光圈里,只见一个黑色的人影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着她们。邓琪琪紧张得声音发抖:“是老保安……”

田乐好不容易才把邓琪琪哄睡着,这才有空给于晴讲起了前天夜里发生的事情:

前天夜里十二点多,邓琪琪睡得正香,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摸她的手。她吓得一哆嗦,立刻睁开眼睛,离她的鼻尖不到一公分的地方,有一张人脸正悬空与她对视着。

她吓得尖叫出声,那人脸也吓了一跳,忽然松开她的手,从二楼阳台跳了下去。

邓琪琪说,虽然当时很害怕,但还是看清那是一个男人,像是学校看大门的老保安。

后来,邓琪琪将这件事报告给了学校。学校调查老保安,虽然老保安死不承认,但是他忽然跛了的右脚就是疑点。

因为没造成实际后果,学校也就没把老保安送公安局,只是给了他开除处分。

“我看邓琪琪是被吓坏了,要不咱们俩明天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吧?”田乐提议道。

于晴点头同意,然后二人相继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于晴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邓琪琪又要闹了?

于晴强忍着睡意,努力睁开眼睛,结果看到一个身穿大红袍子、头戴红色帽子的人正笔直地站在邓琪琪的床前。

于晴浑身一激灵,顿时睡意全无。她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人的背影,大气都不敢出。

那个人忽然凭空掏出一沓什么东西,双手捧着,小心翼翼地放到邓琪琪的床头,然后低下了头。于晴从后面看不清他的动作,但是觉得他好像吻了邓琪琪。

“亲爱的,这是彩礼,明天我就来娶你进门。”那个男人轻轻地在邓琪琪的耳边说道,那声音嘶哑得如同从棺材里挤出来的一样。

于晴这才明白,他那一身红装,原来是古代新郎的装束。

那个“新郎”含情脉脉地看了邓琪琪一会儿,忽然一回头,冲于晴阴森森地说道:“你也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吧!”

这一刻,于晴才看清楚,那是一张高度腐烂的脸:鼻子已经烂成两个窟窿,眼窝里连眼球都没有,嘴角正慢慢地爬出一条蛆虫……

校园鬼故事大全文字版第二篇-瘦身瘦到死

瘦的代价

陶陶最羡慕的就是那些跳芭蕾舞的女孩子,个个体态轻盈,长长的洁白的脖子,有着优美的曲线。她们通通都在舞台上和王子恋爱。修长的腿似乎可以点地飞翔。

周末,陶陶和表哥跳芭蕾舞的女朋友爱琳一起吃饭。爱琳一进西餐厅就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她矜持地微笑着,似乎对羡慕的视线习以为常。

燕麦面包,几粒水果就是美丽爱琳的一顿午餐。

陶陶啃着黑胡椒牛排的时候,那女孩子优雅地要了一杯清水。

表哥碰碰陶陶的肩:“你这贪吃的小猪,学学爱琳。女孩子还是苗条一点好看。”

陶陶淘气地笑笑:“我又没有喜欢的男生,用不着这么计较体重。”

爱琳也笑了,说:“陶陶真是天真可爱。减肥是个苦差事呢。我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久没吃过米饭和冰激凌了。好身材的维持可是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的呢。”

陶陶也叹气说:“爱琳姐姐好可怜。”鬼大爷鬼故事

爱琳露出神往的表情:“我们舞蹈学校的一个女孩,最近东西吃得很多,却一点也不会胖,我问她是不是一直在吃减肥药,她说不是,然后笑得很神秘。”

陶陶用叉子叉了一块提拉米苏:“要是吃下去的东西都不会变成脂肪,那该多好呀。”提拉米苏那香甜可口的感觉真是让人想一吃再吃。

急速瘦身

回到宿舍,陶陶发现下铺的文遥正痛苦地蜷缩成一团。

“文遥,你怎么了?要不要看医生?”陶陶着急地扶着文遥问。

“不……不看医生……”文遥脸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她眼珠圆瞪,“哇”地一声吐了出来。她吐出的居然是一只只的虫子!那些白白的虫子在地上蠕动着,看得人头皮发麻。接着,那些虫子居然消失了。

陶陶也想吐了,她紧张地问文遥:“你得什么病了吗?”

文遥缓过气来,拉着陶陶的衣袖:“你别和人说。我其实是在减肥。”就这短短几分钟的功夫,文遥居然瘦了一圈,原来肉肉的脸颊变得好看了很多。

“文遥,你的脸……”陶陶惊讶地打量着文遥。文遥是寝室里最丰满的女生,她用了好多种减肥瘦身的方法都没有把体重减下来。这次居然一个周末不见,就瘦了这么多。

文遥站了起来,在大镜子前仔细地打量自己,露出满意的微笑:“真的瘦了,真的瘦了!”她看着自己的腰肢,笑得越发灿烂。

陶陶拉着文遥的手,一个劲儿地追问:“到底是怎么减的?太神奇了!”

文遥神秘一笑:“等我减到90斤,我就告诉你这个秘密。”她现在的体重是120斤,离90斤,足足还有30斤的距离。

“那好吧。”陶陶哀怨地点头。她发现文遥正拿出饼干狂塞,吓得瞪大了眼睛,“那你还这么拼命地吃?”

“我饿啊。”文遥很快地消灭了饼干,“走,陶陶,我请你吃晚饭。”她的眼睛里有着奇怪的光。

一大盘炒面很快被文遥吃完了。她好像还是不满足的样子,又要了一大块煎饼,贪婪地往嘴里塞着,眼睛亮得可怕。

“别吃了,别吃了,你会胀坏肚子的。”陶陶害怕地拦着文遥。

文遥急切的神情缓和了下来,她微微一笑:“我去趟厕所,你等等我。”

陶陶点头:“一起去吧。”

听着隔壁文遥那剧烈的呕吐声,陶陶不安地想着。这减肥怎么会和虫子扯上关系,真是可怕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好像是陶陶小时候一次去密林里闻到过的动物尸体腐烂的味道。

“哗啦啦”的呕吐声终于停止了,冲水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可怕的味道渐渐淡去。

“陶陶,我好多了。”文遥出来看着陶陶,笑得非常甜蜜。

陶陶却像见到鬼似地看着文遥,“你……你……”

“我怎么了?”文遥疑惑地看了看陶陶,马上被镜子里的自己所吸引:“呀,又瘦了,又瘦了!”

镜子里的文遥根本看不出来曾经是一个小胖妹。她的脸尖尖的,显得眼睛是那样的大而明亮,她的手臂和腰肢都是那样的纤细,如同杨柳一般。

陶陶仿佛被魔法一样的减肥效果所震撼,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我们快去称称体重!”文遥兴奋地拉着陶陶冲回了宿舍。

“106斤!天啊,是真的吗?”文遥兴奋不已地看着体重秤,“哎呀,我要去买衣服买衣服。我到100斤就和我喜欢的篮球队的阿翔告白。”

陶陶看着兴奋又美丽了很多的文遥,啧啧地赞叹:“这太神奇了!”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这样的减肥速度真的对身体没有影响吗?可是文遥看起来很好的样子啊?

校园鬼故事大全文字版第三篇-体罚

班主任面露凶光地走向我。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我不怕。我从来就没怕过他。自从我发现了他那个秘密,我就更不怕了。

“王四,你知道我为什么留你吗?”他瘦高的身躯立定在我面前,口气相当威严。

“知道。”我不屑地甩甩头发,露出左耳上的耳钉。

他被激怒了,面孔发红,语气也变得暴躁起来:“知道还戴?我想,你应该清楚我们学校的校规!”

“我当然清楚。校规要求教师穿着打扮要得体,男教师不得打耳洞。可是有人却打了六个!” 鬼故事

他被我的话震住了。他没想到我能观察到他长发遮掩下的六个耳洞,气焰顿消。我得意地欣赏他尴尬的脸色。他脸颊的肌肉开始抽动,闪过许多我根本无法言表的神态。我第一次发现他的表情有这么丰富。

说老实话,他还是很帅的,并且不是那种绣花枕头,他讲的课很好听——不但内容有趣,而且声音抑扬顿挫,很有魅力。女生都很崇拜他,连我喜欢的徐芬也天天跟在他后面,没问题也找问题问。这就是我老给他捣蛋的原因。

我知道学生不能戴耳钉,我还知道如果学生戴耳钉,班主任就可能挨批。

“我耳洞不是因为戴耳钉才打的。也不是我自己愿意的。”他终于开口说话了。

“那是因为什么?”我冷笑道。

“因为我小时候不听话,我的老师用钻子扎的。”

我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想骗我,没那么容易!“小时候扎的,现在还留着洞,你当我是傻子!”

校园鬼故事大全文字版第四篇-恐怖的实验楼 作者:竹蜻蜓

1鬼叫

不知不觉的,天已经进了11月份了,这天下午最后一节钢结构课被改到实验楼去上了,我是无所谓,哪里上都是听不进,跟潘子两人在教室后面聊闲天,聊着聊着潘子突然记起来跟我说,前天大一的一个女生,在这实验楼上完课就失踪了,两天没有回寝室,学校里也已经传开了。这时胖哥也转过来接茬:“是的,是的,听说她男朋友,被警察局找去问话了。她男朋友有癫痫症,瞒着那女的一直没说。诶,诶,你们说有没有这可能啊?”我问:“什么可能?”胖哥老有兴趣的讲“奸杀啊,被男的搞了,然后抛尸了!”我自言自语:“癫痫?没听说癫痫发作会杀人啊。”刘超回过头想说但没说话。因为头顶,就在我们楼上传来了一阵很吵的搬弄课桌的声音,学校课桌和椅子是连在一起的,铁做的脚,所以搬动起来会连整张桌子发出咕~咕~的声音。再说这楼现在就我们一个教室在上课,空荡荡的,整个走廊都跟着发出这种声音,让人听的很不舒服“在搞什么啊?知不知道下面有人上课啊!公共场所要保持,安静!”潘子咧着嘴,很不满。这教室听课的人都没抱怨,一个不听课人在那谈安静。我杵了杵潘子,让他少说几句。过不一会儿,老师从上面下来了,后面几排的齐刷刷的把书拿出来,装做听课的样子,我和潘子也不例外,教室一下子显的特别安静。这时候,我隐约听到外面走廊上,传来有人叫救命的声音,就一声,没了。我猛然抬起头,潘子说:“你也听到了!”我点点头,整个教室就我和潘子坐最后面,后门是开着的,前门被锁上了,所以外面的声音就我和他听的见。潘子意思说,我们出去看看,我说寝室几个一起去吧,就把胖哥,刘超都叫上了。几个人猫着腰,从后门溜了出来,潘子打头直接往楼梯口跑,(我们是在5楼上课的,6楼左半边是教室办公室,右半边是一些教室。这幢实验楼,就一个正楼梯,两道电梯,造的时候是违章建筑,没有安全通道,后来就在实验楼东边续了一段楼梯,那就被叫做所谓的安全通道了。那段楼梯白天能走人,直接从1楼通到9楼,下午4点30分,就关了1楼通2楼的防盗门,还有就是3楼通4楼的门,因为上面是办公室。走廊贯通东西两侧,中间一扇大门,走过大门就是楼梯和乘电梯的地方了,走廊西侧有个拐角,向北,那下去是死胡同,要不就是通茶水间,要不就是一扇教室门,六楼那儿是副校长的办公室,大概就是这样)我们跑到六楼,这时,天色已经有点晚了,整个楼层阴森森的,空气像凝固了一样,四周静的只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走廊上竟然没人,刚搬桌子的那群人去哪了?我们一个教室一个教室找,门都是锁好的。到了604,就是我们刚上课教室正对楼上的教室,是一间小课堂,我们从前门看进去,窗帘都是被拉上了,里面黑呼呼的就看到几张桌子有被打乱的样子,别的什么也看不见,门也同样被锁上了。潘子看看我,我摇了摇头示意去下面几间看看,剩下的几间教室都没人,我们就跑到7楼去找,也一样没什么发现,就顺着楼梯回来了。这时候正赶上下课,同学都一拥而出,急着去吃饭,我们四个顺着人群,出来了。回寝室路上潘子一个劲的犯嘀咕:“是爷爷我听错了?明明有人在叫救命,还是个女的,怎么一上去就tm没个人影啊!阙”我点点头:“那时候就听到一声,没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楼上传来的,还是楼下。”潘子说:“楼下没人,我们来的时候经过那,我看过。”刘超问:“会不会中途有人去那了?”:“谁啊?送牛奶的啊,送报纸的啊,得了吧,我耳朵灵着呢,我听到是上面传来的,错不了”潘子指了指自己脑袋,“我用这个做担保”刘超也没怎么多问,知道潘子,一口唾沫一颗钉子。倒是胖哥一路上没什么话,好像在想什么,但是目光有点呆滞,我也不知道怎么问他。

校园鬼故事大全文字版第五篇-便宜鬼

莫杰默默地驾车驶离大学城后,越发焦躁。

他摸出一根烟衔在嘴里,从身边拿起打火机,点了半天没点着,骂道:“学校食杂店卖的什么破玩意,等我去找他们算账!”

打火机是一次性的,一块钱一个。我不禁轻轻摇头。这个爱占便宜的家伙,吃这点亏便火冒三丈。

“附近有便利店吗?”他粗声粗气地说,“烟也没了,真晦气!”

“前边有一家。在这里停车,向前走几分钟就到了。”我示意他将车停到僻静的地方。

“干吗不停到门口?”

“太显眼,被记下车牌号就糟糕了。”

他不情愿地踩下刹车,推开车门,沿着林荫道前行。

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现在是深夜十一点,车辆行人稀少,即便开的是偷来的车,我也不希望给店员留下印象。

等了足足五分钟他才回来,屁股刚接触到驾驶座就立马吞云吐雾。

“不要在车里抽烟。”我冷冷地说,“你弄得乌烟瘴气,就不怕被老熊发现?”

老熊就是这辆车的主人,一个我和莫杰都认识的出租车司机。

“那杆老烟枪早就对烟味免疫了。”莫杰嗤笑道,“少在我面前摆学生会会长的谱儿。”

我咳嗽了几声,换到后座保持和他的距离。

大概是过了瘾,他的脾气缓和了很多,不像刚碰面时那样神经质。我趁机询问自己关心的事:“你开车出来的时候,确定没被发现吧?”

“放心,老熊估计是喝多了,我在楼下就能听到他的呼噜声。”莫杰瞟了眼车钥匙,“幸好上次跟他借车时偷偷配了把钥匙,省了不少事。”

“回去后记得加油。”我提醒他,“别让他发现油少了。”

靠车吃饭,老熊自然在乎。这些天他的夜班司机生病住院了,担心随便找个人会不爱惜车,所以晚上宁可让车闲着。

“汽油在后备厢里。”他发动了引擎,“明天给我报销。”

马上就要到手几十万,还为几十块钱斤斤计较。不过想到“禀性难移”这个词,我就没吭声。

半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路两侧大多是灯火阑珊的住宅楼。沿着主干道开了几分钟,“左转,走街心广场。”我告诉莫杰。

“那不绕远吗?”

“前边的路塌陷了,禁行……你不看新闻啊?”

他哼了一声。

从街心广场右转,五彩缤纷的霓虹灯提醒我们,商业区到了。

这地方有家珠宝店,开业三年了,生意始终不见起色,听说最近即将搬迁去市里,一些贵重的珠宝都已经转运,连夜间值班的保安都省了,正是防范最松懈的时刻。

我向珠宝店旁边的街道指了指,莫杰把车拐了进去。两侧的人行道上稀稀拉拉地停放了十几辆车,他把车掉头停放在人行道上,车尾正好挡住珠宝店的后门。这样即使偶尔有车辆经过,也很难发现异常。

我俩在车里观察了很久,决定行动。

“挑值钱的拿。”我叮嘱道。

“当然,我又不是傻瓜。”他不耐烦地说,系牢挂着大大小小袋子的腰带,拿起手电筒钻出车,左右张望了一会儿,鬼鬼祟祟地走向后门。

我紧张地看着表,看他进去后,等了两分钟,没有听到任何异常的声音,这才如释重负。我下了车,打开后备厢,里面有四个装满了汽油的塑料瓶,放在一块折叠的棚布和一捆绳索的旁边。我满意地点点头,又等了一会儿,走向那扇保险门。

门开了条缝,莫杰用一根树枝夹在里边。我拉开门走了进去,里边是条狭窄的水泥楼梯,通往地下。我放轻脚步走下去,穿过一条几米长的低矮走廊,来到了存放珠宝的房间。

这是个不足十平方米的房间,备用的商品散乱地摆放着,人心散漫可见一斑。

莫杰蹲在地上,手忙脚乱地向袋子里塞着首饰,听到身后有动静,猛地转头,脸色比垂在腰间的银挂链还要苍白。

这就是逆反心理,越不允许的事越要做。

“你在干什么?”我轻声而严厉地质问,“不是说了少拿便宜的吗?”

“这里没多少金子!”他发出低沉的咆哮,“再不拿点银首饰等于白来了!”

“够了,赶紧走!”我催促道。

“少废话,你别愣着,快来搭把手!”腰间的包袱被塞得滚圆,他吃力地站起身,看我站着不动,伸手来拉,忽然注意到了我藏在背后的右手, “你……”

他的话音刚落,我紧握在手中的撬棍便狠狠地砸向他的头颅。满身的累赘让他无力躲闪。包裹着一层薄海绵的棍头正中他的太阳穴,他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一动不动。

为了保险,我又补了几下,直到确信他已死去。

他瞪大开始散光的双眼,躺在石板地上,满脸惊讶与愤怒,似乎认定我是为了独吞赃物而杀人。

你想错了,我在心里冷冷地告诉他,我从没有在乎过这些珠宝。

我掏出几张纸巾,迅速地塞进他的耳朵和鼻孔,以便堵住可能流出的鲜血。时间很紧迫,我必须加快速度去扫尾了。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大全文字版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大全文字版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