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在线收听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在线收听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骗女朋友、关于校园鬼故事、鬼故事之校园篇、恐怖校园鬼故事下载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在线收听第一篇-葬血花

学校里的三大禁区

新生入学报到的那天,一位学姐领司徒阑办理各项手续,办完后便继续带他参观学校,讲一些大学里的见闻经历。

两个人边聊边走,不觉间走进了一条被花木遮掩的寂静小道。司徒阑注意到道旁栽种了许多各式各样的花草树木,地面落英缤纷,丛间蜂飞蝶舞,想必这里的景致到了百花盛放时一定格外迷人。

司徒阑拔了一根草,随意地编了一枚戒指,花香袭鼻,他一时间想入非非:我要是在大学里交了女朋友,就带她来这花树下携手相拥,多浪漫啊j

“咦,我们怎么走到这儿来了?糟了!司徒阑,我们得赶快离开这儿。”学姐脸上闪过一丝惊慌,话还没说完便抓起司徒阑的手,使他手中的草编戒指掉进了草丛。学姐小跑着将他带离了那条小道。

“学姐,怎么了?”奔跑间,司徒阑一头雾水,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诧异地问道。

跑出了几百米之后,学姐这才停下脚步,露出玄机莫测的表情,用低沉的嗓音对司徒阑告诫说: “这所学校有三大禁区,绝对不能闯进去,否则一定会惹祸上身,轻则患上神医也束手无策的失心疯,重则搞不好连命都会丢掉。第一处禁区就是我们刚才走进的那条小道,因为太邪门儿,我们都叫它‘阴阳道’。 ‘阴阳道’的尽头,有一棵老槐树,听说树底下埋着一具尸体……”

“不会吧,这么恐怖?”司徒阑想起自己走在“阴阳道”上那一瞬萦绕于心的罗曼蒂克情怀,顿时觉得心中一个美好的幻想还未开花结果,就肥皂泡似的“噼啦啪啦”破灭了。

“那另外两个禁区在哪里呢?”

学姐没有注意到司徒阑一脸失落的样子,轻咳一声,接着说道: “至于第二处禁区嘛,你是音乐系的学生,更得注意了。就在前面那栋音乐楼。”说着便向前方一栋五层高的教学楼一指,跟着手指的指向移动到了右上角一间拉着窗帘的教室。但她的手指只停留了几秒钟,便好像怕被什么缠上似的,连忙放下了手。

学姐看了司徒阑一眼,见他的视线移了过去,又接着说: “看到没?那栋音乐教学楼的五楼有一间常年封闭的二号钢琴教室,就是我指的那间,你可千万不要进去。几个月前有一个男学生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结果困在里面鬼哭狼嚎了一晚上,第二天就被送进了医院。他现在还在病房里躺着,一提当晚的事就口吐白沫、人事不省……”

“哇!”司徒阑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生出一股寒意。

“说到第三处禁区比前两个地方好多了,听说图书馆一楼的某个角落里摆着唯一一张单人桌,谁坐在那张桌子旁边谁就会被鬼上身。据说很多人都找不到这张单人桌在哪里,所以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以前有个学生,嗯,长得跟你差不多——”

这种未知的恐怖反而激起了司徒阑心中的无限惧意,比听到前两处校园禁区的传闻时更加害怕了。他急忙摆手打断了学姐的话: “学姐你别说了,这太吓人了,我一定不会去闯那什么三大禁区的。”说完也不知怎的,仿佛受到某道神秘目光的侵蚀与感召,司徒阑下意识地朝那栋音乐楼的五楼望了一眼。

那间二号钢琴教室拉上的窗帘忽然拉开了一道缝,就那么微不可察的一瞬间,一条黑色的影子从那道缝中一闪而过,飘忽而不可捉摸。

然而视力极佳的司徒阑却清晰无比地捕捉到了那条黑影,他的脸色倏然大变,眼中浮现出了一抹骇然的光。

二号钢琴教师的琴声

新生入学教育一周后,开始正式上课,司徒阑终于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

司徒阑的生活一天天变得丰富多彩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忘记了当初那位学姐所讲的有关“三大禁区”的故事。有时还想会不会是那位学姐故意编来吓唬他,继而也就不再放在心上。只有二号钢琴教室里一闪而过的那条黑影,还深深地印在他的心底,既有幽深的恐惧又有极具诱惑的神秘。

这阵子没有事的时候,司徒阑喜欢到音乐楼的楼顶一边沐浴着晚风,一边练习弹吉他。

一天晚上,在他的吉他声里忽然混进了钢琴声,为他的吉他伴奏,两种乐器汇合而成一种曲调,多么和谐,多么动听。不管司徒阑弹奏什么曲子,钢琴声都会紧随他的吉他,相伴如斯……

司徒阑被优美的琴声吸引,应其所邀,随着琴声一步步走下楼,转弯来到了一间黑漆漆的教室门前,停下了脚步。

他抬起头看见门旁的铭牌——二号钢琴教室。司徒阑微微一愣神,转动门把手想要进去,却发现门上了锁。透过门上的小窗朝里望去,只见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到底是谁在这间被封锁多年的教室里与他合奏呢?

此时司徒阑已经全然不觉恐惧,只在心里思索着一个念头。就在这时,二号钢琴教室里的白炽灯忽然闪了闪,一瞬亮起一瞬熄灭,就像一道闪电般来之即去。在那倏忽即逝的亮光中,司徒阑看见教室里有一个身影缥缈的女子。她的身姿很美丽,但她毫无血色的苍白肌肤下,眼睛、鼻子、耳朵几乎揉在了一起,就像是即将融化的雪,令人从心底感到恐慌。

就在司徒阑神思恍惚的时候,教室里忽然响起了一阵尖锐刺耳的钢琴声,像是一柄抵住人咽喉的带着血腥味儿的利刃,不仅让人心生畏惧,还迫人反胃欲呕。与此同时,一只白白的手忽然伸到了门上小窗,长长的指甲胡乱挥舞着,血从指缝里流出来,在玻璃窗上留下了几道狰狞的血痕。

司徒阑清楚地看见,在那只手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用草编的戒指,正是之前他掉在“阴阳道”的那枚自己亲手所编的戒指。我见鬼了吗?在二号钢琴教室门外呆站了好一阵子,司徒阑方才醒悟过来,大叫一声,连跌带爬地冲下楼去。

离开前,他回头一瞥,只见那只戴着草编戒指的手,悄然拿出一朵槐花。从指缝里渗透出来的红色血液,慢慢地浸染了层层花瓣。染上红血的片片花瓣渐渐枯萎凋零,从那只手中零落于地……

校园鬼故事在线收听第二篇-轿帘上滴下的血

红红的喜炮,红红的轿,红红的新娘,红红的桥。

庄家娶亲,那排场几乎要惊动全城的人。一路上震天的鼓乐齐鸣,红纸金粉洋洋洒洒从城东辅到城西的街。

庄家是城里的商贾大户,庄家惟一的少爷娶亲,亲家自然不是等闲。

翁家,京城里退下来的大官,至于这官到底有多大,老百姓谁也不知道。庄家少爷结的这门亲,就是翁家惟一的小姐,沉香。

这强强联手的亲事,其排场,可想而知。

小城沸腾了,每一个不相干的人都激动得仿佛喝了十蛊烈酒。

生活总是枯燥无味的,能够寻得一点值得高兴的事,即使是为着不相干的人,自然也是有趣得很。英俊年少的庄家少爷凯渊,坐在雪白的红绸大马上,身后的喜轿描金流苏,透着那说不清的风流喜气,跟在轿两边的喜童,手中提着碧色的玉篮,扶轿走一步,便从篮里抓一把金粉红洒一把,空气里刹时飘满甜甜的香气,有好事的妇人立刻闻出那是京城最大的脂粉行“香流坊‘的最好脂粉,对庄家这样的排场,自是羡慕得连眼珠都红了。

喜轿经过的地方,人们争相伸颈,叽叽喳喳赞着庄凯渊的一表人才,猜测着新娘子的凤颜娇貌。

就在这时,一阵风,突然平地滚起来了。

两个扶轿的喜童突然不约而同的一声尖叫,玉篮叭的一下摔在地上,篮里的金粉彩线却无故抛得老高,直冲上半空之中,瞬间风沙大作,只听一片慌乱之声。

这江南小城,平时虽然少晴,但也只有和风细雨,突然晴空一阵恶风,哪里有人扭架得住?

庄凯渊听到轿内的新娘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时,他的背上无缘无故出了一阵细密的冷汗。

他不顾风沙迷眼,挣扎着翻身下马来,直冲向喜轿。

说也奇怪,就这一刹那的功夫,那恶风竟然呼的停了,如果不是满地的金粉线狼籍和人们惊惶失措的表情,简直不敢相信刚才的奇景。

校园鬼故事在线收听第三篇-飞头蛮

飞头蛮是一种传说中的鬼怪,是在空中自由飞舞的人头,通常在夜里出没,有时集体行动,会捕食飞虫,也可能啃噬人类。在很多国家的地方传说中都有提及类似的描述,让人不禁怀疑飞头蛮是真的存在。

宇聪就对飞头蛮的存在深信不疑,他是我大学社团神秘现象研究社的同学,对于这种妖怪有强烈的兴趣,并且一心想证明其存在,因为他曾经见过。不过宇聪说那时还小,是哥哥骑车载着他,那时他哥哥先看到四五个物体在空中飞舞,觉得很奇怪。那些物体一听到声音就忽然一哄而散,不过其中一个却飞向宇聪他们。他哥哥起初没觉得危险,但是当那东西渐渐接近,他发现竟然是一颗头发凌乱的人头,孩童般细致的脸庞上有着灰暗的眼神和微张的嘴。那颗头就这样飞到他们的机车前,距离不到一米,宇聪只匆匆看到一眼,那时只觉得奇怪还不知道要怕,不过哥哥却吓得连忙用安全帽狠狠把那颗飞头打落在地,然后连忙掉头催着油门,一路以疯狂的速度骑到明亮的市区。

宇聪之所以会加入神秘现象研究社,多少也是受到这次可怕经验的影响,他说想要证实世界上许多不可思议现象的存在。不过我就抱着比较保留的态度,不是说完全不信,只是觉得很多东西背后可能都有很科学的真相,只是在误解下变成了神秘的事物。我对飞头蛮的传说虽然也十分好奇,不过觉得八成是猫头鹰或枭之类的鸟,因为其圆短的身躯,在夜晚被紧张过度的人误判为人头。当我说出我的揣测,宇聪却不断强调绝对不可能是鸟类,尽管小时候的记忆不是很清晰,但是在那么近的距离不可能分不出人头和鸟的差别。

但是老实说,我对宇聪这个一辈子忘不了的经验还是相当怀疑,因为他凭印象指出当初遇到飞头蛮的地点,正好就在我山上的老家附近!我在来都市念书以前好歹也在那一带待了将近十年左右,可从来没有见过或是听过亲友说见到飞头蛮。要真有这种妖怪在我家附近出没,我们不就会是第一个遭受到骚扰甚至攻击的对象吗?不过小时候家里都严格规定要早睡,父母再三叮咛夜里无论如何不能外出,但是在山上晚上本来就比较危险,光是听到许多鸟兽的嗥叫就已让人丧胆了,要小孩不要外出也是很寻常的事情啊!那里毕竟是个生态环境比较好的山区,有许多猫头鹰出没,连车子撞到猫头鹰的事件都时有耳闻。但是尽管如此,夜里肉眼要看到清楚的猫头鹰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我自己也没见过,所以究竟会不会像颗飞行的人头也实在不得而知。而离开老家也十多年了,期间几乎没有再回去过。

我和宇聪在大学相遇,一起加入了学校的神秘现象研究社,而且对于飞头蛮都很感兴趣。我们查了许多数据,结合了许多人的经验和口耳相传的信息以后,最后选出了几个最常出现飞头蛮传说的地点。而我家乡附近,也就是宇聪小时候遇到飞头蛮的那个山区,当然成了我们第一个最有兴趣的地点。于是我们决定从我家乡的山区开始,深入探访几个盛传飞头蛮传说的地方,找出传说的真相!

飞头蛮常出没的地点大都是人烟稀少的山区,但是也不是真的海拔很高或很难到达的高山,而是一些不甚起眼,很容易被人忽略的山野之间,也就是那种也许你在前往某座高山时会经过,但是当被问起这是哪里时却又很难说清楚的地方。也许飞头蛮就是这种其实离我们不近不远,却被人自然而然忽略的妖怪。当然另一方面来说,这样的地方有猫头鹰出没也不意外。

既然遇到飞头蛮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形下忽然遇见,也从来没听到有人刻意找到过,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所以我们对于这趟行程既是期待,但也早有空手而回的心理准备。我们计划是在白天赶路,尽可能在入夜不久到达目的地,在三个地方各扎营过一夜,借此增加我们在当地停留的晚上时间。

第一天,我们在傍晚时到了我老家山区附近,一处飞头蛮传闻出现最多的荒山野地,在把帐篷搭好以后,就开始拿着手电筒在山里乱晃。记得以前夜游的时候,前辈都说不要乱照旁边的岩石、水或树木,但是现在我们得逆向操作,不断仔细地观察着身边每一块岩石,每棵树梢,甚至想象着也许有一颗活生生的头就在上面对着我们微笑……

越是这样想越感到害怕,山野间不时传来不知名生物的奇怪叫声,是猫头鹰吧?也许飞头蛮的真面目就是这些诡异呼啸的夜行鸟类?我把DV摄影机随时准备好,一见有异样即刻拍摄。对我来说,心中并不期待看到真正的妖怪,我比较希望看到形状貌似人头的鸟类,然后破解大家口耳相传的恐怖传说。

就在我脑袋胡思乱想的一瞬间,真的只有很短的时间,手电筒捕捉到的视野中似乎有一个影子很快地飞过!我吓了一跳,感觉到背脊一凉。

“快追!”宇聪也看到了,激动地向物体飞往的方向跑去。

我也快步跟上,但是手电筒左右扫视,又不见那可疑的物体。“真的是吗?”我问跑在前面的宇聪。

“我也没有看清楚,但是很像,那大小和形状……”

“像人头?”我感觉自己的声音颤抖着。

“嗯。刚刚好像飞往河边的样子,可恶,动作真快。”

就在我们遍寻不着的时候,又一个黑影快速飞向树林,这次我看得稍微清楚一点,真的是接近圆形的物体!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过猫头鹰如何飞行,但是那个样子确实和我印象中的猫头鹰不大像……我感觉到自己已经冒出了冷汗,在遇到前还不知道会那么的恐惧。

我和宇聪从两个方向左右包夹,冲向树林,手电筒刚开始还能不时隐约捕捉到一个飞行的物体,但是跑了一小段路跟丢了。我停下脚步不断喘息,当我再次抬起头,发觉已经和宇聪分开了。

“喂,宇聪!”我呼喊着,但是没有回应。

校园鬼故事在线收听第四篇-死亡毕业照

创意的毕业照

又是到了一年一度的毕业季,学校为了让学生们拍摄自己喜欢毕业照,便举办了一个叫做“创意毕业照”,让学子拍摄自己最有个性,最有创意的毕业照,然后发到学校的网站上评选年度最佳毕业照。

一时间,学子们纷纷脑洞打开,浑身解数拍摄着一套套富有创意的毕业照。

在大四女生宿舍404的宿舍里,四个女孩围着一台电脑目不转睛的看着一张张其他同学拍摄的创意毕业照。

“这些照片拍的太庸俗了。”查看了好多套其他同学照片后,李静将电脑一关摇摇头说着。

“的确,完全没有创新吗。”另外三个女孩纷纷点头赞同。

李静嘟着小嘴,思虑一会儿,忽然双手一拍,双眼发亮,惊喜说着:“有了,我知道拍什么照片最有创意了。”说着她神秘从自己的柜子里掏出自己平日化妆工具,然后对着镜子给自己化妆。

“好了,你们看我自己妆容怎样。”李静将妆化好,转过头来笑嘻嘻看着身后女孩们。

只见李静脸上刷上白粉,嘴唇发紫,眼眶乌青,眼珠往上翻着,如同跟一个死人模样。这模样也一下吓到三个女孩。

“李静,你这个妆化得真像。”沉雪佩服说着。

“那是,本小姐化妆技术是一流的,我刚刚想起我们应该拍怎样的毕业照。我们就拍一套不同死状模样的毕业照,保证能震撼那些没创新的家伙们。”李静看着女孩们说着。

“李静,你真是太天才了。”听到李静的提议,三个女孩也马上惊喜同意拍摄。

李静化妆很快,而且很好,一下子给大家画上不同的死亡妆容。她自己是心脏病突然而死模样,沉雪是出车祸的模样,赵柔便是摔死的模样,最后的叶小薇则是被人掐死的模样。

四个女孩就是如同真正死亡的样子,打闹嬉戏中将这套死亡毕业照拍摄好了。

第二天早上,除了李静外,其他人都陆续起床了。

“叫李静醒来吃早餐去了。”沉雪来到李静床前,推了推将整个人埋在被子里的李静身子。

李静睡相一直都很怪,她喜欢把头埋在被窝里,身子直挺的睡觉,总给人一种错觉是躺在床上的是具尸体,不过几个女孩都习惯了李静这样的睡姿。

推了推李静身体没有反应,这让沉雪恨奇怪,她一把将李静的被子拉开,当看到睡在床上李静后,不由的惊惧尖叫起来。

李静身体冰冷无比,也没有呼吸,脸庞更是白的吓人,眼眶乌黑,嘴唇发紫,看样子李静已经死了好些时间了。

宿舍里几个女孩连忙惊恐的报警起来。不过让大家害怕的事情便是,昨天刚刚拍了照片,李静今天就死了,而且李静这死亡的样子和昨天化妆拍照的模样简直一模一样。总给人一种这死亡是跟拍摄照片有关的感觉。

校园鬼故事在线收听第五篇-缺一不可

黑请柬

任天下课后和室友有说有笑地走进寝室,眼角忽然瞟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静静地躺在枕边,他好奇地拿起来翻看了一下,发现那竟是一张请柬。

“靠,这个二货,哪有请柬用黑色的啊!”任天皱着眉头骂道,那黑底白字的请柬让他看着很不舒服,总是联想到灵堂中的挽联。

发来请柬的人叫做林月,是任天上一任女友。自从一年前任天和她分手之后,两人便失去了联系,没想到今天她竟会突然邀请任天参加她的生日party。

“老大,还是别去了吧,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啊?”室友张仪忧心忡忡地劝道。

“你把老大想得也太怂了吧,不过是一个前女友,有啥可担心的,是吧老大?”王展不漏痕迹地拍着任天的马屁。

任天将那张黑色的请柬不断地在手里掂量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最终,他将请柬狠狠地摔在桌子上:“去,干嘛不去,怕她个乌啊!”

第二天傍晚,任天带着现任女友刘韵,在张仪和王晨的陪同下一同来到了请柬中指示的地点。那是一栋年代久远的居民楼,斑驳陆离的外墙掩饰不住岁月的沧桑,散发着阵阵阴寒的气息。

“你的前女友就住在这种地方啊?你当初和她分手还真是明智之举!”刘韵用手轻抚着有些发凉的双臂,一脸的鄙夷。

任天轻哼了一声,带着三人穿过阴森森的楼道,来到了林月的门前。一扇已经陈旧得看不出颜色的木门虚掩着,从那条狭窄的门缝中,隐约可见屋内有烛光闪动。

任天一连叫了几声,屋内却始终是一片死寂。他皱了皱眉,缓缓推开了那扇古旧的房门。

伴随着一阵生锈合页的呻吟,一股呛人的尘土味道扑面而来。众人的心也随之猛地一紧。也许是林月不太注重打扫,整间房屋内落满了厚厚的灰尘,竞像是很长时间都没人住过。

在房屋的正中,摆放着一张有些残破的餐桌。桌上的红漆已经剥落殆尽,只剩下星星点点的红斑,犹如干涸的血迹,让人不寒而栗。

餐桌之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四只盛满白米饭的搪瓷碗均匀地摆放在餐桌的四周,四双白森森的筷子竖在米饭中。餐桌的正中,两只拇指粗细的白蜡正静静地燃烧着。

“靠,这疯女人搞什么名堂,这白蜡不是给死人烧的吗?”诡异的场景让任天的脊背莫名地发凉。

“天哥,我们还是走吧,这地方让我感到不舒服。”刘韵轻颤着嘴唇,可怜巴巴地望着任天。

“不怕,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任天轻抚着刘韵的双肩,扶她在桌边的椅子坐下。

四人围坐在桌边,沉默不语。摇曳的烛光将四人的身影拉得一会长一会短,屋中的气氛压抑得让人感到窒息。

“这林月跑哪儿去了?请我们来自己却不在!”任天没好气地抱怨着。

“说不定出去买饮料了呢,再等等吧。”王晨回答。

过了大约一刻钟,林月还是没有出现,众人逐渐开始感到有些不耐烦。

“她是不是睡着了?我们各个屋子看看。”任天提议。

林月的住所不大,除了四人所在的客厅之外,就只有一间卧室和一间书房。此时,卧室的门上正上着一把沉重的大锁,从紧闭的门缝之中隐隐有微弱的灯光泻出。正在任天等人诧异之际,一声刺耳的尖叫突然从书房中传出。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在线收听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在线收听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