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书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书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恐怖校园短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之凶鬼、校园教室鬼故事、校园鬼故事600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书第一篇-校园鬼故事|锅炉房的故事

学校后院的锅炉房里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说刚建校那会儿学校里的一个语文老师对当时的系花动了歪念头,结果不知利用了什么借口将其骗到了那个锅炉房内。

在那个禽兽老师的粗暴举动下无助的女孩子誓死不从,结果被硬生生地强暴了,女孩子觉得无脸苟活于人世便一头撞死在锅炉上,滚烫的锅炉将少女的鲜血化作一股腥臭的蒸汽弥漫在锅炉房里的每一个角落.

之后那个老师便人间蒸发一样没了踪影.而就在那之后不久,每到晚上十点以后学校后院那个锅炉房的附近总会在深夜里传来少女的啼器声,那声音时而清晰时而朦胧,若远若近,在死一般寂寞的夜晚显得犹为诡异.当然也很少有人到了晚上还敢去那里的……………….除非那人真的喝了很多酒。

岁月的河流依旧是奔流不息,时间总是很容易的冲淡一切.

转眼日历翻到了2009年的9月,这天刚好是新学生入校的日子.

我和林小美很巧的被分到了同一个班级而且我们又是同一个寝室,我们两个也真是有缘了,从高中那会儿就是同桌,没想到到了大学仍然是同学,她自然就是我的密友了.

在我们入校以后的一个星期后,学长学姐们为我们举办了新老生联谊会,热情的款待了我们这些刚刚进入大学校园的”小朋友”们.那天我们都玩的很开心,大家说说笑笑乐此不疲,在欢乐的气氛中仿佛每个人都不经意地失去了时间观念,夜幕已悄然而至。

在聚会上有个学姐与我闲谈时不经易的谈起了学校里锅炉房的事情,只见我面前的叶子学姐脸上摆出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好象还真有那么回事儿似的对我们说:”每当晚上十点以后我们住校的人都不会去学校后院的,据说那里的锅炉房内有个冤魂…….”她刚说完这话便马上扮了个鬼脸儿,把声音故意放大的向我们喊了一下,吓的我们本已有些紧张的心脏跳的更加激烈了.

这个学姐真是的,怎么跟个学妹们还这么没大没小的.我心中暗暗叫嚣着.

那天晚上我们离开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叶子学姐跟我和林小美住在同一个宿舍楼,我们住在四楼,她住在二楼,于是我们三个结伴同行.彼此间壮着胆子向宿舍楼走着。.

夜里的空气有些冰冷,惨白的月亮高高挂在昏暗的夜空上,一切是那么的沉寂.耳边还能清晰的听到丝丝夜风从脸颊划过的声音.

就在我们三个人正阔步前进的时候,林小美突然说她肚子不舒服,必须找个地方就地解决才行.

“小美,你这个贪吃鬼,只要是好吃的东西,你就算在手术台上都会跑过来吃吧!我看你干脆叫猪猪美人儿算了”我气急败坏的说道.

“好了,林蓉,我知道错了,是我不好,大不了星期三的论文我帮你搞定还不行吗?好了,我去去就回不让你这位大小姐等太久的.”小美羞愧难当的说道.

转眼间小美就如蝗虫蚱蜢一样轻盈的钻进了不远处的灌木丛中,我和叶子学姐就在这里等她”凯旋归来”,好一块回寝室休息。我已经困的不行了.但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林小美,我有些沉不住气了,这家伙是不是睡倒在那片灌木丛里了,我二话不说跑上前去找她.可是当我靠上前去的时候却找不到小美的踪影,她去哪儿了呢?这大半夜的,难道把我们两个扔下自己回宿舍了?我刚想给小美打电话,却发现我的手机恰巧在这个时候没有电了,我有些担心小美,她不可能不跟我说一声就自己回宿舍的.于是我央求着叶子学姐陪我一块在附近找找小美,我真的很担心她会出事。叶子学姐很有大姐风度,不但同意了我的请求还说要保护我这新来的小学妹.

校园鬼故事书第二篇-笔仙故事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请过碟仙,相信很多朋友都请过,但我在这里要讲的不是碟仙,而是笔仙。

笔仙是从什么时候在我们学校流行起来的,它又是一种什么东西,这些全无查证,但唯一让我们记忆深刻的是在99年夏天发生的一些事儿,让我们对这种请仙游戏退避三舍,再也不敢碰了……

我记得那时学校的同学们有些成疯的请笔仙,具体方法是两个人一个出左手一个出右手,交叉相握并且悬空,不能倚靠任何东西,把笔放在两手之间的空隙里握紧,笔尖轻放在一张白纸上,然后在心里默念:“笔仙笔仙请出来,笔仙笔仙请出来……”未几,笔会在纸上慢慢滑动,这时我们就知道,它来了……于是就将心里想好的问题拿来问它——有的笔仙还能在纸上跟我们聊天……

因为又听闻请出来的笔仙一般都是出右手那个人的前身,所以大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兴奋,好玩(这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有时也有可能是请的那两个人自己在动——吓唬旁边围观的同学,但请出过笔仙的人就会觉得是笔在拖着人的手在动)。整个故事就是围绕着这个关于前身的传说开始的……

俗话说:“七月半,鬼乱窜。”在九九年农历七月半的前几天——像往常一样,一放学,我们一帮子女生就急匆匆的回到寝室,打了饭回来,胡乱扒了几口,就拿出纸笔,开始两个两个念念有词起来,只有几个对笔仙半信半疑的同学站在旁边看着。青青跟我玩得最好,每次请笔仙都是我们俩一起请,每次都是请的一个自称叫“范如”的男笔仙,它是很好说话的,常跟我们说一些天南海北的事情。那天也一样的,我和青青一铺好纸,只请了两声,它就来了,先跟我们聊了一会儿,我们问了一些问题,它也一一作答,但不一会儿,当我和青青正在想还和它聊什么的时候,笔突然自己动起来,在纸上歪歪倒倒的写出一行字来,只见那笔写到(在我们看来就是那范如说到):“最近几天,最好三天之内,不要请笔仙!”还重重的打了一个弯弯的感叹号,起初我以为是青青跟我开玩笑呢,伸手戳了她一下:“你搞什么呢?”谁知她莫明其妙的看着我,问道:“干嘛?你写的吗?”我摇摇头:“没有啊!”她也说:“不是我写的呀!”

我们俩你问我答的说了半天,一致认定不是我们俩中的任何一个搞的鬼,旁边的同学们也纷纷围过来,看着附在那支笔上的笔仙还要写什么。我小心的问它道:“为什么不要请笔仙呀?”

那笔竟真似通了灵性一样的写道:“因为过两天是鬼节,鬼门关大开,它们要出来耍。”

“谁呀?”青青接着问“邪鬼,冤魂,还有鬼差出来。”那笔一个劲的往下写,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一只笔可以不受人控制的自己写出这么多字,而且还似乎有头有绪的讲述一件事情,“我们是孤魂,鬼节不敢出来,如果来了,鬼差抓住我们,我们就再不能投生了,它们的法力很大,通灵能力比我们强,如果你们请笔仙,请到它们的话,你们就没命了……”

笔在写到这里顿了一下,又开始画起来:“我回去了,这几天我都不来了,你们也不要请,一定不要请,它们很恶的,切记切记!!!”在连打了三个惊叹号之后,笔骤然不动了,我们叫了它好几声,那支笔一动也不动,看来今天不用我们送它它就自己走掉了……

松开手,所有在寝室里的同学们面面相觑,不知这是真是假,也还有人估计是我和青青在开玩笑吓她们,但只有我和青青明白,所有写在纸上的字,都是一股怪怪的力量牵引着我们的手写出来的,我们压根就没动过,烧掉了笔仙写字的那张纸,一夜无语。我们都在心里想,不管是真是假,总之这几天就不要再请笔仙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但是,谁知道我们躲过的灾难,却被隔壁寝室的两个女生撞上了……

这两个女生,姑且一个叫她阿丽,一个叫她阿芝吧,跟我们一样的,她们也对笔仙这个玩意痴迷不已,天天都要请几次——听说同样的两个人请笔仙,次数多了,就会每次都请来同一个笔仙,也会和这个笔仙熟起来,聊天的范围就不只在问几个问题那样简单了,就像那个范如跟我和青青——阿丽和阿芝也同样有一个很就熟的笔仙,据说就是阿芝的前身,他自称叫阿宝,他曾跟阿丽她们说过他的前身是一个宋时的大将军,脾气暴燥,是战死沙场的。当然,我们听到这些,只是嘻嘻一笑,说阿丽她们瞎扯。

可巧“范如”跟我们千叮万嘱最近不要请笔仙的那天,那俩个女孩子上街去了,不知道这中间发生的故事,第二天周六,上午放学之后,我们几个家就在市里面的一轰而散,全都回家了,那些外地的同学就留在了寝室楼里……

周一返校,只见周围的一些留校生们窃窃私语,不知在谈些什么,见我们回来了,一个跟我同一寝室的留校生凑上来问我:“李月,你们那天请的笔仙是不是说这几天不要请笔仙了?”问得我愣了一下,旋即想起来,就点头应她:“是呀,怎么了?”

她有点古怪的瞅瞅四周,悄悄说:“阿芝出事了……”“怎么了?”我还没反应过来。

“阿芝从寝室阳台跳出去了,摔到锅炉房的房顶上了,现在还在医院抢救着呢,她爸妈都来了。”

“怎么回事呀?”鬼大爷鬼故事

“我不清楚,你去问阿丽吧。”

我去到阿丽的寝室,推开门,她正愣愣的坐在床上,整个人都傻了一样的。“阿丽,阿丽,”我叫了她几声,她抬起头,我吓了一大跳,脸色惨白,双眼浮肿,但恐怖的是她的两个眼白充血,以至于看起来两眼通红,那一刹那我真不知道她是人是鬼,还好,她看见我就应了我一声:“哦,李月呀,你回来了。”

“阿芝怎么了呀?”我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阿丽一听到阿芝的名字,就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我更清楚的看到她的整个眼球都是通红的,连黑眼仁都因为充血而显出暗红色。 她睁着大眼睛,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把惊惧的眼神投向了阳台,“怎么了阿丽?”我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什么也没有。她还是一句话不说。无奈,我退出了她的寝室。

校园鬼故事书第三篇-影子传说

晚上,从食堂吃了饭后我就回了寝室,没有事情做,就靠在床上看起了书。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只感觉眼前闪过一个黑影,抬起头,看到萧川正站在我的床前,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我手中的书一下子向后缩着,颤抖着说道:“萧川,不是我害死你的,你不要来找我啊!”

萧川的脸色白得跟纸一样,它看着我,摇了摇头说:“我不是来害你的,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我喘着粗气问:“什、什么事?”

萧川一字一句地说:“千万不要让自己的影子消失。”

我自然不明白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以不知所措地看着它,等它继续说下去。

萧川的脸上突然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因为影子要是没了,就会变成一个死人。在这所学校,要24小时让影子存在,不然就会像我一样被鬼带走。”

我浑身猛地一震,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又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昨天晚上是大一新生报道的日子,每个人对自己即将要生活好几年的地方感到新奇,所以处理完一天的事物之后,晚上回到寝室,室友们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萧川话比较少,一看就是个内向的人,和大家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后,就没有加入到我们三人没完没了的聊天中。

张大刚和李健很有精神头儿,一直聊到快十一点了也没有睡觉的打算。萧川不到十点就躺下了,而我也有点儿困了,躺在床上准备用手机上会儿网就睡觉。

这时,对面床上躺着的萧川“蹭”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暴躁地对张大刚和李健说:“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让不让人睡觉了?”

张大刚和李健的脾气也不是很好,本来就觉得萧川扭扭捏捏的不像个男人,现在一听萧川这么说,俩人直接回击道:“你要睡就睡你的,把脑袋蒙起来不就听不见我们说话了吗?”

一听这话我忙坐起来,劝大家不要吵架。他们不再说什么了,但都一脸气愤的样子。萧川却真的把脑袋蒙了起来,张大刚和李健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声音放小了,而且时间不长就道了“晚安”,准备熄灯睡觉。

可是就在这时,寝室的灯突然闪了起来。

不会第一天住进这里灯就坏了吧?这也太不吉利了!我心中这样想着,但是时间已经晚了,只能先关灯睡觉,等到明天再找宿管老师修理了。

离门最近的我下了床,准备去关灯。就在这时,寝室门突然毫无征兆地开了,“砰”地一声撞到了墙上。

我吓了一跳,结果看到门外正站着一个人。

我正想问问这个没有礼貌的人为什么不敲门就开门,就算是宿管老师也不能这样无理吧?可是我刚张开口,话还没说出来,就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眼前这哪是什么人,分明是一个满脸腐肉、眼球凸出的鬼。那绝对不是戴着什么恐怖面具,因为我看到它脚下根本就没有影子。

校园鬼故事书第四篇-解剖院的故事

医学生都要上解剖课,第一次到解剖实验室看尸体,小青居然一点也不怕。整个实验室有四面墙,其中一面墙什么也没放,可以说解剖室有一半是空着的。其余三面墙伫立着4个大架子,架子上全是玻璃瓶,装着福尔马林泡着的标本。有人体器官、五脏六腑,也有从怀孕49天到足月的胎儿;还有各种病理标本,比如葡萄胎和变异的心脏;直叫人叹为观止,小青观察得十分认真仔细,没有查察身边好友的脸色已经发青了。

解剖课是很严肃的,绝对没有人对尸体不敬。 恐怖鬼故事

解剖室里有三张床,床上各有一具解剖好的尸体标本,2男一女。所有的尸体都是老师处理好了的,虽然都经过福尔马林浸泡,但是在空气中暴露久了,还是变成皮革的颜色,皮肤是褐色的,肌肉是暗红色的,看起来跟腊肉没什么区别。

老师说,那具30多岁男人标本,是个死刑犯;而这个15岁少年是意外死的,未成年所以家人不带尸体回去埋,让医院处理了;这个女的是服毒自杀的。

那女的面容很恐怖,眼睛不闭,嘴唇扭曲,牙齿都外露出来,应该是17、8岁左右的女孩子而已,死相相当吓人。

在老师再三说要尊重标本的前提下,大家才抑制住恐惧的心理开始听课。

老师打开尸体的腹腔,拿出一个脏器,说,这是肝脏。

哇拉一声,旁边有人吐了。

老师见怪不怪的把肝脏递给周围的同学,叫他们一个个用手指触摸一下肝脏的质地,肝脏的感觉嘛就是比较结实,像煮熟的猪肝。

一轮下来。老师把肝脏放回腹腔,往上掏了掏,拿出一个脏器,说,这是心脏。

然后又把肝脏递给周围的同学,叫他们一个个用手指触摸一下肝脏的质地,心脏中间有空腔,但是肌肉层很厚,像拿着一个很厚重的皮球。

老师叫大家靠近一点看,指着胸腔取心脏出来的空洞,说“靠近胸骨的位置,有胸腺,胸腺一般进入青春期后渐渐退化消失。这个是一个15岁少年的尸体,他的胸腺还很完整,你们仔细看一下。”

…… 恐怖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书第五篇-致命的整容

一个星期以来,这个女人除了每晚八点都会到A大废弃的艺术楼以外,就都是呆在一家名叫“加州旅馆”的旅店。这家旅店离A大很近顺着A大门前的看街一直走,尽头的拐角处就是,我在A大念书的时候也常去。不过此时我住的是另一家旅店——“加州旅馆”正对面的“浪漫之夜”,其实我并不喜欢那里,它的一楼是一家小型娱乐场所,很吵,而我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但是我从那里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对面的女人,所以我还是住了进去。

我并不是私家侦探,也不是杀手,我之所以跟踪这个女人,完全是因为好奇:

一周以前星期五天灰蒙蒙地下着小雨,阴霾密布的天空像我的心情,满怀失落和伤感,我步履蹒跚地来到A大,径直走向那栋废弃的艺术楼。两年了,我离开这里整整两年了,而李琦,也已经离开我两年了,她在的时候,每晚我都会陪着她来到二楼,打开那间布满灰尘的声乐室,安静地坐在旁边,听她黄莺般的声音唱着那首肝肠寸断的《胭脂扣》。

李琦是我的女朋友,三年前的一个夜晚,我神经质地游荡到那栋艺术楼,并且听到了她哀怨婉转的歌声,好奇心驱使我走到她练声房的窗前,于是我看到了她靓丽的身影,而且深深地被她吸引了,那以后的每天晚上,我都会静悄悄地潜伏到她的窗前,呆呆地看着她,我知道,我为她爱了,但那种爱是多么荒,诞不经,我不敢贸然地走进去,怕她误解我,那我就连听她唱歌也不可能了,所以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她,像看月宫中圣洁无暇的嫦娥仙子。

终于在某天晚上,她发现了我,或者是之前的某个晚上。但令我吃惊的是她并有责怪我,只是很认真地问我偷偷摸摸地想干什么.,我羞涩地告诉她我喜欢听她唱歌,她狐疑地看了我一眼,还是热情地邀我进屋,坐着听她唱,就这样,我们相识了。她告诉我她叫李琦,是音乐系大三的学生,因为对音乐的热爱与天分,她每天晚上都会在那间废弃的声乐室练习,她还告诉我,其实她一开始便发现了我,而且也担心我会对她图谋不轨。但她还是镇定自如地诠释着音乐的意义,我由衷地佩服这个娇弱的女孩。

渐渐地,我们的话题也多了,关系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最后,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每一个漆黑的夜晚,我都会风雨无阻地出现在她面前,将她送到那间声乐室,静静地坐在旁边,听着她唯美的声线划破寂静的夜空,在她面前,我愿意做一个护花使者,小心地疼爱她。

有句话叫“人有旦夕祸福”,好景不长,我们刻骨铭心的爱恋便随着李琦的离世变成我一个人深切的思念,李琦在一次与好友出行时发生了意外,乘坐的汽车与一辆大卡车撞到了一起,现场一片血肉模糊,我没有勇气去送她最后一程,那以后我的心也随着李琦走了,再后来,我离开了A大,一个人行尸走肉般地飘荡在他乡。一周前,我又赶了回来,我有些事要做,而且那天是李琦离世两年的忌日‘,我要回到我们相识的地方去缅怀她,告慰她在天之灵。

我刚走到楼梯间,便听到哀怨缠绵的歌声。“誓言幻作烟云字,费尽千般相思,情像火灼般热,怎烧一生一世……”我惊呆了,瞬间,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那声音与李琦如出一辙,而且歌曲也是李琦最喜欢的《胭脂扣》,难道李琦没死,她还活着?我欣喜地冲了上去,但她并不是李琦,她的身材和李琦太相似了,只是她没李琦那么漂亮,甚至看上去有些妖艳,她暴露出来的完全是一种野性美,李琦是个恬静的女孩,那不可能是她的,顿时,我的心又失落下来,我潜伏在窗前,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她轻柔地擦拭着布满灰尘的凳子,她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像是呵护久违的情人,我看到她的泪水滴到凳子上,与灰尘混为一体,她哀怨的眼神告诉我,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我决定跟踪她,或许,李琦的死,与她有什么关系

我躲在后街的胡同里,看着她走进“加州旅馆”,然后,我也定下了“浪漫之夜”二楼的房间,而事实上,我除了可以看到她进出旅馆,就再也看不到她室内的情况,她的窗帘_直是拉上的,但有一点我很确定,她是一个人住。因为每天早晨,我都看到她下楼买两包方便面和_些零食,然后就是晚上八点的时候,准时去A大艺术楼,每次回来,她的神情都十分悲伤,她是一个很怪异的女人,我甚至很怀疑她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曾经有好几次,我都有悄悄地潜入她的房间的冲动,但我还是没有那样做,因为我害怕,假如给她撞见了而她恰好是一名精神病患者,那我的处境将会很危险。

但我还是不死心,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有些事情是必须解决的,我鼓足了勇气,带上已经准备好的东西,走进了“加州旅馆”,我敲响了门,大约一分钟以后.,她打开了门、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她问我,声音很甜美,喜欢唱歌的人声音都很美,我想。“我可以进去坐坐吗?我就住在隔壁。”我微笑着指了捂对面的“浪漫之夜”,“我因为好奇心强,所以……”她咬了咬牙,还是邀我进屋,并且给我泡了一杯咖啡,然后安静地坐在我的对面。

接着是一阵可怕的沉默,我们都不知道聊些什么。

“嗯,我曾经在A大艺术楼看到过你,所以很好奇,就过来看看,呵呵。”我呷了一口咖啡,打破了这种沉闷的气氛。

“也没什么的,只是去那里看看,缅怀一位朋友。她说话的时候嘴角有点颤,似乎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

“哦?原来是这样啊。”果然不出我所料,她应该就是李琦的朋友,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嘴角不经意间的一扬,我端起咖啡,狠狠地喝了一口。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书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书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7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