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之捉鬼大师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之捉鬼大师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超短的校园鬼故事、最新校园鬼故事、校园类型鬼故事长篇、日本七大不可思议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之捉鬼大师第一篇-浸泡在药水中的男人

"同志,"实习室的墙角传来一阵悲凄的怨叹:"有吃的吗?好饿!"

马益森摸索着,熟练地用扫帚打扫卫生。

他右眼已瞎,只剩一个洞。左眼严重弱视,看东西得凑近,凑近得象用鼻子去闻闻是什么味道。

"没有。"他淡淡地应着。

"饿惨了,同志。"声音尖寒,毫无生气,还带吓唬人:"很久没吃了。快拿来--"

见没回答,又捏着嗓子怪叫: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不亮灯?来看看我是什么鬼东西!"

"别闹。"马益森缓缓打扫:"这里根本不需要灯。人人都看不清楚。再恶心也不怕。"

"你居然不怕鬼?"那影儿泄气:"我眼睛也不方便。同志,带我一带。"

马益森用扫帚的把子领他。

到了一个大池。

池中浸泡着一件物体。

最初,他闻到药水的味道,会呕吐,因为那是一种刺鼻、不甘心,死亡的味道,但渐渐他也习惯了。--如同他习惯了一切靠嗅觉、触觉、如同他不再怕黑,也不怕鬼一样。这是生活地一部分。

"刁伙,"马益森说:"就这儿。"

"吓!"刁伙凑近一瞧,模模糊糊:"妈的!真认不出来,死的好惨啊!这是我吗?"

"是。"马益森木然,如常地道:"来时是这个样子了。"

"怪不得,好饿!"

刁伙的头,半边被轰掉,半个嘴巴不见了,枪弹自脖子后面大概上"风池"或"乳突"之处穿过。不致命,但足以摧毁了头脸。之后再补一枪,在背心。--一定是刁伙行刑时乱动,挣扎、所以多吃一重苦头。

这处是南京中医药学校,六年制"推拿专科"的实习室。

专科学生,好些是失明或弱视人士。虽看不见,但"推拿"是他们最合适不过的一门绝活。

马益森三年来,一星期两次,来此摸尸体。

盲人心眼清明,对经络、脏腑的人体组织心里有数。因为不管男女肥瘦高矮,骨头的数目都是二百零六。而分布全身,左右对称,包括经外奇穴的穴位,共六百五十处。这是一个既定的结构。--人间有定数。

推拿专科学生可用分寸折量法、指存法取穴,也可根据五官、肋骨、脊椎骨、乳头--等标志来取穴。

校园鬼故事之捉鬼大师第二篇-魔鬼校园

我这里有个高中,什么名字我就不说了,这个学校现在早上7点开门晚上6点就关门,不能留宿没有晚自习和其他学校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学校出过一些事情,下面我就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事情吧!我们这里很多人都知道的。

是这样的,我们小区有个孩子就在这个高中上课,这个孩子就叫他小明吧!小明当时是读高三的,学习压力很大,每天都很晚才能回家,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些学生,其中一个叫兰兰的女生,这个女生整天神神叨叨的,整个班里没有人喜欢她,但是不知咋滴她和小明很好!小明也因为她而逃过了这个劫难,所以我们才会知道这事情!

那天小明和兰兰在班上晚自习,大概到了10点了,才把教室的灯关了,准备走回去!整个学校也就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他们走在大大的操场上,往校门走去,突然兰兰听了下来,对着小明说:“小明,我们赶紧先回教室,快。”说完拉着小明的手就往回跑,小明不明所以,但是出于对于兰兰的信任也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很疑惑!就这样他们又回到了教室,小明准备开灯,却被兰兰喝止住了“不能开灯,我们就在这里呆着,外面什么动静都不要出去,就算有人叫你也不要答应,记得,千万要记得!”这个时候小明终于忍不住了,“兰兰,出什么事了?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怎么说?”转身望着一脸严肃的兰兰,小明就更疑惑了,就摇着兰兰,“怎么了?怎么了?”兰兰四周看了看,拉着小明来到第四组的第三个位置躲在桌子下面,然后对着小明说:“刚刚往校门口走的时候,我感觉校园安静的出奇!然后又看着学校里的人也很奇怪,每个人的脸都发黑!所以我感觉到肯定会出事!至于什么事情,我解释不了!”小明听完全身发冷,虽然不是很相信,但是小孩子听到这种事情,总会害怕的!然后他们就躲在了桌底下!一直静静的呆着!

眼看时间一秒秒的过去,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小明也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因为本来就不怎么信,而且又过了这么久,外面什么事情都没有,小明就准备站起来了,但是却被兰兰拉住了。小明有点火气了,平常这个时候一般都到家了,现在还没回家,家里会担心的,就大声的对兰兰吼道:“你搞什么啊,神神叨叨的,平常这个时候都到家了,现在你看看外面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怕什么啊,要呆你自己呆着我要回去了。”说完无论兰兰怎么压都压不住,兰兰看着他这样也知道他生气了,但是兰兰就小明一个朋友,不希望他出事,就哀求道:”小明你就相信我,好吗?我真的不希望你出事,算我求你了!“小明看着兰兰这样,心里有些不忍,但是这么久了不回家父母会担心的,所以就拉着兰兰,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问道:“兰兰,不是我不相信你,但是…”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小明惊恐的望着教室外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问:“兰兰,刚刚是什么声音,怎么有点像木头人走动的声音!又有点像旧木门打开的声音。”兰兰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脸色突然见变得异常的沉重,她对着小明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就让小明躲在桌子下面,自己站起来,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些黄色的东西,在教室的四个角落贴了起来,然后再两个门口撒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就走回到桌子下面,给了小明一个红色的东西,让小明放在衣袋里,千万不要拿出来!

校园鬼故事之捉鬼大师第三篇-死亡楼梯口

昨晚我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栋新建不久的小高层公寓竟然挂起了八杆子也打不着怎么想怎么都格格不入的东西,一只祭祀之用的花圈。开学后校内到处惊现公寓闹鬼的传闻,鬼电锯的旋律响彻子夜。究竟是人是鬼?那些虚假的证词之下掩盖的到底是什么?真相的背后还留有多少飘渺良知?她说人活着是为了追求,也许她是对的,人就该有欲望。

这学期暑假回校比较早为的是希望摆脱爹妈坚不可摧的紧箍咒,本想图几分安静自适却给自己捞了个大大的悲剧。校内人迹罕至,能打个照面的皆是萍水相逢擦肩而逝的过客,最“欣慰”的是咱班哥几个一个不差也都没来。夜晚偶有失眠的迹象,常以闲逛来打发打发时间。原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使作息能渐入正轨,谁知却被一个意外的夜晚所打破。

学校有个后门,平日进进出出人流量就堪称是甚少,节假日更可谓门可罗雀。昨天夜里依旧难入梦乡,绕校数圈后脚步停驻之处不偏不移正是后门。

驻足并非出于欣赏,没那雅兴倒是次要,根本原因竟是自己受惊过度。

只见门后一栋公寓屹然而立,不可思议的是其中一层楼上竟然还挂着花圈,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第二天一早,我只身一人前往小门。也许是黑夜的大肆渲染使得公寓显得更加的怪诞,但白天却少了几分狰狞不再那么可怖。

花圈还是那么醒目,仔细观察,那洁白的窗框告诉我只有六楼靠右的那户才有人住,这点也被空调所证实。刚入新房就有人逝世,不过真有这么巧的事么?又有谁能扪心自问呢?

开学后同学时常称那栋公寓里闹鬼,就这么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地几乎全校都知道了,搞得人心惶惶的。听说每当夜里总能听见鬼锯人头的声音,胆大的同学还真会靠近了去侧耳聆听那美妙的旋律,还真有几个说听见过,搞的几个胆小的女生都睡不着觉。

转眼间开学已过不久,蒋老师上课时常走神,也不再与学生谈天说地。她变了,变得一点也不像她了,以前的那句“女性也阳刚”从她的行动上表明这简直烟消云散。

终于某天班长骆毕也忍受不下去忐忑的课堂气氛,在课上他突兀地站在凳子上擅自大骂蒋老师并说她是不是做贼心虚什么的,蒋老师竟然一改平日的温和也毫不讲情面地骂了回去。结果显然无疑,经批准骆毕还是受到了年级处分。因此他一蹶不振再不踏进教室半步。不过这个骆毕现在倒是逍遥自在,吃喝嫖赌样样皆来,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钱。

蒋老师长时间被阴影所笼罩,但身边的人都无时不刻地安慰她想给她多增添几分色彩。“您怎么了?不舒服得请假,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诸如此类关怀慰藉的言辞已经不是一两次的事了。教室内也早就热议开锅,话匣子一论再论,有的同学怀疑她是撞了邪甚至有的还断定骆毕被鬼附了身,看来这蒋老师授课的质量同学们亦到了不可接受的程度了。

蒋老师名字叫蒋敏敏是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但身高却是她最困惑的一件事,所以她的高跟鞋也成了我们的笑柄,不为别的就为她那大人一号的脚底板。大号高跟鞋是她形影不离的挚友,这就是我对这位尽职教师的第一映像。当然蒋老师也具有东北人爽朗的一面,在同学面前她总是有说有笑的,我们相处的气氛很融洽。所以我确信她是一位好老师。

今天早上她没来上课,直到下午校方宣称蒋老师她,已经死了。

第二天,推理社内。

“可疑,真是可疑!”说话的是张周,“绝不可能是以外那么简单。”

“难道你认为只有你一个人看出来了吗?”这时白白胖胖的阮哥走了进来,他是新一任的社长。

“废话,当然还有我啦。”突然间靠在门框边的我终于开了口。

“哟,狄调,什么风把您给出来了?”阮哥的话中带刺,刺上带毒。

“怎么,辞了我这推理社社长的职务我就不能来啦?,至于嘛你?”我也不甘示弱,反问句总能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真拿你没办法,算了,我个人总觉得骆毕不对劲,你们留心点。我先去校长室问问情况,你们哥几个再仔细琢磨琢磨。”说完,阮哥向门外跑去。

校长是蒋老师的好姐妹,这一点众所周知。来到校长室阮哥毕恭毕敬地向校长请教问题。

“校长好,我是大二计算机系的学生,恳请您能告诉我一些关于蒋老师的事吗?”

“请便。”

“蒋老师得死是意外事故么?”

“这个么,听她的家属说是起意外事故,蒋老师是从楼梯上摔死的。”

“这么惨啊…那您能否给我们老师的家庭住址?我们也好去探望探望老师的家人。”

“就是那个挂着花圈的地方,602号房。有你们这些个好学生,她泉下定能安心了。”校长推开窗把手向窗外一指,另只手正努力拭去眼眶边的泪水。

辞别校长室,阮哥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立刻向我们汇报。他的讲述抑扬顿挫绘声绘色,我的嘴巴一直呈大大的“O”字形。

“就这么定了,我们久违的推理社今晚就出动。”最后张周呼吁,大家击掌迎合表示同意。

夜里,老师查房完毕后我们立刻开溜,轻松翻越后门三人大摇大摆地朝着花圈房走去。

校园鬼故事之捉鬼大师第四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王梨花插班来到新的学校,老师给她安排了寝室,三个室友都对她很热情,她很开心。

这天晚上,王梨花刚刚睡着,就被对面床铺传来的哭声惊醒了。她侧耳倾听,发现是睡在对面的李沐在帐子里“咿咿呀呀”地小声哭着。难道她有什么伤心事吗?

王梨花下床走到李沐床边,想安慰她几句。可是等她撩开李沐的帐子,哭声却没有了,而李沐睡得很踏实,还小声打着呼噜,一点儿没有哭过的样子。王梨花十分纳闷儿,又不好推醒李沐问,就回了自己的床铺。

不一会儿,哭声又传来了。这次,是王梨花斜对面床铺周艾华在哭。她起床悄悄走到周艾华床边,哭声又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王梨花回到自己床铺躺下,再也睡不着了。为什么她们两个都要半夜哭呢?难道有什么十分难过的事情?

她刚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哭声又传来了,这次声音是从第三个室友刘美床铺发出来的。王梨花害怕了:怎么室友们都喜欢半夜哭啊,难道她们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这次王梨花没有下床,她等了一会儿,哭声果然又停止了。

王梨花百思不得其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忽然,她的头顶上方出现了一颗女鬼的头,女鬼用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梨花,嘴角还流着口水。王梨花被吓得怔住了。

女鬼张开嘴就要向她咬来,危急关头,王梨花心里忽然灵光一现,她哭了起来。女鬼停住了,王梨花一看有效果,连忙继续哭,越哭越伤心。女鬼看了她一阵儿,忽然叹了口气,消失不见了。

王梨花止住哭泣,三个室友打开灯一起来到她的床边。她惊魂未定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李沐说:“我们寝室后面有个女鬼,专门喜欢吃新来的人。不过这个女鬼心很软,你只要一哭,它就不忍心吃你了。”

周艾华说:“我们不能事先告诉你,被它知道了要找上我们的,所以我们只好半夜用哭声来提醒你躲过它的办法。”

王梨花问:“可是你们为什么要三个人轮流哭啊?”

三个室友齐声说:“因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样你才能记住啊。”

校园鬼故事之捉鬼大师第五篇-嘴喇叭

斗嘴

傍晚,唐娜和周玲玲在操场相遇了,这两个平时水火不相容的人,一见面就争吵起来。唐娜冷笑一声,论吵架,在这个学校还没有第二人能赢得了她,当即就数落起周玲玲的种种不是来。

奇怪的是,周玲玲却不像往常一样沉默,而是和唐娜针锋相对地斗起嘴来。一分钟没到,唐娜突然全身抽搐起来,就像被什么东西吓着了似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惨叫一声,掉头就跑。

唐娜的室友刘小宁正好路过操场,见唐娜跑过来,连忙问她是怎么回事。

“鬼、鬼啊!”唐娜朝周玲玲所在的方向用手一指,连停都没敢停,瞬间就跑走了。

整个操场就只有周玲玲一个人,并没有其他人,何来鬼昵?刘小宁皱了皱眉,走到周玲玲面前,询问起原因来。

“是唐娜心里有鬼,见口才不如我,这才找了一个借口落荒而逃。”周玲玲得意地说道, “幸亏这次我有准备,这几天夜里都在练口才,终于把唐娜的嚣张气焰给压了下去。”

刘小宁摇了摇头,刚才唐娜脸上露出的恐惧,不像是装的,她一定是看到了什么。刘小宁没再向周玲玲问什么,掉头朝宿舍楼方向走去。

来到唐娜寝室,见唐娜蒙头大睡,刘小宁就问旁边一个名叫宋婕的女生:“唐娜怎么了?”

“唐娜回来时脸色很难看,说耳朵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嗡嗡作响,然后就上床躺下了。”宋婕望了一眼唐娜,回答道。

“那也不该用被子把头蒙起来。”刘小宁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走到床边,把盖在唐娜脸上的被子掀开了,眼之所见,吓得刘小宁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宋婕连忙走过来一看,也吓坏了,此时的唐娜,嘴巴、鼻子、耳朵和眼睛都在向外流着血,恐怖极了。

“唐娜怎么了,唐娜到底……”话还没说完,宋婕就吓得闭上了嘴巴,她看到一个和唐娜保持着同样睡姿的骷髅人影,正缓缓从唐娜身体里飘出。在骷髅人影和唐娜身体之间连接着许多若隐若现形似绳子的细丝,随着这些细丝一根又一根地断裂,骷髅人影终于完全脱离唐娜的身体,穿墙而过瞬间没影了。

好半天,刘小宁和宋婕的心情才平静下来,唐娜的情况很不好,虽然还有心跳,但任凭刘小宁和宋婕如何呼唤,她就是昏睡不醒,如同一个活死人。

“我明白了,刚才那个从唐娜体内飘出来的骷髅人影,就是唐娜的灵魂。唐娜一定因为某种原因,先是七窍流血,然后灵魂被从身体里剥离出来。”刘小宁惊恐地叫道, “这个原因很有可能和唐娜在操场上见到的那个鬼有关。”接着,刘小宁把在操场遇到唐娜的事,跟宋婕叙述了一遍。

“那我们赶紧去找周玲玲问问,不然,灵魂出窍久了,唐娜会死的。”宋婕害怕极了,拉着刘小宁就出了寝室门。

练口才

刘小宁和宋婕来到周玲玲的寝室,发现周玲玲不在,就问周玲玲的室友刘美,方才得知周玲玲刚才又出去了。

“周玲玲刚走没多久。”刘美指着窗口说道, “我站在窗口,看到周玲玲出宿舍楼后,朝学校东南方向走了。”

“东南方向是一片荒草地,学校目前还没有开发,她到那里去干什么?”宋婕疑惑地问道。

“周玲玲不是说她这几天都在练口才吗?难道……”刘小宁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叫上宋婕,二人夺门而出朝校园的东南方向奔去。

刘小宁和宋婕来到这片荒草地,分别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此时,周玲玲正站在草地中央的一块泥地上,面对着一棵碗口粗的小树,嘴一张一合快速地说起话来。

“原来这就是周玲玲所说的练口才。”刘小宁点了点头,继续观察着。过了几分钟,荒草地忽然刮起了一阵阴风,与此同时,周玲玲的嘴巴在一张一合之际,突然分裂成两张嘴,这两张嘴都说着同样的话,语速和刚才一样。

紧接着,令刘小宁毛骨悚然的场景出现了:周玲玲脸上的这两张嘴,像长了脚似的,走到了一起,慢慢凸了出来,竟然变成了一个形似喇叭的嘴。从这张嘴说出来的话,语速比刚才那两张嘴说话的速度整整快了一倍,但音量却在快速下降。一会儿工夫,就只见这嘴喇叭在动,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骇人的是,周玲玲面对着的这棵碗口粗的小树,忽然摇晃起来,感觉就像有一股强风在吹这棵小树。终于,伴随着“轰”的一声响,小树竟然被拦腰折断了,周玲玲的嘴巴也随之恢复了正常。

“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以后只要我一张嘴,就没人能说得过我,嘿嘿。”周玲玲得意地大笑几声,一转身,扬长而去。

“我明白了,唐娜定是在和周玲玲斗嘴时,看到了周玲玲这张嘴,才尖叫说有鬼。”见周玲玲走远了,刘小宁从树后走出来,对宋婕说道, “唐娜之所以七窍流血和灵魂出窍,原理和那棵被拦腰折断的小树一样,都是被周玲玲说的。”

“周玲玲的一张嘴既然这么厉害,她会不会彻底杀了唐娜?”宋婕惊恐地问道。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刘小宁皱了皱眉头,对宋婕说道, “我们快回你寝室,今夜不睡觉也要守在唐娜的身边,以防不测的事情发生。”

十分钟后,刘小宁和宋婕回到了寝室,轮流守护在唐娜床前。夜越来越深了,宋婕实在忍不住睡意,就上床睡了。突然,一阵敲窗户的响声,在寂静的夜里清脆地响起。刘小宁一惊,扭头朝窗户望去,只见一个像喇叭似的嘴巴,紧贴在窗玻璃上,正四处游走着。

刘小宁吓坏了,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嘴喇叭终于在窗玻璃上停止了移动,紧接着,紧贴在窗玻璃上的两片嘴唇,快速地一张一合起来,看样子像是在说什么,然而诡异的是,什么声音也没有。

刘小宁正纳闷儿时,桌上子的水杯开始抖动起来,但几秒钟之后就停止了,嘴喇叭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之捉鬼大师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之捉鬼大师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6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