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中长篇3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3个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中长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长篇恐怖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长篇在线收听鬼故事长篇大全给女朋友讲鬼故事长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中长篇

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中长篇第一篇-依然爱着你之鬼遗愿

隔壁的爷爷老了,爱唠叨,经常一个人重复几句话,他说,十岁男孩离开自己的城市是换个环境读书,二十岁男孩离开自己城市是出去拼搏,三十岁男人离开自己城市是因为感情。

后来,我才从隔壁老爷爷口中得知他年轻时的一件悔事,那是一件让他痛苦了一辈子的往事。

事情是这样的……

隔壁的爷爷名叫李孺,二十四岁时谈过一段感情,两人爱得很深,大家都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是这段感情却不了了知。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分离了,李儒也离开了这个熟悉的城市,到外地发展。

六年后,李儒在外有了新感情,而且在妻子欣然的要求下,李儒回到曾经城市生活,找了一家公司任职,公司离他以前住的地方很近,几乎就是同一条马路,可是转眼六年间一切物事人非,惟独那棵老松树还在,那棵曾经他与她纠缠不清的“老地方”。

那棵树已经活了很久了,树身至少需要七八个成年人才能抱完。

没人知道它几岁了,它的树根已经影响到公路车辆通行了,政府部门本来打算将它砍去,但是却遭到了附近居民的强烈抵抗。

没办法,政府只好在这一段公路开阔更宽的道路。

李儒每天上班都会经过这棵老松树,起初他总是不自觉的在树下逗留一小会儿才走。

后来,停留在树下时总感觉有一双眼睛看着他一样,这让他感觉有点害怕。

最惊悚的一次,同样在老松树下,李儒明明看见自己肩膀突然被一个女人的手轻轻拍了一下,而且这只女人的手上还戴着一个戒指,可是当李儒回头后看却什么也没有。

自此,李儒宁愿多跑点路程也不再往老松树那条路走。

这件事慢慢被李儒忘却了,偶然有一次在陪妻子欣然散步时不经意走到了老松树的路段。

李儒本想带欣然绕道的,可是欣然却不乐意,说那边有树,想过去坐坐。

无奈,李儒只好硬着头皮陪自己妻子走过去。

欣然在树下面找了一个座位休息,因为这树下很凉爽,所以很多老人会到这里下棋,奇怪的是今天却没有一个老人。

欣然坐着跟李儒说说笑笑,可是李儒根本听不进去,两只眼睛东张西望的像害怕什么东西出现一样。

欣然看他这样,便把他拉到自己身边,身子依靠在李儒身上,将李儒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面。

李儒快当父亲了,他感觉妻子肚子里有一只小手正同样贴在肚皮上,也许正是这喜乐让他忘却了一切。

这很美好,但是两人都没有发现的是,树上有一个身影几乎透明的女人正盯着他们看,随即往下一跳变成了颗粒,正好落在妻子欣然的头上。

……

几天后,家中开始怪事接连发生,首先是妻子欣然常莫名其妙的听见屋里有女子吟唱,每次唱的内容都一样,一首很久无人唱起的《恋人》唱段。

可家中就她一个女人,隔壁也是空的,无人居住。欣然便以为是自己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便去医院查看,医生没查出什么来就解释说是可能是怀孕导致的幻听。

又过了几天,欣然又发现经常能看见一个陌生小孩在屋里里穿寻,但是她找遍屋子却又无人。

这些事情都是欣然一个人在家时发生的,欣然感觉很害怕,经常打电话让李儒回家。

李儒因为妻子的事情只好辞了工作,打算在家中陪伴欣然。

辞职当天,李儒特意到市场买了一些好菜,准备带回家庆祝一翻。

途中一个电话吓得李儒急急忙忙往家里赶,电话里欣然惊恐万状的说,在厕所的镜子里看见了一个全身湿透的女人站在自己头顶。

李儒赶回家中后,在衣柜里找到了自己妻子欣然。此时,欣然已经吓得全身发抖,面色苍白,她看见李儒回来了便抱着他大哭起来,说刚才还有一个很恐怖的小孩追逐她,所以她只好躲进了衣柜里。

李儒把家里前前后后翻了个底,就是没有找到欣然说的女人与小孩的踪影。

李儒只好安慰妻子,说她看见的都是幻觉,不是真的。

但是欣然却不管,李儒去哪她去哪,死活不离开半步,李儒也没法子,只好随她。

夜里,欣然紧紧抱着李儒的胳膊才能安睡,李儒见欣然睡着了才放心睡去。

半夜里李儒感觉有人叫他名字,于是便迷迷糊糊的醒来,刚挣开眼睛就看见一个很诡异的画面。

一个女人竟然站在欣然的头上,全身滴着水,披头散发的,而欣然却正睡得香,对此完全没有知觉。

李儒吓得从床上摔了下来,惊恐的说:“你……你是谁?为什么缠着我的妻子?!”

女子抬起头来没有说话,慢慢飘到李儒身边,李儒想站起来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

然后女子慢慢将手放在李儒头上,片刻后,李儒便晕倒了,倒下之前李儒注意到了女子手指上那枚戒指。

……

清晨,李儒迷糊中醒来后发现自己手里有一张信纸和一个相机,信上面写着:

亲爱的,我等了六年终于等到你回来了,当初你不小心将我推入湖中,直到我死后都没办法告诉你我怀了你的骨肉,我不甘心,于是我拼尽全力回到这里,可是……

却耗尽了我的力量,当我快消散时,却无意得到了我们曾经经常相约之地那棵老松树的阴力滋养,却无法再离开了。

后来,我一直等待着……直到你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这个城市,能再见到你,真的很开心……

如今,你也找到了另一个她,我也放心了,我跟着她并没有恶意,只是想找机会跟你合张影。

宝宝终于能见到自己的父亲了,可惜你没能给起他一个名字。

再见了,我的爱人!

--许慧留

李儒读完这封信什么都明白了,六年前李儒与许慧相爱,两人结婚后出门旅游,在林仙湖划船时,李儒不小心将许慧推入湖中,因为两人都不会游泳,李儒眼睁睁看着许慧被掩死。

后来李儒每天用酒麻醉自己,责怪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敢下水,数月后,直到伤心欲绝的李儒决定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

……

李儒读完信,手颤抖的将相机打开,上面正是他跟许慧还有他们的孩子的照片,照片里李儒闭着眼,而许慧很开心的依偎在他胸前,还有一个几岁大的小孩子趴在李儒的肩膀上笑得很开心。

终于李儒再也忍不住,躲去厕所大哭了一场。

那年李儒正好三十岁,他选择了再一次离开了自己生活的城市。

……

隔壁的李儒老爷爷也曾给我看过那张照片,照片上的人除了那个男人,女人跟小孩的身影都很模糊。但是我相信这相片是真的,他们的爱情是真的,而至于故事的真假,也许真的没那么重要了。

(完)

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中长篇

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中长篇第二篇-神秘死亡的婴儿

丫山是一座还没开发的深山,一年当中难得见到游客。这年的一天,丫山迎来了一男一女两个游客,男的叫赵德伦,女的叫林曼。他们在离悬崖不远的一块平地上,把随身带来的锅碗瓢盆一一放下,并支起了露营帐篷。

不一会儿,随着炊烟袅袅,传来阵阵食物烧熟时的香味。显然,这两人是一对恋人,来这里是为了享受几天浪漫的两人世界。

赵德伦从锅里捡出一块火腿肠,放进林曼的嘴里。“真香!”林曼闭上双眼,极其满足。趁这功夫,赵德伦向悬崖瞥去,皱紧眉头的双眼中,透出一股难以捉摸的怪异眼神。

“来,我也喂你一块。”林曼从锅里也捡出一块火腿肠,往赵德伦口中放去。赵德伦学林曼的样子,闭上了双眼,可等了半天,也没见食物进口,心中奇怪。

赵德伦睁开双眼,见林曼像傻了似的,手举在半空中,双眼圆睁,惊恐地望着他的身后。赵德伦猛地一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一个小女孩,赤身裸体的,就站在你身后的那片草丛中。”林曼清醒过来了。赵德伦站起身子,跑到那片草丛中,还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一定是你眼花了,荒郊野外的哪来的小女孩?就算有,一眨眼功夫,怎么就不见了?”赵德伦没好气地说。

“我亲眼所见,难道有假?”林曼争辩了几句,见赵德伦还是不相信,一堵气,不理睬他了。“我都答应你结婚了,你怎么还这么任性,动不动就生气。”赵德伦说这话时,眼神一直没离开悬崖那边,似有满腹心思。

半夜时分,帐篷外传来一阵阵沉重的喘息声,在寂静的山林里,听起来显得格外清晰。林曼惊醒了,赵德伦也惊醒了,两人胆战心惊地把头伸出帐篷外,朝四处张望着,月光如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声音好像是从悬崖下面传来的,听起来像是有人在艰难地爬山。”林曼声音都变了。赵德伦脸色大变,结结巴巴地说:“明、明天,我们——搬到山下露营去。”“我才不呢。”林曼的倔脾气上来了,“原先我说这里离悬崖近,危险,可你非要坚持在这里露营,说这里风景好,再说,这儿景色确实很美。”

气喘声突然没了。林曼和赵德伦,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松了一口气。也许只是一个动物而已,但两人再也不敢入睡了。

第二天天一亮,赵德伦在生火做饭时,林曼想起昨夜的事,忍不着好奇,一个人来到悬崖边,紧趴着地上,探头朝悬崖下望去。

悬崖深不见底,望了半天,林曼也没发现有什么可疑之处,正想起身离开时,感觉背后似乎有风,连忙一回头。

赵德伦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林曼的身后,见林曼回过头来,刹那间,脸上布满了古怪的表情。然而,林曼目光并没在赵德伦身上停留,而是掠过赵德伦的肩膀,看着前方,眼神中充满着惊奇。

赵德伦也感觉到不对劲,回头顺着林曼的目光望去。林曼说得没错,这片山林中,还真有个裸体小女孩,现在就站在他们的帐篷边上。

小女孩看上去十一、二岁的样子,她好像很怕赵德伦,见赵德伦看着她,连忙转身就跑。“等等,”林曼高声喊道,“不要怕,阿姨不会伤害你的。”见小女孩停下了脚步,林曼摊开双手,作着拥抱的姿势,慢慢向小女孩走去。

小女孩似乎很信任林曼,她没有跑,任林曼把她搂到怀里。赵德伦眉头皱了一下,向林曼和小女孩走来。小女孩猛地从林曼怀里挣脱出来,一闪身,躲在林曼的身后。

“你不要过来,她怕你,你吓着她了。”林曼冲赵德伦喊道。赵德伦只得怏怏地退到一边,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冷眼看着小女孩。

林曼问了小女孩许多问题,也不知小女孩听懂没听懂,反正她都一概以摇头作为回答。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眼看天色就要黑了,赵德伦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小女孩,见小女孩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禁烦躁不安起来。

赵德伦向林曼招了招手,林曼不知是什么事,就过来了。“你不觉得这个小女孩来得古怪吗?明天我们就要走了,我不想今夜有什么事发生。”赵德伦小声地说。“现在可是大白天,我看这个小女孩很正常啊,有血有肉,抱在怀里,和其他孩子并没有什么两样。”林曼瞪了一眼赵德伦,“你为什么对这个小女孩这么反感?是不是她耽误了你什么好事?”

赵德伦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莫明其妙发了通火后,向草丛深处走去。“古怪的应该是你!”林曼朝赵德伦背影不满地嘀咕一句后,朝帐篷走去,她想找件衣服给小女孩穿上。

林曼拿起衣服正要出帐篷时,突然,传来赵德伦惊恐的叫声:“林曼,快来,小女孩不小心滑到悬崖下了。”林曼连忙跑出帐篷,空荡荡的悬崖边,只有赵德伦在那儿急得又蹦又跳。

林曼伤心得眼泪直跳,不停地埋怨赵德伦没有看好小女孩。就在这时,悬崖下又传来沉重的喘息声,一阵紧似一阵。林曼和赵德伦听得真真切切,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好几步,大气都不敢出。

时间不长,伴着越来越清晰的呼吸声,一个身影顺着崖壁爬了上来——是小女孩!林曼高兴极了,想跑上前去,但却被赵德伦死死抓住:“不能去,掉下悬崖没有死不说,还能爬上来,这个小女孩肯定不是人。”

听赵德伦这么一说,林曼还真害怕了,随手抓起地上一根树枝,朝小女孩挥舞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然,我不客气了。”小女孩咧嘴笑了,她抓起套在颈子上的一根金项链,朝赵德伦扬了扬。

赵德伦惊得脸色惨白,语无伦次地对小女孩说:“你……这根金项链,你是从哪弄来的?”小女孩指了指悬崖下面,诡秘地一笑,然后转身跳了下去。林曼和赵德伦吓得目瞪口呆。

小女孩再也没有上来。这一夜,林曼和赵德伦一直缩在帐篷里,没敢踏出半步。天快亮时,林曼才闭上了双眼,等到她醒来时,天已大亮。

林曼走出帐篷,赵德伦一个人望着悬崖下呆呆发愣。“你在看什么?我们快离开这里吧。”林曼走到他跟前说。赵德伦指了指悬崖下面,一丝寒光从眼中掠过。林曼没察觉到,她探着身子,伸头朝悬崖下望去。

也就在一瞬间,赵德伦双手一推,林曼身体顿时失去了重心。坠落的一刹那,林曼回过头来,见赵德伦满脸都是狰狞的笑,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庆幸的是林曼命大,落到长在崖壁缝里的一棵小树上,昏了过去。等到她醒来时,吓得惊叫起来。原来,这棵小树上挂着一具骷髅,骷髅的颈子上戴的金项链,正和那个小女孩戴的那根一模一样。

骷髅的嘴里还紧紧咬着一张树皮,林曼这才发觉,这棵小树的树皮已经被剥得精光。一定是死者在求生的欲望驱使下,吃光了树皮,可最后还是被饿死了。

难道这具骷髅就是那个小女孩?林曼摇了摇头,因为从骷髅身上的衣着来看,应该是个年轻的女性。

一阵风吹来,从骷髅衣服口袋里露出半截照片。林曼拿起一看,恨不得把赵德伦碎尸万断。原来,照片是赵德伦和一位年轻漂亮姑娘的亲昵合影照。

林曼又朝骷髅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张纸来,上面用血迹写下了几行小字:“是赵德伦把我推下悬崖的,他是个有妇之夫,我只不过要求和他结婚,要个名份,他就动了杀我的念头,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他的!”

林曼明白了。“我不能死,我要让赵德伦这个禽兽受到惩罚。”林曼一咬牙,朝小树最嫩的部分咬去,这是她活下去的唯一方法。

“唉哟”一声尖叫,吓了林曼一跳。这时,怪事出现了,小树扭动着身子,慢慢变成了一个人。是小女孩,被林曼咬伤的部位,正向外渗着血。

“这位阿姨。”小女孩原来会说话,她指着骷髅说,“临死时,割断手腕的动脉血管,把血还有她的怨气全注入到我的根系之中,所以我活了,由于没有树皮,只能光着身子……”

小女孩背着林曼艰难地爬上了悬崖顶。赵德伦早已走了,林曼知道,接下来她该做的事,就是把赵德伦送进监狱。

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中长篇

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中长篇第三篇-十禁忌之甲村

余教授带着四个学生到甲村去考察民俗风情,主要是研究甲村的丧葬方式。甲村的丧葬方式很是独特,人死后无需火化和棺材直接尸体埋入土里,然后在上面种上一棵树,树上只刻着死者名字和生辰八字。如今的甲村已无人居住,村民们都搬离了,原因无人知,村民也不说。因无人居住,甲村被浓浓的阴气笼罩。

余教授开着车,带着三个男学生和一个女学生去了甲村。余教授是很不赞成那个叫王雪的女同学一起去的,可拗不过她的纠缠,只好一行五个人由余教授开车往甲村驶去。

甲村荒芜人烟,只剩破房破瓦,院子里摆着些村民不要的瓶瓶罐罐和破木板车。余教授他们下了车,此时已接近中午,火辣的太阳当头照,叫韩鹏的男生提议找个好点的屋子打扫打扫,有个落脚点休息再开始他们的研究也不迟。大家都同意了,找了个有桌有椅相对能呆人的屋子放下东西,利用院里未干涸的井水打扫干净桌椅上的灰尘,一行人坐下休息,讨论起这次的行程。王雪建议先去看那些丧葬树,看看葬人的地方有什么不同。余教授同意,简单吃了午餐,五个人往葬人的地方走去。余教授手里有一幅关于甲村的地图,是甲村的一个村民所画,余教授希望村民给他们做甲村向导,可那村民说什么也不愿意,给再多钱也不干。余教授问他原因,他不肯说。余教授无奈,这才带着学生一起去考察研究。

五人跟着地图的指引来到葬人的地方,发现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树的品种大概有三种,树的年龄不一致,大概跟死者的死亡时间有关。早年死的人树比较高大,而没死多久的人树比较小。

一走近树林里,五人感到身上一阵发寒,在这大夏天里身上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王雪打了个喷嚏,忍不住抱着胳膊搓了搓手臂。韩鹏见状,看了看自己身上,只穿了件短袖T恤,他是不能脱衣服给王雪披上了。这林子真怪,头上顶着大太阳,身上竟会觉着寒冷,是因为这里是埋葬死人的地方聚阴吧。

余教授和一个男生一组,另外两男一女一组,分开找寻甲村丧葬之谜。不知是这里的土壤异于别处,还是将死人埋于树下能让死者的灵魂得到更好的升华,这些都是余教授他们想要知道的。余教授和学生们一棵棵的检查树,树上除了刻着名字和生辰八字外,暂时没别的发现。

“赶快过来看,这里刻的内容很奇怪!”王雪喊道,其余两个男生赶快跑了过来。王雪发现的那棵树大概两米高,看来树下埋的人死了没几年。王雪慢慢读着那些字,那些字刻得歪歪扭扭,需要仔细看才能辨认,刻的地方也在树下方,王雪蹲下身子辨认。王雪一个字一个字读着树上刻的字:“你死了好好在这呆着,不要怨恨村人,我会陪你去,我们死后一定能在一起!钱凤。”读完后王雪站了起来,三个人很惊讶,难道村里发生过什么冤情。再看树身,没有刻死者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另外一边,余教授一棵一棵检查树,他感觉这些树很奇怪,似乎有灵魂在里面,每当他的手触摸到树,手上都会传来一种颤栗感,这些树好像不喜欢人的触摸。余教授的心里暗暗有了一个想法,难道甲村将死后之人所埋土上种上树是为了树吸收死人的魂灵,让魂灵附在树身上不入阴间,不入六道轮回?世上只有恶人和冤死之人不愿进入轮回,恶人怕堕地狱,冤死之人想要报仇。一个更可怕的念头在余教授脑海中出现,那就是甲村这种丧葬方式并不是每一个甲村人死后都用这种方式安葬,也就是说这林中埋的都是恶人和冤死之人,并且,他们的灵魂还附在树上并未消失。想到这儿,余教授赶快叫上另一个男生,他要去找别的三个学生,他要带他们赶快离开这里,还好下午是有太阳的天气能够抵挡一些林中阴气,否则,他们极易被附身而出什么危险。难怪那些村民们都要搬走,如今村里人外出的多,留村的人越来越少,都是老人孩子,抵挡不了林中阴气,自然会闹鬼。

另一边,王雪三人在每棵树上找着一个叫钱凤的人的名字,他们想要知道那个叫钱凤的女子是否殉情,可找了好久都没发现有刻着钱凤名字的树。余教授喊着三人的名字,韩鹏和另一个男生听到后跟余教授碰了面,这时两人才发现,刚刚离他们并不远的王雪不见了。四人焦急的喊着王雪的名字,余教授更是将他发现的甲村树葬的秘密告诉了三个男生,四人更加着急,王雪是女生,如果抵挡不了林中阴气容易着道。余教授既着急又后悔,汗水直流,王雪那孩子可千万不要出事啊。他喊住三个到处奔跑的男生,要求大家一起行动,落单如果再不见一个人可怎么得了。四人喊着王雪的名字,到处找寻,突然发现前面一棵树诡异的摆动着,韩鹏冲上前去,发现这棵树正在吞噬着王雪的身体,它利用埋在土里的根茎捆绑着王雪将她往土里拖,要将王雪埋于它的树底下。王雪昏迷不醒,表情带着痛苦,一动不动任凭树茎绑着她。余教授他们一看,都吓住了,李赫最先反应过来,他从背后取下铁铲,猛烈抨击那棵树,树茎更是加快了速度将王雪往土里拖。韩鹏抓住王雪的胳膊,余教授和柳志成从包里掏出刀割着树茎。

这时,周围的树开始摇晃起树干,似乎很兴奋的样子,余教授抬头看天,才发现太阳已经不在头顶,一看表,才知已经下午五点,他让大家赶快救出王雪,一定要在天黑前离开甲村。

韩鹏在抓住王雪往外拽时,看到了树下那一排字,正是那个叫钱凤的女子所刻,这棵树下埋葬着钱凤所说的冤死之人。韩鹏感到恐惧,一只手抱着王雪,另一只手也掏出兜里的刀割断树茎,虽然害怕,他一定要将王雪救下。

四人的努力没有白费,斩割断树根茎,硬是将王雪抢了过来,韩鹏背着王雪,四人没命似的奔跑在林中,周围的树猛烈摇晃着树干,似乎集体发怒了,余教授抬头看天,发现天空只剩夕阳的余晖,四人更是加快速度。

狂奔到甲村,太阳已经不见,黑暗很快就要来临,去屋里带上重要的东西,五人来到车外。余教授叮嘱三个男生,呆会上车后不要往村里看,不要往车后看,三人不知为何,但很听教授的话,按捺住好奇,都没有回头。如果他们当时回了头,一定会永生难忘那恐怖情景,一群死去的人,各式各样恐怖的样子都有,站在村口张牙舞爪怒看着他们。

在车上,王雪醒了过来,她说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看不见脸的男人非拽着她让她留下来陪他,她死活不干,拼命的跑着,这就是韩鹏看到她的脸上露出痛苦挣扎表情的原因,是她的意志在反抗男人的纠缠。

回去后,余教授从那个画地图的村民口中得知那个叫钱凤的女人前年就结婚了,根本没有殉情。这也许就是林中那魂怨气重想要王雪留下陪她的原因,至于那个男人是谁怎么死的,村民不肯说。余教授也不愿多管闲事,那四个孩子平安无事比什么事都重要。他开始思考下一次做民俗研究要不要带这几个孩子一起。

以上就是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中长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中长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00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