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之小红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之小红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恐怖故事数楼梯、好看的校园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校园、校园鬼故事下载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之小红鞋第一篇-情人坡

似乎每所大学,都有一个以“情人X”冠名的景点。X可能是坡,也可能是湖,或者是谷。在Z师大,它叫情人坡。

大四那年我刚实习回来,我和方岩为了完成导师交付的作业,正在师大校园里游荡,想找一个安静又遮阳的地方写生。走着走着,我们就到了西区女生公寓边上的那条林荫小路上。

“哎,知道情人坡吗?”方岩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鄙夷的神色。

“笑话,都快毕业的人了,怎么会不知道。”

“那你去过没有啊?”方岩笑道。

“没有女朋友去那干嘛,当电灯泡啊!”我没好气地说。

“哎哎哎,你看!”

我朝着他手指的方向,在我们的右上方,有一块四五米高的土丘。上面有一排平房。

“看什么啊?”我一脸迷惑。

“那儿就是情人坡了!”方岩得意地说,“怎么样,上去看看?”

我心道原来情人坡就在这女生公寓的后面啊,倒是挺天时地利的。只怪自己四年都没找女朋友,今日才得见真容。反正也没事,不如上去瞅瞅,居高临下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好的视角,于是我说“好啊,就上去看看吧”。

说白了,情人坡就是个土丘,大概约会的人多了,在它的一侧踩出了一条小路,我们很快就到了坡上。那排平房前面,还有石凳石桌,一排水杉树高高耸立在坡的边缘。再往前隔了一道深沟,对面就是女生公寓。我认为这里没什么可玩的,女生公寓因为有很多树挡着,也看不见什么东西。因为树木长得高,这里遮天蔽日,阳光都射不进来,我觉得自己的脸上一定会有很多斑驳的树影。

也许方岩和我的想法不同。他一上来就趴在那排平房的窗台上,不知道在朝里面看什么。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看什么东西呢,我看这房子废弃很久了。”

“哎,你没听说吗?”方岩继续看着里面,背对着我说道,“这个地方曾经死过人的。上个星期吧,有一个大三的女生就在这里被奸杀了。她那苦逼的男友啊,被人一棍子打倒了,现在还在医院呢。”

“你怎么知道?”

“全校都知道啊,谁让你刚回来呢!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哎,等等,我好像发现点什么……”他说着说着激动起来。

我想凑上去看看发现了什么,他突然大吼一声,然后哈哈大笑:“耍你的啊!”

“去你妈的!我还以为你活见鬼了……”

真的要等等了!等等,我看见方岩笑起来的样子好奇怪,印堂发黑,眼神无光,我想纵然这儿阴凉如斯也不可能看不到眼睛的光点吧。

“你看什么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方岩似乎发现了我在瞪着他。

“你的脸有点黑。”

“是吗,我就觉得眼睛有点不舒服。”

“你都看见什么东西了?”我问道。

“没、没什么,这……什么都没有。”方岩说话突然变得吞吞吐吐的,“我们下去吧。”

说来奇怪,走下坡的时候,我看到方岩的脸色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眼睛还是那般炯炯有神,心中不禁感叹道:大概是我想多了吧。

当晚,回到宿舍,面对久违的床铺和这一日的疲惫,我很快就睡着了。半夜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把我硬生生吵醒。我躺在床上,不想爬下去接,电话铃声停了又响,响了又停,到底是谁呢!我极不情愿地下床,拿起电话,“喂!”

“送我回家……”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他妈是谁啊?”我连女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有人半夜打我电话。

“我是方岩啊……”女人颤巍巍地说道,每说一个字都像在发抖。

“你妹的,你半夜学女人鬼叫啊!”

“送我回家……我要回家……”

“神经病!”我一气之下就挂了电话。

校园鬼故事之小红鞋第二篇-校园恐怖之炒人

[炒一炒]

汪富帅和室友方兰生在外面潇洒一天,直到午夜十二点才互相搀扶着回到了学校。

此时夜色正浓,偌大的校园寂静异常。

汪富帅和方兰生在经过四号食堂时,不由得愣住了——食堂此时竟然开着门,一丝亮光幽幽地传了出来。

“奇怪,这么晚还有人在食堂?”方兰生诧异地说道。

“该不会是食堂阿姨想给咱们改善伙食吧?”汪富帅开玩笑地说。这时,一阵冷风吹来,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就在汪富帅和方兰生想继续往宿舍走时,一阵奇异的香味从门里飘了出来。

汪富帅深吸一口气,这股香味他从来没闻过,很想知道里面炒的是什么东西。他顿时来了精神,口水也跟着流了起来。

“我们进去瞧瞧?”看来,方兰生也被这香味吸引住了。

于是,汪富帅和方兰生悄声地走进了四号食堂。

食堂很宽敞,餐桌和打饭窗口都是黑漆漆一片,只有后面的厨房亮着微弱的灯光。

汪富帅和方兰生对视一眼,悄悄地走进厨房,却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一个脸色惨白的男人正面无表情地拿着炒菜的勺子在一口巨大的锅前炒着东西,而那被炒的东西赫然是一个活生生的男生。那个男生横躺在大锅里,“嗞嗞”的响声不断地从他的身上发出。

那个男人正在炒人!

汪富帅二人还发现,昏暗的灯光下,那个男人的脚下竟然没有影子。

汪富帅吓得差点儿叫出声来,还好方兰生及时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那个在大锅里被炒的男生汪富帅认识,正是室友陈俊。

这时,大锅前的那个男人加大了火候,用勺子将陈俊的身体炒来炒去,那股奇异的香味正是从锅里传出来的。

诡异的是,陈俊的皮肤竟然完好无损,而且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痛苦,反而带着满足的快感。

“还要加糖吗?”那个男人阴森森地说。

“要,给我多加点儿糖,我要拥有甜蜜的爱情。”陈俊张开嘴说道,脸上挂满了憧憬。

那个男人咧开血红的嘴,诡异地笑了笑,然后将一大袋白砂糖洒在了陈俊的身上,接着翻来覆去地炒着。

汪富帅吓得面如土色,没想到会遇上这样诡异之事。很显然,那个男人是鬼,而陈俊却甘愿被鬼当成菜来炒,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方兰生拉了拉汪富帅的手,示意他赶紧离开这里。

汪富帅知道这里诡异无比,于是赶紧跟着方兰生离开。就在他离开的一刹那,他看到那个鬼转头看向了他们,表情阴冷无比,让人不寒而栗。

校园鬼故事之小红鞋第三篇-教室里的幽灵

都市传言在学校里下午放学还不离开,会出现幽灵,把你掐病。

在很多年前,有一个叫丁玲的女孩子转校,教室里面有几个同学,丁玲很困就在那里睡觉,几个同学要出去方便,结果遇见了老师。老师说:“这个学校要拆了,快离开这里。”几个同学忘记教室里还有一个同学,没有告诉她。过了很多年,这个学校重新建立了起来。

今天是星期五,二年5班的芝芝和东香是对好朋友,今天芝芝对东香说:“今天我们值日。”东香说:“糟了,我忘记早上扫地了。”芝芝说:“我也没有扫地,下午放学我们一起扫地吧。”到了第四节课时,老师对大家说:“我们今天大扫除回家去作准备,下午一起来大扫除吧。”

到了下午很早就放学了,全班的同学都在打扫卫生,打扫了很久。放学的铃声又响起了,同学都走了。同学对芝芝和东香说:“放学了你们也走了吧。”芝芝说:“今天是我和东香值日,再留一会儿。”“那好,你们要早点回家啊。”同学说。芝芝说:“知道了。”东香去抬板凳到桌子上去,芝芝擦窗子。芝芝在擦窗子的时候,感觉到有什么似的,过了一会儿东香说:“我要走了。”芝芝说:“再过一会儿吧。”东香说:“我去上厕所,我在学校大门等你。”芝芝答应了她,芝芝就留在了教室。突然教室里出现了幽灵,两只手怪的幽灵。芝芝害怕了,躲开了那个幽灵,出去了教室,幽灵出不来了。芝芝才想起书包没有拿,怎么办呢?芝芝要进去的时候,东香来了看到芝芝进了教室,看到了两只手掐晕了芝芝,东香把芝芝扶到了外面。

传言下午放学不回家会出现幽灵。

幽灵再次出现,听说放学不回家的同学,有幽灵出现。今天老师和家长就来瞧瞧,放学不回家会出现幽灵。这个是龚缘的妈妈,和她的老师。放学铃声响起后,就在教室里。不知道怎么不出现幽灵,龚缘的妈妈说:“这里的学生才看到幽灵吧。”老师说:“我们报警吧。”妈妈说:“报警没用的,他们不相信。”第二天,她们又来,还带着一个学生,结果看老师和妈妈看到窗子里面下面的底部有个死人骨头,还够不着。老师说:“够不着那死人骨头啊!不让它再来害人啊。”妈妈说:“我也不知道办。”同学说:“不妨把这个学校拆了,当成空地就没有了。”“不行啊,这里的老板应该不同意。”老师说。妈妈说:“只把它当做传言吧。”

教室里的幽灵就这样传开。

校园鬼故事之小红鞋第四篇-校园恐怖之巫毒娃娃

1

在大学里,我最常出没的地点是海棠街。

那是C城理工大学一侧的一条步道,并不长,路的两旁种植着上了年岁的法桐。很多学生都会趁着大学里功课不紧时间充裕,日落后拿一张单子铺在路边,摆一些日常的小物件来出售。从洗漱用品到手机屏保再到玩具挂件,一应俱全。买的卖的好不热闹,宛如跳蚤市场。

我也时常会在这里摆摊,卖一种很有趣的小挂件。叫巫毒娃娃。

那是用线绳缠绕制成的小娃娃,大大的脑袋有点呆,玻璃珠子镶成的眼睛,身体却显得羸弱,细细的胳膊腿,一根绳子自头顶连着娃娃。脑袋小的如一枚弹球,最大也不过网球大小。你可以买回去挂在手机上,或者背包上。

我吸引买家的噱头是,这些娃娃有着不同的功用。有的能增强抵抗力,有的可以带来桃花运,也有的会让自己讨厌的人倒霉。

我的生意还算过得去。大的十五小的五块,一个月的生活费就是这么来的。只是我需要不厌其烦地向那些饶有兴趣的同学介绍这些娃娃的特点。我说这些都是南美印第安神秘文化的产物,是下过咒语的,因此真的会有相应的效果。我专业新闻,口才自然不差,经常能把对方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等到买家掏了钱拿着娃娃离开之后。我通常会摸着自己的腰包低笑,哪会有这么神?不过是用线绕成的物件,标准中国制造,还南美印第安呢!要真有效果我还用在这摆摊挣零钱?早就整一个能让我捡到钱的娃娃一天到晚街上溜达去了。

不过这些东西我自己都觉得没激情。只有遇到真正的大客户,肯往外出百元大钞的主儿,我才会把真正的宝贝拿出来。

我屁股底下一直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黑色小皮箱此时才会被打开。昏暗的路灯光线下,箱子里排列了四个小小的巫偶。乒乓球大小,只有一个脑袋,没有身体。暗黑色或者褐色的皮肤,却有着长长的头发。虽然只是一个娃娃,做工却很精细。眼睛、嘴巴都用银针或者丝线封死。有点狰狞恐怖,一看就会觉得比那些线绳缠绕的娃娃管用。

我会好不得意地说,这些都是我以前到南美的时候带回来的,数量有限。只有在当地很偏僻的村庄才会有的一种特殊工艺品,那里几乎就是原始部落,制度习俗还很愚昧,是萨满巫术或者猎头文化盛行的地方。自己费了不少心思才偷偷带回来这些。我说这些的时候有一种对遥远神秘文明的敬畏。对方看着这些只有三四厘米大小的娃娃头大多是满意于他们的奇特和那份不可掩盖的异域之感。只是我的要价可不低,一个三百,毕竟不是made in china。

进口货哪能便宜了?

所以至今我也就卖出去两个,一个是学生会主席竞选失败的男生,还有一个是个女孩,据说她男朋友被第三者抢了。这些人心里是有难以平息的怨恨,所以才会相信我这个买卖人的信口雌黄。

通常我会在十点之后收摊。盘点一下今天的收入,然后低声很温柔地说,晓涵,我们回去吧,天气凉了,你要是感冒了又要麻烦我照顾你。然后晓涵说,那行吧,你早点休息,我先睡了。于是我抱着剩下的商品回寝室去了。

这些也都是很正常的大学生活。除了一点,那就是我从来都独来独往,刚才的那段简短的对话,没有人知道是谁在和我说。

校园鬼故事之小红鞋第五篇-疯狂的鼻子

鼻子有问题

古小风在上课的时候,总是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儿。奇怪的是,别人都闻不到,还嘲笑他的鼻子有问题。因为这个鼻子,古小风被折磨得神经绷紧,濒临疯狂。

此刻,这股腥臭味儿又不知不觉地钻进了古小风的鼻孔。阴冷、刺鼻,像一只阴魂不散的臭虫,顺着鼻孔不停地往里钻,一直钻到脑髓深处。钻得古小风头皮发麻,有种想马上逃离教室的冲动。

同桌孟思龙发现了古小风的异样,急忙用力地推了推古小风的手臂。古小风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身子竟控制不住地在微微颤抖。

终于熬到放学,孟思龙揶揄道: “小风,撞邪了,上课的时候怎么老是走神?”

古小风有苦难言,叹了口气说: “你先回去吧,我到学校对面买点儿吃的。”

孟思龙奇怪地看了看古小风,没再多说什么。古小风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走向学校对面的那家零食店。

零食店里只坐着一个长头发的女店员,她只顾低着头剪指甲,对古小风视而不见。古小风越发郁闷,随手从货架上拿下一包草莓干。刚想去结帐,他忽然感觉到草莓千袋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没等他回过神,袋子“噗”地一声裂开了,里面红色的草莓干像一个个被剥了皮的血红小脑袋,纷纷从袋子里面诡异地伸了出来。

古小风吓得手一哆嗦,袋子里的草莓干全部掉了出来,滚了一地。古小风低头一看,那哪里是草莓干,分明是人的鼻子!

血淋淋的人鼻子!

古小风触电般向后一跃,惊魂不定地吸了吸鼻子,突然打了个冷战——那股怪味儿又来了。古小风皱着眉头边嗅边走,最后走到了那个女店员的面前。

女店员刚好抬起头,朝古小风咧嘴一笑。

古小风脑中短路似的“嗡”了一声,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个女店员竟然没有鼻子,鼻子的部位只有一个黑乎乎的窟窿。

“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因为我的鼻子有问题,总是闻到一些别人闻不到的气味,所以被它割掉了。”也许是没有鼻子的缘故,女店员的声音听上去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它是谁?”古小风觉得女店员似乎在暗示他什么,心头一阵发慌,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不该知道的最好别多问,否则它会惩罚你的。”面对惊惶失态的古小风,女店员又低下了头。

古小风这才发现,女店员根本不是在剪指甲,而是在剪手指。当着古小风的面,女店员慢慢地剪下自己左手小指的一截指尖,将其塞进收银台上一个已经开封的辣条包里。残留的断指伤口中,绿色的血不停地溢出、滴落……

断指

古小风看得血往上冲,逃也似的冲出了零食店,刚好和迎面走来的孟思龙撞了个满怀。

“干吗呢,跟见了鬼似的!”孟思龙被撞得眼冒金星,气不打一处来。

“确实见鬼了!”古小风抚了抚狂跳的胸口,将刚才在零食店里的诡异遭遇简单地说了一遍。

“胡说,什么没鼻子,还流绿血?你看,零食店那女店员不正好好地坐在店门口吗?”孟思龙没好气地说。

古小风扭头一看,愣住了。零食店门口果然坐着一个女店员,长得很漂亮,并不是他刚才遇到的那个。

“最近你老是到这家店来买零食,看来真的被鬼附身了。”孟思龙说,“我听说,这家零食店上个星期好像出了点儿事情。”

古小风半信半疑地看着孟思龙,后背一阵阵发凉。他又闻到了那一股阴魂不散的怪味儿,而且越来越浓,就凝聚在自己身后……古小风悚然间猛地转过身来。

“小雅?”古小风怔住了。站在他身后的,居然是他的女友叶小雅。古小风吸了吸鼻子,竟然又闻不到那股怪味了。

“你们俩在干吗呀?”叶小雅上前牵住古小风的手,一点儿没感觉到古小风的异样。

孟思龙面露尴尬,讷讷地说:“我先走一步。”也不等古小风开口,孟思龙瞥了叶小雅一眼,就急匆匆地走开了。

叶小雅蹙了蹙眉,看着孟思龙的背影说: “刚才他在和你说什么,为什么他看我的眼神老是古古怪怪的?真讨厌!”

“没什么,随便聊聊。”古小风嘴里掩饰着,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瞟向那家零食店。

叶小雅看在眼中,也不追问,挽着古小风的手臂说: “不说他了,走,陪我进去买点儿好吃的。”

古小风一惊,一时又想不出什么推脱的理由,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再次走进零食店,古小风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看着叶小雅从货架上拿起一包红彤彤的辣条,古小风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那个女店员剪手指时的诡异场面,暗忖道:里面不会装着女店员的断指吧?心念至此,古小风急忙走上前,将叶小雅手里的辣条包拿过来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怎么了,辣条有问题吗?”叶小雅奇怪地看着古小风。

古小风看了看站在收银台前的那个女店员,压低了声音说:“出去再说。”

走出零食店,叶小雅按捺不住好奇心,又问起了古小风。问话的时候,叶小雅随手拆开了刚买来的那包辣条,抽出一根塞进了嘴里。

古小风刚想回答,忽然感觉到左手指尖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发现左手的小指竟然断了一截。断裂处在滴血,断掉的半截手指却不翼而飞。十指连心,古小风又惊又疼,抬起头,只见已经吓得张口结舌的叶小雅满嘴是血。

“你、你……”古小风抬手指着叶小雅,惊得说不出话来。

叶小雅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哇”地一声吐出来一截血淋淋的东西,刚好吐在古小风的脚下。当她看清那个东西后,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弯腰呕吐起来。

古小风低头一看,见叶小雅吐出来的,竟是他刚刚莫名其妙断掉的半截手指!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之小红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之小红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