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之凶鬼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之凶鬼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宿舍鬼故事短篇、超恐怖校园鬼故事、校园闹鬼故事、500字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之凶鬼第一篇-诡异的宿舍

这事发生在大学的时代,那时江小丽,周冰冰,李梅,彭晓燕也就是我,我们四个女生住在XXX大(故意隐其名,因为其事大部份属实)的东二院四楼429宿舍,刚来时大家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每天互相说笑,大约在半年后不知什么原因,本宿舍流行每天讲个鬼故事才能入睡的的规定,据说是锻炼心脏。这天轮到一脸雪白的江小丽讲,这小妮子人长得白净,是本宿舍第一个坠入爱河的。她躺在李梅的上铺,我的侧对面,我靠着头在黑暗中笑盈盈的仰看着她,只听她讲道:

哎,你们知道吗,今天我听我男朋友讲了一个惊人的事,据他说他在老乡聚会时,听人说起我们这幢楼里吊死过人的,听说是个化学系的女高材生,也就是同们一个系的前辈学姐了。

据说这个女生来自XXX(也隐其名),学习是挺好的,当时是她们学校的校花来着,她眼光挺高,很多男的都没追上她,可不知为什么,她就在第二年和地科系的一个男的好上了,那男的也没什么好,就是学习还可以,其它是一塌胡涂,家里挺穷的,来自江西农村,听说为了供他读书,整个村子每家人都出了钱了,可是就算他学习再好,那位学姐,也不该喜欢上他啊。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可那学姐爱得一塌糊涂,也不管别人说什么,几个家境较好的公子哥输得都觉得挺冤。可后来临近要毕来分配时出事了,那个男的为了不回江西老家农村去教书,继续过农民的苦日子,决定和一个教授的女儿好了,那天他狠着心和这个女的说了,她听了一言不发,只狠狠看了他一眼,说了句,你会后悔的,就这样走了回去。

回到宿舍她什么也没说,下午上课时,同宿舍的姐妹叫她去上课,她说,我不舒服,不去了。那我们帮你请假,她的同舍姐妹说,可她却说,请不请都无所谓了,由于急着上课,同舍的姐妹也未觉察到异常,就这样,她去了,

江小丽的语声停顿了,睡在她下床的周冰冰大叫大喊,这算什么,一点也不好听,还不如我昨天讲得床下正好有口棺材呢。我上铺的李梅插了句,她到底怎么死的?

是上吊死的。江小丽说。好吧,李梅说,算你通过,我困了,要睡了。周冰冰虽然不服,因为她昨天用心良苦讲一个却被我们故意半天不通过,再说今天这个确实不怎么样。连我都觉得没放够味精,不过本舍规矩,一人通过就行了。按照以往惯例,江小丽会欢呼一声的,可现在她却一点声音都没有。过了一会,周冰冰嘟喃着说了一句,她死得真不值得,为这样一个负心男人。

校园鬼故事之凶鬼第二篇-宿舍停尸房

我叫范晨,不久前幸运地考入了这所医学院。新学期伊始,我便加入了学院的新闻社。

深夜,被电脑屏幕照得脸色发青的我正在网上搜索着各种有意思的新闻信息。

滴答——

不知道是哪个应用程序突然在屏幕的右下角弹出了一个小窗口。我点开小窗口的链接,页面上赫然显示出五个血色扭曲的字迹——灵异档案馆。

“灵异档案馆”里面有着许多以人名命名的文件夹。赖志鹏?我很快就在众多的名字中发现了这个名字,他是我的舍友之一。我好奇地往下滑动滑轮,逐渐显现的照片跟文字让我不寒而栗!那是一具焦黑的尸体,除了焦炭般的皮肤就是一些外翻的血红烂肉。照片底下是一段说明:“赖志鹏,2011年8月14日于家中死于天然气泄漏引起的爆炸。”

“2011年?岂不是一年前?”我嘀咕着转身望向已经熟睡的赖志鹏,“难道我每天都跟一个鬼魂生活在一起吗?”我嘲笑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便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恶作剧抛诸脑后了。

铃铃铃——

一大早,赖志鹏的手机就响个不停。

“赖志鹏,把你手机关掉!”被吵醒的我不耐烦地喊道。

“他一早就出去了,也没带手机。你去帮他关了吧。”同样睡眼朦胧的李睿掀开蒙在脑袋上的被子对我说道。我只好不情愿地离开被窝,去关掉这恼人的手机。

我拿起赖志鹏的手机,看到一条短信,发件人一栏显示的竟是“灵异档案馆”!我一惊,随后好奇地点开短信内容:“灵异档案馆温馨提示,清于本日8点43分在家中做好死亡准备——7月15日。”

7月15日?我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日期,上面显示的分明是8月14日。正在我不解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打开手机日历:“是阴历的七月十五!”

“七月半,鬼乱窜。”我碎碎念着从我奶奶那里听来的顺口溜。想起昨晚在“灵异档案馆”里看到的图片,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时,我的手机与桌子震动摩擦,发出一股沉闷的声响。我翻开手机,是我订阅的新闻短信:“新闻早知道,本市唐茂花园小区于十分钟前发生天然气泄漏爆炸重大事故,现场状况惨烈,有关部门已介入营救与调查。”唐茂花园正是赖志鹏的家,十分钟前是8点43分,那网站跟短信的预言成真了!

我把还在熟睡的李睿跟邓尚松喊醒,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诉了他们。我们感到惊奇的同时还抱有一丝怀疑,于是我们决定赶往唐茂花园小区,看看新闻的真假。

正当我们在太明湖站转车时,身后传来一位老奶奶的呼救声。她喘着粗气,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她一把拉起李睿就往湖边跑。清早的太明湖没有什么人烟,周围一片死寂。老奶奶指着湖中央的一团波纹喊道:“孙……孙子……”我们马上反应过来,她的孙子落水了!

水性最好的李睿立即脱下了全身衣服,纵身跃入水中,朝水中央的波纹游去。此时,李睿留在岸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发件人又是“灵异档案馆”!

“灵异档案馆温馨提示:请于本日10点54分在太明湖做好死亡准备

7月15日。”接着传来老奶奶清晰的声音:“是时候走了。”

我紧张地一回头,却没发现老奶奶的身影。而李睿一声呼救后在湖面上留下了最后一片水花。

“这是真的,这是真的!我们都被诅咒了,我们必须按它的指令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受到惊吓的邓尚松看着沉入湖底的李睿默默地念叨着。

“不是!我们一定有办法阻止它!这是什么狗屁档案馆?”

“我们没有办法阻止命运!我们死定了!”邓尚松把他的手机屏幕对着我。

“灵异档案馆温馨提示,请于本日14点32分在市体育馆天台做好死亡准备——7月15日。”我无力地望着邓尚松手机里的短信,想不到还有什么能和他辩解的理由。这条昨晚还被他当成恶作剧的短信,现在却成了他的催命符。

这一切都是因“灵异档案馆”而起,“灵异档案馆”的背后到底是谁?为什么会选中我们?一团疑问纠结在我的脑子里始终找不到解答。“你先回学校,我一定会弄清楚的!”说完我便独自一人离开了太明湖。

我随意在附近找了一家网吧,再次登陆了“灵异档案馆”。依然是那五个血色扭曲的文字,仿佛一团鬼火,看一眼就让人感到不寒而栗。我在网页上仔细寻找着,发现又多了一些文件夹,“李睿”、“邓尚松”都在其中。我依次点开了文件夹,里面都是一些触目惊心的图片和简短的解说。

校园鬼故事之凶鬼第三篇-魅影丝袜

最美的腿

孟雪躲在树丛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男友牵着另外一个女生悠闲地走过。那女生是班里的生活委员,其貌不扬,也没有什么人格魅力,孟雪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男友会被她抢走。此时此刻,孟雪真想从树丛后一跃而起,然后狠狠地扇生活委员一个耳光。

但是孟雪没有这么做,倒不是因为她善良,而是因为生活委员的那双腿。不知从何时起,生活委员的腿上穿了一双闪着柔美光泽的塑形丝袜,这丝袜巧妙地拉长了生活委员的腿部曲线,并增白了腿部的肤色。总而言之,生活委员现在的腿简直是艺术品,别说是男生,就连孟雪这样的女生都会涌起一种想要拥有的冲动。孟雪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胖胖的小腿,在生活委员那完美的双腿前,她自惭形秽,失去了冲上去的勇气,只能捂着脸失声痛哭。

“别哭了……”好友柳芸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其实前几天,我的男友也被人抢了,而他的新欢腿上也穿了这么一双丝袜。不仅是你和我,最近好多女生都被这种丝袜击败了。”

“这到底是什么丝袜?我也想要一双。”孟雪揉着眼睛说。

柳芸长叹了一口气:“据我所知,这丝袜根本就买不到,而弄到丝袜的女生也不愿意说出她们的丝袜是怎么得到的。不过,前几天我翻看报纸,发现其中有一段介绍,说是这种丝袜有神奇的力量,但背后隐藏了一个阴谋……”

柳芸的话还没说完,一张宣传单便随风而至,恰好落在了孟雪的脚边。孟雪拾起一看,顿时心花怒放——

你想要最完美的小腿吗?你想要永远不会变质的爱情吗?只需要一双魅惑丝袜,就可以达成所有的愿望。

这种丝袜并不对外销售,如想获得,请来魅惑工坊兼职。兼职结束之后,你自然会拥有一双美腿。

“这是什么意思呢?只要兼职,就可以作为内部人员得到一双这样的丝袜?”孟雪问道。

柳芸把宣传单仔细看了几遍,确定上面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于是,这两个刚刚失恋的女生,决定到这个魅惑工坊去看一看,也去弄一双完美的丝袜。

恰好是暑假,那么说做就做吧!两个女生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按照宣传单上的地址找到了魅惑工坊。刚到大门口,只见一个短发女生像疯了一般冲出来,她的双腿裸露在外面,一双大眼睛里全是泪水。她一边跑一边叫道:“太可怕了!不要!我不要!”

这个时候,从魅惑工坊里跑出一个红衣女人,她一把抓住短发女生的手,狠狠地往回拉。无论短发女生如何挣扎,红衣女人就是不松手。她一边拉一边劝道:“你不想回到男友身边吗?他不是你的初恋吗?”

听了这话,短发女生像中了魔咒一般安静下来。她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然后乖乖地跟着红衣女人回去了。

整个过程中,孟雪的目光都没有离开红衣女人的腿——她的腿太漂亮了,简直是完美的艺术品!一种强烈的欲望控制了孟雪,她叫道:“喂!你是负责人吗?我想兼职!”

红衣女人转过头来,嫣然一笑:“我就是负责人,我叫荣锦。”

孟雪兴高采烈地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倒是柳芸理智一些,她问道:“刚刚那个短发女生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不过是个失恋的孩子,总是寻死觅活的。”荣锦一边轻描淡写地解释,一边把孟雪和柳芸领进了魅惑工坊的办公室。在那里,孟雪和柳芸了解了员工细则:“兼职必须做满一周,在这期间你们得留下身份证作抵押。一周的薪水并不多,但做满之后,你们将得到一双最完美的丝袜。”

说到这里,荣锦掀开了裙子,特意露出了她漂亮的腿。那完美的曲线、那无瑕的皮肤,以及那柔和的光泽,让孟雪和柳芸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在美丽的诱惑面前,两个女生几乎没有犹豫,齐刷刷地点了头。

荣锦笑得更灿烂了。

校园鬼故事之凶鬼第四篇-小心它搭讪

痤疮

我叫陈元,这两天嘴上长了一些痤疮,不疼不痒,却看着很恐怖。它们像寄生虫一样,迅速在我口腔内蔓延着。我找过医生,他们没人知道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就在我躺在床上准备“自生自灭”时,潘小凡急忙从外面跑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光头。

“陈元,你赶紧起来,我给你找了个道士,准能治好你的病。”潘小凡兴奋地说道,搞得就像是他得了怪病,马上要痊愈了一样。

我没有理他俩,心想一定是个骗子,准备转身时,那光头缓缓地说道:“同学你印堂发黑,准是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冷哼一声,背对着他躺下了。

“如果你不抓紧治疗,就活不了多久了。”光头又道。

一听到死,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我还这么年轻,大学也没毕业,真不甘心这么死去。见我妥协,潘小凡立即凑过来:“等会儿他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千万不要隐瞒。”我瞪了他一眼,我的秘密潘小凡都知道,我能隐瞒什么?

“同学,可欠过别人的钱?”光头问道。

我摇了摇头,随即又想起了什么,急忙点头:“那是高中的事情了,我欠那个人100块,可后来他死了。”

“就是这里出了问题,估计是那个鬼回来找你要账了。鬼的东西可欠不得,而且还得三倍偿还。”光头说道。

我被他的话吓到了,哆哆嗦嗦地问:“那、那我该怎么办?”

“简单,花三百块钱买点儿纸钱烧给它就好了。”光头胸有成竹地说,又看向我,“我这里有些防鬼的符纸,可以500块钱卖给你,而且还送你300块的纸钱,你看如何?”

我一听还有这等好事,连忙掏出钱包跟他做了交易。原以为事情会这样结束,没想到痤疮变得更厉害了。害得我饭也吃不得,水也喝不得,嗓子就像被什么东西捏着一般,憋得很难受,我连骂潘小凡的力气都没了。

“该死的,这老骗子电话还关机。”看着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我,潘小凡一边打电话,一边咒骂着。

呼吸越来越困难,我的脸被憋得通红,眼看快要断气了,寝室的门猛地被人踢开。还没等我看清来人是谁,他就一巴掌拍到我的喉咙上,然后用食指顶住我的喉结。

“破!”随着他的一声大喝,一直困在我喉咙内的异物似乎消失不见了,就连窒息的感觉也一并消失了,我这才抬起头看清来人。

真正原因

“元睿!”我不可思议地叫道,跟他做了一年的舍友,我竟然不知道他会道术。

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你在哪儿沾惹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刚才是鬼锁喉,好在我回来的及时,要不然你就完蛋了!”

“我也不知道。”我委屈地说,随即将目光投向差点儿害死我的潘小凡,只见他尴尬地一笑:“我、我真没想到他是个骗子,那500块钱我赔你就是了。”

见我俩争吵得难舍难分,元睿疑惑地问:“发生什么事了?”我只好将昨天的事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他听后绷紧脸,“你说的那个光头我认识,他偷了我一沓符纸,都是用上等的朱砂所画。”

“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我把符纸掏出来递给他。只见他一喜,随即又苦着脸:“这玩意可以卖1000多块呢,没想到竟然500块钱卖给你。”

元睿摇摇头,然后一本正经地问道:“最近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怪事?”

怪事?这几天过得都很平常,除了那天晚上。

那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和潘小凡喝了点儿酒朝学校赶去,半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女人走过来跟我们搭讪。我当时喝得有点儿多了,只记得那女人问我叫什么名字,后来的事情我就想不起来了。

“这就是这几天最怪的事情了。”我看向一旁的潘小凡,“你记得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潘小凡扯着衣角,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我有所怀疑。

“有什么事你就放心地说。”元睿也看出了他的异样。

潘小凡看向我,缓缓地说道:“其实,那晚跟我们搭讪的那个女人不是人,一开始我就看它特别奇怪。大晚上的站在没人的角落里,脸还特别的白。那女人问你叫什么名字,你把名字告诉了它,然后它又转头问我叫什么,我没有理它。准备扶你回学校时,那女人的脸竟然像一张纸一样撕裂了,皮一层一层地往下掉。我当时吓坏了,扶着你赶紧往学校跑,好在它没有追上来。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两天后你嘴上长满了疮,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才四处求道想要救你。”

我有些吃惊,一旁的元睿却皱起了眉头:“我想,陈元是被搭讪鬼盯上了,这鬼在害人前都会问人姓名。如果你不说就不会有事,但你把名字告诉它后,就彻底被这个鬼盯上了。不管你走到哪里,它都会跟着你,直到把你害死为止。”

我被元睿的话吓傻了,僵着脖子环视四周,我怕它坐在我身旁听我们讲话。这时,元睿将一枚铜钱递到我手里:“铜钱是万人手中物,有很重的阳气,同时也有很重的怨气。所以一阳一怨,就可以形成伏羲八卦。而且,铜钱圆中有方,代表天地,天地就是正气。你把这枚铜钱穿个绳子挂在脖子上,那鬼就会有所顾忌,不敢再对你怎么样了。”

“那我嘴上的疮怎么办?”我无辜的大眼睛眨啊眨的。

“你那是鬼疮,你把那个骗子卖给你的符纸吃下去就没事了。”元睿说道。

我以为事情会结束,没想到几天后的晚上,熟睡中的我被一阵骚动吵醒,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小树林里,落叶盖住了我的半个身子。我很害怕,又不知道是恶作剧还是撞鬼了。我起身慢慢拍掉身上的灰尘,刚抬起腿,一股无形的力量又将我拉回原地,一撮很长的头发缠住了我的半个身子。

我叫着刚想要跑,一张面目全非的脸忽然映入眼帘。它伸出血红的舌头缠住我的脖子,眼看就要断气了。这时元睿突然冲了出来,只见他手拿一张符纸,贴在那鬼的后脑勺上。女鬼尖叫着收回舌头,元睿大念:“天雷殷殷,地雷轰轰,斩邪除恶,解困安危,太上有令,命我施行,急急如律令!”女鬼在挣扎中化成一道白烟。

“一个小鬼也想在我面前害人,不成气候。”元睿傲慢地说。

我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元睿走过来扯开我的衣领:“铜钱呢?”我这才意识到挂在脖子上的那枚铜钱不见了,明明在早上的时候还有呢。

元睿皱紧眉头:“看来,是有人在帮这个鬼。”

校园鬼故事之凶鬼第五篇-第三食堂

“这该死的实验,让我忙活到现在。”出了实验室老丁就忍不住咒到。

“呸”,金帅啐了一口,“爷爷的,连饭都没的吃了。”

“就是说,看来只能去三楼消费了。”

“三楼,哈哈,小子有钱啊!”金帅一脸的坏笑。老丁谨慎地看了坏笑的金帅,忽然又轻松了不少,“还好只带了五块钱。嘿嘿……”

“切,我是那种人吗。”

“还真是。”

“你……,算了,我请,这样总行了吧?”

“哈哈,开玩笑的,走。”

“哎,不过你知道第三食堂的故事吗?”

“什么,第三食堂?”

“走,边走边说。”二人说着向三楼的食堂走去。

“终于完成了!”当洪飞把最后一根管子插进划开的兔子颈部静脉时,脸上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笑容。他开始边脱手套,边向着在一边等待的黄教授走去。整个实验室里被血腥味充斥着,而黄教授已经在开始验收洪飞的杰作了。

“张明,李夏利,你们两个就别浪费时间了,黄教授的研究生我是当定了。”洪飞想着竟向二人投去怜悯的目光,正好与张,李二人的目光对上。“怨恨”,这是两人眼神给洪飞的第一感觉,但洪飞此时对这种目光丝毫不惧,反而流露出更加轻蔑的表情。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之凶鬼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之凶鬼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023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