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不太吓人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不太吓人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十大校园鬼故事好朋友背靠背、短小鬼故事校园版、搜狗小说校园鬼故事、十大校园鬼故事下载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不太吓人第一篇-校园奇事

楔子

时间是公元2006年初冬深夜,地点是C市一所公立初中。

在这所公立初中的八角教学楼里,一位少年蹲在漆黑的楼道尽头,也许是穿的衣服单薄,他竟瑟瑟发抖。

由于天阴欲雪,夜晚的天空像锅底一般漆黑。寒风呼呼地吹着口哨,时不时摇晃着八角楼的大门,发出“啪啪”地响声,好像想钻进来追寻那少年。

这座八角楼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那双门坚守岗位很多年也实不容易,除了经受风吹雨打日晒,还要不时地承受学生放学时的拥挤,师生心中憋气时的踢甩。如今好不容易清净了,便借着风力任性地摇摆碰撞,发出恐怖的响声,似乎在发泄心中的怨气。

喧闹了一天的教学楼此时慢慢安静下来了。楼道那几盏不算太亮的声控灯,在门窗作响时像幽灵似地忽明忽暗,更添了几分瘆人的气氛。

学生们下午六点多就放学了,老师们忙了一天,早已没了精力在学校逗留,便纷纷回家享受天伦之乐了。门卫师傅腿有伤残,一变天,老寒腿便像抽筋似地煎熬。他只好将腿紧贴着暖气,也顾不得去教学楼里查巡了。

此刻,这栋八角楼里应该就只剩下这位少年了。

这少年名叫叶晓白,是这所学校的一名初一学生。他身材瘦小,留着张扬个性的遮眼发,一双丹凤眼在甩发时显露出,向人展示着他的帅气。

“唉,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没来呢?”

叶晓白此刻已蹲得腿麻,便站起身嘟囔了一句,不时地在黑暗中走来走去,样子有点焦急,似乎在等待着谁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气越来越不好。叶晓白叹了口气,打算离开了。突然,他听见有人轻轻喊叫。他下意识四周回看,却无人无声。一种恐惧使他头皮发麻、头发直起。

在这漆黑寂寥的楼道里,还有谁会在?他想可能是错觉吧,便擦把冷汗,又打算离开。

这时,他听见身后声响又起。他屏住呼吸搜寻,声音来自一间房子里。虽然心里害怕,但好奇心却驱使他一步一步地接近那间房子。

他知道,那是一间封闭很久的房子,从没见那房门打开过。他蹑手蹑脚走到门前,竖起耳朵贴门倾听,虽然听得不太清楚,但仍能确定是个女子的声音。

一般人对此都会选择逃离,毕竟从尘封的房间里发出女子的声音,的确令人恐惧。初生牛犊不怕虎。或许是年少轻狂,叶晓白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感。他轻轻一推,房门竟然虚掩着。

叶晓白走进去后,房间门被风重重地甩紧了……

“叶晓白今天怎么没来上课?”

冬天的黎明来的比较晚。已是早上七时了,但天还未大亮,初一三班已经进入了早读课。班主任李老师已年过半百,他兢兢业业授课几十年,以对学生管理严格、所代班级成绩好而著称。将近八点了,见叶晓白的座位依旧空着,李老师皱了皱眉头,走过去向叶晓白的同桌问询情况。

叶晓白同桌叫吴梓萌,平常少言寡语,上课被老师叫起回答问题都扭扭捏捏,是个性格内向、极爱害羞的女生。此时李老师问她叶晓白情况,她更是低着头,双手扯着衣角,蚊子似地怯怯地说了声我不知道,便再也不吭声了,头低得都差点钻到桌子下面。

李老师无奈地摇摇头,便不再为难她了。李老师翻开通讯录,找到叶晓白开学前留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喂,您好!您是叶晓白的家长吗?”

“是,请问您是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了有些苍老的声音。李老师知道,那是叶晓白的奶奶。

叶晓白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一年也就春节回来和家人团聚那么几天。叶晓白从小都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老辈人管孙子,标准就是让孙子温饱无忧便行,至于学习、教育就力不从心了。加上他父母为了弥补对他关爱上的欠缺,便以多给他生活费来补偿。

其实也并非叶父叶母无情,而是生活所逼。叶晓白所在的这个四线小城,发展速度比蜗牛快不了多少,就业岗位就像秃子头上的头发——稀少得很。于是很多年轻人都到外地去“淘金”、“追梦”去了。

叶父叶母也不例外,上有老、下有小,老人要看病,儿子要上学,以及日常生活开销,哪里不得“孔方兄”来摆平?其实他们也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一家团圆乐融融的生活,可是往往金钱与温馨是鱼和熊掌难两全的。何况叶晓白是个男孩,将来买房娶妻生子的开销可不是个小数目。于是,叶父叶母不得已奔走他乡打工,四处漂泊生活。

少年不知愁滋味,叶晓白虽然白天有时看别的同学有父母接送,羡慕地直咽口水;晚上时常梦见父母,眼泪就像开关坏了的自来水管——长流不止。

但叶晓白明白,他也有一个好处,就是爷爷奶奶管得不严,自己倒落得个自由自在。正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哪个不贪玩?于是,叶晓白经常通宵上网、夜不归宿。回到家爷爷奶奶问时,只说是在同学家做作业晚了,就不回来了。于是乎,对于叶晓白的一夜未归,爷爷奶奶已经习以为常了。

李老师便把叶晓白没来上学的消息告诉了叶晓白奶奶。叶奶奶听后自是十分吃惊,在电话里担心地哭出声来。李老师忙安慰几句,便决定前往叶家家访。只有和学生家人零距离沟通,才能了解学生旷课的情况。

校园鬼故事不太吓人第二篇-诡夜娃娃

娜是一位非常可爱的女生,娃娃脸,长长的头发,而且很聪明.还是是班上的第一名,而且家里比较富有,生活无忧无虑。

学校组织春游,9点各自带东西到山上,涛和凯一起去找她,没想到娜还没起床,只有他俩先走。

娜起床后准备好,骑车上路了。刚走到山脚下,一阵寒风吹来,她觉的好冷,心说;‘穿太少了,哎’。就在自己发牢骚的时候,看到不远处有一家玩具店,’怎么会有一家玩具店,奇怪’娜心里打这问号。忽然看到窗户里面有一个洋娃娃,它不大高,想小朋友一样,那样可爱,放在靠窗户的桌子上,娜走进那家店,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看到哪个娃娃,那样美丽,金黄色的头发,碧绿色的瞳孔,有一条红花裙子,奇怪的事真的发生了,居然没有店员和店长,由于娜很喜欢那个娃娃,把钱放到桌子上,把娃娃放到包里就走了。

上山了,娜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手表,“哟!快11点呀”,她拿出包裹,打开一看,“咿!娃娃那去了,正奇怪时又发现,刀子怎么也没了”。娜在四周张望,头转到后面时,她看到了娃娃,娜睁大眼睛,明显有些害怕,她看到娃娃坐在一块石头上,拿着那把水果刀盯着她。娜坐在那里,看着那娃娃,瘫坐在那里,这时涛尽然把娃娃那里起来,抓在手里来回摆动,大叫到:“谁的东西,快来领取啊!”,娜急忙站起身来,从涛手中夺回娃娃和刀,又叫了起来:“不要碰我的东西”,娜说完就赶忙把东西塞到包里,涛还在那纳闷呢,不知道要怎么做。

娜坐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什么,也不说话,尽管对她男朋友李也一言不发。一整天这样,什么也不干,可能她真的吓着了。

回家后,娜看着那娃娃,摆来摆去的不知道放哪里,选来选去,最后放到自己的窗子上,看着自己的娃娃,心里甜滋滋的。

天黑了,娜看了看窗外,“二晚终于上完了,赶快闪人”娜心想。她准备叫上超,一回头,人没有在座位上,全班人都消失了,娜打着叹号心想跑得也太快了吧!

她抬起书包,走出了教室,走廊没有一个人,只有她的脚步声还有一丝水流的声音,娜有点害怕,她加快了脚步。哒哒~ 突然,娜身后传来一阵哒哒的脚步声,娜站在原地不敢乱动,雨珠一般的汗落了下来,脚步声越来越近,昏暗的灯光在娜都头顶闪烁,这时,娜的脚下从后面多出了三个黑影,其中一个好像拿着什么尖尖东西,抬起了手,准备向娜刺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呤————呤————呤————呤————”

校园鬼故事不太吓人第三篇-那片飘落的叶子

窗外飘着小雨,稀稀落落的像银针般纷纷洒落。叶子幽怨的叹了一口气站在窗前喃喃自语“下雨了,不知他带伞了没有?”

躺在床铺上正在玩着手机的芸丽忍不住撇了撇嘴“我说叶子,你能不能只管好你自己就行了!看看你瘦的那样身子骨都快变形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忘记那个负心的家伙吧!别再自己折磨自己了。”

叶子没有吭气,眼睛紧紧的盯着学校大门的方向,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的身影。过了良久,叶子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看见他出去了,眼看着天色已晚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又是和那个小妖精出去的吧!”芸丽抬起头看了看自己下方的床铺,床铺上空空的没有人。

“哎!我就搞不懂了,那个季然有什么好的?让你和茹雅两个人争个死去活来。”芸丽苦着一张脸摇了摇头。

叶子还是没有吭气痴傻傻的依旧站在窗前,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在等什么?叶子明白,季然已经投入到了茹雅的怀抱,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

可是自己就是放不下他,刚才明明看见季然和茹雅一起手拉手出去的,可是这心里还是惦记着能多看他一眼,惦记着他有没有被雨淋到。

突然,叶子看见了那个魂牵梦绕,看上一眼都让自己心满意足的男孩。季然拉着茹雅的手,两个人嬉笑着在雨里从校门口奔跑了过来。

“他果然没带雨伞,他身体抵抗力低,茹雅怎么就不知道给他准备一把伞呢?被雨淋了他会生病的。”叶子转回身一把拿起自己的伞就要往外跑。

“你干什么去?”芸丽大声的喊住了叶子“我说你发什么神经啊?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还热脸去贴冷屁股有意思吗?难道你还嫌被茹雅羞辱你羞辱的不够吗?”

听了芸丽的话,叶子收住了向外奔跑的脚步,默默的转回身回到了铺位上,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叶子,我希望你明白,过去了的就过去了,你不要在这样纠结折磨你自己了。你说你和茹雅都是我的好朋友,谁也没想到茹雅会做出这么不仗义的事情,生生的把季然从你的身边抢走了。”芸丽走到叶子的身边,轻轻的给叶子擦拭着眼泪。

“我知道你爱季然爱的不能自拔,对于茹雅所做的事情我也是愤恨不已。可是究其原因根子还是在季然身上,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如果你有茹雅那样的家庭就好了。”

“哇!”的一声,叶子扑到了芸丽的身上一通大哭。“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自从茹雅和季然好上了以后,你总是沉默不语,这让我好担心你知不知道?哭出来一切就都过去了。”

咣当!寝室的门被狠狠的推开了,茹雅盛气凌人的出现在了门口“这是谁呀哭这么大声?没事嚎丧什么呢!弄的刚一上走廊就听见鬼叫鬼叫的。”

“茹雅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叶子心里难受她哭一哭怎么了,你要是不愿意听你就爱哪去哪去。”芸丽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大声的和茹雅吵了起来。

“真是奇了怪了!芸丽你怎么回事?我又没说你,你发什么彪啊!我就抢她男朋友了怎么着吧,有本事她在抢回去啊!哼!山沟里来的野丫头,那么好的男人放到她怀里糟蹋了,我这是在拯救他们两个,免得日后分手更痛苦。”茹雅的话越说越刻薄了起来。

“你还有没有点人性?看见过不要脸的,就没看见过你这样死不要脸的,抢人家的男朋友还这么理直气壮。”芸丽实在是忍不住了,对茹雅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

“你骂谁?”茹雅冲了上来,一把拉扯住芸丽的头发两个女孩就打到了一起。

两个厮打中的女孩谁也没有注意,此时的叶子止住了哭声慢慢的来到窗户前,抬脚爬到了窗台上一头就跳了下去…

当听到“砰!”的一声响的时候,两个女孩才停止了厮打,愣眉愣眼的在想着什么声音?

芸丽一眼看见屋子里没有了叶子的身影,心里闪过一丝不安,急忙的跑到窗前探下身子向下面一看,芸丽瞬间傻眼了。

楼下的水泥地面上,叶子蜷缩着身子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芸丽想喊叶子,无奈喉咙就像是被堵住了什么东西一样喊不出来,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怎么了?”茹雅也凑过来想看看发生什么事了。芸丽转回身用尽全身的力量“啪!”的一下给茹雅的脸上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大嘴巴子,然后哭着跑下楼去。

叶子死了,细细的小雨洒落在她那瘦弱的身体上,冲刷着叶子身下的鲜血,汇成一条红色的水流缓缓的向下水道流去。

叶子从小父母双亡,是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的。身上唯一的一件让叶子看得比命都重要的物件,就是一把小银锁,那是叶子的父母留给她唯一的念想。

叶子的葬礼结束后,芸丽把那把小银锁,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叶子的骨灰匣里,哽咽着走出了殡仪馆的大门。

校园鬼故事不太吓人第四篇-调皮的杰克

1

这次踏青活动是我们班同学组织的。但是谁也没想到在爬那座无名小山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具极其惨烈的女尸。

此时这里已被封锁,警察正在询问着几个同学。受惊过度的被带离了这里。而我,正立在这里感受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气息,心脏从刚才就没有停止过剧烈抖动。这是一个抛尸现场,我努力地压抑着那种亢奋,尽量使自己的心情保持平静或让别人看起来很平静。

这里地形比较缓,但也算是个坡,我以那具尸体为中心沿着那刚围好的警戒线绕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引起了警察的反感被喝止才悻悻而归。

“有没有感觉有人在偷窥我们?”孔泽微微转过头问我们。

“你可别吓人啊。”姜一名紧紧跟上了孔泽。

其实我同意孔泽的话,“你们有没有感觉有人一直在跟着我们?”

这条唯一可以回市区的高速公路上只有我们几个徒步行走,除了路旁高高的草木,其他一览无余。而现在我说有人跟踪我们,其他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机警地回头。个头最小而且胆子也最小的杜江说:“拓跋简,这个时候不要开玩笑。”这句话尤其是最后两个字他说得非常没有底气。因为我并不是那种爱开玩笑的人。总之我们都不自觉加快了脚步,只是我感觉身后的谁也跟上了我们的节奏,每每回头却都是空荡荡的高速公路。

我们终于回到了嘈杂的城市,大家安心了不少。这个时候大家回家的心情是非常急切的,尽管是四周车水马龙了,但仍能感觉到某个街角后的一双眼睛充满了玩味的气息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不知道这种被跟踪的感觉是我的神经症状还是确有其事。若真有人跟踪我们,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直到安安稳稳躺在家里的床上我还惦记着那种被跟踪的感觉,那种感觉与白天在山上的见闻交错切换着频道在大脑里盘旋,直至入眠。

校园鬼故事不太吓人第五篇-完美艺术

一、无法攀比的艺术

放学的铃声刚刚响起,冉雅倚靠在墙角笑眯眯地催促着我快点。收拾好书包,我和她一起走出校门,当我们走过百货大楼时,冉雅抓着我的衣袖惊喜地叫了起来:“快看快看!死人了哎!”我顺着她指的方向望了望。的确,百货大楼的门口有很多警察,正在勘察现场,周围拉着黄色的警戒线。躺在地上的死者身上披着白布,身下淌了很多的血。冉雅连忙掏出背包里的相机,冲着围观的人群冲了过去。看着她脸上惊喜的表情,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冉雅就是这样。看表面她和我们这些女生都一样,可怪就怪在她的性格上,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冉雅意外地看到了一幕惨死,竟喜欢上了这种场面。似乎越惨她就越兴奋,总是随身带着相机,把这些她自认为美丽的照片拍下来,洗出来好好欣赏。那回她拍到了一个跳楼的女人,从二十楼跳下来,当然是必死无疑。那场面真是惨不忍睹,整个身子摔成了肉泥,血溅八方,虽然没看见当时的场面,可只是瞟一眼冉雅捧在手里的照片,我就不禁干呕起来。冉雅则是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瞪我,用一种很生气的语气别扭道:“切,早知道就不给你看了,真不懂得欣赏!”什么?欣赏!这么恶心的场面冉雅居然用来欣赏?

冉雅把照片举过头顶,用一种十分享受的眼神注视着上面的情景,嘴里还不住发出赞叹:“啧啧,真是一种无法攀比的艺术!”我倒吸一口冷气,看着她心里一阵寒。冉雅此时真可怕。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冉雅做朋友,似乎只是因为小时候离家出走时冉雅把饥饿的我带回了她的家——显而易见,我也不是什么好孩子。

不过离家出走这样的喜好和冉雅的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冉雅慢吞吞地向我走来,“真是的,有什么可保密的?还不让拍,讨厌死了!”显然是她没拍到,表情沮丧极了。“算了,那就别拍了!”我拉着她往家走,尽管不愿意可她还是随我走了,只是依依不舍地又看了看那里,抿了抿嘴,皱起眉头:“谢蓝,你说我这么大,杀人会不会要偿命?”我并不在意她说的问题,不过潜意识一惊,侧过脸去问她:“你要杀人?”

“喂,我就是说说,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瞅你那个样。”她鄙视地看了我一眼,把相机小心翼翼地放进背包。

我的额间已经渗出了汗珠,希望她最好只是说说,但是我保不准她的性格会不会真的做出这件事来。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不太吓人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不太吓人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5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