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50字5篇

本文5个校园鬼故事50字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416的校园鬼故事、好看的校园长篇鬼故事、校园中的鬼故事电影、校园短片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鬼故事50字第一篇-错误的杀意

结束了下午的心理辅导,我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学校,发现一个男孩在门外悄悄地向里面张望。我微笑着向他招手,他见我发现了他,红着脸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子,个不高,身材瘦弱,白色的短袖T恤,牛仔裤,运动鞋,小平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小同学,找我有事吗?”我让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轻轻地问道。他没有说话,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的脚尖。我给他倒了杯水,他接过水,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笑了笑,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他把水放到了身边的桌子上,双手不停地揉搓着,“你是宋老师吗?”我点了点头,我在这所学校兼职心理辅导员,每周到校两天,负责对学生进行心理疏导。他听到我的回答,很小声地说道:“宋老师,我杀人了……”

听到他的话,我不由吃了一惊,但并没有在脸上表露出来,我问道:“你杀了谁?”他说道:“我杀了班主任杜老师。”

杜老师是初二?三班的班主任,就在今天我还和她见过面。我长长地松了口气,望着他淡淡地说道,“小同学,说谎可不是好习惯。”男孩见我不相信他的话,情绪有些激动,“我没有说谎,我真的杀了她,真的!”

他一边说,一边握住了我的手,“老师,我没有说谎,没有。”

我望着他的一双眼睛,淡淡的忧郁里带着迷惘,但却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我问道:“你为什么要杀她?”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又问道:“你是怎么杀死她的?”这时我已经有些怀疑,这个男孩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很自然地我便进入了心理医生的角色。

他回答道:“我用一条毛巾勒死了她,刚开始她努力地挣扎着,挣扎着,突然就不动了!”他一边说,一边比画着,最可怕的是他的目光中竟然透出浓浓的杀意。他的眼神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正想问他叫什么名字,这时手机却响了。

我轻轻地对男孩说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然后站起身来,走到了窗边。

接完电话,回过头来,男孩已经不见了,我追出房门,却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收拾好东西,我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了初中部的办公室,我想找杜老师问问这个男孩的情况,我必须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杜老师没在办公室,正在教室上课呢。”一个女老师说道。

在初二、三班的教室门口,我看到了正在上课的杜老师,她见我找她,便走了出来。我把事情大致地向她说了一下,她的眼中也充满了疑惑,她说道:“我一直在上课,班上的学生都在,没有人出去过!”

我伸头向班里望了望,没有看到刚才的那个男孩,我苦笑道:“或许是哪个顽皮的学生的恶作剧吧,杜老师,既然没事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回去的路上我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这个男孩的样子,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

第二天我才到心理诊所便有警察找上门来了,他们告诉我杜老师昨天晚上被人勒死在自己的公寓里。因为我昨天曾经找过她,所以他们便找到我,想弄清楚我找杜老师做什么,我们都谈了些什么。

校园鬼故事50字第二篇-打错的电话

一串突如其来的手机振铃打破了自习室的沉静。发怔一秒钟,我忽然发现这个声音来自我的书包。一阵歇斯底里的狂翻后,我终于在一本倒扣着的《内科学》下面找到了那部同样歇斯底里的"挪鸡鸭",并在全体同学的注视之下连滚带爬地逃出了教室。

"喂。"自习楼外广阔的天地终于让我出了一口气,我发现手机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串不熟悉的号码。"哪位?"

"喂?"(竟然是一位MM的动人声音!)

"舒春吗?"(失望!原来是打错了!)

"对不起,恐怕您打错了,我的号码是13077954413。"

"噢……那对不起,麻烦您了,再见。"MM的声音非常柔美动听,就象碧聊上我崇拜的一个一样。

"啊,没关系,再见再见,再见。"等我说完最后一个再见时,才发现对方早已把电话挂了。……真没面子。手里的挪鸡鸭嘎吱响了一声,说这是个新号码,问我存不存。白痴!当然是NO了!我在挪鸡鸭的大肚皮上按了几下,把它重新揣到兜里,向自习楼里走去。

"嘟!嘟!……"还没迈开步,那部二手的挪鸡鸭又在兜里欢实地蹦了起来。

看看号码,咦?又是刚才的号。我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挪鸡鸭肚皮左边的那个绿色按钮。

"喂。"

"喂?舒春吗?"

MM温柔的声音让我的心血管极速扩张,而且有点呼吸困难。

"对不起同学,你又打错了,我的号码是13077954413。"

"嗯……,怎么又打错了?"对方的语气好可爱哦!我的头脑中仿佛出现了一个皱着眉头、撅着小嘴的LPMM的形象。

"你确定你拨的号对吗?"

"是呀。"

"那可能是窜号了,这样吧,我把手机关掉,你再打,好不好?"

校园鬼故事50字第三篇-不要打开我的衣柜

“不要打开我的衣柜。”新学期伊始,阿良指着自己没有上锁的衣柜对刚刚返回寝室的我们说。

我忙着收拾新从家里带来的行李,听见他怪怪地来了那么一句,便问他:“你小子怎么了?”他摇了摇头,只是重复道:“记住,千万不要打开我的衣柜。”

我上铺的小三不屑地哼了一声:“乡巴佬,谁稀罕……”对床的强子也附和了一句:“也就你把你那些破烂当宝贝,你有什么,我们还不知道?”

“就是!”小三继续铺着床,“你不就那几件破衣服吗?有什么了不起……”

阿良一言不发,沉着脸不说话,可那两位大哥还没完没了地数落着,我听不下去了:“行了!阿良不就是说了一句吗?哪招你们俩那么多话?差不多就行了!”我刚说完,阿良板着脸出去了。

“小成,咱寝室也就你替他说话,他什么时候领过你的情?”小三把枕头一摔:“你别瞧这小子平时不吭声,心眼黑着呢,你没记得上学期咱们的东西可没少丢,咱寝就他最穷,老泡在宿舍里,不是他是谁?”

“没错!”强子接着说:“我都丢俩手机了!这回吓得我不敢买了,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小成,你不还丢了五百块钱吗?”

我心里一凉,可不,上学期和女朋友出去吃饭吃得狠了,到了期末还有一个月手头就剩五百块,本以为勒紧裤腰带过一个月,谁知把钱放桌上出去上趟厕所的功夫就没了,结果只好死乞白赖管家里要钱,收着一千块的汇款才活过来。

“五百块钱,可是阿良一个学期的生活费呢!”小三轻蔑地说。

我有点不知所措,想起平时阿良憨厚的脸,还是不能相信他能做出这种事情:“不会吧!我看他不像这样的人……”

“妈的!小偷脸上能刻字吗?一想起他偷我东西我心里就他妈的不痛快!”强子狠狠地把被子甩在床上。

小三说:“他还让咱们别碰他的柜子,我看就是有问题!”

“行了,都一个寝室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今后大伙小心点就行了。”我叹了口气。

我知道,阿良家在农村,他家有三个孩子,他有两个姐姐,爹妈身体都不太好,家里困难得很,但家里人都支持他上大学,他很自立,寒假暑假都打工赚钱,在学校一个月的生活费就一百多块钱,在食堂里总能看见他买四两饭,再在上面浇上食堂免费供应的菜汤,这让几乎每天都出没于小灶的我惊讶了好一阵子,看他那样我心里挺不是滋味,以后再下了馆子就破天荒地把剩菜打包带回寝室给阿良,但他从来不要,这让我更服了。所以,这样一个人,怎么能是小偷呢?

但是这个寝室的东西确实又常常丢,我和小三、强子家里都富裕得很,真是难免让人不想……越想心越烦,我索性走出寝室在走廊里溜达,迎面正碰上阿良。“我出去走走啊。”我跟他打个招呼。但他好像没看见我似的,直直地走过去了。

这学期开学,怎么觉得阿良怪怪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呢?阿良以前没这么冷啊。

在学校里转了一圈,觉得没那么憋闷了,手一摸兜:手机呢?空空的感觉让我心里一冷:哦,出来时忘在床上了。想起寝室里常常丢东西,我赶紧跑回宿舍。

床上整洁得很,什么都没有。但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把手机放床上了,寝室里只有我上铺整理东西的小三和躺在对面睡觉听着音乐的强子,我叫他们俩,我说我手机不见了。

“啊?你手机也丢了?”强子反应相当激烈:“这鬼地方是他妈的怎么了!”

“我……我刚才看见阿良进来过,一会又出去了。”小三说。

“我靠!又是他!”强子使劲一拍桌子,“这小子贼瘾又犯了!这回跟他没完!”

正好此刻,阿良从门外进来了。

“你终于回来了啊!”强子喊着:“小成手机丢了!在宿舍里丢的!你看见了吗?”

阿良冷冷地说了一句:“我没注意。”

“那可就怪了!刚才小成就出去了一会儿,我睡觉,小三收拾着东西,你进来过,是吧?”

“我是进来了一会,但我没注意。”

“那可巧了!”强子下了床,拿着钥匙“啪啦”一声把自己衣柜的锁给打开了:“大伙看看!我这里面可没有!咱们三个人把衣柜都打开看看!阿良你不让我们动你的柜子,你自己开!”

阿良动也不动,面无表情地说:“不行。”

小三从铺上下来:“不开就不开,反正你又出去了,放在外面也说不定,咱们就别打开了。”最后这句话他是对强子说的。

“行了!”我打断他们:“也好像是我记错了,可能不是在咱屋里丢的,不就是个手机吗?算了算了!”

“咱寝室里就是有个贼!谁心虚谁就是那个贼!”强子扔下这句话,气乎乎地走出去了。

这叫什么事!我心里也憋屈起来,又走出了宿舍。

校园鬼故事50字第四篇-免费试吃

寿司

见林梦走进教室,张天璐立即端着一金鱼子寿司走了过来。

“吃吧,我请客。”张天璐递给林梦一个,微笑着说。鱼子寿司十分诱人,深绿色的海苔裹着糯米,金黄色的鱼子层层叠叠铺在上面。

林梦笑着接了过来,她和张天璐是闺蜜,她爱吃什么张天璐全知道。

林梦咬了一口寿司,低头的时候忽然看到张夭璐的胳膊上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点儿,像是染上去的脏东西。她刚想指出时电话响了,就急忙出去接电话了。

电话是另友海子打来约她看电影的,林梦喜滋滋地去了。

两人看完电影回到学校后,已然是午夜了。海子回了自己宿舍,而林梦在进宿舍前,却被一个身影吸引,跟踪而去。

林梦看这身影十分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只见这身影鬼鬼祟祟地往操场方向走去。

等林梦跟踪到操场,便看到远处的角落里,闪着一点幽幽的光亮,她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只见一人坐在操场角落,背对着她,披头散发,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林梦踮起脚尖,慢慢地走了过去,只见这人在身前点着一支蜡烛,微微侧着脸,看向抬着的右胳膊,左手正往胳膊上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洞里塞些纸团类的东西。

林梦一惊,这不正是张天璐吗?她忽然想起今天在张天璐胳膊上看到的一个小黑点儿,原来那不是染上去的脏东西,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黑洞。

此刻张天璐把那黑洞里塞满东西后,又拿起一支沾了颜料的画笔,在那黑洞处一笔一笔细致地描着。慢慢将那些塞进去的东西染成了肉色,很快就与皮肤混为一体,很难看出有什么异样。

林梦一下子就蒙了,张天璐到底在千什么,她是人还是鬼?

林梦想逃走却摔倒在地,声响惊动了张天璐,张天璐急忙抓住林梦。此刻张天璐的表情极度扭曲,眉头皱得往上扬去,鼻子拧着,嘴巴张得大大的。她恶狠狠地说道: “你如果敢把刚才看到的事说出去……”她说到这里忽然“啊”地一声,整个人仰面摔了下去,随后身体蜷缩起来,额前的汗水更是大颗大颗地往外渗。

林梦见机会来了,扭身就跑。此时却听到张天璐在身后断断续续地说道: “找,找吴秀莲……”等林梦快跑远时,张天璐忽然大叫了一声, “对不起……”

林梦愣了愣,然而她转过身去,却看到操场空荡荡的,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吴秀莲

林梦回到宿舍便倒在床上,全身如凉水浇透一般,一阵阵地打着寒战。到天亮时,已然是发烧了。林梦这一病就是两天,期间一直迷迷糊糊,幸亏有舍友照顾她,端水喂药,三餐一顿不落地送到床前。

直到第三天林梦才觉得好了些。一开手机,有好多短信和未接电话,都是男友海子的。林梦强打精神,约了海子碰面。

没曾想一见面,海子就连声发问: “你这几天千什么去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林梦本来就有些恍惚,听海子这样说,连解释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冷着脸转身往回走。

海子更急了,一路追着问: “你倒是说话啊。是不是变心,喜欢上别的人了?!”

林梦一句话没说,闷着头回了宿舍。

宿舍里空无一人,合友们都上课去 了,林梦看着张天璐空荡荡的床,这才 想起张天璐从那晚后就消失了。

林梦一想起那晚操场的事,又开始 紧张起来。此刻忽然一阵奇痒袭来,林 梦连忙挠了起来,这痒仿佛来自五脏六 腑,瞬间涌遍了全身。好像有一颗种子 在身体最深处扎了根,正抽丝发芽,想 要吸走她的血肉。

林梦刚开始轻轻挠着,觉得不过瘾,干脆卷起袖子用力挠。就在这时,怪异酌事情发生了,她胳膊有一处的皮肤变得薄如蝉翼,只挠了几下,便破了皮,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儿。这黑点儿出现后并没流血,连肉色都见不到,只有些细细的深褐色的小颗粒从黑点儿里涌了出来,散在破皮处,像极了一颗颗细小的虫卵。

午时的阳光从窗户边缘照进来,刚好照到林梦的胳膊上,只听见“吱”的一声,那些虫卵状的东西便如同化灰般消散在空气中。

林梦惊恐不已,她不知道张天璐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左思右想,决定按照张天璐最后所说的,去找那个叫吴秀莲的人。

林梦立刻动身去了教室,只是她没注意到,从她踏出宿舍楼开始,就有个身影悄悄地跟着她。

幸好学校不大,林梦一路打听,很快便打听到,张天璐有一个老乡叫吴秀莲,是计算机系的。听说不知道生了什么病,已经很多天没出过宿舍了。

到了吴秀莲宿舍门口后,她在门外小声问道: “请问吴秀莲在吗?”

一个女孩开了门,厌恶地指指靠窗的一张床,故意大声说: “那个怪胎啊,弄得宿舍里臭烘烘的,害我们不得不去别的宿舍借住。我劝你还是走吧,免得沾染上一身臭气。”说完翻了个白眼,走了出去。

林梦有些犹豫,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宿舍里只有靠窗的床上躺着一个人,其他的床铺都是空的,只见那人用被子捂紧全身,仅仅露出一只眼睛,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床上到处散落着饼干屑、方便面渣等,一股浓浓的酸臭味扑面而来。

“找我什么事,说j”被子下面传来又粗又凶的声音。

林梦壮着胆子说: “张天璐失踪了,她在失踪前叫我来找你。”

“失踪了?”吴秀莲愣了一下,叹口气道, “看来我也躲不掉了。”

“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林梦追问道。

吴秀莲没有回答,却开始发问: “你最近是不是觉得全身发痒?”

“是……”

“呵,看来你也染上了,”吴秀莲冷笑一声,停顿了片刻,神色有些默然, “这,应该算是一种‘病’吧,染上这种‘病’的人,必须传染给下一个人才能稍稍减轻痛苦。吴秀莲让你来找我,那她一定是把这‘病’传给了你。只是,我和她都上当了,原来传给别人只能暂时缓解痛楚,但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到底是什么病?”林梦越听越心慌。

“先痒后疼,痒得难以忍耐,疼得死去活来。”吴秀莲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充满恐惧。

就在林梦不知趼措时,吴秀莲忽然掀开被子站了起来,林梦毫无防备,看到眼前的情景立即大叫起来。

校园鬼故事50字第五篇-三楼钟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到半夜12:00,三楼的宿舍就会传来莫名的钟声,三楼的宿舍是一间杂务房,自我上了这间学校起,它就已经是一间杂务房了。

我们学校有红,白两座教学楼,白色的是刚刚修建完成的一共7楼,而红楼则是旧楼,听说好象有数十年的历史了。因为去年招生太多,所以红楼变成了替补宿舍,一共才4楼的旧建筑就被当成了我们的宿舍。刚住进来时,感觉这座楼不错,虽然是旧了点,但面对校外的树林,空气挺新鲜的,又冬暖夏凉,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日子久了才发现它有很多秘密,如“厕所第四阁的白绫”,“音乐室的古怪歌声”(音乐室在一楼的第一间)、“一楼走廊上的凄凉哭声”等等都是。而今天我要说的是“三楼的钟声”,这也是“红楼怪谈”中的精沂之作,传说在红楼刚刚建筑完成的时候学校请了一个老伯,让他负责每天的报时工作,就象古代时候的寺庙中的敲钟僧一样,每一个小时敲一次,而现在摆在杂务房中的那面破铜锣便是当时他手中的“钟”,但当他工作了三年后的一个晚上,他失踪了,在敲完那天的12:00后就失踪了,这件是曾轰动过警界,因为那个老伯的尸体至今还没有找到(不要怪我说话太武断,那老伯失踪了7年就已经被定案说他死了,所以我说他的尸体应该我是在咒他!)那档案也许还在警局的档案室里放着呢!

自从知道了这件事后,我每天都会被这半夜传来的钟声吓醒,在它敲完十二下后才能安寝。

7月12日半夜,钟声又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在口中数着,一、二、三、……十二、十三……不对,我突然感到脊梁上一股冷风袭来,怎么会有十三下,而且还不停的敲着,难道是我的幻觉?不可能的!我坚信自己没有听错,真的是不断的敲着。我慢慢的爬下床来,披上睡衣,准备去楼上一探究竟,但当我轻轻地将门打开时,一阵不知是什么地方吹进来的寒风把我吓住了,因为我的寝室在走廊的尽头,而且旁边没有窗户,又怎么会有风?我打了寒颤,抖擞了一下精神,希望能赶走一些恐惧。悄悄地我拿着手电筒照耀着上楼的路,残旧的走廊上节满了该死的蜘蛛网,此刻传达室已经将这座大楼的电停掉了,害得我无奈要用这只老古董式的手电筒。

我沿着楼梯缓缓走上三楼,这时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醒着?那么响的钟声难道都听不见?还是他们都聋了?还亏他们住在三楼!我在心理默默的嘲笑着住在三楼的学生,为的是让自己那狂跳的心安分一点,别破胸而出。

“你在这里干什么?”我身后突然传来了一种低沉的声音,吓得我脸色象扑了粉一样刷的变得苍白无比。我僵硬的转过头,缓缓地将自己那血盆大口列开傻傻的笑着,冷汗如雷雨般从我的额头涌出,“我我……”

我见到身后站着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看起来很和蔼,这到让我宽心不少。

以上就是校园鬼故事50字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50字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2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