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类型鬼故事长篇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类型鬼故事长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最恐怖的校园短片鬼故事、关于校园里的鬼故事300字、十大最恐怖校园鬼故事、与校园有关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类型鬼故事长篇第一篇-人文学院不开的大门

第一章 序

中国人很奇怪,但凡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总喜欢往诡异方面想去。这在以前,也许会是所谓的知识分子用来耻笑无知的农民手段。然而在中国轰轰烈烈的城市化运动发展下,所谓的知识分子被紧张的节奏压得喘不过气来,也开始用诡异来解释自己不会、或者没有时间去追究的谜题了。

XX大学南校区一共有十四个学院,每个学院都有自己的故事,今天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人文学院里。

听说人文学院所在地,是坟墓所在地,后来不知是哪个建筑商花钱买下了这块地方,迁走了坟墓,盖起了楼房。当然,人文学院并不是那里的第一栋楼房。听说而已,那里在中大建校以前,有一个姓贾的富商的别墅。别墅里住着的,是富商的小老婆。至于富商和他的故事,已经无从验证了,但是据老一辈的人说,富商后来发生了一件大事,并从此失了踪,而且那别墅后来也没有人敢住,据说是闹鬼了。

当然,鬼怪的说法,一向被排斥为迷信。然而排斥还排斥,从知识份子到农民,都深深地相信着。直到中山大学建校,那别墅才被拆掉,改建成现在的人文学院。

听我这样说完,李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煞白的脸色许久无法回复过来,深沉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

“喂喂,我也只是这样听说的而已,你不信就算了,也不用这样看着我啊。”

他依然没有说话,还只是紧紧地盯着我。

校园类型鬼故事长篇第二篇-并蒂煞

伏尸

王守开带着步青云急忙赶往男生宿舍312室。走到房门口时,步青云放轻步子侧耳倾听门内的动静。

“嗞嗞嗞”一阵吮吸带咀嚼的响声不绝于耳。步青云连忙飞身一脚踹在门上,房门被踢开的一瞬间,一个黑影“倏”地一下从床上腾空而起朝门口冲去。

“哪里逃!”步青云喝道,随即一张灵符闪电般飞射到黑影身上。令人傻眼的是黑影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带着灵符冲出了宿舍,消失在楼道的拐角处。

“不是鬼?”王守开愕然,“我看到它趴在杨鹏的背上,轻若无骨,杨鹏连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我才以为它是鬼的。没想到……”

“杨鹏!”俩人一惊,同时朝杨鹏床上看去。

杨鹏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被撕碎了,在他背心窝的地方有个又深又长的血洞。步青云俯身用手扒开那个血洞,随即大叫一声跌坐在床上。

杨鹏不仅全身的血都被吸干了,连内脏也被吸食得一干二净,现在的他只是一具苍白僵硬的尸体。王守开看着杨鹏的尸体更是战栗不已。最近学校总是有学生失踪,警察也查不出来头绪。联想到杨鹏的惨死,步青云隐约觉得那些失踪的学生跟刚才那条黑影有关。

步青云跟王守开说了自己的想法,王守开马上提出疑问:“可是杨鹏并没有失踪,他的尸体还在这儿呢!”

步青云微微一笑:“那就赌一把。”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往杨鹏后脖子上一贴。

做完这些,步青云马上拉着王守开离开。

因为是国庆长假,宿舍学生并不多,他们并不担心杨鹏的尸体会被其他人发现。

一个时辰不到,宿舍外的步青云突然感觉口袋里有东西在剧烈地跳动,像是要挣扎出来。他一松手,一张巴掌大的符从口袋里飞了出来,飘在半空朝一个方向飞去。

王守开看得直傻眼,步青云却神情紧张:“有人在驱尸,快跟上!”

跟着那道符,他们很快就在学校的后山道上看见了杨鹏的背影。

似乎听见身后有动静,杨鹏突然停住脚。“咯吱咯吱”,它的头僵硬地转向后方,脖子发出一阵响声,好像空气中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扭那颗脑袋。

“啊!”俩人同时发出一声尖叫。杨鹏的脸不见了,有人用刀把它的整张脸皮给削了下来,现在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猩红色的骷髅脸。一双黑白分明却毫无生气的眼珠子嵌在骷髅脸上,鬼气森森地看着他们。

一阵阴风吹来,原本阴气沉沉的山林突然暗沉了很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王守开一个踉跄捂着鼻子跪倒在地:“不好,尸气!”步青云想去扶他,对面的杨鹏却猛扑过来。

“灵符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急急如律令!”步青云急念符咒,双手齐发,只见飘在半空中的那道灵符径直飞向杨鹏的额头,连同它后脖子上的那张同时燃起一团烈火。杨鹏的整个脑袋瞬间被烈火点燃,它嘶吼着四处乱撞。

步青云舒了口气,正想挪动双脚却发现迈不开步子,低头一看原本干净无一物的地面突然伸出一只只腐烂干枯的死人手来。那些手拼命往上拱想要破土而出,自己的双脚正是被那些手给拽住的。

“这才是尸气的根源。”步青云暗自感叹。

“看腐尸的衣服!”王守开半睁着眼睛喊道,“原来失踪的学生都被埋在土里,难怪找不到尸体。”

一转眼,那些腐尸全都钻了出来,它们身上带着泥土和腐肉臭气冲天,却步调一致地向两个活人围拢过来。

圈子越来越小,王守开害怕地闭上眼睛。步青云却十分冷静,他沉住丹田之气全身发力,一口心尖上的热血就倒流回口腔。随即,步青云在心里默念驱尸咒,在那些腐尸的手快要触碰到两人时,步青云突然狂啸一声一跃而起,朝群尸吐出一口口血色唾沫。中招的尸体就像遇到化尸水般,身体从里到外流出一股股的绿水,同时整个尸身瘫倒在地,不一会儿就化成了一摊尸水。

步青云精气大损,他来不及细察就立即扶起王守开朝山下跑去。

校园类型鬼故事长篇第三篇-女教师之死

长达两个月的暑假过去了。吴大鹏真有些不愿回到学校去,他一个城里人现在要到到乡下镇上的学校读书,自然心里不痛快。一路的奔波,到了校园之后可要好好休整一番。正准备回宿舍时却发现回宿舍的校道上挤满了人。吴大鹏连忙问前边的人:“怎么回事?”前边的人告诉他校道施工,今天又正值新生报名。所以才会大塞车。

吴大鹏望望自己手中一左一右两个包,再望望前方的人群,十几分钟也不挪动一下,要这么耗下去,非累得趴下不可。突然想起在网球场边有一条小路可以包抄上去,嘿嘿,趁这帮新生不知道,赶快挤过去。

主意打定,吴大鹏离开大队塞车人群独自向西北方向进发,这时,他发现周围的人都眼瞪瞪的盯着看。吴大鹏一边走,一边嘀咕:“看我干什么?难道没见过靓仔?”走了不多时,又觉得不像。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分明就像是发现了恐龙这一类的珍稀动物一样。

困惑的吴大鹏又发现了另外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他所走的路竟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碰不到。这条路虽然说鲜有人知,但也不至于达到他吴大鹏一人的秘密通道的地方,尤其是情侣们,肯定会开辟到这里来的。难道学校打击恋爱?

正寻思间,不知不觉已走出了这条小路。花圃的栏上正坐着一个学生在那里搧凉。吴大鹏欢喜异常,这说明这条路并无异常。谁知那学生见到吴大鹏从那条路走出来,竟像见了鬼似的”哇呀”一声尖叫,转身就逃。吴大鹏喝声:“站住!”丢下大包,飞也似的赶来,一把扯住那学生不让走,连声道:“我想请问一声,为什么没人走那条路?”那学生颤声道:“你是人是鬼?”吴大鹏一听,就知有古怪,忙道:“我在外面实习了几个月,学校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并不知道,还望师弟告诉一声。”

那学生见吴大鹏说话谦恭有礼,脚踏实地,不是飘着的,才放了心,回首上上下下打量了吴大鹏一眼,才道:“算你命大,你知不知道刚才的路叫什么名?”吴大鹏道:“那只是一条小径,好象没有名字。那学生点点头道:“它以前是无名的,不过现在大家都给它安了个绰号,叫哥哥道。”吴大鹏惊诧道:“为什么叫这么奇怪的名?”

校园类型鬼故事长篇第四篇-校园怪谈之教堂

我听见她在说话。一个人。

一种很虚渺的声音,模糊不清,像是由深渊飘荡而来的回音。我稍稍走近,还是无法辩明她的言语。根本不是人能发出的言语。

“喂,幽明,你一个人在说什么?”我战战兢兢地问。

“我在与海说话。”她没有回头,语气却是彻骨的冰凉。

“与海?”我眉头微皱,错愕南京的海位于何方?

“你不信?”她侧过脸,睫毛向灯火倾斜的角度垂去, “海说,污浊之人不配享有它的存在。”

“你没事吧!南京哪有海啊?”我权当她是痴人梦呓。

她冷笑,嘴角弯起轻蔑的弧线: “海说,她会让你们看见污浊之人被死亡淹没。”

我一脸茫然。

她又说: “我见过像他,像她,以及像它一样的人。海会去逐个吞没他们。”

我后背一阵寒风,心隐隐被恐惧吞噬。我脚步一顿,正欲离开,突然!一道身影从楼上一跃而下,从窗口经过的几秒,我清晰地看见一张惨白的脸。

我认得她,我们的同学,季婷。

“季婷跳楼了!”我结结巴巴地喊道。

她微笑,愉快地说: “看,这就是海的裁决。”

我和幽明目睹了季婷的死。

当一个人从楼上纵身跳下,处决已放弃的生命,很难猜测其中究竟抱有的是何种云淡风轻的决绝。

但说自杀,未免草率。因为警方在季婷的胃里发现了海藻。海的幽怨,真的啃食了她肮脏的魂魄?

全校惶惶然,班里也被笼上了一层灰白的氤氲。幽明一个人坐在后排,一如既往地望着窗外,双唇隐隐翕张着,像是在诵念什么。

我深深埋下头,昏昏欲睡,脑中是翻滚不息的泥沼,墨绿的藤蔓在鞭打着覆埋的尸骨。就连我的指缝,都似乎感到有黏稠的植物纠缠生长。

是海藻?

我黯然苦笑,我想,我还是恐惧死亡的。即使死的并非自己。

这时,我的同桌怡夕推我: “林妍,你有心事吗?”

我耸耸肩,淡然一笑: “没有,就是有点累。“

她“喔”了一声,跟着沉默。未几,她望望四周,然后压低声,异常紧张地说: “林妍,你知道学校附近那所清末教堂吗?”

“是那座自清朝末年就被保留的教堂吗?”我回忆道。

“嗯。”她接着说, “林妍,我最近很害怕,我总觉得季婷的死与教堂有关……”

“为什么?”

“因为……”她顿了顿,又一脸警惕地望向四周。说道: “因为,前几天我们曾和季婷去过那里。我们原本是去那里玩,可是没想到,我们竟然看见……”

她突然喉咙一颤,像是想起了什么不能启齿的秘密。这时,她的手机突兀响起,她木然接通,表情随时间的蔓延阴沉了下来。她应了几声,便慌忙与我告别了。

像是永别,我是这样觉得。但随即的担心席卷心头,我忘了问她,为什么她身上会有一股死人的气味?

一天后,怡夕的尸体在郊外被警方发现。我面对她的遗容。已是阴阳相隔。她的脸是暗青色,两颊布满古怪的纹理,像是某种远古图符。

我无法想象,一个含苞待放的生命是如何猝然分崩。究竟是怎样的仪式,要用她们的生命盛装祭祀?

幽明说: “这是海的愤怒。要让污浊的人沦为低能的藻类。”

怡夕的胃里也发现海藻。

我忍无可忍,将幽明一手推到墙壁,嘶声道: “你这个怪物!你到底对她们做了什么?”

她笑,无休止地笑,然后贴近我的耳畔说: “她们是自寻死路。”

我有种掐断她脖子的冲动,怒不可遏。

她继续说: “阴间的大门正在教堂打开……”

教堂?我猛然惊醒,想起怡夕也曾对我提过教堂。季婷和怡夕都去过教堂,随后都离奇遇害,她们当时究竟看见了什么?还有谁与她们同行?

我冷静下来,事态在我的骨骼里长出新的枝节。事已至此,唯有去清末教堂一见分晓。

我迅即转身,赶往教堂。但在我离教堂门仅一步之遥时,我清晰地听见幽明在身后亢奋地说: “我期待你的垂死挣扎。”

即入地狱又何妨?看着同学们的死,我又如何安然构造人间天堂?

教堂坐落于学校左侧,面朝夕阳葬送的方向。在我赶到的时候,它已完全被暮光染上血色。几只飞鸟停落在十字架的顶端,鸣声从上空传来,宛如对怨灵的超度。

我注视良久,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忽然觉得,死亡其实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可以逃离世间浮沉,永久沉睡,享受祥和。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热爱生命的人。

这时间,我已推开教堂古老沉重的大门,轻声向里呼唤: “有人吗?”

没人回应,寂寥的庭院只有梧桐叶落的回声。

我沿着扑满西方气息的石壁行走,沿途都是象征祥瑞的圣画。一股经岁月淬炼的质朴感扑面而来,令我沉浸其中,感知心底的尘埃被流水洗礼。

这时,一位牧师停到走廊的尽头,手持《圣经》,对我微微一笑。

看似温暖,我心中却是不敢触及冰原。

少顷,我便和牧师一同来到祷告厅。耶稣依旧被长钉穿透肉躯,悬在石架之上为人类赎罪。我坐在木椅上,感受暗流从指尖滑过。簌簌的声响,像某种惶然的呼吸。

牧师站在我的对面,很年轻的弦月眉。但并不稚嫩,反倒有一种庄严肃穆不容侵犯的气质。他轻声说: “同学,这时候来教堂,想请求主帮你什么呢?”

我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说: “我两位好朋友死了,我来这里找原因。”

牧师没有丝毫惊讶,语气照旧, “这样啊。那你为什么肯定原因在这里呢?”

“她们,因为她们在几天前来过这里后便离奇死去了”

“但你要相信,主只会拯救,不会杀戮。”

“那让主来引渡我啊!让主告诉我如何对两位好朋友的死置之不理?主赎了那么多年的罪,为何仍无法净化世间啊?你们只会骗着世人玩嘛!”悲伤沉淀在我的血液,终于在这一瞬喷薄出汹涌的血浆。

牧师低头,将《圣经》放到桌前,说: ”因为主也是人。”

对于这个回答,我嘲笑。

少顷,他脱下牧师袍,露出无异于常人的肉体凡胎。声音纯净地说: “你好,我叫司徒爵。我想,你所说的死者应该是前几天那几位来过这里的学生吧?”

我点点头,终于步入正题。

校园类型鬼故事长篇第五篇-穿中山装的男子

学校里面的怪事总是层出不穷,才说完男生宿舍里的事,接下来说说女生宿舍里的事。

学校里有个师姐叫李姗姗,长得白白净净挺个性的,性子也豪爽,还很调皮的那种。

这个师姐有点好喝酒,没事也爱睡睡懒觉不爱去上课。

她们的宿舍里只有两个人,据说是因为平时在学校里太捣蛋了,脾气有点火爆,没人敢跟她同住一间宿舍,所以老师把她跟另外一个同样也爱捣蛋的同学安排住在了一起。

她们住的这间宿舍,是整层楼的最后一间屋子,而且里面还有很大一段凸出的消防管道。传说最后一间屋子总是恐怖事件的源头,我们的故事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话说这个李珊珊在头一晚跟男朋友一起出去喝得宿醉,到天亮才跑回来补瞌睡。

她进门就倒头睡下了,连脸脚也没洗。

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她抬头看看窗外,夕阳就快落山了。

她觉得昨晚酒喝太多了,此刻胃里很难受,起来喝了口水,又把自己丢到床上去接着睡。

睡了没一会,就觉得被子一个劲的往下掉,不是自然的那种掉,而是有人拽的那种。

而她此刻头还晕乎乎的,根本没力气多想,就头也不回的又把被子往上拽了回来。

等一会儿,被子又被拽了一点下去,她眼睛都不睁的就又拽了回来。

接着这次被子是很大力的被拽了半边下去,她生气了,边骂边回头,说,你tm疯了啊,让不让老子睡觉了?

说完她就愣住了,在夕阳的映照下,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正在拉她的被子。

她吓的尖叫了一声,这个男子一猫腰就不见了。

以上就是校园类型鬼故事长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类型鬼故事长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3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