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视频、校园鬼故事大全百度、悬疑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第一篇-坟场上的宿舍楼

往事如烟 旧情如梦

初秋的月光像掺了薄荷粉一样微微清凉,远处来的大风卷起了地上的塑料袋和墙角的落叶,仔细闻,带着一缕桂花香甜味,今年的秋天分外的比以往来得早。

四周并不安静,经典家园楼下保安的对讲机又忘记用耳机,嘈杂的声音在耳边若有若无。穿着橘黄色小方格衬衣的方其林在家里偌大的阳台上坐着,木桌上沏了一杯咖啡,泡沫密集排列,蚊子几乎绝迹,只有飞蛾对着阳台的灯胡乱飞舞,死静的一切。

家里没有人,客厅乱七八糟,刚才进行的那场大战如果用摄像机录下来肯定是武打片,花瓶几乎是擦着自己的耳边飞过,带着呼啸的风声,如果常丽的角度再正一点,那一地的陶瓷碎片定会有自己的血或者更严重的比如脑浆之类,恶意揣测常丽有点暴力倾向。

那个花瓶是结婚时大学同宿舍的崔远航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平时没有插花,只是摆在客厅作装饰,毕竟代表了一段珍贵的回忆,崔远航在自己结婚那天只是托人送了礼物和礼金,并没有亲自到场,说来说去,还是为了樱桃的事耿耿于怀,这两年崔远航跟自己几乎没有联系,好像这个人已经如露珠般蒸发。

回头看那一地花瓶碎片,像是自己破碎的、一塌糊涂的婚姻。

常丽发完脾气甩了门就走了出去,因为方其林的不耐烦,叫他到房间来帮忙抬个东西,喊了十多声,顺口就是一句,“神经病。”

方其林怒了,“你说谁是神经病?!”

常丽指着他的鼻子,“我说你是神经病,没事发什么呆,是不是又想起李樱桃了,她已经死了……”

本来只是很小的事情,后来却变成一场家庭战争,常丽离家出走了,又来这套。结婚两年以来,已经有超过十次离家出走了。

一般她会开着车去个酒吧,喝到醉醺醺的时候再打电话让自己去接她。

这次破例没有接常丽的电话,只是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有点厌倦,日复一日的循环,这难道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夜已深,寂寞吞噬着方其林的耐心,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所有的都不复存在,自己在哪里?应该不是在常氏连锁餐饮集团做执行官,而是在茫茫的人才市场寻找一份可以在这个繁忙的城市养活自己的工作。

有人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而如今既入错行,学计算机的入了饮食业,又娶错了新娘,大学时那个活泼可爱善解人意的美丽娇娘现在成了喜怒无常刁蛮任性的婆娘。生活就像一枚有毒的糖果,亮丽的糖纸下藏着丑陋而绝望的真相。

往事如烟,旧情如梦。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已经是农历七月半,今天正是中元节,怪不得下午回来的时候马路两边摆了许多香烛元宝,不少人跪在地上烧纸。

方其林忽然觉得胸口一阵闷,卧室床头的风铃缓缓晃动,发出清脆的玲玲声,空气里有蜡烛燃烧殆尽的味道。

方其林有种去看李樱桃的冲动,即使学校已经搬迁到漂亮的开发区,昔日的临时校舍只是一堆废弃的建筑物。但今天是中元节,她肯定要回来的。

远远看到旧学校守夜的李老头也在烧冥纸,嘴里念念有词地唱,停车场里弥漫着一股焦味。他以前是这个学校看大门的,新学校没要他,嫌年龄大又不会电脑,所以一直在这里呆着。

“李大爷,我可以进去一会儿吗?我是这里以前的学生,我去祭拜下同学。”方其林从车上下来,手里拿着车上的应急手电。

李老头慢慢地抬头,满脸疑惑地回忆这个看上去外表光鲜的年轻人,“今天是中元节,你进去干什么,不怕见鬼吗?”

方其林叹息一声,“要是见一见也好啊。学校搬了那么久,怎么您还在这里?”

“工地的人雇我在这里看着,老板怕别人过来拉钢筋,过几天就有机器把这里压平,我就可以走了。”老头从包里抖索着拿出一支烟,颤抖着伸到燃烧的火苗里点着,在嘴里深吸了一口,“今天是鬼节,顺便给我老婆烧点纸。”

“哦。”方其林点点头,推开生锈的铁门,手里的红色塑料袋里装着香烛、冥币和纸扎的空调,空调模型是用白纸盒糊的,立式空调上还用毛笔写了两个大红色的“格力”两个字。

校园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第二篇-校园怪谈之谜社

1.怪题

西城大学宣传栏上,原本贴着的三十张优秀学生的照片,现在,其中四张被换成了一位长发遮脸的女人照片,旁边还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

四人中有一人曾经杀人未遂。请学校校长王海在三天内找出这个人,撕下这个人所在位置的女鬼的照片。找对则相安无事,找错此人将坠楼而死。

谜社第五弹。

“谜社”是西城大学前不久悄然兴起的社团,由社员在公开场合设置谜题,向师生发起挑战。应战者如果没有解开或是解错谜题,设计者就会给应战者一定的“惩诫”。

学校一直对其各种打压,但依旧屡禁不止,不过之前,“谜社”的谜题都是“请调查女生宿舍出现蛇的真相”等等,没想到这次,居然涉及人命,而挑战对象还是校长!

团委书记周旋被叫到校长办公室,校长王海对他大发雷霆,让他赶快查清此事。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周旋径直来到校外一个网吧。没有人知道,周旋便是“谜社”的创始人。

此时,聊天室里,成员们正在激烈地讨论这次的谜题,周旋在公告区挂出一则消息:

请问这次的活动是谁设计的?请联络我一下。

可是,与以往不同,一直等到下午,都没有人来联系周旋。设谜的人藏起来了。

被贴照片的四名学生分别是:余健、邱晓娅、张莹、陆丰,可这四名学生就算有不是,也没人和杀人扯上关系,该怎么办?

眼看三天的期限已到,无奈之下,周旋向校长王海提交了一个他自认为最有可能的答案:余健。按照谜题的要求,王海在宣传栏撕下了余健所在位置的照片。

一时间,整个校园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大家纷纷揣测余健的“杀人未遂史”到底是什么。当天下午,学校报亭里突然出现了一封公开信,再次把事件推向高潮。

校长大人:

很遗憾,你的答案错了。不仅如此,你还犯了规。你让别人替你解谜,完全无视“谜社”的规矩。所以,接下来的烂摊子只好由你来收拾了。

等着吧,正确答案马上揭晓。

王海看到信后大惊失色,马上召集大家商量对策。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重要的是学校不要出事。几经商议,学校对余健、邱晓娅、陆丰和张莹四个人的安全保卫工作进行了严密部署,同时反复提醒他们,这段时间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

然而,还是出事了。

2.谜底

三天后的清晨,学校的清洁工发现了邱晓娅的尸体。

出题人以之前预告的方式公布了谜底,而他也成为了邱晓娅之死的最大嫌疑人。

四名同学之一的陆丰,对这件事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他清楚地记得,当时周旋要他们坦诚自己的“杀人未遂史”时,邱晓娅似乎比其他人表现得更加冷静和自信,好像这件事压根就不会发生在她身上。

此外,陆丰还发现了另外一个细节:周旋和张莹之间似乎有秘密。从他们的言谈中可以看出,周旋对张莹十分客气。

而且,陆丰还偷听到他们一次别有深意的对话。当时,张莹对周旋说:“没想到是你来调查这种事,如果不是你,我说不定就把有些事抖出来了。”

然后,就传来周旋劝解的声音,大意是叫她冷静,不要翻陈年旧账。

陆丰决定从邱晓娅的圈子开始查起。他发现邱晓娅所住的寝室,居然和“谜社”以前谜题里提到的“闹蛇”的寝室是同一间。

那道谜题出现在两个月前,谜题的内容是,要求女生204寝室室长邓婕调查寝室出现蛇的真相。

邓婕就在出题的黑板上公布了答案。她说,据她调查,204寝室最近常有大群的老鼠崽出现,由于寝室背靠山林,所以这些老鼠崽吸引了山里的蛇过来觅食,于是寝室出现了蛇。

可是,素来干净的女生寝室,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老鼠崽?

带着这个问题,陆丰找到了邓婕。邓婕告诉他,解谜后不久,她偶然发现,那些老鼠崽竟然是从邱晓娅的包里跑出来的!

“我发现这件事后也没敢声张,原本想找邱晓娅问清楚的,可是,还没等我开口,我就发现了更为恐怖的事……”邓婕心有余悸地说。

“什么事?”陆丰问。

“邱晓娅吃老鼠……她趁晚上寝室熄了灯以后,偷偷地躲在床上生吃老鼠崽……”

3.推论

陆丰被邓婕的话吓了一跳。

邓婕又继续道:“我不敢直接问她这件事,我只是告诉她,作为室长,我不希望寝室里再出现老鼠。当时她只是默默地点了一下头,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在寝室里看到老鼠崽了。”

陆丰问:“邱晓娅死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

邓婕想了想,说:“她说她很怕死……死的前一天她还对我提过,说最近好像有人在跟踪她,她担心有人害她……”

陆丰心中一动,那个跟踪邱晓娅的人,极有可能就是谜题的设计者,也就是杀死她的凶手。

既然出题者说邱晓娅曾杀人未遂,那只要找出这个人,就能找到凶手了。可是,邱晓娅也不像和谁有仇的样子。

“对了,我发现邱晓娅最近好像特别喜欢写网络日志,我记得她以前可并不喜欢写东西的……”邓婕说。

陆丰觉得此事蹊跷,于是想方设法破译了邱晓娅的QQ、贴吧等账号。从她的日志里,陆丰有了意外的发现。

邱晓娅的日志大都很短,涉及生活、学习以及个人思想等方方面面,陆丰细心阅读和梳理其中的信息。通过阅读这些内容,陆丰知道了邱晓娅不为人知的过去,让他没想到的是,邱晓娅曾经图谋并付诸行动想要杀死的人,竟然是学校的辅导员周旋!

陆丰耳畔回响起周旋和张莹私底下的对话,看来,周旋有预谋杀人的嫌疑。

陆丰决定,以张莹为突破口,对周旋展开调查!

校园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第三篇-贴封条的教室

几乎每个大学里都流传着一些灵异故事,我所在的大学也不例外,记得主教学楼顶层604教室一直贴着封条,即使在学校教室紧张,导致一些大二的学生没有自习室,校方也没有打算撕掉封条。不知道什么原因凡是路过604门口的人总感到凉风习习,甚至在最炎热的夏天,这里也是阴风阵阵。

那段时间我翻阅过许多关于鬼神的文章,其中美国一个研究学会发表的论文从科学的角度解释了鬼神的说法,意思是人们所说的鬼是四维空间的物体,时间和空间与我们平行存在,只有在某种特殊的条件下,我们的脑电波频率和思维空间的频率一致时才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有时当你说出一句话或者到一个地方,即使是你第一次,却感觉好像以前经历过,就像在梦里出现一般。人类对于自然界有太多的秘密无法解释,而人类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谜题,对于这样的理论我也是将信将疑,所以604的种种说法我想得到证实。

一天,在隔壁上晚自习的学生到晚上十一点还没有回宿舍,突然听到604教室传来敲墙的声音:“嘣嘣嘣。”甚至有人说从门缝里看到有灯光闪过!一时间人心惶惶,许多胆小的同学不敢去六楼上自习,后来六楼的学生越来越少,大家问辅导员为什么604贴着封条,他们只是说,他们来的时候,那个门就贴这封条,具体什么原因他们也不知道!有位年长的王阿姨,轻轻叹了口气::哎——

当时从李阿姨的眼神中觉得她一定知道些什么,在我的再三请求下她说出了真相,原来十年前604教室发生过一件事——一个周末的夜晚,三个学生等着白天说好来打牌的同学,他们摆好桌椅板凳,放好了牌。后来突然停电,可能是线路的问题,现在我们学校是不是也会停电。他们点上了蜡烛继续等他,那天晚上第四个同学可能有事没有来。而那三个人由于太晚不能回宿舍就趴在桌上睡着了,后来蜡烛引燃牌,牌有点燃了桌子,接着,接着,第二天大火扑灭时,屋里只剩下三具烧焦的尸体——从那以后604贴上了封条。

我从来不信鬼神之说,加上那片关于四维空间的论文,总想如何揭开604教室的秘密。又是一个周末的夜晚,我独自一个人来到603教室,等待敲击墙壁的声音。等到夜里十一点半没有任何动静,渐渐整个校园暗了下来,静了下来。我正想关了灯回宿舍,突然停电了!黑板上方的钟表敲响了午夜十二点的钟声,乌云挡住了月光,夜,死一般沉寂!我借着手机屏幕那点微弱的光线小心翼翼走出教室,这时走廊里传来嘣嘣敲击墙壁的声音,顿时打了个寒颤,迈着僵硬的脚步向隔壁的教室走去,当我看到上方的门牌号时汗毛都竖了起来,上面写着603!那么刚才我所在的教室就是,就是,就是604!

“嘎吱——”604教室的门开了!一阵冷风袭来,钻入我那早已打开的毛孔。一支发着昏黄色的蜡烛在教室中央的桌子上默默的燃着,烛光摇曳着,照的屋里所有的东西好像都在跳动!蜡烛的旁边放着一堆凌乱的扑克牌。桌子周围摆着四张凳子,一张是空的,而另外的凳子上坐着三个黑影。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想逃跑,可是两只脚完全不受自己的支配!那只蜡烛已经烧得差不多了,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屋里越来越暗。就在这时离我最近的的那个黑影突然站起来,朝我这边晃晃悠悠地走来,一边走一边说:“你——回——来了,我们——已经——等了你——十年了!”那声音仿佛是从很深的地下传来的。由于是背对着烛光,我并不能看清那个黑影的脸,那个黑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突然,那个蜡烛烧尽了,屋里一片漆黑!那个黑影似乎伸出手向我莫来,一股刺鼻的烧焦了的肉的味道转入我的鼻孔!

“你到底是谁?”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打开手机,一道微弱的亮光射出,眼前竟然是一只已经烧焦了的人手!而那个黑影,那个黑影竟然是一具早已烧焦的尸体!突然,,不知从哪里蹿出来一只黑猫,他“噌”的一声窜上了桌子,用尖利的嗓音叫了一声,“喵——”那声音,那声音就好像临死的人被掐住了脖子的叫喊声!

“啊!”我大叫一声向后逃走!不好,是楼梯——“啊——”

我从梦中惊醒过来,原来是一场梦,可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却清晰可见,还有那三个黑影好像以前见过,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几点了?看看黑板上方的表,指针又指在了午夜十二点,“铛,铛,铛。”教室里响起沉闷的钟声。突然,教室的灯灭了,又停电了!门半掩着,走廊刮起了一阵凉风,吹得门不断打着墙,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线向外走去,突然想起刚才那个梦,不禁背后冒起冷汗。

突然,一串缓慢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一个黑影站在门外!“谁?”我用颤斗的声音问道。一束手电光线照在我脸上,同时传来管理员王阿姨的声音:“你们这帮孩子,这么晚不回宿舍睡觉,还在这儿玩牌!”

我向教室扫视了一圈,屋里只有我自己!

校园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第四篇-校园鬼恐怖之晚课

1

林菱走出寝室,那些刺耳的喧哗终于被她不重不轻地关在了门后,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于是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到底安静了。

这是她进入大学的第一天,也是她住校生涯的第一夜,同时更是她生平第一次和陌生人共住一屋——对于林菱来讲,凡是和她没有很近血缘关系的人,也就是说除了她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其他的人,都属于陌生人的范畴——其中甚至包括她认识了四五年的朋友或者同学——她几乎都有所保留——往往只有到最后一刻才能验证出一个人的本性——对于这一点,林菱深有体会。

她对于陌生人有着天生的排斥感,无论她们看起来多么亲切可人,那些都是面具,林菱想,笑容下的本意有多少真诚实在不得而知。而对于她无法肯定的,她自然也无法坦然相对,她无法像她们那样在相识第一天便肆无忌惮的互相玩笑嬉戏,她觉得那简直不可思议,她知道她的性格或许会刺伤那些试图接近她的人,但其实她并没有恶意,她只是在感觉上苛刻地要求纯粹。

眼下最让林菱觉得难以忍受的是她突然之间要和四个人平分十平方米,她只有那狭小的完全无法保护私隐的一角,而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个人独居一室,突变是太令人心烦的刺激。可惜的是,她没有办法在外面单独租一个公寓,那样开销太大,会让原本就不太富裕的家庭增加一笔额外的负担,再说由于安全因素,学校也不会同意。

所以,她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接受并且习惯。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不到十点,还有一个半小时才会锁门熄灯,她有足够的时间在校园里走一走,散散心。

但愿她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睡了。

2

舒纯看见林菱一脸漠然地走出了寝室,觉得十分郁闷。整个下午,她都在竭尽全力地要和她建立一种良好的关系,可是林菱却总是用最客气的语气来和她交流,她明显地感觉出来,她并不是真的和她客气,而只是用一种被培养的很好的礼貌来警戒某种安全距离——她在暗示她:不要试图接近我,我们的关系仅此而已。

眼看着同寝室的另外两个,萧敏和陈云倩都一见如故地成了闺蜜,在艳羡的同时,她的自尊心也很受了伤——这应当是不成文的惯例——每个寝室里两个一对的密友——怎么就偏偏她这么倒霉?

她就这么缺乏魅力吗?

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不稀罕呢!舒纯愤愤地想,难不成我还得求你做朋友不成?

快十一点半了,林菱还没有回来。

饶是生气,舒纯仍然禁不住有些担心,马上就要锁门熄灯了,她到哪里去了?该不会迷路了吧?不会出什么事儿吧?这校园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更何况这校园又不是教堂,算不得净土,她的一个表姐曾经在这里读过书,而且有幸接触到了一些常人不易接触到的秘密档案,有些事情简直是耸人听闻,不过她跟表姐发过誓,不会透露出去,她才不想凭借一张大嘴巴来积聚人气呢。

舒纯一面躺在床上看着书,一面不时地抬眼看着房门,有些焦急难耐了。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越来越近,紧接着,门开了,林菱走了进来。

她的脸色十分难看,苍白得如同这刚刚粉刷过的墙面。

“怎么啦?”舒纯连忙关切地问,“不舒服吗?怎么才回来呀,我还在担心一会儿锁门了你该怎么办呢!”

林菱被舒纯的热情袭得一愣,过了几秒钟才挤出一个笑容:“没什么,有点累,谢谢了。”

虽然这语气依旧是不冷不热,但是舒纯还是捕捉到了林菱眼中一闪而过的感动,心中小小的窃喜。

然而这个夜里舒纯却睡得很不好——因为她的上铺——林菱总是在翻身,听起来十分烦躁不安。

或许她的冷漠只是环境因素,有些人就是这样的,新环境总是让他们焦虑,慢慢就会好了,毕竟要做四年的室友,来日方长。

第二天早上,舒纯果然发现林菱的眼下多出了深重的黑眼圈,她再一次趁机展示了她的关心:“你昨天没睡好啊?看起来好憔悴哦!”

女生对于自己容貌天生敏感,林菱马上十分茫然地摸了摸脸:“是吗?没有啊,我昨天睡得挺好的呀!”她拿起镜子来照了照,见脸色果然惨淡,不由轻呼了一声。

舒纯立即主动将自己的洗面奶借给林菱,这一次,她没有拒绝。

通过这一次,两个人似乎缓慢地靠近了一点儿,同住一个屋檐下是一种微妙的关系,不管情不情愿,这番经历总是会对人们之间的感情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然而接下来的日子,两个人的关系却又再次停滞不前了,林菱简直是出类拔萃的孤僻,一个人去上课,下课第一个走,一个人打饭,独坐一张桌子吃饭,到了傍晚,常常拿着书不知所踪,直到熄灯前才赶回来,匆忙洗漱后就上床睡觉,从不参与集体活动,寝室夜话也绝不多嘴,所以可怜的舒纯大多数时候只能贴在萧敏和陈云倩身边做三人行,可惜三角关系不论对于男女还是纯同性友谊都不是个好架构,几何学上的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图形,但用到人与人之间就不适用,因为总有一个要受些冷淡。

时间过得飞快,眼看就要期末了,老师特别加上了晚自习,做些常规辅导。舒纯看着教室里空着的那个座位,不由觉得十分奇怪:林菱这家伙虽然人际关系上很弱智,可是学习上却一点都不马虎,勤奋得要命,怎么偏偏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她却缺课了呢?晚课开了有三天了,她竟然一天都没有来。这简直太奇怪了!

校园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第五篇-血字棺

离奇死亡

“我们那有个风俗,必须要把含冤而死的人葬在血字棺里,否则他的鬼魂会在七天后回到死的地方。这样的事情我就亲身经历过……”

啪,左晓把收音机关了。

“哎,怎么关了?听听呀!”对面床铺的刘云说话了。

“听什么听,大半夜的。不怕招鬼啊!”左晓硬邦邦地甩出一句话,钻到了被窝里。

刘云没有再说话,似乎明白了左晓的意思,她扫了一眼前面丁蒙蒙的床铺。丁蒙蒙的家人今天下午把她所有的遗物都带走了。那里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一块床板,就像一块棺材板一样。想到这里,刘云身上打了个冷战。

三天前的晚上,刘云和左晓在学校外面的冷饮店为丁蒙蒙庆祝生日。十八根蜡烛被点燃,丁蒙蒙闭上眼睛许完生日愿望,一口气把它们全部吹灭。

“蒙蒙,你许的什么愿望啊?”刘云边切蛋糕边问。

“我希望我们三个永远在一起。就像电视上说的一样,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

“呸,胡说什么。”旁边的左晓没有等丁蒙蒙说完推了她一下。

从冷饮店出来,三个人没有直接回学校。她们沿着学校后面的小路慢慢向后山走去。丁蒙蒙很高兴,不停地说着自己对以后的规划。刘云和左晓都知道,丁蒙蒙已经被学校保送到一所重点大学。拐弯的时候,丁蒙蒙不小心踢倒了一个东西。借着微弱的光亮,她们看见那竟然是一个类似于酒坛的东西。

“这是骨灰呀!难道我们来到了死人岗!”左晓惊声叫了起来。

微弱的月光下,三个人这才发现她们竟然处在一个阴森恐怖的地方,前面全部是一个接一个的坟堆。这里的确是死人岗。

死人岗,是这个城市的乱葬岗。解放前,一些客死异乡的人都被埋在这里。它的位置就在学校后山不远处。

“一定是刚才走错路了。我们,我们快离开吧!”刘云有些害怕了。

“那,这个怎么办?我听说踢倒死人骨灰坛要倒霉的。”左晓指了指那个倒在地上的骨灰坛。

“怕什么,我们可是当代的大学生。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走,我们回去吧!”丁蒙蒙大大咧咧地说着,向前走去。

在当天晚上,丁蒙蒙便出事了。

半夜的时候,刘云被左晓叫醒了。丁蒙蒙竟然不在床上,想起在死人岗的事情,她们两人不禁又急又怕。她们发动所有同学和老师一起找,最后在宿舍楼的杂物房找到了丁蒙蒙的尸体。

警察说丁蒙蒙是自杀的,她拿着一根尖锐的钉子插进了自己的喉咙。那根钉子是杂物房门上的,从距离上看应该是丁蒙蒙自己拔下来的。

刘云和左晓怎么也不相信丁蒙蒙会自杀?她刚过完自己十八岁生日,又要被保送上大学,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怎么会自杀呢?

现在,刘云无法入睡。接连三天,她总是在想着丁蒙蒙的死。很多时候,刘云都觉得丁蒙蒙似乎还在宿舍里,她就躺在自己的前面,目光哀怨地看着她,轻声说着那个生日愿望,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以上就是校园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