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短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校园鬼故事镜子、恐怖校园鬼故事短篇、校园宿舍鬼故事50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短篇鬼故事第一篇-看见了什么

在一所学校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学校有一幢女生宿舍楼很旧了,因为住的人不多,所以学校也没整修。这幢楼里有三分之一的房间都空关着。

小$和小#是刚住进来的新生。第一天晚上 深夜她们隐约听到有很凄惨的哭声从走廊传来,以后几天每晚都是这样,听得令人毛骨悚然无法入睡。

于是她们就向学姐们说起这件事。开始同学们一口否认有这种事,但经不住小$和小#的追问,终于说出原来在这楼里某一间寝室曾有一个女生上吊自杀了。

小$是一个无神论者,一听这话就不信了,她说:“晚上的哭声肯定是有人装神弄鬼,今晚我就去拆穿她!”说着她就离开了。胆小的小#还没反应过来,但学姐们的话并没讲完,后来的话只有小#听到了。

这天晚上小$和小#都没睡着,半夜十二点刚过,隐约的哭声又飘来了,咿咿--呀呀--,令人寒毛倒竖。小$对小#说:“我们去找找吧。”便拉着小#寻声走去。小#早已面如纸色,木木的由小$牵着走。深夜的宿舍走廊弥漫着鬼魅的气息,几盏忽明忽暗的小灯照着,把她们的身影长长的拖在地上。她们巡着这哭声来到了四楼。

这层楼面几乎所有的房间都关着。在这里哭声听起来更凄惨,更恐怖。现在连小$也有点害怕了。她们来到一间寝室门前,这里就是传出哭声的地方。这间寝室显然已空关了很久,门上斑驳的旧漆和一些蜘蛛网表明这里好多年没人料理了。

这时恐怖的哭声突然停止了,留下死一般的寂静。小$定了定神,看了一眼发抖的小#,然后用力推门,但是门锁得死死的,根本推不开。小#颤抖的说:“我--我们回去吧,我好--好怕!”小$根本不听,她发现这扇门的锁是老式的,有一个小指指甲般大小的钥匙孔。于是她就把眼睛对着钥匙孔朝里看,只看到血红的一片,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她揉了揉眼睛再朝孔里看去,依旧是一片血一样的红色。她喃 喃的说:“怎么尽是一片红色呢?”

听到这话的小#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发青的嘴唇颤抖的说:“学姐说,那女生吊 死的时候--眼睛被血染红了--她的眼珠是红色的!

校园短篇鬼故事第二篇-平安夜

学校的1。栋宿舍楼,是个很邪的地方!

特别是四楼!

四楼有16个宿舍,曾经有三个宿舍被封了一年多!

分别是404。406。还有就是409!

很不幸,小诺,今年刚入学的新生,刚好被分配到了三个当中的其中一个宿舍:404!

今晚是平安夜,小诺一早便与男朋友约好到市区的广场去看音乐喷泉。

走之前,与她同宿舍的玲玲很神秘地对她说:"小诺,如果过了12点,你千万不要再回来了哦!"

小诺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

玲玲诡异地笑了笑:"平安夜,千万不要走四楼哦!"

一股寒气由小诺心底升起,但由于赶时间,小诺也没有想那么多,匆匆忙忙去赴约,然后一直玩到11点多了,才回校。

小诺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23点45分!

小诺在心底暗自吁了口气,还好没过12点。抬头,看看宿舍楼,整栋宿舍楼隐藏在黑暗之中,只能隐隐约约看见走廊的轮廓!

黑暗,肃穆,不,只能说是阴寒!

小诺心底开始发毛,宿舍的各楼都有感应灯,每三个宿舍之间都有一盏度数比较小的灯瓦,整夜点明的,怎么今天,不见一丝亮光?

脑海里闪过玲玲说的:"平安夜千万不要走死楼!"

并且开始不停的想起上两届的师兄师姐们所讲过的,四楼曾经发生过的事!

在这栋大楼刚竣工,但还没投入使用时,在四楼与三楼的楼梯转角,曾发现一具死尸,腐烂得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肉,上面爬满恶心的蛆!巡视大楼的工人们再三保证:在昨天巡视大楼时并没有这具尸体!那么,这具尸体,是怎么在一夜之间被放到四楼的楼梯间呢??而且是一具腐烂的尸体?

404,死的是个读大专的女生!那天晚上,广播电视说那晚有流星雨降落,那个女生在半夜12点多的时候,叫醒睡在下铺的女生,两个人在走廊一米多高,30厘米宽的栏杆上,一起等待流星雨的出现!睡在下铺的那个女生,搂着她,说笑间,那个女生抽手接电话,一不小心,便将那个女生推下了楼……四楼,脑着地,还没送到医院,便含恨离开了世界!在往后的半年内,404宿舍每晚12点便有人敲门,学校用尽各种方法,也无济于事,无奈,只好封了该宿舍!直到今年,学校因招生过多,宿舍不足,才解封了404宿舍!

406宿舍的故事发生在2年前,宿舍的一个女生,与几个好朋友在上铺玩耍,嬉笑间,她从上铺摔了下来,后脑着地,把贴在地面上的瓷砖也磕出了个窟窿。血不停地流,流满了整个宿舍!宿舍里的人全部都呆了,过了晌久,才想起叫救护车,但已经晚了,那个女生,最后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过完头七,406宿舍便开始发生怪事了:在那个女生摔下来曾经躺过的地方,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一滩血,擦不干,洗不掉。学校便又将406宿舍封了两年!

小诺一路想着有关于四楼的传说,慢慢走上了四楼,小诺的宿舍是409``也就是传说中闹鬼的宿舍之一!站在四楼的楼梯口,一眼望过去,漆黑一片,小诺在心里哀嚎,原本还抱着庆幸``希望有些宿舍没那么早熄灯,但现在是没可能了,到处一片漆黑,显示大家早已经进入梦乡,或者说大家都害怕平安夜的四楼!

小诺在心底为自己打气,不怕,就几秒钟的路程,闭上眼,跑过去就没事了!拿定主意之后,小诺咬咬牙,把眼睛一闭,就往前跑,哒哒哒的跑步声在四楼的走廊里格外响亮,一股寒冷的风,充斥着走廊的每个角落,小诺感觉自己浑身在颤抖,什么也不敢想,又加快了速度!

"砰"!很大的回音在走廊里回响,小诺被撞倒跌坐在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色女生也跌坐在小诺的对面,用手揉着自己的胸口,脸色苍白,口里喊着:疼!小诺怔了怔,从地上扶起那位女生,对她抱歉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太急了!"那位女生站直身子,不着痕迹挣脱了小诺的手,什么也没说!小诺看着她往自己跑过来的方向走去,那位女生走路的方式很奇怪,小诺突然想起了某些事,开始不停的颤抖,恐惧在心里慢慢扩散,那位女生,在404宿舍门前停了,回头看了一眼小诺,嘴角上扬着,也不伸手敲门,就这样,穿越门,进了404宿舍!小诺差点昏倒在地,看了看所处位置,是在407宿舍门口,迈起已经僵硬的双脚,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宿舍!

开了门,爬到自己的铺位,小诺一直不停地回想着刚刚那个白衣的女生!

一直快到两点了才睡着,迷迷糊糊中似乎又有人回宿舍!

经过刚才的惊吓,小诺感觉特别累,睡得很沉,

到凌晨时,感觉一直有人在旁边推她,把她往床的角落里推,在与她抢床的位置!

觉一下子就醒了一大半,睁眼看了看,确实是有一个女生睡在自己的旁边……

小诺很急地坐起身子,金颤着问:"你是谁?你怎么睡在我床上?"

那女生冷冷的声音在空气里显得特别没有生气:"我在这睡了很多年了!"

小诺脑袋一片空白,然后突然想起关于409的传说,莫非她就是那个女生????

小诺眼前一黑,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409宿舍的人发现小诺死在了她自己的床上,死因是心脏麻痹!

火葬场搬运尸体的工人甲对工人乙叹了口气:"哎,真可惜啊!这是第四个了!"

"可不是,每两年就有一个女生,在那个宿舍的同一个铺位死亡!"

工人甲将尸体蒙上白步:"可不是,而且还死于同一个原因!多好的年龄啊!"

"老陈,别说了!你不知道,这四楼可邪着呢!"

"小姑娘,在黄泉路上,可要多照顾自己啊!这东西,怨不了谁!"

8年前,有一个女生,死在409宿舍的1号床上铺,死因是心脏麻痹!

然后每隔两年,便会有一个女生在同一天,同一个铺位,死于同一个原因!

在当天,学校就封了409宿舍,从此,将不再投入使用!

校园短篇鬼故事第三篇-也许是真的

我高中学校所在的地方,是在我们县的西郊。

相传,那里曾经是有名的无人区。而学校大门口所在的街道,则被称为无人街。

其实,无人街在很久以前也是有人的,虽然很少,也很久了。

那时候,那里是教区,天主教的教堂是那里权威的存在。一直到抗日战争时期,日军扫荡过教堂,当时的教士逃的逃死的死,无人街便是无人街了。

日军投降之后,当地政府将那一片地归还给教堂。而我们的学校则是占用的教堂的地方。而故事的发生地—男寝,占用的则是日军撤走后留下的乱坟岗。

那是一个春末夏初的夜晚,气温并不算低,也没有刮风,可总是觉得耳朵旁边有“呜呜——”的声音。

半夜两点,大多数人都在熟睡。突然听到“啊”的一声惨叫。很多人都醒了,披上衣服顺着声音找了过去。发现在厕所前边,一个学校里很有名的混混(应该每所学校都有这种货色)在那傻站着。脸色煞白,而裤子—已然湿了。当时,所有人都呆了,那人是有名的傻大胆,甚至往自己衣服里藏过蛇,是什么能把他吓成那样?

第二天,学校派人过去询问。从那人吭吭巴巴的回答中才知道:那晚,大概两点左右的时候,他突感内急,便起床去上厕所。就在他经过走道的时候,突然看到一道白影闪过,他当时也许是害怕吧,使劲揉了揉眼睛,边念叨“眼花了”边往厕所走去,而就快走到厕所的时候,觉得后颈一凉,猛一转身,就看到一道白影像是放慢镜头一样从他眼前飘过,直到墙根,消失不见。这个时候他才敢叫出来。

学校领导走后,他的一哥们——体育班的副班长——一个一米八三的壮汉笑他说:你也太逊了,鬼也能把你吓得尿裤子,哈哈哈哈

谁知,当天晚上,壮汉偷跑出去上网,十一点左右的时候才回学校。从寝室拿出洗脸盆去水池洗漱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在那洗着什么,有很多又黑又长的毛,像是头发。仔细一看,只见一张青白色的脸正在那“人”的手里,上面两个血红色的弧度像是在对壮汉露出怪异的微笑。于是,又是一声惨……闻声而来的老师只看到瘫坐在地的壮汉

第二天,体育班的班主任把被卷搬到了壮汉的床上,跟他的学生睡在了一起,这个老师护犊子的行为并没引起任何反感。

三天转眼而逝,学校也没任何事情发生。正巧体育班主任家里也有事就回家了。

当晚,一个起夜体育生看到一道白影躺在壮汉的床上,无声无息……

又是一声惨叫……

这世界上很多你不信的事,也许是真的……

校园短篇鬼故事第四篇-此门向下开

一、撞邪

深夜,寝室里响起一阵微弱的敲门声,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陆司臣被惊醒后,手在枕边窸窸窣窣摸索着。

“你在干嘛?”睡在下铺的韩慕枫也被惊醒了。

“找手机。”

叩、叩、叩……微弱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竟来自下铺。陆司臣顿时气结:“你敲床干嘛?”

“敲你个头!是你手机的铃声,你手机掉我被子上了!”韩慕枫没好气地嘀咕着,将陆司臣的手机扔了上来。

陆司臣怀疑是韩慕枫在搞鬼,伸颈望向下铺,只见韩慕枫探出了半个身子趴在床沿,正在望着床底下。陆司臣忍不住大声喊道:“喂,你在看什么呢?”

韩慕枫闷哼一声,一个倒栽葱从床上翻了下去,身子抽搐了几下,很快没了动静。

陆司臣看得心惊肉跳,连忙跳下床,将趴在地上的韩慕枫翻了过来。

韩慕枫双眼紧闭脸色惨白,神色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陆司臣吃力地将目光移向了韩慕枫的床底下,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韩慕枫的床底下,趴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一动不动,中间还闪着一抹寒光。陆司臣举起手机一照,原来只是一件黑茄克。闪着寒光的地方,是黑茄克前襟的拉链头。

陆司臣蹙着眉将手伸进床底,蓦觉腕上一凉,好像被人捏了一把。陆司臣一惊,噌地缩回了手。

等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异样,陆司臣哆嗦着手将黑茄克扯了出来。伸手探了探韩慕枫的鼻息,还有气,陆司臣急忙用力猛掐韩慕枫的人中。

韩慕枫慢慢醒转,看到拿在陆司臣手里的黑茄克,眼中立刻露出了恐惧之色,哀呼道:“完了完了,他进来了!”

陆司臣转头望了望门口,愕然道:“谁进来了?门不是关着吗?”

“不是这门,是下面的门。”

“下面的门?”陆司臣一怔,举着手机照向床对面,吓得猛一哆嗦。

睡在对面上铺的李云聪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赤着上身坐在床中央,正目光直愣愣地盯着陆司臣,幽幽道:“我认识这件黑茄克的主人。”

“是谁?”(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一个死人。”

啪!黑茄克脱手滑落,软绵绵地堆在陆司臣的脚下,像一具被抽掉了筋骨的尸体。

呆了半晌,陆司臣拿起手机,发现有个未接电话,号码显示的是一个人的名字——慕容羽。陆司臣愕然道:“慕容羽是谁?”

“就是黑茄克的主人,慕容珠的弟弟慕容羽。他死后,手机一直是慕容珠在用。这个电话可能是慕容珠的室友趁慕容珠不在,故意用慕容羽的手机和你开了个玩笑。对了,蓝玲也知道你的手机号码啊!”

陆司臣摇了摇头:“不可能,蓝玲不是这样的人。对了,慕容羽是怎么死的?”

“得了伤寒。当时,韩慕枫的父亲就是慕容羽的主治医生。”

“会不会是慕容羽觉得韩慕枫的父亲在医治他时没有尽力,所以死后找上了韩慕枫?”

“我听慕容珠说,在慕容羽病情严重的时候,韩慕枫的父亲已经让慕容羽住进了隔离病房,并及时用上了抗菌药。就在慕容羽住进隔离病房的当天夜里,慕容羽突然病变猝死,死得很蹊跷。”

陆司臣听得背脊一阵发凉,忍不住蹲下身摸了摸韩慕枫的额头,触手竟是一片滚烫。

就在这时,韩慕枫紧闭的双眼蓦然睁开,目光直愣愣地盯着陆司臣。陆司臣被盯得毛骨悚然,颤声道:“看啥呢?”

“别碰我!”韩慕枫突然呼地坐了起来,一张惨白受惊的脸几乎零距离地凑到陆司臣面前。

陆司臣大吃一惊,神经质地一把推开韩慕枫,弹簧似的蹦了起来。

韩慕枫砰地躺了回去,不省人事了。

陆司臣捂着狂跳的心口,气急败坏道:“这货撞了邪,把我当成慕容羽了!”

李云聪道:“废话少说,火速送医院吧!”

来到医院,刚好是韩慕枫的父亲在值班,经诊断,韩慕枫患了伤寒,必须住院。

两人从医院回来的路上,陆司臣总觉自己腹中好像积着一股无法排遣的寒气,一直冷入骨髓。

二、突变

回到宿舍,天已经微亮。目注着仍然堆在韩慕枫床下的那件黑茄克,李云聪道:“这件黑茄克在慕容羽死后就找不到了,也不知怎么会掉在韩慕枫的床底下。明天就是慕容羽的忌日,我和慕容珠去慕容羽坟前烧纸的时候,顺手把它烧了。”

陆司臣的手机突然响了,是蓝玲:“慕容珠去了网吧,我一个人有点害怕,想和你说说话。”

陆司臣:“我正想问你呢!慕容珠的弟弟今晚给我打了电话……”

蓝玲:“啊?慕容羽在去年已经死了耶!而且,他的手机也在昨天被慕容珠搞丢了。”

陆司臣:“怪不得!你找找看,慕容羽的手机有没有落在慕容珠的被子下或者床底下。”

手机里响起了蓝玲在寝室里窸窸窣窣的翻找声,过了片刻,突然传出蓝玲的一声尖叫,随即没了声息。

“叩、叩、叩……”微弱的敲门声又响了。

陆司臣抬起头,只见李云聪正神情惊恐地瞪着他的脚下。

敲门声再度响起,陆司臣的头皮一下子就炸了——敲门声,就传自他的脚下!

难道,寝室里真有一扇向下开的门?

敲门声又一次响起的时候,陆司臣弯身捡起了扔在脚下的黑茄克,用力甩了几下。

啪!一只手机从黑茄克内侧口袋里掉了出来。敲门声立刻清晰可闻,竟是这只手机设置的铃声!

李云聪走过来捡起手机,看后皱眉道:“是慕容羽的手机。”随即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手机居然设置的是免提接听,里面清晰地响起了慕容珠充满惊恐的声音:“我弟弟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李云聪:“我也搞不清。对了,你为什么一直拨打他的手机?”

慕容珠:“我把他的手机搞丢了,打它是希望捡到它的人能接听并还给我,毕竟这是他唯一留给我的遗物。网吧里突然短路停电,我刚回寝室。”

听到这,陆司臣的脑子也像短路了,劈手夺过手机,大声问道:“蓝玲在你身边吗?”

慕容珠:“你是陆司臣吧?这么大声干嘛?吓死我了!蓝玲不在啊。”

陆司臣连忙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道:“求求你,帮我找找看,她可能出事了。”

手机里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和吱呀的开门声,过了片刻,突然传出哐啷一声巨响,似是什么东西摔碎了。

随后,一切声音嘎然而止。

校园短篇鬼故事第五篇-离奇解剖尸体

凡是在医学院呆过的人,都会有一样的感觉:阴森。特别是那栋进行人体解剖教学的那栋实验楼,平时在它前面经过的话,都会有一种人解楼特有的味道飘入你的鼻子。那是一种酒精和福尔马林混合的味道,凡是闻过的人,都会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一次要讲的故事,就是发生在某医学院(猪猪在读的学校),而且和人解楼密切相关的。

读医的同学都知道,人体解剖课在我们的求学阶段都会上两次,一次是系统解剖课,而另外一次就是局部解剖课了。两种课有什么不同呢?系解看的标本是做好的,现成的,不用自己动手做;局解呢,就要自己动手喽,一具完好的尸体放在你的面前,要自己把它身体的各部位解出来。所以,局解是比较辛苦的,尸体那熏人的味道,以及那腐败的气味,真是令人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一个字——臭!

这个故事的主角——雅玫,曾经是我的同学,现在她不读了。在我们一齐读大三那一年,发生了这么一件恐怖的事。

大三的第一学期,我们再次来到人解实验室上局解课。雅玫就分在我们组。我们一组有七个人,其中只有我和雅玫是女生,所以脏活累活都不用我们干,我们只是在一旁看着那些男生解剖尸体。

直到上了大概五节课左右吧,我们的课程就到了解剖胸部的部分了。说实话,雅玫是个十分努力的人。她看见那些男生解剖得不甚仔细,有些主要的部位甚至切掉了,使得她不能好好的复习,于是她把心一横,决定胸部的部分亲自操刀。她这个人呢,虽说努力,但是胆子还是有点小,所以她把我也拉上,算是她的助手吧。

解剖开始了。我们小心的把皮肤切开,然后再去掉浅筋膜,最后在男同学的帮助下,切断肋骨,把整个胸腔暴露出来了。我们大家都很小心,都不想把手弄伤。但是天总是不从人愿的。雅玫把标本的两个肺切出来以后,当她正要向尸体的主动脉下刀,切除心脏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内脏的味道实在强烈,而且还加上还有其余八个标本的解剖工作也在进行,她被熏的有点头晕眼花。一刀切下去,居然没把主动脉切掉,反倒切到自己的手指头上去了。你知道手术刀是十分锋利的,没把整个手指头削掉已经算是十分庆幸的了。雅玫的手被切了一道很深的口子,鲜血透过医用手套渗出来,直往尸体的胸腔滴,有些还通过主动脉上的口子直流到心脏里去。

雅玫吓呆了,整个人呆在手术台旁,一动也不动,任鲜血往下滴。我慌忙的推推她,她才醒过来。

“怎……怎么办……我……我流了……好多血……”

“快带她去校医室止血啊!”身旁的男生对我说。

“快快快!我们快去洗手!”

于是,我和她一齐去了洗手台,我帮她把胶手套脱掉。哇噻!真的流了好多血。可是值得幸运的是,雅玫手上的伤口还不算深,校医帮她止了血,再涂上药水,扎上纱布就算完事了。唉!真是多事之秋,好好的课,就这样搞的一锅粥似的。雅玫也发誓再也不碰刀了。

本来,事情已经算是过一段落了。但是,恐怖的事还是发生了。

一周后,又是解剖课。但是,进了实验室,却发现我们组解剖的那具尸体居然不翼而飞了。本来负责老师还以为是被别的实验室借走了,但是去问的同学都回话说大家都没见过。咳!事情大条了!你说好好的一具尸体,会自己跑掉了么?

不知谁轻轻的说了一句:“难不成是尸变了?”但是被老师听到了,老师马上斥责说:“谁在妖言惑众?我们看事情要抱着科学的态度!谁再胡说,平时分不及格!!”老师的话果然有效,整个课室顿时鸦雀无声。那么,那东西到哪儿去了呢?

以上就是校园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