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短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短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女寝鬼故事微盘、校园宿舍鬼故事小说、长篇经典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短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短片鬼故事第一篇-惊悚校巴

沙田马鞍山某教会中学一向设有有校巴服务。

但其中一辆校巴却曾经发生过一段骇人听闻的恐怖事件。

某日清晨,校巴在新界某处公路飞驰。一名老妇从树旁走出公路,在慢线行驶的货车把她撞个正著,老妇被卷入车底,上半身随著前左车轮滚动,下半身被拖行,双腿则留在被车撞倒的地方。司机对撞倒老妇的事懵然不知,继续高速行驶。

其他车辆响号把货车截停。老妇的头和脚距离竟然超过一公里。警员把现场封锁,搜集老妇的残肢,毁烂不堪的人头上已无眼耳口鼻,内脏散落在公路及路旁;车轮上一团烂布包著零碎的内脏和残肢,白骨从烂布中伸出来,里面还有东西在跳动。老妇右手连手上的玉镯则不翼而飞。老妇被撞时,校巴刚好在货车旁边的快线。老妇卷入车底时,右手被辗断飞脱,弹到旁边的快线,卡在校巴车尾底部某处。但校巴司机却浑然不觉。校巴照往常惯例接载学生回到学校停车场。校巴司机要在停车场等半小时,才有工作。所以他蹲到一旁抽烟看报纸。

这时,虽然光天白日,但一名爱发白日梦的学生从窗口往停车场处望时,竟望到有满身鲜血的老妇在校巴附近徘徊。他吓得口唇发颤,举起手:“阿~阿~阿~”叫了十几个阿才叫出“阿Sir”两个字来。老师后来终於听懂他的话,便走到窗旁看看停车场,他也吓了一跳,果然有个老妇血淋淋地在停车场徘徊,似乎在找东西。但他要装作若无其事,转身对同学说:“你又发梦了。其他人先自修。”这时候,校巴司机站起来伸伸腰走向校巴准备开车。他打开校巴车门坐上司机位,还未开车。老师从课室飞奔到停车场把他截住。

老师将事情说出来,校巴司机笑著说:“黄Sir,你一定是眼花或者有幻觉。”两人围著校巴走了两个圈都看不见那个老妇。最后,校巴开走。校巴司机照往常那样驾车在公路上飞驰。突然,司机从倒后镜看见车尾站著一个肢离破碎的老妇。她的头滚到司机的旁边。情急之下,司机把车刹停。那老妇的头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司机吓得全身发抖,寒毛直竖。惊魂未定,头部破烂不堪的老妇突然出现在挡风玻璃之前。校巴司机吓至撒尿。隔天即时向所属公司请辞。

某天下午,学生放学时,走到停车场登上校巴。校巴司机点算学生人数。突然,学生发现车上坐著一名老妇。多事的学生拍拍那位老妇问:“这是载学生的,阿婆,你为什么坐在这里?”老妇突然变成血肉模糊,白骨和内脏从身上掉下来。学生都吓得飞奔下车。有几位女生吓得只管哭。因为校巴司机当时背向事发地点,只听见大家在喧叫,他回头时却什么也看不到。所以没有理会。闹鬼事件就是这样不了了之。

学校停车场和校巴经常闹鬼,即使光天化日之下仍然有人撞鬼。

某天中午,一群男生到停车场附近玩耍,看到一个像球似的东西在地上,於是把它踢来踢去。踢了一会,一名男生徒手接住向著他踢来的那件东西。他感到那东西滑潺潺的,拿在手上看清楚,才发现原来是个烂至头发和眼耳口鼻都掉了的人头,由於肉和泥混在一起,远看像是烂皮球。那个人头突然张开嘴巴,把这名男生吓晕了。事发两星期后,校巴排气管坏掉,因而进入车房维修。车房工人检查时,发现车底下有一只腐烂的断手,大惊之下立即报警。

警察调查事件之后,证实只是意外,於是将玉镯交还死者亲属。死者的儿子说老妇生前曾经吩咐要将手上的玉镯陪葬,但是当时找不到断手及玉镯。唯有另外买一只相似的玉镯作为陪葬品。由於遗体早就落葬,无法将老妇的心爱玉镯放到棺材去。学校停车场及校巴闹鬼的事情虽然平息,但是仍然不时有人看见那位老妇在学校停车场徘徊不去,有点像是不甘心似的。

校园短片鬼故事第二篇-亲身经历:打鬼

这是我们自己的事。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电脑刚刚普及。那时候一个宿舍里要是有个电视就很奢侈了。我们老八,曾经把家里的DVD搬去。我们当然都很高兴,一起去租盘。当然,这里面唯独没有老六。

老六是学生会的干部,他的工作风格在上学期间就奠定了:墨迹。所以白天一般看不见他。

租什么盘呢?那时候年幼无知,老三挑了一个:色中饿鬼。我们觉得一定很刺激。就是他了。回去一看,原来是山村老尸1(色中饿鬼是山村老尸系列的2,老板装错了)都看过,侮辱老三一通之后,大家决定回去换。这时候隔壁宿舍的大个推门进来。

大个今天过生日,请酒。没想到一问,居然这一条楼道,4个人今天过生日。我说你这生日真俗啊。差不多一个楼道的人都认识,于是一起哄,一块去吧。学校门口的小川菜馆,就被我们50多人包了。

正在出发前,老六回来了。大个请酒他可不能去。前一天因为踢球,大个把老六给打了。怎么办呢?我们一商量,给他放盘吧。

山村老尸,我知道老六准没看过。老六看片是有原则的:绝对不看恐怖片。他要是看两眼关了机,那岂不是辜负了我们一番好意。 不搞恶作剧的男生,那一定是不能嫁的男生。我们几个用跳绳把老六绑在床上。老六不在乎,以前也这么逗过,他以为就是我们吃饭不带他去呢。绑好,开机,走人。

这里交代一下。在几排楼的最后一排,全是男生。我们住二楼,半层住人,半层空着,当中用一个防盗门挡上了。一楼主要是大厅,除了大爷只有3个宿舍和一个小卖部。那三个宿舍都喜欢玩音乐,晚上常不在。三楼没人。

等我们半夜醉眼迷离的回来。看见老六的眼神比我们还迷离。死盯着变成蓝色的屏幕。我们当时觉得不对劲了,但是全高了,解开老六就去睡觉。

第二天开始,老六死活不下床。不下不下吧,反正老六也常翘课。但是他一直脸色苍白,嘀嘀咕咕,光冲着下铺的老大和对头的老四小声说 :“带你走,带你走。”跟上了发条似的。让人受不了。我们忍了他一天,到了晚上熄灯,老六更兴奋了。“带你走”了一夜,我们谁也没睡好。更倒霉的事,第二天大爷查房,我们因为一夜没睡,一个没掩饰好,让大爷发现老六的不对头了。

大爷平时对我们很不错。他问起来,我们不能骗他。他老人家一听就急了,说你们几个孩子真不知道轻重,学校是开玩笑的地方吗?看来老六是鬼上身了。我们都不信,看盘看到鬼上身?太刺激了吧。大爷不管,一天。叫我们通知他家长。立刻找人给他驱邪。不然他就得报告学校了。(鬼故事大全首发:

我们很郁闷,通知家长,没他家电话。除非找学校要,那事情不就闹大了吗!给他驱邪。我们每人生活费每月将将够,哪凑的出钱来。学校一知道,顶轻每人一个处分。主谋我和老三还不定怎么样呢。越想越烦。

这就够烦了,熄了灯,老六和昨夜一样,又开始大力的:“带你走”了。我是越看越有气,上去抽他。我一动手,老三也找到发泄对象了。一块抽他。我们正抽得好,老六忽然会说别的了:“走了,走了。”我们不管,继续。老六又动用新词汇了:“为嘛?怎么了?”

疑问句?我停下手拦住老三:“你说呢。”老六愣了一会,看我们又要上来,大骂,说你们这群家伙,把我一个人扔在屋里看鬼片,还打人,你们有完吗。我们一听,这话正常啊。又问了他点别的,老六坚称现在是大个过生日的日子。我们懒得理他,反正好了就行。

第二天,早早的大爷就来看我们通知他家没有。及至看到老六好了,啧啧称奇。我们把治疗的办法一说。大爷无语的去了。不过以后,他看我和老三的眼神,总是那么肃然起敬。

在大学选修心理学我才知道,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会造成思维的空白。这个时候人可能会机械性的重复一个动作。治疗的一个方式就是有效地打断他这种机械性的行为。

校园短片鬼故事第三篇-六号自习室

叮咚……

实验楼上的时钟,指针已经指向八点二十分。

“已经很晚了,不知道这时候自习室还有地方吗?”小新有些着急。

“都怪你,谁让你喝那么多,不就是生日聚会,用得着那么嗨吗?”他还在不断责问小胖。

“嘟……怎么说话呢,当然要嗨起来,呵呵···”小胖微醺着,走起路来歪歪斜斜,我们在一旁扶着他,“胖子!你是不是又重了,怎么这么死沉死沉的?”。

“谁……谁说的,人家还瘦了呢,昨天刚称过。”小胖煞有介事的说着,一本正经。

“多少斤?”我和小新一边死死地拖着他,一边和他说着。

“215……斤。”小胖很自豪的说。

我晕,小胖的体重一直保持在216到217斤之间,居然有一斤误差,看来要么就是称的时候没吃饭,要么就是称坏了。

我们系的自习室在七号教学楼。七号教学楼在学校的东北角,而我们此时所在的位置,是学校的行政大楼前。我拿出手机,已经二十点三十分了。

“再有几天就考试了,你说你非得出去喝酒,好吗!现在好了,自习室肯定没有位置了。”

“那……怎么办?”小胖醉醺醺的说着。

“要不去图书馆自习室吧,希望还有位子。”我们学校的图书馆一共有四层,每一层都有一个自习室。从外观上看,很像是一把太师椅,说是这个设计是经过风水师看过的,有趋吉避凶之能。

可是也不知道那天怎么就那么点背,偌大的图书馆居然一个位子都没有,好不容易看到有几个地方是没人的,可是没等过去,旁边的人就说:“不好意思有人了。”

“他去厕所了。”

“一会就回来。”

“咋办?”小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醉醺醺的小胖,眼神里满是无奈。

“唉?要不这样?咱们去……六号自习室?”突然,小新对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

六号自习室。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刺痛了我的神经。

对于六号自习室,我想,医科大的每一个学生对它没有不知道的,它就像是一个噩梦,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上挥之不去。传说,每到夜里十点半,六号自习室会发生恐怖的事情。

至于,它的传说,可以追溯到三十年前。

话说三十年前,那个时候六号自习室还不是自习室,而是一座教学楼,在准确点说是座实验楼。

当年有一对学生情侣卡张芳和元朗。张芳是护理专业的才女,元朗是临床医学专业的才子,同时还是校篮球队的主力,两个人是学生心中的金童玉女。原本两小无猜的两人一直亲密无间,可是有一天晚上,张芳却不知道什么原因,死在了六号实验楼的解剖实验室里。听说元朗到的时候,看到张芳两眼狰狞,睁得很大,嘴巴张开,头发凌乱,两只手紧紧的握着。放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是法医的检查报告是心脏自然衰竭,没有任何外伤和打斗痕迹,排除他杀可能,另说没有发现身体内有任何药物成分,因此也排除自杀可能。

既不是他杀也不是自杀!而且还是心脏自然衰竭!

一时间,众说纷纭,大家都说是厉鬼杀人。

可是,有一个人不相信,他就是元朗。

于是,他秘密潜入六号实验楼的那间解剖实验室,可是结果是,第二天早上,大家在解剖实验室里发现了他的尸体,只见他两眼狰狞,睁得很大,嘴巴张开,头发凌乱,两只手紧紧的握着。放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从那以后,每天夜里,六号实验楼的那间实验室都会发出很奇怪的声音,有人说是求救声有人说是哀鸣声,没有人敢去深究,久而久之,六号实验楼也慢慢被废弃。直到近几年,医科大学校招收学生越来越多,才不得已又从新开放六号楼,不过将其改为六号自习室,仅开放一层供学生自习使用,而其他的楼层都是禁止学生上去的,一把大锁阻断了六号楼与学生的交流,虽然如此,但是,很多学生说,每到夜里十点,从六号楼的二层还是会发出诡异的声音。

校园短片鬼故事第四篇-进门请当心

在密伦学院教师办公楼一楼的北侧,有一道长廊,常年阴暗。长廊入口用强悍的铁栅栏门锁住,似乎不希望人接近。偶尔路过的人只能隔着铁门,打量里面的情形。

特别在黄昏时分,长廊就显出一片绝类似于荒芜的神色来,空旷的长廊两边对称着几道门,却古怪地没有门板,看上去整个长廊就像被镂空的长方体,别扭又透出阴森。夕阳的光施舍不进来,只是其他建筑的一点余光吝啬地偷溜过来,于是暗暗的阴蓝就包裹住了长廊,成了底色。墙上生着积蓄多年的青苔,还有灰色的墙体剥落的痕迹……在空气中飘着的是潮湿阴凉的霉味……

那几道门,就那么存在于这环境中,没有门板的几道门……

2月中旬某天,晚8:56。

教师办公楼只有一间办公室亮着,是值班室。

“妈妈……”可爱的小女孩拉拉***衣袖,指着兔子公仔撒娇,“扮家家啊……”

叶琼头也不抬地改着作业:“乖,妈妈忙着呢,自己玩,啊。”她心里咒骂着学校,竟然选了今天晚上让她值夜班,发生了那种事,至少叫个男老师啊……想到这里叶琼的脸青了,那个传说……该不会真的出现吧?说到底,尽管她不信,但还是心里没底,就因为这样,才把女儿文文从幼儿园接来陪自己。现在……

“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吧……”

“谁?!”叶琼莫名地被幽邃的声音刺激了一下。刚刚那把声音像过门风,凉飕飕的从耳边滑过,叶琼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环顾四周,却没有别人。是幻听,还是……那个传说……不!不会的!叶琼努力地把这个念头从脑子里清除出去——对了,是窗子嘛!没有关窗,所以风灌进来了!她起身关窗,看了一下手表:9:01。“好了,文文,该睡觉觉了,妈妈陪……”

回头,值班室里哪里还有女儿的影子。

“文文??文文??你到哪里去了??”叶琼心头一紧,一个箭步追出门——竟一刹,停住了。

值班室外是一片无尽的黑暗……顺着这里走下去,尽头处就是那道怪异的长廊了。黑暗似乎是从那里涌出来的,模模糊糊的还有那道大铁门闪出的寒光……叶琼犹豫了一下,站在值班室门口。“文文?快回来啊,该睡觉了!”声音从寒凉的墙壁反弹回来,嗡嗡作响,回声似乎成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呜呜咽咽……就是没有女儿的回答。“文文?”叶琼壮着胆子又叫了一声。

咔……细微的踩着石头的声音。

“文文?”叶琼听到声响,转身回值班室取出一把手电筒,硬着头皮顺声源处走去。

手电昏黄的光游移。“文文!?”——照到了什么东西。叶琼拣起一看,就是女儿的兔子公仔。她立马四下张望起来——黑暗,溢开来的黑暗,把她星星之火般的光明孤立了。她回头看看,值班室的灯火远远地在后方亮着。

校园短片鬼故事第五篇-学校花园闹鬼

方秋到英华大学报到的第一天就听说学校有几位师哥师弟疯了。第一位是个德才兼备、相貌英俊的大三学生刘鸣在八月十五日一夜未归,十六日清晨,晨读的学生发现他坐在试验楼后面的花园里。花院里有许多桂花树,刘鸣正靠在花园中间最粗的一棵桂树下睡着了,两侧额骨前各有两个小洞。

同学们好不容易把他唤醒,刘鸣睁开双眼像初生婴儿一般茫茫地望着四周。他记不得自己的名字,认不出同学们是谁。世间的一切除了吃饭、睡觉、走路没有忘记以外,其它的都被他遗忘。

“真香,真香,他的笑声真好听,咯、咯、咯------”刘鸣自言自语地重复着这几句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低着头在校院里到处乱窜。累了就躺到地上睡一会儿,饿了就到垃圾桶里拾东西吃。

刘鸣疯了。全校一片哗然。校长心痛之余把他遣送回家。导致刘鸣疯的原因不详,花园里照样美丽,桂花树照样枝繁叶茂。

第二年,又有一位女同学在八月十五晚上失踪,八月十六早晨在花园的桂花树下找到了她,她的额头也有两个小洞,其它症状和刘鸣如出一辙。学校下令禁止任何同学出入花园。

第三年,一位男同学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出现相同症状。疯了。他的人生将彻底改写,没有感觉、没有痛苦、没有欢乐地活着。花园里已是杂草丛生,蛛网密布。知情人说,前几届有一位师姐,生了一对死双胞胎,埋在花园中间的那一棵桂花树下。

方秋是他们系胆子最小的,整天上课、下课都要有同学陪伴才敢走路,为了更加安全,奶奶特地给她买了个护身符挂在胸前。八月十五这天,方秋正一个人蹲在寝室里面壁祈祷,希望上苍保佑她顺利地度过这个中秋节,顺利地度过大学时光。突然,她闻到一股桂花香味,开始淡淡的,后来越来越浓,浓郁的香味使她不禁心花怒放,似乎看到香气的尽头正在举行一场狂欢舞会,到处是美酒、奶油蛋糕和狂舞的人群,方秋面带微笑情不自禁地跟着香味向前走。

来到花园门前,似乎有人在头顶提了她一下。两米多高的围墙方秋轻轻一蹦就跳了过去。花园里弥漫着桂花香,月光朦朦胧胧地洒在桂花上、荒草上,桂树下黑影幢幢,阴影处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定睛再看时却什么也没有。一股更浓的香味夹杂着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方秋感到好困好困,靠到中间的那棵桂花树下准备睡觉。

“咯、咯、咯-----”清脆的婴儿笑声伴随着一阵阴森森的冷风席卷而来,所有的树枝都随风摆动,凋零的桂花纷纷飘落。方秋恐惧地想大声呼喊,嘴巴张起来可没有声音,想跑却挪不动脚步。这时,一阵飞沙走石的大风乱过,脚下的土松动了一下,从土里慢慢伸出两个婴儿头,然后是肩、臂、腿,不一会儿一男一女两个婴儿站在方秋面前,穿着相同的蓝布肚兜,蓝布短裤,比月色还苍白的脸木然而冷酷,“咯咯”地笑声不断,却并不见脸上有丝毫笑容。

以上就是校园短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短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