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的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的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厕所鬼故事超恐怖、校园宿舍鬼故事短篇、500字校园鬼故事、鬼故事书短篇校园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的鬼故事第一篇-诡校·埋尸地

1

辰铭走进储物室,这是一个阴暗的房间,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杂物,上面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很久没有人使用的样子。闷热的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辰铭扶着墙,满脸苦闷。

“这真不是一个好差事。”他不由的就在心里抱怨,“那些家伙怎么能够这么对待自己这个新同学呢?”

辰铭是天辰中学的转学生,今天刚刚加入新的班级。因为是高三的缘故,所以大家都忙着复习功课,迎接高考,对于他这个转校生就都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放学时候班长大人更是直接将打扫教室的重任交到了他的手里,真是可恶至极。

而更重要的是,班里的拖把早已经坏了,所以他必须亲自到这个学校的储物室来找一把新的拖把。对于原本打算跟新班级里的学生搞好关系的辰铭来说,这实在让他感到无比的郁闷。

这么想着,辰铭就用力地踹了一脚发泄心里的不满。然后只听啪的一声,什么东西被他踢到了,摔在地上。仔细看过去,正是一把拖把。

弯腰拿起来,有点旧,也不知道多久没人用过了,布条都干巴巴的拧在了一起。正打算换一把,可是辰铭四处看了看发现并没有其它的了,就只有拽着这把有些破旧的拖把走出了用作储蓄室的小屋。此时已经是傍晚了,天色阴沉,学校里的人差不多都已近走光,只有三三两两还在操场上活动。辰铭心里就有点不高兴了,撇了撇嘴巴,心里又开始抱怨那些如此对待自己这个新生的学生了。

慢慢腾腾回到教室,辰铭忽然惊讶的发现,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教室里,竟然还剩下一个人没有离开。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正趴在书桌上做一套习题,注意到辰铭,就转过头对他微微一笑。

辰铭初来乍到,并不认识这个长的很漂亮的女生,但感觉这个女生应该是比较容易相处那一种类型的,于是就也点头笑了笑,问她:“你好,我叫辰铭,你叫什么名字呢?”

“林沁。”女孩点了点头,然后问他,“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走?”

辰铭指了指自己手里的拖把,跟林沁说:“我得值日呢,班长大人留下的任务。你呢,你为什么还不走?”

“我做完这套习题再走。”林沁拿起桌子上的卷子跟辰铭说,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很爱学习的女生。

“那你慢慢做。”辰铭开始做值日,认认真真地将地扫了一遍。

清扫完后,辰铭拽着拖把想要到水房里冲洗一下,就走出了教室。

空旷的走廊里,响起辰铭的脚步声,有些空洞,带着阵阵的回音。

高三年级的学生比其他年级多一节自习课,所以等他们到了放学的时刻,学校几乎就没什么人了。走廊里阴沉沉的,头顶的灯光十分的昏暗,辰铭拖着长长的迷乱的影子,没来由的一阵害怕。

然后想到林沁一个女孩子这个时候竟然还敢一个人在教室里学习,胆子可真够大啊。

校园的鬼故事第二篇-凉席

01

最近气温骤升,X大B栋的人开始洗了凉席晒在楼下。明净的光雾笼罩在米黄色的席面上,亮闪闪的。陈哲原本没有这么爱干净,觉得拿水擦一擦就可以了,但受了寝室同学的影响,也被把凉席拿下去晒。这天下午,陈哲从网吧回来,路过楼下花园才想起凉席没收,走到花园里一看,倒是有几床凉席在,但就是没有自己的,想必是同学帮着收回去了。

回到寝室,刘洋正吃饭呢,陈哲看了床位一眼,“你没帮我把凉席收回来呀?”刘洋摇头说,“没有呀。”

“我去,那我凉席叫哪个无良的收走了?”

后几天夜里回寝室,陈哲总是不自觉地注意楼下花园。那天回来,发现楼底下黑漆漆的矮丛上真的搭着一面凉席,可是走近一看,发现不是自己那条,而是一条麻将席。接下来好几天,陈哲上网回来,总能看到那条凉席在月光下散发着沉寂的光。陈哲倒也想过,没人要不如自己拿回去算了,可是麻将席毕竟太刺眼了一点,一般学生都是用的薄凉席,没谁用麻将席的,万一失主找上门来,那就糗大了。陈哲想到这儿便开始诅咒拿走自己凉席的人。

半个多月后,气温一天比一天高,寝室里刘洋和张坤都把凉席铺上了。陈哲因为玩儿游戏玩儿得太投入,生活费又买了游戏装备,一时手头紧,连买凉席的钱都拿不出来,只能扛着热。

直到那天夜里,陈哲终于熬不住了,干脆去网吧包夜,一晚上六块,还带空调,大不了在网吧里睡。那一晚上陈哲别提玩儿得多嗨,玩儿到后半夜实在困得不行了才在网吧沙发上睡了。迷迷糊糊地回到寝室,陈哲一头扎在自己床上酣然入睡,到中午醒来,才觉得身下一层油腻腻的汗,特别光滑。陈哲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低头一看,自己居然躺在麻将席上。

陈哲一弹就弹起来了,瞪着凉席看半天,“这是谁的凉席?”

在一旁上网的张坤诧异:“不是你的吗,寝管员给你送来的,说你这张麻将席在楼底下晾了好几天都不收,他就给你送上来了。”

“我的?”

“那凉席边角上不还刻着你的名字嘛,不是你的是谁的?”

陈哲目光落在凉席角上,最下面果然刻着X大B栋422陈哲。陈哲觉得不可思议,怎么这凉席还自己找上门来了?他拿手摸摸麻将席,只觉得一股寒意从一块块方块上侵上来,有点像摸着冰的感觉。这时门被刘洋踢开,刘洋是本年级街舞队的,刚刚练完舞回来,一身臭汗,跟陈哲开了几句玩笑。陈哲的注意力被转移了,也就没再注意凉席的事,反正送来了就睡呗。

这天晚上,陈哲洗了澡躺在凉席上,那叫一个舒坦。这凉席跟以前睡过的凉席真是感觉不同,以前气温高了,凉席一块儿地方睡久了就得翻身,换另一块凉快的地方睡。可是这凉席不是,一个地方怎么睡都不热,好像还越睡越凉快似的。那凉意从席面一层一层地渗上来,从脊背一直浸到肌肤上。陈哲睡了一会儿还加了一床绒毯。陈哲迷迷糊糊睡去,突然觉得有一股水流从四肢涌过来,带着一股腥浊的气味,慢慢的发臭了,就在陈哲试图翻身时,那水流把他的四肢往下一拉,像是有四只手分别拉着他的四肢往凉席里拉去。一股腐臭又涌过鼻头,陈哲心里一沉,伸手一摸,凉席上什么东西黏糊糊的。陈哲顿时吓醒了,打开灯一看什么也没有,凉席干干净净,屋子里倒确实有股臭味儿。

陈哲循着臭味儿往盥洗室走去,开灯一看,“我擦,这是谁干的?一定是刘洋你吧,你拉了屎又不冲厕所,都给老子臭醒了!”

刘洋在床上嘿嘿干笑了两声:“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陈哲没想到,这是刘洋最后一次对自己说这种话。第二天中午,张坤和陈哲在寝室里联网打游戏,让刘洋去帮忙带饭回寝室。刘洋躺在床上一声不吭,张坤问他怎么了,“怎么一早上没精打采的?”陈哲笑说:“又发春了?”刘洋骂了一句,“别理老子,老子烦着呢。”陈哲做了一个鬼脸,“行啦,我去打饭,你们要吃什么?刘洋想吃什么?要烟么?”刘洋近乎冷酷地说:“不需要。”

平时陈哲和刘洋玩儿得最好,什么玩笑都开,也常出去喝酒,两人算是无话不谈的朋友。陈哲见他心情不好,就没多说,自己去打饭。打完饭回来,见寝室里就张坤一个人了,问刘洋呢,张坤说不知道。两人一边讨论着刚才的战局一边吃饭,吃着吃着就觉得不对,陈哲鼻子灵敏地嗅了嗅,“这是……”

说完,陈哲起身便往盥洗室走去,张坤还笑呢:“你吃饭也闻那个啊?”

只见陈哲“咚”地一声将门踢开,大喝一声,“快打120!”

盥洗室里,刘洋一个人躺在地上,脸上浮着诡异的笑容,手上拿着一把斧头,一只腿歪斜在地上,皮肉稀烂,露出森森白骨。也不知道他拿着斧头闷声闷气地在这里砍了多久,已经把整截小腿砍得快断了,鲜红的血水流了一地。120把他带走时,整栋楼的人都吓坏了,有一两个人径直冲进厕所吐了。陈哲也是吓得脸色苍白,想起刚才推开门看见的景象胃里一阵翻腾。张坤直接是吓傻了,坐在床上直哆嗦。陈哲想问他什么,可是不知道该问什么,想想刚才他和张坤在外面吃饭,刘洋就在离他们三米不到的地方活生生砍断自己的腿,这种触目惊心的联想又使得他的胃一阵痉挛。

陈哲坐在铺位上,手抚摸着凉席的一角,觉得那么冷。

校园的鬼故事第三篇-那一个追踪了我近十年的电话

提示:胆小者(特别是女生)别看了!

高博士从椅子上站起来,他说:“你这是电话恐惧症,并无大碍。”

“电话恐惧症?”我疑惑了。

“对,电话恐惧症是交际恐惧症的一种具体表现。其实,你害怕接电话,你并不是害怕电话本身,而是害怕电话这个媒介给你带来的人际关系。时间久了,你在记忆中过滤了那些具体事件后,对人际关系的焦虑和抵触情绪逐渐集中在某个稳定的物体上——电话,这就形成了电话恐惧……”

高博士的话并没有解除我心中的疙瘩。从咨询中心出来,我不禁想起那些和电话有关的怪事。

小学的时候,大概是八六年,我们学校就一部电话。那时不象现在,卖青菜的老大妈都有手机。学校的那部电话放在总务处的窗口,晚上锁起来,白天电话一响,谁方便谁接,接了帮叫一声找某某。我们小孩子对电话好奇得很,就想不通那里面怎么会有人说话。

一天,被老师留下来背书。天快黑了才回家。刚走到总务办公室,电话铃就响了起来。周围没人,我心中一阵惊喜:今天可以接电话了。我将手伸进窗口,拿出话筒,贴在耳朵上。只听见电话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我要找小东明……嘿嘿……嘿嘿……”那笑声异常阴森,让人发凉。我忙说:“我不认识小东明。”匆忙把电话挂掉。这是我第一次接电话。

上初中时,电话在开始普及了。我家也安装了一部。刚安装好的这天晚上,电话铃响了,父母没在。我接起电话,就听到一个老者的声音:“我要找小东明……嘿嘿……嘿嘿……”我不耐烦地说:“对不起,你打错了。”放下听筒,我想起来了,我曾经接到过同样的电话。

还有一次,在朋友家,电话响了,朋友腾不出手,要我帮接一下。电话里又传来那个声音:“我要你找的小东明,找到没有……嘿嘿……”

校园的鬼故事第四篇-隔壁的储物间

1.他出事了

陪女朋友周小岚吃完晚饭,鲁麟并没有回寝室,而是独自坐在学校篮球场边的一条长椅上,打算给家里打个电话。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室友余波打来的。

“你现在在哪儿呢,马上到操场边的篮球场,我在这里等你呢。”余波好像很着急,声音还有一点儿怪异。

放下电话,看着那空空如也的篮球场,鲁麟有些疑惑地回头向自己寝室的方向望了一眼。此时,天还没有完全黑透,宿舍楼的大门口却已经没有了人影。

鲁麟低下头,继续拨动着手机号码键。可就在这时,电话又一次响起,是女朋友周小岚的号码。

“你马上到操场边的篮球场,我和你有话说。”

鲁麟不禁想笑,这两个人怎么同时约自己来这里?

没多大一会儿,女朋友周小岚的身影就出现了。她还穿着刚才和自己吃饭时穿的衣服,看来是还没来得及换。

“你知道吗,你的室友又出事了。”周小岚的脸色有些发白,显出很害怕的样子。

“怎么了?”鲁麟不解。

鲁麟知道,周小岚的这个“又”字的含义。

鲁麟他们的寝室一共住着四个人,就在几天前,他的两个室友忽然出了事,而且,相隔的时间很短。可惜,两起事故,鲁麟都没有赶上,只是听别人说起过。他们都是从楼上掉下来的,按理,他们居住的是三搂,应该不会很快死亡,但是,他们却都当场死了。而且,他们的死相很怪,都是一条胳膊被摔断了,另一条胳膊却又高高扬起,像是要抓住什么。

寝室里现在只剩下鲁麟和余波两个人。

“刚才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余波也从窗口掉下来了。”周小岚声音颤抖着说道, “我一回到寝室,就听室友们说起来,好像刚刚才被医院的车子拉走。

你们寝室里的人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了,我害怕你也出事,就急忙给你打电话。”

鲁麟不由吃惊地瞪大了双眼,余波刚刚才给自己打来电话,怎么会出事?

“是真的,我刚才路过你们宿舍楼的门口,还看到一大片血迹。”周小岚神情焦急地说道,“不信,你和我去看看。”

一丝寒意爬上了鲁麟的脊背,他慌忙地把刚才的事情对周小岚说起来。

“听室友们说,余波也已经当场死掉了,怎么会给你打电话,是不是你听错了,或者……”周小岚猛地住了口,脸色也变得更加惨自起来。

二人正在疑惑,忽然,鲁麟的手机再一次晌了起来,居然又是余波的号码。

鲁麟不禁一抖,但还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紧张情绪,接了起来。

“鲁麟,你怎么还没来,我一直在篮球场边等着你呢!”余波的声音依然很怪。

硕大的篮球场边根本没有人,寂静得如同午夜的坟地。

鲁麟急忙关闭手机,和周小岚一起,努力地瞪大双眼,寻找了很久。忽然,二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叫,相互拉扯着转身就跑。

2.下一个人是你

二人一口气跑到鲁麟宿舍楼的大门口,却没敢上楼,而是躲在一处角落里探头探脑地向篮球场看去。

“会不会是有人在故意吓唬你。人死了,怎么还会打电话?”周小岚看着鲁麟,脸色依然惨白。

鲁麟摇摇头,虽然余波的声音很怪,但鲁麟还是可以确定那就是他的声音。如果不是周小岚被室友骗了,那么就是二人遇见鬼了。

“我听说照相可以看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我试试看。”周小岚忽然说道。然后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了摄像头,对着

篮球场照了过去。

漆黑的球场上什么也没有,两个高高的篮球铁架像两个弓着腰的病人,在夜风中打着寒战。

突然,一条黑影骤然出现在手机屏幕上。黑影的样子很奇怪,好像是蹲在地上,一条胳膊无力地垂在身边,另一条却高高举起,就像要去抓从空中飘过来的东西。 “余波,真的是余波。”鲁麟吃惊地说道,目光掠过手机,却什么也看不到了。

这时,手机屏幕上的余波抬起头来,他就像已经看见了二人一样,嘴角扯起一丝怪异的笑。

余波的脸已经破碎了,一侧的脸骨明显塌陷下去,连一只眼睛都从眼窝里掉了出来,被一条细细的肉丝连着垂在胸前。深深的眼洞里不时地有鲜血涌出来,带着刚刚凝结的血块。

周小岚惊叫一声,手机差点儿掉在地上。

“我等你很久了。”屏幕上,余波依然笑着,对鲁麟说道。

冷汗从二人的头顶流了下来,鲁麟浑身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你别害怕。”余波对着屏幕做了个鬼脸,那样子却叫二人险些昏死过去, “我的魂魄才刚刚离开身体,还没办法控制。

我回来就是想要提醒你,不要再回寝室,咱们的寝室里有鬼,而且非常凶恶。我们都是从楼顶的窗口被它推下来的,而且死相很像,都是一条胳膊断了。如果我估计得没错,下一个就该轮到你了。所以,你最好提前做好准备。”

余波说着摇了摇那条已经断掉的胳膊,看样子它已经没有了痛感。

鲁麟已经浑身瘫软,好半天才嘴唇哆嗦着问道: “那、那我该怎么办?”

屏幕上的余波轻轻地摇了摇头,思索着说道: “我也没办法,我还是一个新鬼,根本帮不了你。一切,都还要靠你自己。”

手机闪起一道淡蓝色的光芒,忽然间关闭了。

篮球场上依旧寂静无声,好像整个学校都已经进入了沉沉的睡梦之中。

鲁麟和周小岚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校园的鬼故事第五篇-鬼家教

801惊魂

走出自习室,浓浓的夜色环抱而来。我打着呵欠向宿舍楼走去。走得近了,从楼道亮起的灯光中,我看到室友蔡媛的身影由下至上,消失在一团漆黑中。

她去八楼做什么?要知道,八楼常年“人迹罕至”,平日里阴森冷清,还传出过“闹鬼”,她去哪里做什么?去了也就去了,为什么要“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呢?

我犹豫了一下,决定跟踪她。

无论是在班级还是寝室,蔡媛都是个存在感极低的人。上次的会考,一直占据榜首的学霸唐艳突发疾病去世。本以为,我这个“千年老二”可以就此转正,扬眉吐气。谁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名不见经传的蔡媛意外赶超、夺魁,令所有人大跌眼镜。

我一直怀疑,蔡媛在考试中开了“外挂”,今天看来,十有八九。

思考间,我来到了八楼。站在黑漆漆、冷飕飕、死寂的走廊上,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感觉身后有双眼睛在融在其中盯着我,我猛地回头,一抹红色的影子穿墙而过。

幻觉、幻觉,我安慰自己说。最里面的801寝室的门缝里泄出淡淡的光亮,并隐隐传来说话声。

我轻手轻脚地走上前,把耳朵贴上去,有两个人在说话,其中一个是蔡媛,另一个陌生。她们谈论的好像是有关高数的问题,我隐约地听到一句:这套题是我做过。

好你个蔡媛,果然如此,终于被我逮到了,看我不揭穿你的鬼把戏。我“呼”的一下拉开了门:“蔡媛,我说你怎么考试得了第一名,原来……”

我愣住了,继而“哇”的一声尖叫,瘫坐在地上。我看到:惨白的月光下映照出一张狰狞的、恐怖的脸,在一头披散的长发中更显可怖。

我吓傻了,想站起来却双腿发软。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鬼脸飘到我眼前:满脸的坑坑洼洼、疙疙瘩瘩,纠结成一团的嘴唇翕动着,吐着凉气:“你怕我吗?”

我一咬牙、一使劲,终于站了起来,连滚带爬跑了出来。

鬼家教

一口气跑回了寝室,背抵着门气喘吁吁。

“你怎么了?”李玉问我。由于太过紧张,没注意到我突然闯入的瞬间,她面部表情中一闪而过的惊慌和不自然。

“我见鬼了。”我平稳着气息,把刚才的事情简要地说了一遍。

李玉听完,惊叫出声:“坏了、坏了,你摊上事了。”

我吓得要哭出来,忙问她怎么办。李玉的外公家祖上是驱鬼辟邪的方士,耳濡目染,她多少懂得一些玄学之术。

李玉略一沉思:“走,跟上去看看。”

我和她来到了八楼。推开801室的门,一股阴风袭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悬空的、光着的青白色的脚。我忍住恐惧抬起头,刚才的那个女鬼的长发垂下来遮住了脸孔,只留下一双眼睛阴恻恻地盯着我们两个闯入者。她的头顶空空,也就是说,她是真正漂浮在半空中。一阵阴风吹过,掀起她的头发,遮住了整个脑袋。

李玉正要有所行动,那女鬼向后退去,穿越了窗户,坠了下去。

“蒋彤、蒋彤,我是孙立民哪,蒋彤、蒋彤。”

我和李玉打开窗户,却看见一个男子站在宿舍楼下伸长了脖子喊,引得楼上纷纷电灯开窗。

男子被赶来的宿管老师劝走。我和李玉回到了寝室,李玉向我讲述了有关此事的传说:

五年前,这所学校的一个女学生到一户人家去做家教,由于性格温柔内向,根本镇不住90后新新人类的女初中生,不但经常刁难她,还在雇主面前说她的坏话。由于这家给的薪水高,女家教忍了。一次给初中生辅导功课,初中生再次为难家教老师,说了一些很伤人的话,女家教那阵恰好感情出了问题,一时激愤,从楼上跳了下去。

女家教死后,鬼魂仍在校园中徘徊。她不甘心就这么毫无作为地死去,于是创办了一个辅导班,为学生补习讲课,而她遇见学生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怕我吗?”

故事到此为止,“然后呢?”我问道。

“她成为了一名鬼家教,被她辅导过的学生,成绩突飞猛进。”

原来如此,难怪蔡媛……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我们都累了,草草洗漱完后睡了。这一夜,我睡得极不安稳,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了一声门响。睡到后半夜,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范佳慧、范佳慧、范佳慧……”

我习惯性地“到”了一声后,清醒了,睁开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黑漆漆的光线下,我的床前站着——不,应该是飘着的,正是“801寝室鬼”。她的脸沟沟壑壑,脸部的肌肉被挤压得变了形。听到我的回答后,她抬起一只丑陋的、冰凉的手向我伸过来,长长的指甲插入了我的头发,一阵撕裂般的痛苦传来……就在我哀叹年轻的生命即将逝去时,女鬼抽出了手,飘到门口,穿越而过。

头上的痛楚提醒我,不是梦,鬼找到我了,点了我的名字,她要做什么?

“怎么了?”起夜回来的李玉问我。

我赶紧把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李玉想了想说:“你被点了名,意味着她认定你是她的学生,你被盯上了。”

以上就是校园的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的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5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