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爱情鬼故事短篇超吓人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爱情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恐怖校园鬼故事鬼姐姐、校园宿舍鬼故事50字、校园鬼故事大全文字版、校园用头走路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爱情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一篇-校园怪谈之算命

事情发生在我高中时代,当时我们学校外面有一家卖红豆饼的小摊子。每天固定在下午一点摆摊,六点收摊,许多学生在五点放学后常常会聚集到摊子旁,排队买红豆饼。这摊子的生意之所以会那么好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的饼好吃,而是老板本人的特殊技能:算命。我经常怀疑,老板在收摊以后是不是就换成摆算命摊,穿梭在各大夜市里?因为他真的是铁口直断。

他曾经跟一个学生说,“你要小心灯光。”结果那名学生在家里被正在高速旋转中的台灯打伤头部,为什么台灯会高速旋转?因为那座台灯是可以360度旋转的,而他的弟弟手贱,没事在那边转台灯,然后打到那位同学。

他还跟我们班上的一个同学说,“你要离鸡排远一点。”这句话乍听之下很可笑,但偏偏老板每次说的都很准,于是这位同学就把鸡排视为毒品,死都不碰了。但有天他不知哪根经不对,突然想吃鸡排,却又不敢去买,于是叫我帮他去买,我就乖乖地去帮他买了,结果他在吃鸡排时被骨头噎到,差点死去,最后还是我救了他。

从上可知,老板说的话真是准,因此大部分去红豆饼摊的人都不是去买饼的,而是去求老板帮他算命的。老板也是来者不拒,但每次也都会有所保留。

当然我也去找过他算命,我问他我可以考上好的大学吗?

他算命不用看手相,不算名字,只看看我的脸,笑了笑,说,“只要你努力就行。”

妈的,这不是废话?不过说的倒也没错。

一天,我跟我的一名朋友捷豪,一同到了红豆饼摊。时间是下午五点多,摊子旁边围着许多学生,我看人多就打算直接回家,捷豪这家伙说他肚子饿,硬是要买饼。说一下,捷豪就是我那位差点因为鸡排而归天的朋友。我拗不过他,只得乖乖地陪他一起等,心想顺便问老板一些其它的问题。

等了十几分钟,老板才清楚地站在我们面前,问我们,“要什么?”

“两个红豆,两个奶油,两个蔬菜。”捷豪滔滔不绝地念了出来。

“那你呢?”老板一边忙,一边问我。

“两个红豆,”我随口回答,接着又说,“老板,我大概什么时候才能交到女朋友?”

“等你遇到一个大好人的时候。”老板边把红豆馅料放到饼里边回答。老板说的不错,我在遇到我现在的公司老板后,就开始跟一位女同事交往了。

“老板,他什么时候才能脱离处男的身份?”捷豪指着我笑问,我白了他一眼。

老板也笑了一声,说,“等他交到女朋友以后。”

“狗屎,还要那么久啊?”捷豪失望地叹气。

我不爽了,于是随口反击,“老板,那这家伙什么时候会死?”

我这话才说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我急忙用右手遮住嘴巴,但那句话还是溜了出去,更惨的是,老板回答了,他只说了两个字。

“今晚……”老板才吐出这两个字,脸色突然一沉,低下头专心做他的红豆饼。

但我们都听得清清楚楚——今晚。

“老板,你说什么?”捷豪着急地拉住老板的围裙,“你说我今晚会死,是不是?”

“没有。”老板冷静地把开始红豆饼装进纸袋里。

“你刚刚说我今晚会死,是不是?”捷豪紧张地追问。

“我没这么说!”老板大吼,周围的学生都吓倒了,包括捷豪跟我,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老板说话用吼的。

“你的,拿去。”老板把捷豪的六个饼递给他,也不管捷豪有没有拿好,转过身继续做他的事情。

捷豪没把那袋红豆饼拿好,啪的一声,六块饼撒在地上,然后拔腿狂奔。

“捷豪!你去哪!?”我拼了命追在捷豪后面喊着,也不管我那两个红豆饼了,心中后悔我为什么问了那个问题。

当我抓住捷豪的手臂时,他用力想甩开我,但我紧抓不舍。

“放开我!”他大叫,“我今晚会死,你没听到吗?”

“冷静点!”我尽可能抓住捷豪不断抓狂的手臂,“老板有时候说的也不准的!你冷静点!”

听到我这一句话,捷豪整个人像吃了安眠药似的,无力地瘫了下去。我急忙把他扶到附近的一张板凳上,安慰他道,“你还记得上次的鸡排吗?你不是逃过了吗?这次你也可以逃过的,别担心……”

“我今晚会死……”捷豪嘴巴里念念有词,完全不理我。

我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把捷豪留在我看得到的地方,找了个公共电话亭,一边打电话给捷豪的父母,一边观察捷豪的状况。

捷豪一向是很相信红豆饼老板的预言的,现在他得知他今晚将死亡的消息,大概已经精神崩溃了。当捷豪父母到达时,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解释,只叫他们要好好照顾捷豪,让他们带捷豪回家。

而悲剧在我回家后开始。我刚回到家,捷豪的爸爸便打了电话给我,他在电话里着急地说,“捷豪走了,他什么也没说,就这样跑出了门,也不知道去哪里,怎么办?”

我在心中怒骂,安慰说,“我等等出去找他,你们先别急。”

让捷豪的父母亲在电话里安静下来后,我马上披上外套骑上脚踏车,出门去找捷豪。我心中还在骂,我当时到底为什么问那个问题?结果可想而知,我一无所获地回来,而我刚回家,已经七点了,就听到一个我最不希望听到的坏消息,捷豪死了。

捷豪的父母亲打电话告诉我,捷豪跑出去搭了出租车,结果出了车祸,司机没事,捷豪整个飞出车窗,一头撞上电线杆,当场死亡。这一段很悲惨,我不想再继续多说了。之后,我再也没有看到那个老板出现在学校外面摆摊,但并不代表我从此以后再也没看到他。

我最后一次看到他是在上了大学后,在一个大夜市里,他还是跟当年一样,摆着他的红豆饼摊,只是顾客没有那么多了。

我走过去跟他打了招呼,神奇的是,他竟然还记得我,他说,“你同学死了,是吗?”

“是啊……”事隔多年,我实在不愿再多回想,毕竟当时也可以说是我的错。

“命运这种东西还是不要改变的好,是吗?”老板说。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含糊地“耶”了一声。

“如果我当时没说出那两个字,你也没问问题,他就不会死了,是吗?”老板说。

我愣了一下,脑中思考着,如果我没问,老板就不会回答,这样的话捷豪就不会跑出去搭什么出租车,就不会死了。

“要什么?”老板突然问道。

我想了一下,说,“两个红豆,两个奶油,两个蔬菜。”

老板笑了笑,低下头做他的红豆饼。

当时,我没问他问题,我以后再也没见过他。

校园爱情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二篇-床头女孩

她不是床头婆婆,午夜零时,就会出现在你的床头,这时千万小心!

平时漠不关心,昨天才吵的架,今天却来说和好。

“昨天的事,真的对不起.”宇带着歉意对翔说道。

“没关系,不就一件小事嘛,没啥大不了的.”拍拍宇的肩膀有说有笑的向教室走去。

晚自习放学

“想看看床头婆婆吗?”宇向翔问。

“床头婆婆?不是那个晚上帮妇女照顾,没人看的婴儿,或要掉下床的婴儿重新放到床上的吗?我又不是婴儿,怎么看得见!”翔有些愤怒。

“哎,不是哦,虽然我们长大了,但是床头婆婆还是会在,想试下吗?晚上在床头点三炷香,就会看见”宇神秘的回答他。

晚上,心里憋着好奇就是难受,他拿一个碗,往里装些土,这样香好放进,而不会倒。到了九点,他点燃三炷香,就开始在床上等待,用眼睛悄悄的观察着四周。

10点,11点也正是心中的好奇,才能让他坚持这么久,有些想睡了,两眼皮就在打架,时钟渐渐的到12点,嘭,门突然自己打开,把他惊醒“耶?门怎么开了,床头婆婆不是在床头吗?”走到门前一看,一个头发凌乱,身穿红色连衣裙,手里还抱着一个脏兮兮的布娃娃的女孩,嘴里好像还说着什么,站在他的门口,吓的他立马关上门,躲回床上。

第二天,翔看到宇就追上,吼∶“你什么意思啊,怎么没看见床头婆婆,倒看见一个可怕的小女孩,而且还大半夜的站在我门前!”。

“小女孩?这,应该不会啊,应该是道具上出了问题,你昨天用的是什么道具?”宇觉得很疑惑。

“你说的碗,三炷香,还有插香用的土就这几个啊”

“应该是土出了问题!”

晚上,翔照宇说的把插香的土换了,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但是心中的好奇让他又这样做,为了能看见床头婆婆。

一切准备就绪,就差时间,等了不知多久,又快要坚持不住,想睡觉,时钟渐渐的到12点,他的眼皮开始一眨一眨的,迷迷糊糊,隐约的好像又看到那个小女孩。门口,一步,两步,每眨一次眼,就会靠近点,已经走到一半了,此刻他才清醒过来,小女孩纹丝不动,像块木头在那。他想如果是人的话,就把这小妹妹先送到警察局里,如果是鬼的话就拼了,拿起打棒球的棒子向小女孩缓慢走去,突然发现怎么走都不能靠近,永远只差一步的距离,棒子也是一样,怎么挥,就算扔也怎么都碰不到。

第三天,他找到宇“故意的是吧,什么床头婆婆,根本就没有,你是故意吓我的吧!”握着拳头想打宇。

“没 ,没有,算了,还是别在继续吧”吴急忙解释。

晚上,经过前两次的事,他算是吓够了,什么床头婆婆,再也不想看见,早早的就睡,不知什么时候,耳旁好像有人在说着什么,迷迷糊糊中听的不是很清楚。

1---2--3-红绿灯!哈哈,你被我抓住了,轮到你装鬼陪我玩。小女孩的小手抓着他的背。

啊——!屋内一声惨叫。

没多久宇出现在翔的租房。

吵架的前一天晚上,吴在打着游戏,累了就退出,不知道要干啥,在网上无聊的逛着贴吧,刚好路过一帖,得知怎么可以看到床头婆婆的方法后,便尝试了下,结果床头婆婆没有来,倒请来了个怨灵,帖的后面有写出事怎么解决,方法就是要下一个人,用与之前的那个人相同的方法再来一次,但是这个只能转移,没有解决。吴在街上买了瓶酒,趁着发酒疯,和翔吵了起来......

陌生人∶呃,应该是最后一篇了吧,因为后天就要回老家了,所以这篇可能写的没有以前的好,漏洞很多吧,还请观众们多多包涵,谢谢一直以来,一直关注我的人,还有前辈,陪我打完这文的龍,还有观众们,如果还有继续的话,那应该就是三年后的我吧,再见了。

校园爱情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三篇-吸魂网游

深入墓穴

这是一个雨夜,大雨倾盆如注,闪电雷声此起彼伏,汪明雨穿好雨衣带上铁铲,走出校园,来到了街上。

一阵急行后,汪明雨终于来到学校后山的一片坟堆。踏着雨水与泥土的混合物,汪明雨深吸一口气,没有丝毫犹豫,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了这片坟堆。

突然,一只腐烂的手从泥土里伸出,紧紧抓住了汪明雨的右脚。汪明雨一咬牙,手起铲落,砍断了这只腐烂的手。汪明雨继续前进着,在路过一座坟墓时,“咔嚓”一声,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汪明雨一回头,借着闪电狰狞的亮光,他看到一具僵尸正站在自己的背后狞笑着,脸上腐烂的肌肉随着笑声纷纷掉落,与此同时,墓穴里传来一阵阵微弱的呼救声:“救命,救我……”

汪明雨一愣神的工夫,僵尸的利爪抓住了汪明雨的脖子,伴随着“咯嚓”一声,汪明雨的脖子断了,头颅朝地上滚去,正好落在坟墓上,“骨碌”一声,随着裂口滚进了墓穴里。

墓穴的一角,一个漂亮的女生正蜷缩着身子,因恐惧而全身瑟瑟发抖。“是她。”这是汪明雨闭上眼睛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啊,玩了好几次,每次玩到这儿,都被这个僵尸秒杀了,这个网页游戏虽然目前只是试玩版,可制作得也太变态了!”汪明雨放下耳机鼠标,有些愤愤不平。

“汪明雨,你怎么玩起了我的电脑?”室友赵将揉着睡意蒙咙的双眼说道,“我站在你背后看了好一会儿,对了,这游戏这么变态,你是从哪儿下的?游戏的主角居然和你长得很像!”

“游戏不是你下的?”汪明雨愣住了,“我睡不着,看你的电脑开着,于是我就开始玩了。”

“我的电脑里从来没有这种游戏啊,你不要吓我,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赵将颤抖着声音说道。

“都深更半夜了,你们不睡觉在嘀咕什么啊?”室友张小杭被吵醒了,瞅着两个人没好声气地说道。

“这段时间,身边还真发生了不少诡异的事,比如校花李美美失踪了好一段时间,到现在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赵将心有余悸地说道,“更诡异的是,连李美美同寝室的好友肖莉也一同不见了。”

张小杭终于知道两人在谈论什么了,立刻眼露恐惧之色,插话说道:“听说,学校后面那座小山原先就是附近村子里埋死人的地方,李美美和肖莉不会真像这诡异的游戏一样,被僵尸关在墓穴里了吧?”

恐惧也会传染,张小杭的一席话让寝室里其余的三个男生皮肤一紧,起满了鸡皮疙瘩。尤其是汪明雨,马上就想到游戏中他最后看到的那个女生。

“胡说什么,现实世界里哪有什么僵尸?”汪明雨摆了摆手,“不旱了,还是洗洗睡吧,明天还要上课。”

“咔嚓”一声,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在窗外一闪而过。“平白无故打闪,不会要出什么事吧?”张小杭望着闪电的方向,颤抖着声音说道。寝室里的几个人都心知肚明,被闪电击中的方向就是后山那些坟堆。

大约半个小时后,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咚咚咚”敲门声。

“这么晚会是谁呢?”张小杭胆怯地问。

“甭管是谁,反正不会是鬼。”汪明雨下床来到门前,一把拉开了门。

“啊”的一声,汪明雨吓得大叫起来。

门外站着一个全身是泥的鬼,显然,刚刚从泥土里钻出来不久。

校园爱情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四篇-蜡烛冢

寝室惊魂

“怎么了,李博?”赵安全从床上坐了起来,不解地问道。

“太诡异了,我、我看到——”说到这里,李博不经意地朝刘阳床铺扫了一眼,顿时脸色煞白,颤抖着说道,“刘、刘阳怎、怎么还在……”

李博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咝咝”的声音,从大门外由远而近地传来,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地面上蠕动似的。

李博立刻闭上了嘴巴,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紧紧盯着大门。随着“咝咝”声越来越近,一个骷髅脸出现在门口 的地面上,诡异的是,这个骷髅脸的头顶上竟然燃烧着一团巴掌大的火苗。

骷髅脸看到了李博,一扭头拖着又长又白的身体朝寝室爬来。李博和赵安全吓得后脊梁直冒冷汗,眼前这个鬼,除了有一张骷髅脸外,其余和他们想象中的鬼根本就不一样。这个鬼长着长长的身体,看不到手和脚,整个身体非常光滑,就像一个表皮光滑的巨型白色毛毛虫。

李博和赵安全吓坏了,“吱溜”一声,两人同时钻进了床底下。这个头顶着火光的鬼,阴阴一笑,跟着也爬进了床底,来到了李博和赵安全的面前。

“啪哒”两声,两滴混浊黏稠的液体从鬼的嘴角落下,分别滴在了李博和赵安全的脸上。这种液体又烫又热,而且腥臭无比。李博和赵安全长这么大,哪见过这种恐怖的场面,眼睛一黑,都吓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赵安全睁开了眼睛,下意识地朝四处看了看。赵安全发现他仍在床底下,可是李博却不见了。

赵安全连忙从床底爬出来,叫醒了仍在熟睡中的刘阳。

“你是不是看到一个头顶正在燃烧的骷髅鬼?”见刘阳一脸茫然,赵安全就把刚才发生的恐怖一幕,跟刘阳说了一遍。

“我不知道,我一直睡着,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刘阳摇了摇头,恐惧地说道。

赵安全掏出手机,一连拨打了李博好几次电话,均显示没人接。赵安全知道不好,连忙拨通了另一个电话:“姚小彬,这么晚打扰你了,你快过来吧,我有一个室友被鬼拖走了……”

赵安全挂断手机没多久,一个背着双肩包的男生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赵安全一见,连忙把夜里发生的一切,对姚小彬详细说了一遍。

“姚小彬,你一直自称祖宗是崂山派嫡系传人,现在有鬼了,作为崂山派的唯一后人,你可不要让我失望,一定要把李博救出来啊。”赵安全最后说道。

“李博回寝室前,肯定遇到了什么事,不然不会那么慌张。”姚小彬思索了一会儿,又说道,“这个鬼的来路非常古怪,它把李博拖走,现在很可能已不在学校。对了,学校后面有一座小山包,是鬼藏身的最好之处。”

姚小彬当机立断,带着赵安全和刘阳一路朝后山赶去。

校园爱情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五篇-校园夜惊魂 作者:鬼鬼

十月的天空总是带点灰暗,黑沉沉的光线直压在光宏中学上,空气之间显得有点凝重,带着一种不安定的气氛。

这时6F课室一角中,正有两名学生在低头私语。

“曹铭,真的要这样做吗?”其中一名脸上充满担忧的学生说道。

曹铭瞪了他一下,然后用力一拍桌子,冷笑一声说道“当然! 那个张老师竟然敢在堂上当众骂我,不给她点颜色看看,我以后还用上学吗?李平,你今晚不来的话后果你知道的! ”

李平低垂着脑袋,眼眸中露出一丝无奈。心中嘀咕,还不是因为你不交功课又上课睡觉!当然李平不敢展露出一丝嘲笑。

“记得把东西准备好,今晚十点学校对面的巴士站见!”曹铭拍了一下李平的肩膀,提起书包,径直走出课室,只留下一脸迟疑的李平。

这时偌大的课室只剩下李平一人,从窗上的倒影可以看到只剩半圆的斜阳已经落下,窗外一片黑色,整片夜空黑压压的,一颗星也没有。整间课室充满着暗黄色的光,李平趴在课桌上,望着斜前方的电灯,脑中正慢慢思索今晚的事情,有点出神。突然地,外面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电灯立刻熄灭,课室内顿时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四周异常寂静。仍在课室的李平心里激灵了一下,有一股想立刻离开班房的冲动。这时窗门突然打开了,不断吹来一阵阵寒风,夹杂着朦脓的月光,李平依靠着微弱的月光想起身离开班房,就在他转头的一霎那,他看到课室的另一角竟然有一张苍白的人脸,被长发遮掩一半的双目没有眼珠,鼻子血肉模糊一片,嘴巴张开,形成一个漆黑的圆洞,李平吓得瞳孔瞬间变大,身上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他紧闭着双眼,不敢再望,然后慢慢的转向另一边。这时,忽然传来了一阵诡异的哭声,李平再也忍不住了,拔腿就向外走去,浑然没有想起这是他自己的手机铃声,而课室那角落的人脸则是他万圣节买的人皮面具......

月上柳梢头,浑圆的月亮挂在黑幕上,在重重乌云中泻出的光线,竟有点妖异地透着些许血红。远处不断传来一阵阵鸦鸣,为这不平凡的黑夜更添几分神秘。

夜越深,带着鸭舌帽,身穿大棉衣在巴士站等待的李平就越不安,后悔渐渐勾上心头。忽然有人从后拍了拍李平,他向后一望,声音带点颤抖地道:“曹铭,你要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不过……我们还是回去把,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

曹铭打断李平的说话,接过李平递过来的背包,压低声音地道:“怕什么?等那校工宿舍关灯了,我们就翻墙爬进去。”曹铭碰了李平一下,指向前方示意。李平顺着望去,只见那宿舍的灯就碰巧地熄灭了光。李平与曹铭对视,曹铭瞪了李平一眼,然后拉着他迅速跑向校园围墙,蹑手蹑脚地攀爬进去。

李平与曹铭轻轻地攀爬落地,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整间校园充满寂静。曹铭向四周打望了一下,屈折着身体与李平向着楼梯小心翼翼地往上走去。

正在楼梯行走的李平忽然背后一阵发冷,一个趔趄,差点没跌倒。他猛的转身一望,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影,从楼梯口的镜子里只反射到自己。“奇怪,怎么总觉得有人注视着我。”李平越想越觉得不安。

“记住!我们今天的目标是那臭婆娘的教师抽屉,把她的抽屉喷红,然后把这只老鼠放进去,我们就成功了!真想快点到明天看她打开抽屉满脸惊恐的样子!”曹铭兴奋的望向后方的李平,却发现他一脸的惊恐,于是气愤的说道:“有什么好怕的,胆小鬼!到了!快跟上我的脚步!”

李平惊醒,无奈地跟着曹铭走去。两人来到三楼,往教员室走去。在经过生物室时,李平不经意的向里面看了一眼,竟然发现生物室里有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子被麻线吊在天花板的风扇上,随着风扇不停地旋转,还有从白色眼眶中流出的血在极度扭曲的脸上拉出条条吓人的血痕。。。就在这时,女子忽然停止转动,用空白的眼眶注视着李平,尖叫着伸长脖子向着李平飞去,吓得他汗毛倒竖,心脏都快要停顿!可是,眨眼再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此时李平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以上就是校园爱情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爱情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8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