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爱情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爱情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中的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微电影剧本、校园7楼鬼故事、校园鬼故事短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爱情鬼故事第一篇-宿舍里的人

传说在一所小学里,有85间教室,和15间办公室,一共100间房子,但是其中的一间房子无论何时都是上锁的,因为许多年前那间房子里发生过怪事,尽管怪事的内容已经没人记得了。

后来学校招的学生多了,打算新设一间教室,那届的校长是当地有名的无神论者,他看到一间大房子一直被闲置,心里觉得很是可惜,于是就把新教室安排在这所被封了几十年的大房间里。

这件教室坐着30个学生,16个男生,14个女生,我的叔叔阿名也是那届的学生,阿名说,他们30个学生,多数住校,因为学校在大山里,只有学校隔壁村的学生才会选择走读,其实住宿费也不是很高,那时的学校住宿费的确比现在便宜不少,但是那时的宿舍条件也很差,阿名和7个男生合住在一所宿舍内,那所宿舍到了夏天,尤其是夜里,便蚊虫满天飞,而且同舍的寝友不是打牌,就是抽烟,因此阿名经常独自在教室里温习功课到天亮。

有一天晚上,阿名在教室里温习,教室里的表已经指向12:00了,阿名突然觉得小腹涨痛,想是要去大解,于是就拿着随身携带的卫生纸像厕所走去,就在他刚刚走出教室的一刻,教室里的灯灭了,整个楼道黑漆漆的一片,阿名觉得很奇怪,他打算去看个究竟,于是独自走进教室。

他刚进教室门的时候,脚下一绊,那卷卫生纸也掉在了地上,阿名赶紧毛下腰摸索,终于把卫生纸捡起来了,突然,他发现窗前站着一个人,那人穿这一件白衣服,他看不到那人的表情,他下意识的揉揉眼,松开手,那人已经消失了 。

这时教室的灯又都亮了起来,阿名心里有些发毛,他连灯都没关,径直跑回宿舍去了,他回到宿舍,躺在床上,他的手里还握着那卷卫生纸,阿名惊讶的发现,那卷卫生纸已经松开了,像一条线一样,托了一路,线的另一头一直延伸到宿舍外,而刚刚看到的穿白衣服的人,正在一面倒着卫生纸,一面朝宿舍走来,阿名甚至透过宿舍的窗户,看到了那人的脸,更让阿名感到恐惧的是,那人的嘴里含着一根又长又红的舌头!

那个人一边冷笑,一边在窗外转过脸来,他用那下垂的眼球盯着阿名,发出一阵阵阴森的笑,阿名当时完全傻了,他不知道如何是好,而窗外的那个'人'依旧一面倒着地上的纸,一面朝阿名走来,那散落在地上的纸,仿佛他的轨道一般,他往前走,他绕过窗子,阿名甚至能感觉到他就在门外,而那门也悄无生息的开了。

那个人已经进入宿舍了,继续缓慢的往前走,就在这时,阿名已经意识到,手里拿的哪里是什么卫生纸,而是像布一样的东西,他同时也看到,那个'人'正将那白布一点一点缠回到自己身上 。

就在他快要靠近阿名床位的时候,睡在阿名上铺小章醒了,他仿佛要去厕所,他看到阿名手里的卫生纸,就夺了过来,还骂了一声,“睡觉拿什么卫生纸!”然后径自朝厕所跑去。

那个‘人’冷笑着看了阿名一眼,跟着小章跑了出去……

阿名打算叫住小章,可是他根本张不开嘴,过了一会,他听到小章的尖叫……

第二天,人们发现小章死在了厕所里,他被一根白布掉在厕所的屋脊上!!阿名来到教室的时候,他看到他的座位上,放着一卷白色的卫生纸。

第二年,那个教室又被封锁了,然而阿名早在教室封锁之前,就转到了别的学校,现在他在东北的一家化工厂工作,有一年我去他家探亲,他给我讲起这个故事,他说其实很多事都是注定的,比如你命中注定不该死,你就算遇到再大的险也死不了,你命中注定该死,你不遇险也会死,阿名拿出一张出事前的照片,那是他们宿舍8个人的合影,照片里,小章的脖子上栓着一条雪白的绸布……

校园爱情鬼故事第二篇-消失的门

还记得那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学校小学1-3年级在一个校区,叫做小学区,4-9年级在另外一个校区,叫做初中区,两边距离不远,中间隔着一条小河,故事就发生在一天晚自习的时候。

因为我们学校是依山而建,我们的教室刚好是在靠近山脚的位置,那个时候学校规定了小学三年级开始需要上晚自习,刚好我们达到了要求,小学校区只有我们一个班,晚上路灯昏暗,四下无人,因为是自习,所以没有老师过来,晚自习第一节课课间休息的时候,我们大多数人都在教室门口玩耍,起初并没有什么异常,那天有位同学身体不适,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课间休息的时候,可能是比较嘈杂就起来了,走到门口的时候,看着山体墙面门的倒影,突然一声尖叫,我们赶忙跑过去询问情况,他举着颤抖的手,指着山体说道:“我没有影子倒映在墙面上”,相信大家都有这种经验,站在路灯下,自己的影子往往可以拉得很长。所以我们也感觉非常奇怪,一直盯着山体看着,只见山体墙面只有门的倒影,哪怕我们都挤在门口,也没有我们任何人的影子,我们开始害怕,大家都缩成一团,但是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倒影看,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狂风吹过,我们都闭起了眼睛,等到我们睁开眼睛的时候,哪里还有门的倒影,山体墙面分明就是一个人头的影子。

我们吓得集体尖叫一声躲进教室,最后进来的同学想顺手把门关掉,但是突然发现教室的门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我们只得一个个躲在桌子底下,这个时候狂风呼啸,灯也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最后怕的一声灯灭了,我们几乎都吓哭了,但是又怕哭声会招来更危险的东西,一个个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躲在桌底瑟瑟发抖,不知道过了多久,灯突然亮了,只见老师站在门口,手放在门把手上,看见我们一个个躲在桌子底下厉声询问我们都不学习一个个的都在干嘛?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不停,基本都是在说“有鬼”,老师只说了句胡闹!接着自习,便匆匆离去,剩下的时间我们都挤在一起,等待着下课,索性一切正常。

下课铃声响起的瞬间,我们一个个箭步冲出教室,我小时候因为个子小跑的慢,几乎是倒数的那批,走在最后的一位同学小华突然摔倒了,我们倒数的这批人眼见其他同学都跑光了,也就不再去追,返回去扶起小华,扶起之后发现他一直在发抖,也不敢再走,我们一直催促快走,但是他怎么都不动,这时一个同学将随身带着的手电筒打开,对着他照射过去,发现他的脸色苍白,嘴巴紧闭,一个体型健硕的同学因为急着离去直接背着他就继续上路,好不容易走到校门口,突然听见了钢琴声,我们都感觉非常奇怪,教学楼和校门口挨着,里面有个音乐室,但是并没有灯光,不知是被前面的一系列事情折磨的已经习惯了,还是其他原因,听见琴声后我们都自觉的停下脚步,那个时候也没有害怕,更多的是好奇,而且已经到了学校门口,到处都是路灯,过桥就是居民区,所以也放心不少,就一直站着听完了,过了许久,发现从教学楼里面走出一个身影,是我们的音乐老师,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教学楼里有灯光啊?音乐老师看见我们,诡异的笑了,然后说:“好听吗,要不就不要回去了,我一直弹给你们听”,我们吓得赶紧落荒而逃。

我和小华家离得近,快到家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他那会脸色苍白的吓人,就问他那会是怎么回事,他说:“吓死我了,那会跑着跑着突然感觉有人拉了下我的脚,之后我就摔倒了,动也动不了,还不能说话。”我让他不要想太多了,反正到家了,而且今天经历的诡异事件够多了。

至今想起还是感觉诡异莫测,而且那次事件发生后第二天我们音乐老师疯了,索性其他人都相安无事,之后也没有在发生什么事情。

校园爱情鬼故事第三篇-午夜校铃声

“铃铃……下课时间到了,老师你们辛苦了。”

铃声过后,教学楼里响起了孩子们嬉笑奔跑的声音。

看校门的老王头拿着手电向黑漆漆的教学楼里晃了晃,这嬉笑奔跑的声音戛然而止。学校里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老王头紧握着手电,大着胆子向前走了一步,一滴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进了他的眼里,他忍不住用手揉了揉,恍惚间瞧见一个人影在楼道里一闪而过。

他惊叫“谁?”这喊声在空旷的楼道里显得十分渗人、毛骨悚然。

他似乎被自己的喊声吓坏了,转身撒腿就跑,回自己打更的小屋里,紧锁上房门……

清早,还没起床的刑警大队大队长刘强接到局里的电话,城西小学发生了命案,让他立刻赶往现场。

他不敢耽搁,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三下五除二穿上衣服,没吃早饭就出了门。下楼时给助手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查一下城西小学的资料。又给法医部门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尽快派人到凶案现场。

两个电话打完,他的车已经行驶在了前往城西小学的路上。车速很快,没用十分钟他就赶到了城西小学。小学的门口挤满了围观的人群,维持秩序的民警见到他来,急忙迎上来道:“刘队,现场在这边。”

刘强在他的指引下进了紧挨着校门口的一间小屋。小屋不大约有二十平方米,死者趴卧在地中间,后背没有任何伤痕,头颅处齐颈而断,不知去向。

刘强环视了一下屋子四周并没有打斗过了痕迹,离尸体不远处的墙上有一大片血迹,估计是死者头颅被砍断时喷射出的血迹。

刘强推开窗户看着外面的人群问身边的民警:“死者叫什么?谁报的案?”

民警指着窗外一位老师模样的人说:“是谭校长报的案。”

刘强点点头,冲着窗外的谭校长招了招手,叫道:“谭校长你过来一下。”

谭校长极不情愿地走到了窗下,惊恐地望了一眼屋里的死尸道:“您叫我?”

刘强眯着眼睛,像是很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谭校长说:“是的!能告诉我发现尸体的经过吗?”

谭校长紧张地用手擦着脸上的汗说:“今早,我开车到了校门口按车铃,平时我按一下,门就会开,可今天按了半天也不见门卫王老头,不、王明达给我开门,于是我拿出钥匙打开角门的锁,见门卫值班室的门开着,心想这个王明达准是喝多了酒睡着了,可是哪成想我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他躺在地上,脑袋不见了。我被吓坏了,一刻也没耽误急忙报了警。”

“哦!这么说你认为死者是看门人王明达了?”刘强追问道。

谭校长点点头说:“是的,虽然他没有头,但是看身材穿着应该是王老头。”

刘强点点头,刚想继续问。法医却到了,刘强只好转过身去和法医点点头,站在一旁看法医做初步检测。法医仔细检查了脖子的断口后,又把尸体小心地翻转过来,只见死者的心脏部位插着一柄水果刀,这让在场的人很惊奇。法医皱着眉说道:“真是奇怪,看上去应该是先在心脏刺了一刀,然后才砍断的头颅。可是刺在心脏上的这刀就足以致命了,为什么还要费力砍掉他的头哪?”

刘强听完邹起了眉,带上一次性朔胶手套拿着死者胸前的水果刀一边看,一边听助手吴远汇报群众反映的线索,有一个线索引起了刘强的注意,助手说:“离学校最近的一家人说,昨天半夜他们曾经被学校响起的下课铃声惊醒,当时他们还很奇怪半夜怎么还会有下课铃声?”

刘强若有所思地问:“王明达的家里还有什么亲人吗?”

助手说:“有,他和她老伴住在西郊平房区,离此不远。”

“走,我们去他家看看。”说完他和留守的民警交代了一下,便带着助手向西郊方向开去。

住在西郊平房的人基本都是没钱没势的贫苦人,王明达家的房子竟然还是土坯房,这在现在已经很少见了。一道残旧的木门半张半开。刘强走到门前,顿了顿,然后伸手敲了敲门。

“谁?进来。”一个老妇人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刘强他抿了抿嘴和吴远走进了屋里。屋里很暗,没有灯光,一股臭气扑面而来,在加上房子阴暗潮湿,让人作呕服。

一个老妇人盘腿坐在土炕上,见他们进来一愣问道:“你们是谁?”

吴达把警官证给老妇人看了看说:“我们是警察,想问一下有关你丈夫的事。”

老妇人瞅着门外说:“他还没下班,你们等等吧!不过……他应该早回来了,不知道今天怎么晚了。”老妇人像是对他们说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刘强问:“你丈夫平时下班很准时吗?”

老妇人指指自己的腿说:“我这腿呀!不中用了,他每天下班都会准时回家给我做饭吃。警……察同志,你们找我男人干什么?他做了什么错事了吗?……他是个好人,你们千万别抓他。”

刘强犹豫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说:“今天西城小学发生了一起人命案,死者的头颅被砍断,被害人有可能是你的丈夫王明达。”

“什么?你说什么?”老妇人激动的地叫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信,你们骗我……”

刘强安慰她说:“您先别急,由于没找到死者的头颅,所以不能肯定死者就是你的丈夫王明达,为了进一步证实,我们想请您去认尸。”

“认尸?”老妇人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刘强说:“我不信他已经死了……”

刘强和助手磨破了嘴皮子,才说服老妇人,把她带到医院的停尸房来认尸。当老妇人看见死者那一刹那,她惊叫了一声晕倒在地,可想而知死者是王明达无疑。

刘强让助手派车送老妇人回去,自己回到警局,在办公室拿着资料分析案情,偶然看了一眼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街上的行人纷纷加快了脚步。刘强起身用手在玻璃上乱画着,脑海里把所知的线索一一过滤,想从中找到案件的突破口,他觉得有个人非常值得注意,这个人就是报案人谭校长。

校园爱情鬼故事第四篇-周末的302宿舍

礼拜五晚上,熄灯之后。

师大女生公寓302室。

小雅仰天躺着,睁着眼睛问其他两人:“你们两个明天什么时候走啊?”

“明天一早吧,我奶奶等我回去呢。”一个回答。

“那你呢?”

“我大概中午吧。”另一个说道。

“哦。”小雅似乎有些失落。

“怎么了亲爱的小雅,晚上一个人睡害怕呀?”

“我才不怕呢!”黑暗中,小雅撅着嘴。

聊到后来,三个人都困了,小雅先后听到两个人轻微的鼾声。她也打算睡了,于是侧过身子,将脸对着里面的墙。不知道哪里来的感觉,总觉得背后有人在盯着她。

她轻轻地转过身,对面的床铺空空的,哪有人!

她又不放心地看了看另外两张床,两个室友都在。

小雅觉得自己神经过敏了。

【一】

第二天一早,小圆蹑手蹑脚地起床后,轻轻拍了下睡着的两个人的脸,先回家去了。她的家就在本市,所以每到周末都会回家住一晚。

中午的时候,宿舍另一个叫小童的也回家去了,只留外省的小雅一个人过周末。这时候小雅从床上爬起来,摸了摸肚子,有一点饿,心想得赶紧洗漱下出门吃饭。

她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今天的水压不太好,自来水出来断断续续的,还会发出声响,堵了一般。小雅将龙头开大,这种时断时续的声音在周末安静的宿舍里显得异常刺耳。好不容易将杯子装满水,准备刷牙,只听“吱呀”一声,宿舍门被打开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

一定又是小圆,每次出门都会忘记带东西,已经好几回了。小雅张着满是泡沫的嘴喊道:“丫头,这次又忘记什么东西了?”外面没人回答。

刷好牙,小雅走出卫生间一看,哪有人啊,大概是对面寝室的吧。她摇摇头,怀疑自己又是过敏了。刚走进卫生间,背后一阵急匆匆的脚步,然后是门“吱”地一声被打开。小雅身子不由自主地一抖,掉转头看,还是没人,但那扇刚才锁着的门已经被打开。

“真奇怪,不会是小偷吧。”小雅四下检查了下房间,发现没少什么东西,她安慰自己不要多想,还是先下楼吃饭。于是她锁上门,走出了公寓楼。

空荡荡的公寓走廊,两头的窗户都开着,一阵风经过,女生公寓302门口的地面上,一串36码左右的鞋印被风吹散。

校园爱情鬼故事第五篇-死亡学校

新入校

范林以前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比如高三那年夏天跟同宿舍的李淘淘打赌,为了二十块钱饭票,结果两个吃饱了撑着的家伙放下好好的晚自习不上,跑到学校旁边的山包上找了个坟地去睡觉。胆小鬼范林睡到半夜连滚带爬地跑了,理由是起来撒尿时忽然听到一阵哭声,把手电筒打开,墓碑上是个妇女,凄凉莫名的眼神,再看身边的李淘淘,俨然成了个白衣长发的女鬼,脸灰得可怕,长长的舌头伸出嘴角,回头一看,树林里站着一个穿着红色棉袄的老头,一张嘴笑,嘴里没有一颗牙齿。范林吓得一身冷汗,连滚带爬屁滚尿流地往回跑,嘴里还念念有词,“你如果真的是鬼,一定要保佑我们考上大学啊。”

范林回到宿舍后惊魂未定一夜未睡,第二天早晨李淘淘面带笑容回到教室,这件事情震惊全校,大家给李淘淘起了个外号叫“李大胆”。

李淘淘和范林这对死党不仅是小学同学和初中同学,而且是高中同学,拿到东华师范的录取通知书后,两家人的父母高兴极了,虽然学校简介里面的很多字不认识,但大学两个字是认识的。两家给送信的邮递员塞了几十个鸡蛋,然后又共同办了热闹的酒席,来的人不是很多,一来他们家的山路不好走,二来谁都知道小孩考上大学,来喝酒是要送钱的。尽管如此,范林的妈还是喝得醉醺醺的,并一直说祖上积德,让咱农村的娃考上那么好的学校,回头一定要到祖坟上好好跪拜一番。

范林的头被摁倒磕下去的一瞬间,眼前忽然闪出高考前坟地女鬼的样子,挣扎着想爬起来,结果又被摁下去,对着根本没见过的祖爷爷磕了第二个头。

两家父母筹钱的过程让他们心酸不已,走了几十里的路,挨家挨户地借钱,终于凑齐了学费和路费。

在去学校的火车上,大包小包的东西堆在行李架上,里面有两家人对这两个孩子的无限希望。

“看来那个鬼还是很灵验的。”范林心里十分开心地说道,“这次高考题目那么难,想不到我们还被录取了。”他还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

天渐渐黑了下来,火车上十块钱一盒的快餐两人没舍得吃,啃着从老家带来的玉米馒头,拳头大一个,就着咸菜一人一口地啃。

李淘淘掏出水杯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拍了拍旁边范林的肩膀,“你小子还真的相信有鬼啊,那次是我为了你的饭票骗你的,长头发是我姐剪下来准备去卖钱的,白衣服也是偷她的,哈哈……”

范林瞪大眼睛,“那个老头怎么解释?”鬼大爷鬼故事

李淘淘差点被馒头噎着,“什么老头,我不知道。”

红棉袄、老头、诡异的笑,范林觉得一股寒风从窗外吹过来,一阵昏沉,摇摇头说,“我们不讨论这个话题,我困了。”

范林在火车上做了一个怪梦,自己捧着一把白色的菊花到坟地去拜祭一个面目模糊的人,似乎认识,但又想不起来是谁,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到站,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李淘淘正在取车厢上的行李。

“请问怎么才能去大学啊?”下了火车马上又要乘坐公共汽车,看了半天车牌都没找到东华师范大学,范林有些着急了,自言自语道。

一路过的老太太慢悠悠地说道,“好好学习就能去大学。”

李淘淘做昏厥状,扯着范林的胳膊,“别着急,你看,那不是咱学校来接我们的嘛。”

火车站广场的角落,一个醒目的木牌,上面写着“接东华师范大学新生。”旁边停着一辆面包车,司机因为等的时间太长而哈欠连天,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四下张望着。

李淘淘拉着范林走了过去,试探性地问道,“老师,请问这是不是接东华师范的学生?”

范林瞥了瞥那男人胸口的工作牌,他叫“雍军”,工作牌上盖着学校鲜艳的红章,职务一栏写着教务处,立即肃然起敬,“雍老师您好,我们是2010级新生,这是我们的录取通知书。”

雍军瞥了瞥这两个风尘仆仆的学生和他们身后皱皱巴巴的编织袋,接过通知书和身份证,点点头,“上车吧。”

车里已经坐了好几个学生,彼此都不说话,有几个女生拿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车里弥漫着女孩身上的化妆品香味混合着男生的汗味。

十七个座位的面包车挤了二十五个人,雍军坐在前排位置自我介绍,“各位同学,欢迎大家的到来,我姓雍,大家可以叫我雍老师,以后在学校有什么困难或者问题可以直接找我,现在我们就出发去学校。”

雍军推了推眼镜,咳嗽了一声,“有件事情要跟大家声明,因为学校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教学楼和宿舍的改造,我们10级的新生将在分校区进行半年的学习和生活,希望大家能够尽快适应。”

一车的学生既紧张又兴奋,李淘淘看了看周围,大部分的学生跟自己一样来自农村,除了几个花枝招展的女生,范林的旁边就坐了一个,黄而卷的头发,唇膏涂抹得过分的红,胖嘟嘟的婴儿肥,她正跟范林交换姓名。

范林激动得身体有些微微颤抖,拿出本子记下了这个城里漂亮女生的名字——白清丽,她说话的时候嘴里有淡淡的烟草味,真是特殊的感觉。

分校区比想象中远得多,车在城市的边缘开了接近两个小时以后才停了下来,虽然跟老家的景致相差无几,但旁边的那条商业小街道让范林和李淘淘着实开心了一把——买东西多方便啊。

范林下车时帮白清丽提着行李,两人肩并肩地朝校门走去,李淘淘往街道看了一眼,除了餐厅和精品屋、时装店,这条街还有一个卖寿衣、冥币和棺材的店。

也许每个人都会需要这些吧。李淘淘的心里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颇有道理的话。

以上就是校园爱情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爱情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