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流产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流产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恐怖灵异鬼故事、校园有关的鬼故事、校园中的鬼故事、校园鬼故事深海学院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流产鬼故事第一篇-被诅咒的马桶

“我觉得毛毛的。”朋友小皮,具有灵异体质,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了几度。

“放心啦,只是方便一下而已。很快。”我实在是没办法忍耐了,急忙拉开厕所门,解开裤子,跳上马桶。

这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公厕,共有四个隔间。我在门口进来的第一间,每个隔间大约一平方米左右的大小,整体而言还算是干净整洁,不會给人脏乱不堪、毛骨悚然的感觉。

“小子,大便大得很爽嘛。”突然,一只手猛然拍上我的肩膀,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这么说道。

声音来自于我的身后。

问题是,我的身后分明是一堵厚实的墙。

“啊——”

在那个moment,在那个莫名其妙有手来拍我肩膀的moment,裤子有没有拉早已不重要。我几乎是本能地从马桶上跃起,然后一个箭步夺门而出。

门外迎接我的是小皮瞬间变白的脸。他颤抖着手,指向我身后,牙齿不住打颤,似乎想表达什么。

不过我根本不想回过头去看,一把扯住他的胳膊,大叫:“跑啊!”两人使出吃奶的力气逃上车,油门狂踩到底,飞也似的离开了那个鬼地方。

“你惨了…你被诅咒了。”小皮打破沉默。

是的,我真的被诅咒了,不幸从那次大便之后降临到我的身上,我遇到了一件难以想象的惨事。

仔细回想,这件惨事的最初征状,是跟我约會的女孩子皱着眉问我:“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我一闻,依稀可以闻到有种若有若无的臭味在附近,没想到回家脱了衣服、洗完澡之后,那个味道还在。

这次我仔细地寻找味道的来源,这味道竟然是从我的皮肤里散发出来的。

几天过去,我身上的味道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臭。

这真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为了除去这股莫名其妙的臭味,我洗了可以脱去一层皮那么多次的澡,甚至是直接改用香水来洗澡,但无论我怎么做,我的身上还是臭到不行。

我曾找过医生,甚至是求助过道士,任何科学或非科学的方法我都试过,但情况依旧没有改变。

“你被诅咒了。”小皮带着防毒面具说,“回那间公厕吧。”

“我知道你迟早會回来找我的。”男鬼笑咪咪地说。

我们俩硬着头皮回到了那间公厕,一打开上次大便的隔间,就见到这个男人模样的鬼突然从马桶口爬出来,笑着跟我们打招呼,如果不是早有心理准备,肯定被这样的场面给吓得半死。

“这位灵界的朋友,我朋友他……他不是故意大便给你吃的,请你饶了他吧。”小皮开门见山说道。

“嘿,慢着慢着,你干嘛跟我道歉啊?”男鬼笑着,“事实上,我还得感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只是个受诅咒的马桶啊。”

我跟小皮互看一眼,两人都没听懂。

校园流产鬼故事第二篇-生死绝恋

丁兰竖起衣领,把头埋在领口里面,朝图书馆急匆匆的走去。

已经将近晚上九点,天空阴沉沉的,图书馆的楼道里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孤零零的闪烁着,看门的老头蜷缩着趴在桌上打着盹。

丁兰走到电梯前,舒了一口气,下午还在保修的电梯现在已经能用,她不用再累得两腿发软地走到六楼的自习室了。

她在人迹稀少的自习室里挑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拿出《物权法》摊在桌上,等她再一次抬起头看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了,自习室里还剩下两三个考研的学生在刻苦钻研。

丁兰放下笔,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文具,打着哈欠钻进了电梯里。

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头顶一盏用了很久的白炽灯在不断抖动。电梯摇摇晃晃地下降,丁兰不觉想起了前不久发生的蓝可儿事件,心里有些凉飕飕的。

她转过身对着电梯内侧的镜子,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蜡黄、神色疲倦,像是一具毫无生气的僵尸。她打了个寒战,厌恶地转过头去,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赶紧到一楼。

天不遂人愿,电梯在二楼停住了,走进来一个英俊的男子。丁兰傻傻地看着他,眼前这个男人带着无边框的眼镜,硬朗而不失儒雅,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丁兰的心一下子颤抖起来,她猛烈的心跳告诉她,这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白马王子。

电梯在一楼停住了,突然,电梯发出咕咚一声,接着一片漆黑。丁兰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这时候一个优雅而低沉的声音传来:“不要慌,只是电梯坏了。”

接着一束光亮照了过来,男子微笑着把手机递给她,手机的屏幕闪烁的微光映出了丁兰惊恐的脸。

男子走到门前,把手伸进门缝之间,用力的掰着门,丁兰也走过去帮忙,他们使劲的掰着,终于在五分钟之后打开了门。

丁兰蹿出电梯,猛烈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像是重获新生一样。

男子朝她微微一笑:“看起来这部电梯真要好好保修一番呢。”

“谢谢你救了我。”丁兰满怀感激地说,接着迫不及待地问道:“我能要一下你的手机号吗?”

话刚出口她便有些后悔,她不想让他看出自己的热情。她在想他会喜欢怎样的女生呢?是温柔甜美,还是冷艳孤傲?

男子倒是不介意,他拿出一支笔把手机号写在了她的手上。丁兰的右手被他握着,一边仔细地看着他迷人的外貌,一边贪婪地呼吸着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道。

“叫我前生吧,这是我的笔名,我和你相遇或许正是前生有缘。”男子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丁兰不禁心花怒放。

第二天,丁兰照例来图书馆自习,一直熬到11点多才打着哈欠回去。电梯缓缓地移动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连电梯的梯身都在不断晃动着。丁兰不觉害怕起来,无奈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她只好不断往角落里缩去。

电梯在二楼停住了,可是这一次却迟迟不开门。丁兰更加害怕了,她紧张地看着电梯的门,一阵阴风吹来,吓得她打了个哆嗦。紧接着电梯的灯突然灭了一下,又一阵冷风吹来,灯亮了,丁兰发出一声惨叫:所有楼层的按钮居然全部都被按下,亮了起来!

校园流产鬼故事第三篇-阴食

最近,刘禁喜欢上了校花唐碧。唐碧非常漂亮,学校里许多男生都在追她。刘禁知道自己条件差,每天只能在下课之后远远地看看唐碧,以解相思之苦。

舍友赵南方看出了刘禁的烦恼,在周五晚上将刘禁拉到电脑旁,打开一个网页让他看:

M大学追女生最有效的方法:午夜十二点带着五根蜡烛和一沓冥币去食堂四楼大厅,找到西南角的一张木桌,在桌上点燃蜡烛,焚烧冥币。待冥币烧尽之后,去寻找十九号窗口,向窗口里的厨师买一碗炒米饭,一边吃一边想着自己喜欢的人的样子。切记,无论饭有多难吃,必须吃干净,在吃完饭之前,无论周围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回头,不能理睬!

“这方法管用吗?”刘禁问。

“肯定管用,上个月咱们宿舍的兄弟郭文追一个女孩半年多没一点进展,就因为用了这个方法,上星期两人已经牵上手了。”赵南方得意地说。

刘禁一直瞧不起郭文这小子,现在连他也有了女朋友,他决定听赵南方的话,去试一试。

午夜,刘禁带着五根蜡烛和一沓冥币来到了食堂四楼。他打着手电,在西南角找了一会儿,果然看到一张古朴的木质四方桌。他记得食堂的桌子都是不锈钢的,自己经常在四楼吃饭,也从没见过这张桌子啊!他将蜡烛按照鬼大爷网站上说的方式摆在桌上点燃,又点着了冥币。

没多久,冥币就烧光了,刘禁起身寻找十九号窗口。到现在他还怀疑赵南方是不是在忽悠自己,因为他记得,食堂只有十八个卖饭的窗口。

“小伙子,要吃点什么?”一个冰冷的声音飘进刘禁的耳朵里,刘禁吓了一跳,停住了脚步。

声音正是从十九号窗口传出来的,在橱窗后面,站在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厨师,带着高高的厨师帽,穿着白色的制服,远远看去,就像来自地府的白无常。

“炒、炒米饭。”刘禁掏出几张冥币,声音颤抖地说。

厨师盛好一碗米饭递给刘禁,刘禁就近找了个座位坐下来。

“开饭了,开饭了!”厨师一边摇动着手摇铃,一边用冰冷的声音喊着。黑暗的角落里慢慢浮现出十几个身影,有男有女,看穿着都是学生摸样。他们走到橱窗前排队打饭。这些人都低着头不说话,刘禁也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没多久,刘禁周围就坐满了人。刘禁对这些食客很好奇,但是他想起了鬼大爷网页上的忠告:无论周围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回头,不能理睬!

“继续吃饭!”刘禁小声对自己说。他强迫自己想着唐碧美丽的脸,吃完这碗饭,庸碧就是他的了!

没吃几口,刘禁就在米饭中翻出一根长条形的东西。他用筷子挑起来,借着窗外的月光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根带血的手指!

“无论饭有多难吃,必须吃干净!”刘禁又想起网页上的忠告。他强忍住恶心,将手指嚼了几下咽进肚子里。

“啊!我的手指,我的手指没了!”邻桌的一个男生突然跳起来,捂住自己的右手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难道,他刚才吃掉的是这个人的手指?刘禁胃里一阵翻腾。他深吸一口气,不停地将米饭塞进嘴里。没多久,他又在米饭里翻出一只耳朵。这次他有了经验,想都没想,直接将耳朵咽进肚子里。

“我的耳朵,你们谁看到我的耳朵了!”后排一个女孩站了起来,捂住自己的脑袋,怪叫着跑进了黑暗里。

刘禁吓出一身冷汗,埋头继续吃。(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刘禁,刘禁救救我啊!”身后传未了唐碧的声音。刘禁回头一看,真的是唐碧。

“你怎么会在这里?”刘禁转过身,扶起倒在地上的唐碧。

“你千嘛吃掉我的眼睛啊,你为什么这样做?”唐碧的右眼已经没了,只剩下一个血窟窿。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刘禁将吞进嘴里的饭吐出来,看到一只被嚼烂的眼珠子。他伤心地将唐碧搂在了怀里。突然,他觉得怀里的唐碧有些不对劲儿,低头一看,这人哪里是唐碧,明明是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女孩看到刘禁惊恐的表情,诡异地笑着,脸上的皮肤一寸寸地烂掉,露出了血肉。

周围的食客都放下手中的碗筷,围在刘禁的周围,幽怨地叫着: “你吃了我们的东西,还给我们!”

“救命啊!”刘禁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校园流产鬼故事第四篇-河里的秘密

1.

这个世界上每条河的河底都掩藏着或多或少,或无聊或诡异的秘密。说“掩藏”而不是“淹没”,那是因为谁都不会知道这些秘密什么时候会像河里的鱼儿一样缓缓地游到水面,静谧地望向天空,望向来往的船只,还有船上的人。

这是镇子里唯一的高中,多数学生通常都要走好远的山路来上学。而洛水村的学生则要坐船穿过那条平日里看起来很温顺的洛水河。

午后的太阳热辣辣的,只有夏虫永不沉默。

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就要高考了,学生们如临大敌,老师们如履薄冰。

只有一个人例外。上课铃响过,闫英军准时地走进了教室,把渔具轻轻地放在了门后。他扫视了一圈,学生们有的自觉地翻开了教材复习着,有的睡眼还略带惺忪,有的把头转向窗外默默地发呆……

闫英军收回漠然的双眼,用不带感情色彩的语调说:“大家自习吧,有不会的就问我。”仿佛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他的心再泛起涟漪。冗长的等待,终于熬到了下课铃声响起。闫英军说了一声:“下课。”便背起了渔具。临出门前,他低沉地说:“不要靠近洛水河!”说罢便飞快地走了出去。

同学们都知道,他又去洛水河钓鱼了。

2.

现在我们来说说那条河。

那是洛水村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河,村民世代都以捕鱼为生。河里的鱼肥硕味美,只是村里的人从来都不吃洛水河的鱼。这是洛水村的传统。

那一年闫英军大学刚刚毕业,来到镇子里支教。和所有的爱情故事讲得一样,他和镇子上的某一个姑娘恋爱了。过程也和大多数故事中的差不多,不赘。后来两个人结婚,并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女儿十岁那年,闫英军带着她在洛水河边钓鱼,在那个本就不安分的年纪里,女儿又怎么能耐住性子等鱼儿上钩呢。于是便跑到河边的草丛里捉蝴蝶。

闫英军也没在意。没过多久便传来女儿落水的声音,略识水性的闫英军立马跳进河里把女儿捞了上来。女儿的意识已经模糊,回到家里便发起了高烧。镇医院里的大夫看过说并无大碍,只是受了点惊吓,等退烧就好了。

闫英军心中的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好不容易等到女儿退烧,女儿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闫英军,然后开始“嘿嘿”地傻笑,谁也不认识了。女儿疯了。

闫英军带着女儿四处求医,钱花了不少,病却没有丝毫的好转。妻子一气之下,扔下他们不知了去向。

村子里的老人给闫英军出了一个主意:钓鱼!(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现在我告诉你洛水村的人为什么不吃鱼,因为他们相信,每一条鱼都是溺水的人的灵魂。要想让女儿康复,就要找到她的魂儿……

人一旦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再荒诞的想法都是救命稻草。从那天起,闫英军除了上课以外就是带着渔具在洛水河边钓鱼,只是他的鱼饵不是虫子,是一个脏兮兮的洋娃娃。

3.

又是阴雨天,雨点没有节奏地敲打着教室的窗户,让人心烦。

罗小虎把手里的成绩单攥得死死的,笔尖不停地在那张薄薄的纸上戳个不停。

曾经,是他的名字牢牢占据榜首的位置,如今却被另一个名字取而代之。此时他的感觉就像是被赶下皇位一样的耻辱。

罗小虎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身后的李洋,视线相交的那一刹那,李洋蓦地把脸转了过去。一抹绯红映在了她的脸上。

罗小虎是一个调皮的学生,他吸烟、打架,凡是学校规章制度明令禁止的行为他似乎都做过,可他又是一个聪明的学生,他知道努力读书是走出洛水村唯一的希望,于是他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地复习功课。他要在高考之前得到学校唯一一个保送重点大学的名额。

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过,学生们都快步地向教室里走去。李洋看见罗小虎还在操场地角落里吸烟,她走过去语重心长地说:“罗小虎你又抽烟,要是让老师看见又该批评你了。”

罗小虎走近李洋,恶狠狠地对她说:“要你多管闲事!”说完踩灭烟头,跑开了。

那一股烟草混合着男生特有的味道令李洋一阵眩晕,她没留意罗小虎对她的威胁。脑子里想的都是罗小虎平时的样子,那一刻她惶恐而兴奋,她告诉自己,她喜欢上了罗小虎。

女孩的心思总是难以捉摸。

从那天起李洋开始加倍努力,她要在成绩上超过罗小虎,那样罗小虎才会注意到她。

直到高考前最后一次摸底考试,李洋的名字终于排在罗小虎的上面。当小虎回头和她视线相对的那一刹那,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后面的事,就是从这次回头开始,便再也回不了头了。

校园流产鬼故事第五篇-恐怖的女生宿舍故事

据说,在某座大学女生宿舍楼的洗手间里,曾经有位女生上吊自杀。

据说,这栋宿舍的很多女生夜里上厕所时,都曾经看见一位穿白衣的女孩。

传说中的这间洗手间,是很老式的那种,从正门进去,是一个几平方米的小房间,里面有一条长长的水槽,水槽上有七八个水龙头,供学生在此洗衣服。小房间侧面,开着一个小门,小门内是公共厕所,一共有六个蹲位,分布在厕所两边――全部由水泥砌成,敞着口,没有独立的门。

这天夜里,某间寝室的一名女生突然内急,又害怕洗手间的传闻,不敢上厕所。在床上辗转许久,终于不能忍受,下了床,一个人慢慢地朝洗手间走来。

洗手间内的灯光十分微弱,而厕所里的灯则早已坏掉,一直没有修理好。这女生走进洗手间,心里已经有点忐忑不安,再走到厕所门口时,只见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她在门口站了一阵,犹豫许久,终于还是生理需求战胜了恐惧心理,走了进去。

厕所里虽然没有灯,但是她对这里非常熟悉,便很自然地走上右边第二个位置――这是她平常习惯使用的位置。从地面到蹲位有一级台阶,由于里面很黑,常常有人在夜里走到有人的位置上去,十分尴尬。这名女生在上台阶之前现仔细地朝上面看了看,借着洗手间内传来的朦胧灯光,确定里面没有人,这才上去。

蹲位虽然没有门,但是设计得十分封闭,人蹲在里面,外面的人只能看见里面人的头部,何况厕所非常黑暗,根本看不见其他位置的情况,因此这名女生并不能确定其他位置是否有人。

她蹲下去之后,忽然想起另外一个十分流行的传闻:在厕所的茅坑里,会有一只红色的手伸出来,找人要手纸。

她本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想起这个故事,但是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她越是害怕,就越是忍不住要想。

然后她立刻低头朝茅坑里看去――这厕所非常老式,茅坑依旧是水泥砌成,并非冲水马桶――还好里面并没有红色的手伸出来。

她为了不害怕,便朝她所在位置的外面看去,想看到一点洗手间传来的光,获得一点安慰。

这样朝外一看,她最先看到的,自然就是对面的位置。

对面位置的情形,让她的心猛地一跳,全身刹那间迸出了冷汗。

那里,从那个位置里面,弯弯曲曲拖出一道雪白的衣裾,一路拖下来,沿着台阶,铺成流水般优美的形状,极其华美自然。

这女生立刻忘记了“茅坑里的手”的传闻,转而想起关于这个洗手间里吊死的女生的事情。她紧紧盯着那幅衣裾,想确定究竟是否自己看错了。

那衣裾不仅纹理清晰可辩,起伏之间质感分明,显然绝不是看错。

“冷静,冷静,世界上当然没有鬼。”她拼命地安慰自己。

然后她推测可能是对面有位女生在上厕所,然而这里存在几个问题。如果对面确实有人,为何这衣裾一直动也不动?为何在她进来时那人连个招呼也不打?女生们胆子都是很小的,深夜上厕所,能够碰见同伴,绝对是要打招呼说话以壮胆色的。

以上就是校园流产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流产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2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