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梦中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梦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能吓死人的鬼故事、校园宿舍鬼故事在线听、短篇校园宿舍鬼故事、校园惊悚灵异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梦中鬼故事第一篇-血琴

那天傍晚放学,夏阳独自一人回家,半路他突然想到自己把手机忘在了学校,于是他又转身向学校走去。

晚上的学校非常阴暗,这让他打了一个冷颤。他加快脚步回到了教室,拿起手机刚要走,突然听到有细小微弱的钢琴声回荡在空旷的校园中。夏阳走出教室,觉得那应该是音乐班的学生在练习,也没想太多,就往音乐教室走去,想去看看。

他站在音乐教室门外,教室内一片漆黑,钢琴声也停了下来。

“有人吗?”他现在有点儿后悔回到学校了。突然有个人碰了他一下,他因为恐惧开始发抖……

“同学,你站在外面做什么?”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

“没事……我看看而已。”他看了下那女孩,总觉得怪怪的。那女孩硬拉着夏阳走进音乐教室,却不开灯。

“你坐下吧。”女孩对他说。

他坐了下来,一股冷意直窜背脊。女孩掀开了琴盖,双手按着琴键,惊悚的钢琴声响起,夹杂着滴水的滴答声。他向钢琴看去,教室光线昏暗,看不大清楚上面有什么。这时,窗外的月亮渐渐升起,夏阳这才看清楚——女孩坐在椅子上,有鲜血从琴键上缓缓地流下,一滴又一滴,白键也从纯白转为火红……

“你是什么人?”夏阳脸上多了许多恐惧,使尽全身的力气要站起来,但一股莫名的压力重重压在夏阳的身上。女孩转过头来,可是她的身体却没跟着转过来。然后她慢慢走向他。她的眼睛是空的,右手臂已烂得见骨,嘴中散发着尸体腐烂的恶臭味……她一步一步向夏阳接近,他的四周慢慢地变得明亮,没人弹奏的钢琴突然响起,充满了诡异。他的肩膀上也沾上了浓稠的液体……

“嘻嘻……嘻嘻……”女孩笑了起来。

“你……放我走……好不好……拜托……”他已吓得口齿不清。

女孩笑了一下。鬼大爷:

“当年,他们也没放我走!”女孩把夏阳的脸朝向自己。夏阳极力地反抗——自从看到女孩的真正样貌,夏阳就一直想吐。

“不……不关我的事……不……不是我害你的。”

“嘻嘻……是啊!不关你的事,但你却是学校的学生啊,对吧?”

夏阳说不出话来,一阵快要呕吐的感觉直冲夏阳的脑门。

“呃……”夏阳一股脑地把肚中的食物全吐到了地上。他看到女孩笑了,那表情非常不正常。

“我想我该给你看看当年发生的事……他们是如何对我的,我也会这样对你!”一阵狂风刮入教室,带着男孩回到了之前的校园。

“你是谁啊?会弹琴就勾引我男友啊?”一个带头的女孩对着缩在厕所角落的那个女孩说。

“我没有……”女孩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还敢跟我顶嘴!”一记耳光结结实实打在女孩脸上,随后带头的女孩又往她身上倒了一桶冷水。

“哈哈……”带头女孩笑了笑便领着其他人走了出去。剩下的两个男孩恶狠狠地看着她,一阵拳打脚踢。到后来,她根本站都站不起来。她流着眼泪,口中不停重复着“报仇”两个字。当时,夏阳目睹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但却没有阻止这一切。

当天夜里,女孩在音乐教室里死了。报纸是这样说的:“T中传出命案,一女同学在音乐教室持小刀自杀……钢琴上留着一个大大的‘仇’字……”

又刮起一阵狂风,夏阳又回到了令人害怕的教室中。

“嘻嘻……你知道了原因,你也该接受你的命运!”女孩手中多出了一把磨得发亮的小刀。

小刀冰冷地贴在夏阳的脸上,没过多久,便传来了一声接一声的惨叫……钢琴又开始弹奏起来,还有那慢慢出现的“仇”字……

校园梦中鬼故事第二篇-不要在厕所抽烟

大胜是某大学的一个大学生,住在新宿舍楼的404房间,从开学以来他就感觉宿舍内总有双眼睛在远处盯着自己,可是他却摸不透这种感觉代表什么。

大学生抽烟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可是在大胜的宿舍抽烟的只有他一个人,由于宿舍内的其他成员闻不惯这种味道,渐渐地宿舍里就立了一条新规矩,不准在宿舍内抽烟,要抽就去别的地方抽完再回来。

这回可苦了大胜,他每天都得跑去楼道里抽烟,天气暖和点还行,可是入冬了就受不了了!这一天天气变了,寒风凛冽,就是躲在屋里还冷呢,这样的天气大胜更想抽根烟,他穿上棉拖鞋,裹上一件大衣,跑去楼道,可是大风刮得他呆不住,掉头去了厕所。

厕所里面灯光昏暗,大胜抽了一口后发现桌子下面贴着一张纸,他凑上前去,用打火机的光看见上面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字:不要在厕所抽烟。他会意的笑了笑,心想这可能是大二大三的学哥们写的,他也没有在意。抽完烟后他准备离开厕所,正在这时,他转身要开门走,眼睛瞄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镜子,只看见里面有一张血淋淋的脸正对着自己笑!

“啊!”大胜急忙想开门逃出去!可是任凭他怎么扭门把手,门始终开不开。镜子内的那张脸还在露着诡异的笑容,大胜吓的腿都软了。

正在这时,那张脸竟然向他这边飘来。

“啊”大胜吓的尖叫着。

“给我开门,救我!”大胜努力地叫着,希望门外的舍友能来救他。

可是,门外似乎所有的人都听不到他的叫声。他吓的晕了过去,当他醒来时已经是在床上了。舍友见他很长时间没有出来,就开门看看,发现他躺在了厕所里,就把他架到了床上。醒来后的大胜眼神呆滞,他还在镜子里的那个恐怖影像中回不过神来。他不敢告诉其他同学,因为这样别人会把它当做神经病的。

晚上,大胜还在想着厕所里的那些事,始终不能睡着。他翻了翻身,这时,他几乎快要崩溃了,一张带血的脸正看着他,脸上的血还在滴滴答答的淌着。

“啊,鬼啊!”大胜尖叫着。可是所有的舍友都睡得死死地,根本听不到他的叫喊声。

那张脸正在向他逼近,和大胜的脸几乎是贴上了。大胜慌乱的手舞足蹈,他想摆脱这张可恶的血脸。

第二天学校里传出来一条新闻,说是大一某男学生,因为学习乏味跳楼自杀,消息传开后,没有人敢再住进404宿舍。

相传曾经有两个好兄弟住在404宿舍,其中一个抽烟,而另一个非常讨厌烟的味道,两个人因为此事发生过很多矛盾。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这名抽烟的同学被另一个同伴给推到了楼下死了,而这个人回到厕所后自杀了,死之前在厕所的一张纸上写着:不要在厕所抽烟!!!

校园梦中鬼故事第三篇-失踪

我和室友来到XX街15号202室,这是一栋陈旧的居民楼,坐落在本市某个偏远的老式小区里,下了公交还要走一段路。那斑剥的墙身像是张行将就木的脸,寂静的楼道里回荡着我们两人的脚步声。

我的室友自从和男友旅游回来后,变得很不对劲。她神情呆滞,这几天不是拼命拨打手机,就是站在阳台迎风流泪。

她说大约在一周前,男友突然失去了消息。原本约好的周末见面,她空等了一下午。电话没人接、短消息石沉大海,对方仿佛在一瞬间,就离开了她的身边。

室友陷入到无尽的焦虑中,她不断设想着男友失去联络的各种可能性,是遇到意外?是生病?还是有了小三?

于是她请我陪她一起前往男友家,想看看男友是否故意躲她。

房门还是当初毛坯房时的样子,没有门铃,只能叩门。

没有人应门。

我又用力些,薄薄的门板发出“嘭嘭”的声音,终于听见有个女人懒洋洋地应了声,“来了,谁呀?”

门后是张蓬头垢面的中年女人脸,浓妆未卸,花掉的眼影镶嵌着深深的眼尾纹,刻划出可笑的蓝紫色。她打了个哈欠,露出一口黄牙,迎面传来一阵难闻的酸腐气味,“你们找谁?”

室友满面堆笑地说道:“阿姨您好,请问刘文杰是住在这里吗?”

“我儿子不在!”那女人又是一个哈欠,我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已经中午十二点了,她还是一副浓睡不消残酒的样子。

“那您知道阿杰去了哪里吗?能给我个联系方式吗?”室友强忍臭味,彬彬有礼地回答。

那女人瞪起眼睛,上下打量着室友,她的神情十分无礼,居然还带着挑衅。

“你自己打他手机吧,他好多天没回来了。”女人呵欠一个接一个,楼道里居然弥漫起酸臭味,我在想她难道从来不刷牙吗?

室友惊呆了,“您不担心吗?”

女人双手插腰,“我管得住他吗?别妨碍我睡觉!”说完将房门重重合上,随着一阵拖鞋声的逐渐消失,楼道里又恢复了安静。

室友呆呆地看着门牌,流下两行眼泪。

我见她哭泣,不由劝解道:“我们待会去他工作的酒店看看吧,或许会有他的消息呢。”

阿杰我只见过一次,是个大大咧咧的男孩,在某次联谊会上与室友结识。据说他大学毕业后供职于一家连锁酒店,如今已升为经理。

室友摇摇头,“没用的,我打过电话了,他们说他几天前就离职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她倚靠着楼梯扶手慢慢坐倒在阶梯上,双手捂着脸,泪流满面,无比凄然地说道:“为什么每次我的男友都会莫名离我而去?”

“每次?”我听了有点发愣。

“是的,至今已经是第三次。第三个男友突然失踪,消失在我的生活中。”

校园梦中鬼故事第四篇-埋丸祛魂

埋丸祛X

星期一的晚上,江宥文感到肚子有点儿饿,就走出校门准备吃一碗面条充充饥。在学校门口,江宥文发现了一家新开张的店面,店面没名称,只有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埋丸祛X”。江宥文抓了抓后脑勺,猜了半天,也猜不出X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认定这是一家做美容的店面。

江宥文在旁边一家面摊刚坐下,就见室友郭毅面无表情地走出学校大门,急匆匆朝旁边那家店走去。 “郭毅!”江宥文喊了一声。然而,诡异的是,郭毅连望都没望江宥文,推开那家店的大门,一脚跨了进去。

江宥文皱紧了眉头,他喊郭毅时的声音很大,郭毅应该能听到,可郭毅为什么不理他呢?还有,郭毅长着一张白净的脸,是学校男女生公认长得最帅的男生,他根本就没必要美什么容啊?

江宥文非常好奇,就离开面摊,推门走进了这家店。一股阴冷的感觉,顿时扑面而来,江宥文观察了一下,发现美容店不大,就里外两间房,外间坐着好几个人,有男有女。这些人都是双眼茫然,面无表情,一种旁若无人的样子。

江宥文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在外间只呆一会儿,就来到了里间。门从里面反锁着,窗子被一块厚厚的窗帘遮住,不过,在窗子的拐角,有一条缝儿没遮住。透过这条缝儿,江宥文看到郭毅双眼紧闭,躺在一张床上。

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看不清面容的男子,托着一个盘子出现在江宥文的视野里。盘子里放着几个又白又肥的肉丸,江宥文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肉丸是什么东西。白大褂男子来到郭毅面前,拿起镊子,夹住了那个肉丸。匪夷所思的是,那个肉丸竟然动了起来,越伸越长,头和尾开始摆动起来。

江宥文感到一阵恶心,原来肉丸是蜷缩的蛆虫。

白大褂男子夹着这个蛆虫放在郭毅的脸上。蛆虫看上去非常兴奋,头昂着如同一个钻头一样,就一会儿工夫,整个蛆虫就钻进了郭毅脸上的皮肤里。

就这样,白大褂男子把盘子里几个肉丸蛆虫全部植进了郭毅脸上的皮肤里。诡异的是,郭毅脸上的皮肤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还是一如当初白白净净的样子。

江宥文直看得心惊肉跳。

难道这是什么新式美容疗法?江宥文正在疑惑不解之时,里间的门忽然打开了,江宥文吓得一愣,和穿臼大褂男子眼对上了眼。

“刘——刘校长,是你。”江宥文惊呆了, “你——你使用的是不是埋丸祛斑新式美容疗法?”

“什么埋丸祛斑美容?你的想像力也老太套了。其实,这是我刚刚研究的埋丸祛魂法。”刘校长干咳两声,说道, “我发觉我们这个学校,里面孤魂野鬼太多,他们最喜欢附在学生身上,干尽各种坏事。这些蛆虫是我多年研究的成果,它们专以鬼魂为食,把它们植入被鬼魂附身的学生体内,就能把那些附身的鬼魂吃掉,因此才叫埋丸祛魂法。”

“你是说,郭毅被鬼魂附体了?”江宥文惊讶地问道。 “你说呢?你和郭毅是室友,难道你就没发现什么?”刘校长这么一提醒,江宥文想了想,还真想起了郭毅的一些不正常。

就在这时,房内传来一丝异样的声响,江宥文扭头一看,吓得毛骨悚然……

撞鬼

躺在病床上的郭毅直挺挺地坐立起来,双手撕扯着脸皮。一会儿工夫,郭毅居然把自己全身整个一张皮扯了下来。诡异的是,没了皮的郭毅,不见血不见肉,完全就是一副骷髅骨架。

“不好,埋丸祛魂法又失败了。”刘校长大叫一声,冲进了房间。江宥文吓坏了,冲出店门,拔腿就朝寝室的方向跑去。

江宥文一口气跑回寝室, “砰”的一声,重重地关上了门,一转身,眼光落在靠窗的一张床铺上,顿时惊得瞠目结舌。床铺上躺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男生,本来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但江宥文进门时,剧烈的关门声,惊动了这个男生,他睁开双眼,一脸不解地看着江宥文。

“江宥文,有你这么直瞪瞪地看人的吗?简直太疹人!”郭毅揉着太阳穴不满地说道。 “你——你一直在寝室里?”江宥文问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做证,郭毅一直在闭目养神,这样已经坚持一个多小时了。”另一张床铺上,正躺着看书的苏天远插话说道。

“真的?”江宥文看了看苏天远,又看了看郭毅,两人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急得他直跺脚, “坏了,坏了,我撞鬼了。”接着,江宥文把刚才所见到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苏天远和郭毅。

“真有这么回事?你确定不是在梦游?”得到江宥文肯定答复后,苏天远又说道, “行,我们三个一起去看看,人多力量大。”

三个男生来到校门口,然而,他们找了半天,都没找到那个“埋丸祛X”的店铺。“江宥文,这几天你可要注意点,难不成你真撞鬼了?”苏天远提醒江宥文说道。江宥文点了点头,满脸都是沮丧的表情。

“对了,你们先回寝室吧,我还有点事。”说完,郭毅独自走进学校,不一会儿,就从两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郭毅这段时间有些精神不正常,他是不是被鬼魂附体了?”江宥文想到了江校长所说的话,心有余悸地问苏天远。“别胡说,他不就爱上了江校长的女儿刘雅吗?爱一个人难道就不正常,就需要理由吗?尽管这个人有些痴呆有些傻脸上还布满脓疮。”苏天远鄙夷地看了一眼江宥文,朝学校走去。

望着苏天远的背影,江宥文陷入了沉思中:

刘雅原本是一个美丽聪慧的女生,脸上的皮肤白嫩如雪。然而,自从半年前的一个夜晚过后,刘雅变了,变得又傻又呆,不久,脸上又到处长出一些饱含脓血的疥疮来,恶心极了。

学校里有不少男女生私下传言,说刘雅那晚撞到鬼了,被鬼魂附了体,自然整个人就变傻了。变傻的结果,又直接导致刘雅身体内分泌失调,脸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脓疮。

刘雅健康美丽的时候,学校有不少男生都在追求她,但自从刘雅变傻变丑后,这些男生唯恐躲之不及,一夜之间,全逃得远远的。然而,令江宥文感到奇怪的是,原本一直标榜自己并不爱刘雅的郭毅,却在刘雅变傻变丑后,爱上了刘雅。据说,郭毅还和刘雅偷偷约会了几次。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江宥文才断定郭毅精神不正常。

猛然间,江宥文又想到了此前刘校长所说的话,顿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难道郭毅正如刘校长所说,也被鬼魂附了体?

瞬间,一丝恐怖的感觉,攥紧江宥文的心脏……

校园梦中鬼故事第五篇-骨灵传说

滴血实验

“取墓中尸骨一截,滴人血其上,置火中焚烧,可见供血人之寿数。”

汪洋用食指和拇指从口袋里捏出一节人体的胫骨,仔细端详着,满意地点了点头。

学校后山因施工挖出一座古墓,好事的学生把墓里的尸骨洗劫一空,有的为了好玩,有的为了吓吓女生。

“谁先来,”杨洪开口了。

“你们先试试吧。”张勋拾的一堆柴火正雄雄地燃烧着,整个墙角映出了火光。

“我先来吧。动作得快点儿,要是巡夜的老师来了,就不好办了。”汪洋掏出了一把小刀,用浸了酒精的棉团擦拭着,然后,在食指上划了一道伤口。横冲直撞的血液找到了出口,纷纷奔涌而出,一滴滴地落在胫骨上。

汪洋小心翼翼地拾起胫骨扔入火堆中。三个人屏息静气,静等奇迹的出现。

“几分钟了?”汪洋不耐烦地问道。时间在这个时候显得异常漫长。

张勋看了看表:“五分钟了。”

“妈的,那本书可能是骗人的。”汪洋舔了舔食指上的伤口,“把我们当傻瓜来骗,走了。”

一股寒风灌入墙角,三个人浑身一阵哆嗦,纷纷站起身来。

杨洪一脚踢散了燃烧着的柴火,嘴里骂骂咧咧,跟着两人离开了。

阴暗的墙角突然亮了起来,那根胫骨上空飘出一团绿色的萤光,萤光之中有一串字十七年七天。

这时,离墙角不远的一棵大树后面飘出了一个身影,他定定地望着那一团萤光,嘴里发出一阵呵呵的笑声,久久地在四周回荡。

叁违寿命

汪洋一大早就起了床,今天是他的十七岁生日。今晚,他打算和几个好友一起庆祝生日,已经订好了酒席,接着再去KTV唱歌。

为了这次生日,汪洋缩衣节食了三个月,才筹到了一笔钱。

汪洋边哼歌边洗漱。从洗手间出来时,杨洪正好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开口就祝汪洋生日快乐。

杨洪发觉汪洋脸上露出了惊讶和兴奋交织的神色,不禁问道:“怎么了?”

“没 没什么。”汪洋掩饰着转过身去。他不由自主地揉了揉眼睛,回头悄悄地望着杨洪,喃喃道, “我的妈呀。”

寝室里的其他人一个个都起了床,汪洋愣愣地望着这些人,脸上阴晴不定。

上课的时候,汪洋的内心仿佛汹涌的波涛,一刻也无法平静。他坐在椅子上,左看看,右看看。每个人的头上都飘着一道绿色的萤光,萤光里都有一行字,标示着每个人的寿命。

汪洋望着班花邵庭,叹了一口气,心里念叨着 “唉,红颜薄命。这么个大美人,只能活到十八岁。”

旁边的张勋望着神色怪异的汪洋,问他叹什么气。

汪洋用手向前指了指,想起了什么,又若无其事地说没事。

“莫名其妙。”张勋给了汪洋一个白眼。

下午一放学,汪洋就带着一帮同学冲向了饭馆,有吃有喝,每个人都兴高采烈。汪洋却有自己的秘密,他不放过眼前出现的每一个人,他们的头上都顶着一团萤光,看得汪洋时而惊叹,时而惋惜。

饭局一结束,一帮人又去了KTV,一个个破锣噪子吼得天翻地覆。

汪洋几瓶啤酒下肚,已有几分醉意,踉踉跄跄地往洗手间走去。

方便之后,汪洋往洗手台前一站,瞄了一眼身前的镜子,眨了眨眼睛,整个人突然愣住了。他用手不住地揉着双眼,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然后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上。

他的头顶上有一团萤光,萤光中有一行字:十七年七天。

以上就是校园梦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梦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768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