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教室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教室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宿舍鬼故事有声、校园鬼故事女生寝室、校园鬼故事402女生宿舍、日本七大不可思议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教室鬼故事第一篇-鬼魅录像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理发现学校的监控摄像头变得多了起来,楼梯里,走廊里,甚至连路灯下都会有摄像头发着红色的光。小理只是觉得被监视一般的感觉不怎么好,但也没有怎么在意,直到那天飞溅的血液,痛苦的嘶吼,才让她明白被监视着的安全感。

随着摄像头增多后,学校里巡查的领导也多了起来,常常在走廊晾个衣服,都会有两个领导路过和你借过。小理心里默默想着或许是最近世道不太平,小偷小摸的人多了起来。自己也多了一个心眼,出门一定会好好查看宿舍的门窗是否都关紧了。

而奇怪的事情便发生在两周前,下课回宿舍推开门的时候,小理吃了一惊,宿舍的被子通通滚到地上扭成一团,互相交织,像一个巨大的肉瘤。小理顿时感觉不好,用力掰了掰窗户,依旧锁得很紧,不像被人撬开的样子。那么,是有人偷偷配了我们宿舍的钥匙吗?

小理不再胡思乱想,翻箱倒柜地仔细搜查了起来。接着她发现了奇怪的地方了,宿舍的财物没有丢失,就连放在桌子上充电的手机也都尚在,难道这只是一个恶作剧吗?小理默默地推理着。

夜里八点多的时候,宿友张悦外出兼职回来了,小理急忙劈头盖脸地问了她今天是否回来过,钥匙是不是丢失了,又或者钥匙曾经拿给什么人。张悦被她吓得接连退了好多步,勉强定下身来,想了想回道没有啊,钥匙还在她的包里好好的,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小理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给她听,听得张悦浑身汗毛直立。张悦性子急,急忙说道:不能这样下去,还是先把锁换了吧!免得日长梦多!

两人急忙联系了楼下的宿管阿姨,连夜换了锁。本以为事情会这样便结束了,但没想到这才是噩梦的开端而已。当天夜里,小理睡到一半的时候,迷迷糊糊地便感到有人在扯她的被子。一次,两次,那人似乎不厌其烦地在拉扯着小理的被子。终于,小理被夜里寒冷的气温冻醒了过来,发现她的被子已经消失不见了。吓得她一身鸡皮疙瘩,怪叫一声,拉开了宿舍的灯。

突如其来的亮光令她很不适应,眯着眼睛将视线移向张悦的床上,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静静地坐在床上。没有一丝反应,躲在角落里似乎在轻微颤抖着。

小理吓得瘫倒在床上,背靠着墙壁瞪大了眼睛。血液仿佛在这一瞬间冷却下来了,时间也瞬间慢了下来,恐惧却在此刻疯长着。似乎下一刻,那女人便会发狂一般地扑向小理,露出隐藏在头发下的血迹斑斑的脸。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二人就这样默默对视了好久好久。女人似乎突然恢复了生气,抬起头望向小狸,那张熟悉的脸此刻充满了恐惧。是张悦!披头散发的女人竟是自己的宿友。

“你TM干嘛啊!这样吓唬我有意思吗?很无聊诶你!”小理此刻再没有了恐惧,剩下的只有恼怒,张开口便骂了起来。

张悦听到她的谩骂声,心里却反而暖和了起来。站起身来便扑过来紧紧抱住小理,浑身颤抖得不停。

小理停下了声音,疑惑得看着倒在她怀里的张悦。轻声问到:“发生什么事情了呢?不怕,有我在呢!”

张悦的声音不住颤抖着,慢慢地说着:“今晚睡觉的时候我老觉得有人在拉我的被子,被惊醒了之后,我发现这不是错觉,真的有人在我的床边,不断地拉扯着我的被子。夜里太暗了,我没看清它的样子,我也不敢看它。我好害怕,好怕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小理轻轻拍着张悦的背,自己也感觉到毛骨悚然,但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为什么一声不吭坐在床上呢?”

“我不想再这样和它纠缠下去,我放开了被子,‘唰’地一声,我的被子立刻被抽掉了。好冷!但我不敢发出声音,我悄悄张开了眼睛,发现我的被子已经被拉到床下去了,而那个黑色的背影就坐在你的床头,默默地拉着你的被子……”张悦不敢再说下去了,抱着小理的手更加用力了起来。

小理的声音也颤抖了起来,问道:“然后呢?”

“它把你的被子扯到地上,自顾自地坐在地上不知道在弄些什么东西,我感觉到好冷好冷,那冷气似乎是从它身上发出来的,便躲在角落远离它一些,这样才稍稍暖和了一些。之后我被突然的亮光吓了一跳,那些寒意也开始退去了,看了看房间里,它已经消失了。”张悦终于将事情说了出来,心里终于放松了下来。

二人看了一眼地上,只见被子在地上纠缠成一团,依旧犹如一个肉瘤。小理和张悦将被子重新拿到床上,灯火通夜明亮,二人一起躲在被子里整夜都睡不着。

第二天清晨,小理总算起身检查了一遍门窗,依旧紧锁着。推开窗开到远处路灯下亮着红光的监视器,又突然想到走廊里也有装着监视器,急忙拉起张悦往学校政教处跑。她心里有一个预感,在那里或许有一些事情的真相。

二人假借宿舍财物丢失的名义查了当晚的监控录像。看着监控录像里灰白的画面,二人的心里都有些压抑。

“小悦你知道它昨晚什么时候进来的吗?”小理看着一成不变的电视画面显得有些不耐烦,回过头向张悦问道。只见张悦此刻的脸上布满了不可置信和恐惧,死死地盯着电视画面。小理立刻便觉察到不妥,急忙转过身望向电视画面。

灰白的走廊里,清晰可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从楼梯处爬了进来,赤身裸体。女子慢慢得在走廊里爬着,恍若蜥蜴一般,又好像在搜寻猎物的毒蛇。突然,她时候发现了什么,停在了小理他们的宿舍门口。起身趴在窗户上窥视着,接着像影子一般融入窗户,消失了。

小理和张悦互相对视了一眼,恐惧之情不言而喻。

随后时间慢慢流淌过去,没有事情发生,知道他们宿舍突然亮了起来。紧接着那个女人又穿过窗户爬了出来,飞快得在走廊爬行着,不断向监控录像接近。突然她停了下来,似乎被监控摄像头吸引住了一般,抬了了头,露出了一只布满血丝的右眼,紧接着消失在监控录像的画面。

“她走了吗?”小理对着张悦说道。

“刷!”监控录像剧烈抖得了起来,似乎有人在摇晃着摄像头,紧接着那女子的脸布满了整个画面。那张脸上布满了很深的皱纹,恍若一个老人,她的左眼已经不见,露出一个空洞的流着血液的洞口,嘴巴微微上扬,对着画面露出了痴迷的微笑。

校园教室鬼故事第二篇-血壁怨

我可以帮你

临近午夜,肖飞晨和陈小双朝教学楼被封锁的顶楼跑去。被铁栏巨锁封起来的楼层过道上布满灰尘,阴风刮过,窗户“咔咔”作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

借着月光,陈小双发现铁门内的灰尘中有许多凌乱的脚印,一直通向黑暗之中。

陈小双一把拉住肖飞晨: “飞晨,你拉着我来这里干什么?看看地上的脚印,这里不太平!”

肖飞晨严肃地说: “我来这里是要让你看一样东西。”随后他摸索到铁栅栏一角,使劲儿一拉,就拉开了一个一人大小的洞。他熟练地钻进去,然后对陈小双说, “快进来,这些脚印全部都是我的,没事儿。”

陈小双犹豫了一下,钻了进去。

两个人顺着脚印走到最深处一间空荡荡的教室前,肖飞晨拉着陈小双藏在了窗户下。陈小双朝里面瞄了一眼,见教室中什么都没有。

肖飞晨拉着自己来看什么?就在陈小双摸不着头脑时,突然,教室内传出 “吱呀”一声。

陈小双瞳孔骤然收缩。

“吱呀呀……”教室内的黑板竟然掀开一条缝儿,一只惨白的骷髅手从黑暗中伸出将黑板推开,随后是一颗长发垂地的脑袋,如同午夜凶铃中的贞子。

那个女鬼抬起头,竟然只有半张脸,另一半是疹人的白骨。

就在陈小双吓得双腿发软之时,女鬼居然将手伸进自己的胸膛,将一颗近于腐烂的心脏掏了出来。接着,它竟然用锋利的骨指将心脏划开,蘸着里面流出来的黑色血液,开始在墙上作画。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教室的四壁被画上一幅幅壁画,壁画仿佛在阐述一场凄惨的爱情故事。

肖飞晨低声说 “第一副画是开始,一名男子落入水中,一名女子蹲在河边营救。第二幅是女子看着已经被救回岸上、昏倒的男子,满脸怜悯。第三幅则是女子跪在男子身旁,另一名女子手握尖刀从后面向她刺来,而身后的众人却无动于衷。第四幅是男子醒来错把偷袭的女子当救命恩人而和身中一刀的女子对峙。第五幅是那名卑鄙的女子在婚礼上和男子给大家敬酒,而女子躲在暗处偷偷看着成婚的二人。”

虽然女鬼只有半张脸,但根据轮廓,陈小双还是认出它就是画中那名受了奇冤的女子。

女鬼看着壁画,发出一阵凄惨的声音,仿佛是在感叹命运的不公。

陈小双看着肖飞晨一脸坚定的样子,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肖飞晨对陈小双说: “这是我前些日子无意间发现的,这个女鬼每天晚上都会画这些壁画。我觉得它太惨了,想帮帮它。所以,我叫你来就是希望你能协助我!”陈小双心里“咯噔”一下,还没反应过来,肖飞晨已经站出来对教室中的女鬼大声说, “我可以帮你!”

生死一线

来不及阻拦肖飞晨,陈小双看到屋内的女鬼怪叫一声,疯狂地朝肖飞晨扑来。

陈小双可不想自己这个热血二百五兄弟就这么死在这里,抄起口袋里的手机就砸了过去,随即拉着肖飞晨就要跑。

可是肖飞晨却没有动,女鬼锋利的骨指瞬间抓上他的咽喉。它惨白的半边脸被散乱的黑发遮挡,整个身子倒挂在空中,只能隐约看到黑发下猩红的双眼。

肖飞晨继续说: “我知道你很冤屈,如果你能把一切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陈小双看着女鬼锋利的骨指已经陷进肖飞晨的脖子里,顿时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女鬼一动,将肖飞晨的脖子给掐断。

女鬼看着肖飞晨,眼睛里流出一滴血泪。接着,女鬼的嘴一张一合,在一旁的陈小双却丝毫听不到它在说什么。而肖飞晨却不停地点头,一脸的若有所思。

女鬼说完,松开肖飞晨回到教室中,钻回黑板,和墙上的壁画一同消失了。

陈小双松了一口气,一句话不敢多说,拉着肖飞晨就朝外面跑。

等跑得足够远后,陈小双对肖飞晨恼怒地说: “飞晨,你小子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儿就死了?我真想抽你两巴掌!”

肖飞晨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后怕,说: “我也没想到女鬼那么凶残,下次不能这么鲁莽了。”

陈小双又骂了肖飞晨几句,然后从衣袖上撕下一块布,捂在了肖飞晨的脖子上。肖飞晨既然没有什么事,陈小双想起了最重要的一点: “飞晨,那个女鬼跟你说了些什么?”

肖飞晨说: “它告诉了我壁画故事的全部。壁画中的那个男的叫唐叶,现在在西城区居住。女鬼说想再见他一面,将当初的事情说清楚。”

陈小双想了一下,说: “我也觉得女鬼冤屈,不过,它不会是想把那个男的骗到这里给杀掉吧?咱们要是将那个男的带来,岂不是相当于共犯?杀人这种事我可不会干!”

肖飞晨觉得陈小双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还是说: “不管怎么说,我既然答应这个女鬼了,就不能什么都不做。我们先去找唐叶了解了解情况,再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做。”

陈小双想了一下,觉得有那么几分道理。折腾了大半夜天也快亮了,两个人一合计,决定直接去找唐叶。

校园教室鬼故事第三篇-绝对真实的校园鬼故事

这是一个绝对真实的故事,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它的确发生过。嘶——吸口气往下看吧。

话说四川一座大学,位与城市郊外,平时就流传着不少令人奇怪的不可思议的故事。有一个女生寝室,住着7个女生,平日里相安无事,但是有一晚,——住在下铺的一个女生(我们暂且叫她小萍吧)怎么也睡不着。这一晚又出奇的安静,静得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到。室友们都睡了,只有小萍在床上翻来覆去,睁大个眼。她看了下表,2点了,“哦,快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她喃喃地对自己说着。她仰着脸,突然,她发现床上挂的蚊帐在慢慢往下沉。住过宿舍上下铺的朋友都知道,挂在床上那纹帐从上铺吊下来的样子,她有点奇怪,开始还以为是风,但渐渐的发现象有个东西从蚊帐上面印下来,小萍仔细看看,是一个人脸的样子从蚊帐上浮显出来,慢慢清晰起来,就象一个石膏的人脸,而且是个男人的脸,还在对她笑。小萍浑身发冷,一跃而起,大叫一声,全寝室的人都醒了,大家纷纷讯问什么事,小萍瑟瑟发抖,指着床,“有鬼,有鬼。”全寝室的女生吓了一跳,但左看右看,什么也没发现,“你在做梦吧?”“别开玩笑 啊!”大家都还是有点害怕。“可能。”小萍也搞不清咋回事。“算了,睡吧,你一定做噩梦了。”就这样,大家又回到床上,这一晚,相安无事。但是,从此以后,这个石膏一样的男人脸,就缠上了小萍,每晚都出现,这个寝室的人也再没睡好觉。不可能每天都做同一个梦吧?大家决定向学校反映这事,但有谁相信呢,但教务处的一个主任,想了想,告诉小萍和她的室友:“你们今晚回去睡,我带几个保卫人员守在寝室外,一旦有事,你们就叫我。”

夜晚来临,小萍和室友们早早上了床。教务主任和五、六个保安,十几个自告奋勇的男学生守在门外。“这么多人,那鬼还会出来吗?”不知谁嘀咕着。

2点,小萍死死地盯着上面的蚊帐,那石膏一样的男人脸会出来吗?

一切都安安静静的,慢慢地,蚊帐往下沉,又来啦!

那个白色的男人脸一样的出现,一样的盯着小萍笑,今天还笑地特别明显。

“来啦!……”小萍大叫一声,刹那间,门外的人一涌而入,“哪里?哪里?”……

“他没走,他没走,在那儿,还在笑。”奇怪的是,只有小萍能看到,其它人却看不到。

“在哪儿啊?”大家都搞不清楚,在房间里左顾右盼。

“在窗户那儿,……在那儿……到门口了,他要出去,……”大家随着小萍的手指方向,什么也看不见。

“他的意思可能是要我跟他走。”小萍指着门口。

校园教室鬼故事第四篇-墙上的血手印

小宋的宿舍在学校的三楼,跟小飞他们都是一个班的。

小宋们宿舍里总共六个人,已经属于小寝室了。他们宿舍里除了一个留级下来的师哥以外,其余的人都是比较老实本分的人。

当然那个师哥也比较老实,只是偶尔会恶搞一下,他最喜欢的事情除了泡妞以外就是说鬼故事吓大家,但其实看得出来他自己也是深信不疑的。

ri子就这样在每天的嬉闹惊吓中度过,大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天下午,小宋的脸色非常的苍白。

大家看到以为他病了,都关心的问着他,他想了想才把自己中午遇到的怪事说了出来。

这天的中午很热,几个伙伴都在宿舍里午睡,门也关得好好的,全宿舍的人都在。

平时在校的学生大部分都有午睡的习惯,这是很正常的。

小宋们宿舍的人也跟往常一样,闹了会就睡着了。

睡到快上课的时候,其中有人先醒过来,正打算叫大家起床,突然就听到了他的一声惨叫声,一下把大家都吵醒了,当然,除了小宋。

大家都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惨叫。

那个同学颤抖着指着小宋的床,一脸惊恐的样子,嘴巴张的老大,紧张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大家都很好奇的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都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小宋睡的是下铺,紧挨着墙壁。

此刻小宋的右边本来雪白的墙壁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红sè的手掌印,远远看去,鲜红鲜红的,就好像是血印上去的一样。

大家一下子都围了过去,而此刻的小宋样子更恐怖,流着鼻血,翻着白眼,脸上还一副惊恐的样子,全身还抽搐着,他白色的t桖上也印着两个小小的红印子。

大家都吓坏了,赶紧先把他拍醒再说。

又是踢又是打又是凉水浇的,总算是把他弄醒了。

“你怎么了?是有什么疾病吗?”大家都很关心和好奇的问着。

“没有啊。”

小宋的反应却是好像失忆了一样。

“啊,我身上怎么这么多血啊?”

接着他好像发现有点不对,一摸,鼻子下面的血迹还没有乾完呢。

“我流鼻血了啊?”

大家其实都知道,小宋的鼻子不大好,稍微一碰就容易流鼻血的,可是流鼻血是很正常的,问题就在于他身上和墙上的手印是哪里来的?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的看到,小宋的双手都是干净的,除了刚才他自己摸鼻子留下的一点血迹以外,他的手上根本没有其他的印记。

“你刚才全身抽搐,还翻白眼,脸的样子好恐怖,好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了?”大家稍微镇定下来后问到。

“抽搐?翻白眼?恐怖?”小宋显然对刚才的事情一无所知。

“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没有啊。”

“那是有梦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了吗?”有人接着问了一句。

“梦到?”

看着小宋沉思的样子,大家都不敢说话,生怕打搅到他回忆。

想了一会,小宋说:“呃,我好像是做了一个噩梦。”

“你梦到什么啦?”大家异口同声的问着。

“我梦到,好像有一个老头,他拉着一个小孩……”小宋皱着眉头好像有点困难的回忆着说。

“然后呢?”

“嗯,那个好像是他的孙女还是什么,我看到他拉着她就从门那里走了进来,当时我还在奇怪呢,我明明看到门是关着的,可是他们就这样穿了进来……”

“……”

“然后呢?”

“进来以后,那小女孩说什么饿了,要吃什么东西……”小宋挠挠头,显然是有点想不起来了。

“她要吃什么?”大家觉得有点恐怖了。

“呃,我想想啊。”

“……”

“噢,对了,她说她要吃心,她跟她爷爷说她要吃我的心。”说完小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胸口说。

“然后呢?”

“然后?然后,然后那老头就走到我床边,笑得很恐怖,对了我记得当时我大声的喊救命来着,可是你们谁都不理我。”

“我们什么也没听到啊。”

“你是不是被鬼压床了啊?”

“我不知道,我就看到他的指甲突然间变得很长,像僵尸一样,然后我大声的喊大声的叫,也没有人理我。”

“哎,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听到啊。”

“是啊,我们根本没听到。”

“然后呢?”

“然后我看到他想插到我胸口里,我就想跑,可是怎么也动不了,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手全放进了我的胸口里,我就觉得心口突然很痛,后来就被你们弄醒了。”

听完以后大家都吓傻了,雪白的墙壁上一个大的手印,小宋衣服上两个小小的手印,大家都觉得背后一阵阴风阵阵的感觉。

“啊,要不是我突然醒来大叫一声,大概我们都再也看不到你了。”最开始醒来的那个同学突然想起来说。

此后,小宋们的宿舍门口就多了一张贴着鸡毛的符。

校园教室鬼故事第五篇-游灵怪谈

被啃食的史浩

魏莫愁最近迷上了一款叫“保卫萝卜”的手机游戏,每天她都控制不住要玩几个小时,久而久之,同寝室的姐妹们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叫:魏萝卜。

魏莫愁对保卫萝卜的痴迷程度,不亚于男生们对dota的痴迷,她甚至会为了这款小游戏放男友史浩的鸽子。

这天,正在玩游戏的魏莫愁收到了一条来自史浩的短信,短信只有四个字:“快来救我。”

“真无聊。”魏莫愁嘀咕了一句,没有理会史浩的短信,继续玩游戏。

大约过了五分钟,魏莫愁的手机突然提示有微信消息,她将微信打开,发现是史浩给他发来的语音信息,那条语音信息足足有34秒。

这么长的语音信息,难道是史浩给自己唱了一首歌?想到这儿,魏莫愁点开了语音。

“嘀”的一声提示音后,是一阵“沙沙”的嘈杂声。过了几秒钟,就在魏莫愁以为这是史浩的恶作剧时,微信里突然传出史浩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仿佛正承受着足以让他灰飞烟灭的痛苦。

史浩的这种惨叫声不像是装出来的。魏莫愁听着史浩的惨叫,害怕地打了一个寒战,恐惧像是病毒一样迅速侵占她的神经。

整个语音信息都是史浩的惨叫声,语音刚刚播放完毕,史浩又紧接着发过来一张照片。

点开照片,魏莫愁看见照片里的史浩狰狞的表情,魏英愁的目光下移,看见史浩的手上竟然挂着一张嘴,那张嘴咬在史浩的手上,咬合处已经流出了血。

那张嘴在吃史浩!

同寝室的几个人听见史浩的惨叫声,都围了过来。

看着史浩发过来的照片,寝室长大兰子毫不在乎地说: “史浩这小子又在玩恶作剧了,一定是!”

大兰子的话音刚落,史浩又发来了一张照片。在这张照片上,史浩的小手臂已经被吃掉了,那张嘴已经吃到了他的手腕处。

魏莫愁满脸冷汗地看着大兰子,希望能有一个能够令她心安的解释。大兰子支吾了半天,说: “是PS的,一定是!”

她的话音刚落,史浩又发来了一张照片,这时那张嘴已经吃完了一条手臂,开始啃食另外一条手臂了。

“天呐,这……这不像是PS的,说不定史浩真的遇到危险了,我们快报警吧!”寝室里胆子最小的李多多打着哆嗦说。

听了李多多的话,戴着厚厚眼睛的梁溪说: “可是我们怎么说呢?说一张嘴正在吃史浩?可我们有啥证据吗?”梁溪是整个寝室里最稳重,处事最冷静的。

就在梁溪迟疑的片刻,史浩又发来了几张照片,那些照片里的史浩逐渐被那张嘴吃掉了另外一条手臂、左腿和右腿。

看着越来越恐怖、血腥的照片,魏莫愁大哭起来。

大兰子看着那些照片,咽了口吐沫说: “我给史浩打一个电话,叫他不要闹了。”

她的话音刚落,微信里又发来了两张照片:一张照片里史浩的腰部已经被吃掉了,肠子和内脏从下体的破口流出来铺了一地;另一张照片里的史浩只剩下一个头,他的眼睛大睁,像是两颗腐烂变质的汤圆。

“第一关,你输了。”这是史浩发过来的最后一条微信。

以上就是校园教室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教室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22 Second.